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球少年】青年赤苇的平淡日常

sodasinei 2021-07-18

原作者:巷尾梧桐

 

赤苇中心向,宇内木兔木叶客串,全员无cp,ooc致歉

#赤苇京治 #木兔光太郎 #宇内天满 #木叶秋纪

 

从自己家出门坐五站电车,再步行10分钟左右,就会来到这座稍显老旧的公寓。墙壁上粉刷的油漆早已斑驳龟裂,看上去有些残破萧索,集结了三教九流的住户,每一次赤苇都会因为这里嘈杂的环境忍不住皱起眉头。自从和宇内天满相熟后,赤苇曾经多次建议对方换一个更为清净的住处,可是长发青年好像很喜欢这里的烟火气,每次都只是笑着摇头。

走上四楼,右拐第二间,按门铃没有应答,赤苇熟练地从兜里掏出钥匙开门,“失礼了”,即使知道不会有回复,礼貌用语还是脱口而出。窗帘拉着,室内昏暗得有些压抑,赤苇走过去打开窗,环顾了一下四周,一如既往的杂乱。除了桌上的稿件堆得整整齐齐,四周的生活用品仿佛狂风过境一样东倒西歪。赤苇有些无奈地叹了口气,放下手中的袋子开始帮忙收拾起来。

宇内老师一直是这样,明明可以全部整理好,却总是要留一些工作给他,是真的懒得去做,还是单纯的在任性呢?

提前发信息确认过,那么对方应该没有出去乱跑,橱柜里喜欢的零食也还充足,楼下超市也可以排除,这么看来,应该是去天台吹风了吧。

 

于是当赤苇推开那扇吱呀作响、锈迹斑斑的铁门,看到一人盘腿坐在那里望着天空的宇内时,心里默默涌起了一丝成就感。这种预判他人行动的小游戏,从高中到现在,他总是玩不厌。

“宇内老师,您在这里啊”

“哦,赤苇!特地来一趟真是辛苦你了”,青年转头看向他,眼下是一大片乌青,“这周的稿件提前完成了哦,都在桌子上你已经看到了吧”

“是的,非常难得呢”

“就算是我,偶尔也会可靠一下的嘛”,宇内笑的得意,将身侧的一罐啤酒抛给了他。

“现在就喝吗?”

“白日品酒不也别有一番风味吗?”

赤苇接过易拉罐道谢,仰头啜饮一口,感受着微苦的泡沫慢慢地在口腔内散开。成为社会人已经有了些时日,赤苇算不得喜欢喝酒,只是单纯习惯了在必要的场合与酒精作伴而已。他看向身边的宇内,对方依旧仰头望着天,此刻好像是在观察一朵像绵羊的云彩。

果然是一个怪人啊,虽然有些失礼,可赤苇还是忍不住这样想着,不过自己也没有资格这样评价他人就是了。

 

赤苇京治一直觉得自己是个再普通不过的凡人,虽然也有被身边的亲戚朋友夸奖头脑好或是擅长运动,但是他再清楚不过只是那一丁点的天赋和日常的努力与细致而已。从小接受的教育告诉他既然做了就不可以松懈,所以不管是学习还是社团活动他都会付出100%的努力,可要说再多兴许就有点难了,毕竟对他来说这些大概算是“应该做好的事”,而非“热爱的事”。

赤苇不觉得自己非常擅长与人交往,一直以来他只是恪守着礼仪的准则,要说有什么比同龄的男生更加优秀一些的话,大概是他更擅长观察和记忆吧,身边人的一言一行都会默默地记在脑子里,不该说的、不能触碰的,他都会好好地注意着,慢慢就在同学中留下了“和赤苇君相处很轻松”这样的印象。

木兔光太郎大概算是超越了他15年人生经验理解范畴的存在,从对方第一个精神满满的招呼开始,赤苇就意识到自己大概率不擅长对付这位明星选手,但是不可避免的是,从初见开始自己就被他身上的光芒吸引,而对于对方不知缘由的期待,赤苇也只能用一丝不苟的努力来回应了。一直到后来被前辈们开玩笑说他是木兔的专属保育员,赤苇也觉得自己只是做着一如既往的工作。木叶总是嘲讽说木兔得好好感谢他,不然这两年大概会过得更乱七八糟。每当这时赤苇都会在一边默不作声,一方面是不想被卷入三年级的纷争里,另一方面其实也在内心悄悄地反驳着,因为该说谢谢的,明明是他。

