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dasinei:【太宰治乙女】我怎么舍得看他为了我折腰

sodasinei 2020-09-19

sodasinei转载,原作者:乔纳森罗万象

 

 梗源于自己做的一个梦,逻辑混乱,ooc严重。

  以上都能接受的话请继续一一

    

  0.

  就算人生不过是氧化世界中一个腐朽的梦,但至少此时此刻,“我爱你”的这份心意却是十二分的真实。

  

  

  1.

  你是被疼醒的。

  从后脑勺和脖颈的连接处传来的无法忽视的钝痛提醒你:你很不幸地遭受了袭击。毫无疑问你是唯一的受害者。而加害者,或者说加害者们此刻并不在这里一一也许是出去抽烟了,谁知道呢。何况你并不关心这些事情,没有人去会关心加害者的状态,除非此刻他的刀正架在你的脖子上。

  艰难地转了转脖子,你强忍住叫出声的冲动,因为你不想把那群暴徒再招回来;抑制住眸间闪动着的泪花,因为你不想向那群暴徒示弱一一哪怕此时他们看不见。

  你在被打晕之后遭到了绑架,结果是显而易见、毫无疑问的。但现在的问题是:为什么。那一记闷棍封印了你大部分的记忆,别说理顺你的人际关系看看到底谁与你有如此深仇大恨,你连自己是谁都记不太清楚了。不仅如此,你还感受到了一种可怕的陌生感一一不是对此刻你所处的环境的,而是对你此刻所处的世界。

  这太可怕了。你打了个冷战,试图把这种感觉压下去。越压制反而收效越微。你就像被蛇蛊惑了的夏娃,无法抵挡禁果散发出来的强大诱惑。“战胜诱惑的唯一方式就是屈从于它。”正当你快被这种与世界格格不入的不协调感逼疯的时候,一个名字像一柄巨斧劈开了你颅内的天地,而这实际上是帮了你一个大忙。

  太宰治。

  他是谁?你很确定这不是你的名字。这个名字给你带来了一丝安慰,以及随之而来的巨大不安。他是你落水时的一根浮木。

  不能再去想他了。谁都知道海难中你能依靠的永远不应该是一根浮木。首先最要紧的应该是获取消息,足够量的信息。

  你没有被铁链拴上或是被麻绳捆上,但全身上下却充斥着一股虚弱的脱力感。应当是肌肉松弛剂、要不然就是麻醉或者是这一类的东西。你试着环顾四周一一那群暴徒显然不具备“用力击打后颈部极易致人死亡”这一基本常识,能活下来完全是因为你福大命大。等从这里出去以后一定要买张彩票,说不定下半辈子就可以不用工作了。你在心里暗自诽腹。一一根据这里凌乱的布局你推测这里是一间仓库,而且还是废弃很久的那种,地板上积了厚厚一层灰,墙上结满了蜘蛛网。透过已经破碎的窗户,暖橘色的夕阳慈悲的洒在这个已经被世人、或者说被普通人遗忘的角落。在这里滋生的除了细菌就只有罪孽。但它好歹给了你一线获救的希望一一世界上最强烈的希望就是一线希望。

  绑架,傍晚,旧仓库。多么似曾相识的场面啊,你敢打赌你最起码在不下十部剧里面看到过这个场景。当时你还在电脑前讥讽古今中外所有的违法乱纪份子都有一模一样的犯罪美学,尽管你不确定这算不算美学。不管怎么说就算你心态再好,也毕竟还没到被绑架都满不在乎的地步。他们出去肯定不是为了抽烟,打电话联系你的亲朋好友叫他们拿钱赎买你的自由才是正道。

  那个太宰治,会是我的什么人呢?

  你是幸运的,你不必再苦思这位“太宰治”到底是何方神圣。越来越近的脚步声昭示着那群暴徒的回归,你注意到为首的那个人腰间别着一把手枪。费力地抬起头,你想尽可能的记住他们的长相方便日后报警。可惜的是他们全员都带着头套。你数不清他们到底有多少人,只是觉得他们乌泱泱的在你面前站成一片。

  为首的那个绑匪用枪管托起了你的下巴颏一一这动作也像是在那里看到过似的,只希望他的枪不要走火吧。一一他对你说:“你大概还不知道为什么会被绑来这里吧?这都要归功于你那个姓太宰的相好啊。他以前做黑手党的时候把我们兄弟几个都得罪死了,所以只好委屈你来这里‘做客’了。”就连这台词也像是从别的反派的台词本里直接照抄过来的。

  所以为什么说自古反派死于话多呢,这话不是没有道理的。你叹了口气。只是……姓太宰的相好?

