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球乙女】请不要轻易离开 #volleyball romance #排球少年乙女向 #佐久早圣臣

sodasinei 2021-07-18

原作者:巷尾梧桐

 

佐久早单人向,关于身强体壮的厌世少年和热爱生活的病弱少女,ooc致歉

 

啧,看着窗外阴沉的天空,佐久早圣臣皱起了眉,下雨天意味着四处飞溅的水滴和混合着尘土的泥浆,回家又要把鞋子再洗一遍,真是糟透了。然而更糟的是,有一个傻瓜多半没有带伞。

果然,等他慢悠悠地走到教学楼门口,就看到少女将书包顶在头上准备往外面冲。佐久早快步上前,一把抓住女孩的手臂,“又想感冒吗?”,语气里混杂着怒意和嘲讽,眉头也拧了起来。

“是圣臣啊,正好拜托你顺路送我回家了”,女孩没有理会佐久早不善的语气,非常自然地钻到了他的伞下。

“阿拉不要这么生气啦,会未老先衰的”,少女抬手试图抚平男孩眉间的褶皱。佐久早想躲,奈何伞下的空间有限,眉头皱得更紧了。

“不要做让人讨厌的事情”

“讨厌吗?圣臣,对我?”

“讨厌”

“噗哈哈哈”,少女突然站在原地笑弯了腰,为了不让她淋到雨佐久早只得满脸怒意地一同停下脚步。

等到女孩终于笑完了,拭去眼角的泪水直起身子,她转过身面对着佐久早,直直地望进少年漆黑的眼瞳

“怎么会呢”,少女停顿了一下,“如果讨厌我的话圣臣根本不会做这种多余的事吧~”

 

被动,完全的被动,从认识女孩的第一天佐久早圣臣就这么觉得。这个人自顾自地出现在他的生命里,分享他的时间,带给他本不需要的喧嚣和光明,最可气的是还总是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

最开始是因为邻居家里有年龄相仿的孩子,两家的大人顺势让他们做玩伴,但两个人性格根本就是天差地别,佐久早喜欢坐在晒不到太阳的角落里看绘本,女孩总会在院子里玩,然后抓一些没有意义的生物过来和他分享。根本不想看到,那些沾着尘土脏兮兮的东西。

彼时的佐久早,虽然没有后来那么严重,但是因为父母职业的关系已经有了初级洁癖的表现。他理解不了,把浑身上下搞得脏兮兮的到底有什么开心的。

不过,大概是家教比较好的关系,女孩倒也没有真正触怒过佐久早,两个人一直相安无事地维持着单方面的主动关系。时间久了,就算依然不怎么做出回应,佐久早倒也习惯了身边有这样一个有些吵闹但是始终笑的很灿烂的伙伴。

 

变化大概是在小学六年级的时候,佐久早在排球上早已显示出了绝对的天赋,柔软的关节、出色的球感以及优越的体质,为他从俱乐部的前辈那里抢来了一个首发的位置。

不过,太过耀眼的强者总会引来善妒的小人,某天回家的路上,那位败者带着一众狐朋狗友挡住了佐久早的去路。男孩从来不是会随便低头的人,尤其他也根本没做错什么,然而语带嘲讽的结果就是被狠狠揍了一顿。那个年纪两三岁的年龄差意味着绝对的体型压制,到最后佐久早痛得实在说不出话了,才堪堪被放过。在离开前,为首者一把将男孩的脑袋按到了路边的水塘里,那天也下着雨,雨水融化了附近施工留下的泥土,“你不是最要干净了吗?”,嘲讽的声音混合着恶心的味道和触感,佐久早至今都记得。

作恶者放声笑着离开了,留下他在原地努力撑着红肿的手臂一点一点爬起来。脏,太脏了,痛觉倒是其次,身上这种无法摆脱的气味和触感才真正让他痛苦。心理上的屈辱和身体上的折磨使男孩咬紧了牙关。得找个地方清理一下,然后想一个可以瞒过父母的说辞,担心、怜悯这种他都不需要。

