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陀果】转学生(下) #文豪野犬 #陀思妥耶夫斯基 #果戈里 #西格玛 #涩泽龙彦

sodasinei 2021-07-16

原作者:乔柯黎

 

♬ 校园pa,果陀无差

♬ 果戈里和西格玛发小,西格玛校霸,涩泽不受欢迎

 

果戈里看着身边的同桌西格玛突然有了磨刀霍霍的冲动。

但是他忍住了,他环顾了一圈教室最后视线在班上仅有的一个空位停下。那属于最后一排的涩泽,和他仅有一个过道的距离。

可是他一点也不喜欢他!

事实上,这个班上就没人喜欢涩泽,虽然他长得还不错,但是涩泽总是用那副近乎厌世者似笑非笑带着嘲地表情看着人,与他直视的时候你会觉得那双眼睛好像能把所有人看透。而且他极端自负又以自我中心。浑身散发着阴郁地,与他常年霸占着的盖着面蜘蛛网的角落一样有着生人勿近的无趣气息。

天晓得这个男人竟然把角落里的蜘蛛当宠物!

当然,还有一件事,明明涩泽上课睡觉跟他一样爱听不听,但是作业照样完成的好好的。

这可真叫人讨厌!

当然也不是没有人跟他做过同桌,但是所有人都没有撑过一个星期,不,是三天不到就跑去要求换座位了。

所以他的费佳怎么能受这种苦!

"无敌的西格玛,快想办法!"他看了看班上目前唯一空出来的空位突然有不好的预感。

"我想什么办法"西格玛一脸莫名其妙,谁知道他的朋友小丑先生脑瓜子里又在想什么,他才不想去猜。

"有,比如说,现在马上拿着你的课本去涩泽旁边成为他的新同桌!"

"滚蛋。"西格玛低声咒骂。

然后果戈里就看着陀思在老师的安排下成功成为了涩泽的新同桌。

 

"西格玛是笨蛋!"果戈里气急了,直到陀思在他过道的桌子上坐下朝他友好一笑他才冷静了一点。

费佳可真好看对吧。

他这么想着甚至用手扯扯西格玛胳膊想跟他搭话,结果回头的一瞬间他就瞥到前桌的女生兀自红了脸。

所以在脸红什么,他是在朝我笑的。

"他应该把自己的头包起来!"果戈里扭头把自己原本想说的话忘了,对着西格玛嘟囔,

"你明明之前还在吐槽人家的帽子。"西格玛打开他的课本,并不准备去理会果戈里满脑子哪跟哪。

涩泽对于新同桌的到来满脸不屑,或者说他眼里根本没有陀思,从新学生出现的时候,他就跟着角落的蜘蛛网神游不知道哪里去了,最后困倦打了个哈欠懒洋洋支棱着眼皮瞧了两眼打算趴着继续睡觉。

有什么意思呢,转学,自我介绍,同学,朋友,博得一些人的关注,再收获另一些人的嫉恨——像是被生活操纵的木偶,在俗套的怪圈循环,偏偏有人乐此不疲。

所以谁都无所谓,这一成不变的无聊日常,并不会因谁的出现而改变。

陀思也不在意这个,安静着实是种了不起的品德。  他从兜里掏出手绢擦了擦书桌把崭新的课本放了上去,他也许应该提醒他的邻座声音再小一点,不过老师没管,那还在意什么呢,这确实很有趣。

 

而且并不会影响他本身,他专注的时候可以忽略外物的干扰,即便是某个怨气集合体本身的幽怨注视。

但是他不该忽略果戈里的难缠程度,事实上,就一个星期后的体育课果戈里还在想这件事。

"这不公平!"课间果戈里溜号跟着西格玛跑到小卖部蹲花坛埋怨,直到现在他依然在懊恼这件事,"他应该跟我做同桌!"

"你已经有同桌了。"连续十二年稳坐果戈里同桌之位的西格玛冷眼。"我不知道我们十几年的友情这么脆弱。"

"那不一样。"果戈里反驳,"你没听到他跟我的对话么,他听得懂我说的话!所以我们每天都有说话,早安、午安就差一个晚安——也许我可以今天要到他的手机号这样晚安也能凑齐!"果戈里掰着手指," 他还让我叫他专属称谓,他是特别的,我相信我对他也是。"

"太棒了,果戈里,你竟然知道平时自己说的都不是什么人话,至于称谓,不就是绰号么,这和你平时随口扯皮一样莫名其妙。"西格玛随手抛着掌心的硬币不以为然,他的关注点可不在这,他找到了零钱,他可以去小卖部买两瓶汽水。

"嗤——你不懂。"果戈里摆摆手,他这两天可是一下课就跑去找陀思讲话,就差探着脑袋凑过去上课跟他讲话了,可是他不能,因为陀思不是他同桌!

