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志】樱花消逝 #灰原哀 #柯哀

sodasinei 2021-07-16

原作者:EEEdith 又延

 

警告⚠  严重治郁系,非常悲伤,慎看!!! #新志 #宫野志保

 

GM :Slow  落日飞车

 

01

 

博士去世了。

 

收到他的短信时,她正在牛津上3月的最后一堂课。一场关于鳗鱼归属地的讨论,达到了巅峰。每一个例子都有上百条文献作为支撑,她为这条鳗鱼感到抱歉,它真的想知道吗?

 

她在唇枪舌剑的交锋里,突然感觉累了,一刷手机,那条简短的讯息出现在他的眼前。她愣了半晌,争吵声变得遥远,她感到自己在一个空旷的井里不断下坠。

 

信息接着发来,他问:你回来吗?

 

她不知道如何回答,下一秒,下意识地关了机。

 

后半程课她一直发呆,下课铃响起,大家收拾东西,朝门口涌去,她没动,坐着,盯着黑板的一角发呆,宛如一幅被黄昏框住的雕像。白发苍苍的教授收拾起教案,临走前用深蓝色的眼睛看向她:“any problem?”,她茫然摇摇头。

 

走出教室,太阳已经落山,天空暗下来,只有橙色、紫色的云漂浮着,驻守世间最后一抹的明亮。已经三月了,英格兰的黄昏依然有些冷,她裹紧了大衣,消失在暮色里。

 

她住离学校不远的老式公寓,租金很便宜,但隔音效果很差。隔壁住的白人男孩会在每晚十点准时与别人连线打游戏,声音几乎可以撼动整个墙壁。她和他争辩过几次,但最后不了了之。她懒得去理。对面屋子的那对情侣经常一起做饭,把厨房和客厅的整个领域一同占据。

 

她回来,什么也不想做,躺在自己的床上,看翠绿色的天花板,老式吊灯安静地盛开着,窗外偶尔有车灯打进来,吊灯的影子试图张牙舞爪地撕裂墙壁,转瞬又恢复宁静。很多事情开始涌出来,但脑海似乎又是一片空白,就像偶尔打进来的灯光,照亮又熄灭。

 

她在这样忽明忽暗的房间里睡着了,没有具体的梦,却一直悬浮在梦的冰山边缘。

 

02

 

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下午了。闹钟没有响,她拿起手机才发现昨天课上关机之后,一直没有开机。

 

重新开机,所有的信息蜂拥而至。消失的时间里,没能赶上小组的课程讨论,忘记回复系里的邮件,错过了zoom的会议…… 工藤的消息被压在了最下面。

 

她绕过乱七八糟的红色提醒,重新拎出他的短信,迟疑了好一会儿,最终回复:不了,最近有点忙。

 

其实她一点也不忙,甚至很闲,只是不知道如何面对突如其来的意外。逃避,似乎成为一种本能。她似乎总在逃,可无论多遥远,往事还是会追上来。

 

“嗡”手机震动,他的消息秒回过来,回复得很简单:好。

 

她发现自己没有心情干任何事,抑郁的潮水淹没房间,她很快感到崩溃、窒息,于是开始发呆。到了傍晚,手机里的信息爆炸,她累了,不再想解释,打开软件,买了一张回东京的机票。

 

可降落在羽田机场的那一瞬间,她又后悔了。她胆怯了、想随时逃跑。她想立刻买一张机票回去,又觉得自己的行为不可理喻。既然来了,至少去献上一束花吧。她对自己说。

 

一切都是熟悉的。东京没怎么变。就连米花町也是,前几年政府说要重新规划这里的道路,但迟迟没有动工。已经是初春了,东京被一片明媚的粉色包裹着,像在下一场粉色的雪。

 

她惊诧于这柔软而明亮的春天,在英格兰,天总是阴沉沉的,天空多雨,海水很咸。而东京却是不同的,阳光饱满热烈,樱花簌簌而下,电车的电线划过淡蓝清浅的天。

 

她在此刻遇到工藤新一。

 

他刚刚从博士家出来,准备锁上那一扇厚重的铁门。察觉到有人,他侧过身,抬头,那一抹熟悉的茶色,连同春风一起,吹痛起他的眸子。

 

隔着几步,他看向她,默念起那个名字:灰原。

 

03

“原以为你不会回来的。”他先开了口。下一秒,他重新打开铁门,邀请她进入。

 

“刚刚忙完。”她随便找了一个借口,拖着箱子,踏入了离开很久的博士宅。

 

