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球乙女】我在这里 #volleyball romance #排球少年乙女向

sodasinei 2021-07-18

原作者:巷尾梧桐

 

第二人称乙女向,关于在艰难时刻安慰陪伴的场合,ooc致歉

#赤苇京治 #木兔光太郎 #黑尾铁朗 #北信介 #月岛萤 #佐久早圣臣

 

 

#赤苇京治#

「还好吗?午饭有吃吗?」

收到恋人的讯息时你刚从悠长的睡梦中醒来,虽是服了退烧药但是身上的热度还没有完全散,喉咙的灼烧感和被汗液浸湿而有些黏腻的身体让你不适地动了动,然而一接触到外面带着些许凉意的空气,还是瑟缩了一下。屋外是无趣而阴沉的天气,寒风卷着落叶催促行人快些离开,你看了眼灰暗的天空有些提不起劲。

好不容易结束了磨人的课题,本想乘着难得的休息日去隔壁城市陪伴深陷论文地狱的男友,奈何不赶巧染上了流感,只能窝在居室里养病。不过你也知道,虽是美其名曰要照顾赤苇,但其实对方向来是把一切计划的井井有条,你多半只有去添乱的份,或许这次行程泡汤青年还能轻松些。

「嗯,烧退得差不多了,准备起来吃点东西。」

「京治不用太担心我,感冒而已。」

放下手机再度合上眼,虽然这么说了但果然还是好想见他啊。尽管两个人就在邻市,但是课业繁忙加上大学的各种活动,一个学期下来见面的机会其实也就只有难得的小长假。尤其是这种时候,昏昏沉沉的大脑没有余裕支配胡乱飘散的思绪,和不适感一起盈满胸腔的是快要溢出来的想念。

再醒过来的时候已是日落时分,你不喜欢这种睁开眼却不得不挥别天际最后一丝光芒的感觉,眨了眨干涩的眼睛,好像开心起来的能力也被室内的昏暗吞噬了。抬手想打开床头的灯,却摸到了本该放在厨房的马克杯。其实你习惯睡醒起来先喝些水,可是你清楚地记得午饭后因为泡了冲剂,杯子被你洗干净留在水池旁的架子上沥干没有带进来。一股熟悉的感觉涌上心头,心脏的跳动也变得雀跃起来。

“京治?”你试探性地提高音量唤了声。

果不其然,屋外立刻传来了脚步声,房门被推开,脑海里一直思念着的人走了进来。

“感觉怎么样?”青年坐在床沿上,轻轻地将你搂进怀里,一只手温柔地抚着你被汗水濡湿的头发,用额头贴上你的,“好像不烧了。”

“......京治,”大概是怕自己还在做梦,充满暖意的怀抱有些不真切,你试探性地又叫了一声。

“嗯,我在这里,”青年捧起你的脸,用拇指摩挲着,在侧颊留下一个吻。

“呜......”明知道这时候应该把内里高兴的情绪表现出来,可你还是抑制不住眼泪,双手搂住恋人的腰,窝在他的胸口撒起娇来。

“没事了,没事了,”赤苇一下一下安慰性质地拍着你的背,“一个人撑着很累吧?”

“嗯......”

 

一直到情绪渐渐稳定下来你才意识到这样的距离很有可能会把病菌传染给恋人,连忙想从对方的怀里挣脱出来,结果动作太大,要不是赤苇眼疾手快地托住你的脑袋,很有可能就会因为和墙壁亲密接触而生出一个大包来。

之后几天赤苇一边照顾你一边完成了所有的课业和复习内容,如你所想,青年完全不需要你的担心。一直到他要回学校参加考试那天,你拿出了先前织好的围巾绕在了恋人的脖子上,灰蓝的色调很衬他清冷但温柔的气质。左左右右观赏了一圈,你满意地帮他又整理了一下领口。

“那么,我出发了。”

“嗯,一路顺风!”

