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球少年】谁是胆小鬼?

sodasinei 2021-07-18

原作者:巷尾梧桐

 

关于大家一起玩试胆大会的场合,别问我这些人是怎么凑在一起的,就当米奇妙妙平行宇宙吧

#黑尾铁朗 #及川彻 #星海光来 #孤爪研磨 #北信介 #木兔光太郎 #山口忠 #谷地仁花

搭档是:黑尾及川/星海研磨/北木兔/山口仁花

除开山口仁花有箭头、一小点木叶雀,剩下的全员友情向,ooc致歉

 

0

某年某月每日,在一个月黑风高寂静阴森的夜晚,N校联合训练的重头戏森然出品包你身心俱凉试胆大会开始了。通过抽签,我们选出了4组幸运选手,你看他们迎风招展的笑容是多么的生无可恋啊。

本次大会的总策划由可靠的音驹副主将海信行同学担任,他合十的双手与平静祥和的笑容显然是在为选手们祈福。群众演员的服装设计由miracle boy、天选之子、史上最帅气的guess monster天童觉同学负责(注:100日元一条,播出时记得删掉括号内容)。扮演鬼怪角色的主要是各校一年生,让我们为他们辛苦的付出献上诚挚的感谢。

本次大会共设三个必经关卡,不在规定时间内到达灯笼里的蜡烛就会烧完,各位如果不想摸黑完成还请尽快在指定地点进行更换,途中会有随机群演和参与者进行互动,保证您留下终身难忘的绝佳体验。

那么诸位幸运选手,请开始你们的三途川之旅吧。

 

1

可能是因为同性相斥,在抽签结束后,黑尾和及川都先用不怎么认同的眼神打量了对方一阵。虽然之后是带着如沐春风的笑容友好地握了手,但是松开之后留下的掌印真是有够鲜红的,真不愧是主将组,经过这样的较量还能咬紧牙关露出微笑。

站上起点时,黑尾非常绅士地把灯笼交到了及传手上,示意他走前面。

及川:阿拉黑尾君已经开始害怕了吗?没有关系哦可以躲在帅气的及川先生身后的~

黑尾:不不不,我只是觉得从身高角度来看我走在前面及川君的游戏体验会很差,毕竟3cm的差距也不容小觑呢~

及川:这样啊,那还真是劳您费心了。

尽管面上还维持着近乎完美的笑容,但实际及川已经默默地在心里记下了这一笔。可千万不要得意的太早了黑尾君,我们的胜负才刚刚开始。

虽然是完全搞错了要对付的目标,但是两个人的余裕从正式走进山里就慢慢消退了。厚厚的云层遮蔽了明月的光辉,小径处处都是不知名的爬行类生物和叫声诡异的罕见鸟类,一开始还打着嘴仗,渐渐的及川和黑尾都没了声音。觉得气氛有些尴尬的黑尾不改搞事本色率先开了口,“我说及川君啊,你原来这么害怕吗?手里的灯笼抖得像筛子哦?”

“哈黑尾君?是你自己害怕的发抖所以看什么都在打颤吧?”

“及川君这样嘴硬可太没有主将的气度了哦?”

“明明是开口就挑衅的黑尾君比较糟糕吧?”

两个人就这样热热闹闹地走到了河边的独木桥,然而异变就在此刻发生了。草丛中突然伸出了两只手,紧紧地抓住了两位主将的脚踝。感受到下方黏腻冰凉的触感,两人瞬间一个激灵,像卡带了的幻灯片一样一帧一帧慢慢地转过头。只见地上趴着一个身穿残缺铠甲的不明生物,晃悠着抬起的脑袋上大半边脸都是溃烂的,“两位,不要过河了留在这里陪我吧......”,阴森的声音配上一点点淌下的血液,效果满分。

“啊啊啊啊啊!!!”/“你不要过来啊!!!”

非常没出息的,两位主将惨叫着拼命蹬掉了束缚住行动的那只手,拼尽此生爆发力冲过了摇摇欲坠的木桥,一直到了指定地点的破庙里才喘着粗气停下。

双手撑着膝盖休息了一阵,抬眼对视的时候两个人都有些尴尬,安静地补充完照明用具,就又踏上了下一段旅程。

“我说及川君啊,关于刚才的事......”

“刚才?刚才有发生什么吗?”

