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陀果】想给他月亮 #文豪野犬 #果戈里 #陀思妥耶夫斯基 #涩泽龙彦 #西格玛

sodasinei 2021-07-16

原作者:乔柯黎

 

♬大学校园设,算是对《转学生》的延伸,果陀无差

♬ 涩泽,西格玛,冈察洛夫友情出演

1

"尼古莱,生日想要什么?"

"嗯…嗯……要花朵,要天上的星星,还想要月亮,最想要的是费佳的、费佳的——"

 

2

呼——

陀思从睡梦中睁眼,脸上还带着近乎惘然的倦意,下意识伸手想去摸床头的闹钟就被身边被子里的突兀怔愣在原地。

 

他眨眨眼,感受人呼吸洒在指尖,蜷缩着手指缩回来反应过来这是他的挚友果戈里。

 

2

陀思是高中转学才认识的果戈里,之后一直在一起,后来进了同一所大学,同一个班,同一个宿舍。

 

巧合得近乎不可思议。

 

至于果戈里现在为什么在自己床上。

陀思捂脸叹了口气。

 

3

自己的挚友总是过分缠着自己,冬天的时候说一个人被窝太过冰冷;夏天的时候说自己的肌肤像西伯利亚的雪,天然体凉;春秋的时候倒没有借口了,干脆利落跑他被窝拍拍床说白天春乏秋盹睡得太多,晚上最适合找挚友谈心。

 

而他无法拒绝挚友果戈里的正当要求。

虽然这些要求其实并不怎么正当。

 

4

陀思爬起来探身越过果戈里按了闹钟的灯,现在是凌晨4点53分,和他平时起床生物钟的时间足足差了一个多小时。

 

可他却无论如何也睡不着了。

 

他小声叹息,借着灯光看向自己枕边的挚友。

果戈里呼吸清浅,表情很是愉悦,似乎是做了个好梦。

 

事实上,他的睡眠质量一向很好。

像是从来不会被俗世所困扰。

 

但若是果戈里现在清醒地话一定会反驳——你这样说是不对的,费佳!困扰他的事其实可多了,比方说他那个留着络腮胡还不好好打理的教授,点名批评他上课睡觉的女老师,还有课综强制分组得到的傻瓜队友等等。

 

陀思揉揉眉心,他快脑补出挚友的声音了。

 

5

"唔……"大概是夜晚的灯光太刺眼,陀思注意到灯光下自己的挚友不舒服地皱起眉,赶紧把灯灭了,才换来人满意哼哼,翻了身又陷入深眠。

 

陀思无奈摇头,给他掖好被角爬起来干脆坐在床边思考。

 

这么早醒当然是有原因的,

他被困扰了。

 

6

这很难得,但不能说不存在。

 

今天已经3月25号,距离果戈里生日还有不到一周时间,但是他还没有想好送什么。

真算起来的话跟果戈里也有几年的交情了,往年他看到新奇玩意就随手打包了。但是今年不太一样。他前两天帮早上犯困的果戈里穿戴衣服,果戈里困到东倒西歪最后压在他身上,推都推不动,他才突然第一次正视了友人的高度。

 

7

事实上在圣诞舞组成临时搭档的时候他就发现了(别问他为什么是两个男生组成搭档,问就是果戈里要求的)。

 

两个男生组成舞伴,首先要解决的就是男女舞步问题。他试图向果戈里证明腰细头发长的"美人"更适合女步,但是果戈里狡猾地跳出来这个怪圈,对着他嚷嚷:

"可是个子矮一点的更适合跳女步,费佳,我就是这么认为的,这样说才对!"

 

8

 

对个鬼。

 

9

可能是果戈里平时太过于跳脱,以致于陀思一直对自己挚友身高没什么实感,明明好像还跟他一直平头的友人,仿佛一夜之间突然就窜高到了184。发现这个事实的时候某种意义上让陀思有点恍惚。

 

他突然想起来他们已经大三了,或者说从那个瞬间开始才确切的明白大三意味什么,这学期结束之后就是实习,实习一年就是毕业,毕业之后大家各奔东西。

 

7

他还记得意识到这点,在给果戈里打温莎结的时候他花了比平常一倍多的时间,他想起四月一号是果戈里的生日,于是他问果戈里你想要什么?

