【新志】夏日游荡 #柯哀 #灰原哀

sodasinei 2021-07-16

原作者:EEEdith 又延

 

BGM(也是文章提到的两首歌~): #新志 #柯南 #名侦探柯南 #工藤新一 #宫野志保

《Suite bergamasque, L. 75:3. Clair de lune》

《In My Secret Life》

 

工藤新一最近一次见到“宫野志保”的名字,是在一本书的扉页上里。

 

夏天快来了,工藤新一在家搞了一个大扫除。他收起棉拖、垫子和臃肿的衣服,换上了凉席、短袖和风扇。冰箱被饮料塞满,饮用水冻成透明的冰块——这是夏天的惯例。

 

书房的空调也擦拭了一遍,原本透明的网格积满灰尘,他拿到庭院冲洗了一番。把网格恢复原位之后,工藤新一舒了一口气,擦掉了额头上亮晶晶的汗水。他打开空调开关试了试,舒适的冷风一下子包裹住他。

 

接下来,他可以去冰箱里拿一瓶啤酒,看一看自己最爱的小说——这是打开夏天的最后一步。

 

走下梯子的时候,工藤新一的眼角瞥见书架上一本《漫长的告别》,书脊还是崭新的,与周围落满灰尘的长篇巨著格格不入,应该是最近一两年新买的。就是这本了。他随手抽下来,想要在以此打发之后的漫漫夏夜。

 

书的大致内容工藤新一差不多知道,但毕竟过了几年,有些记忆模糊的地方,他还想再看一遍。刚打开封面,他的目光就和空白页上的一行小字相遇了。

 

宫野志保。

 

那一瞬间,他的心跳漏掉一拍,身体瞬间被这个名字勾起,随即跌入记忆的池塘。他一时忘记自己还站在梯子上,两只脚没站稳,差点从摇摇晃晃的梯子上摔下来,最后他只能眼疾手快地挣脱晃动,跳到地板上。

 

落地的片刻,他感到脚踝发疼,胳膊也在最后关头轻微蹭了一下,但那本书被他用手护在胸口,毫发无伤。他在地上无力坐了一会儿,觉得刚刚的自己有些傻。

 

重新翻开扉页,他再次确认了那个名字,是的,他没看错,署名是宫野志保。但手写的字迹却不像她的。

 

她的字迹很好看,坚韧柔软,顿挫又潇洒,像是野草丛生的池塘里游过的优雅天鹅。不像工藤新一的,潦草起来没有笔锋,工工整整又缺乏韵味,最后四不像起来,一团糟,和宫野比起来,是在角落里的丑小鸭。

 

而现在工藤新一面对的,就是这“一团糟”的字体。他琢磨了半天,才忽然想起来,这几个字应该是他写的。

 

有一年,他和她去书店,看到伊坂幸太郎 《金色梦乡》和雷蒙德·钱德勒《漫长的告别》同时出了经典纪念款,那时,他像被什么击中一样,兴奋到不能自已,瞬间从一个刚刚成熟的少年变成了追星迷弟。

 

他想两本一起买回来,但是预算不够。是的,成年之后,他拒绝了父母经济上的帮助,结果夸下这个海口之后,工藤新一立刻后了悔。

 

说出去的话如同泼出去的水,再也收不回。几个月的财政赤字之后,他终于把每个月的收入和开销搞到了平衡。

 

想要一起买,预算不够,单独买的话,哪一本都可惜。对,另一本永远会像一只蚂蚁一样啃啮着他的心。最后,他也不知道怎么说服宫野的。他买了《金色梦乡》,宫野买下了《漫长的告别》。

 

付完款,宫野就把书塞到他手里了。“先放你那边吧,我不好拿。”

 

他信誓旦旦地看着她的眼睛,对她说:“我看完了立马还你。”

 

宫野志保喝了一口果汁,耸了耸肩也没在意:“没事,你慢慢看吧。”

 

他为了让这一场坑蒙拐骗不那么像回事儿,特地用笔在扉页上写上了她的名字。宫野志保觉得有点好笑,但是什么也没说。

 

结果,到头来,这本书还是被自己占为己有了。

 

工藤新一躺在沙发上,反复将那本书看了好几遍,后来,索性也不去翻情节了,视线停留在扉页上发了呆。记忆里抛出一根银色的丝线,勾着他的心脏发疼。他这才想起,她已经离开两年了,而自己仍没有忘记她。

 

宫野志保去了英国,而工藤新一留在了原地。一开始,他和她还有一些联系,时不时说几句话,但后来,渐渐就淡了。她有做不完的paper,参加不完的学术会议,他经常被各种案件缠身,同时还要兼顾学业,阅读一堆不说人话的理论。再加上时差,两个人的对话框逐渐变得贫瘠,最后,像大雪覆盖荒原一样干净。

