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花组/末条末】硝烟过后 #文豪野犬 #末广铁肠 #条野采菊 #末条 #条末

sodasinei 2021-07-16

原作者:乔柯黎

 

      【阅前需知,上课来不及修,有ooc,时间线在末广被国木田炸到后,甜饼】

      条野采菊抱着胳膊翘着腿坐在椅子上,逆光的神色晦暗不明。

      他现在的心情决对算不上好,猎犬精英的他现在本应穿着最拉风的披风,踏着被擦得锃亮的军靴,以英气饱满的状态去执行猎犬最拿手的狩猎游戏,拨开层层迷雾,在步步紧逼的心理战中把猎物逐步掌控在手心,看着对方在垂死挣扎的绝望中落入布好的圈套,这是他最享受的时刻。

        本该是这样,事实上,到昨天为止还是这样。但是现在不行,因为他的搭档受伤了。

        末广铁肠,猎犬组合最强的战士,此时却像条败犬一样躺在他面前的病床上,经过彻夜的时候手术抢救,截止到目前生命特征也不过堪堪维持稳定。

        意识到这一点条野眉头紧锁,莫名烦躁。

        他不确定究竟是为什么,于是他把这一切负面情绪归结于长官说着什么搭档的事就该搭档处理,末广受伤理所当然应当由他条野照料,便抱着大仓烨子甩手走人的态度。

       毕竟谁会想照顾这个笨蛋?!

       收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条野一阵气结,他巴不得他末广死……说到死字的时候条野因为太激动不小心咬了自己舌尖,疼得一阵面部抽搐,歪头确认了末广平稳的呼吸憋了半晌才哼了一声。即使队长再怎么追问却再也不愿把刚才的话说完了。

         条野想到这里的时候,仿佛还能感受到舌尖泛起的甜腥,他闭着眼深吐息,终是忍住了往病床上某位“死尸”再补上一脚的操蛋心情。

         他只是起身开始往小米粥粥里剥蛋壳。

         是的,就算说不会照顾人,但是买上一份代表慰问的小米粥配上新鲜白煮蛋的事他条野还是会做的,慰问的态度就算敷衍也还是要有的。

          至于中间出了什么状况,比方说粥里多了鸡蛋壳什么的,反正末广那家伙也不会介意的,而且鸡蛋壳还补钙,一口下去嘎嘣脆!

         条野挑眉哼哼往粥里丢蛋壳丢得心安理得,再说就算末广他介意,他还能从病床上跳起来和自己打一架么?他都已经昏迷了两天了。

         想到这里的时候条野脸色一沉,烦躁再度涌上心头,千金之泪十倍敏感于常人的体质,让他隐约还闻到在浓厚消毒水下掩盖的伤口残留的硝烟气息。

         独属于战场的味道。

         他仿佛又回到那一天,在燃起过战火的废墟,他静默而立整理自己的思绪。

        空气中还残留着的硝烟昭示这里发生过的一切,他不知道自己在原地站了多久,但他清楚得知道这里发生了什么。

       罪无可恕的武侦为了自己偏执的信仰,(虽然本就不抱有对方会识时务者为俊杰的想法),选择了最愚蠢的拉开手榴弹用出同归于尽的打法,

    