确认过眼神,是都想把丢脸的场面烂在肚子里的人。虽然是对面前的家伙充满了嘲讽的欲望,但比起一时之快果然还是不要让外面那帮损友知道比较重要。不过太安静了让人毛骨悚然,想办理聊点什么吧。

“我说及川君啊,要不要来交流看看主将心得啊?”

“可以啊说起来我们青城这边都是可爱的好孩子呢,一个个都很有礼貌”

“那个,京谷贤太郎君也是青城的吧?”

“......哈哈哈别光说我的事了,音驹的灰羽君也很有个性吧?”

虽然是本着互损的初衷开启的这段对话,但渐渐的走向就开始不对了起来,两个人大吐苦水,一个吐槽发小挑食熬夜不听话、后辈难搞单细胞不会读空气,另一个哀叹同级要么嘴上不饶人要么铁拳如雨下、后辈要么太过认真要么完全不服管教。最后总结起来就是惺惺相惜同是天涯沦落人,你家日子原来也不好过啊,就差执手相看泪眼了。

两个人打开了话匣子之后像补习教室外面织毛线的阿姨妈妈们一样根本停不下来,聊得火热如入无人之境,甚至中间在敬业的金田一同学顶着一张血淋淋的鬼脸凑过去时都被他家亲爱的主将一掌拍回去了,大概意思是别打扰我和闺蜜聊天。可怜的韭菜头少年原地掩面蹲下,真就痛击自家队友呗。

下一个惊吓发生在最后一个必经点前,被无头武士团团围住时两个人才意识到好像太久没有注意前方了。尖叫着逃跑还慌不择路地撞在一起,一个揉着额头一个捂着鼻子开始了新一轮互怼,一直到发现蜡烛快熄灭了才连忙跑过去更换。过程中黑尾挥挥手示意休战,两个人平复了下心神决定最后一段路齐心协力快点结束回归阳间社会,不管怎么样作为主讲不能丢了青城和音驹的脸面,必须昂首挺胸面色自然地到达出口才行。

不过虽然是这样握手击掌下了决心,但最后还是不停惨叫着跑完全程的。

 

2

作为鸥台引以为傲的小巨人,害怕这两个字从来不在星海光来的字典里......这当然是不可能的。排球场上会遇到的各种困难他是一点不怕,但是超自然系的话题嘛,就有点苦手了,可星海君成吨重的偶像包袱不容许他犯怂。不过毕竟是活在当下的性格,在和队友相认的时候因为视线相近星海还是微妙的有些满意,擅长观察的研磨几乎是第一眼就意识到了白毛少年的笑容是什么意思,虽然不算太好胜,可他还是悄悄地挺直了背,注意到这个微小变化的昼神几乎在一瞬间就笑了出来。

星海:你笑什么?

昼神:光来君或许还要注意一下发型的高度问题哦~

星海:你丫的找揍是不是??

昼神:打架可能来不及了,毕竟光来君马上就要出发了呢~

星海:......

作为节能环保敌不动我不动敌动了我还是不想动派代表人物,孤爪研磨其实从游戏还没开始就想回去了。空调被窝游戏机不好吗?为什么要做这种累人的事情啊......拖着脚步跟在精神满满嗓门巨大的小海鸥身后,音驹大脑开始怀疑人生。

不过虽然是一副正气凌然邪气不侵的样子,可是在遇到第一个机关的时候星海光来就发挥了他极佳的反应速度,一瞬间窜到了队友的身后。意识到身前突然空了的布丁头少年回首看了看强装冷静实则抖得不成样子的队友,又转过去看了一眼认真扮鬼的后辈,忍不住叹了口气。

“level2”,留下这样一句没头没脑的话,研磨默默地绕开身前的伎乐面具头也不回地继续向前走。

星海光来愣愣地看着佝偻着背的搭档,单细胞生物的直觉告诉他对方很有可能是一个深藏不露的大佬。尽力驱散恐惧的小海鸥闭上眼,一口气冲到了研磨身边。

“我说,我才没有害怕!”,是涨红了脸努力想辩解的小海鸥。

“......”,是根本不想说话的研磨。

“喂!!不许无视我啊!!”

