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球少年】獅子奮迅

sodasinei 2021-07-18

原作者:巷尾梧桐

 

关于白鸟泽三年生毕业前夕的故事,全员友情向,ooc致歉

#白鸟泽 #濑见英太 #白布贤二郎 #牛岛若利 #五色工 #川西太一 #天童觉 #山形隼人

 

「白布前辈,有空的话今天晚上七点可以来一下图书馆三楼的会议室吗?」

整整确认了三遍发件人,白布肯定自己没有眼花,毕竟“图书馆”、“会议室”这样的字眼和某个门门低空掠过的河童头小鬼实在不太搭。虽然不知道对方卖的什么关子,不过最近确实还算清闲,想了想还是决定赴约。

于是,当白布准点推门而入发现里面坐立不安的五色和撑着脑袋仿佛下一秒就要昏过去的川西时,他还是觉得头很痛

“五色,只有我们三个吗?”

“是!”

“那你为什么要借这里?”

“诶?因为有事想和两位前辈商量”

“旁边那么多隔间你以为是摆设吗?三个人为什么要用大会议室啊??”

五色和川西分别坐在大约可以容纳30人的长桌两端,没有话筒交流大概要用吼的。

“我,我第一次来图书馆......不太熟练”

白布觉得一口气差点没上来,而就在他准备继续打击这个不靠谱的小鬼时,一直沉默的川西出来打圆场了

“嘛嘛贤二郎,先坐下,听听工到底有什么事”

白布深呼吸,选择了正中间的位置坐下。

“好了,工,你要和我们商量什么?”

在两位学长“快点我很困”、“你最好有重要的事”的死亡凝视下五色艰难地咽了口唾沫,颤颤巍巍地开口

“下,下周就是前辈们的毕业式了,我们是不是应该准备一个欢送会啊?”

川西指节敲击桌面的动作停下了,白布的眼神开始闪烁。

“听说往年都是春高回来的时候办,因为时间差不多,但是今年没有去,所以就......” ,五色越说越激动,“不可以让前辈们就这样结束啊!”

 

“可是,已经结束了”

白布低着头,在刘海的遮掩下神情晦暗不明。少年的声线没有起伏,只是单纯地陈述着事实,却像像是一盆冷水从头浇到脚,连空气都冻住了。五色愣在原地,原本激情澎湃挥舞着的手也滞在了半空,尴尬又无措。

“我,我指的不是这个......”,委屈、悔恨或是不甘心,黑色的眼瞳中溢满了情绪,却又无从争辩。

川西有些无奈地叹了口气。他的这两个队友,白布虽然看起来总是一副冷淡的样子,但实际情感很丰富,想的也多,他总是习惯把重担全部扛在自己身上,即使不堪重负也要骄傲地挺直腰板继续前行。输给乌野之后白布没有给自己多少缓冲的时间,很快就又全身心地投入到了训练中,川西不会去和他说“不要勉强自己”之类的话,因为对于他们来说除了继续变强没有别的选择。至于五色,这个孩子向来情绪外露,即使三年级的前辈们引退了之后试图绷起脸摆出一副可靠王牌的样子,但还是戳两下就会破功,毕竟是个完全没长大的小鬼啊。这两个人都不是惧怕失败的类型,但败北也从来不是那么好消化的情绪,就算可以有勇气直面,却不代表就不痛了。结得再厚的痂,只要里面的嫩肉还没来得及长好,接触空气的那一刻依然是疼的。

虽然已经过去了一段时日,但果然还是很难以下咽啊,这么看来我反而是比较冷血的那个,川西有些自嘲地笑了笑。

“贤二郎,工他没别的意思”,以后天童前辈的工作要由他来继承了吗,“前辈们值得一个告别”

“...... 我明白”

听到白布松口了,川西立刻给五色使了个眼色。

“那我们分头去和前辈们确定时间?然后再看看可以准备些什么东西?”

“可以,还有一周左右的时间应该够了”

“好的!那就麻烦前辈们了!”

