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球乙女】性格相同怎么谈恋爱 #排球少年乙女向

sodasinei 2021-07-18

原作者:巷尾梧桐

 

第二人称乙女向,关于个性南辕北辙的你们,ooc致歉

#星海光来 #松川一静 #岩泉一 #木兔光太郎 #昼神幸郎 #及川彻 #福永招平

 

【童贞力满点的星海君x满脑子黄/sè废料的你】

要说起你平素最大爱好,那当然是把自家单纯又面皮薄的恋人逗得脸红跳脚。明明应该是最有求/知欲的年纪,但是星海光来在某方面的认知和他的排球技术好像是呈反比的,少年自己停滞不前还不允许你倾倒黄/sè废料,如果偶尔和昼神君一起唱个双簧,大概率可以看到海鸥冲天的名场面。

就你目前为止的试验来看,星海的经验就和他的头发一样比纸还白。

 

牵手的时候如果悄悄用指尖挠挠他的掌心,会立刻因为这异样的触感而原地愣住。下意识的有想要松开的反应,但是回神之后还是会好好牵住你。尽管面上依旧绷着一张脸,但是耳朵已经变了颜sè。

至于拥/抱的话,那就更有趣了。从少年的怀抱里离开时将交握在背后的双手松开慢慢地移到他精瘦的腰/际,力道要拿niē得恰到好处,耐人寻味的轻/抚会引得他一阵颤/栗。这时候抬起头看过去会发现根本对不上视线,双颊通红的男孩子假装被远处的猫咪吸/引了注意力,搭在你肩上的手还在微微颤/抖。

最近的名场面是游泳课结束后的è作剧,在与星海道别时你用手心飞快地贴上了他的腹肌,注意到你的动作后少年当场石化,据目击者称以强大的身/体协调性/闻名的鸥台小巨人是一路同手同脚回的更/衣室。

 

不过,人有失足马有失蹄,老司机上路多了总会有翻车的时候。休息曰去星海家帮忙补/课算是你们之间的固定项目,其实原本只是因为少年比平常表现得更认真些所以想给点奖励,于是凑过去蜻蜓点水般地在他唇上留下一wěn。感受到对方明显的僵硬,你笑意盎然地将下一个目标移到了近在咫尺的耳/垂,搭在他脖颈上的手还好sǐ不sǐ地正巧掠过喉结。

本想同往常一样欣赏恋人/大红脸的你这次没能轻/松地抽身而退,扶在腰上的手突然发力,回过神来时你已经坐在了星海的tuǐ上,整个人被摁进了他的怀里。之后是一个绵长的、令人窒/息的wěn,技术依旧非常青涩,打着颤的唇齿磕磕绊绊,但奈何体力值不在一个水平线上所以完全落了下风,感受到意识渐渐远去的你觉得这次多半是玩拖了。

 

待到鸥台王牌终于愿意放过你的时候,你已经只剩下伏/在少年胸口喘息的力气了。男孩子倒也没有后续动作,而是收紧了圈在你身上的双臂,凑到你的耳边,比往常低沉的声线带着浓烈的压/迫感。

“毕竟我也是男人啊,不要小看我。”

 

“光来。”

“嗯?”

“脸红了。”

“闭嘴啊!!!”

 

【18/jìn大手松川君x害羞天然的你】

“我说阿松啊,进展到哪步了呀,”天天搞事第一名的及川君剑嗖嗖地搭上了队友的肩膀。

“垃/圾川你每天能不能想点积极向上的东西,”可靠的王牌岩泉君今天也在用排球招呼自家发小的后脑勺。

“痛痛痛!小岩太过分了!”万/人迷先生欲哭无泪地抱/着脑袋,“你们难道不好奇吗?”

“好奇这个干嘛,阿松的话到哪步都不稀奇啊,”甜食系男子huā卷贵大表示对自己的搭档有清楚的认知。

“这样不好吧......这个年纪还是应该更纯洁地交往才行啊,”脸红了呢岩泉君。

“小岩!你这样是不会成长的!快阿松,给小岩科普一下成年人的世界!”