然而,虽是道了别赤苇却立在门口没有要离开的意思。你稍稍愣了一下,随即了然地红了脸,踮起脚蜻蜓点水般地在他的唇上吻了一下。青年有些满足地勾起嘴角,又俯下身回吻了你,这才挥挥手向着楼下走去。

远眺着恋人渐渐消失在人流中的身影,你开始期待下一次的相聚。

 

#木兔光太郎#

“光太郎,你想干嘛?”

你觉得自家恋人有一个非常神奇的雷达,明明往常是一个完全不会读空气的单细胞,但是只要你的情绪发生了变化他却能立刻感知到,然后就像精力过剩主人又忘记带出去遛弯的哈士奇一样在你身边蠢蠢欲动。

“要不要去打雪仗!”大概是你的注意力终于放到了他的身上,大型猫头鹰的眼睛立刻亮了起来,指着窗外纷纷洒洒的落雪满脸期待。

因为前期的商谈陷入僵局,现在你们整个项目组都处在瘫痪的状态中,虽是已经把该准备的事项全部办好,但是拿不到结果果然还是无法放心。不过确实窝在家里对心情没什么改善,如果不答应他陷入消沉只会更麻烦。你重重地叹了口气,起身穿好外套跟着一步三跳的青年进了院子。

说是打雪仗,但其实你兴致缺缺,这种需要体力的游戏实在不是你擅长的部分,再三叮嘱木兔不准玩过火,毕竟你不想被他力量5的击球送进医院。

然而出乎你意料的是,两个人像模像样地垒好阵地之后,第一回合木兔就被你一球击中眉心直挺挺地倒在了雪地里。你被恋人的反应吓了一跳,连忙跑过去问他有没有事。

“没事没事,”青年揉着有些红起来的额头笑得灿烂,“这点不算什么的啦。”

“你是笨蛋吗?”你有些着急地摸了摸刚才被打到的位置,好像起了一个小鼓包,“不是打雪仗吗?为什么不躲啊?”

“因为击中敌人心情会变好啊,”青年回答的理所当然,“我每次打到木叶都会很开心,所以我也希望你可以开心起来!”

对着笑容热烈得仿佛可以抵御风雪的青年,你一瞬间有些失语,愣怔了一下才轻轻环住他的脖颈,把额头贴在对方红扑扑但是同样冰冷的脸颊上。

“笨蛋,光太郎才不是敌人呢。”明明是我最爱的人啊,只不过这半句你没好意思说出口。

“嘿嘿嘿,”大概是注意到了你牵起的嘴角,猫头鹰好心情地扬起双臂,然后一把将你抱起,“有觉得冷吗?”

“嗯,有一点。”

“那我们回去吧~”

“好。”

倚靠在青年坚实温暖的怀抱中,你觉得再难过的事也会被他如赤子般真挚、燃烧不尽的热量所消解。

能和木兔光太郎在一起真是太好了。

 

#黑尾铁朗#

“混蛋黑猫!!”

将手机扔到沙发上,你有些烦躁地把脸埋进柔软的靠垫里。虽然是休息日,但奈何老板催命就只有继续加班的份。最近黑尾跟着球队去远征了,要明天才能回来,大概是连轴转时间太久大脑有些缺氧,你居然开了个视频通话想从那个生命不息搞事不止的黑尾铁朗身上求安慰,结果自然是被嘲讽了一通,还顺带非常好心地向你展示酒店的美味料理,真是天怒人怨。