眼前是一片破败。楼角满是蜘蛛网,窗户的玻璃碎了,朝着四面八方的透明裂开,挣脱出的那一块破碎在地板上,灰尘覆盖在地上,椅子倒下来,相册、机械发明、书籍散落一地。这里的警戒刚刚解封,工藤也是在这个案子忙完之后,抽身可以过来。

 

“怎么回事?”宫野志保皱了皱眉头。

 

“组织的报复。”工藤简短地说,“公安部已经在追查了。”

 

“报复?”她重复了这个词。她一直以为一切都已经结束了。一年前,FBI、CIA、MI6、日本公安联手向黑衣组织开战,将组织一举歼灭。相关成员都已抓住归案,并移交给国际法庭。

 

“嗯。推测应该是当时的漏网之鱼,最近想借助几个地下财阀的力量东山再起。大概是觉得从官方那里难以抗衡和入手,所以先找到了博士,想获取某些信息。”

 

“你是说Aptx……”

 

“灰原,这与你无关。”他急促打断她的话。

 

“所以你发信息其实是……”她突然明白过来,他没有期待她能回来,发信息只是想确认她的安全。

 

“嗯,还不知道他们下一步的行动会是什么……”

 

她没说什么。兀自站了一会儿。一年前,黑衣组织铲除。她曾经松了一口气,打算彻彻底底地和那长长的、笼罩阴影的十八年告别。远渡重洋,飞往英格兰,开始她原以为的新的生活。

 

可是没有新的生活。

 

回到英格兰,她一度抑郁,常常怀疑有人跟踪,恐惧随时袭来,把她拉入深渊的井。洪水一般,漫过她的脚踝、小腿、膝盖、腰部、胸腔、最后要将她淹没。她变得抑郁、烦躁、频繁的崩溃、失眠。好像那十八年从来没有过去,阴影挥之不去,她时常觉得挫败。

 

“博士的……”她蹲下来把散落的照片整理起来,说了半句卡了壳。一时间想不到词,尸体?骨灰?还是……

 

“交给公安部处理了,目前还在保密状态。”他也蹲下来帮忙,递给她一张离他最近的照片,那是少年侦探团的露营合影,江户川和灰原哀站在一起,旁边是步美、元太、光彦。远处是层层叠叠的翠绿松林,近处一团篝火。拍照的人,无疑是博士。

 

她没说话,看着照片愣了很久。

 

“你今晚住在……”他本来准备说”我家吧“,最后几个字还没说出口,就被她打断了。

 

“我就住在这里吧。好久没有回来了。”

 

他没勉强,知道她所做的决定勉强不了。

 

他们静默地把这里收拾好,把椅子扶起来、把书籍归于原处,把博士的机械发明放回他的实验室。就按照他们记忆的模样。

 

她转身去了地下室。

 

地下室还是老样子,这里一年前已经清空了,只有床、桌子、书柜,还算整齐。有可能是那些成员没有注意到这里,从未来过,也有可能是有人已经提前把这里整理好了。

 

她靠在门上,面对自己曾经地房间,深吸了一口气。“让我安静一会儿吧。”她说。

 

后来,不知道怎么的,她就睡着了。

 

04

 

她乘坐上从东京出发最早的那班新干线,天蒙蒙亮,到处都是黯淡的影子,唯有与天空交界处嵌着一层莹蓝色的光,她匆匆逃离,停过一个又一个车站,经过白天、黄昏、夜晚,再到另一个黎明,终点站到了,她下了车,发现是她上车的地方,一切回到了原点。

 

她猛然惊醒。

 

她感到口渴,晕头转向地从床上起来。去厨房喝水。推开地下室的门,走上台阶,才发现客厅里有一盏暖黄色的灯亮着。

 

工藤新一坐在那盏吊灯的下面,在一张长方形木桌上敲击着键盘,笔电白色的反光照进他的瞳孔里,同时勾勒出他俊朗的轮廓。

 

她没想到他会在,以为他早就回去了。

 

她想起了那个梦,好像那一年根本就不存在,组织没有消灭,她也没去英国,她还是灰原哀,第二天忙着上学,睡了一觉醒来,发现江户川还在熬夜赶作业。

 

这么想来,突然有点好笑。

 

“你笑什么?”工藤听到声音抬起了头。

 

“没什么。”她歪头想了想,回答他。

 

“现在几点了?”她问。

 

“凌晨一点。”他扫了一眼屏幕的右下方,回答她。

 

“你怎么还没回去?”