 

果戈里是怎么回答的——要花朵,要星星,要天上的月亮,还有费佳的……

 

他不能再想了。

 

8

他都想给他。

 

但是他还不知道怎么给。

 

9

陀思靠在床边后仰看向天花板,他不是没有求助过别人。

 

西格玛和涩泽也在这所学校,虽然不在一个系,但是想找他们并不难。

 

陀思去找西格玛的时候,西格玛正在网上跟人玩德州扑克,他周围的人都在跟他玩了几把之后,纷纷表示再也不跟他打牌了,会输到内裤都不剩,这是事实,西格玛的赌术在普通人面前就是大佬炸鱼塘。西格玛倒是也找过陀思打牌,但进了大学不常在一起,然后开始喜欢上网随机匹配虐菜。

 

10

"所以,怎么创造…有花,要星星,有月亮的场景。"虽然陀思预感到不会得到答案,但是问了会有种起码努力过了的错觉。

 

结果西格玛比想象中还要更不靠谱,他拍着桌子对着陀思哈哈大笑:就你这样,也配叫学院的头脑?太简单了,看我!

 

然后他打开了ps。

 

11

陀思感觉自己眼角青筋一跳。

 

然后果不其然看到西格玛画了张月夜星空下的花坛。

 

陀思忍住了自己说脏话的冲动,甚至觉得自己真有涵养。

 

12

 

涩泽龙彦稍微靠谱一点点,问他那个问题的时候,涩泽看了眼陀思脸色就把来龙去脉猜了个八九不离十,反正能让陀思困扰的无非又是果戈里提出的"蠢要求"。

 

"花朵并不一定是开在地上的。"涩泽单手托腮故作深沉,用手指把玩他面前的苹果转圈:"星星的话——不如看看陨石坑?你们俄罗斯不就有一个。"

 

陀思挑挑眉感觉到一丝希望,果然来自来自日本的留学生似乎还是有那么一点浪漫细胞的,虽然更多的还是狐疑:"珀匹盖陨石坑,你想让我带果戈里去那里?"

 

他知道那个,其历史超过3500万年,直径超过100公里,它下面的钻石储存量估计是全球其他地区钻石储量之和的十倍,虽然现在并不允许一般人接近。

但如果必要的话,也许……

 

"是的,带他去"涩泽点头,"然后告诉他,看——"

"死掉的星星。"

 

13

陀思吸气,陀思微笑,陀思吐息,

 

"滚。"

 

14

 

他信了邪去找这两个人求助。

 

15

"那么仙女棒。"同组的冈察洛夫突然谏言。

 

"怎么说。"陀思看了他一眼,他倒是一直知道这个人崇拜自己,但一直觉得这个人脑回路有点,嗯……神奇?

但是多个人帮忙想也没什么不好,他想了想最后还是选择给他一个说话的机会。

 

反正还会比涩泽和西格玛更不靠谱么?

 

"一根仙女棒可以燃烧九秒,瞬间释放出一百八十亿个火焰,比银河系的星星还多!"冈察洛夫攥拳,"反正如果是陀思君你这么跟他说的话,果戈里肯定会被糊弄过去"

 

陀思:"……"

 

16

对不起打扰了。

 

再问就是罪与罚。

 

17

但是有一句话没有说错。

花朵不一定是开在地上的。

 

陀思看了眼透过窗帘缝隙照进来的蒙蒙亮的天光,他又看了眼身边的果戈里,他有了一个想法。

 

18

 

等会儿日上三竿的时候,他的挚友果戈里就会惊奇发现今天没有人叫他起床,他可能还会奇怪他的费佳到哪里去了。

 

但果戈里并不会特别在意,他总能找到他的费佳,一向如此。

 

只是这次花的时间会有点长了。

不知道他会不会着急。

 

想到这,陀思踢了踢鞋尖的靴子拍拍搭在手背上的围巾微微笑了,迎面帮忙登记的售票员好奇地看了他一眼,他眨眨眼不甚在意只要了一张去雅库茨克的机票。

 

他要从校园暂时消失一段时间了。

但应该来得及。

 