  单是把这几个字在脑海里过一遍,你就感到一阵头皮发麻。“太宰治”这个名字所带来的不安感远超过这个名字所带来的安全感。正常的恋人关系会出现这种情况吗?也许“相好”指的是情人关系吧。尽管你对自己是否开放到会去找情人这一点保持怀疑,但在你的认知里,只有情人关系才会伴随着如此强烈的不稳定性。

  看上去绑匪早就通知那个太宰了。你由衷地希望他能早点来,你好看看自己的情人到底长什么样,也好早点重获自由。

  

  2.

  太宰治来的很快,完全没让你久等。只是他来的时候既没有骑着白马也没有脚踏祥云,这让你稍微有点遗憾。但一想到他本来就不是你的良人也就马上释怀了。

  绑匪一看到他来就仰天大笑起来,幅度大到几乎要将脖颈折断。然后他立刻开始了滔滔不绝的复仇前演讲。你毫不关心他过去曾经受过的羞辱也完全不想听他放屁,你只是把目光聚焦在太宰治身上,上上下下地打量着他,从头发丝到脚趾尖。不得不说你的眼光真的是很不错,堪称完美。

  原黑手党和三流,不,不入流的混混之间到底孰优孰劣呢?想来大抵旗鼓相当吧。不然他怎么会紧张到连看你一眼都没功夫。想什么呢你,你低下头自嘲的笑了笑。不过是情人关系罢了,他能来就已经很给你面子了。

  “……向我鞠躬再道个歉,不然你的小女朋友可就要没命了。”说着,绑匪还颇具暗示意味的用枪抵着你的胸口,你几乎都要尖叫着反驳你不是他的女朋友了。但你毕竟还是忍住了,此刻大呼小叫显然不明智。不过,居然不是跪下加磕三个响头吗?这绑匪到底行不行啊?反正用脚趾头想都知道太宰治肯定不会照他说的做吧。

  他没有,他真的这么做了。

  你大脑“嗡”得一声,一片空白,完全不能理解此刻发生在你面前的情况。你无能为力,什么都做不了。你只能看着,看着那个砂色的身影一点一点矮下去。

  不可以。

  不可以不可以不可以不可以不可以不可以不可以不可以不可以不可以不可以不可以不可以不可以不可以。

  他不可以,只有他绝对不可以。

  他应当一直都是那副游刃有余的样子,他怎么可以放下身段,低声下气的求和。而且居然还是为了你,你有重要到这种程度吗?

  【他难道以为这是对我好吗?我怎么舍得看他为了我折腰?我宁愿……!】

  你终于意识到,自己的确是爱着他的。

  哪怕是吞下1000根针都应当比现在的你好受些。无数根细长的银针将你的脑和心扎个对穿,扎到千疮百孔。你大口大口的吸气,就像一条缺氧的鱼,这一次你是真的不可遏制的哀嚎出声。

  太宰治终于扭头看向了你。你看准时机用好不容易攒下的力气,试图推开绑匪握枪抵在你胸口的手,一片混乱之中,绑匪头子扣下了扳机,在你的肩部开出了一朵血色的花。枪声与太宰治呼喊你名字的声音重叠在一起,你还是没能听到你的名字到底是什么。

  太宰治终于舍得夺过绑匪头子手里的枪一击毙命了,整套动作堪称行云流水干脆利落。他扑到你身边用手指捂住伤口,温热的鲜血从他的指缝汩汩地不住流出。你因为剧痛和失血过多而头晕耳鸣的厉害,只能从他的话里捕捉到“与谢野”这几个字。你吃力地抬起手打掉了他的手:“太宰先生,我们是情人关系吗?”

  他的表情僵硬在了脸上,像是一个突然被戳破伪装的面具人,不知道该摆出什么样的表情来面对你。半晌他才用很是受伤的语调说:“怎么会,小姐你是我的恋人啊。”

  “别为了安慰我而勉强自己说这种话啊,难道你以为我会因此而高兴吗?”你喘了口气,隐隐约约觉得留给自己的时间不多了。“你根本就不爱我,或者是没你想象中的那么爱我。”你假装打了个哈欠,“我有些困了,能给我一个晚安吻吗?”