五色对着二人鞠了一躬,转身跑开了。川西走到白布身边,拍了拍同级生的肩膀,对方面无表情地站起身,离开前还顺手把五色的椅子归位。

回寝室的路上,两个人都没有开口,川西双手交叉放在脑后,仰头看着夜空中皎洁的月亮,觉得时间有些难熬。

“太一......抱歉”

白布兀然开了口,吓得他心里一惊,转头看了看少年蹙起的眉头和身侧握紧的双手,莫名有点想笑。

“贤二郎是在为了什么道歉呢?”

“我......”

“不管是之前的事还是今天的,都不用道歉”

说着伸手摸了摸白布的发顶,当然是立刻被拍开了

“不要学濑见前辈”

“是是”

 

在一通旁敲侧击的询问后,最后时间定在了毕业式的前一晚,地点是体育馆,为了不要太快露馅,三个人甚至还壮着胆子去拜托鹫匠监督打掩护。年长者正伏在案前研究训练计划,下撇的嘴角和眉眼中的威压永远让人脊背生凉,抬头扫视了一圈三个少年,苍老却充满力量的声音缓缓道

“欢送会吗,没有问题”

正当三人松一口气时,下一轮攻击已经到了

“但是影响到训练什么的是绝对不允许的,听明白了吗?!”

“是!”,异口同声的回答,大概迟疑一秒就会被挂到体育馆二楼示众吧。

出了职员室的门,白布摊开手看了看,掌心不出了好多汗,而一旁的川西开口道,“我们哪怕毕业十年之后看到鹫匠老师也会原地立正吧”,白布没有回话,而是默默地点了点头。

最后的任务分配是白布准备装饰物,因为他是这里唯一审美过得去的人;川西去买蛋糕,能接到最轻松的任务是因为他之前负责的是最难缠的天童前辈,现在已经精疲力竭;至于五色,剩下所有食物饮料的置办都由他完成,毕竟是连跑腿都精神满满的未来王牌。

三人各自把清单记录在手机里,出发前说好有任何问题随时联络。

 

白布贤二郎慢悠悠地走在街道上,住宿生活除了部活和学习之外多少有些乏味,偶尔出来走走也不错。尽管面上是一副不耐烦的样子,但实际他也为了这场送别会做了不少功课。虽然没能一起去到春高的舞台,但是好好感谢指引他们前进的前辈们,果然还是必须的。

如果一切能按照计划进行就好了,这么想着不自觉地心情也跟着轻松了起来,白布的嘴角勾起了一抹笑意。

不过计划永远赶不上变化,白布的好心情从踏进店里的那一刻就结束了

“哦这不是白布吗,真巧啊”,濑见英太戴着一顶色彩异常鲜亮的渔夫帽和他打招呼,笑的有够爽朗,“真少见,你也喜欢逛这种店吗?”

咔,倒回去重来可以吗?

“濑见前辈好”,白布硬着头皮打招呼。

为什么,为什么这种时候您不能乖乖待在寝室里呢?晚上有约明天就是毕业式了,不应该抓紧时间和同学抱头痛哭吗?

即使心理活动再波澜万丈,白布也只能维持冷静和濑见聊着不明所以的天。在这家店闲逛的20分钟里,白布阻止了濑见一系列的冲动购物行为,其中包括一副边框五彩斑斓的墨镜、一条配色堪比装饰好的圣诞树的围巾,以及一根带出去会被山口组推荐邀请入会的项链。

白布贤二郎觉得自己很累,比训练了一下午还累,正当他打开手机想看看川西和五色的进度时,群组里的消息却让他瞬间噎住

「五色:啊啊啊前辈们怎么办啊,我碰到牛岛前辈了」

「川西:救不了你,我被天童前辈抓住了」

「川西:贤二郎呢?」

「白布:在陪濑见前辈逛街」

原来前辈们都约好今天出来放风吗,收起手机时白布面无表情地想,那么如果今天晚上没东西吃一切从简的话只能怪你们自己了。

“说起来啊白布”,很好,濑见前辈又开始了

“关于之后队伍的调度你有考虑过吗?”