皱着眉头窝在沙发上气鼓鼓得像一条胀气的河豚,你抬头看了眼钟,立刻跳起来打开电脑。没有时间给你浪费了,明天交不出报告估计就要喝西北风了。

静下心来开始工作的你向来是全然不顾外界的变化,甚至会忽略自身的生理需求。结果就是再一次从屏幕前抬头已然到了午餐时间,而打断你的是屋外的门铃声。

有些疑惑地跑过去开门,原来是附近餐厅的外卖。再三确认没有送错后,你提着袋子满头问号地进了餐厅。打开包装才发现上面应买家要求附了一张便条

「我不在也要好好吃饭。」

还算有良心,你勾起嘴角将餐盒摆放整齐拍了张照给黑尾发去,没多久就收到了一个老神在在有些欠揍的表情。也真是难为这家伙,居然能找到和本人这么相像的表情包。

下午你的时间依旧被工作支配,不过心情不算太坏,因为远在另一个时区的恋人给你送来了源源不断的投喂:咖啡、蛋糕、点心......你甚至觉得一天下来自己估计要胖上不少。

把完整的报告给老板发送过去已是深夜,手脚并用地爬上床,最后挣扎着看了一眼黑尾发过来的讯息,半个小时前青年已经坐上了回程的飞机。

明天醒过来的时候他应该已经到家了吧,失去意识前你依旧在期待着恋人的归来。

 

翌日你一直睡到日上三竿才醒过来,半透明的米色窗帘没能隔绝灿烂的阳光,是一个好天气。坐起身舒舒服服地升了个懒腰,正好这时黑尾推门进来。

应该是刚冲完澡,青年的发尾还有些湿漉漉的。

“哟终于醒啦,太阳晒屁股嘞,”坐到床边摸了摸你睡乱了的长发,黑尾开始了他的正常发挥,“我说你啊,工作确实很重要但是也不能忽略身体,吃饭休息睡觉都要尽量准时才好,你看看......”

你毫不留情地打断,“铁朗,你好啰嗦,更年期吗?”

“喂!你这家伙......”

看着气不打一处来的恋人,你笑弯了眼,从被子里爬出来整个人钻进了他的怀里。青年有一瞬的僵硬,随即放松下来,用有力的双臂紧紧地圈住你。

鼻尖萦绕着熟悉的气息,你满足地深吸了一口气,然后抬头扬起了一个灿烂的笑容。

“欢迎回来,铁朗君。”

“嗯,我回来了。”

 

#北信介#

对于大学生来说最痛苦的事情是什么呢?期末周。

那么在期末周中最艰难的部分是什么呢?不给范围的老师。

对着厚厚的笔记和仿佛翻不到尽头的书页,你整个人在崩溃的边缘试探。自暴自弃地伏倒在桌面上,你把脑袋埋进双臂中仿佛逃避现实的鸵鸟。就在你叹了今天第18口气时一只长着薄茧的大手轻轻地揉了揉你的发顶。

“信介......”你抬起头望向自家恋人,青年依旧是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略有些宽大的白衬衫袖子挽到手肘处,端着一杯茶在你身边的位置上坐下。

“哪里出现问题了吗?”

“不如说哪里都是问题......”

“那么就从头开始吧,”说着青年翻开了书册。

“等等等,等一下信介,”你有些惊奇地制住他的动作,“你要帮我复习吗?虽然是同源专业可是课程完全不一样啊?”

“刚好对这门课的内容有兴趣,我上个学期有去旁听过,”青年的语气里满是理所当然,“只要弄清楚了核心的逻辑和构架,就没有什么难的。”

“信介!!帮大忙了!!”你觉得自家恋人仿佛天照大神转世,就差直接上手拜一拜了。

“那么,我们抓紧时间?”

“嗯嗯!”

北信介的讲解条理清晰、简单易懂,倒也没有帮你从头开始重新学习一遍,青年照着你的笔记挑出了重点的部分为你着重梳理,再加上一些引导,很快你就从一团乱麻中渐渐找到了指引终点的道路。

“差不多就是这样,剩下的部分你自己来吧。”

“诶?!”

