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昼星】翱翔于天际 #排球少年 #星海光来 #昼神幸郎 #volleyball romance

sodasinei 2021-07-18

原作者:巷尾梧桐

 

关于幸郎和光来的几个片段,这次主要是按幸郎的时间线来,下次会有光来君的视角

当友情向看也没什么问题,明暗君客串,ooc致歉

 

【关于兄弟和福郎君的友人】

昼神幸郎今年11岁了,他有一个年长他7岁的哥哥。兄长从初中起上的就是寄宿制的强豪学校,除了假期,幸郎总是不能经常见到他。然而,自从升入了大学,福郎就离开了长野县,虽然一年中相处的时间和以前没有太大差别,可是幸郎觉得自己想念哥哥的频率好像更高了。他把日本地图贴在了房间的墙上,问妈妈要来了两个图钉,一个钉在了家的位置,一个钉在了哥哥上学的城市。幸郎从来都是认真的好孩子,只是现在他对于练习付出的精力更多了,身高、力量、排球技术,至少要有一样让哥哥回来的时候刮目相看。

福郎在归家前一天打了电话过来,大概是晚上8时,幸郎正坐在电视机前面看比赛转播,一边吃着母亲削好的水果。酸甜又汁水饱满的果品很好吃,除了喜欢之外,幸郎也把这部分作为每天的必修课,毕竟为了能像哥哥姐姐一样站上全国的舞台,身体管理自然是少不了。虽然还只是一个国小生,但是对于在意的事情他从来都是一丝不苟。其实从妈妈叫出哥哥的名字开始,幸郎的注意力就不再专注于屏幕上了,他竖起耳朵听着,捕捉到了关键信息,哥哥明天会带朋友一起回来。是和兄长一样优秀的副攻呢?还是和他一样的主攻手?虽然还没有见过面,可是幸郎下意识地觉得对方一定也是一名排球选手,要说这种直觉是为什么,大概因为对方是哥哥的友人吧。妈妈问幸郎要不要和哥哥说说话,小朋友一本正经地摇摇头,说着明天就可以见面了,要哥哥也早点休息。妈妈笑着传了话,幸郎不自觉地想象着电话那头的哥哥是什么表情。这天晚上,幸郎像往常一样洗了一个舒舒服服的热水澡,做完睡前的舒展操,最后看了一眼墙上两个图钉的位置,然后闭上了双眼,嘴角是止不住的笑意。

假期里的幸郎也严格地准时起床,帮妈妈摆好桌子后上楼叫姐姐一起用早饭。姐姐也是很优秀的排球选手,平时训练的狠劲一点不输男孩子们,但是休息日她会喜欢睡得晚一些。虽然早就习惯了长姐的作息,可是这时候的幸郎对于自己可以更早起床这件事还是会悄悄自豪一下。

一整个上午,幸郎都有些坐立难安,按照计划写完了作业,还和姐姐一起练了球,可他总是下意识地抬眼望向客厅上方的时钟,然后发现距离上次只过去了十来分钟。

哥哥和友人是午饭前到的,听到门铃声幸郎就冲到了玄关去开门,端端正正地在门口摆好的两双拖鞋是他昨天晚上准备好的。哥哥笑着给了他一个大大的拥抱,揉着他新长出来的短短卷发夸他长高了。第一个目标达成,幸郎从哥哥的怀抱里抬起头,向那位陌生的、但同样高大的青年打了招呼,他向来是一个有礼貌的孩子。这位黑发朋友看起来非常精神,他笑得嘴角快要咧到耳根去了,用大手对着幸郎的头毛一阵蹂躏,然后转头对福郎说,“你弟弟看起来真是个可爱的好孩子,和你完全不一样”。一时之间幸郎不知道该如何应答,他甚至不敢确定这是不是一个夸奖,毕竟如果收下了,那就意味着哥哥不是好孩子了。有些无措地看了眼兄长,虽然维持着和往日一样和煦的微笑,可幸郎却觉得哥哥额头的青筋好像一直在跳。