       简直天真。

        对于经过严格特殊训练的他们来说,虽不致死,但同为血肉之躯,这么近的距离受到冲击也会受伤,但是没关系,猎犬嘛,成立便是为了任务冲锋陷阵。

        只要一口气在,就能凭着高素质身体恢复常态,何况是他们最强的战士——末广铁肠。

        他可是末广铁肠。

       对于这一点,条野采菊从未怀疑,他一向心思明朗,以冷静著称。却也正因如此,任何跳脱计划与预测外的事情都让他焦躁异常。

       爆炸发生内至少有八秒,条野失去了自己搭档的信息,无法捕捉的心跳,曾未有过的情况。

他的气息残留在空气,似乎无处不在,却又无处可寻。

       失去信息的八秒里,他陷入了前所未有的无助,只能安慰自己说没事的,不过老鼠的反抗,他可是末广铁肠,他毕竟是末广铁肠,可就算他是末广铁肠……

       那么近的炸弹,避无可避的冲击……

        他突然痛恨自己为什么没有视力这件事,却又恐慌倘若睁眼即是搭档的遗体自己该以何种表情面对。

      是了,虽然对末广铁肠说过无数遍我讨厌你,又说了无数遍我真希望你去死,但他的确承认末广是他最佳拍档,正如真的面对这一刻的时候,条野却从心底感到一阵恐慌。

       他的搭档不应该以这种形式消亡,而他对此却无能为力,只是目睹,旁观着事态向最糟糕的情况演变,而他什么都做不了。

        他恨那种无能为力。

       他已经很久没有这种类似的感受了,却一如既往得厌恶。

     他把半个水煮蛋壳插在小米粥中心,指尖发力一点点捏碎,像是把所有无能都湮灭。

     “……唔,条野。”直到末广从昏睡中醒来打断他的思绪,条野才抬起头扬起笑脸,语气带嘲:“你可真是舍得醒了啊,我亲爱的搭档,这么简单的任务都能受伤,看来平时锻炼还不够到位嘛。”

        末广眨眨眼,眼神懵懂,刚醒来头脑还不甚清晰,只是本能地感觉对方身上散发着一股子意味不明的杀气。不知道又是哪里惹得对方生气,索性闭嘴不答,只有眼神诚实地盯着对方手里的白煮蛋。

        “怎么不说话?”条野蹙眉,“伤口不舒服么?哪里难受,需不需要我去叫医生?”

        末广这才想起来对方看不见,张张嘴,嗓子犯疼,带着病患特有的沙哑嗓音,“我没事……饿了。”

       “……”条野抽了抽嘴角,在人面前扬扬手里光滑白嫩的白煮蛋,然后一掰为二!

       “哦!”末广不满地抗议出声,黄白不同的鲜明对比色掺和一起对相同颜色一定要摆在一起的强迫症引起强烈不适。

       末广支撑着自己坐起来,伸手去拿。然后就看到条野后退一步把半个蛋丢进自己嘴里。

      末广看着人幼稚的表现皱皱眉,然后就被推了份小米粥到面前,条野扬扬下巴,一副那份才是你的的表情。

      末广低头看了眼表面洒满蛋壳的小米粥然后抬眼沉默地看着自己的搭档。

      “怎么,”条野莫名心虚下意识别过头避免与其视线直视,但嘴上还在强撑,“黄色的小米粥配上黄色的蛋壳,这不是很符合你的食物美学嘛。”

      “……”

      “……”

     “条野。”

     “好啦好啦,蛋给你粥归我,”条野一翻白眼把蛋塞人手里把恶作剧的粥夺过来。

       “……我只是想要你身后的勺子。”

      “……”靠,他就说,末广那个怪胎能带着蛋壳一口把蛋吞下去的怪胎,只要颜色一样,怎么可能介意蛋壳小米粥!

      “我并不介意,挺好的,谢谢。”末广隐约觉察了什么,耸耸肩表示无所谓,一脸真诚。

       “……”别谢!请提出抗议反抗谢谢!

      “条野?”

      “……”

      “那我自己拿咯。”

     “啪!”

     条野拍开人的手先一步拿起勺子挖了口粥送到了自己嘴里,蛋壳和着粥被咀嚼得嘎吱作响,条野面无表情,心说我就是一个毫无感情的杀手。

     “条……”

    “我的。 ”条野铁青着脸打断他,咬着牙把嘴里的粥艰难得咽下去,“粥凉了我去换一份,你先喝热水,刚起来,嗓子干得很。”

      “好的。”末广接过条野倒的热水点点头没有异议,反正组合的时候也一向是条野发号施令讲下一步计划,只要听从建议一般不会出什么问题。

       条野拎着粥大踏步走出病房,路上正好撞见推着手推车的护士小姐,礼貌点头侧身避开,挺拔地身姿转身的时候还有点帅,引得护士小姐捂频繁而顾,然后护士小姐就看到这位彬彬有礼的年轻人在走廊尽头把粥盒狠狠丢进垃圾桶。动作迅疾而粗暴,仿佛结下了八辈子的仇。

妈的真难吃。

所以末广那个怪胎以前到底是怎么面不改色地把蛋壳吃下去的!