 

在升上枭谷之前,排球对于赤苇而言是不喜欢也不讨厌的社团活动,可即使是这样,他却从来没有草率对待过,也靠着一直的努力和还算出色的表现拿到了推介。赤苇对于排球从来没有什么远大的理想,甚至对于自己的人生也是一样,一切都是按部就班地照计划进行,赤苇觉得自己多半不会怎么出人头地,可是也有足够的自信绝对不会走偏。如果说他那不咸不淡的人生里有什么热血的部分,大概就是在枭谷的那三年了吧,不想输的挣扎和对胜利的渴求,在每一个站在球场上的少年血液中沸腾。即使面上再怎么平静,那种快要击碎耳膜的心跳和在心底里叫嚣着的渴望,都是真实存在的。

木兔前辈总是很难搞,先不说叫错他的名字非常失礼,加练起来也是没完没了,很多次赤苇都仿佛看见了闪烁着圣光向他招手的天父。可是,和这个人打球很开心,即使总是在莫名其妙的地方消沉,即使和其他几位全国前列的攻手比起来简直状况百出,可是木兔光太郎就像是炙热的太阳一样,他的热烈、他对排球永远燃不尽的爱,以及在逆境中永远坚挺地走在最前方的背影,都是引领着枭谷前进的,他们愿意一直追随的、驱散阴霾的那一束光。

赤苇不知道那晚经过木兔点拨后的月岛,爱上排球的场合会是怎样,可是他知道,自己的那个时刻必定与木兔光太郎有关。这个人在他自己都没有注意到的时候,撒播下了不知何时会开火结果的种子,然后用他永远不灭的热情终日浇灌着,一直到那株嫩芽破土而出,然后在他的心上扎根茁壮生长,让他赤苇京治再也说不出“不那么喜欢排球”这种话了。

 

那年春高之后的交接仪式很平静,唯一吵闹的只有木兔前辈,毕竟从太早之前所有人就都知道一年以后会由他来带领枭谷排球部。三年级的学长们玩笑着说羡慕后辈可以拥有一位靠谱的主将,就连木兔也难得的没有回应这波挑衅,而是用可以震碎肩胛骨的力气一边拍着他一边说排球部就交给你了。看着那再熟悉不过的灿烂笑容,赤苇第无数次感谢自己的面瘫脸,因为这一刻他真的很想哭。

虽说是已经隐退了,可是木兔依然会来体育馆找他,不过这些练习在对方正式收到俱乐部的邀请后就一点点减少,赤苇也逐渐有了分别的实感,不过这并不妨碍他一个人加练,有时是和勤奋的后辈攻手,有时是和排列整齐的矿泉水瓶。他没有木兔前辈那样振奋全员的能力,唯一能做的就只有不要出错了。

热爱这种情绪真的很神奇,一旦产生,就会盘根错节地潜藏在你的身体里,在跳动的心上、在飞转的大脑中、在奔流的血液里,当你意识到时,已经被他牢牢掌控。赤苇清楚自己的弱点,技术、力量、抗压能力,这一切都只能通过练习来弥补。他从来都不只是木兔前辈一个人的二传,也总是理性而合理地调配着枭谷强大的攻击线,可是他也清楚,在陷入绝境之时他比谁都依赖木兔光太郎,因为他确信,只要向着那个方向托出一个高球,那个人一定会高高跃起,带着再自信不过的笑容,击碎身前的铜墙铁壁。或许之后会有新的可靠的孩子加入,但是没有人可以取代木兔光太郎。赤苇必须要成为更强大的二传手,他必须要做那个在逆境中被队友依靠的人。

 

赤苇还记得那是二月一个阴沉的傍晚,雪花欲落不落,外面的寒风吹得行人缩紧脖子快步离去,而他在体育馆里汗如雨下。大门被推开时他以为是清闲下来的木兔前辈,抬眼却没想到居然是木叶秋纪站在那里,笑容一如既往的狡黠。

“木叶前辈,今天怎么有空过来?”