 

但突然间,关于她的记忆像一场夏日的星火,起先,只是萤火虫般在幽暗的大地上飘来飘去,后来燎了原,也许是到了夏天,茂盛的野草疯长,好让一切熊熊燃起的烈火将他吞噬掉。

 

是的,过了那么久,他仍然如此热烈地怀念她。

 

当江户川和灰原哀变成工藤新一和宫野志保之后,他们有过短暂的相处。当时,日本警方和FBI都有许多后续工作要处理,他们是重要的证人和参与人,自然要出来帮忙。

 

每当夜晚忙到精疲力竭的时候,他从书房的窗口望过去,总能看到博士宅的那盏灯亮着。他会稍微有些安心,揉揉太阳穴,低下头去整理材料。

 

偶尔半夜看材料到看到心里发慌,一时睡不着,他会起身出门转一转。有时,也会遇到宫野。

 

只是她不会问“这么晚了还出门”、“这么晚睡不着吗”,她甚至连问都懒得问,就会自然而然地和他一起走下去。

 

这是宫野志保最好相处的地方:她从不过问别人与日常不相符的习惯或举动,并且会把这些视为理所当然,这是她对于个人另一面的尊重,至少一个人有权在一些时候不像社会所要求的模样。

 

他很感激她的不动声色,也会感激她和他一起在午夜闲逛。他们没有目的地,偶尔去街边的公园,坐在秋千上发很长时间的呆,偶尔会去街角一家24小时书店,点一杯咖啡,窝在沙发上看会儿书。偶尔饿了,就去便利店,买上一支雪糕,让它的冰凉亲吻自己的嘴唇。

 

后来工藤发现,其实她也是睡不着的。他不知道是因为那些组织的材料再次把她拉入往事里,还是她只是单纯想避开吵闹的白昼,在夜深人静时散散心。

 

也许都是吧。他想,有时候,他与她同病相怜。

 

夏日午夜,暑气消散,有时候还颇为凉爽。一路上,他们不怎么说话,蝉鸣此起彼伏,填满他们的沉寂。

 

他看着她穿着白色的长裙,在黑夜中行走,披肩的茶发会在微风里轻轻飞起来,她雪白的脖颈露出来,可以看到纤细的静脉如茎叶一般藏在皮肤里。月光会勾勒出她的轮廓,柔软的光线和她的皮肤融为一体,几乎连月光都会陷进去。她的身上总有一股薄荷的味道,辛辣,清冽,如同植物一般的。

 

工藤新一的脚步会慢半拍,偶尔这样侧过脸凝视她。

 

这时,他会想起午夜开放的睡莲、清晨消失的露水、德彪西的《贝加莫斯卡》,他觉得,宫野志保就是它们本身。

 

工藤新一再次睡不着了,他合上书,起身出了门。午夜的月光很明亮,照亮记忆的井,微风吹过来,搅乱了一池记忆,月亮破碎了,全都划过他的心。他知道他开始再次想念她。

 

午夜的路上人很少,工藤新一凭着记忆一路行走,其实走到哪无所谓,他依靠的不是道路的记忆,而是关于她的记忆,好多年好多年的记忆。

 

一家24小时书店亮着暖光。他站在门口停住了,这是一家老书店了,开了好多年,选书凭借着老板的喜好和审美,往往是严肃的社科类居多,还有一些稀奇古怪的绝版书。

 

二楼已经没地方坐了,咖啡角早已复习功课的考研学生和加班加点之后来片刻休息的上班人士填满。书店的二楼和一楼有一个小小的隔间,被老板用来做了放映室。有时候会放一些小众的片子。工藤新一推开门,在后面的沙发坐了下来。

 

他没记得当时放的是什么片子,无所谓了,不重要,他在脑海里放关于她的片子。

 

他想起他和她第一次来这里,是为了避雨。那天他们从警视厅提交资料完回去,走到一半,暴雨猝不及防地砸下来,在地面上绽出一朵朵透明的花瓣。

 

他们都没带伞,在乌云的轰鸣声里一愣,最后趁着大雨滂沱之前,狼狈地跑到一排店铺的屋檐之下。然后,他们就遇到了这家书店。

 

他们俩在书店里翻了一会儿书,等待着雨停。他几次从书里抬头,偷瞄了站在不远处的宫野志保,他们躲得不够快,她的刘海和发尾还是沾染了雨水,正湿淋淋地贴着她的皮肤,他闻到了雨的味道,混合着她的薄荷气息,让他鼻腔一凉。

 

他有些出神地想,如果化作雨,是不是可以去亲吻她的脸。

 

