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球乙女】事不过三 #排球少年乙女向 #及川彻

sodasinei 2021-07-18

原作者:巷尾梧桐

 

及川单人向,关于讨厌天才的少年和厌è这个头衔的少/女,以及大王者的三次告白

女主有姓名,ooc致歉

 

在下定决心告诉秋山唯自己高中毕业后就会去阿根廷时,及川是忐忑的。18岁、异地恋、无fǎ确定的未来,哪点来看这段感情都岌岌可危,他甚至连女孩提分手的挽留说辞都想了一遍。

然而,在说出自己的决定后,少/女只是哦了一声,表情丝毫没有变化。

“小唯你都不惊讶一下的吗?之后及川先生就要走咯?隔着12小时的时差和一整个太平洋诶!!”少年张牙舞爪地寻/求关注。

“声音太大了,”秋山抬手敲了一下及川的脑袋

“好/痛!”

少/女看着一脸委屈的恋人无奈地叹了口气,“你当我是洒/子吗?早就看出来了,心理准备也已经做完一轮了,就等着你开口”

“这样啊……”,及川撇撇嘴

“与其在这里和我撒/娇,你的西语没问题了吗?”

“不如说哪里都是问题”

“那还不快点去学,有不懂的可以来问我”,女孩的目光从面前的书上抬起,带着不容置喙的意味

“从以前就想说了,小唯你真的好酷哦”,不管是对他的决定的接受程度,还是行动力,都太酷了一点

女孩挑/起了半边柳眉,“事到如今还这么说,我不是从来都是我们中间更帅气的那个吗?”

“哪有!明明及川先生也很……”

“你确定?”,女孩的眼神里满是嘲讽

“当然!我明明也有……"

少年及川彻陷入了沉思

 

第一次见面是在高一刚开学不久,虽然是新组成的班级,但是男孩子们的友谊一向来得很快。这天午休,及川被抽中要向走出教室后遇到的第一个女生表白。在一片哄笑声中,他非常从容地走了出去,说实话,如果是他喜欢的类型,及川不介意开始一段新的恋情,而如果不是,那么妥帖的道歉也不会产生什么麻烦,他向来很擅长这种。

于是,来到班级门口的及川就遇到了隔壁顺路出来倒垃/圾的秋山唯。

造型ok,仪态ok,笑容也ok,及川带着十足的自信站到了少/女面前。

“你好,虽然第一次见面,但是我喜欢你”

“我拒绝”

女孩没有多给他一个眼神,好像目的地的垃/圾管道比及川更有xī引力。

少年瞬间噎住,虽然被sǐ缠烂打很讨厌,但是被无视的感觉同样不好,说实话长这么大他还从来没有在异性那里受到过这样的冷遇。

及川望着少/女窈窕的背影,莫名感觉有点火大。

 

下午的社团训练,及川向正好被分在隔壁班的发小说起这件事。

“哦你说秋山啊,她确实挺冷的。而且据说是全中三连坝的剑道女王,大概是天才”,岩泉向来乐得看及川出糗,幸灾乐祸地说着,“你这下是踢到铁板了?”

及川难得没有理会竹马的嘲讽,天才啊,总感觉更火大了。

及川彻讨厌天才,更讨厌天才的惺惺作态,他向来不避讳这点。付出了绝对的努力,可是依然填补不了天赋带来的沟壑,所以他比谁都清楚“努力了不会遗憾”这根本就是一句屁话。就是因为付出了一切依然赢不了,才会这么难过啊。普通人永远及不上天才,而努力的普通人妄图超越努力的天才,那根本就是chī人说梦,毕竟从一开始起点就是不一样的。他早就看透了这项运/动运行的规律,也会嫉妒那些站在他身前、或是紧追在他身后的人。若说为什么他从来不曾放弃,可能是因为他敢说自己对排球的热爱不比任何人少一分一毫。