虽然费佳总是轻易纵容他的无理取闹,但还是会小声告诉他上课不适合讲话,有事下课再说,当然答应的事情一定会做到,说好下课听他讲话就一定不会离开座位,哪怕是上厕所也会跟他说声抱歉才离开,好乖好乖!

 

"是么,不过你‘特别’的朋友,和涩泽做了一星期同桌而且和睦相处,甚至偶尔还会讲话。"西格玛冷言嘲讽。

"……"果戈里能说什么呢,直接哽住。这完美的几天除了费佳不是他同桌让他耿耿于怀之外,就是偶尔看陀思和涩泽说说笑笑,这让他感觉自己像被蚊子咬了一口那样难受。

跟涩泽有什么好聊的,聊他养的宠物蜘蛛么。可是陀思既然能听得懂他讲话,说不定也能听得懂涩泽嘴里的无聊。他理所当然理解每个人灵魂的花朵,他也确实对待任何人都很友好——冷淡的友好。

但是陀思对他是不同的,他也不知道哪里不同,也许是自己叫他费佳的时候嘴角弧度更翘了一点,眉毛更弯了一点,周身冷淡的气质更缓和了一点……反正就是和涩泽说话的时候不一样!

"我要橘子汽水,冰的!"果戈里选择性无视。

"呵——"西格玛知道戳到果戈里的痛处,不再多言,扭头去了小卖部,买了两罐汽水,一人一瓶,还附赠吸管——果戈里喜欢含着饮料叼着杆子的感觉。

"不过话说回来别太当真了,可能会失望。"出来的时候,难得看到果戈里垂头丧气,西格玛有心拿汽水冰他脖子。结果还没碰到果戈里就自己跳了起来,异常活跃的样子,远远朝人招手:

"费佳!"

 

"……"西格玛式沉默,甚至开始开始隐隐担忧自己朋友的智商。但是他马上发现他该担忧的是自己,他十几年的损友,无比自然地从自己手上顺走了两瓶汽水一蹦一跳跑到那个新来的转学生陀思面前,然后公然分享,仿佛那东西是他的一样!

简直无耻。

西格玛能说什么,西格玛握握两手空空的掌心直接无语,心说虽然我这个朋友虽然不吸烟喝酒烫头,甚至留长发也有好好编起来,但是我就是觉得他才是正统校霸。

"费佳——给你的饮料。"果戈里把汽水递过去,他的漂亮朋友可太好看了,只是看起来体育不太行,只是运动了那么一节课的时间脸颊就泛起薄红,额前碎发都濡湿了。这样让他看起来比平时清冷淡然,苍白得快融入他同桌涩泽的气场不一样了,他看起来更鲜活了。

"唔……"但是陀思没有道谢,只是接过饮料黛紫的眸子凝视着果戈里一阵长久的沉默,略带困扰的样子。

 

"怎么了怎么了,费佳,你是不是打不开,你太瘦弱啦,得要好好运动!"果戈里把自己的手里易拉罐打开,"我这里还有吸管,你要不要,叼着去喝的感觉很棒,我感觉会很适合你。"

"这不是我的饮料。"陀思拨拨刘海淡淡开口。

"唔……这是西格玛自愿的!"果戈里一点也不觉得尴尬,甚至直接无视了背后西格玛瞪着他都能冒出火星的眼神。

"……"陀思垂下眼睑,缓缓眨了眨,"你在说谎。"

 

"唔……"

果戈里不知道说什么了,陀思没有理他,只是走到西格玛面前,把汽水还回去了,只笑,"物归原主。"

冰凉汽水重回掌心的感觉,西格玛突然感觉这个新来的转学生很不错。甚至假装大方摆摆手:"没关系,我自愿的。"

"看吧,我就说他自愿的!"果戈里跟在后面嚷嚷,西格玛在心里白了他一眼,果戈里这个笨蛋,顺着台阶爬下来都不会。

然后就看着果戈里在陀思沉静的目光中一点点地别开视线,低声嗫嚅的样子甚至带着一点可怜,"我只是想请你喝瓶饮料…"

西格玛突然觉得陀思有点不近人情了,自己的损友什么时候这么示软过。如果接下来陀思会训斥自己的朋友的话,那就直接拽着果戈里离开!