之后大半天的相处下来,幸郎觉得自己对明暗君的观感非常复杂。首先,对方确实是一位非常优秀的排球选手,下午在后院的那一小块场地上也悉心地指导了他。可是,他又非常喜欢捉弄人,先不说很多幼稚的小把戏连国小四年级的幸郎都不屑,单单是自己好不容易留长了的头发大概都被他褥秃一层。在哥哥把对方同样长着茧的大手拍开时,幸郎甚至觉得有点头昏脑胀。不过昼神太太非常喜欢这位明暗君,她觉得自家孩子很好,只是一个个都有些早熟,这位精神满满又热衷于帮忙的青年很得她欢心。幸郎知道对方不是坏人,他刚在书上读到了人都是有“多面性”的,只是这和他想象中的有些差别,因为他一直觉得哥哥的友人应该和哥哥一样更“成熟稳重”一点。你听,明暗君爽朗的笑声哪怕他窝在自己的小房间里都清清楚楚。

明暗君没有留宿,用过晚饭帮忙收拾后哥哥就送他去车站了,幸郎有些疲惫地和对方道了别,然后抱着球去了院子里,他知道等下哥哥回来了会到这里来找他。

福郎到家的时候小朋友正在练垫球,他的姿势很标准,球感也很好,更不用说家族遗传的优秀体格,福郎相信弟弟以后也一定会是一个优秀的排球选手。

他还记得幸郎刚出生的时候,小小的、软软的一团,抱在手里对一个7岁的孩子有些分量,但好像也不是那么重。再往前数几年福郎已经经历过妹妹的降生,所以这对他来说不算陌生。看了看缩在软椅上禁不住瞌睡已经闭上了双眼的女孩子,福郎挺直了腰板,现在有两个孩子跟在他身后了,他要努力做优秀的大哥哥才行。排球刻在昼神家的血脉里,他们每一个都是自然而然地站上了那片场地。福郎打得有模有样的时候妹妹刚开始学垫球,而那会儿的幸郎还只能坐在一边抱着排球啃,然后被惊慌失措的哥哥姐姐抱起来。不过也因为排球,他们错过了太多彼此的成长时光,每一个学期结束福郎才能回家,而这时帮弟弟妹妹在回廊一角刻下的身高线距离上一回已经高了太多。可是福郎知道这一切都是值得的,他跑在最前方追逐梦想,哪怕只有一点,也希望那两个孩子可以被自己所感染,然后追逐在他身后,甚至有一天超越他,去往更广袤的世界。幸郎一直是一个安静的孩子,他甚至不像同龄的孩子喜欢宣战布告,但是福郎在他眼中看到的斗志半点不少,他就像一团安静燃烧的火焰。福郎希望弟弟可以一直热爱下去,希望他可以像自己一样从排球中收获快乐。挫折可以加速人的进化,可是福郎还是祈祷自己无法陪伴的成长路上,荆棘不要太多才好。

在福郎数到48时球落地了,幸郎蹙起的眉头看起来有些懊恼,可是对上哥哥的眼神又闪闪发光。福郎想再抱抱他,但是被幸郎有些别扭地推开了。真是大孩子了呢,青年摇摇头在回廊上坐下,接过球在手指上转着。幸郎看起来有些激动又有些踌躇,他大概憋了很多话想和许久未见的哥哥说,可是又不知道怎么开口。

“幸郎,你是不是不太喜欢修吾君?”,福郎笑眯眯地开口,幸郎却一下子满脸通红,大概是他之前表现的太明显了,如果让哥哥的朋友也不开心了那可真是太失礼了。

“我只是觉得,他和哥哥好像不太一样”,幸郎小声嗫喏着。

“嘛,修吾君确实有些地方不太注意,可他是个很好的人哦”,之后福郎说起了他们的事,两个人一直都是网那一边的对手,可是每一次的交锋都觉得对方真的很理解自己,可能是对位四溅的火花,也可能是强者之间的惺惺相惜,总之在明暗君死缠烂打的单方面主动中他们成为了挚友。是死敌,但也是挚友。

“幸郎以后一定也会遇到的,可能性格南辕北辙,但是透过外表真正看透你内心的人”,福郎又摸了摸看起来依旧很困惑的小弟弟的脑袋,茸茸的,别再剃了多好,“然后你们会分享彼此的生命,成为朋友”