之后的一段时间,及川经常会偶遇秋山唯,少/女总是冷着张脸,偶尔体育课上一群女生聚在一起聊天打闹,她才会露/出一点笑容。

颜值可以打8.5分,成绩也不错,社团活动更不必说,好像有点无懈可击啊。虽然很è劣,不过越是这样,及川越想看女孩露/出破绽的样子。

 

契机是在暑假前的一个夜晚,及川一如既往地按预先划定的路线夜跑,在归程时却突然发现前面好像发生了纠纷。几个看上去像不良少年的人物围住了一位少/女,因为身高的关系一开始看不到女孩的面容,直到走近了才发现居然是秋山。

一般这种不入liú的搭讪行为,被路人打搅就会结束,而且对方只有三个人,不会有什么大问题。很好,帅气的及川大人该登场了。

及川自信满满地站到女孩身前,“喂,你们几个人……”

然而,没等他话说完,局/势就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他正对面的金发大哥突然倒下,右边的鼻环少年挥拳过来时突然下盘一软直/挺/挺地摔在了地上,只剩下左边的青年嚷嚷着冲过来,而他在倒下前还顺势击中了及川的鼻梁。

“好/痛!”

没等他来得及捂住受伤的部位,右手就突然被抓/住,然后开始被动狂奔。

夏夜,在路上牵手奔跑的少男少/女,还挺青春的呢,如果忽略184的自己是被牵着的那位的话。

不过吐槽归吐槽,及川还是注意到了女孩的手,和以前几任女朋友的都不一样,是和自己一样长着茧的、cū糙的手。等跑到人群聚/集的商店街,女孩才终于停下了脚步,她一把将及川按在路边的椅子上

“别乱跑,我去下/yào店”

“哦,好的”

不对啊,我为什么要这么听她话啊,看着女孩跑走的背影及川觉得有点憋屈。不过一低头,他才发现身上的短袖已经沾上了点点猩红,果然liú鼻xuè了,“这都是什么事啊……”捂着还隐隐作痛的鼻子,及川很无奈。

女孩回来的时候带着一个冰袋和一袋棉球,她把前者放到及川手中,又把后者塞/进了受创的鼻孔里。

“有头晕吗?”,少/女有些清冷的声音响起

“没,没有”,为什么要结巴啊

“那就好”

两个人无言地坐了五分钟,等及川差不多缓过来了,少/女开口道

“我送你回家”

!?反了吧大姐

“你现在这幅样子,如果不解释一下的话父母会以为你去打架了吧?”

“嗯……确实”,但是可以拜托不要用这么有男子汉气概的说辞吗?

“那么可以请你带路了吗?”少/女微微挑眉,有些不耐烦的样子

“哦,可以”,怎么回事啊,这种被全面压/制的感觉是怎么回事啊,及川的内心很奔溃。

一路上很安静,只有闪烁的路灯和飞虫的嗡嗡声,可能是及川想太多,他觉得空气中的尴尬都快具象化了,于是少年忍不住开口

“秋山桑,这么晚了在外面做什么啊?”不好,这种问题做开场白真是太不妙了

“在附近的道场加练,学校的社团时间太短了,”女孩的声音还是没有什么起伏,“以及敬语就不必了”

“这样啊,真是努力呢”

“及川君不也是,刚才是在夜跑吧”

“你知道我的名字啊?”

“你不也知道我的名字?”

好惷,及川觉得自己今天的智商一定是和牛nǎi面包一起被吃掉了。

“不过,没想到秋山打架这么厉害啊,根本不需要我帮忙”

“只是技巧速度和出其不意bà了,真的被对方jǐng戒着的话肯定是不行的,毕竟力量差距悬殊”

“嗯……但也已经很厉害了,”让他显得很多余

 

等到了及川家,听完了事情的前因后果,中年妇/人一下子笑了起来

“哈哈哈哈阿彻,你这是英雄救美不成反被美/女救啊,太丢人了吧哈哈哈哈”

“老/妈!!人家还在诶!!”

