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球少年】青年及川的平凡日常 #及川彻

sodasinei 2021-07-18

原作者:巷尾梧桐

 

及川彻中心,青城三年组客串,全员友情向,ooc致歉

 

从仙台机场起飞,至少转两次机,经历40小时以上的飞行,才能到达阿根廷首都布宜诺斯艾利斯,而要去到及川目前所在的圣胡安,还需要坐六个小时左右的火车。

刚到圣胡安时,就和所有踏上征途的少年一样,及川抑制不住狂跳的心脏,下意识地深吸了一口气,直到俱乐部派来的车在他身前按响喇叭,才终于回过神来。司机是典型的南美人,一路上热情地向他介绍着这座城市的风土人情。彼时及川的西语还不过是婴儿学步的阶段,大半个钟头下来听懂的句子可能一只手也数得过来。

到达公寓办理完入住手续,已经临近晚饭时间。一个人坐在空空如也的室内时,被兴奋感压下的疲惫才逐渐上涌,他对睡眠环境的要求一直很高,回想一下差不多已经两天没有睡好觉了。坐在木质地板上,及川翻出包里剩下的面包和半瓶矿泉水,匆匆解决了他在这个家的第一顿饭。城市里的高层建筑不算多,透过拉开的窗帘可以看到交汇的河流和古旧的大教堂,这里的夕阳很好看,一切好像都值得期待。

 

最开始的三个月实在可以说是焦头烂额,语言、文化差异、时不时涌上心头的孤独感都会让少年倍感挫折,可是每当他站上那一方18×9的场地,指腹接触到那熟悉的纹路,甚至是看到布兰柯先生了然的微笑,及川都会强压下心中的不安和焦躁,因为他再清楚不过自己忍受着这一切来到这里是为了什么,不能被生活上的琐碎绊住脚步,他必须继续前行。

可是持续没有回应的付出必然是累人的,及川的信心、期待都在冷板凳上被逐渐消磨。他原先体格的优势在人种的差异面前消失殆尽,而俱乐部战术风格也不是凭着一腔热血就可以适应的,即使在出发前已经做了足够的心理建设,可是每当现实的浪潮拍打而来,依旧叫人心凉。及川所能做的,只有在一次次精疲力竭的训练后拖着疲惫的身体继续研究每一场比赛,并且为了更好地和教练、队友交流,还要精进西班牙语的学习。那段日子与其说是他控制住了自己消极的那部分思维,不如说是根本没有时间给他多想,每晚躺倒在床上不多久就能入睡,醒来时会发现手机界面还停留在阅览了一半的网页,可是梦境中只有一片荒凉,睡眠好像并不能给心灵带来修整,痛苦和撕裂感始终像阴影一样伴随着他的脚步。

及川向来是报喜不报忧的性格,可是如若说得太轻松却又会显得很失真,毕竟一个18岁、连英语交流都踉踉跄跄的日本少年只身来到了地球的另一端,怎么想都不可能是那么的顺利。所以,每次和父母报备或是和朋友们聊天时,他都会用诸如迷路之类的小问题掩盖真正的、压得人无法喘息的困境,然后在聆听电话那头语带关切的叮嘱时,闭上眼睛想象他们皱着眉头却稍稍放下心里的样子。

 

圣母无原罪节的假期,及川终于有了可以停下来喘息的机会。他对天主教没有什么了解,这个节日对他来说无异于普通的休息日,差别大概只有在离开俱乐部前,布兰柯先生说,他需要适当地放松一下。于是这一天,及川放任自己睡到了中午,可是用过早午饭之后瘫在沙发上,却觉得心痒难耐,最后还是下楼买东西的时候顺便跑了会步。去超市里挑选晚饭的食材,及川在卖酒的区域停下了,圣胡安盛产葡萄酒,因为对自己上不了台面的酒量有清楚的认知,所以来到这里的这些时日他也没怎么尝试过,不过最后伸出的手还是抓了两听看起来更安全一点的黑啤。我还不至于借酒消愁,及川不无自嘲地想着。