白布猛地抬头,他原以为还是不明就里的时尚话题,没想到对方话锋一转回到了排球上。

“是,一直有在想”

“嘛,会很困难吧,毕竟一直都围绕着若利进行,一下子要改变很麻烦吧”

“但是必须要改变才行”,一成不变的话就会输。

“确实呢”,说着濑见摸了摸白布的头发,难得的,这次没有被拍开。

“不过白布的话肯定可以的,因为你很强”

不对,我一点也不强,就是因为我不够强所以才会......“痛!”

白布揉着被弹了的眉心,狠狠地蹬着这位不着调的前辈。

“不要想反驳我哦,你就是最适合白鸟泽的二传手”,濑见全然无视后辈的凶狠视线,端详着手中的饰品笑得温柔。

白布没有回答,他对这位前辈的情绪太过复杂,是队友也是对手,是想要超越的家伙也是绝对崇敬的人。即使被排除在了先发队员之外,可是总是目视前方竭尽全力回到球场上的人,没有人有资格看低他。

“我差不多也该回去了,晚上是七点吧?”,濑见抬起头看向白布,笑容里满是狡黠,“不过回去了也无聊,约着天童若利一起聊会天吧”

“是,不对”,白布有些凌乱,“濑见前辈,谢谢你”

“嗯?是在谢我什么呢?”,少年站在阳光下回过头,明晃晃的光线配上灿烂的笑容让白布有些睁不开眼。

结果直到最后他也没能好好回答,只是站在原地看着濑见潇洒地挥了挥手,然后消失在了滚滚人流中。

 

而另一边,去取蛋糕的川西被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天童揽着在高脚凳上坐下,回过神之前就已经陷入了莫名其妙的对话。

“太一啊,jump的更新看了吗?”

“没有”

“啊你们年轻人现在都不追jump了,我们这些人果然是被时代抛弃了吧”

“您也只比我大一岁吧?”

“太一现在也开始习惯吐槽了吗?”

“......”,这真的并非他本意。

“嘛怎么说呢,你和贤二郎都太严肃了啦,总要有一个人稍微转型一下,不然会吓死新生的”,天童搅了搅杯中的巧克力奶昔,“我觉得你们两个一定能带好工的”

是说白布唱红脸他唱白脸吗?这什么慈父严母设定?不行,要让白布知道他现在在想什么估计就看不到今天晚上的月亮了。

“不过也不用太勉强,你们继续做你们自己就好了”

“是”

“但是关于活跃气氛我有多经验哦,同为MB这次破例全部教给你吧?”

“......非常感谢但是不必了”,这种传统艺能还是留给姓天童的人吧,他川西无福消受。

“诶,真冷淡”,天童满脸委屈,拖长声音控诉着,“说起来啊太一,你觉得排球是什么?”

?这话题是不是太跳跃了点?

“排球啊,是开心的东西哦”,没等他回答,天童就开口了,“我啊,以后都不会再打排球了,不过哦,会作为OB继续关注你们的活跃表现的。到时候如果你们打得好我一定会掬一把热泪告诉旁边的观众这些是我的后辈,所以为了前辈能好好炫耀你们一定要加油哦”

这个人又在说些奇怪的话了。

放在桌上的手机震了震,打断了滔滔不绝的天童,红发少年读完信息之后披上外套。

“濑见见找我,先回去啦”

“是”

“那么晚上见啦”

“天童前辈!”

“嗯?”

“谢......”

还没等这句感谢完整地说出口,天童就伸出食指抵上了他的唇

“不要道谢哦,不要”,红发少年笑的温柔,声音里以往的不着调消失无踪。

目送天童哼着歌离开的背影,川西过了好一阵才回过神来,却发现自己的右手一直死死握着拳,这会已经通红。拦网、发球、交流、球队的管理,他要精进的东西还有很多,可他就要站在最前方了,害怕吗?大概有一些吧,可是没有时间给他想这些有的没的,贤二郎和工都在向前奔跑,他怎么可以停下。

不过话说回来,刚才天童前辈的动作是不是有点gay啊?