  “我的荣幸,小姐。”于是一个轻柔的吻落在了你的额上。“愿你晚安。”尽管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你们都心知肚明。

  眼前一黑,你软倒在了他的怀里。最后浮现在自己脑海中的是:这个人居然也有体温。有冰凉的液体滴落在你的脸上,但你已经没有力气再睁开眼了。

  

 

  3.

  你是被疼醒的。

  一睁眼,发现才在梦里见过的太宰治用一只手撑起身子,在你身侧一脸担忧地注视着你,另一只手抓在你的肩膀上。很显然你们此刻同睡一张床,同盖一床被。这担忧中到底有几分真、几分假呢。也许有一分真你就该心满意足了吧。但人毕竟是贪婪成性的动物,总是不懂“知足”两个字该怎么写。在你和他之间,肉体的距离永远和心灵的距离成反比。说的不客气些,在你们自己性和爱不能共存。他每一句令人面红耳赤的情话或者荤话恰巧是他根本就不爱你的铁证。

  有人说他的眼睛是鸩酒的红,你倒觉得不应该是这样的。他眼瞳的红是罂粟花瓣的红,眼底沉淀着鸦片的深黑。但不管是剧毒还是慢性毒品,到头来饮鸩止渴的是你,毒品上瘾的还是你。只要是他赐给你的你都甘之如饴。你就像个彻头彻尾的瘾君子,沉溺在这种致死的极乐中,你甚至忘记了用目光谴责他弄疼了你。

  好在他是清醒的,从头到尾一如既往的清醒。他松开手,肩膀上的红印子看上去就像吻痕。你漫无边际地想着,直到听到他的话才回过神。“因为小姐好像是做噩梦了呢,叫你你也不醒。那是一个什么样的梦?”语气是轻佻的,意料之中的一句安慰都没有。

  “一个有你的梦。”你擦去额头上的冷汗,避重就轻的回答了他,学着他的口吻说:“先生,我现在真的被你迷住啦。”你突然好没头脑的冒出来这么一句。

  “只是现在而已吗?”太宰倒是懒得和你纠结到底是“爱”还是“迷恋”的问题,因为他就是那个最没有资格质问这个问题的家伙。

  “未来的事情谁说的准啊,享受当下不好吗?”你嘟哝着抱怨了几句:“不过你对我的感情应该会比我对你的感情持续的时间更久一些吧,因为‘爱’是一种短暂的激情,而你根本就不爱我,或者是没你想象中的那么爱我。”你偷换了“爱”与“迷恋”的概念,但此刻他们是一回事。

  “你想对我说的就这些?机会难得啊。”太宰治重新躺了下来,和你先前一样盯着天花板发呆。而你侧过身想多看他几眼。

  是啊,机会难得。但当你真的有机会说些什么的时候,你反而什么都不想说了。说什么都无所谓,反正说什么都不能准确表达我的心中所想。语言是苍白且无力的。千言万语哽在喉头转化成一声叹气。你只能寄希望于他读得懂你的未言之语。

  “没了,本来想对你说的话就不多。一一再说我只是想睡你而已。”你面不改色心不跳的说出了十分不得了的话。沉默了一会又“啊”了一声补充到:“不过我不后悔浪费在你身上的时间哦。尽管其中除了快乐没有任何意义可言。但谁叫我是享乐主义至上的及时行乐者呢。”

  “我不相信这个世界上有所谓的‘死亡美学’,但是我相信这个世界上存在所谓的‘死之极乐’。不是你所追求的死亡本身带来的极乐。对我来说‘死之极乐’应该是足以致死的极乐欢愉。这大概是我们的一个分歧吧。像这样的分歧还有许多个。”

  “原来是这样啊……我很荣幸能被你如此高看哦。”

太宰治“哦”了一声,也不知道他到底明白了没有,又明白了什么。“还有,谢谢你啦。”

  你本来想出言反驳他,“我哪里有高看你”,以强词夺理的方式。但随之而来的感谢却让你一怔。只要这句话就好。只有这句话希望他是发自内心的说出来的。

  困意再一次袭来,你又睡了过去。半梦半醒之间,你仿佛听到了你的枕边人贴着你的耳朵轻轻地说:

  “我比爱任何人都要更爱你。”

  

  爱和迷恋,当真是一回事吗?

  

  4.