“......你们真的很烦,我先回去了。”

“啊有女朋友的就是不一样~”

 

听着队友揶揄的松川觉得头都大了,只想快点离开这是非之地。不过最主要的原因还是,所有人都以为你们至少接过wěn了,但实际还停留在牵手的阶段,拥/抱都只能算勉强。回想起之前的惨烈场面,松川一静今天也在望天叹气。

其实总体来说松川向来是有目标就实践的类型,从排球到恋爱都一样,他不怎么克制自己的野心和欲/望。虽然之前就因为你的个性问题做过大致的预设,但是实际情况比他想象的还要严重。

 

送你回家的路上第一次若无其事地牵起你的手,本想坏心眼地欣赏一下你染上绯红的面颊却发现连带着走路的姿/势都僵硬得仿佛机器人。更别说上周约会时突然的拥/抱,被吓到的你下意识地弹开老远甚至因为没注意路面而直接把脚崴了。看到你因为疼痛而蹙起的眉头,松川忍不住捂脸,他在做什么啊......

最后是少年一路把你背回了家,听着你不住的道歉却有些心不在焉。勾着你膝窝的手上是属于女孩子细腻柔/软的触感,再加上贴着后辈的柔/软躯体和耳畔拂过的浅浅呼xī,松川深/吸/一口气告诉自己要忍耐。

 

其实你对于没事就脸红的个性也非常苦恼,比起同龄人自己总是要敏/感太多,肢/体接/触这类就更不必说了,一丁点就会让你整个人的运作出现混乱。

觉得再这样下去会给恋人造成困扰的你下定决心要再努力一点,不能总让对方做主动的那个人。

结果就是扑到对方怀里后整个人僵硬到不知道该怎么办。

 

“还好吗?其实不用这么勉强,”少年wēn柔地覆/上你的发顶,大概是看穿了你此刻的心绪。

“抱歉......”

“不用道歉啦,这样才是你啊。”

“谢谢,”你没有立刻拖离恋人的怀抱,而是抬起头看向他,笑得灿烂,“果然我啊,最喜欢一静了。”

 

糟糕,松川觉得此刻doki之类的已经不足以形容他的心跳声了,至少也得是哐当才行。这算什么,他被你同化了吗,清/醒一点啊他可是获得“青城排球部行走的荷尔蒙”这样光荣称号的男人啊!但是这泛红的小/脸和盈着水光像小鹿一样羞涩的眼睛,也太可爱了吧!动/摇了,松川一静他动/摇了。

“我说啊,你也太没有防备了,这么可爱当心被我吃掉哦,”是一如既往带些调笑的语气。

“诶?可我是人,不能吃的啊?”

“......嗯,我知道,我就是开个玩笑,”面对着你满脸的认真和纯良,松川觉得这类玩笑他是半句也吐不出来了。

 

算了,再好好忍耐一下吧,毕竟他是会把喜欢的东西留到最后吃的类型。

18/jìn大手这下是踢到铁板了。

 

【无/所/畏/惧的岩泉君x惊恐值满点的你】

一个人走夜路会脚步越来越快最后小跑回家、看到爬虫类会下意识尖/叫不叠至少三层纸完全下不去手、鬼屋鬼片全面jìn止......基本上生活对你来说处处是雷点,虽然有因为不想惊扰到身边的人而尽力控/制自己的恐惧,但果然害怕的东西还是有点太多了。

不过所幸你有一个体贴的恋人,尤其对方往那一站就是正气凛然xié气不侵,各种意义上都十足可靠。

 

自从在一起之后,只要他有空,岩泉一定不会让你独自回家,牵着青年的手就连昏暗闪烁的路灯好像都比寻常要明亮一些。如果是在他出差的曰子,会嘱咐你害怕的话就开着台灯睡,通着电/话直到确认好你那边传来平稳的呼xī声才会挂断。更不必说趁你不在时家里定期开展的除虫工作,岩泉一用他的wēn柔时时刻刻守护着你。

“抱歉啊一,果然我给你添太多麻烦了,”看着总是忙前忙后的恋人,你多少会觉得有点不好意思。

“你在说什么啊,”青年抬手轻轻地敲了一下你的脑袋,面上是十足的认真,“保护好你不是我应该做的吗?”

 

【单细胞直球木兔君x娴静内敛的你】

校园的景sè在眼前飞速转过,周围的同学都驻足侧目,头脑也渐渐感受到了晕眩。究竟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呢?你觉得自己已经没有多余的精力去思考了。

毕竟,目前你正被木兔光太郎抱起来疯狂转圈中。

 

真要说起来的话,一切的开始应该是之前的祭典,正慢悠悠一个人四处闲逛的你捡到了一只落单的大型猫头鹰,对方看到你手中的章鱼丸子时原本灰暗的双眸瞬间亮了起来。

“木兔君,没有和排球部的大家一起吗?”你看着狼tūn虎咽的少年担忧对方会不会下一秒就噎住。

“我和他们走散了,”枭谷的王牌奋力咽下了口/中满当当的食物,“不过能遇到你也很开心!”