 

精神小伙五色工今天也是带着满满的元气出的门,不过这并不代表他在饮食店看到端庄地品尝着布丁的自家大王牌时依然可以维持平静。为了不露馅,五色抬头挺胸地走到牛岛面前坐下。

“牛牛牛,牛岛前辈,来这里做什么?”

“吃布丁”

“......”,是的没错我看到了,不然您面前的还能是拉面吗?

今天的五色工也觉得无法和牛岛若利交流。不不不,更可怕的是如果耗太久完成不了任务,白布前辈的嫌弃脸已经在他的脑海中自动生成了......正当五色拼命摇着头试图驱散这股恶寒,一直沉默的牛岛却突然开了口

“五色”

“是!”

“你平时零食吃太多了,要控制一下,训练完最好快点补充营养,不要吃没有意义的东西,可以试试看蛋白粉。想要增强力量要找教练商量,一个人单独练容易受伤,深蹲硬拉卧推可以尝试一下......”

从饮食到力量训练,这是五色第一次听牛岛说这么多话,虽然愣了一下,不过还是立刻回过神把这一切记了下来。

这一年不到的时间,他一直在尝试追赶这位全国顶尖的攻手,哪怕在旁人眼里他不知好歹,但是五色工绝不认输,或者说没有认输的必要,即使现在各方面都还有很大的差距,可是他坚信未来他和牛岛前辈会站在网的两侧,而他一定会用表现让这位永远只留下背影的大王牌折服。不过,这份胜负欲并不妨碍他永远尊敬引领白鸟泽前进的牛岛若利,而接下来,在站到更广阔的舞台上之前,他要做的就是接下这面旗帜,成为被所有人依赖的王牌。

“啊,若利君,果然在这里”

天童千回百转的声音传了过来,站在他们身后笑着。

“天童/天童前辈!”

“若利君,濑见见想我们了,一起回去吧”

“好”,说着牛岛站起身

“那么工晚上见啦”

“牛岛前辈!天童前辈!”

“嗯?”

两个高大的少年回过身,一个挑着眉一个面无表情。

“交给我吧!”

两位前辈互相看了一眼,一个笑的开怀一个微微勾起了嘴角

“交给你了。”

 

晚上七点,准时来到体育馆大门前的毕业生们,面色都很坦然,大概除了牛岛,其余人早就摸清了后辈们的计划,不过这并不会妨碍他们好好享受这个夜晚。等到太阳再度升起,他们就要正式和这里说再见了,可是比起同班同学或是其他的朋友们,所有人都选择了聚集在这里。

推开门,里面漆黑一片

“什么嘛,怎么都没有人在啊”,明明是可惜的语气,可是天童脸上却是笑着的。

等所有人鱼贯而入,在一阵礼花声中,体育馆的灯被点亮了。

“前辈们,毕业快乐!”

一二年级生站在两侧,鼓着掌欢迎他们,就连一向严肃的鹫匠老师,都露出了久违的笑容。虽然旋转跳跃扭动着身体试图摆脱彩带的动作很狼狈,可三年生们都笑得很开心。在恭贺毕业的横幅底下放着蛋糕,说是第一刀要由他们一起切。在看到面上的巧克力之后天童就激动地冲了过去,试图把整张脸埋进去前被大平捉住了命运的后颈肉。

先握住刀柄的人是牛岛,之后是濑见、山行、天童、大平......画面看上去很和谐很美好,可是这第一刀真是切得有够歪歪扭扭的。

一开始大家吃着东西聊着天,十足安分,可是到余下最后几口时,天童就开始按捺不住他搞事的冲动,把盘子护在身后奸笑着靠近毫无知觉的五色,可是在得手前一秒却听到了教练的咳嗽声,只得假装无事发生地望着天吹起口哨。

而在短暂地救新王牌于水火之中后,鹫匠老师留下两句带着警告意味的嘱托就离开了,言外之意就是如果明天让我发现有一点垃圾就全部加练。

大家长离开了之后所有人就放得更开了,天童的蛋糕最后还是糊了五色一脸,后者正在冰冷的水流中生无可恋地冲洗着宝贵的刘海和鬓角;山行抱着大平哀叹他缺少爱情滋润的贫瘠青春;濑见拉开嗓子嚎着不知名的伤痛摇滚;至于牛岛,他还是很安静,只是仰头注视着上方的横幅,「獅子奮迅」,狮群里最强大的雄狮要离开了,他不惧怕前方的征途,也足够信任身后茁壮成长的后辈。