佐久早坐在原地缓和着呼吸,却听见远处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抬眼,他看到女孩向他跑来,好不容易留长的黑发湿漉漉地垂在肩头。虽然是一脸惊恐的表情,可是女孩还是蹲在了他的面前,掏出手绢帮他一点一点擦去脸上的污垢。看着布面上好看的刺绣渐渐被棕黑色侵染,佐久早才反应过来女孩前两天和他说过,这块手帕是奶奶亲手做的,她很喜欢。

佐久早没来由的想哭,他把这种情绪归咎于疼痛引起的生理反应,他决定,只要女孩说一句可怜他的话,他就立刻跑开,让他做这种被人怜悯的弱小角色不如让他去死。

可是从出现到最后支撑着他回到家里,女孩都什么也没有说,不知道是不是他们两个之间长年累月的默契,女孩没有试图去撕开佐久早尽全力维持的平静和最后的自尊,而是给了他这份可以躲藏进自我世界的安宁。

但是,女孩一直在哭,她无声地任凭眼泪滚落,就连天上掉下的雨水也遮掩不住。佐久早觉得哭笑不得,拜托他这个受害者都没有落泪好吗?

不过,她确实一直很喜欢哭,而且还都是因为一些莫名其妙的原因,电影老套的桥段、结局悲惨的故事、电视上受灾的居民或是吃不上饭的贫苦人民,甚至是去山里觉得景色太美好都能红了眼眶,这些到底有什么好哭的呢?除了关注潜在的敌人,从来不会把注意力多分给别人的佐久早无法理解,大概是因为情感太泛滥了吧,他这样回想着,明明躺在病床上动弹不得的时候还一直在笑。

虽然笑得比哭还难看。

 

那天归家之后,佐久早用从楼梯滚落路上又摔进泥坑为由搪塞了父母,据说女孩是因为约定了一起看书但他迟迟没有回来才出去找他的,佐久早庆幸女孩没有多嘴。

不过第二天到学校他发现女孩没有来,回家之后听说是淋雨之后发烧了。虽然有小小纠结一下要不要去探望,可是丢脸的样子被对方尽收眼底的羞耻和不想被感染的小心思让他安心地留在了家里。

可是第二天、第三天……整整一个星期过去女孩都没有来,父母最近加班很忙他也不好意思拜托去问。虽然知道对方身体很弱,生病跑医院是常有的事,可是淋个雨休息一礼拜也太夸张了吧。

佐久早终于有些憋不住了,他去摁响了隔壁的门铃。女孩的母亲看起来是准备出门的样子,询问之下才知道原来不是单纯的感冒,女孩因为肺炎住进了医院。

头一次,佐久早有了失魂落魄的感觉。不对,是她擅自要来管的,他可没有求过谁,男孩试图说服自己,可是内疚感始终烧灼着他的心。最后佐久早放弃了,他知道再怎么在心中辩解也没有用,那日的大雨中她是为他而来的,容易想太多又消极的男孩已经开始思考,如果女孩有什么三长两短他一定会永远被后悔裹挟。默默地,他翻出女孩留在他房间的手工材料,开始叠她喜欢的小星星,祈祷女孩能快一点好起来。

虽然从小接受的现实教育让他知道这样做没有实际意义,到最后他也不会把这些星星送出去。可他还是这样做了,连他自己都无法理解。

 

然而,事与愿违,在入院一周持续高烧不退后,医生推翻了原来的诊断,真正出问题的是女孩的心脏,表层的肺炎掩盖了被病毒侵袭的人类中枢,夺去了女孩的生气。女孩的父母去学校办理休学手续,佐久早看到了他们,却下意识地避开不想被发现。明明平时女孩来找他的时候总会嫌烦,可是这下终于收获了一直梦想的安静时,他却又觉得无比烦躁。

快一点,拜托你快一点好起来,佐久早的眉头又拧在了一起,可惜那个会笑着为他抚平褶皱的人不在身边。

女孩住院半个月左右的时候佐久早去医院探视过,看到他的到来对方很惊喜,可是因为医生的关照只能维持着静养的姿势。为了保障身体的营养供给,女孩心爱的长发被剪去了,因为本来就是过敏性体质的关系,又不能给脆弱的免疫系统添乱,本就狭窄的食谱上这下根本就不剩下什么了。

女孩每天的日子都是打吊瓶、吸氧、做检测,为了不给憔悴而肿大的心脏增加负担,活动被降低到最小程度。明明是平时雨天不能出去玩都要闹别扭的好动性格,被这样禁足倒没有哭。

