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球乙女】如樱花一般 #volleyball romance #排球少年乙女向 #北信介

sodasinei 2021-07-18

原作者:巷尾梧桐

 

北信介单人向,关于没有死角的少年和状况百出的少女

女主有姓名,ooc致歉

 

“今天是蓝色的啊……”

“什么?”,听到身旁同胞兄弟的咕哝,治疑惑地转过头。

“我在说南宫前辈的头饰啦”

“哦那个啊,我早就注意到了,前辈头上的蝴蝶结一周七天正好凑成彩虹色”,角名心不在焉地说着,眼神没有离开手机屏幕

“这样不累吗?我的话大概会选择把一个用坏了再拿下一个出来吧”,正在做拉伸的银岛也加入了话题

“就是因为这样你才不受欢迎啊,女人可是更加复杂的生物哦”

“侑你小子找揍是不是!!”

看着扭打在一起的两人,一旁的治和角名带着满脸的嫌弃退开,不想被卷入这场纷争

“在闹些什么?”,波澜不惊的声音响起,像是突然一盆冷水浇下,侑和银岛的动作停滞了

“啊北前辈……”,两人瞬间乖巧,一点不见刚才龇牙咧嘴的狠厉样

“收拾好了的话就早点回去吧”,对这不太平的四人下达完指令,北信介刚抬脚想离开,却被角名叫住了

“北前辈和南宫前辈是青梅竹马吧?南宫前辈一周七天戴不同颜色的头饰有什么特殊意义吗?”

“没有”,少年回答得当机立断,“只是当时收到了一整盒,而她每一个都想戴,就变成了这样”,其实最开始的时候差点七个一起夹在头发上,太猎奇被他制止了,“不过最开始的那一套早就全部不见了,后来的都是我给她准备的”

像是回忆起了什么,少年轻声说完就离开了体育馆,留下四人面面相觑。

果然!我就知道这两个人关系不一般,角名伦太郎握拳,兴奋地把这个发现记在了手机备忘录里。

 

出了稻荷崎中学的大门搭六站电车,再沿着商店街走一刻钟,穿过一片低矮的居民聚居区,那幢在山脚下的和式住宅,就是北信介的家。而顺着绵延的石阶向上走到半山腰,有一间不怎么起眼但是年岁悠长的神社,南宫樱的家族代代经营着这里。

北家奶奶年轻的时候也在神社工作,一直到北信介小时候也还会在祭典前去帮忙。男孩的父母因为工作的关系一年到头也回不来几次,他是在奶奶的教诲下长大的。每次老人去山上的时候,北信介会一个人留在家里画画看绘本等待祖母回来准备午饭,他向来很乖不需要人操心,这一片都是熟识的长辈也不用担心安全问题。

然而这天,祖母却没有按时回来,老旧的电扇摇着头,送出的热风驱散不了恼人的暑意,和树上的蝉鸣声配合二重奏的,是北信介肚子传来的叫声。

男孩百无聊赖地趴在桌上,早晨的事情已经按计划全部完成,超越预定表的一切都会让他心生烦躁,哪怕再怎么可靠也毕竟还是一个年幼的孩子,北信介脑海里渐渐生出了张牙舞爪的可怕猜想。

吱呀一声,木门被推开了,可是急促的脚步声绝计不是来自祖母,北信介直起身子,警惕地望向院子里。

来人是一个和他差不多大的女孩,大概是因为剧烈跑动的关系,婴儿肥还没褪完的脸上红扑扑的,在看到北的那一刻,她露出了一个大大的笑容。

“是信介吧,奶奶说今天的工作下午还要继续,所以过来接你一起去我家吃午饭”

可能是饥饿降低了大脑的转速,北信介愣了两秒才起身到回廊穿鞋,而当他刚锁好门,就被女孩拽住了手开始奔跑。

大概她和我一样饿吧,生平第一次,北信介放弃了思考。

 

在神社用完午饭,北接过大人给倒的茶水,乖巧地坐在木质地板上望着庭院出神,七月的樱树花朵早已凋谢,生出的是苍翠的绿叶。女孩站在树荫下,小小的手努力地拽着一把折扇,学着她长姐的样子翩翩起舞。一开始几个动作还算有模有样,可是到第三节的时候就左脚绊住右脚摔倒了。像是有些不好意思,注意到北投过来目光,女孩摸着后脑勺露出了一个有些窘迫的笑容,就跑开了。