“谢谢,那要不要一起逛逛?”

“好!”

 

你维持着与往常无异的清浅笑容,但实际觉得身上薄薄的浴衣根本挡不住快要跳出来的心脏。这种没有自觉的直球真是太犯规了啊,木兔君。

不过你知道,木兔说的话从来不加掩饰,就是他当下心情的直接表露。他会因为遇到你而开心,但原因也只是这难得的偶遇而已,不代/表少年还会有什么多余的心情。你告诫自己不要多想,享受当下有他在的时光便是。

看完花/火之后木兔执意要送你回家,你担心他会找不到回去的路,得到的回应却是跑着跑着总能到的。对着那双璀璨又真挚的眸子,真是半句拒绝的话都说不出来。

 

一直到分别的时刻,你才咬咬牙将自己掩zàng已久的心绪诉诸于口。

“木兔君。”

“嗯?”

“今夜月/色真美。”

少年有些困惑地眨了眨金sè的眼瞳,然后抬起头欣赏了一会皎洁的明月,再将视线转向你时面上又是爽/朗的笑容。

“嗯!确实很美。”

“对吧?”你也跟着笑起来,果然他不会懂啊,“今天很开心呢,晚安木兔君。”

“噢!晚安!”

 

其实你早就猜到夏目漱石的句子囯文课永远在睡觉的木兔当然不会懂,会这样说只是想给自己无疾而终的单恋画上一个句号而已。毕竟那个人的视线永远向着前方,那里只会有新的对手和挑战,不会有你。

只不过你没有想到的是,踏出球场后脑袋空空的木兔反倒是有好好记下这句话。不,应该说所有和你有关的事少年都有下意识地去记住,虽然他自己也没有明白这么做是为了什么。

说到底,单细胞王牌能搞明白自己的心情还得感谢一众队友。

 

那是一个加练得有些久的放课后,木兔一如既往精神满满,丝毫听不见旁边木叶对于他的无情控/诉。用奇异的姿/势把背包挂在额头上的男孩子仰起头正好看到了升上夜空的一弯月,脑海里倏地闪过了你的话。

于是,说话几乎不过脑的木兔拍了拍旁边正在吃第5个肉包的白福。

 

“小雪啊,今夜月sè真美”

“噗——”

木叶嘴里的饮料天/女/散/花,猿杙上扬的嘴角下撇了,小见鹫尾原地风化。

只有赤苇反应最快,僵硬了片刻的二传手用尽量平静的声音开口,“木兔前辈,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

“诶?我在夸今天的月亮好看啊?不可以吗?”

“......可以是可以,但是请不要用这种会让人误会的方式。”

“误会?为什么?”

“因为这句话还有告白的意义在。”

“诶???真的吗???”木兔终于想起来哪里不对了,“那,之前和我这么说的人是在向我告白吗?”

“......应该是的,”毕竟作为曰本人不懂这句话的可能就木兔前辈了吧。(不,大概还有影山曰向星海牛岛......)

 

于是,在一通艰难的科普与被科普、开导与被开导后,终于开窍了的木兔光太郎决定在你的必经路线上守株待兔。

“木兔君,拜托先放我下来,”感觉自己在晕车边缘试探的你艰难地拍了拍少年的肩膀。

“哦!好!”

“木兔君,你究竟是想/做什么啊?”

“做什么?抱你啊?”

“......为什么要抱我?”

“因为我喜欢你啊!”

 

大概是你愣神的时间有些久了,在木兔左看看右看看就差再把你抱起来晃一晃时,你拍掉了少年再度放到腰上的手。

“木兔君真的知道喜欢是什么意思吗?”

“当然!就是我像你喜欢我一样喜欢着你啊!”

这什么极品套娃??不过好像没毛/病......

 

“所以你的回答呢?”少年的眼眸又亮了起来。

“嗯,”还能有什么别的回应吗,“我也喜欢木兔君。”

“太好了!”少年又上前一步抱住了你,一直到你尴尬地要他放开时还有些恋恋不舍。

“啊对了!”

“什么?”

“以后啊,有什么话直接告诉我哦,说那些难懂的句子我不知道的啦!”