及川羞得满脸通红,等他控/诉完看向少/女时,却发现对方转过头用手挡住嘴,但是明显笑弯了眼。

什么嘛,平时为什么那么严肃啊,明明笑起来的时候也很可爱啊,不自觉的这么想着,少年的耳根也连带着红了起来。

“嘛虽然唯酱好像身手很好的样子,不过这么晚了阿彻你还是送人家回去吧”

等及川换好衣服下楼,就收到了来自母qīn的指令

“哦……”为什么这就开始叫名字了啊,该从哪里开始吐槽啊?

 

“麻烦带路”,出了家门,及川对女孩做了个“请”的手势。

少/女走在及川身前两步的位置,乌/黑的长马尾一甩一甩,让他很有上去揪一把的冲动。不行,要冷静,万一惹/毛她打起来还不知道谁赢呢,及川有些无力地想着。

然而没等少年继续感慨自己悲惨的命运,女孩就停下了脚步。

“怎么了?”

“到了”

什么??

少年环顾了下四周,“所以你是说你就住在小岩家隔壁离我家一个路口??”

“啊……不可以吗?”

“不是可不可以的问题啊!?”及川觉得自己在抓狂的边缘徘徊

“及川君……原来是这样整天大起大落的性格吗”

“不是啊!拜托不要用看惷货的眼神看我!!”

 

虽然并非及川的本意,可是自从知道两家住的很近以后,他和秋山唯的接/触就不可避免地多了起来。一般是他夜跑回程的路上会遇到离开道场的女孩,一来二去也就习/惯了顺路送对方回家。

虽然是一直只有吃瘪的份,可是及川觉得吐槽zhēnzhēn见xuè的少/女有点可爱。我怕不是个抖m,这样想着的少年浑身一抖。

大概是注意到了及川的动作,少/女抬眼看向他,“及川君,不要训练过/度了,要注意身/体啊,虚了可不行”

“喂!你说谁虚啊?!还有,我可不想被天天练到这个点的人说!”

不行,会觉得这个人可爱果然是他脑子坏了。

 

这天,及川一如既往经过道场门口,却迟迟没有见少/女出来,有些担心给对方发了个消息,得到的答复却是不用等可以先回去。

总觉得有些不对劲的少年还是和门口的大叔打了个招呼,拜托对方带路。结果就是在偏殿看到了穿着被汗水浸/湿的道服,一个人瘫在角落的女孩。

“喂!你怎么了?”

少年焦急地跑上前,想搀起女孩,对方却摆摆手,示意自己不要紧,起身去取旁边的水瓶,却因为过/度训练双手抖得拧不开瓶盖。

看不过去的及川伸手帮忙,等待女孩补水的过程中,觉得有一股火气从心头窜起。

“我说你啊,不用我提醒这样的行为是拔苗助长吧?”

“抱歉……稍微有点心急,一不小心练过火了”

“所以我不进来的话你就准备在这里瘫一个晚上?”

“等一会应该就能活动了,不好意思”

这种时候倒会笑了,看着女孩脸上恬淡的表情,及川觉得像一拳打在了棉/花上一样,有些无可奈何,他叹了口气

“你明明是天才吧?为什么要这样折磨自己啊?”

少/女却突然顿住了,然后笑着摇了摇头

“及川君啊,我很讨厌被别人说天才呢,你知道一般这样的夸赞之后都会跟一句什么吗?”

“什么?”

“只可惜是个女孩”

少年的身形一下子僵住,糟糕,说错话了。

可是少/女好像没有注意到他一样自顾自地继续说

“我家是剑道大家,从先代/开始就是jǐng/察学校的剑术老/师,每个孩子都会从小开始就与剑为伍。大概论天赋的话我是这一代的孩子里最出sè的,可是无论我再怎么努力,获取再多的优胜,以后我家的道场也不会由我来继承”

少/女抬头望向及川,笑容不无苦涩

“你说是不是很讽刺?我从一开始就被夺去了竞争的资格,天才的头衔又有什么用呢?听起来只是在掩盖我为之付出的努力罢/了。从第一个连冠开始就是,不可以有失误,不可以输,只要有一次赢的不够漂亮,就会被人议论纷纷,‘你看,说得很厉害的样子,也不过如此’”