“学得身体快要锈住了,过来动一动”

“这样啊”

这可真是太神奇了,毕竟木叶秋纪其人就如同算盘一样,你不拨一下他就不会动,在部里绝对算是节能一把手。赤苇和这位前辈配合过无数次,可是两个人单独加练还是头一遭。木叶打球很巧,大概算是事半功倍的类型,和他搭档也相对比较轻松,不会像木兔前辈一样无穷无尽。

他们一球一球练到天那边最后一丝光线也被黑暗吞噬,然后被巡查的老师催着一起做最后的整理工作。

“赤苇啊,很久之前我就在想”

收拾到一半,木叶兀然开口,赤苇停下手中的动作转过头,示意对方自己在听。

“我觉得,如果木兔算是超级大怪物的话,你也不是什么正常人”

“......木叶前辈,太失礼了”

“抱歉抱歉”,少年挥着手笑起来,但是面上一点没有道歉的意思,“是称赞的意味啦”

看着面无表情的后辈,木叶秋纪笑着继续

“我就是觉得啊,你可是陪着那个木兔一路练过来的诶。明明看起来好像很冷淡的样子,但其实也听热血的嘛,不然根本撑不下去吧?”

前辈一边收着球网一边走到赤苇身边拍了拍他的肩膀

“那种地狱之旅都面不改色地走过来了,以后一定没有问题的,本来你给人的压力也挺大的,后辈也会追着你的背影好好努力吧”

“赤苇的话,一定可以成为很优秀的主将”

 

优秀的主将吗,注视着木叶走进准备室的背影,赤苇有些恍惚。话说回来优秀的定义又是什么呢?拿到了很多冠军?还是砍下了很多分?这种模棱两可的评价真是难啊,不过赤苇知道,在喉咙快要烧起来、在想着下一秒就要不行了的时候被队友们充满希冀地注视着的那个人,一定会是非常优秀的选手。

在那些难捱的时刻,他也会不由自主地去想为什么自己不是影山或是宫侑这样的天才二传,会有这种想法也是情有可原,毕竟人总是会输给自己的无力感,可想想天才也决计不会是一帆风顺的,与其嫉妒或是崇拜不如站起身掌控好自己的行动和思考,然后打好接下来的每一球。除开球技,在重压下前行的强大心神对于胜利也是必须的。那场四分之一决赛里学到的,他会永远记住。

 

三年级的毕业仪式那天,在漫天飞舞的樱花中,赤苇注视着前辈们和往常一样笑闹着走出校门,只是他们再也不会穿着这身制服回来了。

 

赤苇京治早就认清了自己是个普通人的事实,但是这不意味着他会对着横在身前的沟壑自怨自艾。或许他并不总能做到木兔前辈要求的120%,可是他会用平凡人的姿态做到最好,不论训练还是比赛,站在球场上的每一刻都只需要着眼于当下即可。

他大概是做不到快乐地打球,或许也做不到快乐地活着,他的大脑即使不回溯过去,也总是在预设着未来,没有片刻停歇。刻板的个性和绝对的执着会让他永远背负着压力前进,可是这样也没有什么不好的,毕竟他就是这样一路走过来的。

三年级探讨毕业出路时,赤苇的选择让老师吃了一惊,可回过头来看又好像在情理之中。国文、数学、英语、理科、绘画,继续任何一项他都可以做的很好,这个选项大概算是他难得的调皮,不是说没有经过深思熟虑,相反他做了无数种假设,只是偶尔去尝试一些不那么平常的事,好像也挺有意思的。

踏进大学校门的那一刻,他回过身,从这里望不到枭谷的校园,可是他觉得自己应该不会后悔这个选择。

赤苇庆幸自己选择了枭谷,即使不诉诸于口也在内心一遍一遍感谢与那样一群闹腾但是志同道合的队友相遇。

前辈们在他的成人式刚过就不怀好意地约着他去喝酒,最后自然是被灌了个烂醉。好在他酒品不错,大概率没留下什么黑历史。其实也不是拒绝不掉,只是不想这样去做而已,即使不再一起打球了,和这群人在一起的时光果然还是更加纵情一些才是。