“没有办法啊,医生说为了快点好起来只能这样”,女孩笑弯了眼,“想要尽快回去和圣臣一起玩要好好听话才行”

佐久早摸了摸女孩因为药液流动而冰冷的手,突然觉得这个笑容有点刺眼,他伸手敲了一下对方的脑袋。

“别笑了,真难看”

 

又过了一周左右,再去探病时佐久早送了女孩一个亲手做的蝴蝶发夹,但面上说是用零花钱买的。

“再忍耐一下,出院了又可以像蝴蝶一样四处乱飘了”

但其实佐久早知道,哪怕病好了女孩也不能像其他同龄人一样放宽了心地去玩耍,先不说这个病需要长期的修养才能不留下后遗症,女孩本来就虚弱的身体使她的父母无时无刻不在关注着她的行动,在院子里玩就已经是极限了。

“嗯!医生说我恢复的很好”,女孩的笑容还是没有变,“圣臣,如果我下月初可以出院的话,今年的夏日祭一起去看烟花好不好?”

“夏日祭?人那么多”

“果然还是不行吗……”,女孩有些委屈地撇撇嘴

没办法,佐久早有些无奈地叹了口气,“如果你好了的话,就一起去”

“真的吗”,女孩的眼神瞬间亮了起来,“拉钩哦~”

虽然觉得很幼稚,可是佐久早还是顺从着女孩的动作。只要你能好起来,怎么样都可以。

然而最后期望还是落空了,为了出院做准备的大检查找出了其他隐藏的问题。蝉鸣此起彼伏的夏天到了,可是女孩还是只能躺在病床上。

佐久早最后还是没有去夏日祭,但是难得的,他打开了房间的窗户,趴在窗台看着夜空中的漫天花火,明明最讨厌人群了,可他此刻却真的很想牵着女孩的手被汹涌的人潮包围。

 

到了七月底,女孩终于出院了,而等回到学校已经是十一月。好在女孩脑子不错,修养期间也尽量没有落下课业,最后两个人顺利地考到了同一所学校,一直到现在也长久地维持着孽缘。

说实话佐久早很讨厌女孩的生活态度,每回看到她大汗淋漓地跑回来对着空调吹就心惊肉跳,也理解不了女孩对雨水、海浪和自然的热情。他讨厌所有会带来疾病和风险的因素,好好地活下去比什么都重要。

明明不管多苦的药、多痛的治疗都能照单全收,为什么就不能在日常生活中再更小心谨慎一点呢?执着于那些“普通人都可以做”的无聊行为有什么意义呢?每次看到女孩在细雨中收起伞望向天空,或是在大雪天里玩得满脸通红,佐久早就觉得烦躁。

他随时随地带着清洁品和口罩试图把风险隔绝在两个人之外,可是她为什么要一次次不死心地去做这些奇怪的事呢?一回忆起女孩躺在病房里虚弱的样子,佐久早就感觉心脏被成群的小虫蚕食一样难以忍受。

其实对于他来说,没有朋友或者没人说话都不是什么问题,他可以完美地活在自己的世界里,时刻绷紧神经提防着来自外界的侵扰和可能的潜在对手让他感到安心。他习惯用黑暗包裹住自己,距离和疏远让他拥有安全感。

然而,女孩就这样唐突地出现了,没有收到邀请,却擅自在他的保护层上开了一个小洞,然后走了进来。她没有强迫佐久早褪去笼罩着自己的阴影,而是大大咧咧地住下,在里面点起了一盏灯,连带着她钻开的那个洞里穿透过来的阳光,照亮了他的世界。一开始的他只觉得刺眼难耐,然而估计要怪罪习惯的力量,如果告诉佐久早有一天女孩会先他一步离开,那么他一定不会容许这样的事情发生。

女孩总觉得他太过消极又大惊小怪,行为模式让普通人难以理解,虽然确实体质比寻常人差上很多,可也绝不是随时随地会死掉的程度。然而对于佐久早来说,他不在乎别人惊异的眼神,只有完全杜绝一切风险和意外才有短暂喘息的片刻,绝对不存在反应过度或是大惊小怪一说。