这时候的昼神幸郎是不理解的,或者说他一直不太在意朋友这回事。其实比起交友他更想和哥哥聊聊排球,可是似懂非懂地点着头,幸郎还是觉得只要能和哥哥说说话,一切都好。

 

【受伤的麻雀】

那是在优里西中最后一场大赛前,昼神幸郎刚开始和星海光来熟络起来,他觉得自己大概快要拥有一个真正的朋友了,他想和星海君更亲近些,却又不想表现得太明显。

在那日想通了些关于自己的事后,昼神开始试着把自己从排球当中解放出来,规定的训练时间里他依旧全神贯注,只是比如往常会去体育馆加练的午休,他现在会更喜欢在校园里散步。然后,他就看到了蹲在树下的星海光来。

“星海君,怎么了吗?”

“他受伤了”,白发的少年将拢着的双手微微打开,里面是一只很小的麻雀。

星海的手比起同龄的男孩子要小上两圈,粉白色的皮肤衬着午间的阳光,给里面的小生命撒上了一层美好但脆弱的光辉。

虽然可能不太合适,但是星海还是带着小鸟去了保健室。这两个孩子是保健室的常客,校医姐姐挺喜欢这些倔强又坚强的少年,她一边抱怨着她不是兽医,一边还是将胶布撕成小条,给受伤的腿小心翼翼地包扎着。昼神突然想起了家里的小伙伴,许久未见不知道他是不是又胖了,现在应该正懒洋洋地瘫在院子里晒太阳吧。不管是人类还是动物,受伤的时候都应该被温柔地照料啊。

小家伙被养在了星海的宿舍里,他的室友最近因为身体不好都是回家住。白发少年用破了洞的床单做了一个简陋但还算温暖的小窝,在一旁看着的昼神觉得星海君大咧咧的外表下有一颗澄澈的心。之后的日子里,他借着第二发现人的名头三天两头光顾队友的房间,有时候是聊排球,有时候是帮学习苦手的星海辅导功课。

在优里西中的三年星海光来都是替补,他一次也没能穿上那件象征着荣耀的队服。中学的最后一场比赛,他拿着应援的条幅站在观众席上,眼看着队友远远地扑过去,却还是没能救起最后那颗球。他们这一届走到这里就停止了,星海当然是不甘的,只是他觉得自己的心情和站在场上的那几个人是不一样的,和昼神幸郎更是不同。

昼神其实没有太难过,或者说他开始习惯这种情绪了,理智地、冷酷地面对每一次胜利和败北。归校后他躺在自己的小床上,注视着上铺的床板,觉得有还是点静不下心来。起身穿好鞋,像是被惯性牵引着,他踱步到了星海的宿舍。

少年站在窗前,背影些失落,昼神走过去,发现临时的小窝空了。偏偏是今天吗,昼神抬手拍了拍队友的肩膀。

“毕竟是现实世界,星海君也不能指望他叼着树枝过来给你拼一个谢谢吧?”

小个子的男孩看起来一下子恼了,他拍掉昼神的手,“我做这些,又不是为了让他感谢我!”

“是是”,看着星海气鼓鼓地在书桌前坐下,昼神忍不住笑了起来,“不过可以离开至少说明他伤好了,也是一件好事嘛”

昼神看向窗外,有很多小鸟从这个枝头跳去那个,然后飞上蓝天。星海君,总有一天你也会飞去很远很广阔的世界,虽然不是现在,但是未来的某一天一定可以的。这不是期盼,不是憧憬,而是肯定会发生的事。与生俱来的跳跃天赋与球感、持之以恒的训练与汗水、像恒星一样燃烧不尽的热爱,以及能从任何一个泥泞的深坑中再度抬起脚步的饥饿感,星海君的极限,一定只有再遥远不过的天际。

那么,他昼神幸郎的未来又在哪里呢?