面对雷打不动的城市少年,星海光来觉得很憋屈,虎起脸表示你不回应我还不想和你交流呢,然而诡异的静默和阴冷的空气让他无法忍受。

“喂!你刚才念的,是什么咒语啊?”,小巨人的偶像包袱和驱鬼辟邪的保命能力,白毛少年还是选择了后者。

“......是恐怖游戏的等级”,研磨觉得说话都很累。

“哈?恐怖游戏?那是什么?”

“就是以恐怖题材为主的游戏......”,这人交流起来也太困难了吧。

“为什么要玩这种恶趣味的游戏啊??”,星海光来觉得自己跟不上city boy的潮流了。

“因为很有意思”,研磨对同级生的高分贝烦不甚烦,“啊对了,一般这种场合下,话最多声音最大的人会最先挂掉哦,这是经验”

一阵阴风吹过,配上队友闪烁着诡异光芒的金色眼瞳,星海光来觉得背后湿了一片,为了保命明天能够继续打排球他选择先试着闭上嘴。

有过往无数游戏经验加成和对设计者海前辈的了解,之后的旅程研磨基本都能预测到鬼在哪里出现并且做出预警,有大佬带路的小海鸥渐渐平静下来,虽然还是时不时发出惨绝人寰的叫声但至少不会浑身发抖了。

为了耳膜健康考虑,研磨试图转移队友的注意力和他进行交流,男孩子的话题基本离不开排球和游戏,被一通科普之后星海燃起了熊熊斗志,表示之后要和研磨加好友一起打游戏,哪怕在网络世界里他也不会输的!

看了眼每个陷阱都能保证踩中的单细胞搭档,孤爪研磨想象了下和对方连麦的样子,不行不行,绝对不可以,先不说可能根本带不动,光是这种声波攻击就一定会害他神经衰弱的。

 

3

虽然要出发的人是北信介和木兔光太郎,但是内心世界最丰富的却要数赤苇京治。从猫头鹰一号饲养员的疲惫中解放出来的轻松感和木兔前辈一脚踩空彻底踏进异世界的焦虑感反复折磨着可靠的二年生,最后唯有抓住木兔肩膀反复叮嘱和对着稻高前辈鞠躬90度拜托对方好生照应。从来不会紧张同样也不会害怕,比起神明鬼怪正在注视着他不如说他本身就无限接近神明的北信介同学无言地点了点头,大概意思就是我会罩着他的请不用担心。

“赤苇,要不要来玩UNO?”

“啊,好的。”

虽然是挥着手绢满心担忧地送走了自家主将,但果然难得的休闲时间还是不能浪费啊。

不过真要说起来这个组合也不用太忧虑,毕竟有那个可以镇压稻高四活宝的北前辈在。一路上木兔光太郎不改话痨本色嘴巴完全没有停下来过,只不过他的搭档惜字如金,除了“嗯”/“不是”之外几乎没有别的应答。提着灯笼走在前面,木兔觉得人生有点无趣,猫头鹰少年不满地撅起了嘴。

“嘿嘿嘿这里就是第一个关卡吗?很简单嘛”,大概是上帝关窗开门保持平衡,掏空了木兔的大脑就送他欧皇的金手指,一路上两人没有遇到多少鬼怪,顺利地抵达了换蜡烛的地点。

“木兔君,请安静一下”

“啊?明明是信介你话太少了啦,多和我交流交流嘛”,别问他为什么这就开始叫名字了,没结果,凭直觉。

“不,我是说现在请安静一点”

“啊?”

“请站在原地不要动”

“为,为什么”,明明是礼貌用语,可木兔莫名觉得无法违抗对方的建议,呆呆地立在原地。

北信介环顾了一下四周,拿起靠在门边的竹竿往天花板上捅了捅,几秒后一个鼓囊囊的塑胶袋掉在了地上,破开的小口处流出了粘稠的红色液体。

“这是什么啊??血吗??”,木兔吓得灵魂出窍。

“不,只是加了增稠剂的颜料而已。”

“诶??信介你是怎么发现的??”

“这个关卡意味着我们走完了四分之一的路程,但是几乎没有碰到扮鬼的演员,这从概率上看是不正常的,所以我想这间屋子里应该会有机关”,北停顿了一下,指了指木兔脚下,“虽然这边的地板都做得很老旧,但是这一块的声音和前面的完全不一样,而且就在换蜡烛的桌前,是必经之路,设置在这里很好理解,估计是木兔君抬脚再向前一步头顶的颜料袋就会被刺破然后滴下来吧”

“哦哦哦虽然不太理解但是信介好厉害!!”