19

3月末的俄罗斯,克里米亚、索契已经近乎是阳光明媚的夏季,而莫斯科和圣彼得堡虽然依旧阴冷,但白天气温会维持在十度左右;中部的新西伯利亚则完全不用考虑,那里一个季的积雪刚刚融化干净,只有雅库茨克,冬天还没有过去,气温还是零下。

 

虽然雅库茨克的遥远也是出名的,它离莫斯科有6个时区。两个世纪以前,从莫斯科到雅库茨克要花费3个多月,但他在21世纪,现在搭乘老式的图波列夫飞机只需6个小时。

 

如果他运气够好的话,赶上一场冷空气,那么还能遇见最后一场雪花。

 

20

或者说他就是为了极冷之地的冰晶而去的。

 

陀思靠在飞机窗口无所事事听着音乐等待起飞,他当然知道怎么保存雪花。不仅仅是借鉴莱纳德的那片聚乙烯醇缩醛树脂保存的雪花片。他要用粘合剂拼凑冰晶,也许可以组成一个字母,再用环氧树脂永久封存塑化成水滴或者星星的样子。

 

然后穿洞做成一个项链,或者胸饰,或者是发圈……但果戈里的发圈三两天就换,果戈里总是丢三落四的。

 

21

这么一想他好像不用跑那么远,直接用树脂封存鲜花也很不错,永远鲜活,永不凋零。

但他总觉得差点什么。

 

"有什么不好,反正重要的并不是那些,而是最后一个。"陀思突然想起涩泽在自己否决他的陨石坑方案后,用看透一切的讥讽表情对着他开嘲。

 

真好笑,他要是看透一切,为什么还不能明白自己在执着什么。

 

陀思嗤笑哼出鼻音,花的事情解决了,还有接下来的问题,他闭上眼睛靠上窗边思考,圣彼得堡的风被机窗阻拦在外,只卷起树叶寥寥,但仍有阳光淡淡透过玻璃打在他的侧脸,想给他以世界的温度。

 

可惜陀思想着他的星星和月亮,然后靠着窗边睡着了。

 

22

制作树脂饰品比想象中还要麻烦,先不说冰晶保存的温度问题,为了摆成他想要的那个字母g就格外地费时费力,而且还有环氧树脂透明度的固化问题。

 

但索性最后的成果还不错,水滴状树脂冰晶在光照下熠熠生辉,他看着里面的白色晶体莫名想到:

真不愧是理科生的浪漫。

 

23

别再只是陶醉了自己。

 

24

那又有什么关系,但凡他敢尝试的,都是势在必得的。

 

25

陀思打开手机看了眼来自他挚友的99+短消息,兀地笑出来。

 

陀思专注的时候一向不为外界所扰,不打招呼暗自出逃,几天不看通讯录,他猜果戈里一定是急了才会如此话痨。

 

现在是雅库茨克3月29号晚九点,现在坐飞机回去,路上睡一觉,之后加班加点的话应该还来得及布置星星。

 

他们很快就会见面。

 

25

但花费的时间仍比他预计的要久一点,他高估自己的体力了。陀思叹口气转动钥匙打开锁,进入宿舍前,他看了一眼时间。

 

是3月31日晚上十一点二十八分,离果戈里生日仅有半个小时。

 

26

进去的时候果戈里蒙着被子躺在他的床上,真奇妙对吧,现在那张床上可没有他。陀思偏头看看自己被子里鼓起来的包,心想果戈里大概真的很喜欢他的床,也许下次可以交换床铺。

 

"费佳?"他听到他的挚友这么叫他。

"嗯,我在。"于是陀思走过去,坐在床边摁亮了一边的台灯。

 

26

"明天是我的生日……"果戈里从被子里探出头,虽然现在很晚了,但他并没有睡觉,他隐约感觉自己能等到他的朋友,事实上他确实等到了。

 

"准确来说还有三十二分钟,啊,现在是三十一。"陀思点头。

 

"您还记得——那就没问题啦!那么、您去哪里了,有遇到什么有趣的事么,有趣到让您都没有空回我的消息!还有,这两天西格玛那个混蛋…我跟你说啊…"像是突然打开了话匣子,果戈里从床上爬起来抓着他讲话。

 

他大概确实是憋得太久了,陀思温和地看着果戈里,有一搭没一搭得听他讲话,最后在指针轻轻敲击发出细微啪嗒声的时候,终于没忍住打断,他很乐意聆听,不过他还想带他去一个地方,"很抱歉尼古莱——"

 

被打断发言的果戈里吐舌皱眉,这是理所当然的,陀思以前不会打断他讲话,他还没讲完呢!但说不定是费佳想跟他分享趣闻呢,所以他还是朗声:"是的,我在!"