大概是被你一下子泄了气的表情逗乐了,北的脸上泛起了一丝淡淡的笑意。

“你的基础不差,笔记也很完整,不会有问题的。”捏了捏你的脸颊,青年回到了对面的位置上。

被信介说了没问题之后好像就真的没问题了,你觉得自己此刻仿佛被学神光辉照耀的信徒。

不过北确实没有说错,之后的过程整体还算顺利,两个人安静地一起学习,直到你觉得告一段落想倒些水时,才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手边多了一杯氤氲着热气的红茶。你有些奇怪,因为北的口味偏好,家里一般备的都是绿茶。

“你前段时间饮食不规律胃不太舒服吧?”大概是注意到了你这里的目光,青年从纸张上抬起头,“所以我稍微准备了点可以养胃的吃食。”

“这样啊,谢谢信介~”

低下头试图藏起微红的脸颊,但面上的笑意怎么也止不住,果然和这个在一起的每一天都充满了安心。

 

#月岛萤#

“萤......”

你小心翼翼地开口唤了声,然而青年只是继续着手中的动作,没有回头。真是糟透了,你不无懊丧地想着。

起因是最近月岛的工作稍微遇到了一点问题,虽然面上一直努力掩藏,嘴角的一抹嘲讽也维持得刚刚好,但你还是从对方不自觉蹙起的眉头和停留在电脑屏幕前越来越久的时间里看出了端倪。工作方面大概是帮不上忙了,但是生活上好好给恋人一些安慰还是做得到的。你决定从最基础的食物开始,自学做草莓蛋糕。

材料准备齐全,过程也有认认真真对照着食谱一步步来,奈何你在手作方面向来是一个十足的白痴,把厨房弄得乱七八糟不说,最后的成品也是整个塌掉。

于是,好不容易结束掉工作内容想倒杯水喝的月岛刚踏进厨房就看到了草莓蛋糕的尸体和满桌的狼藉。

板着一张脸,青年没有回应你的呼唤,而是卷起袖子开始做整理。你瑟缩了一下自知理亏,没敢多说什么,只得跟在恋人身后像一条小尾巴一样手忙脚乱地帮忙。

唉,如果可以的话真想让萤快点开心起来啊,就在你开始新一轮绞尽脑汁的头脑风暴时,突然有什么东西抵住了你的嘴唇。

“张嘴,”月岛拿着一颗没有被毁掉的草莓,送到你的嘴边。

“啊?哦。”

你咬住果实的尾端,还没来得及整个咽下却被青年夺去了呼吸。月岛俯下身,一手揽住你的腰,一手托起你的后脑勺加深了这个吻。草莓被他咬去了一半,甘甜的味道在口中弥散开来,连带着的还有扫荡过贝齿的、青年作乱的舌。

一吻结束,你咽下碎开的果肉,气息有些慌乱,大脑也因为缺氧晕乎乎的。月岛没有放开你,而是将下巴搁在你的头顶继续这个拥抱。脸埋在恋人的胸口,隔着一层薄薄的居家服你听着对方有些加速的心跳,却一点一点安心下来。

“萤,辛苦了。”

“......笨蛋”

你在担心什么呢?即使总是嘴上不饶人、即使总是用别扭的姿态掩藏起心中的所思所想,可是努力为了他去做的事,又怎么会怪你呢?毕竟萤一直都是那么温柔的人啊。

 

#佐久早圣臣#

收到佐久早受伤的消息时你刚从飞机上下来,立刻改变计划打了辆计程车赶去医院。这是一个落雨的冬夜,冷飕飕的风直灌进脖颈,催得人只想快点回家。一路上,你看着玻璃上淅淅沥沥滚落的雨珠,觉得心跳声有些太刺耳了。

进到治疗室的时候佐久早的右腿上绑着绷带和你不认识的器材,身边有经纪人和俱乐部的负责人陪着。虽然性格和言语总是带刺,但你知道自家恋人其实有够隐忍。佐久早从来不在外人面前表现出狼狈的一面,就像孤傲的狼王,永远要留给追随者一个最强壮完美的背影。然而此刻,他却紧闭起双眼皱着眉头,看上去十足痛苦的样子。虽是没有看到受伤的过程,但是你可以想见青年此刻承受着多么大的痛苦和心理上的煎熬。鼻头一酸,泪水差点滚落,努力仰起脸眨了眨眼,顶上的白炽灯晃得你有些失神。稳定了一下心绪,你走过去牵起佐久早的右手。青年没有睁眼,也没有说话,只是紧紧地回握住了你的手。