这天晚上,就和无数次悄悄在房间里研究录像一样,及川关掉了家里的吊灯,他靠在阳台的玻璃门边,单手挑起拉环,望着天上的一弯明月。小岩他们在做什么呢?如果留在日本的话周末可以约着他们见面吧。如果没有来这里,那么他大概可以更心无旁骛地打球,不会这么快被独自生活的疲惫感拖垮,或许偶尔回家还可以向母亲撒娇尝到喜欢的菜肴。如果没有来这里,那么他大概会在新球队里遇到熟人、在比赛场上向老对手叫嚣,而不是像现在这样磕磕绊绊地和队友交流,一般露出尴尬的微笑。他早就明白自己踏上的是一条比旁人艰辛百倍的路,而既然已经做出了选择,就没有后悔的资格和必要,只是在面对挫折时,他还是会变得脆弱,就像一直紧绷着的弦,总有崩裂的一天。

 

及川清楚强大和弱小从来都在他的身体里共存,他的强大和实力是通过一块块淤青、一次次夹杂着血和泪的努力挣来的,他比谁都骄傲,也比谁都不服输。他当然会嫉妒,那些从生下来就被上天眷顾的天才,面对着他们绝对的实力,会自卑、会自我怀疑都是人之常情。及川一直觉得自己的资质会被划分在平凡人中,即使再怎么优秀,也绝计是进不到天才的行列里的,和其他的普通人不一样的地方大约是他对排球的爱太过疯狂,那些被选中的家伙们学会新的技能可能只需要50球,而他大概至少要500球。会羡慕吗?当然。他不觉得这样负面的情绪有什么错,可是停留在原地艳羡他们的成就没有意义,即使要花千百倍的力气,他也会追上去。

只是在这样一个人独处的夜里,他应该也可以小小地难过一下吧。啤酒的泡沫已经散去,一口接着一口,嘴里慢慢被苦味充盈。想打球、像上场,他正在付出最大最正确的努力,可是还远没有到收获的时候。回想起来,告知父母自己的决定时,向来大咧咧的母亲难得的沉默了,而父亲也是拔开了葡萄酒瓶的木塞,在及川紧张的注视中缓缓将那血红的液体倒入高脚杯,喝了两口稳定了心神才缓缓地说,

“你已经18岁了,我们不会再干涉你的选择”

“但是彻,既然是自己选的路,那就不要后悔”

他不会后悔,人一旦有了这种情绪就会被拖累,然后一次次地回望过去,再难前行。他的面前是看不到顶点的峭壁,身后是万丈悬崖,只有努力攀登的份。可是啊,这时候他真的很想念亲人和挚友,真的很想不着调地开个玩笑然后听到他们的笑骂声。然而等他划过通讯录,一个个熟悉的名字映入眼帘,鼻尖越发酸楚,泪水也模糊了视线,可最后他还是按灭了屏幕。自己选的路,没有让别人为他担心的必要。

 

就在他安静地等待眼泪流尽时,手机响了,看到来电者的名字,及川的第一反应是惊讶,然后赶紧擦了擦脸平复了一下心情,努力用最稀松平常的语调开口

“小岩啊,你知道我这里几点了吗?”

“闭嘴垃圾川,你这不也没睡吗”

上一次通话还是大半个月前,知道他很忙岩泉也不怎么会主动打扰。正如及川只会和他说一些有趣的新鲜事,岩泉也不会告诉发小这通电话的真实来意。其实最先发现不对的是松川,某位万人迷先生的社交账号已经有好一段时间没更新了,群组的消息也不怎么参与,既然那边在放假就不是忙碌的关系了。几人一商量,最终还是决定派岩泉去问候一下,毕竟他们比谁都清楚老主将的个性,看起来好像非常喜欢撒娇的样子,可是真正的痛永远只会独自消化。及川不会知道,电话的那一头花卷和松川也在默默地听着,只是他们从头到尾都没有出声。既然你不想让我们心忧,那么我们也不会让你体会到海那边的思念与牵挂,只是在你需要的时候,我们始终都在。老友相处,不就是这么回事吗。

通话的最后,及川忍不住笑了,大概是他这些天第一次发自真心地在笑。他说,小岩,谢谢你。

电话那边的岩泉沉默了一下,他有那么多话想对这个混账家伙说,可是千言万语最终还是化成了

“及川,加油啊”

 

挂断电话,及川起身翻出了压箱底的一对护膝,这是他走之前猛用零花钱买来送他的。向来人小鬼大的侄子还是口是心非地直呼他的名字,却在最后抱住他的腰用带着哭腔的声音要他保重。及川有些哭笑不得,现在的小朋友果然太早熟了,换了他在同年龄段估计只会说加油。可他还是蹲下身,把这个孩子圈进了怀里。