 

【关于光来君和昼神家】

请星海光来去家里做客是一时兴起,从优里西升入鸥台的春假,两个人除了练球就是闲在屋里发霉。正好哥哥又要带神奇的明暗君来玩,幸郎也就顺势发出了邀请。昼神夫人对于家里又能热闹起来表示很欢迎,甚至揶揄姐姐要不要把男朋友一起带过来。虽然是千年难般摆出了一副害羞样,可是一想起姐姐秀恩爱的画面,幸郎觉得头有点痛。

星海到的时候带了奶奶家种的蜜柑,在昼神夫人慈爱的注视下有些不好意思,在接连和福郎君、明暗君、昼神姐姐打过招呼后未来的小巨人觉得脖颈的压力有点大。没关系,就当是同时面对5个老哥好了!想起作为斗争对象的兄长,星海握紧了拳头,再度燃起了斗志。

中午是烤肉派对,在福郎和明暗君的共同努力下炉子很快就被组装好了,没记错的话上次用到它是起码两年前的事了。明暗君不改搞事本性,这次被他捉弄的对象不再是幸郎,而是埋头苦吃把两个腮帮子塞得像仓鼠的星海君。软茸茸的短发很好摸,明暗君的大手一通作乱,气得想反击的星海一口牛肉梗在了喉头。幸郎一边给队友递水,一边拍着他的背帮忙顺气,回头看了一眼,觉得自家老哥的额角又开始跳了。

不过星海很好哄,明暗君一提起职业联赛的事他的注意力就立刻被转移了。明暗君和福郎在大学校队里都表现得很出色,两个人不出意外又和敌对的俱乐部签了合同,幸郎看着插科打诨哥俩好的两人,想着两家俱乐部的粉丝如果知道队员场下是这幅模样会不会很幻灭。

下午他们打起了二对二,昼神兄弟对明暗君和光来,姐姐一边和男朋友煲电话粥一边做裁判。不过基本上几局下来都是两位准职业选手在秀技术,福郎君多少注意到了弟弟的变化,但他没有多说什么。不管今后走上哪一条路,他都希望这孩子可以快乐。

中间休息的时候光来想拜托幸郎给他拿水,结果一声“昼神”出口三兄妹同时转头笑着看向他,问他是找这个昼神呢还是那个昼神。不经逗的小海鸥一下子涨红了脸,结结巴巴地喊了声幸郎。“那么请等一下,光来君”,看着笑得像偷到小鱼干的猫咪一样的弟弟,昼神姐姐笑弯了眼。

晚上昼神夫人准备了多一份的水果和点心,她很喜欢星海的吃相,满足的、光是看着就能提起食欲。当然她也注意到了幸郎的转变,上一次归家的时候这孩子眼里没有一丝光彩,哪怕是吃着他最喜欢的食物也看起来味同嚼蜡,昼神夫人虽然很着急,但是也不敢随意干涉青春期的孩子。她觉得幸郎的变化多半和这位光来君有关,昼神夫人有些感激这个看起来有些冲动但十足可爱的孩子,可是她也不想让小小少年感到局促或是拘谨,只能多给他准备一些可口的食物了。他们都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她希望这两个孩子可以彼此陪伴。

星海会在昼神家留宿一夜,幸郎的房间足够装下他们两人。可是两个少年就谁睡床谁睡地板产生分歧,幸郎觉得不能委屈了客人,光来则觉得让主人睡地板太厚脸皮了。互不相让地纠缠许久后,星海光来反客为主一锤定音

“你的床够睡两个人,都睡床!”

幸郎一瞬间觉得自己有些招架不了这样的单细胞生物

“光来君,这样真的不会很奇怪吗?”

“哈?两个大男人有什么好扭扭捏捏的?”,星海光来一身正气身子正不怕影子歪。

幸郎沉默了半晌,最后还是投降般地收起了地上的铺盖,然后又搬了一床被子过来。关灯后幸郎丝毫没有睡意,刚想确认下光来君的状况,却听到背后传来了安稳的呼吸声,他只得无奈地转过身,欣赏了一把队友的睡颜。星海的睡姿很乖,像母亲子宫里的婴儿,身体朝向他蜷缩着,双手靠在胸前,和白天张牙舞爪的样子完全不同。昼神无声地笑了,这一刻他觉得能与光来君相遇真是太好了,躺平闭上眼,他大概也能久违地做一个好梦。