“不,只是正常的推理而已”,虽然是一直在做着解说,但北手中的动作也没有停,这会已经盖上了灯笼的罩子准备重新启程,“所以按照目前的情况来看,之后的部分由我来走前面吧”

“好!”,赤苇,我好像碰到神明了!木兔光太郎认真地把这个发现记在了心里的小本本上,想着出去之后一定要和可靠的后辈分享看他大吃一惊的模样,不过可能光是要记到下一个关卡都非常困难。

之后的一路都畅通无阻,黑暗中只有北手中的灯笼散发着微弱的光线,但是木兔却觉得走在身前比他矮一截瘦一圈的少年身上仿佛散发着神性的光辉。一直到最后一个关卡,北还和拖着长长假发的后辈打了个招呼

“理石,辛苦了”

“不不不北前辈,这些是我该做的”

虽然是满满的前辈后辈情,但是贞子打扮的孩子摆出了仿佛军姿一样正直的姿势怎么看都很奇怪啊。

 

4

在负责出发点的白布前辈告诉山口和谷地可以开始准备时,这两个孩子已经抖得快要站不住了。

“呜呜呜果然像我这种村民B会第一个被吃掉吧”

“诶?不不不小谷这、这个世界是没有鬼的”

“山口,你如果没在发抖这样说会更可靠一点”

“月、月月”

看着泫然欲泣的发小,月岛真的有点开始担心这两个人能不能顺利走完全程了。

“没事的谷地!害怕的话我会进来救你的!”,是时刻都精神满满乐于助人的日向君。

“还是算了吧,你估计一进去就迷路了”

“月岛你这家伙说什么??”

没有在意跳脚的小乌鸦,月岛意味深长地看了眼雀斑少年,“嘛,都这样了真的要被抢先?”

山口没有再回答,虽然还在颤抖但是握紧了拳头,默默地下定决心。

不过,尽管已经做了无数遍心理建设,但实际走到山里后两个人还是害怕的不行。有点受不住周遭黑暗的谷地下意识地抓住了山口的外套下摆,一边嗫喏着开口

“抱、抱歉山口君”

“没事的,小谷害怕的话就抓着我吧”

注意到身后传来的力道,山口闭上眼睛深吸一口气,要振作起来,一定要振作起来,不管怎么样至少要保护好小谷才行。

然而,好不容易睁开了眼,面前却是一对快要弹出眼眶的血眼珠

“啊啊啊啊有鬼啊!!!”

尖叫着奋力推了一把面前的不明生物,山口一把拽住身后女孩的手腕开始狂奔,一直到第一个关卡近在眼前才算停。意识到掌心纤细柔软的触感,少年立刻红了脸。

“对对对,对不起小谷,我擅自就......”,鞠躬90度道歉

“不不不,不用道歉山口君,是是是,是我太胆小了就应该在这里被妖怪吃掉”,原地正坐开始反驳。

“不不不,小谷说什么呢,能走到这里已经很不容易了”

“山口君才是,刚才一下子反应过来真是太勇敢了”

“我我我,我哪有勇敢,这种词形容阿月还差不多”

“明明就有!山口君不可以妄自菲薄”

“小谷才是吧!明明超级可爱不可以看轻自己!”

“诶?”

看着眼前一下子满脸通红的女孩子,山口这才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立刻欲盖弥彰地站起身。

“那个!蜡烛快烧完了,我们赶紧去换吧!”

“啊啊,好的”

看着渐渐跑远的两人,蹲在草丛里的别所千源同学感到一言难尽,这什么鬼畜言情剧,以空前标准的姿势互相土下座着表白你们真的没有问题吗?完全打乱了他的表演计划不知道什么时候可以插进去,算了算了反正也很累还是瘫在这里休息吧......少年别所真的很想回去躺尸当咸鱼。

再度提起灯笼时,山口看了看旁边低着头不敢和他对视的女孩子,咬咬牙决定果然还是要努力一点。

“小谷,害怕的话牵着我的手吧”

“诶?不不不用了,会给山口君添超多麻烦的啊!!要是被山口君的粉丝知道了我会被暗杀的!!”

“哪有什么粉丝啊我又不是阿月!”,山口忽的提高了音量,“不用管别人怎么看,对于我来说小谷是一定要保护好的人啊!”