注视着她的背影,北信介回忆起去年祭典上的舞蹈,每年都是由神社家的女儿跳的,这个女孩以后也会站在附近乡民们齐心协力搭建起来的舞台上吧,希望她那时候可不要再摔跤了。

 

在这个不那么寻常的暑假,北信介认识了南宫樱,总是孤身一人的少年身边第一次有了玩伴,虽然对方的性格和他简直算得上南辕北辙。女孩总是容易被一点小事挑起兴趣,路边好看的花、天上飘过的形状特别的云彩,或是好吃的点心,她都会跑来分享。北对忽然多出来的这道声音多少有些不习惯,不过他并不觉得讨厌。

他们一起画画、一起看绘本、一起分享和果子,然后傍晚时分女孩会站在吱呀作响的木质大门前笑着和北道别。而在祭典那天,两人一起穿上了北家奶奶缝制的浴衣,手牵手去逛摊位,然后坐在半山腰的石阶吃着棉花糖看花火。

 

北信介还记得,那一盒七色的蝴蝶结头饰是南宫樱十岁生日的时候从姐姐那里收到的礼物,女孩如获至宝,第一时间捧着它们冲到北家里和他分享,因为跑太急的关系额角沾着汗水,脸上也带着一丝红晕。

大部分女孩子小时候都没有太多的审美观念,只会把心爱的饰品全部戴上,全然不顾是否太过累赘,所以在南宫试图把第五个夹子也放到头上时,一旁的北终于看不下去了,最后单方面商量的结果是一周七天每天戴不一样的颜色。

之后几个月的时间,北渐渐习惯了女孩头上每天都在变化的色彩。其实已经用了有一段时间了,可是她还是像第一天得到一样珍惜着它们。确实,这个人对于喜欢的一切永远会保持着无尽的热情,不管是人,还是物。

某天,北迟迟没有在校门口等来一起回家的女孩,有些担心地走回教学楼,才发现对方在空无一人的教室里哭泣。其实第一眼他就知道原因了,好不容易留到肩膀下方的黑色长发上空无一物。

“信介……我把蓝色的弄丢了”,果然,和他猜的一模一样。

“不是还有其他六个吗?”

“不一样的!少了一个就不完整了!而且我已经习惯七天换着戴了……”,说着女孩撇撇嘴,好像有继续哭下去的趋势。

北信介没有回答,而是打开书包翻找起来,当南宫睁开泪眼朦胧的双眼时,她看到躺在男孩掌心里的赫然是那个被她弄丢了的发饰。

“信介!你哪里找到的?”,女孩又惊又喜。

“不是,只是提前准备了而已”,北信介抬手给女孩戴上,“现在可以回去了吗?”

“嗯!”

好,这下终于是雨过天晴了。

习惯向来都是很可怕的,就像南宫樱习惯了每天换上不同的头饰一样,北信介也早就把女孩的存在当做了习以为常的一部分,因为了解所有关于她的事,因为知道粗心的她一定会弄丢然后伤心,因为不想看到她哭泣的样子,所以从一开始就做好了准备。

有备无患,这向来是北信介的生活准则,不仅是关于他自己的事,所有和南宫樱有关的事也是一样。

 

南宫樱一直觉得自己的竹马很厉害,和她不一样,对方出击任何事都始终游刃有余,虽然她比谁都清楚这是经年累月持续付出的结果,可依旧会觉得不出岔子、总是能发挥出本身的全部实力其实也是非常强大的能力。相比之下,同样努力却始终状况百出的自己,就显得十足幼稚。

“信介一直都很大心脏诶”

听着女孩这样的感慨,北不做回复。别人常说尽人事、待天命,可是于他而言只有尽人事而已,虽然奶奶一直说神明在注视着他们,可是在北的心里神绝对不是这么细腻的存在,他不会这样轻易地降临在任何一个人的头上。他所能获得的成就不是天命带来的,而是靠每日的行动换取的,都在他的预期之内。

反复、持续、仔细,以及这之后计划的实现,一切都让他感到愉悦。就像身前只有一条单行道一样,男孩不偏不倚地在既定的轨道上前行。

而相对的,北信介也一直想不通南宫樱的生活里为什么会出这么多差错,并不是说对方付出的努力不够,倒不如说可能是她投入了过多的情绪。就像绚烂的、不带留恋地飘落的樱花,或是拉得太满容易失去准心的弓弦一样,她总是满溢的情感大概适得其反吧。你看,就算练习了无数次,她依然会在第三节摔倒。