之后就是入院和没完没了的检查、评估,一直到医生下了最终判决:保守治疗风险低但是运动能力会大幅下降,手术治疗高风险但是有根治的可能性。几乎是毫不犹豫地,佐久早选择了手术。你知道,哪怕机会再微小不过,但是只要能继续留在球场上,青年就会去尝试。

手术被安排在夜里,佐久早本想让你回去休息,可你还是坚持在这里陪伴着他。媒体的揣测、俱乐部的压力、球迷的声音、国家队位次的竞争......即使表现得再不动声色,可是这一切青年都不得不去面对,任何一点点小问题都有可能成为压垮他的最后一棵稻草。你心疼他这般坚强的模样、敬重他来之不易的成就,同样的,想要小心翼翼地维系青年人再珍贵不过的自尊和骄傲。你不知道这个意外会将佐久早命运的轨道引向何方,但即使那个未来昏暗而布满荆棘和苦痛,你也会默默地陪伴在他身边,这是你唯一可以为他做到的事。

按照医生的要求做好准备,佐久早躺在床上闭目养神。

“可以把手给我吗?”青年的声音一如既往的深沉,透着一种尽力维持的冷静。

你坐到床沿握住他,惊觉恋人向来温暖的大手此刻冷得仿佛刚刚在冰天雪地里走了一遭。

“臣,没事的,我在这里,”说不害怕是不可能的,但是你不能把焦虑传递给他。

佐久早没有回话,但是你看到他小幅度地点了点头。

 

手术还算顺利,在预期时间内结束,说是如果恢复得好大概率不会留下后遗症,你感激地向医生道谢。

之后就是艰难的复健,因为有专人陪护,所以你每次都是站在玻璃门外看着。你注视着那个原本充满力量与美感的背影踉踉跄跄地向前移动、注视着原先每一块都运作自如的肌肉好像一下子全部变得不听使唤、注视着那个满身傲骨又爱干净的人沾满汗水地倒在软垫上,说不出的狼狈。你有些想移开眼,却还是选择注视着他,你想要他知道,即使无法切身体会,但你会一直在他身后分享着他的痛苦。

 

佐久早的奔溃是在一个没有进展的深夜,大概是火气上涌,青年一拳一拳地砸向不听使唤的双腿。你注意到恋人的异样立刻放下手中的东西跑过去,用尽全力拉住他,然后把青年的脑袋按进怀里。你注意到他缓缓抬起双臂圈住你后背的动作,感受到胸前渐渐濡湿的泪液。静默地、无声地,佐久早的心在你面前一片一片凋零、破碎。

不过,从第二天的晨曦再度照耀大地开始,青年又恢复了原状,他从来不会停下脚步,即使疲惫、即使前方不见希望,也阻挡不了他想要回到那片场地的决心。你依旧是遵照着医生的嘱托给他做合适的吃食、每日定时为他按摩,然后在他需要的时候给予一个温暖的怀抱。

大概是排球之神不希望一个青年才俊这么快陨落,佐久早后续的恢复很顺利,甚至比预期要早很多回到了赛场。

恋人回归的第一场你去了现场,看着青年高高跃起,用像曾经那样酣畅的、再美丽不过的姿势挥臂、击球、穿透拦网,然后得分。落地的那一刻你的心稍稍揪起,在青年握紧拳头扬起时再度放下。在队友的簇拥中,佐久早圣臣以一记漂亮的重扣宣告了他的回归。

比赛完场后,你先回到车里等待。青年上车后没有像往常一样开始闭目养神,而是靠向驾驶座紧紧地拥你入怀,感受着恋人身上熟悉的力量感和薄荷洗浴液的味道,你闭上眼和他一起分享这片刻的温暖。