"好吧。"但是出乎意料的,陀思软软叹了口气,上前一步握住果戈里的手,相当自然地把吸管插进汽水里,凑近偏头浅尝了一口。

是近到能感受到对方呼吸喷洒在手背的距离,有阳光从隙缝洒下来,果戈里注意到人苍白耳边打下来的白色光点,大概是刚运动完,少年的耳垂泛着好看的粉色。

"我喝到了,谢谢你的汽水。"陀思松开人后退两步礼貌笑笑,"我会回礼的,教室见。"

"…教、教室见!"果戈里傻了。有一个大胆的想法跳出他的脑海然后就被摁死在角落,这可能就是传说的恋爱脑。

也许是挚友情,是真正的挚友的那种!

西格玛也傻了,他觉得自己无意间似乎欣赏到某种层面的高端操作,他在果戈里面前挥挥手,"嗨,你还好吧,你要不要换个吸管。"

果戈里点点头,又摇摇头,最后茫然地看着他乐了,语意不明地答话,他不知道自己还该不该再咬吸管了。

西格玛觉得他傻了。

但一切都值得!

特别是回来看到桌子上多了一个紫色樱花折纸的时候。这当然是陀思送的,不仅仅因为那花瓣角落里写着——给尼古莱的汽水回礼。

他惊喜地打量着这个折纸作品,甚至把他拿到西格玛面前大声嚷嚷这个折纸是多么好看,"看看,这个樱花,完美的拼折力,我喜欢,那么问题来了——猜猜是谁送的!"

"不猜,滚。"西格玛忍无可忍。

"没错,答案是费佳!"果戈里自顾自把话说完,他乐于炫耀每一样关于费佳的事,,他隐约听到角落里有谁不屑嗤笑,不过他可不在意,而且他想到了一件事。

那就是他以后上课可以和费佳传小纸条对话!

他已经被老师点名下通牒啦,说再上课找陀思讲话就让他换座位。过分。

但是现在不用担心了,他可以传纸条!

他的纸条投得又快又准,老师一定想不到。

(永远不要小看你的老师,和轻信自己的能力,这是一条忠告。)

"他的行为就像个无知顽劣的粘人孩子子。"这是涩泽第n次从课间休息的睡梦中被吵醒,他原本以为这个安静的俄罗斯人成为同桌之后还不错,陀思从来不会跟他没话找话,也不在意他会做什么。

即使涩泽试着去读他想法,陀思也只是在被戳穿的一瞬间感到一点惊讶,却无丝毫害怕。用陀思的话来说,能被看穿的感觉并不赖,当然如果对方真的那么认为的话就更有意思了。

那一刻涩泽确认这新来的同桌确确实实是个怪家伙,之后他们会偶尔说说话,更多的时候互不打扰,相处得很是和谐。即便是在发现他喂养蜘蛛后,陀思也只是淡淡颔首夸了句可爱。

是说他这个人可爱。

 

呸。

"你该管一管。"涩泽想到这里暗暗翻了个白眼。你们俩的存在影响了我的睡眠。

"有何不可。"只要这个世界存在,总会影响你的睡眠。陀思笔尖一顿,扬扬眉继续抒写他流畅华丽的圆体英文,直到有纸条从邻座飞到他的笔尖。他不用去看就能猜到这个纸条飞来的时候,隔着一个过道的果戈里是怎么样的眉飞色舞。

涩泽看了一眼同桌慢慢展开那个橙黄的纸条,露出抹淡淡的笑,别头冷哼一声埋头继续睡,他才不在意,只是这两个俄罗斯人确实有影响他的睡眠,就暂且祈祷他们俩不会落到把柄到自己手里。

陀思也不会管同桌想什么,事实上,个人的私人情绪自己解决这是常识,他没必要迁就谁,也不仅觉得抱歉。

况且他正忙着把纸条折成了千纸鹤的模样以便等下传回去。

而像是为了考察陀思到底能折多少种图形,果戈里每次传过来的都是一个新纸条,一边传还一边抱怨:这实在太过分啦费佳,这么可爱的折纸拆开就没有啦!

但是陀思总是不甚在意,一会儿是折星星,一会儿是折山茶花,拆开也没事,再折一遍就是了,反正果戈里也不是真的在意这个。   他只是告诉果戈里,自己会写在折纸边角,如果遇到喜欢的图形就留着,遇到不喜欢的就拆开丢回来继续说话,没什么大不了的。

话是这么说没错,果戈里重新扯了张纸,自己动手画了个苦脸吐舌涂鸦,可是每一个我都好喜欢,我本子都要撕没啦费佳!

