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球乙女】兔子不吃窝边草 #volleyball romance #排球少年乙女向 #松川一静

sodasinei 2021-07-18

原作者:巷尾梧桐

 

第二人称,松川个人向,关于十多年资本主义兄弟情变质的故事,ooc致歉

 

“我觉得阿松最近很奇怪”

“嗯?”,听到你的话,友人只是含含糊糊地随意应了声,就继续低头和便当里的排骨作斗争。

“我说,你好歹注意下吃相啊”,从校服裙的口袋里掏出纸巾,你有些无奈地帮她擦去嘴边沾着的酱汁。

“没事”,大概是终于奋战成功,友人露出了神清气爽的满足神色,“在男朋友面前我会注意的”

你额角一跳,没错这家伙是个可恶的现充。

“所以,你要和我说什么?”,拿起手边的牛奶喝了一口,她的注意力终于转移到了你身上。

“就是,阿松他最近很反常......”

 

先是两周前的休息日,你像往常一样和松川一起窝在沙发上看M1,并怂恿他和花卷组队参加。就在松川靠着臂长优势开始疯狂蹂躏你的头毛时,玻璃门外突然传来了一阵急促的猫叫声。你立刻起身跑出去,松川懒洋洋地跟在后面,原来是一只幼猫被困在了院子的树上爬不下来了。比划了一下距离,你觉得光靠自家竹马的手臂长度可能不太够。

“阿松,你去把梯子拿出来吧”

“不用这么麻烦,我们两个就够了”

“诶?你给我骑头颈吗?”

虽然松川一静是个面瘫,但好歹是和你相处了十多年的面瘫,这一刻你还是在他的眼神中读出了一丝嫌弃。

“我不想下周戴个颈托上学”

“喂!我没那么重好吧!”

“唉”,松川忍不住叹了口气,觉得再交流下去也不会有什么成果,“所以我说了,不用这么麻烦”

少年微微蹲下身,双手圈在你的膝窝,在你反应过来之前把你整个人直直地抱了起来。

“突然的做什么啊!”

“不是要救它吗?”,松川向枝丫间瞟了一眼,“再不快点它要害怕了”

“啊,真的”

你注意到努力蜷缩起身体的那一小团,伸长手臂引着它慢慢挪动到枝头,然后小心翼翼地将猫咪抱了下来。不是什么不得了的高度,只是这孩子实在太小了,能爬到那里也真是不容易。

“真是叛逆啊”

你看着挣扎着从你手中逃脱渐渐跑远的猫咪,有些忧愁地感叹着,至少让你再摸两下当回礼啊。

“喂,阿松”

“怎么了?”

“你可以放我下来了”

“哦”

少年慢悠悠地蹲下身把你放在地上,你才注意到刚才他一手圈住你的腿,另一手托着你的背,大概是怕你失去平衡摔下来。

“怎么样?我一点也不重吧”,注意到自家发小半点没有紊乱的呼吸,你不无得意。

“嗯,我只是觉得我这几年排球没白炼”,说着,还面无表情地屈起手臂展示了一下肌肉线条。

“喂!你夸我一下会死啊?”

“反正你从小到大就没瘦过啊”

注意到你又在跳脚的边缘徘徊,少年的大手轻抚着你的发顶,弯下腰视线与你齐平。

“但是这点重量我会好好承受就是了”

好像没有意识到这句话的歧义有点多,少年起身回屋,只留下你一个人呆愣楞地立在原地......

 

然后是上周四的放课后,你和同学打赌输了,被迫去排球部问“最帅的部员”借外套。其实损人不利己的同学是想看你在及川的后援会里浮沉的狼狈样,不过你完全会错了意,毕竟在你眼里,排球部里最帅的,当然是——王牌岩泉君啦!废话,是用暴扣一锤定音的身姿不够振奋人心?还是一巴掌把在女人堆里得意的家伙拍飞的动作不够有魄力?为什么大家都看不到主将身后的男人呢?真替岩泉君感到捉急啊。

大概是因为松川的关系,你和排球部的几位还算熟,乘着他们休息的间隙走进体育馆,最先注意到你的是花卷

“来找松川吗?”

“啊我来借外套,找一下......”