然而,刚迷迷糊糊的有些睡意,他就被光来君踹醒了。在感受了小海鸥360度全方位无死角踢腿后,昼神还是翻出了收起的铺盖睡到了地上,然后在清晨时分再度被从床上滚下来的白毛少年痛击。

经历了充足的8小时睡眠后,星海光来精神满满地向好友道早安,却不知道为什么觉得对方的笑容好像有一点咬牙切齿。

 

【关于发型】

要说三兄妹的食物链生态,最顶端应该是昼神姐姐。福郎君宠爱着这一代唯一的女孩子,幸郎则不想和厚脸皮又毒舌的姐姐纠缠。

送走了光来君后,三兄妹一起窝在沙发上看比赛。最先遭到攻击的是福郎君的胡子,不知道是为了体现成熟的男子汉气质还是别的什么原因,福郎君慢慢开始蓄须了,只不过目前还处在半长不长看不出造型反而有些邋里邋遢的阶段,在妹妹的一阵打击下,在球场上所向披靡老神在在的福郎君悲痛欲绝地剃掉了新长出来的胡须。当然在归队之后他又重新蓄上了,毕竟他不想输掉和修吾君的赌约。

之后被盯上的是幸郎的板寸,在姐姐一阵苦口婆心的劝说下,少年虽然面色平和但内心烦不甚烦,下一秒就差点要开始默念色即是空空即是色。

“我说幸郎啊,打排球和发型是不冲突的,你这个样子上了高中不会受欢迎的”

幸郎没有回应的打算,而是端起马克杯喝水。

“哦~或者说是因为光来君大概不会在意这个所以你也不在乎?”

一口水呛在了喉咙里,未来的不动昼神此刻开始疯狂地咳嗽。泪眼朦胧中对着长姐狡黠的笑容,觉得果然沉默是金。

不过之后还是慢慢把头发留长了。

至于光来君,小海鸥一直到高一过去大半都还是软茸茸的短发,只是某天突发奇想把头发留长,然后慢慢变成了现在这个造型。昼神不无感慨地怀念着队友曾经可爱的造型,却被反驳就是不想被你们撸来撸去才要换这个帅气的发型。

是是是非常帅气,昼神幸郎一边敷衍着一边再度伸出了罪恶的手。

 

【关于吃饭】

“昼神学长,吃这些就够了吗?”

“真的吃好少,明明个子那么高大”

星海光来端着堆成小山高的餐盘经过一年级的长桌时听到了后辈们小声的议论

“他说吃饱了就是吃饱了”

“诶??星海前辈?”,大概是没想到王牌前辈会参与到这样无聊的话题,学弟们有些惊诧。

星海没有在意他们,而是望向那边的昼神和白马,两个人不知道在说什么,笑的很开心。

这样就够了,至少现在他是笑着吃饭的。

 

【关于AD】

星海光来选择施怀登阿德勒的时候没有一丝犹豫,“我要去国内最强的俱乐部,然后挑战海外联赛!”

关于职业规划,每一步他都早就想好了,现在能拥有这样充沛的选项,其实也是他这些年来正确的、持之以恒的付出的必然回报。

其实知晓光来君选择的那一刻,幸郎没来由的想给哥哥打电话,但是输入号码后他却久久没能按下拨号键。说些什么呢?注意一下光来君?不不不,可没有人比他更在意身体管理了。那么稍微关照他一下?也不行,如果被光来君知道一定又会觉得是在小看他。

算了,摁灭屏幕,昼神对着眼前的课本出神。光来君会越飞越远的,他的羽翼日渐丰满,在球场上散发的光芒会让全世界认识这位东方的小巨人,甚至会有很多孩子因为他燃起对排球的热爱,这一切都是他早就想到的。

光来君的光芒从来都不是属于他一个人的,他会站在他们共同的起点,目送着他翱翔于天际。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非常奇怪的一件事,我写不出昼星的爱情,好像更习惯于描绘他们的日常、羁绊或者高于友情的朦胧情感,害我真是太屑了orz