 

"虽然很突兀,你要跟我逃学么,就现在。"

 

27

他看到他的眼睛亮起来,辉辉霁月,灼灼骄阳。

 

他知道他会答应的。

 

28

果戈里蹬上鞋子披上外套就往外冲。一路小跑从四楼冲到了宿舍大门,他看着宿舍围墙摩拳擦掌跃跃欲试。

 

他就要逃学——逃离这个夜晚禁锢他的,像笼子一样把这里锁起来的地方。

 

而且和费佳一起!

 

他准备好了,他搓搓手心,他现在只需要一个助跑就能翻过那个两米多高的围墙。

他回头看向他的费佳,现在万事俱备只需要挚友再给他一个眼神,他就能完成信仰之跃!

 

29

然后他看到陀思在门前朝他招手,推开大门邀请他走过去。

 

唔……是啊,费佳怎么可能会有翻墙那种体能呢(但这绝不是嘲讽)。果戈里立马放弃,朝人跑过去然后趁机握住手,跟着一起光明正大从正门走出去。

 

你看,他的挚友真的特别棒,甚至还会撬锁!

 

30

他脸上写满了这个表情。

 

(但这并不是什么值得炫耀的技能。)

 

陀思瞥了眼果戈里把人心思猜的八九不离十,回头把锁重新别好,碰到人握过来的手,顿了一下反手握住,虽然临近四月,但莫斯科四月的夜依然有点凉。

 

两个人牵手确实会暖和一点。

 

陀思想了想,把脖子上的围巾解下来给他戴上了。

 

31

结果果戈里只是撇嘴凑过来,自己留了一半,把另一半给他围上了。

 

陀思哈了口气,静默瞧着人调整了围巾并不抗拒。

果戈里总是这样。

 

32

想去的地方离这里并不远,只是有点偏僻,走路二十分钟就能到,但他们俩围着一个毛巾,而陀思有意卡点,他们最后到达目的地的时候,刚好是十一点五十九分。

 

他们停在一个废旧教堂面前,建筑表皮一半脱落破坏,一半缠绕了碧绿地藤蔓,生与旧的景象碰撞交融,在月半冷光渲染下看起来甚至还有点阴森。

 

但是教堂的门确很干净,不如说像是重新翻修过,有一张卡片挂在门口的风铃下,随着风的吹动叮铃作响,果戈里疑惑上前抓住了卡片,他这才发现这是一张塔罗牌,是正位的XⅦ的星星。

 

33

果戈里投向陀思的目光布满,而后者则颔首示意他就这样开门。

 

果戈里突然懂了什么。

于是他拉下卡片。

34

叮咚作响的风铃掩盖了机关运转的声音,木门向两侧打开,里面是一片漆黑。

空气里隐约有引线点燃的味道。

 

紧接着有一束烟火在教堂的穹顶之下炸开,那是陀思改良的低空焰火——像是点亮天边的序曲,无尽黑暗中突然有万点星光幽幽引燃熠熠闪亮于其间。

 

这来自空气升温点燃的磷火,穹顶的帷幕落下,磷火与提前布置好的荧光石交相辉映,利用提前放好的玻璃与镜面反光最终化作了这场漫天星海,流光溢彩。

 

果戈里往前走了两步,仰望这星瀚璀璨,然后他很快就发现有哪里不对,他根本不需要仰望——他正处在这星辰之间。

 

因为陀思把镜子贴在地面制造出空间错觉,此刻他不是星辰,但他确实融入了这碧天星河。

 

35

"The star."

星星。

 

36

"费佳!"果戈里转头看向他,眸中璀璨辉映灯火。

陀思只是看着他轻轻一笑,然后拉下了门侧被鱼线绑着的提前编好的花环。

 

"and the flower."