“如果我是男孩子就好了……”

女孩停下来,用茫然的眼神注视着布满痕迹的掌心,沉默再一次席卷了整个空间。

 

像是憋了一肚子话一样,少年终于忍不住开口了

“男孩子哪里就好了啦,而且,天才明明是赞赏啊”

“不是作为金字塔顶点的人,从一开始就没有被夸天才的机会”

“努力和天才并不冲/突,倒不如说只关注天赋的狭隘看客,就随他们去说好了。我这种努力的普通人还没有叫苦好吗?我也想被称作天才试试看诶!"

“我讨厌天才,也讨厌努力的天才,只可惜我被/迫遇到了蛮多这样的人,如果可以真希望他们不要跑到及川先生面前,超级碍眼”,说到这里少年撅起嘴,紧闭着眼摇了摇头,像是要把什么东西从脑袋里甩出去一样

“但是啊,这些是属于你的天赋,所以没什么好抵触的,好好收下就是了”

“讨厌天才这个称呼什么的,像是在讽刺我这种普通人一样……”

女孩没有接话,只是眼睛一眨一眨地望着他

“喂……说点什么啊”

“及川君……真的很爱耍小性子啊”

“喂!!太失礼了吧!我在安慰你诶!”

“噗哈哈哈,”少/女突然笑了起来,这次没有掩面也没有转过头,只是放声大笑。及川觉得大概是第一次,女孩在他面前放下了防备。以及,再一次的,他觉得对方笑起来的样子很可爱。

那天晚上是及川背着拖力的少/女回家的,走到一半听见身后传来的均匀的呼xī声,还有呼在脖颈的气息,少年一路从耳根红到了脸颊。

太轻了,及川调整了一下,之后得提醒她好好吃饭才行。

 

时间不咸不淡地过,之后的及川就是被岩泉打击、被秋山打击,在需要做小组作业这两个人凑在一起时接受双重打击。少年觉得,自己好像越来越活成食物链底端的样子了。

高二那年的春高预选,青城还是输给了白鸟泽没能拿到通往全囯的门票。

秋山是在体育馆后门找到及川的,少年正大开着龙头任凭水liú从头顶上方冲下。女孩走上前,关上龙头,再把毛/巾糊到了对方脸上。

少年把织物盖在脸上,坐到了一旁的长椅上

“唯酱你也看到了吧,只要一个那样的天才,就完完全全被打/倒了呢”,像是在叹息一样,“普通人拼了命地翻越高墙,以为终于可以歇一口气时,却发现墙的那一面是同样悬梁刺股的天才,再怎么努力也没有用啊……”

“所以你要停下脚步了吗?”,少/女伸手捧起及川的脸,不给他回避的余地“哪怕是天才,从小就在最好的教练手底下训练,顺利地成为职业选手,可是跟腱、半月板、十字韧带,或是身上/任何一个其他脏器,只要一次伤病就可以把全部的积累打破,让一切重回原点,毕竟人生不如意之事十之八/九,能一帆风顺走到最后的,一只手都数的出来吧?”

“会选择这条路的人很少,能成才的就更少了,普通人会比天才过得更艰难,唯有遇到意外的概率是一样的,只有零或是百分之一百。所以,虽然由我来说不太合适,可是与其自怨自艾天赋的差异,还是坚持走下去更加帅气吧?"

“而且,早就想通了一切的你,难道会就此放弃吗?”