这次纸张没有乖乖传回来,或者说,轮到陀思传回字条给果戈里的时候,已经换了张纸——是陀思经常用的那本中世纪胶套笔记本,被简单折成信封的样子,非常便于打开。

果戈里疑惑拆解,然后在里面看到一行字。

"抱歉,涂鸦太可爱,所以收藏了。"

 

"……"

"???"

"!!!"

果戈里感觉自己在空中炸成了一朵绚烂的烟火,一边用力掐自己的大腿一边捂脸吸氧控制自己不要在上课的时候笑得太大声以防被老师发现然后赶出教室。

他怀疑自己可能是在做梦,不然怎么掐了那么久的大腿一点都不疼,直到西格玛忍无可忍吭哧一声捏紧他的手腕,"你特么掐的是我的大腿。"

"啊抱歉抱歉——"果戈里捂着自己的脸控制表情,好嘛,完全失败,嘴都快咧到耳后根子去了。

没办法嘛,谁让费佳那么可爱。

果戈里笑到打嗝被老师一个粉笔头砸过来点名批评,他躲开粉笔头低头埋桌子上安静了,一副坚决认错死不悔改的样子,提笔就画新的涂鸦。

他要在上面画蝴蝶,他还要邀请费佳等下一起去吃饭。他三两下补完自己的涂鸦,左看看右瞧瞧又觉得不满意又添了两笔。然后才郑重两对折,把纸条趁老师不注意的时候投了过去。

他实在太高兴了,以致于没有控制好手上的力道。他看着纸团划过一条完美的抛物线然后落点砸到了涩泽头上。

然后他确信这可真是不幸的灾难! 

他看着涩泽揉揉头然后在陀思伸手接住纸条前探手抓住了纸条,抬眼近乎挑衅地瞥了眼自己又朝他的费佳冷笑一声慢慢打开了纸条。

太过分了,他怎么可以看!

果戈里简直要炸毛了,但这还不是最过分的,最过分的事涩泽他竟然看了一眼就攥在手心然后趴着继续睡了!

喂喂!那个纸条可不是给你的!果戈里目瞪口呆抓耳挠腮甚至想飙脏话。

而陀思呢,陀思陷入了一瞬间的愕然,微微偏头要眼角余光瞟了一眼旁边目瞪口呆陷入情绪低迷甚至还有很大可能在低声咒骂的果戈里,继而轻笑着从自己的本子中间又撕了一页,他看了眼台上的老师。悄悄偏头靠了近些用只有涩泽能听清的声音说话:

"我猜里面是邀请我等下一起去吃饭,今天食堂二楼难得有草莓大福,他想跑快点帮我占位,上面大概还有蝴蝶涂鸦和几个音符。"

全中。

涩泽趴在胳膊上转了个头冷冷抬了下眼皮。

他当然没有那么快就睡着,他对任何事都无所谓,但是也不代表他会不理会别人的挑衅。他冷笑,神色带嘲:

"如果你无所不知,你们俩只要深情对望就能交流。"

而不会用纸条甚至还影响他的睡眠。

 

但陀思只是笑着看向他,仿佛照镜子似的,涩泽有一瞬间有那么怪异的感觉,他感觉陀思在学着他一贯看人的那副表情,带着怜嘲的,透着虚伪的,也许是视角问题,涩泽甚至觉得他有点高高在上。

他从书桌上直起身子,这种视线让他不舒服,可是陀思只是朝他比了个"你不懂"的嘴型就低头忙自己手里的东西了。

他感觉有一瞬间被耍了,他看着陀思指尖翻转,不过片刻一个小巧精致的杜鹃花就完成,旁边的叶子上似乎还写着什么字,他没看清写得是什么,他猜想是好的。

他突然想起杜鹃花的花语,又联想到陀思折过的那一百种稀奇古怪的玩意儿,有樱花,茶花还有其它什么……他突然反应过来这似乎可能是某种类似恋爱的酸臭味。

 

但可不就是么。

他可以猜想等下下课收到陀思礼物的果戈里又会欢呼雀跃跳起来,他会一边揽着陀思的胳膊一边无视他原本的朋友跟陀思跺脚吐槽,说你同桌那个涩泽讨厌鬼怎么可以拿走我送你的纸条,我还在上面画了蝴蝶呢!怎么能这样,真是太讨厌了对吧。

然后陀思会含笑点头轻描淡写岔开其它话题甚至还会在人说累的时候,从兜里递出瓶橘子汽水——尽管他从来不喝,但是他的课桌里总是有。

这样果戈里休息一下又可以对着他一阵叭叭了。

 