 

“还有些工作收尾。”

 

她走到开放式厨房那里,打开冰箱,准备找些水。她不知道有没有,只是凭借着某种曾经生活的本能打开,甚至忘了这间屋子已经遗弃很久了。

 

出乎意料的,冰箱异常丰盛,似乎知道有人归来,被塞满了满满的东西,她翻了翻,有咖喱酱、花生蓝莓三明治、三文鱼饭团、鳗鱼饭、玉子烧、四块牛排、四瓶三得利。她猜测应该是他今天傍晚刚刚买的。

 

看到冰箱内侧的几罐三得利,她果断拿了出来,ほろよい白沙。

 

“喝酒吗?”她问。

 

“你什么时候变成酒鬼了?”工藤皱了皱眉头。

 

“不喝就算。”少女白了他一眼,她拿来一个玻璃杯,倒进去一半,坐在沙发上,兀自喝了起来。一些泡沫洒在了她的手上,被她甩开了。

 

“我有时候会想……”宫野志保顿了顿,“也许我没有存在过会不会好一点。”

 

工藤新一听到这句话,手上的活停住了。他没有立刻接话,迟疑了一两秒,他站起身,顺手也拿起桌上的玻璃杯,在宫野旁边坐下,也倒了一半酒。

 

“那世界可能会像莫里亚蒂统治下的伦敦,只有开膛手杰克,没有福尔摩斯和华生。”

 

她笑了起来,这种时候,他也会开玩笑。

 

月光通过那扇砸碎的玻璃照射进来,打在他们的脚下,也是破碎的。就像一片片磷光闪耀。他们抬起头,看着那颗孤独的星辰,清白且寂寥。

 

“你还好吗?”她问。

 

“嗯,我没事。”

 

他们以为吃过APTX4869,打过世界头号组织,就已经早早成熟长大,但远远不是。她要面对的是垃圾的科研项目、一场又一场无聊的小组讨论、隔壁房间半夜传来的游戏噪音、在英格兰漫长的孤独。他在大学的尾巴上,要写毫无意义的学术论文、迎接一场又一场考试、一年里,他没接案子,被媒体描述成“日本警察的救世主彻底陨落”。

 

还有那场大战后的后遗症。面临生离、死别、遗憾、愧疚。暴力与创伤。

 

说到底,他们也只不过是多经历一些的少年而已。

 

他想再说些什么,转头看到宫野已经在沙发上睡着了。她茶色的刘海散落到一旁,她睫毛随着呼吸微微闪动着。她的手臂垂下来,指尖眼看着扫在地板上,那杯酒已经被她喝完了,玻璃杯放在一旁,盛满了月光。工藤仔细凝视了一会儿,没来由地心里一软。

 

他轻轻拿起沙发旁的毯子,盖住了她。月光缓慢的移动,温柔地罩在她的身上。

 

05

托工藤新一的关系,她得以去看一看博士的骨灰。

 

地点在UDI(非自然死亡研究所)的储藏室,这里在鉴定之后,临时存在亡者的骨灰。

 

工藤去警视厅交材料了,她一个人站在这个空间里,觉得狭隘而寂寥。有风从门缝里吹过来,她觉得有些冷。她突然感觉到世界的荒谬,博士漫长的一生被折叠,燃烧,最后落入到这个小小的骨灰盒里,寂静无声。

 

她出来时,阳光耀眼,工藤过来接她,他站在一棵樱花树下,浅粉色的樱花簌簌而下,落在他的肩上,又随风而逝,化作尘埃。

 

“还好吗?”他问。

 

“嗯。”她点点头,随即向他展开手掌。

 

“这是……”工藤看着她手掌里一小片亮晶晶的东西,有些迟疑。

 

“偷了一小片骨头。”

 

他们把那块骨头埋葬在博士宅院子里的银杏树下。春天的银杏冒出新芽,嫩绿的扇形叶子一片片透着光亮。后来,堆完土,他们坐在银杏树下,没怎么说话,任凭阳光打在他们的身上。

 

“一年前,我以为一切都结束了,现在看来好像并没有。”她看着空气里漂浮的尘埃突然开口。

 

“嗯,我也是,这件事并不像我们当初想得那么轻易。”

 

短短一年时间里,他们失去了太多的人,离别与死亡像是永远不会愈合的伤口。她逃离了很远,他回避了许多事情。但好像有什么一直笼罩,时刻提醒着他们失去的时刻。

 