北信介知道自己大概不擅长与人交往,他向来只关注需要在意的部分,也不怎么会展现自己的情感,连快乐的心情都只能迂回曲折地表达出来,平日里交流的话语也是直白的像是劝诫一样。可是他不觉得这样有什么不好的,更何况他身边已经有了一位情感足够泛滥的人存在了,也不能说是对他缺失的部分进行弥补,他只是很喜欢看到那张脸上喜怒哀乐和其他一切生动的神情。相对应的,北觉得对方能随时随地表达心情的能力也很难得。

 

小学时北的人缘实在算不得好,父母不在身边的孩子总容易引来流言蜚语,更别说他总是一副我行我素的样子了。在班上没有玩伴是一方面,北并不在乎,他向来喜静,可是被恶语相向又是另一回事了。

放学被一群人堵在墙角时,北信介其实多少有预料到过,他放空大脑不去在意这些人针刺般的言语,不是说他不会难过,只是对他来讲被这种渣滓扰乱心绪反而得不偿失。

最后制止了这场闹剧的是前来寻找他的南宫,听了一半的女孩气得跳脚,指着领头的起码高她10cm的男生说,信介的爸爸妈妈只是暂时不在而已,如果没有父母,那就是神明的孩子了,不管怎么样都比你们强一百倍。

大概因为学校里的孩子都住的差不多近,从小去参拜的神社家的孩子多少有些震慑力,最后女孩牵着他跑开时也没有人阻拦。

回家的路上女孩从头到脚仔细地检查了他一遍,确认没有受伤才放心下来。

“你这样做,之后会被其他人讨厌的”,想了想,北还是决定说出来。

“可是做错的是他们,为什么要讨厌我啊?”,女孩不解地歪头。

“因为你没有选择多数人的那一边”

“嗯……比起那些人的话我肯定会选信介啊”,夕阳的照映下女孩笑靥如花,“因为我最喜欢信介了呀”

又来了,她总是在说喜欢,仿佛这两个字是可以轻易诉诸于口的话。

“而且信介也喜欢和我一起吧?那么我们两个做朋友就够了”

我好像没这么说过……北信介默默地想着,可是他清楚对方没有说错,是不是也应该回应一下呢,毕竟情感的维系向来是越平等越好,然而到了嘴边却变成了

“升上中学之后我会加入排球部,你要不要来做经理?”

 

之后从三年的中学时光,到进入稻荷崎,女孩一直都在做着排球部经理的工作。回想起来,北觉得这大概是他经年累月形成的习惯,如果那家伙在其他社团出岔子一定会被责骂吧,但是待在自己身边的话至少他可以把很多苗头扼杀在摇篮里。这种下意识的行为,是他直接把女孩划入了自己的保护范围。

二年级的初春,在飘着早樱的回廊上,女孩有些紧张地告诉北今年的祭祀舞蹈会由她来跳。其实这个画面少年已经勾勒了无数次,在祭典上、在睡梦里,他会不自觉地把舞台上的人替换成女孩的样子。

“那很好,你不是一直期待着吗?”

“确实很期待啦,但是万一跳不好不是很糟糕”,女孩用扇子遮住半张脸,只露出带着愁容的双眼和拧起的秀眉。

万一,这对北来说是不存在的,不要去期待超常发挥就不会紧张了,可是他没有说出来。因为他知道,女孩的担忧大概和其他会失误的排球选手是不同的。

她已经不会再摔倒了,可是第三节的动作依然会有些不自然。女孩双腿交错,纤细的左臂向空中伸展着,右手推开扇面掩住面容,黑发上沾着几缕花瓣,眼波流转配上少女婀娜的身段,如果不是对这段舞蹈非常了解的人,多半是看不出失误的。

北放下手中的茶杯,走到女孩身旁,“试试看把重心再放低一点,膝盖不要这么僵硬”,不管在什么场合,向来都是旁观者清。依照着这么多年的运动经验,北试图给少女提供一些帮助,毕竟他确实期待梦中的画面成真的景象,也真的很想看到她的笑容。

 

暑假前的最后一次返校,放课铃声响起,北和往常一样整理着书本,同班男生的谈话却突然传入了耳中

“c组那个南宫,就是神社家的那位,不觉得很有神女的感觉吗?”