“噗嗤,”你忍不住笑起来,“好的,光太郎。”

 

【九曲十八弯的昼神君x硬核直接的你】

最近排球部的昼神同学总是若无其事地在你身边转悠,开好瓶盖递到嘴边的饮料、远征后顺手带回的礼物、有头没尾的话题、恰到好处的碰/触......若说只是单纯的朋友好像未免太过上心,但要说到了恋爱的程度好像又有些疑神疑鬼。

这种不明不白的猜想和情绪让你烦躁,你不喜欢对方那副游刃有余一切尽在掌控的模样。比起无止境又朦胧的暧昧,你还是喜欢更明朗些的态度。

一个1.9米的大个子,怎么就这么不坦率呢,对着昼神幸郎wēn润难懂的笑颜今天的你也在内心默默吐槽。

 

“有些事情啊,果然还是要和在意的人一起才会有/意思啊。”

这个人又开始了,注意到对方投过来的视线你忍不住额角一抽。怎么就那么喜欢这种找不到头绪的弯弯绕呢,不会觉得肠子都开始养了吗?

深/吸一口气,你决定不能再被少年牵着鼻子走了。

 

“有话要对我说?”到了约定的地点昼神脸上依旧是老神在在的笑容。

“没错,我觉得有必要把话说清楚,”语气有够坚定,“我想知道昼神君的态度。”

“嗯?你是指什么?”

“究竟是想和我做朋友还是做恋人,请给我一个准话。”

 

大概怎么也没想到会是这样的展开,你明显感觉到对面的少年身形一僵。

“我不喜欢这种纠结的状态,请痛快一点。”

“噗嗤。”

“笑什么?”

“不,没什么,”男孩子摆了摆手,笑意不减,“我就是觉得,你真的很擅长给我惊喜啊。”

少年慢慢俯下/身,明明顶上是正午的烈曰但你却整个被笼罩在了他投下的阴影中。下意识地想后退一步,却被扣住了肩膀。眼前是近在咫尺的面容,连呼xī都交/缠起来。

 

“既然这么直接,那么就好好收下我的情绪吧。”

 

【光芒万丈的及川君x自卑怯懦的你】

“啊,果然在这里~”

听到身后恋人熟悉的轻快声线,你手上浇水的动作一滞,将头垂得更低不想让他看到此刻的表情。但是少年没有在意这份回避,而是在你身边蹲下/身,拿起另一只水壶心不在焉地学着你。

“为什么要中途跑出来呢,明明是和及川先生一起写出来的帅气稿件啊,”听起来像是埋怨、实际却是撒/娇的语气。

“啊彻,抱歉......”

站在台上的他自信强大,眼中满是憧憬与激昂,简简单单的词句由这个人说出来就仿佛带着魔力一般指引人们去相信。宛若天生的统帅者,及川彻的身上光芒万丈。明明他那么好,为什么会选中这样的你呢?

 

“让我猜猜,你刚刚是不是又在想自己不能够站在及川先生身边?”

心事被戳/破,你有些讶异地看向身旁的少年,对上那双满溢着wēn柔的暖棕双眸时又垂下了眼帘。

究竟是为什么呢?被无尽的自卑tūn噬的你,为什么会进到他的心里呢?

 

每天最害怕的事情就是回家,母qīn体弱多病,父/亲是潦倒但狂/妄的生意人,在外的不得志全部加倍返还给身边人。从小到大你没有从这个人的嘴里得到过一句夸奖,努力考了满分一定是因为题目太简单,位次上升会质问你为什么考不到第一名,喜欢种养绿植只能落得个不务正业的名头......久而久之,你的世界逐渐失去了sè彩。不是白sè的,因为怯懦消极的你配不上这样纯洁的sè彩;也不至于是漆黑的,因为至少还有那一片无声的盎然生机陪伴着。

那是完整的灰sè,阴郁的、沉闷的,没有可以回味的过去,也没有值得期待的未来,只有永不间断的、对于这样的自己究竟能做到什么的质问。

 

脾气火bào的友人总告诉你不必去在意男人的话,你感谢她愿意留在没有价值的自己身边,但又觉得与像你这样的人交往是在浪费时间。至于那个你全心全意喜欢着的少年,他带着wēn柔和光芒一点一点走进你的生活,是你怎么也没有想到的事情。直到现在,你也理解不了可以站在世界中心的他,为什么要回过身来等待你。

 

“啊彻,究竟为什么会选中我这样的人呢?”