谜。

不过,条野插兜冷哼一声,嘴角却抑制不住扬起好看的弧度,泄露主人不错的心情。

末广那个笨蛋,哼,没事就好,

果然不愧是末广,

是他的搭档啊。

 

后续xxx

条野:嘛,买海鲜粥好了~

……

末广·不把所有颜色都挑到一个地方就吃不下去东西的重度强迫症·铁肠:……

【文乙女】抛媚眼给瞎子看● 文豪乙女向●●立原道造
。”   选择性无视了你的热情问候,或许这样有些失礼。但对于正常人来说,是很难对一个连着七八天都在给自己找麻烦的女人露出好表情的。更何况是要维持秩序的正义军警。   狡猾难缠还难搞的女人,这是对...
【太中】酒鬼 #双黑 #文豪*甜饼
原作者:終桃   *甜饼 *呐,瓦塔西真的黑化了,不要再ban了 *我给补吐了 #双黑 #文豪 #太中   我知道我這樣很自私,但是我不能控制住自己。我不明白这是一种什么样的情绪什么样的感受,我...
真正的汉忠臣:傅燮
傅燮无论是在朝为官,还是在为民,都一身正气,是当时廉洁奉公的典范和楷模,被称为治理国家的能臣廉吏。   廉洁正直,拉拢不成,忌惮、排挤到汉阳   傅燮的廉洁正直得到了广泛赞誉,却引来奸佞之徒的忌惮和...
悟×我 #只是单纯的口头加少男少女的纯情kiss!● 咒术回战乙女向● 男神×你
原作者:めぐみ⍤⃝   看似纯情其实一点也不纯情高专悟×骚话一批只有理论没有实践纯情少女 绝对没有任何需要被屏蔽的!没有! 只是单纯的口头加少男少女的纯情kiss!   有一说一,白毛疯批美人是...
【五悟乙女向】暗号 #咒术回战
我这个朝九晚五的上班族还要累。   大概是想到生活都被工作填满,又觉得对我缺少了点陪伴。在一次我随口一提网络上的那只小狗很可爱,生日那天他买来一马尔济斯。起名字的时候我看着站在我面前,抱着...
sodasinei【翻译练习】萩原朔太郎「芥川竜之介の死」
理解力上。他认真地读完了佐藤春夫、室生犀星、北原白秋、千家元麿、高村光太郎、阳夏耿之介、佐藤惣之助等人的大部分诗歌。此外,对于堀辰雄、中重治、萩原恭次郎等所谓新晋诗人的作品,他也大略且广泛地读...
【禅院直哉x你】甚尔推能和同担拒否的厌女猫猫在一起吗?(篇) #咒术回战乙女向
般地冲进了厨房。   13   禅院直哉Line头像是他的蝴蝶一样骚包的自拍。   【头像是我本人,满意不满意?】 注册完账号的第一件事,他就加上了你的好友,然后给上班的你发了几消息。 【女人,你...
【咒回乙女】送礼/被回礼的场合 #五悟 #伏黑惠 #七海建人 #狗卷棘 #伏黑甚尔
原作者:盐舟   #咒术回战乙女向 *五悟/伏黑惠/七海建人/狗卷棘/伏黑甚尔   五悟 ·送礼 列了一份甜品清单。 上面都是之前你去一些日本小城镇出差时抽空替五悟先一步去探店品尝的甜品...
【夏五】成年人不需要睡眠 #咒术回战 #夏油杰 #五
是迟早的事,五悟走上正义的道路也是迟早的事。   但是夏油杰希望这一切来得晚一些。五悟封神便是他们的分道扬镳,夏油杰再清楚不。五悟不会再和他并肩作战,无论谁在五悟旁边,对五悟都是累赘...
【五悟乙女向】停泊 #咒术回战
回答十分满意,在他脸上大大的亲了一口。   我的生日在九月,是天秤座。喜欢五悟的原因也很简单,对他的脸一见钟情。五悟呢?他是网上都说心的射手男。看脸的女人和脸长得好看的男人结合在一起总感觉有点...
【五悟乙女向】恋爱呼叫转移 #咒术回战
原作者:Ringo   *第一人称x285 *5从狱门疆出来的故事 *破镜重圆文学   春夏初的夜晚,我坐在阳台的秋千上看星空时,接到了一个来电。   来电显示的名字是五悟。   我们分手已经...
【五悟乙女向】Baby Blue Love #咒术回战
的拖把,凑了过去。是一张被叠了又叠的纸,我将它展开,上面写着本人欠五悟1000円。字迹工整,唯独那个金额是被修改的。   我盯着这张欠条发愣,朋友的声音从一旁传来:“欸?这是什么时候的事?从来没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