然而,还没等你把完整的句子说出口,远远地就飞来一件青城的队服盖住了你的脑袋。好不容易把衣服扒拉下来重见光明,你有些恼地回过头想找始作俑者,没想到对方早已老神在在地站在了你的身后,硬生生地把手里的运动饮料喝出了鸡尾酒的情调。

“不是要外套吗,给你了”,少年一边说一边撩起训练服下摆擦了擦脸上的汗,腹肌上附着着的汗滴一点点顺着肌肉线条向下滚落

啊之前都没注意到,阿松这家伙身材练得挺好的嘛......不对不对,重点错了!

“不是啊,有限定条件的好吗”

“我的不可以吗?”

......也不是说不可以。

是你的错觉吗,总觉得背后有点冷飕飕的,算了,就用阿松的交差好了......

 

“这有什么奇怪的吗?”,友人看向你的眼神宛如在看一个智障,“你们两个不是一直这样黏黏糊糊的吗”

“什么?不是啊!”,你一下子急了,“拜托不要用这种让人误会的说法啊!”

“你急什么?而且目前听下来这和你们平时的相处模式有差吗?”

“我还没说完啊!你好好听行不行!”

“是是,那么你请继续”

 

最后是前两天的学园祭,排球部办了个鬼屋,各种意义上好像效果还不错。一开始松川是和及川一起在外面揽客的,可你要找他时却突然被告知这家伙进去调整布景了。不是什么着急的事,你决定在外面慢慢等,却被及川一阵激将法给送了进去。

不过你对鬼屋这类还算免疫,慢悠悠地逛着还顺便和兢兢业业的金田一打了个招呼,在走到水池边时你注意到了请绕道的标识,啊就是这里了吧。撩开员工专属的白色幕帘,看到了站在那里修修补补的松川。

“阿松,果然在......”

没等你开心地和他打完招呼,就被少年一下子拉到了帘子里,紧接着陷入了一个令人窒息的怀抱。

“安静一下”,松川凑到你的耳边轻声说着。

你被突然的变化吓到,还没有反应过来,只觉得心跳有些乱,以及少年说话时吹在耳边的气息有些痒。

等到外面一对情侣尖叫着跑过,松川才终于放开了你,末了还伸出手在依然没有回过神的你眼前挥了挥。

“阿松你突然的干嘛啊!”,意识到刚才发生了什么,你的脸颊升腾起一阵热度。

“你这样会影响到后面的游客”

“那你好好说不行啊,突然的抱我干什么”

“嘛,情况紧急,而且又不是没抱过”,少年转身继续先前的工作,声音里没有一丝觉得不妥的意思。

“这不一样好吗!而且我的游览体验就不重要了吗,我要投诉!”

“你不算游客”

“哈?那我算什么”,你气不打一处来。

少年放下了手中的工具,熄灭了一旁亮着的手电,只剩下鬼屋里昏暗的光线,但是你知道此刻他在注视着你。

“你觉得呢?”

 

“你脸红了”

“啊我知道,那时候肯定脸红了啊,换你你不害羞啊?”

“不,我是说你现在脸红了”

......

看不下去你当场噎住满脸的尴尬,友人有些无奈地摇了摇头。

“这样吧,你先告诉我为什么你会觉得这三件事很奇怪”,友人放下筷子,一副公事公办的样子。

“就......怎么说呢,如果是平时好像也挺正常,毕竟我们两个当了这么多年好兄弟性别意识早就模糊了,打打闹闹滚作一团各种肢体接触也不是没有。可是之前阿松从来不说这些奇怪的话啊!或者说是我想多了?”

“我说,你是怎么想松川的?”

“阿松他是穿同一条裤衩长大的好兄弟啊!”

“没了?”

“大概......没了?”,友人半边的眉毛挑的老高,你被她盯得瑟瑟发抖,“你别这样看我真的没了兔子都不吃窝边草啊!说不定阿松他只是随口一说都是我一个人自作多情......等一下你那是什么眼神?”

“我就是有点同情松川”

“先同情同情你陷入纠结的好闺蜜我啊!”