他很久没有触摸排球了,甚至因为终日对着电脑和设计稿视力下降戴上了眼镜,可是每每经过人声鼎沸的体育馆,或是正好调到电视台的转播,看到那些奋力起跳的身影,还是会发自内心地笑起来。那种从灵魂深处迸发的热爱与眼里闪烁着的雀跃,他比谁都清楚。或许在很远的将来,他会成家,然后拥有自己的孩子,大概在一个阳光明媚的午后,他会从商店带回那颗三色相间的球,然后告诉那个走路都有些摇晃的小家伙,打排球有多快乐。

 

认识宇内天满是在进入会社之后,对方当时算是不温不火的新人,比赤苇大不了几岁。作品虽然不那么受欢迎,但是粉丝群体倒是一直很固定,姑且还算受到上面的重视。

两个人真正熟起来除了工作必要的接触外,也有排球的原因。毕竟在偶然发现都为了同一项运动挥洒过汗水后,多少还是更容易产生阶级战友型的革命友谊。在第n次试图让赤苇去掉敬语失败后,宇内就放弃了,并且得出了这个后辈就是直愣愣一根筋的结论。而赤苇也大致摸清了这位漫画作者的脾性,比起竭尽全力,对方更喜欢留下一些余裕。

“怎么说呢,可能是过去太拼命了吧,所以想试试看轻松一点的活法。”

“毕竟拼尽全力却一无所获的感觉,实在不太好。”

赤苇大概知道对方的事,也觉得宇内当时的选择一定比他痛苦得多。下定决心想要向着顶点攀登的少年,他不惧怕背后的深渊和前方的峭壁,只是需要一条从上面垂下来的绳索,可是却没有人愿意给他这个机会。他一定哭泣过吧,在那一个个黑夜里用被子裹紧身体,颤抖地、压抑地哭泣着。毕竟那个年纪的少年总认为自己无所不能,妄想着披上超人的斗篷只有天际才是极限,可是现实就像判官手中的墨笔,宣告梦想被撕裂也不过是一瞬间的事。

青年终于能够云淡风轻地说着这些事了,你说现在的他不努力吗?绝对不是,毕竟生活从来不是那么容易,可是要想再度昂扬起曾经的斗志,大约也不太可能,毕竟可以始终燃烧着的,除了作为光源的太阳本身,其他靠的太近的人都只会成为坠落的伊卡洛斯。

 

“话说赤苇啊,上面有新的消息吗?”

“暂时还没有”,赤苇知道对方是在说作品被腰斩的事。

“这样啊,你说要不下一部我来画画男子排球部吧,现在运动题材还挺受欢迎的?”

“这个不一定吧”,赤苇摇了摇头,“不过如果您画了,我一定会去看的”

听到他的回答,宇内愣了一下,随即笑开了,他举起酒瓶和赤苇的碰了一下。

“那么就当是预先的取材,下周黑狼和阿德勒的比赛,一起去看吧?”

“好”

“反正不管怎么样,日子总要过下去的”

 

学着宇内的样子,赤苇也抬起头注视着天空,他好像有很久很久没有这样放空大脑了。时间从来不会为任何一个人停留,不论是蹉跎的还是始终前进着的,他们就这样悄无声息地长大了。

不知道木兔前辈他们现在在做些什么呢?