王者从不缺少挑战,更不能惧怕败北,就连在绝境中都要留给流言蜚语一个坚毅的背影。他们享受着属于强者的荣耀和光辉,却也背负着成为王者的宿命,不容许失败和后悔。为了守护这一切,只有继续前行。

 

夜渐渐地深了,部员们也一点一点退场了,最后留下的还是这几位彼此最熟悉的正选。白布本来提议说学长们可以先回去休息,毕竟明天的毕业式不能昏头昏脑,可是却被濑见一口回绝,大平也帮腔,说是收拾整理向来是部活的一部分,做了三年得有始有终才行。

做清洁的时候所有人都很沉默,大概是在努力压抑着情绪。直到五色刻意放低的抽噎声传了出来,于是众人开始手忙脚乱地安慰这位情绪丰富的现任王牌。

“我说工啊,现在哭没关系,明天可要笑着送我们哦”

“是!”,任凭眼泪顺着脸颊向下流淌,五色挺直腰板和前辈们做了最后一个约定。

 

对于牛岛若利来说未来不会有什么变化,他所在意的从来都只有排球,他会变得更强,让世界不敢小觑日本。

山形和大平,他们也会在大学继续打排球,虽然可能无法再追随老友,可是努力精进的决心不会改变。

濑见说是以后不会再打了,他向来擅长交际爱好也很多,一直想组的乐队现在人员也联系得差不多了,这几年被排球占用的时间现在终于可以分给其他选项了。

至于天童,在离开前他拿起一颗球转着,就像以往千百次那样,指尖的触感太过熟悉。他要和他的乐园说再见了,把球放回原位时,连带着他的一部分一起,永远留在了这里。不过毕竟是guess monster啊,总能找到下一个值得他欢笑的安身之处吧。

最后回望了一眼这座一同努力了三年的体育馆,少年们的身影在月光下拉得好长好长,仿佛要一起走到很远很远的未来。

 

白鸟泽的毕业仪式非常隆重,带着私立学校的骄傲和庄严,送别他们的学子。虽然浩浩荡荡几百人,最后这几个家伙还是聚到了一起,有些人从昨晚忍到现在,最后还是憋不住泪流满面,看着抱头痛哭的濑见和山形,天童开口道

“隼人还有英太君,注意形象啊,这种时候一群大男人在一起干什么啊,快抓紧最后的机会去送纽扣啊”

不过虽然是这样说着,他自己也丝毫没有要挪半步的意思。即使是遭受了这两人的双重攻击,天童依然是笑着的,他向来是活跃气氛的那个人,这角色要好好地担到最后时刻才行。而一旁的大平眼眶也有些红,不过他还是和牛岛一起用可以说是慈爱的目光注视着闹作一团的三人,一如曾经每个一同度过的日子。

结束了班级活动匆匆跑来的白布川西和五色,被漫天的樱花迷了眼,远远就看到了打闹的前辈们,走近才发现那个一直不动如山的牛岛前辈,好像是笑着的。

 

这是一个天很蓝的日子,毕业生们互相招呼着走出了那扇再熟悉不过的大门,低年级的后辈们站在门后目送着,直到那些熟悉的背影消失在街角,再也看不见了。

这是一群人的结束,也是另一群人的开始。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大概是想写白鸟泽的传承,不过有没有表达出来就是另一回事了orz