但这个念头,在她抬眼的那一刹那,被他掐灭。他脸颊微微放烫,把视线转到别处,恰巧落在那两本令他心动的书籍上。

 

买完书之后,雨已经停了。工藤新一和宫野志保走出书店。此刻,天已经黑下来了,空气里漂浮着饱满的水分子,一些花瓣被雨打风吹去,落在柏油马路上。

 

路旁飘来一阵香甜,他看到不远处的小摊上一盏橘红色的暖灯亮着,栗子在锅里不停地翻炒着。他突然间很想吃,跑过去买了一袋。抓出一把,放到宫野志保的手心里。雨后的夜晚和栗子的味道很配,他觉得她应该会喜欢。

 

他们一路走回家,到了工藤宅的门口,他把纸袋里最后几个栗子塞给她,她没接,抬起头,认真看了他一会儿,说:“我要去英国了。” 

 

工藤新一一愣,手上的几个栗子掉在了地上,晚风裹挟着它们圆滚滚的身体滑入了不为人知的黑暗里。“什么时候走?”

 

“过几个月,大概冬天的时候。”

 

“唔……好。”

 

那天,他突然意识到夏天结束了,他们一起走到了夏天的边缘,再跨一步,风就萧条了。

 

他知道,宫野志保不是在跟他商量,而是在告诉他一个事实,所以他只能接受这个事实。

 

他送她离开的时候,他只是冲她微微笑着,好让自己看上去不那么沮丧,告别都是陈词滥调,他对她说,[保重]、[经常联系]、[不要熬夜]。连自己都知道不可能做到。

 

他没说再见,他刚看的那本书上说,说一声再见,就是死去一点点。所以,他没说。

 

我会在夏日的午夜想念你。

 

他看着她离开的背影,在心里小声说了一句。

 

工藤新一迷迷糊糊醒来的时候,已经天亮了,他略带歉意,感觉自己没能尊重一部电影佳作,但是午夜之后,眼皮打架,实在困到不行。

 

走出书店,他去隔壁的麦当劳吃了早餐。点了一份麦香鱼汉堡和一杯豆浆之后,他滑动手指,把目光落在了“小食”上,手指在一份红豆派上停留了半天,没按下去。

 

那一年秋天,他和宫野志保从警视厅“加班”回家,常常会路过这里。这时候,他们会进去吃一顿宵夜,犒劳自己。——毕竟,警视厅食堂的饭餐一言难尽。他爱吃麦当劳的红豆派,觉得那种甜死人不偿命的味道令人心情愉快。

 

麦当劳的一个红豆派8块,两个12块,他常常和宫野志保一人一个。他总是迫不及待地咬下金黄的外壳,软糯细腻的红豆馅从他的唇间一直滑到胃里,温热的气息把他冻僵的内脏都熨帖了一遍。

 

他抬头看看宫野志保,发现她正拿着红豆派焐着手,也不着急吃,正专心致志地向滚烫的红豆馅吹气。他眯起眼睛笑了,深夜吃到最爱的食物,还能打折,真是人生幸福巅峰,他要赞美麦当劳。

 

而现在,他不知道怎么选了。8元一个红豆派不划算,12元两个自己吃不完,他指尖来回半天,没能做出决定。工藤新一有些沮丧,他想,如果有她在身边就好了。

 

他突然想起他们共享过那么多东西,一本书,一场雨,一次失眠,一袋栗子,午夜晚归的电影,麦当劳的红豆派,夏日凉爽的夜晚,甚至是一颗药丸,一种疼痛,一份命运。

 

而现在,那些怎么就消失了呢?他脑袋一乱,没留神,指尖一碰下了单。过了一会儿,取餐号响起,工藤新一才发现自己点了两个红豆派。

 

他选了一张靠窗的单人桌,看着窗外的人渐渐多了起来。他边吃边发着呆,一时没注意,红豆馅烫到舌尖,让神经末梢有点疼。他觉得再也没有那年秋日那样香甜了。

 

手机在这时[嗡]的一声响起来,他低头一看,是一条音乐平台登录的验证码短信。他皱起眉头,想着自己的账号一直登录着,怎么突然要验证码?

 

宫野志保的信息在这时候发了过来。[抱歉,不小心按到了,突然想听一首歌。]

 

他立刻明白了,把验证码发给了她。早些时候,他和她想听一个音乐类节目,不过节目需要vip,费用有些小贵,于是他们合买了一个音乐平台的会员,一直用他的账号登着的。

 

[谢谢]   宫野志保第二条信息发过来。

 

[你跟我客气] 工藤新一想,她现在应该登录上了。

 

宫野志保的信息突然提起了他的心,他小心翼翼地接着问:[什么歌?]