神女嘛……往前推五百年大概确实会成为这样的角色吧,但是应该没有这样手忙脚乱的神女才对,思索到这里北没来由的想笑。

回家的路上,少女依然扇不离手,祭典近在眼前,她也得加紧练习才是。北看着她开合扇面的动作,忽然回忆起最开始女孩总是做不好这个动作,她的手一直比他小一圈,指节的力量也差很多,他还记得自己第一次成功单手开扇时,对方艳羡又有点不甘心的表情,很可爱。

“樱,你那时候为什么会同意来排球部当经理?”,少年沉稳的声音打破了周遭的沉寂,“你没怎么喜欢排球吧?”

“嗯,但是我喜欢看信介打球啊”,女孩思索了一下开口道,“而且我想要陪在信介身边啊”

好像很久,没有听她对自己说喜欢了,大概是从被同学揶揄过之后吧,少女开始把这两个字藏了起来。

“为什么会想要在我的身边?”,他没有要放过对方的意思。

“诶??那是因为……”

女孩的脸很红很红,北觉得应该不是夕阳的关系。她真的很好懂,而他也真的太了解对方了。即使已经猜到了最终答案,可他还是非常期待诉诸于口的那一天。

 

回到家,用晚饭的时候奶奶告诉北,今年大概是最后一次为他们两个做浴衣了,但是舞蹈在祭典的结尾,在那之前女孩要做许多准备,大概是没有机会穿了,多少有些可惜。收拾好碗筷,北爬上阁楼,翻找出了那个落了灰的包裹,好在内里的东西还完好。

那是一个精致的雕花木盒,当年父亲就是把奶奶做的浴衣置于其内送给了母亲当做定情的礼物,按照古时候的习俗,女孩子的衣服只能由家人和婚约者来准备。虽然这早已不适用于年轻人的恋爱,北也觉得会这样准备大概是自己的某些情结在作祟,可是他相信,女孩会懂。

在浴衣做好的当天,北小心翼翼地将它叠好放进盒子里,然后踏上了那条再熟悉不过的石阶路。

招呼他进茶室里坐的是南宫先生,而当北郑重地拿出准备好的东西时,对方的眼里闪过一丝讶异,随即便笑了起来。

“年轻人的事情我不会多过问”,精壮的中年人面带狡黠,“不过信介啊,一定要好好待我家女儿啊”

“是”

话音刚落,回廊里就传来了熟悉的脚步声,轻快的、一步一跳传递着兴高采烈的情绪。而当女孩拉开纸门时,两个男人已然收敛好了情绪。

 

祭典当天,北和排球部的队友们一起逛着摊位,这是第一次,他的身边没有那个穿着同色花纹浴衣的女孩,对方特地叮嘱他不要在准备的时候去看她。望着闪烁的夜空,北莫名觉得时间有些难熬。

在节目开始前很久,他就来到舞台前占好了位置,一直到鼓声响起,从缓缓拉来的帷幕中,他看到了女孩执扇婷婷而立的身影,和那无数次在梦中出现的、他所想象的样子分毫不差。

仿佛在一瞬间,周围的所有喧嚣都消失了,他感受不到周遭人群的动作和温度,连风声和乐手卖力演奏的配乐也停滞了,北的世界里只剩下了那个跳着舞的少女,为了不错过她的每一个动作,他甚至连自己的呼吸声都放到了最轻。

旋转、伸展、交叠的手臂和双腿,每一个动作他都看过太多次,可那摇曳的身姿和发饰轻轻碰撞在一起的流苏,依然美得他移不开眼。

 

最后北的心神是在阿兰担忧的呼唤中回归的,他示意自己不要紧,就向队友们道了别。脱离人群,少年一步一步走上山,进到熟悉的庭院,在那棵樱树下等待着。

他呆呆地站着,回想起刚才,在少女跳到第三节时他还是不自觉地紧张起来。他几乎从来没有生出过这种情感,难得几次还都是为了她。

安静的院子里渐渐传来了木屐的声音,轻盈的、带着期待的,来自他在熟悉不过的人。

少女迎面向他跑来,笑容略带着些羞涩,等到在他身前站定时,北才发现对方只是换上了浴衣,脸上的妆也还没来得及卸。

少年掏出手帕,轻柔地为女孩擦去额角的汗水。

“辛苦了”,北开口,“非常完美的演出”

“嗯!没有出差错我真的很开心,也要感谢信介之前帮忙练习”

在少年眼中,女孩的笑容好像有些过于灿烂,甚至闪耀过头顶的星星。像是下定决心一样,他抬起头仰望着夜空,然后轻声说

“今夜月色很美”