女孩子大概是被突然的宣言震住了,抬起头呆呆地注视着同级生,金色的眼眸亮闪闪的。可能是觉得不可以再耽搁下去了,谷地抿了下唇,伸出了手,“那,那就拜托山口君了”。

“不,完全不麻烦”,山口牵住少女小小的手,紧紧握住,“抱歉我的手有在出汗”

“没关系的,完全没关系”

虽然之后也出了很多状况,但是两个人还是好好地走完了全程,倒不如说几乎没有碰到多少扮鬼的同级生,这点真是谢天谢地。

 

其实真相是五色、黄金川、芝山、尾长等一众少年看到颤抖着仿佛下一秒就要哭出来的女孩子觉得实在下不去手,就默默原地待命了。至于国见,他一早就找了块茸茸的草地睡着了,要不是金田一过来叫他收工大概能直接一觉到天亮吧。

 

5

虽然参赛组在山里十足热闹,但其实旁观组在外面也没闲着。没有告知8位幸运嘉宾,其实每一个扮鬼的群演头上、每一间作为关卡的小屋里面,以及每一组队员的灯笼上,都装有摄像头和收音器材,品牌及材料的挑选均由电子产品达人角名伦太郎同学完成。

因此,在终点前大喘气努力恢复心跳呼吸最后挺直腰板宛如王者一般迎接光明的及川和黑尾真是太残念了,他们不知道一众队友早已在屏幕前笑岔了气。之后的几天,两位主将深陷损友模仿秀的地狱中无法自拔。

 

后面的几组就不太一样了,从三年级的阿兰到二年级的四位活宝,稻高众在观赏完全程后只余下了对自家队长浓浓的钦佩,北信介教教徒又要扩容了。至于隔壁枭谷,丢人,当事人觉得非常丢人。虽然都是木兔的常规操作,但是被这样公开处刑果然还是丢不起这个老脸,只有进行努力宣传枭谷智商盆地唯有木兔光太郎、其他人还是很正常的这样浓浓队友情的挽尊操作了。不过木兔光太郎是谁啊,他可是心情变化宛如跳楼机过山车的三岁巨型猫头鹰啊,从山里出来后这位star陷入了两种复杂情绪的交融,一边敬仰着北信介一边不满后续半程过于太平。对于他的抱怨,最先开始跳脚的是宫双子

“哈?你这是在埋怨北前辈吗?”/“开什么玩笑啊要不是北前辈你根本走不出来”

“侑、治,对前辈要有礼貌”

“是!”x2

教育完自家两只小狐狸,北信介转头看向消沉的木兔光太郎,“木兔君的表现总是很出人意料呢,下次有机会再一决胜负吧”

“嘿嘿嘿信介!不用这样夸我的!以后好好打一场吧!”

不,木兔前辈,我不觉得北前辈是在夸奖你,不过看着好不容易恢复精神的主将,赤苇还是决定默默把这句话咽下去。

 

至于研磨和星海,音驹大脑一出来就晃晃悠悠直奔被窝和游戏机,其他一切与他无关。鸥台的前辈们则是充满慈爱地注视着自家的可爱后辈,把星海看得背后发毛。

昼神:光来君......

星海:我才没有害怕!!不准小看我啊!!

昼神:?我还什么都没说?

 

而乌野这里,在看到山口牵起小仁花的手时,爆发了一阵充满欣慰的掌声,以菅原前辈和旭前辈为首的父母组甚至感动的热泪盈眶,哪怕是向来毒舌的月岛都勾起了嘴角,只有王者大人一头雾水。

影山:你们到底在激动什么?

 

隔壁的木叶看着乌野场这边的情景剧露出了老神在在的笑容

“阿拉拉,真是有够青春的呢”

“我说你啊,别摆出这种恶心的表情”,雀田看不惯同级生这副老奸巨猾的模样,“你大概还不会有人家小朋友表现的好呢”

“喂喂喂,我说你到底是怎么看我的啊?”