 

最后,午休时间在友人“你真的是智障没救了自己慢慢想去吧”的眼神攻击中结束了,该说各种意义上她和她家小哥都是绝配吗,靠眼神传达的信息也太多了。

算了还是不要多想了,毕竟如果这段贯穿你生命的友谊因为什么奇怪的理由断裂开来,你觉得自己是承受不起的,还是继续做好兄弟吧。

 

浑浑噩噩地听完了下午的课,放学前你收到了母上的讯息,说是临时有事去一下祖母家,晚饭你自己解决。很好,看来又是去蹭饭的一天。

「你:阿松,老妈今天不在家,我去你那里凑合一顿」

「松川:巧了,我妈今天也不在」

「你:......那你下厨还是我?哪个比较不容易去洗胃?」

「松川:还是不了吧」

「松川:二丁目新开的家庭餐馆怎么样?不过及川他们会一起」

「你:我没问题,有的吃就行」

 

“我说阿松,你别又吃起士汉堡啊,试试看新品嘛”,你对落座后连菜单都不看一眼的发小有些无语。

“不了,我比较喜欢习惯了的东西”

“哈?恋旧也不是这样的吧”,你一边翻页一边吐槽,“好我决定了,要咖......”

“换一个,这边的咖喱很辣你受不了的”

“诶真的吗?好可惜”

“那个啊”,坐在对面的及川突然开了口。

“嗯?”,你们两个同时抬头。

“你们的对话真的好像结婚十年的老夫老妻哦”

松川眯起眼睛,不打算理会自家笑得奸诈的主将。倒是你认真地低头掰着手指头算了起来,然后点了点头戳戳一旁的少年。

“话说阿松啊,结婚十年的夫妇只要不是八年恋爱长跑就都没有我们认识的久,这样一算我们很厉害诶!”

“啊......嗯”,看着你一脸兴奋的神色,松川突然觉得无言以对。

 

【混蛋川记得请客(4)】

及川:阿松你太难了

及川:这个群名谁改的啊??

岩泉:我

岩泉:有意见?

及川:没......

花卷:松川你不如直球试试看吧,不然哪天有女人带着小孩来认及川了你们还是好兄弟

及川:喂!!小卷你到底是怎么看我的啊!!

花卷:轻浮

岩泉:浪荡

松川:四处留情

及川:阿松出现了ww

岩泉:所以你准备怎么办?

松川:顺其自然吧

松川:还有及川你不要多嘴

 

餐厅的菜上的很快,你点的炒饭看起来十足诱人,不过在坐在外侧的松川试图把盘子递过来时却突然被你制住了。少年回过头发现你眨巴着眼睛充满期待地望着他,在一阵不明所以的眼神交流后松川选择投降,他拿起筷子把你碗里的胡萝卜全部挑走。

“花椰菜记得吃完”

“好~”

你对完美的、没有胡萝卜的炒饭感到非常满意,开始埋头猛吃。

这时候的松川抬起头想拿纸巾,却分明看到队友的眼中写满了同情。

「你们几个迟早也会有这一天的」,少年挑了挑眉用眼神回敬。

 

吃饱喝足,等你们慢悠悠地走回家时已是华灯初上。

“说起来,前两天和大学打练习赛的时候碰到松田前辈了”,松川突然开口。

“诶??你怎么不和我说啊!”,你撅起嘴有些不甘心。

“你就那么想见他吗?”

“也不是啊,毕竟是初恋总归有点不一样的啦”

“坚持了三周不到的初恋?”

“还不是情书被拒绝了!!再说就算是三周不到也有认真喜欢过的好吗?不要质疑少女心啊”

“诶少女心啊......你这家伙真是做什么事都三分钟热度啊”

“哪有,我以后一定会谈一场长长久久的恋爱给你看的”

“为什么要给我看?”

“......还不是因为你在质疑我!”

“那么,你想和谁谈呢?”

“......这个不能说”,你突然意识到对话的走向有点不对,“阿松你突然好八卦哦”

“有吗?”

“说起来你打排球也快十年了吧?”

“嗯,今年正好十年吧”

“真是了不起啊......我好像真的没有坚持过什么事啊”,你仰头看着夜空沉思了一会,“啊我想到了”

“什么?”

“和阿松做朋友这件事我有坚持了十多年诶”,你抬手试图哥俩好地勾住少年的肩膀,嗯有点艰难,这家伙也长太高了吧。

“......”