之前好像有朋友在我的提问箱里点了双队长,就带明暗君一起玩一下

】七日 #排球少年 # # #volleyball romance
儿童排球。 “君,醒醒,我要出门了,”推了推小朋友柔软的肚子,觉得意外的藏肉。 “哦......,”睁开眼迷迷糊糊地支起身子,先看了看自己的身体,发现没有变化之后露出了懊恼的...
】要开心 #排球少年 # # #volleyball romance
原作者:巷尾梧桐   短小的生贺,关于的越洋礼物   2月3日晚上七点,完成了今天的工作。他盖上笔帽,将终于写好的病历归位,然后站起身伸了个懒腰。 今天是27岁的生日,但是...
】海鸥、苏牧与呼护卫 #排球少年 # #
转过头,清亮的大嗓门就响了。 “突然不能用守护神咒了是怎么回事啊??这么大的事情你居然不告诉我??” “不,君,摄魂怪已经有好几十年没有攻击过霍格沃茨了,我觉得这并不是什么大事...
排球乙女】少年的你 #volleyball romance #排球少年乙女向 #
好的方面来讲至少君看清自己的心意了 :你们两个!!等着瞧我一定确认给你们看   看着斗志满满的队友,白马莫名觉得自己像忧心的老父亲。 白马:,他真的没问题吗?要怎么确认啊? :嘛,总之...
排球少年】飞向苍穹 #
排球,还是吃美味的饭菜,都应该是开心的事啊? 开始把更多地把探究的目光放到了的身上。   其实那日制止的极端行为完全是偶然,一直到很久以后石墙上那道刺目的血迹和冲进鼻腔的血腥气...
排球乙女】当我和君捉迷藏时我在想些什么 #排球少年乙女向 #
特刊啊?他这种排球痴应该不会移情别恋吧?」 『......』 「君?怎么了?」 『没事』 『我只是觉得你和君某种意义上来说还蛮像的。』 啊这,应该是夸奖吧? 先不去管君和篮球的情缘,总之我...
排球乙女——Romance on Campus ● 排球少年乙女向● 佐久早圣臣● ● 宫侑● 黑尾铁朗
原作者:悄悄乱写   排球乙女——Romance on Campus【佐久早//宫侑/黑尾】 预警:今年实属不寻常,连带着毕业季都严阵以待,只能一切从简,在离校前写点校园故事吧。用到了一丢丢歌词...
【HQ】身高差2.0●排球少年乙女向●木兔●月岛萤●黑尾铁朗●宫侑●男X你
 :……(月岛同学还真是嘴硬男子中翘楚)     A :【】 1.经常被人问我们是不是超模,印象最深的一次是陪她逛街的时候被探要名片~ 「不过也很正常啦,毕竟我们是高海拔夫妇嘛(温柔幸福的微笑jpg...
排球乙女】一击必杀 #排球少年乙女向
原作者:巷尾梧桐   第二人称乙女向,关于男孩子们撩人的一面,ooc致歉 大概是美好的女孩子们的后篇,那些美味的少年们【母爱变质现场 # #及川彻 #赤苇京治 #木兔 #佐久早圣臣...
排球乙女——年下出动,请您签收 ● 排球少年乙女向● 赤苇京治● ● 濑见英太● 及川彻● 宫侑
原作者:悄悄乱写   排球乙女——年下出动,请您签收【赤苇//濑见/及川/宫侑】 预警:if姐弟恋,会是何种情形?是一个听歌后突发的脑洞。有私设,第二人称,有长有短,OOC致歉。 PS:可以听这...
排球乙女】妈妈说主动才会有故事 #排球少年乙女向
原作者:巷尾梧桐   第二人称乙女向,当你主动出击时少年们会做何反应呢? 是莫名其妙突然多出来的债orz,ooc致歉 #赤苇京治 #宫侑 #及川彻 #黑尾铁朗 # #...
排球乙女】空气中飘过一阵酸味 #volleyball romance #排球少年乙女向
原作者:巷尾梧桐   第二人称乙女向,他们的吃醋表现,ooc致歉 #赤苇京治 #及川彻 #影山飞雄 #牛岛若利 # #   #赤苇京治# 虽然这样做有些坏心眼,不过你真的很想看看一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