 

37

鱼线崩断,穹顶之上,四个布袋里的鲜花骤然解放,无数鲜嫩花瓣化作落雨从穹顶飘下。

 

果戈里有一瞬间感觉自己身处于《埃拉加巴卢斯的玫瑰》的那幅油画,场景是如此绚烂而迷幻。

 

他望向陀思,眼里是光,是惊喜,也是埋怨:"您明明只要把手里的花环给我就够啦。"

 

37

他在埋怨自己为了准备这些离开得太久。

 

陀思展颜,从花环枝叶处取出那枚树脂项链,"那真是不好意思,不过关于花真正的礼物是来自俄罗斯冰城春天最后一场雪落凝成的永不变质的冰晶。"

 

38

果戈里捧着项链,透着亮隔着树脂去欣赏其所包含的雪落的鎏光。他看到字母g,这是独属于他的雪花。

 

当然,他还没有忘记,"还有月亮——"

 

像是他之前提过的那样,"还有月亮,费佳!"

 

39

"是的,还有月亮。"陀思看着那双熠熠发光是眼睛,把花环戴到他头上,牵着他的手来到教堂的神父台。

 

理所当然的一张逆位月亮插在神父台的黑匣子上,塔罗牌。

 

"the moon。"

 

40

陀思摊手示意,而果戈里知道该怎么做,他抽下卡片。

 

齿轮运作,贝多芬的《月光》从黑匣子里奏响。

 

这是个音乐盒。

 

39

"我本来应该给你更好的,"说这话的时候陀思解开了一直包裹他们俩的围巾,在果戈里反驳前举手打断,后退一步靠上了教堂的神父台,他注意到围巾长长的一端顺着果戈里脖子耷拉垂下,凝视着果戈里的眼神温和又平静。有莹莹冷焰随着他说话鼻息飘荡,使得他看上去比平时还要冷一些。

"但是月亮是我的。"

 

40

这实在是一句意味不明的话。

 

可是果戈里听懂了。

 

他应该怎么做?

 

41

就像一个解谜游戏。

可果戈里最不怕最喜欢的环节就是解谜游戏,首先目光搜寻——他早就看到音乐盒下面压着的那张卡片,但只露出一角,他原本不确定是什么。

 

但是他可以挪开音乐盒——于是他看到一对受过宗教洗礼的成年情侣,在天使的祝福中,在发光发亮的太阳下,他们彼此承诺着对爱情最忠贞的誓言。

 

那是塔罗牌第Ⅵ号:恋人。

 

42

但在被立起来观察之前,牌位顺逆无差。

 

他明白,这是陀思在把选择权交给他。

 

42

"您还记得吧,我说过的,月亮之后的,我说了我还想要一样东西。"果戈里看了看塔罗牌,又把目光投向他的费佳。

 

"是的,尼古莱。"陀思颔首微笑,不如说他一直在等这个,"我当然记得。"

 

想要花,想要星星,还想要月亮,最想要的,是费佳的亲吻——陀思的记性很好,事实上他一直被这个所困扰。

他一直试图向挚友阐述一些事情,比如说亲吻的含义——这并不仅仅只包括睡前亲吻额头的晚安吻。

 

43

"那么我要做一件突破这世间极致自由的禁锢,打破所有关于爱情与欲望的偏见——"

 

他要做最自由的飞鸟,他要成为草原的蒲公英,他本是碧海深邃最难解的谜题——只是陀思破解了他留下的摩斯密码,还留下了信息,那么为什么不能顺着线索往回。

 

果戈里看着陀思,然后在人微笑的目光中,把恋人牌一撕两半。

 

44

这里没有天使的祝福,

也没有发光发热的太阳。

就像牌面祝福的是男女情侣,

不是他和他的费佳。

 

所以他不要那样的神明。

 

45

但是这里有星星。

这里有月光。

这里还有鲜花。

 

他们踩着漫天星河,鎏鎏灼光,但果戈里从来没有忘记,即使破败,这里也是教堂。

 

他们甚至正站在本应由神父主持的礼台。

 

46

跨越身份性别超越精神层面本身,

这里只有他们俩。

 

47

他扔掉撕碎的塔罗牌,

 