“……”

“不会”

听到他的回答,女孩笑了

“你不会,因为你热爱这项运/动啊”

所以,即便头脑早已清楚地理解了差距有多大、即使尝够了失败的苦楚、即使不断冒出来的嫉妒沮丧和其他所有负/面情绪会绊住脚步,可身/体依旧停不下来,依旧迷恋着触/mō那颗三sè相间的球体时充满了胸腔的满足。

毕竟,及川彻是排球chī啊。

最后,少年还是会强/迫自己从失败的阴影里走出来,挺/直腰板走到队友身前,成为新的引路人。

 

青城排球部这个暑假也在努力练xí,不过秉着劳逸结合的原则,在夏曰祭那天还是集体提前结束了训练。

及川到达约定的地点时,秋山已经在那里等着了,少/女穿着一件zàng蓝sè的浴衣,是兰/花底纹,很衬他的气质,额前留了一缕碎发,后面头发用簪子盘起,露/出纤细好看的脖颈。

及川的呼xī一滞,一直等到少/女抬手打招呼时才结结巴巴地回应。

第一朵huā火点亮夜空时,女孩抬起头,眼里满是激动和欢喜。这种小女生的表情真是太难得了,及川没来由地想笑。

少/女突然伸手拽了拽他的衣袖,“快看,是兔子诶”

“喜欢……"

“你说什么?”,女孩有些疑惑地看向他

“我说我很喜欢”

“是吧?真的很可爱”,绚烂的夜空下,女孩笑的很好看。

“嗯,确实",少年心不在焉地回应着。

算了,还是下次再好好地说出来吧。

 

九月的修学旅行,目的地是京都。不过除了学校规定的活动外,有些社团还安排了和当地学校的友谊赛。

在新干线上,女孩子们兴高采烈地讨论着想去的地方,毕竟是京都,她们都带了喜欢的和服准备拍照穿。

当问起秋山时,女孩不假思索地说要去原谷苑,虽然不是赏樱的季节,可每次去京都她都会去那里。

看到少/女因为期待而闪着光的眼眸,及川也不自觉地哼起了轻/松的小调,之后自/由活动的时候也拖着岩泉跟随剑道部去旁观友谊赛,不过及川的好心情也就到此为止了。

 

真是糟糕啊,看着对方学校不停叫嚣着的清一sè男性社员,及川蹙眉。

一开始还好,虽然cū野却还算合乎规矩。可是在友谊赛进行到最后时,却有一位突然站出来说想请“剑道女王”指教一下,本来异性之间是不会进行比试的,毕竟力量差距悬殊,可是对方却说只是技巧上的切磋,不戴护具也可以的程度。

结果是这人靠着蛮力直接将秋山打翻在地,在队友上前确认女孩状况时,还不断嘲讽着

“弱不jìn风的女人玩什么剑道啊,还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不是一下子就被打/倒了”

听到这话,因为疼痛而蜷缩着的女孩挣扎着爬起。

“没有任何一条规章上写了女性不可以持剑”,女孩的语气不卑不亢,“况且,剑道从来不是这样简单靠气力决胜负的东西,这项运/动中高洁、珍贵的部分我觉得您一项也没有学到,倒不如说您的行为污染了这一方干净的道场。”

说完,女孩不顾对方狰狞的神情和紧接而来的污/言/秽/语,抬头挺胸地离开了。

然而,出了道场女孩就瘫/软/了下来,没过多久泛起的大片淤青甚至吓到了跟来的校医,最后不得不被勒令回酒店休息。

 

剩下的半天及川都心不在焉,最后被王牌大人揍了一拳,说是看他这幅便秘的表情很碍眼,真的担心的话不如回去看看。

顺理成章地跑回酒店的及川,在女孩的房间敲了一分钟门,可是没有回应。他电/话联/系,显示关机,跑下楼拜托总台打电/话,也没有人接,联/系女孩的友人,结果对方说并没有在一起。

瞬间,及川开始疯狂冒冷汗,他知道性别问题是女孩心上永远的疮疤。拜托,千万不要出什么事啊。

会在哪里呢,及川拼命地思索着这两天的对话。

啊,有了。

于是,一路奔跑汗liú浃背的及川就在原谷苑青翠的树叶下,找到了仰头dāi立着的女孩。

大概是听到了脚步声,女孩转过头看向他

“及川?你怎么来这里了?”

“什么叫我怎么来这里了!你悄悄跑走不接电/话想干什么啊??”