女孩愣了一下,然后瞪大双眼盯着北的面容,像是在寻求答案。而少年看起来就从容很多,他低下头注视着那双漆黑的眼瞳,嘴角勾起一抹笑容,牵起了女孩的一只手

“以后的日子,也一起过吧”

“好……”,夜色下也可以看出少女的脸红得惊人,她勾起小指,“那么约定好了哦”

“嗯,约定好了”

 

这夜月明星稀,立下誓言的少男少女在那棵樱树下注视着对方,广袤的世界里只剩下彼此的身影。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北前辈真的太有魅力也太难写了orz

排球少年】他的温柔举动 #volleyball romance #赤苇京治 #
原作者:巷尾梧桐   第二人称,赤苇和的场合,ooc请轻喷   #赤苇京治(是恋人未满的阶段)   你是校合唱团的成员,为了备战比赛顾问老师做出了合宿的决定,恰巧与枭谷集团排球部的合练日期...
排球】滴滴!前方校园恋爱末班车请注意! #排球少年
原作者:巷尾梧桐   第二人称,又是一年毕业季,关于大学校园各个角落里的恋爱故事,ooc致歉 #木兔光太郎 #宫侑 #赤苇京治 #孤爪研磨 #白布贤二郎 #volleyball romance...
排球】男人的审美天差地别 #排球少年
原作者:巷尾梧桐   第二人称,如果对他们说“今天我的衣服由你来选”,ooc致歉 #木兔光太郎 #赤苇京治 #及川彻 #星海光来 # #松川一静 #volleyball romance...
排球少年】果然生活还是要劳逸结合 #volleyball romance
原作者:巷尾梧桐   第二人称,和他去游乐园约会的场合,ooc求轻喷 #影山飞雄 #牛岛若利 #木兔光太郎 # #五色工 #赤苇京治 #及川彻 #星海光来 黑尾/星海/东峰   【影山飞...
排球】男友力这回事 #排球少年
原作者:巷尾梧桐   第二人称,关于男孩子们男友力爆棚的场合,ooc致歉 #宫侑 #角名伦太郎 #赤苇京治 #木兔光太郎 #佐久早圣臣 # #岩泉一 #volleyball...
排球】参见岳父大人 #排球少年
原作者:巷尾梧桐   第二人称,关于男孩子们与未来老丈人的修罗场,迫害预警、长短不一预警,ooc致歉 #宫侑 #及川彻 # #岩泉一 #黑尾铁朗 #影山飞雄 #volleyball...
排球】牵手 #volleyball romance #排球少年
原作者:巷尾梧桐   第二人称,第一次牵手的场合,部分可能不太常规,ooc致歉 #赤苇京治 #牛岛若利 #五色工 #岩泉一 #及川彻 #星海光来 #   #赤苇京治-未交往# 高中二年级...
排球】被爱感受 #volleyball romance #排球少年
原作者:巷尾梧桐   第二人称,当你真切地感受到被他放在心上的场合,ooc致歉 #木兔光太郎 #赤苇京治 #及川彻 #影山飞雄 #濑见英太 # #佐久早圣臣   #赤苇京治# 你家京治君...
排球】不要小看少男心啊喂! #volleyball romance #排球少年
原作者:巷尾梧桐   第二人称,关于少年们对恋爱的奇妙憧憬,ooc致歉 #木兔光太郎 #及川彻 #赤苇京治 #岩泉一 # #五色工 #星海光来   【等待叼着面包匆匆跑出门的少女一起上学...
排球少年】论你是如何莫名和他开始交往的 #木兔光太郎 #牛岛若利 #
     你对牛岛一点都不……好吧,若利君其实还挺香。          初中时成绩还算不错的你上了高中后分数一路下滑得厉害,偏偏你为了学分还参加了排球部社团,根本没什么时间好好复习...
排球少年】你突然变成男人 #宫侑 #宫治 # #牛岛若利
?”        虽然这个青蛙王子的体验很新奇,可你是一点也不想再变一次。        谁想当谁当去吧,你乖乖地当宫饭团里负责貌美花的老板娘就够了。     (突然想嫖队但也太难写...
排球】我在这里 #volleyball romance #排球少年
原作者:巷尾梧桐   第二人称,关于在艰难时刻安慰陪伴的场合,ooc致歉 #赤苇京治 #木兔光太郎 #黑尾铁朗 # #月岛萤 #佐久早圣臣     #赤苇京治# 「还好吗?午饭有吃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