“干嘛这个眼神?”

“没什么”

“‘我们能走到今天全靠我容忍你的智障’,你是想说这个,是吧??”

“是你自己承认的哦”

“松川一静!!”

少年长手一伸把你丢进了你家院子里

“那么明天见了,我的小智障”

“谁是智障啊!!而且定语也有问题吧!!”

松川没再回话,只是挥了挥手,动作莫名的有些潇洒,你觉得自己的脸颊又开始烧起来了。

 

从有记忆以来你就在松川一静身边了,可能是多个玩伴没什么不好的,也可能是单纯的习惯,松川对于你和他全然相反的性格倒也不排斥。他向来早熟,从小就瘫着一张脸,而你的心情就像亚马逊雨林的天气,阴晴不定,会因为一点点小事哭个不停,也会因为他送的一颗糖果笑的比当空的艳阳还灿烂。

你总是很多变,而他也总是热衷于猜测你的下一个行动,这样的游戏好像永远也不会厌。不过你倒是经常语出惊人,想法总是和同龄的女孩不太一样。

很久以前松川的母亲抱着你们两个读童话书,男孩子对这种公主王子的戏码不怎么感冒,你倒是听的津津有味。故事结束,年长的女性笑的很温柔,问起你以后要不要嫁给帅气的王子殿下。出乎意料的是,你回答不要,相比之下你更喜欢骑士先生。因为王子的眼里只有需要保护的公主,但是骑士先生总是在帮助普通人,你要和骑士先生一起仗剑走天涯。

松川的母亲听完你的话咯咯笑个不停,末了才摸摸你的小脑袋说怎样都行,只要快乐幸福地度过一生就好。坐在一边的男孩子什么都没说,只是暗暗地下定了决心。

 

国小二年级的时候你们两个一起养的金鱼死了,那天两家父母都不在,你戳着翻在水面上的鱼肚皮想要认识不多久的小伙伴继续动起来。

“没用的,他们已经死了”,男孩子的声音很平静。

“呜......可是我不想他们死掉”,你的泪水开始在眼眶里打转。

“我们有每天好好喂食,换水也很勤快,该做的都做了,只是他们的生命真的很短暂”

“那,我们要好好道别才行”,你一边抹着泪水,语气却很坚定

天上下着大雨,你们两个穿好雨披,拿着小铲子在花园里面安葬了他们,还立了一个小小的墓碑。

那之后每次你想养小动物的提议都会被松川用各种理由否决掉,不过最重要的缘由他一直没有告诉你,人的一生和他们比起来太漫长了,所以见证离别的一定会是你们,而他知道,那时候你一定会哭,如果可以,松川不想再看到你的眼泪。你想要做什么他都会陪着,他会成为你一个人的骑士先生。

 

虽然你可能早就已经不记得自己说过的话了,可是松川真的记了很久,甚至在国中的学园祭上,即使班里女生提议他出演王子,他最终还是选择了骑士的角色,哪怕只是一个小小的配角,可他想你看到。

那天松川带着戏服回家,虽然有些劣质但好歹是成套的铠甲。少年没有在面上表现出来,但是内心却对你的反应十足期待。

你像往常一样推门而入,看到他的时候楞了一下,脸红的不可思议,正当少年觉得一阵满足犹如刚开瓶的苏打水气泡一样溢满胸腔时,你却突然开口了。

“阿松啊,你们排球部的松田学长......有女朋友吗?”

宛如一盆冷水从头浇下,松川觉得自己的心在一点一点往下沉,可能就是因为太了解了,以至于他一眼就能看出你恋爱了。如果能不那么敏锐就好了,少年觉得此刻自己的心脏就像一颗烂柠檬,酸涩腐败,嫉妒、不甘心、失落,他深吸了一口气,不想在你眼前展露出这些。

“要我帮忙递情书吗?”,少年一边脱下戏服一边假装漫不经心地开口

“诶?”,你有些惊讶,明明还什么都没说。

“反正你也没勇气直接告白吧?”

“是......那么拜托你了阿松!”