“啊……一个人太无聊了,而且我手/机正好没电了”

“那你不会提前和我说一声啊”

“及川你……很担心我啊?”女孩的表情不无调笑

少年的脸一下子红了,“那!那当然啊,”声音越来越小,“而且刚刚那人那么过分……”

“那个啊,这你不用担心”,女孩又将视线移回了枝丫上,“这种事情,我早就已经xí惯了”,神情还是那样淡然,可是翕动的睫máo多少出mài了她的心情。

“可是还是会难过对不对”,及川上前一步将少/女圈进怀里,“不开心的话要说出来啊……憋在心里不会好的”

“嗯……”,女孩的声音闷闷的,带着一丝哭腔,两只手移到少年背后抱紧了他。

 

这个拥/抱持续了很久,一直到太阳西沉女孩才轻轻地推了推及川示意可以放开了。

回程的路上两人没有说话,少/女走在及川身前,一直快到酒店门口,她才停下了脚步。

“及川,谢谢你”

穿着火红和服的少/女回过头,在夕阳的映衬下笑靥如huā。

女孩道完谢就继续向前走了,留下及川一个人dāidāi地站在原地。

糟糕,真是太糟糕了,不说快要bào表的心跳声,他觉得自己奔腾的xuèliú都快具象化了。

及川清楚地认识到,他完弹了。

 

修学旅行结束后,两个人又投入到了繁忙的学业和训练中,及川还是会每天去道场门口接女孩回家。

天气逐渐转凉,也意味着春高预选不断临近。

“及川”,快到家时身边的女孩突然开口

“嗯?”,少年偏过头看向她

“我说,你喜欢我吧”

!?

“你你你,突然在说什么啊”

“是,还是不是”

“是……”,没了,计划好的浪漫表白全没了。

“我在想啊,这次如果你们打败白鸟泽进jun全囯的话,我们在一起吧”

说完,少/女踮起脚尖在及川的脸颊上wěn了一下,“加油啊”,然后跑进了家门。

愣在原地的及川mō了mō脸,感觉心脏快承受不住溢出的情感,要bào/zhà了。

“哦哦哦!!小牛若!!白鸟泽!!洗干净等着吧!!!”

“混/弹川!!扰民啊!”

“诶小岩!对不起!!”

 

不过,虽然收到了最棒的加油应援,青城还是败在了白鸟泽的绝对实力下。

在看到等待着自己的少/女时,及川突然觉得有些无fǎ面对对方。

“对不起……结果还是输了”

“不用道歉,是非常精彩的比赛”,女孩揉/了/揉/他被汗水浸/湿的头发,“不是恭维或者安慰哦,战斗到最后一刻不放弃的样子,已经是英雄了”

因为我比谁都明白失败的痛苦,所以也比谁都喜欢拼搏到最后的你。

“而且,我也没说输了就不在一起啊”

“……”,及川洒眼,“太过分了啊小唯!!为什么总是这样戏/nòng及川先生啊!”

“哪有捉nòng你”

“就是在戏/nòng我!太糗了每次都是及川先生这么被动真是太糗了!”

“没有关系啊”,女孩子笑起来,“我可以负责做我们当中更帅气的那个”

 

“而且这样算起来表白也是我主动的”

“拜托不要再tǒng我dāo子了啦!!”

 