果然还是很让人期待啊。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明明是赤苇中心但是木兔光太郎简直无处不在orz

排球乙女——On Rainy Days ● 排球少年乙女向● 及川彻● 木兔光太郎● 京治● 宫侑● 黑尾铁朗
原作者:悄悄乱写   排球乙女——On Rainy Days【及川/木兔//宫侑/黑尾】 预警:是关于下雨天老梗,有私设,第二人称,OOC致歉。     1.及川场合 天气预报误报概率总会...
排球乙女】木兔前辈,请让一让 #排球少年乙女向 #京治 #volleyball romance
应该很蠢,少年摸着有些发烫脸颊不无懊恼地想着。 「背着相机笑起来很好看前辈」,这是京治对你初印象。   再见是在排球部训练间隙,被木兔前辈抓着等下加练少年看到了在体育馆门口探头探脑你...
排球少年青年白布忙碌日常 #白布贤二郎
建议,得到除开排球相关指教还有一连串生活学习上叮嘱,以及让少年久久移不开视线留言   「白布的话一定没问题。」   他还会研究所有优秀同位置选手比赛影像,从后辈影山、同级宫侑,到他...
排球乙女——让小居室更温馨item ● 排球少年乙女向● 黑尾铁朗● 木兔光太郎● 京治● 及川彻● 宫侑
原作者:悄悄乱写   排球乙女——让小居室更温馨item【黑尾/木兔//及川/宫侑】   预警:时间线统一为刚决定同居后;要准备item是啥呢?有他选择&你选择&共同选择。有私设...
排球乙女——你所不知事 ● 排球少年乙女向● 黑尾铁朗● 及川彻● 京治● 月岛萤● 牛岛若利
原作者:悄悄乱写   排球乙女——你所不知事【黑尾/及川//月岛/牛岛】 大写加粗预警:乙女成分可能不是很高,私设比以往多,OOC致歉 预警:有长有短,第二人称,你叫OO     1.黑尾...
排球乙女——三月至 ● 排球少年乙女向● 及川彻● 木兔光太郎● 黑尾铁朗● 京治● 宫侑● 牛岛若利
原作者:悄悄乱写   排球乙女——三月至【及川/木兔/黑尾//宫侑/牛岛】 把二月底不开心就留在二月吧,为失去难过,也要为拥有放歌! 四时最好是三月,一去不回唯少年。 预警:用上与“三月...
排球乙女——年下出动,请您签收 ● 排球少年乙女向● 京治● 昼神幸郎● 濑见英太● 及川彻● 宫侑
原作者:悄悄乱写   排球乙女——年下出动,请您签收【/昼神/濑见/及川/宫侑】 预警:if姐弟恋,会是何种情形?是一个听歌后突发脑洞。有私设,第二人称,有长有短,OOC致歉。 PS:可以听这...
排球乙女——What's your name? ● 排球少年乙女向● 及川彻● 京治● 宫侑● 木兔光太郎● 黑尾铁朗
原作者:悄悄乱写   排球乙女——What's your name?【及川//宫侑/木兔/黑尾】 预警:是吃醋老梗,即可能威胁他地位是哪个?有私设,第二人称,有长有短,OOC致歉...
【排乙24h】在别人眼中你们是怎么谈恋爱排球少年乙女向●宫侑●及川彻●佐久早圣臣●京治●黄金川贯至●男神X你
原作者:甜味酒精   *佐久早/及川/宫侑/黄金川/ *私设有   “—即使只是微不足道恋爱日常,或许也会成为他人眼中不同寻常浪漫。”     01佐久早 *第一次见到那对情侣还是几年前...
排球少年青年木兔快乐日常
开心了。虽然有在聊天时候被提醒不要太过火,但是木兔光太郎还是坚信自己成为了被宫侑信赖前辈,你看那源源不断托球不就是证明吗?   宫侑每天都试图和稻荷崎塑料伙伴们吐槽自己悲惨遭遇,然而总是...
排球少年乙女向】不同好感度亲抱举 #京治 #佐久早圣臣 #菅原孝支
高高!”      正在帮忙收拾场地被你突然叫住,想到身为三年级学姐你可是连球星木兔都能驯服存在,他下意识站直身体……      然后默默地把手中排球举高。      “……”看着一脸无辜...
排球乙女——关于忙 ● 排球少年乙女向● 月岛萤● 京治● 木兔光太郎● 及川彻● 牛岛若利● 宫侑
原作者:悄悄乱写   排球乙女——关于忙【月岛//宫侑/及川/牛岛/木兔】   预警:有私设,OOC致歉,有长有短,第二人称,你叫OO   1.月岛场合(前提:大学毕业前,校园情侣) 从考场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