你双手合十表示感谢,少年只是随意地摆了摆手就躺下去继续看书,和平时没什么两样。

最后,那封情书是你们两个共同完成的。其实也是松川看不下去你那副纠结到死的便秘样,作为男生里少数国文优秀者,倒也真的给出了不少有建设性的意见。

他到底在做什么呢,看着你一遍遍地认真检查着好不容易写完的终稿,松川也有些搞不懂自己了。只是,他第一次知道原来你喜欢一个人会是这样的表现,红着脸、眼里满是期待与希冀,连平时大大咧咧的字迹都变得小心翼翼了起来,即使心中再酸涩,你所有的样子他都想好好珍藏下来,哪怕这一切改变不是为了他。

真好啊,真是羡慕啊,那个人,为什么就不能是他呢。

 

在你一阵乱七八糟的占卜后,递情书的日子被选在了一个周三,看着你又期盼又紧张,甚至连走路都有些颤颤巍巍的样子,松川不免觉得有些好笑。

“你为什么会喜欢松田前辈啊?”

“他打球的样子很帅?哎呀喜欢这种事哪有什么为什么啦”

认识了这么多年松川还是第一次知道原来你也会有这样扭捏的一面。我打了这么多年球,你都没觉得帅气吗?啊糟糕,差点就说出来了。

松川闭起双眼又睁开,接过决定你命运的信封,走向了部室。

松田学长是位很优秀的前辈,球技很好人也温柔,虽然看起来有点吊儿郎当的但是松川一直很尊敬他。把情信交过去的时候他刻意的摆出了一如既往淡定的神色,也没有错过对方眼里一闪而过的惊讶。

“前辈,麻烦你现在看掉,等下拜托直接给她一个答复”

“啊这我还真是没有想到,那孩子一直在你身边吧”,前辈翻读着信纸,嘴角带着一抹笑意。

这要他怎么回答,是啊一直在他身边,可是这又有什么用,人家喜欢的是前辈你啊。

“嘛怎么说呢,恋爱这种事和排球一样,经常会被眼前的信息扰乱呢,有时候可能因为靠的太近了,反而看不清楚呢”

“前辈”

“嗯?”

“您想说什么?”

“哈哈哈没什么,就是觉得毅力和耐性同样很重要,而这些松川你很擅长吧?”

“......”

“操场旁边的樱花树下嘛......真会选地方啊,那么我出发了”

“松田前辈”

“还有什么事吗?”,握住门把手的少年转头

“拜托,就算要拒绝,也请温柔一点”

松田楞了一下,随即笑开了,“放心吧”

 

远远的,松川站在体育馆门口,看着樱树下的你和前辈,一直到前辈挥挥手离开,而你靠着树干一点点抱着膝盖坐下,他才慢慢地走了过来。

“又掉眼泪了?”

“才没有”

哭腔还是很明显啊。

“要吃冰淇淋吗?今天我请”

“要吃”

“那么不要哭了”

你牵住少年伸过来的手,晃晃悠悠地站起身。

回去的路上你小口小口的吃着松川递过来的蛋筒,香草味的,他总是记得你喜欢什么。

“话说阿松,你有喜欢的人吗?”

“......没有”

“有好感的类型也没有吗?”

“你问这个干什么?”

不知道为什么,虽然还是瘫着一张脸,可是松川看上去好像有点烦躁。

“单纯好奇而已啦”

“那么,c组的那个小川挺好看的”

“诶阿松喜欢那种类型啊”,你有些惊讶,“不过确实那种大美人男生都会喜欢吧”

不,其实我只喜欢你,只是这句话什么时候才能说出口呢。

“你看起来好像也没有特别失落嘛,明明被拒绝了”

“阿松你好过分”,你有些嗔怪地瞪了身旁的少年一眼,“怎么说呢,多少也猜到了,我又不是恋爱脑的小女生......喂你这个鄙夷的眼神是怎么回事啊?”

你一拳挥过去,果不其然被挡下了。

“而且最近已经麻烦你很多了,不快点振作起来阿松会担心的吧?”

松川停下脚步看了你两秒,“是,会担心”

“诶??我还以为你肯定会说‘才不会’呢,阿松你没发烧吧??”