“如果累了就放弃吧。这不是你的义务,大侦探,别逞强了。”她说。

 

“你也一样。”他将这句话系数奉还。

 

后来,对话就没有进行下去,他们都知道彼此的性格,这些话说出来到最后不过也是安慰。但毕竟,有安慰也是好的。

 

她在东京无事转悠了几天。直到邮件塞满了导师催促她回去的邮件,她才决定回去。她定了机票,再次离开东京,觉得一切都像一场梦。

 

工藤新一送她去羽田机场。

 

他们在分别的时候拥抱,在各自耳旁,说了再见。那一刻,她抱着他,下巴抵着他的肩膀。他的气息吹着她的耳根,声音柔软而感伤。“我们只剩下彼此了,灰原。”

 

突然之间,她的泪水就下来了,无缘无故的。

 

END

】Anniversary # # #江户川
!?”看到工藤一一脸庄重推理的模样,保对这个推理狂也是无话可说,“今天是江户川南和的忌日……”     他怔了一下。     “去年的今天,和江户川南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一切又回到起点...
】Proposal # #名侦探南 #
作者:Fëanor   #江户川南 # #工藤一 #宫野保 #同人文 #同人文       “工藤老弟,这次又多亏了你啊!”目暮警官从米花大饭店出来,转身向工藤走去,“终于又一睹‘平...
/』夏天就是要喝可乐 # #宫野保 #abo
。     00   是什么味道的?   非要让江户川南形容的话,大概是炎炎夏日里那一瓶冰可乐,甜甜的,气泡直逼喉咙的那种感觉。   这种味道让他上瘾。     01   江户川南是怕热型选手...
】秋日之歌 # # #名侦探
作者:EEEdith 又延   # #工藤一 #宫野保 #南   东京的雨水多了起来,工藤一又没带伞。   应该是秋日了,寒意总在夜晚降临。   他坐着扶梯,仰头看着地铁口的上方的一小...
『CA/』有江户川南就够了 # # #工藤一 #宫野
自己的帽子扣在了头上。“还是这样好看。”   “工藤。”   “嗯。”   “我们恋爱吧。”   “这话该我来说。”     03   江户川南和,工藤一和宫野保,进入了甜蜜的...
/』今天的工藤一也在努力做个好男朋友 # #宫野
?”   “我想把南交到她手上啊。”毛利兰温柔一笑,摸了摸少年人的头。   把工藤一,交到宫野保手上。     ,年22岁。   待就业,如今作为伴娘正站在台柱后看着毛利兰的婚礼。   那是天使...
『CA/』回首之处 # #名侦探南 # #宫野保 #江户川南 #工藤
清楚离开的原因。   成为宫野保?   别开玩笑了,宫野保有什么好的?   有阿笠博士,有平凡的人生,有少年侦探团,有——江户川南。   工藤一苦恼的抓了抓头发。   但这一次...
文/文】竟渡河(中)08 ● ● 江户川
进去。 其他女孩儿的苦恼——写不出论文、担心不能准时毕业、父母没完没了的催婚……她一概没有,甚至也是没机会去体会到底是什么滋味。 她以前以为,作为重新长大一次,也许能重新体会到许多从前没有的东西...
文/文】竟渡河(上)02 ● ● 江户川
下来,免不了要血肉模糊。 这样真的好吗?他并不知道答案。 而兰坐在他旁边,看着他熟练地和顶嘴,突然笑着说:“我就说怎么觉得很熟悉……一你和小讲话的语气,和南简直一模一样。” 她说完又觉得自己...
】夏日游荡 # #
,好让一切熊熊燃起的烈火将他吞噬掉。   是的,过了那么久,他仍然如此热烈地怀念她。   当江户川和变成工藤一和宫野保之后,他们有过短暂的相处。当时,日本警方和FBI都有许多后续工作要处理...
『CA/短篇』drama # # # #宫野
带有咸味的海风,回过头去,目光里已是冰冷一片。“我,宫野保和你工藤一之间,从来没有我们。拥有我们的是江户川南和,希望你搞清楚了。”   “你这个女人,真冷血。”工藤一苦笑,头发被海风吹得...
「CA/」未竟少年时 # # #宫野
江户川南,她啧了两声。一旁的毛利兰浅笑,“好啦园子,南还是很帅的,对吧?”她蹲下来摸了摸江户川的头。   很久没有见过毛利兰了,据说她嫁给出以后一家人一起飞到英国去生活了。   她的目光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