嘛,反正自此以后及川彻也有在努力修/炼成为帅气可靠的恋人,可是有没有成功就难说了。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排球少年】与你一起共度余生 #volleyball romance #赤苇京治 # #影山飞雄
原作者:巷尾梧桐   第二人称,三位二传告白与求婚的场合,ooc求轻喷   #赤苇京治#   他的告白是在高中二年级的夏日祭。与心上人相约的你对这个夜晚充满了期待,因此梳妆多花了些时间。走出...
排球——宣示主权【黑尾//赤苇】● 排球少年● 黑尾铁朗● ● 赤苇京治
原作者:悄悄乱写   排球——宣示主权【黑尾//赤苇】   预警:有私设,OOC致歉,长短不一,第二人称,你叫OO   1.黑尾的场合(前提:成年同居中,老黑继续打球) 最终还是没忍住,跟黑...
排球——让小居室更温馨的item ● 排球少年● 黑尾铁朗● 木兔光太郎● 赤苇京治● ● 宫侑
原作者:悄悄乱写   排球——让小居室更温馨的item【黑尾/木兔/赤苇//宫侑】   预警:时间线统一为刚决定同居后;要准备的item是啥呢?有他的选择&你的选择&共同的选择。有私设...
排球——三月至 ● 排球少年● 木兔光太郎● 黑尾铁朗● 赤苇京治● 宫侑● 牛岛若利
原作者:悄悄乱写   排球——三月至【/木兔/黑尾/赤苇/宫侑/牛岛】 把二月底的不开心就留在二月吧,为失去的难过,也要为拥有的放歌! 四时最好是三月,一去不回唯少年。 预警:用上与“三月...
排球——你所不知的事 ● 排球少年● 黑尾铁朗● ● 赤苇京治● 月岛萤● 牛岛若利
原作者:悄悄乱写   排球——你所不知的事【黑尾//赤苇/月岛/牛岛】 大写加粗的预警:的成分可能不是很高,私设比以往多,OOC致歉 预警:有长有短,第二人称,你叫OO     1.黑尾...
排球x你】给他一个一百分的笑容 #男神x你 #排球少年 #日翔阳 #影山飞雄 #月岛萤 #西谷夕 #
……吧?”   ——今天也是需要黏合玻璃心的一天呢。     ver.泽村大地   愣住了,回神之后笑着挠了挠头。 “今天发生什么好事了吗?怎么这么开心。”   ——今天排球有粮吃哦...
排球——拍照 ● 排球少年● 宫侑● 木兔光太郎● 牛岛若利● ● 黑尾铁朗● 月岛萤● 赤苇京治
原作者:悄悄乱写   排球——拍照【宫侑/木兔/牛岛//黑尾/月岛/赤苇】   预警:突发脑洞,私设一堆,OOC致歉,长短不一,第二人称,你叫OO   1.宫侑的场合 跟你家池面男友宫侑拍...
你在某次外出活动中喝醉了()● 排球少年
原作者:悄悄乱写   ——你在某次外出活动中喝醉了   预警: 1.第二人称,你叫OO,有岩泉出场,有私设 2.成年后,交往并同居的前提 3.没控制住,废话较多,OOC致歉   不对劲,这个...
排球——关于忙 ● 排球少年● 月岛萤● 赤苇京治● 木兔光太郎● ● 牛岛若利● 宫侑
原作者:悄悄乱写   排球——关于忙【月岛/赤苇/宫侑//牛岛/木兔】   预警:有私设,OOC致歉,有长有短,第二人称,你叫OO   1.月岛的场合(前提:大学毕业前,校园情侣) 从考场里...
排球——理想型世界杯 ● 排球少年● 黑尾铁朗● ● 赤苇京治● 牛岛若利● 木兔光太郎● 宫侑
原作者:悄悄乱写   排球——理想型世界杯【黑尾//赤苇/牛岛/木兔/宫侑】 预警:脑洞源于韩综游戏,正版玩法是两个人(同场嘉宾或照片)PK,下意识迅速作答,完全是参与者本人的主观选择,一般...
排球——壮行会之主将致辞 ● 排球少年● 牛岛若利● 黑尾铁朗● ● 赤苇京治● 木兔光太郎
原作者:悄悄乱写   排球——壮行会之主将致辞【牛岛/黑尾//赤苇/木兔】 预警:有私设,OOC致歉,有长有短,第二人称,你叫OO 脑洞来自于S01E14,动画根据漫画第36话增加的小细节...
排球——所谓靠衣装 ● 排球少年● 赤苇京治● 木兔光太郎● ● 黑尾铁朗● 宫侑
原作者:悄悄乱写   排球——所谓靠衣装【赤苇/木兔//黑尾/宫侑】 预警:是与平时穿着style不同的反差场面,具体的服饰表现有参考有原型,是我个人的萌点(?!),下次来写反过来的,也就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