啊——果然人类悲喜并不相通。

涩泽觉得无趣极了。

他又想睡觉了。

】想给他月亮 #文豪 # # # #西
原作者:乔柯黎   ♬大学校园设,算是对《学生》的延伸,无差 ♬ 西,冈察洛友情出演 1 "尼古莱,生日想要什么?" "嗯…嗯……要花朵,要天上的星星,还想要月亮,最想要的是费佳的...
学生(上) #文豪 # # # #
可以叫我尼古莱。我们之前只是在讨论坏掉的饭团——你知道超市偶尔也会有变质的饭团对吧,那可太糟糕了!" 西看着自己的发小睁着眼睛胡扯。啧啧感慨这小子胡搅蛮缠的能力。   但是只是静...
与鼠 #文豪 # # # #冈察洛 #普希金
情绪,冷冷地看了眼笼子的某只,并恶狠狠地往笼子面扔新鲜手工现剥瓜子壳。 看到我手边的瓜子山了么,你只有瓜子壳的份。 忏悔吧,愚民。 这就是俘虏的下场! 6 费奥多尔 米哈伊洛维奇 ...
】冈察洛不外借 #文豪 # # #冈察洛
原作者:乔柯黎   微向小段子#   某天君看书的时候,突然向旁边的冈察洛搭话:哦,我突然想到,今天问我借你帮他切桃子。 理所当然的,正在帮剥葡萄的冈察洛只是听到了的名字...
】只是碰杯 #文豪 # #
刚获得魔法的雪宝,他明明是个雪人为什么可以跑去火炉前跳舞!   他也想跳,费佳,这样说,这里很温暖,你应该跟我跳舞。他又重复了一遍。   但只是迎着火的光亮,静默翻过一页——歪着头...
文豪乙女向】他是个感染者 ● 男神×你●太宰治●中原中也●芥川之介●中岛敦●●梦久作
有间断的使用药物但病情还是没有太大的压制。   “那以后我会好好督促你的,记得天天都得用药哦。”   “呵呵~那就麻烦小姐了。”   ~~~   (脏器分布较多结晶,已对神经系统造成影响,融合...
【文乙女】当他们体验分娩阵痛机②● 文豪乙女向●芥川之介●森鸥外●●福谕吉● 同人
你家的饭团整天坐在电脑前,不知道在捣鼓啥,你也看不懂,你听姐妹们说了这件事,你决定让你家饭团也去体验一下。 在你的软磨硬泡和数次腰的离家出走,你家饭团终于答应了。 你看着身边的费佳苍白...
【文乙女】当你遇到变态跟踪狂● 文豪乙女向●太宰治●中原中也●中岛敦●芥川之介●●森鸥外● 同人
,不断期待着你的神明——能出现在你面前,救你于水火中。 就在身后的脚步声越来越近时,的声音在你身后响起,“你的灵魂真是肮脏啊,你想对我的小姐做什么呢?跟踪狂先生。要知道罪与罚是一对好朋友...
【综漫乙女】当你和他告别● 文豪乙女向●太宰治●中原中也●江户川乱步●● 火影乙女向● 鸣人● 佐助
不少。     “费佳费佳,我明天要去集训了,你会不会想我啊——”你拉长了声音喊着,你家先生得知你明天要去集训后,没什么反应,依然专心在电脑前敲敲打打。 你不满地嘟着嘴从床上爬起,一...
太】给我个称呼怎么样? #文豪太宰治 #
个称呼给我啦~!” “啊,我还以为这个问题揭过去了呢。”轻笑,“就叫太宰君不行吗?称呼不过是一个无意义的名词而已,在这种问题上纠结可不是我们的作风。” “话是这么说啦…不过重点似乎偏离了...
【文乙女】当你们有了孩子☆日常小甜饼● 文豪乙女向●中原中也●太宰治●江户川乱步●● 同人
你最爱谁?!” “额..........”你无语凝噎   手心手背都是肉啊,没办法选择ㄟ( ▔, ▔ )ㄏ       “麻麻,明天我想出去玩”你的女儿眨巴着紫色的大...
【文乙女/】三俄尺之地 #文豪乙女向 #bg # #原女向 #男神×你
交握着垂,压迫着裙摆,脸微微向左偏去,右颊上悬挂着一缕幕帘似的黑色卷发,慈悲的圣母像就立在她身后。底下坐着的人不管是农夫还是小贩,都闭着眼睛,安静地听着她的祷词。   “说真的,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