  你醒了过来,这一次不是被疼醒的。

  偏头看去,身侧的被褥一如既往的冰冷。

  而窗外,已天光大亮。

  

sodasinei:「」破产大小姐想让表白
sodasinei转载,原作者:乔纳森罗万象     一个预告,非常ooc,没出场 有人要的话再往下更好了       0.     你是一位家财万贯还人美心善的大小姐。   更正说法,就...
sodasinei:【文野】【x你】日落之际的接吻
sodasinei转载,原作者:乔纳森罗万象   为了庆祝第三季开播第一次写文野,写的不好是肯定的。 主没有名字。 想写一个温暖的,关于救赎的故事。 如果你打动你就好了。 以后也许会有...
【文豪野犬向】你的眼睛很好啊 ● ● 中原中也● 芥川龙之介● 中岛敦● 男神×你
原作者:身心巨皮的猫草 ڡ   *入坑文豪啦!!! *哦吼吼吼吼吼以后会产一些文豪粮 *ooc有吧。。。 *芥芥的,不要抢 *今天的目标依旧是扒了芥芥的衣服扑倒,完成度:0 *主横滨F4...
【文豪野犬向】赴黄泉 ●●中原中也●芥川龙之介●江户川乱步● 男神×你
彻底浇灭了对来说仅存的希望。    第三天新闻报道了一个据点被捣毁,手法和前日如出一辙,据点内的人无一不惨死,着新闻,手指摩挲着食指上的银色戒指,嘴角勾起一个冰冷的弧度。    熄灭了活下去...
sodasinei:【文豪野犬】【】非常规性接吻
sodasinei转载,原作者:乔纳森罗万象   是之前那篇《日落之际的亲吻》的后续 少女主视角。 如果同意殉情了的话……? 开放式结尾   【并不是在担心变心。】少女无声地为自己做着辩解...
【文豪野犬向】一时,一世 ●●中原中也●芥川龙之介●中岛敦● 男神×你
不在你。 “你走吧。 你揉着脖子,逐渐走远的背影,站起身往反方向走去,人生因果,错过就是错过,既然挽回不了,那就物是人非吧。 ~~~ 芥川 从未爱过你,对来说唯一的执念就是,你也不奢...
【文豪野犬向】的人也是你能动的? ●●中原中也●芥川龙之介●中岛敦● 男神×你
小姐下手可不会有好结果。”你惊讶的着突然出现的的眼里是从未展现过的阴晦,几下就解决掉了对你图谋不轨的人,笑着带你离开了。 “嗯....阿你是怎么找到的?” “怎么会连小姐都找不到呢...
【文豪野犬x你x中 阴阳怪气怎么 #男神x你 #文豪野犬向 # #中原中也 #bg
真有人以为打架能威胁到吧。”          哦吼,完了。这是在场港黑众人心底的想法。        只见中原中也压低了帽檐,脸色被阴影遮挡了,你不懂的情绪。        完球了,居然...
【文豪野犬向】是个感染者 ● 男神×你●●中原中也●芥川龙之介●中岛敦●陀思妥耶夫斯基●涩泽龙彦●梦野久作
*ooc注意!!! *不喜勿,禁止ky!!! *涩总写崩了。。。额。。慎入(比陀思还难掌握性格的男人) *走起↓   (体表有大面积结晶分布,融合率14%)   你一开始的时候并不知道是个...
【文野是鬼(篇)● x你● 文豪野犬向● 文野
较难被抓。不是你任性的时候,必须为了好。     “小姐你不需要忍,想说什么就讲吧。”总是安慰的一方,而你什么也没能为做。     摸你的头,“不用感到自卑,陪在身边就夠了...
【文豪野犬向】初遇 ● 文豪野犬● 文豪野犬中原中也● 男神×你
其中了吧。   ~~~   中也(15岁,你是的妹妹)   丫头她是混蛋的妹妹,第一次相遇很不友好,不过是踹了混蛋一脚,丫头就对大打出手,那时她还不怎么会控制自己的异能,差点出事幸亏...
【文豪野犬向】你说谎,赢了 ● 男神×你●●中原中也●芥川龙之介●中岛敦
的毒药,即使知道最终结果也甘之若饴。 那么,你会相信谎言的真相,还是真相的谎言呢。 不喜欢谎言,毕竟谎言在这么美化终究都是谎言。 或许你在眼里看到了曾经的自己,所以你编织起了一个谎,为了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