“哼”,雀田撇过头没有理会少年西子捧心的惺惺作态。

木叶倒也没有再多辩解什么,而是拿过桌子上的汽水开好递过去,女孩子虽然接过了但还是瞪了他一眼。

嘛无所谓啦,真正需要的时候他一定会守护好的。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排球乙女】先服软就输了这种事到底想出来的? #排球少年乙女向
偶尔也会有不想顺着他的时候,结果就莫名其妙的冷战。 其实最先沉不住气的一定宫侑同学,只少年的自尊心向来比天高,即使明白自己有做错的部分,也绝不主动低头。明明比都在意你的心情,但还要摆出一副洒脱的...
排球乙女】胆小鬼 #排球少年乙女向
愿意学着长大。   #黑尾铁朗# 留着奇特发型的高大少年在面对你时总喜欢挂着一抹酷似漫画反派的邪笑,自称迷人又热心的正面角色可从不间断的小恶作剧却直惹得你跳脚。 先不说发作业本时总是把你那份举的老高老...
排球x你】家还没个经理咋的? #男神x你 #排球少年乙女向
原作者:Lousy   #内含乌野/青叶城西/音驹/枭谷 #各校排球部经理设定 #ooc属于我,少年们属于你   ver.乌野   正式入部第一天就和社团里所有人交换了邮件地址,从乌野排球部成立以来...
排球乙女】正经人在意这些啊! #排球少年乙女向
同学,明明长了一张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的池面脸,在球场上的发挥也游刃有余驾轻就熟,可能想到少年一个会在上课时间热衷于恶/作剧的家伙呢? 每天出门前精心整理好的制/服,不过半节课的功夫就会...
排球乙女】允许你欺负她的? #排球少年乙女向
,“群居的蟑螂居然还敢留在这里啊?” “你说蟑螂??” “应了就啊~”将文件交还给你,少年两手揣/兜悠哉地踱了过去,可眯起的棕眸里却山雨欲来,“给你们的脸欺负我女朋友?”   异变在刹那间发生...
排球少年】男人怕鬼不丢人,真不丢人
纠结中无法自拔。   8 反观一年组,灰色少年国见英已经进入了梦乡都别想把他从周公的怀抱里扒拉出来,而旁边的韭菜头金田一君则非常贴心地为友人掖了掖被角,然后坐到了他岩泉前辈旁边。   9 怎么说呢...
排球乙女】要和恋人一起做的事 #排球少年乙女向 #日向翔阳 #孤爪研磨 #国见英 #白布贤二郎
 排球部的经理一个胆小鬼 回家的路上,你想起同桌跟你描述的约会场景 【在摩天轮的顶点接吻】 接吻什么的想想就害羞,这么说回来你和翔阳确立关系以来还没去约会过   “翔阳!这个星期六有空吗!” “嗯嗯...
排球乙女】当你个风纪 #排球少年乙女向 #黑尾铁朗 #日向翔阳
没来得及反应就被你推走 - 你结束了值日,回到自己教室发现有瓶酸奶 “这给的啊”你问了前桌 “个高一生送的喔,长得还挺可爱,你有戏?” “什么啊。。” 虽然这么说着但你还扬起笑容 当门口拦...
德拉科×你|胆小鬼 #恋与HP #HP乙女 #德拉科马尔福
你家谈公事。   这样的少年,却很轻易地不用任何余力,让你坠入在这单向爱恋之中。   或许该逃走的。 但你胆小鬼。   2   父亲对你的小心思一无所知。   在德拉科来访庄园的第四天,他笑呵呵...
排球乙女】脸红的少年人间珍宝 #排球少年乙女向
询问,毕竟连牵手都会事先确认的人,完全没有信号的主动真是太难得了。 要怎么形容少年当下的心情呢?大概就想立刻升天遁地也不为过吧,毕竟因为昨天晚上梦到了穿着啦啦队训练服的心上人主动牵住他的手往光裸的...
排球乙女】暗恋 #排球少年乙女向 #黑尾铁朗 #日向翔阳 #月岛萤 #西谷夕
没走,趴在桌子上小鼾 因为他将脸埋着,我就放心大胆的看着他 突然他的一个动作吓得我赶紧撇开头 什么时候时候才能告白 【胆小鬼的爱】   -西谷夕 他乌野排球部的守护神 我被洁子学姐拉入排球部当经理...
排球乙女】听说及川前辈并不喜欢他女朋友 #排球少年乙女向
同级 -接受不了请退出 这篇真说不上来的雷人   一句话概括:两个不会主动出击的胆小鬼要怎样才能甜甜蜜蜜。   ▼正文 01 “呐,你们知道吗?及川前辈好像又换了女朋友诶” “没有吧,不xx前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