“放心,我脑子清楚得很”

 

毅力和耐性啊,他确实很擅长呢。只不过人向来不是可以轻易满足的生物,松川不知道自己可以忍耐到什么时候,不只想要做朋友、还想要靠近更多的心情,总有一天会控制不住的吧。

有时松川也很苦恼,可能是你们确实太熟了,你在他面前完全没有警觉意识,好多次少年训练晚了回来看到你等着等着就在他的床上睡着了,蜷缩起的身体和微微勾起的嘴角,大概是个好梦吧。松川总是轻手轻脚地坐到床边,伸出的手指停留在半空中,最后轻轻点上你的嘴唇。

当你缓缓睁开眼时,少年早已站起身,不是在整理书包就是在看手机,非常自然地提醒你可以准备下楼吃饭了,然后注视着你还有些迷迷糊糊的背影,轻轻地笑着。

算了,就先这样吧。他会用自己的气息和温柔包围住你,直到你的眼神再也无法落在其他人身上。总有一天,你会明白的,而在那之前,他所需要的就是耐心的等待。

 

说实话,其实你也有点搞不懂最近的自己,对着认识了十多年的发小心跳居然开始不受控制起来,最开始是音乐课的集体舞,看到他牵着分配好的舞伴,你站在自己班的队伍里不自觉地开始低落,甚至在走廊里遇见他帮同班的女生搬东西,心上都会泛起一阵酸涩。

这算什么呢?明明一直都以最好的朋友相处,国中的时候还拜托他帮忙递情书,现在又自顾自地生出这种情感,你觉得自己真是个烂人。如果因为这些莫名其妙的小心思葬送了这么多年的情谊,你觉得根本无法原谅自己。可是,阿松他总有一天会谈恋爱,或许还会和那个女孩结婚,你们会有各自的家庭,然后慢慢疏远,这样也可以吗?你突然有点害怕,因为你没有办法想象生命里丢掉这个少年的样子。

啊到底该怎么办,或者,有谁可以告诉你阿松是怎么想的吗......

然而,还没等你厘清自己乱七八糟的思绪,又雪上加霜地撞见了发小被表白的场合。你听完了少女结结巴巴努力传递出来的心情,却没有勇气去听少年的回答,结果就是回家路上快被好奇心折磨的疯掉。

“阿松,问你个问题”

“什么?”

“你目前还是单身状态吗?”

“......”

“快回答啦,我有个朋友想知道,千万别问我那个朋友是谁”

“噗”

“不许笑啊!!快回答!!”

“嘛,我单身啊,好好转告你那位‘朋友’吧”

根本无法对上少年带着笑意的眼眸,你觉得自己完全被看穿了。

 

“阿松,奶奶家送了蜜柑过来,你要下去吃一点吗?”,你推门而入的时候松川正靠在床头刷手机。

“我说,你能不能偶尔敲个门,万一我在做什么18禁的事情呢?”

“你的存在本身就有够18禁了,做不做没差啦”,你一边吐槽一边像往常一样蹦上床,凑到他身边,“在看什么?”

“漫才”

“啊我之前就说吧,你真的可以考虑和花卷出道诶,比赛的时候台前立一个及川的等身像一定可以拿冠军的”,想象了一下那个场面,你自顾自地笑起来,“不过说起来你们两个的cp在年级的女生里很火诶”

“放心啦我站你攻”对着松川满是嫌弃的死鱼眼,你哥俩好地拍了拍他的肩膀,“我觉得你一定比他行”

松川叹了口气,把手机放到床头柜上,靠过来一手圈住你的腰,一手撑在你的耳侧,“我行不行,你要不要先试试看?”

这个很不妙的气氛是怎么回事??你推了推他,纹丝不动。

周身萦绕着少年身上淡淡的薄荷味气息,忽略快要震碎耳膜的心跳,你试着用玩笑的口吻道,“阿松啊,你不能对好兄弟下手吧”

“那她也得是真的‘兄弟’才行”

少年丝毫没有放过你的意思,眼神里满是在球场上才会有的捕猎者的意味。糟糕,好像糊弄不过去了......

“喂你们两个,可以吃饭了”

推门而入的伯母救了你,乘着松川一瞬间的恍神,你推开他逃也似的跑回来家。

 

当天夜里你不出意外失眠了,翌日顶着两个大大的黑眼圈去学校把友人吓了一跳。

听完你的叙述,对方毫不犹豫地送了你一个爆栗。

“你个笨蛋,到底在纠结什么啊?不同阶段喜欢上不同的人不是很正常的吗?又不是脚踏两条船,真的那么在意就好好去问问松川君的心情啊!”