他扑向他的月亮。

】转学生(下) #文豪 # # #西 #
,比如说,现在马上拿着你的课本去旁边成为的新同桌!" "滚蛋。"西低声咒骂。 然后就看着在老师的安排下成功成为了的新同桌。   "西是笨蛋!"气急了,直到过道的...
】转学生(上) #文豪 # # # #
可以叫我尼古莱。我们之前只是在讨论坏掉的饭团——你知道超市偶尔也会有变质的饭团对吧,那可太糟糕了!" 西看着自己的发小睁着眼睛胡扯。啧啧感慨这小子胡搅蛮缠的能力。   但是只是静...
与鼠 #文豪 # # # #冈察洛 #普希金
。 ‌如何清理仓鼠的臭臭,在线等,挺急的。 12 ‌好麻烦,能直接干掉么 13 答案当然是不能。 凝视着笼子的球状小生物,眼神阴郁而深沉,堂堂七尺男儿,,面对如此严酷之挑战,难道会...
】冈察洛不外借 #文豪 # # #冈察洛
原作者:乔柯黎   微向小段子#   某天君看书的时候,突然向旁边的冈察洛搭话:哦,我突然想到,今天问我借你帮切桃子。 理所当然的,正在帮剥葡萄的冈察洛只是听到了的名字...
】只是碰杯 #文豪 # #
刚获得魔法的雪宝,明明是个雪人为什么可以跑去火炉前跳舞!   跳,费佳,这样说,这里很温暖,你应该跟我跳舞。又重复了一遍。   但只是迎着火的光亮,静默翻过下一页——歪着头...
文豪乙女向】是个感染者 ● 男神×你●太宰治●中原中也●芥川之介●中岛敦●●梦久作
*ooc注意!!! *不喜勿看,禁止ky!!! *总写崩了。。。额。。慎入(比还难掌握性格的男人) *走起↓   太宰(体表有大面积结晶分布,融合率14%)   你一开始的时候并不知道是个...
【文乙女】当他们体验分娩阵痛机②● 文豪乙女向●芥川之介●森鸥外●●福谕吉● 同人
你家的饭团整天坐在电脑前,不知道在捣鼓啥,你也看不懂,你听姐妹们说了这件事,你决定让你家饭团也去体验一下。 在你的软磨硬泡和数次腰的离家出走下,你家饭团终于答应了。 你看着身边的费佳苍白...
【综漫乙女】当你和告别● 文豪乙女向●太宰治●中原中也●江户川乱步●● 火影乙女向● 鸣人● 佐助
不少。     “费佳费佳,我明天要去集训了,你会不会我啊——”你拉长了声音喊着,你家先生得知你明天要去集训后,没什么反应,依然专心在电脑前敲敲打打。 你不满地嘟着嘴从床上爬起,一...
太】我个称呼怎么样? #文豪太宰治 #
个称呼我啦~!” “啊,我还以为这个问题揭过去了呢。”轻笑,“就叫太宰君不行吗?称呼不过是一个无意义的名词而已,在这种问题上纠结可不是我们的作风。” “话是这么说啦…不过重点似乎偏离了...
【文乙女】当你遇到变态跟踪狂● 文豪乙女向●太宰治●中原中也●中岛敦●芥川之介●●森鸥外● 同人
,不断期待着你的神明——能出现在你面前,救你于水火中。 就在身后的脚步声越来越近时,的声音在你身后响起,“你的灵魂真是肮脏啊,你对我的小姐做什么呢?跟踪狂先生。要知道罪与罚是一对好朋友...
【文乙女】当你们有了孩子☆日常小甜饼● 文豪乙女向●中原中也●太宰治●江户川乱步●● 同人
你最爱谁?!” “额..........”你无语凝噎   手心手背都是肉啊,没办法选择ㄟ( ▔, ▔ )ㄏ       “麻麻,明天我出去玩”你的女儿眨巴着紫色的大...
文豪乙女向】赤花症 ● 男神×你●太宰治●中原中也●芥川之介●中岛敦●
  “好.......”   眼睛开出的花被眼泪打湿了。   ~~~   中也   被恨多简单的事啊,背叛不就好了,你也确实这么做了,自私的活着?或者逃离?大概吧,你也不知道抱着什么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