白色的那只护膝上用油彩笔歪歪扭扭地写着“及川彻!最强!”和“加油!”,因为觉得太羞耻了他一直没用,不过下一段训练原先那对确实该退休了,就寝前及川把两只护膝放在了床头。

不知道是不是酒精刺激的关系,这天夜里他久违地做了个清晰的梦。在烈日的照映下,脚边是飞扬的尘土,干燥的空气让喉头染上了血腥气,就像西西弗斯一样,他在那个坡道上推着巨石一步一步艰难前行。即使手指已经开裂、即使最上方等待着他的可能是前功尽弃也可能是一片虚无,他还是没有停下脚步。

才能是可以开花结果的,球感是可以磨炼成就的,小岩说的对,他大概到老都不会幸福,因为对于排球他永远都无法感到满足,比起虚空的期许他会选择一心一意地提升自己,只有身上的肌肉和游刃有余的控制力能让他相信自己的能力不止如此。

幸福的定义向来很宽泛,安逸闲适是幸福的,亲友相伴是幸福的,而他在不断向上挣扎中获得的满足感,一样可以填补心灵。

 

再次回到俱乐部时,只有布兰柯先生看懂了护膝上的字,年长者露出了意味深长的微笑,似乎从皱纹里都透露着鼓励和期许,一如他当年击碎及川的仿徨时那样。怀着许久不曾有过的轻松,青年从发球线前高高跃起。状态不错啊,他带着自信的笑容挥臂扣击。回去之后和猛久违地视频一下吧,他应该长高了不少。

每天结束训练到家,及川会开始写日记,不仅仅是关于排球,也会把所见所闻和当天的心情记录下来。这个习惯是不久前第一次在餐厅遇到持枪抢劫开始的,枪支横流的国家里基础的安全也是需要考虑的问题,那之后很久心头萦绕的恐惧令他越发清醒自己付出了怎样的代价。摊开日记本时及川苦笑地想着在这里不知道哪天遇到意外兴许就会客死他乡吧,但是在那之前他一定会昂首挺胸地努力活着。

这之后不久,及川以决胜发球员的身份站上了球场,像是要将积蓄许久的能量全部爆发一样,连下两城结束了比赛。第一次,他知道全场的欢呼是为他而起,队友们汗津津的拥抱都显得那么美妙,抬头对着顶上的聚光灯,他笑了。

及川开始收到粉丝来信,第一封看字迹应该是一个小孩子,在最后还歪歪扭扭地用日语给他写了祝福语。将信纸铺开贴在床头,他知道有人在期待着他。

随着稳定的优秀表现,及川站在赛场上的时间也越来越多,直到第一次首发出场,赛后他跟随着队友一起给场边的球迷签名。一个金发的小男孩努力挤到了前排,拼命地喊着他的名字,挥舞着手中的签名版。而当他走过去拔开笔帽时,对方紧张到结结巴巴地告诉他,之前给他写过信。看着那张因为雀跃而染上绯红的小脸,恍惚间及川觉得好像回到了小学的时候,他和岩泉冲去找布兰柯先生应该也是带着一样的表情吧。最后揉着小男孩的头发告诉他加油时,及川知道自己也撒播下了一颗值得期待的种子。

 

遇到日向翔阳完全是个意外,逐渐习惯南半球生活的及川开始在假期和队友们外出度假。在邻国看到对方晒成小麦色的皮肤和健壮太多的体格时,及川没来由地觉得后辈一路上斩断的荆棘一定不比自己少。这个小他两岁的青年有着特殊的魔力,跌倒啃了满嘴沙时及川反而笑得比任何时候都开心。他确定自己没有忘掉本心,可是这种快乐确实很久没有体会过了,他会站上新的起点,登上一直期待着的舞台,然后打败所有人。

可能是被他突然的笑声吸引了注意力,一旁的友人疑惑地回头,及川示意对方自己不要紧。

在奥布树浓密的树荫下,青年举杯对月。

留在日本的各位,敬请期待来自及川彻的复仇。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想了想还是决定试图填补那片空白,或许我的文字表达不出及川彻这个角色万分之一的好,可还是提笔写了下来,他的矛盾、脆弱、强大、疯狂……真实又逸尘,我太喜欢他了