会陪着你一起走下去的,亲爱的臣君,不论是艰难的当下,还是遥远的未来,你都会陪伴在他身边,一起度过。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排球的超人先生 #排球少年
原作者:巷尾梧桐   第二人称,关于像超级英雄一样守护陪伴着你的男孩子们,ooc致歉 #赤苇京治 #黑尾铁朗 #佐久早圣臣 #宫侑 #木兔光太郎 #饭纲掌 #volleyball...
排球的男朋友约等于一米七高 #排球少年
原作者:巷尾梧桐   第二人称,又名与唯一指定男子汉方队的恋爱日常,ooc致歉 #星海光来 #日翔阳 #上林鲸一郎 #犬鸣sion #赤木路成 #夜久卫辅 #volleyball...
排球】先服软就输了这种事到底是谁想出来的? #排球少年
原作者:巷尾梧桐   第二人称,关于吵架和好的场合,ooc致歉 #宫侑 #赤苇京治 #及川彻 #木兔光太郎 #月岛萤 #volleyball romance   #宫侑# 虽说大部分情况下你们...
排球】肆无忌惮 #排球少年
原作者:巷尾梧桐   第二人称,被偏爱的总是有恃无恐,那些肆意撒娇的场合,ooc致歉 #黑尾铁朗 #岩泉一 #佐久早圣臣 #木兔光太郎 #星海光来 #volleyball romance...
排球】胆小鬼 #排球少年
原作者:巷尾梧桐   第二人称,关于喜欢的人面前光速变怂的男孩子们,ooc致歉 #宫侑 #黑尾铁朗 #及川彻 #岩泉一 #野泽出 #volleyball romance   #宫侑# “侑...
排球】脸红的少年是人间珍宝 #排球少年
原作者:巷尾梧桐   第二人称,关于你面前害羞的男孩子们,ooc致歉 #岩泉一 #及川彻 #黑尾铁朗 #影山飞雄 #饭纲掌 #volleyball romance   #岩泉一# 就算是全青...
排球】妈妈说主动才会有故事 #排球少年
原作者:巷尾梧桐   第二人称,当你主动出击时少年们会做何反应呢? 是莫名其妙突然多出来的债orz,ooc致歉 #赤苇京治 #宫侑 #及川彻 #黑尾铁朗 #星海光来 #昼神幸郎...
排球】非常规恋爱笔记 #排球少年
原作者:巷尾梧桐   第二人称,关于男孩子们只你面前展现的特别一面,ooc致歉 祝亲爱的元也君生日快乐~ #宫侑 #赤苇京治 #牛岛若利 #古森元也 #volleyball romance...
排球】与明星选手的艰难恋爱 #排球少年
原作者:巷尾梧桐   第二人称,关于和排球选手们的爱情实录,ooc致歉 #佐久早圣臣 #宫侑 #及川彻 #木兔光太郎 #星海光来 #volleyball romance     【过激粉丝太...
排球】男子高中生撩妹翻车大赏 #排球少年
原作者:巷尾梧桐   第二人称,关于志得意满的男孩子们求爱道路上接连脚底打滑的故事,充满沙雕迫害元素,ooc致歉 文末有五色、昼神、木叶的小剧场,下次有机会再写 #宫侑 #黑尾铁朗 #牛岛若...
排球】Flipped #排球少年
原作者:巷尾梧桐   第二人称,关于被你可爱的小行为击中的他们,ooc致歉 #角名伦太郎 #黑尾铁郎 #赤苇京治 #古森元也 #岩泉一 #星海光来 #volleyball romance...
排球】枫糖浆 #排球少年
炸弹式唤醒服务,想到这里的青年为缺失的睡眠而忧愁,可眉眼间却满是骄傲与宠溺。 好不容易洗漱完躺上床,半趴着还刷手机的你开心地他展示了小朋友们院子里玩排球的视频,虽是磕磕绊绊但好像多少都遗传了父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