“做不到啊......”

“这有什么做不到的??难道你要看着他以后和别人结婚啊?”

“这个不行!”

“那你倒是给我主动一点啊??”

“我努力......”

 

虽然是这么说了,但实际这几天你都在躲着松川,大家都在努力准备着升学考试,把回家的时间差开来还是很好操作的。

但是你忘了松川就住你家隔壁,尤其你们两个的房间他跨一步就可以到。

于是,这天在阳台上晾衣服的时候,你抬眼正好看到了对面靠着在吹风的少年,完蛋。

果不其然,对方一个大跨步跳跃就飞了过来,吓得你往后退了两步。

“你要死啊?掉下去怎么办??”

“这点距离想掉下去也很难啊”

“那就可以这样擅闯民宅了吗??给我注意下少女的隐私啊你这个混蛋”

“少女?”,松川抬头看了一眼你刚晾好的衣物,然后把视线停留在了一个不可描述的部位,“我是觉得你这么多年完全没有长进啊”

“松川一静!!”

接下你挥过来的拳头,松川扣住你的手腕,然后把你带进了他的怀抱。一只手制住你的挣扎,少年收紧了手臂。

“不要乱动,让我抱一会”

声音还是很平静,可是隔着薄薄的居家服你听到了少年同样激烈的心跳声。

“之后一段时间因为补习班的关系我会先住到叔叔家,你好好考虑一下吧”

少年松开你,又跳回了自家阳台,最后留给你一个夕阳下淡然的微笑。

虽然他没有说要你思考什么,可是你心里再清楚不过了。

 

之后两周的时间你们都没有见面,假期里各自忙着学习的事也算充实,可你依然觉得心里空落落的。

果然不行吗,没有阿松的日子。

夜里洗完澡窝在床上,你忍不住点开了松川的头像,你们有一搭没一搭地聊起来

「松川:你想见我吗?」

「你:......干嘛突然问这个」

「松川:回答我」

「你:想」

「松川:那么25分钟后你家见,我出门了」

「你:喂!大半夜的不要发疯啊!」

「松川:好久没活动了感觉身体有点僵硬」

「松川:我骑车过来,会路过便利店要带什么吗?」

「你:我减肥......」

「松川:菠萝包白巧克力芒果汁?」

「你:嗯......」

「松川:那么我出发了」

 

你靠在窗台前注视着路灯下缓缓接近的身影,跑下楼的时候顺手抓了条围巾。推开门,少年的身影被月光拉得老长,不知道是不是思念的关系,你觉得此刻少年面上淡淡的笑容让你十足心动。

你一边叮嘱他注意保暖一边把围巾围在了松川的脖子上,这家伙总是会忘记。少年把车篮里的塑胶袋递给你,只是笑着,等待着你开口。

你踌躇了一下,心下一横。

“阿松,我以前喜欢过松田学长的事,你介意吗?”

松川楞了一下,大概是没有想到会是这样的开场,随即笑了起来。

“不许笑我啊!快回答啦!”

少年摆摆手,依旧没有说话,只是勾了勾手指,示意你上前。你凑过去,疑惑他这是在卖什么关子。

是一个吻,温柔的仿佛蜻蜓点水一样的吻,如果不是唇上额外的热度,甚至没有它留存过的证据。

男孩子带着薄茧的大手轻轻地摩挲着你的脸颊,眼中满是笑意。

“嘛不能说完全不介意,但是我会一点一点慢慢讨回来的”

你把半张脸埋进外套里,完全没有回答的余裕。

少年摸了摸你的脑袋,重新坐回到脚踏车上。

“还有啊,你最好改一下对我的称呼比较好,不然以后天天这样叫自己挺怪的”

一直到松川的背影消失在街角,你才慢慢反应过来这家伙是什么意思。你原地缓缓蹲下,在脸色恢复正常之前还是先在外面冷静一下吧。

 

「你:你这家伙就这么肯定以后我会嫁给你啊?」

「松川:这点自信我还是有的」

就像他有自信你一定会慢慢喜欢上他一样,遥远的未来你们也会一直一直陪伴在彼此身边。

 