怎么说呢这篇的基调应该还算轻松吧,毕竟这时候的他们对未来是充满希望的,只是我们已经知道了结局

等写后两年的白布五色川西再发刀吧(微笑

【梅閃/迦勒底】當我們談論同人時我們在談論什麼 #吉尔伽美什 #梅林
,大部分都是賣圓桌騎士的梗圖,這引發了那群基佬的不滿。 首先開戰的是崔斯坦,他畫了王x梅林性轉的R18插圖,而且加入了SM情節,結果那個作品的收藏數直接超過了梅林所有的短漫。梅林為了反擊,畫了貝狄威爾...
排球乙女】上得厅堂,下得……诶?#排球少年乙女向
少年暗骂自己粗心,皱了皱眉便默不作声地牵起你的手往外走。 “阿一?去哪里。” “肚子饿了,回家之前先陪我去吃点东西。”   学校附近的商店街依旧人来人往,最后的目的地果然是男孩子最爱的炸豆腐。 “你有...
排球乙女】谁允许你欺负她的? #排球少年乙女向
屁地理理褶皱的衣角,待仪容整理完毕上前一步凭借完美的身高压/制将始作俑者手上的物件夺下。   “阿侑??你在上面做什么?” “北前辈说学园祭排球部的横/幅要挂在显眼的地方,我来探探路。” “真是的,你...
排球乙女】当我和星海君捉迷藏时我在想些什么 #排球少年乙女向 #星海光来
毫无准备的我就这样背起双肩包挂着相机坐上了新干线。 表兄是典型的运/动系少年,不,现在应该算青年了才对。高中时期也算是作为排球选手在全国的舞台上活跃过,可奈何家族遗传的身高短板为他的进路落下铁幕。 他说...
排球乙女】男人的审美天差地别 #排球少年乙女向
  #木兔光太郎# 人来疯式猛禽类在接收到这个提议的当下一对圆溜溜的金色眼瞳就亮了起来。 以雷不及掩耳之势冲进衣帽间,出来的时候手里满满当当,刚开始因为套着防尘袋的关系你还没看清里面的内容,打开拉链...
排球少年】飞向苍穹 #星海光来
正确方法以及保护自己的缓冲动作,他害怕这个浑身力量的孩子在散发光芒之前就把自己弄坏了。 他带过太多的小小少年了,也因此比谁都清楚扎实的基础、正确的方式和持续的思考对于后续的飞跃有多么重要。他希望喜欢排球...
排球乙女】守护神先生有话说 #排球少年乙女向 #古森元也 #volleyball romance
!!!” 角名伦太郎原本以为远在黑狼队的某个万年不开窍的金毛排球脑已经够会折腾了,没想到看似靠谱的古森居然也这么一言难尽。 “明明是可以和心上人发生点什么的场合,居然从头到尾都在想佐久早,你的取向真的...
排球乙女】你就知道欺/负我! #排球少年乙女向
#赤苇京治 #宫侑 #宫治 #黑尾铁朗   【哼!不理你了!】 #及川彻# 总是高调得恨不得向全世界昭告恋人存在的万/人迷先生也有少见低调的时刻,毕竟有些美好的景/色占/有/欲爆/棚的少年只想独自收/藏...
那些替代雷的开源免费下载器
广告,死要钱,资源下载不到,有资源速度却贼慢……雷这款下载软件的缺点越来越多,今天要介绍的便是雷的替代品。 FDM FDM的全称是Free Download Manager,也就是免费下载器的...
【梅閃】遺留之物 #梅闪
為了那樣的局面戰到底,所以在本王參與的第七特異點就算是beast也會殺給你看。但是現在的局面如何呢?成為英靈之後,身為人類的裁定者,不管你們做了什麼決定,本王必然會看到最後,但是也僅僅是看著而已...
排球x你】和他交往之后才知道的事 #男神x你 #排球少年乙女向
原作者:Lousy   #内含日向翔阳/及川彻/牛岛若利/孤爪研磨/赤苇京治 #已交往设定请注意 #ooc属于我,少年们属于你   ver.日向翔阳   高中刚交往的时候,他还没摸索出要怎么样和自己...
排球少年】关于宫侑选手的特别企划 #宫侑 #宫治 #宫双子
原作者:巷尾梧桐   是双的成长故事   我是SUN电视台的一名体育记者,前段时间我所在的制作组和著名日本排球国手宫侑选手达成了协议,将为这名兵库县出生的优秀二传拍摄一部纪录片。今天,我将前去拜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