一直在黑暗里可能不会觉得,然而一旦触碰到了光明,黑暗就变成了不能忍受的东西。

既然是你擅自闯进来的,那么就别怪他不许你再离开了。

 

所以现在,面对着再次淋得湿透的女孩,佐久早的理智在奔溃的边缘徘徊。女孩好像没有注意到他面无表情下的暗流涌动,笑得没心没肺地说洗个热水澡就好了,不会有事的。

可能就是这句话正中红心,佐久早一把抓住女孩的手将她推进浴室,拿起莲蓬头打开热水就对着她身上浇。

“圣臣!!你在干什么?!”,被佐久早突然的行动吓到的女孩又惊又怒,一边抹着因为进水而疼痛的眼睛一边质问

“你说的,冲个热水澡就好了”

可能是因为少年的声音太过平静,没有嘲讽没有轻蔑没有慵懒,仿佛把所有的情绪都掩藏了起来,少女意识到有哪里不对,便抬起头来直视着那双熟悉的黑色眼瞳。

佐久早蹲下身,端详着少女,此刻的女孩不可谓不狼狈,水珠从头顶滚落,头发湿漉漉地贴在一起,校服衬衫变成透明色黏在身上,脸上满是惊讶与茫然。

“你为什么,总要做这种事”,像是从牙缝里一字一顿挤出来的一样,少年托起女孩的下巴,“淋雨,生病,让我害怕,这样很好玩吗?”

语闭,佐久早一口咬上了女孩的嘴唇,没有管对方的挣扎,任凭血腥味在口腔里扩散。

“很痛吗?每次你去医院的时候,我都会这样觉得痛”,佐久早冷冷地看着捂住嘴眼泪打转的女孩,“明明我所有该做的防护都做了,可还是因为你莫名其妙地难受,这些都是你的错。”

他突然伸出手,把女孩揽进了怀里,“你先离开这种事,我绝对不允许”

大概是终于体会到他恐吓语气下掩藏的害怕,女孩也抬起双臂勾住了少年的脖颈。

“不会的,圣臣,我不会先离开你的”,少女的语气又染上了哭腔,“我啊,只是想做所有同龄人可以做的事情,所有疯狂的,可以留下回忆的事情”,在少年的耳边,女孩继续诉说着从未提过的心愿,“虽然没有资本像其他人那样挥霍身体,可我还是想要去好好体会,山川风月、雨雪海浪,所有美好的东西我都想用自身去触碰去理解”

女孩把头抬起,笑得很豁达,“我不知道自己能活多久,所以想要有限的生命不留遗憾”

“圣臣,你每天关在房间里是你自己选的,而以前我只能禁足是被迫的。人永远都会渴望自己得不到的东西,所以现在身体好一些了,我不想再被禁锢了”

兴许就像佐久早无法理解少女的行动模式一样,少女也无法理解他随时随地体会到的死亡威胁,但是,“但是,我绝对不会先离开你。你尽管放心,就算是为了和你一起看到更多的景色,我也不会轻易地死掉”

看着佐久早表情有松动的迹象,女孩继续道,“圣臣,从第一次见面开始就是,我想和你分享,所有我眼中美好的快乐的事情,或许你觉得无所谓,可是你一个人坐在那里很孤单的样子,我不想再看见了”

哪怕总是一脸不情愿的样子,我也想牵着你的手站在阳光下。

“随便你吧”,大概是妥协了,佐久早叹了口气,抬脚往外走,“快点洗澡,不然又要感冒了”

“阿拉,圣臣身上也湿了,不一起吗”,女孩笑得奸诈。

佐久早步伐一滞,转身挑眉,真就抬手解开了第一颗扣子。

“我开玩笑的!我真的开玩笑!佐久早大人,佐久早大神,麻烦你现在出去!!”