排球乙女——你所不知事 ● 排球少年乙女向● 黑尾铁朗● ● 赤苇京治● 月岛萤● 牛岛若利
原作者:悄悄乱写   排球乙女——你所不知事【黑尾//赤苇/月岛/牛岛】 大写加粗预警:乙女成分可能不是很高,私设比以往多,OOC致歉 预警:有长有短,第二人称,你叫OO     1.黑尾...
【HQ乙女】女朋友太受欢迎了怎么办●排球少年乙女向●●黑尾铁朗●宫侑●影山飞雄●男神X你
。   本人严正声明:发这条小子,别让我抓到你,让我抓到话你就提前给自己超度一下吧。     004——​高冷美艳篮球队主役   A :谢邀。大家好,我是青叶城西高校排球部主将。 关于这个问题...
排球乙女——让小居室更温馨item ● 排球少年乙女向● 黑尾铁朗● 木兔光太郎● 赤苇京治● ● 宫侑
期间就算全部随意放着也显得挺空…” “是我不该说,抱歉阿!”像是突然意识到,,你眼前这个纯粹热爱排球青年,在异国他乡也是追着球追着更高峰去吧,其他无关痛痒小细节当然无暇顾及,“这种事情...
【HQ乙女】好乖好乖~(当魂穿你狗)● 排球少年乙女向 #x你
多少有多少。”闺蜜小姐第六十七次按着你肩膀向你细数她不赞同你追着理由,“除了有张好脸和排球打得好,还有什么特别优点值得你这样追捧他?长得好看又会打球人不是多是吗!比如我们那个王牌,我...
排球乙女】事不过三 #排球少年乙女向 #
苦楚、即使不断冒出来嫉妒沮丧和其他所有负/面情绪会绊住脚步,可身/体依旧停不下来,依旧迷恋着触/mō那颗三sè相间球体时充满了胸腔满足。 毕竟,排球chī啊。 最后,少年还是会强/迫...
【HQ乙女】天然恋爱法则● 排球少年乙女向#x你
,他剩下时间几乎都和你赖在一起。   到如今时隔一年,你已经进入了大学。你时常会在视频与电话中和他聊起新生活,也会认真地聆听他日常,向他报备每一场比赛有好好收看。   知道你是个温柔、不让人...
排球乙女——On Rainy Days ● 排球少年乙女向● ● 木兔光太郎● 赤苇京治● 宫侑● 黑尾铁朗
原作者:悄悄乱写   排球乙女——On Rainy Days【/木兔/赤苇/宫侑/黑尾】 预警:是关于下雨天老梗,有私设,第二人称,OOC致歉。     1.场合 天气预报误报概率总会...
【排乙24h】在别人眼中你们是怎么谈恋爱排球少年乙女向●宫侑●●佐久早圣臣●赤苇京治●黄金贯至●男神X你
原作者:甜味酒精   *佐久早//宫侑/黄金/赤苇 *私设有   “—即使只是微不足道恋爱日常,或许也会成为他人眼中不同寻常浪漫。”     01佐久早 *第一次见到那对情侣还是几年前...
排球乙女——关于忙 ● 排球少年乙女向● 月岛萤● 赤苇京治● 木兔光太郎● ● 牛岛若利● 宫侑
原作者:悄悄乱写   排球乙女——关于忙【月岛/赤苇/宫侑//牛岛/木兔】   预警:有私设,OOC致歉,有长有短,第二人称,你叫OO   1.月岛场合(前提:大学毕业前,校园情侣) 从考场里...
你在某次外出活动中喝醉了(乙女)● 排球少年乙女向●
,顿时心生疑惑加超级不爽,“那么请问OO酱这!是!要!去!哪!里!啊!” “哎哎哎哎,阿?!”自封计划通你,特意把聚会安排在有重要比赛今天,为就是不让知道你会外出,居然在门口被抓包,你心...
排球乙女——所谓靠衣装 ● 排球少年乙女向● 赤苇京治● 木兔光太郎● ● 黑尾铁朗● 宫侑
原作者:悄悄乱写   排球乙女——所谓靠衣装【赤苇/木兔//黑尾/宫侑】 预警:是与平时穿着style不同反差场面,具体服饰表现有参考有原型,是我个人萌点(?!),下次来写反过来,也就是...
X你】真假情侣 #男神X你 #排球少年乙女向
]           这是你对排球运动第一印象,场上奔跑每个人都在吼着不同话。           是的,你是第一次来看排球,以前从未看过这种粗看野蛮细看敏捷运动。           给你说过他是二传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