 

她甩给他一条音乐链接:leonard Cohen 《in my secret life》,他把残留的食物塞进垃圾桶,一边走一边从口袋里掏出耳机线戴上。

 

音乐声流淌进他的耳朵、血管、神经末梢、最后是心脏,再蔓延到过往的记忆之海里。

 

他知道此刻,她也在听,在遥远的大洋彼岸,在昼夜颠倒的罅隙,在与过去冥冥注定的连接里。原来我们还在共享一个账号啊,他低头笑了。

 

[我们可以共享一个人生吗?] 他打下几个字,凝视了一会儿,随即又删去——他还是胆怯了。

 

就共享音乐吧,他想。

 

共享一首歌,就很好了。

 

他在烈日里闭起了眼睛,任凭人潮汹涌,将他淹没。有风吹过来,是夏天的味道,炙热而清冽地掠过他,飞向更高远的天空。

 

夏天终于来临了,他想。

 

请允许我成为你的夏季吧。

 

END

/』夏天就是要喝可乐 # #宫野保 #abo
。     00   是什么味道的?   非要让江户川南形容的话,大概是炎炎夏日里那一瓶冰可乐,甜甜的,气泡直逼喉咙的那种感觉。   这种味道让他上瘾。     01   江户川南是怕热型选手...
】Anniversary # # #江户川
!?”看到工藤一一脸庄重推理的模样,保对这个推理狂也是无话可说,“今天是江户川南和的忌日……”     他怔了一下。     “去年的今天,和江户川南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一切又回到起点...
】Proposal # #名侦探南 #
作者:Fëanor   #江户川南 # #工藤一 #宫野保 #同人文 #同人文       “工藤老弟,这次又多亏了你啊!”目暮警官从米花大饭店出来,转身向工藤走去,“终于又一睹‘平...
】秋日之歌 # # #名侦探
作者:EEEdith 又延   # #工藤一 #宫野保 #南   东京的雨水多了起来,工藤一又没带伞。   应该是秋日了,寒意总在夜晚降临。   他坐着扶梯,仰头看着地铁口的上方的一小...
『CA/』有江户川南就够了 # # #工藤一 #宫野
自己的帽子扣在了头上。“还是这样好看。”   “工藤。”   “嗯。”   “我们恋爱吧。”   “这话该我来说。”     03   江户川南和,工藤一和宫野保,进入了甜蜜的...
/』今天的工藤一也在努力做个好男朋友 # #宫野
?”   “我想把南交到她手上啊。”毛利兰温柔一笑,摸了摸少年人的头。   把工藤一,交到宫野保手上。     ,年22岁。   待就业,如今作为伴娘正站在台柱后看着毛利兰的婚礼。   那是天使...
『CA/』回首之处 # #名侦探南 # #宫野保 #江户川南 #工藤
清楚离开的原因。   成为宫野保?   别开玩笑了,宫野保有什么好的?   有阿笠博士,有平凡的人生,有少年侦探团,有——江户川南。   工藤一苦恼的抓了抓头发。   但这一次...
文/文】竟渡河(中)08 ● ● 江户川
进去。 其他女孩儿的苦恼——写不出论文、担心不能准时毕业、父母没完没了的催婚……她一概没有,甚至也是没机会去体会到底是什么滋味。 她以前以为,作为重新长大一次,也许能重新体会到许多从前没有的东西...
文/文】竟渡河(上)02 ● ● 江户川
下来,免不了要血肉模糊。 这样真的好吗?他并不知道答案。 而兰坐在他旁边,看着他熟练地和顶嘴,突然笑着说:“我就说怎么觉得很熟悉……一你和小讲话的语气,和南简直一模一样。” 她说完又觉得自己...
『CA/短篇』drama # # # #宫野
带有咸味的海风,回过头去,目光里已是冰冷一片。“我,宫野保和你工藤一之间,从来没有我们。拥有我们的是江户川南和,希望你搞清楚了。”   “你这个女人,真冷血。”工藤一苦笑,头发被海风吹得...
「CA/」未竟少年时 # # #宫野
江户川南,她啧了两声。一旁的毛利兰浅笑,“好啦园子,南还是很帅的,对吧?”她蹲下来摸了摸江户川的头。   很久没有见过毛利兰了,据说她嫁给出以后一家人一起飞到英国去生活了。   她的目光很...
『CA/』谈个恋爱吧 #名侦探南 # # #江户川
”   “对小孩子才没兴趣呢。”   “你在小声嘀咕什么呢?江户川——”   打发走人的走到他身边,挑了挑眉。   “没事——该回家了。”     04   低情商的一代福尔摩斯——江户川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