 

两个人一起走下去,大概是不需要完全的理解和一致的,毕竟人的本性千奇百怪。

那个身体健康却始终消极的厌世少年,会依旧用严防死守的态度保护心爱的女孩。

而那个体弱多病却始终热爱生命的少女,也依然会努力在男孩的世界里点亮光明。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这篇里有好多是亲身经历,只有躺在病床上的时候才能理解可以随心所欲地跑跑跳跳是多么快乐的事情,所以大家一定要保重身体,最近不要轻易出门,出门也要戴口罩

虽然但是,我真的好想出去玩orz

排球——Romance on Campus ● 排球少年● 昼神幸郎● 宫侑● 黑尾铁朗
原作者:悄悄乱写   排球——Romance on Campus【/昼神/宫侑/黑尾】 预警:今年实属不寻常,连带着毕业季都严阵以待,只能一切从简,在离校前写点校园故事吧。用到了一丢丢歌词...
排球少年】Surprise? #volleyball romance #岩泉一 #影山飞雄 #
,就低头封住了你未出口的话语。这一刻你感受到了男友全身散发出来的侵略性,大脑也渐渐因为空气不足而开始混沌起来。好像,有点不妙啊……   门外的行李箱:喂有人理我一下吗?   ##   高中毕业...
排球——Play It Cool ● 排球少年● 宫侑● 黑尾铁朗● 木兔光太郎● 赤苇京治●
原作者:悄悄乱写   排球——Play It Cool【宫侑/黑尾/木兔/赤苇/】 预警:总有某些男人or男孩某些时候故作镇定,有私设,第二人称,有长有短,OOC致歉。     1.(隔壁...
排球——开车ing ● 排球少年● 木兔光太郎● 牛岛若利● 赤苇京治● 及川彻● 岩泉一● 黑尾铁朗● ● 宫侑
原作者:悄悄乱写   排球——开车ing【木兔/牛岛/赤苇/及川/岩泉/黑尾//宫侑】 预警:字面本意字面本意字面本意,成年后一同自驾游的场面,统一前提是你们都有驾照。又是一个在家太想...
排球——所谓靠衣装(His version)(男士们) ● 排球少年● 赤苇京治● 木兔光太郎● 及川彻● 黑尾铁朗●
原作者:悄悄乱写   排球——所谓靠衣装(His version)【赤苇/木兔/及川/黑尾/】 预警:是再一次与平时穿着style不同的反差场面,之前写过妹纸的,这回来写写男士们。排球男孩...
排球——唠叨 ● 排球少年● 及川彻● 木兔光太郎● 宫侑● 牛岛若利● ● 黑尾铁朗
原作者:悄悄乱写   排球——唠叨【及川/木兔/宫侑/牛岛//黑尾】 预警:尝试描述的是你们相处时的话语模式(面对面谈话、隔屏幕发消息等),皆以交往中为前提,有私设,第二人称,有长有短...
排球】现任男友获取方式 #排球少年 #日翔阳 #宫侑 #
依旧死缠烂打加上了他的联系方式。   【】   这是你们孽缘的开始,那人好像对你这类死缠烂打类型没有办法,在那之后你们硬是见了好几次面。   然后,然后在一个无菌的房间内被表白了。   【啊...
排球少年】戳脸颊示意 #日翔阳 # #菅原孝支
下来,菅原轻轻在你耳边吐气:“我想起来了,有些事情,在被窝也能做。”      “改变主意喽,就跟你说的一起睡♂一♂整♂天♂吧~”      菅原孝支:真是美好的一天呢(满足)     ...
排球少年】不同好感度的亲抱举 #赤苇京治 # #菅原孝支
。      “前辈…?”      “不要愣着啦,赶快收拾好一起回家~”菅原将排球塞进你怀里,笑得灿烂。      “还是说,你还想要亲亲?”     好感度:5%      “……我为什么要抱你啊...
排球少年】井闼山记事簿 # #古森元也 #饭纲掌
钥匙,腿不酸气不喘地提着箱子一口气上到五楼。 然后看到了宛若雕像般一动不动地屹立在寝室门口的。   2 古森有些疑惑地看了看海带头少年,秉承着良好的第一印象是交友第一步的人生准则,他非常欢快...
排球】肆无忌惮 #排球少年
原作者:巷尾梧桐   第二人称,被偏爱的总是有恃无恐,那些肆意撒娇的场合,ooc致歉 #黑尾铁朗 #岩泉一 # #木兔光太郎 #星海光来 #volleyball romance...
排球少年】怀孕了 # #日翔阳 #赤苇京治
原作者:Azusa   #第二人称、撞梗致歉 #私设OOC文笔差预防针(*´・v・) #/日/赤苇          大部分时间都是一副高冷、不好接近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