总之你们就这样还算顺理成章地在一起了,虽然是一直说着兔子不吃窝边草,不过毕竟你也不是兔子嘛。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全文接近1w字,鬼知道我怎么又写了这么长

关于那位友人家的小哥,没错他在白鸟泽,应该是一个致力于互相噎死对方的故事

排球】男人的审美天差地别 #排球少年
原作者:巷尾梧桐   第二人称,如果对他们说“今天我的衣服由你来选”,ooc致歉 #木兔光太郎 #赤苇京治 #及彻 #星海光来 #北信介 # #volleyball romance...
排球少年】与你起共度余生 #volleyball romance #赤苇京治 #及彻 #影山飞雄
。其实你只是因为连续熬夜,在交出了期末最后篇论文后陷入了暴睡,手机自然也是调到了静音状态。   你他道歉后给他做了猪排咖喱饭作为担心的回礼。影山问起你圣诞夜的安排,说是作为俱乐部赞助商的...
排球少年】当你出现在我的生活里 #及彻 #岩泉 # #花卷贵大 #青叶城西
早结婚的位。成年之后你还是副很童颜的长相,当然这是忽略了身材之后,目前的苦恼是总被人怀疑老牛嫩草,但其实你明明还比他大三个月。   哪个成年男人面对自己老婆的时候想这样那样?成人大手先生总...
排球】胆小鬼 #排球少年
原作者:巷尾梧桐   第二人称,关于在喜欢的人面前光速变怂的男孩子们,ooc致歉 #宫侑 #黑尾铁朗 #及彻 #岩泉 #野泽出 #volleyball romance   #宫侑# “侑...
排球】相片 #volleyball romance #排球少年
原作者:巷尾梧桐   第二人称,当你翻看相片回忆你们两个的过往 #赤苇京治 #影山飞雄 #木兔光太郎 #佐久早圣臣 #岩泉 #及彻 #黑尾铁朗   #及彻# 23岁那年,你偷偷买了机票飞...
排球】要忍耐 #volleyball romance #排球少年
原作者:巷尾梧桐   第二人称,考验少年们定力的场合,ooc致歉 #赤苇京治 #木兔光太郎 #及彻 #岩泉 #星海光来 #古森元也 #黑尾铁朗   【猫耳拯救世界】 #黑尾铁朗# 其实...
排球】我的男朋友约等于米七高 #排球少年
原作者:巷尾梧桐   第二人称,又名与唯一指定男子汉方队的恋爱日常,ooc致歉 #星海光来 #日翔阳 #上林鲸郎 #犬鸣sion #赤木路成 #夜久卫辅 #volleyball...
排球少年】老婆沉迷抽卡怎么办? #及彻 #岩泉 # #花卷贵大 #青叶城西
,不要怕我好不好。」      :   进了六月之后天气突然就热了起来,你和两个人都是太喜欢夏天的类型,因此休息日两个人也总是在家里。   今天中午完饭后你们两个人便懒洋洋地回了自己的...
排球】Flipped #排球少年
原作者:巷尾梧桐   第二人称,关于被你可爱的小行为击中的他们,ooc致歉 #角名伦太郎 #黑尾铁郎 #赤苇京治 #古森元也 #岩泉 #星海光来 #volleyball romance...
排球】脸红的少年是人间珍宝 #排球少年
原作者:巷尾梧桐   第二人称,关于在你面前害羞的男孩子们,ooc致歉 #岩泉 #及彻 #黑尾铁朗 #影山飞雄 #饭纲掌 #volleyball romance   #岩泉# 就算是全青...
排球】妈妈说主动才会有故事 #排球少年
原作者:巷尾梧桐   第二人称,当你主动出击时少年们会做何反应呢? 是莫名其妙突然多出来的债orz,ooc致歉 #赤苇京治 #宫侑 #及彻 #黑尾铁朗 #星海光来 #昼神幸郎...
排球】与明星选手的艰难恋爱 #排球少年
原作者:巷尾梧桐   第二人称,关于和排球选手们的爱情实录,ooc致歉 #佐久早圣臣 #宫侑 #及彻 #木兔光太郎 #星海光来 #volleyball romance     【过激粉丝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