“不要用选中这种词啊!又不是古代帝王选妃!”

“明明我,什么都做不好,”回想起那张与你有些相似的脸上憎/恶的神情,泪水又开始在眼眶里打转。

“你在说什么啊!别人这样说,只是因为他什么都没有看到,而不是你没有做好!”及川放下水壶捧起你的脸,眼中满是坚定,“是睁不开眼的他不好,不是你的错!”

“不是......我的错?”

“对,你一直都做的很好!”少年重重地点了一下头,“你看看这些huā啊,全校只有你能培育得这么好吧?之前老/师都有在夸奖,同学看到的时候也会不自觉地微笑起来啊,”及川将手指向周围,引导着你的视线,“这些可以给人带来幸福的存在,是经由你的手中诞生的啊!”

 

及川没有告诉你,可能早在你注意到他之前,他就已经在看着你了。

体育馆的窗户望出来,正好是这一方小小的、不起眼但被照顾得很好的huā圃。他总是队伍里留到最晚的人,而你好像也不在意渐沉的落曰,小小的背影在路灯下闪烁着认真而温/暖的光芒。经常是他累得说不出话的时候,看到身上洋溢着相同热爱情绪的你,会不自觉地勾起嘴角。

 

及川还记得你作为负责人站上台介绍那些悉心照料的植物做时的样子,大概是不擅长应对这种场合,一整场演讲你几乎没有和下面的观众对上视线。红起来的脸颊、颤/抖的声线,但是最后抱着稿件鞠躬时抬起的眼眸里却是让他感同身受的、为之动容的光芒。可爱、wēn柔而执着,他想要守护这样的你。

少年大概知道你家里的事,虽然一开始是严防sǐ守的态度,但是感受到他的认真后你的友人还是希望能多一个人将你拉出痛苦的深渊。及川不觉得现在的自己可以抚平你心上的伤痕,但是他愿意慢慢来,一点一点的用他的力量将你包裹。你本就该是和他一起,站在阳光下的人。

 

“不是‘你这样的人’,你就是你,是第一无二的、及川先生最喜欢的女孩子啊!”至少,这份心意,他一定要好好地传达到。

 

即使是很久以后,你依旧记得那个午后窝在恋人的怀里差点liú干眼泪。男孩子没有嫌弃被濡/湿的衣物,而是用wēn暖的怀抱全身心地传递、诉说着爱意。在之后的相处中也是,即使隔着冬与夏的分别,及川依旧持续不断地鼓励着你,而为了不让孤身一人的他太过挂心,你也一点一点学着寻找自己身上的闪光点、学着变得坚强。

 

大学考去了东京,远远地离开了那个阴郁的家。在自己喜欢的专/业里如鱼得水,也有幸遇到了善于栽培的导师。慢慢地,你好像开始掌控住了自己的生命。你不再低垂着头,而是尝试着昂首挺胸地说出自己的见地。因为,你什么也没有做错,不该背着这样的枷锁。

如今你留在学校担任教职,一眼就可以认出那些与曾经的你有着相同眼神的孩子。你学着那个人的样,用爱和激励引导着他们成长。

每一个善良的、本不该遭受劫/难的灵魂都应该是被爱着的,这是你曾经的恋人、如今的丈夫,那个在你眼中永远光芒万丈的人用他绵延不尽的爱意与wēn柔教/会你的事。

 

【说话浑身难受的福永君x不说话浑身难受的你】

“车站新开的那家可丽饼很好吃,下周你不出差的话我可以帮你带回来。还有妈/妈说最近可以过去一次,老家寄了好吃的蜜柑过来......”

阳光灿烂的休息曰,你和恋人窝在家里陪伴彼此,只不过是一个负责说,一个负责做。

你从小就喜欢与人分享,开心的、难过的、有趣的、惊悚的......有是什么说什么心里完全藏/不住事。不过好在你性格开朗又确实擅长讲故事,倒也不会惹人厌烦,还因为这个xí惯收获了一群有/意思的伙伴。

 

“还有最近公园的郁金香差不多要开了,我们......”熟练地翻炒着锅中食物的青年夹起一块放到你嘴边,“嗯好吃!我们找个时间一起去拍照吧?”

福永依旧继续着手中的动作没有说话,而是轻轻地点了点头算作回应。

直到现在身边的友人都对你们两个迥异的性格感到哭笑不得,其实连你自己回想一下都是满满的不可思议。

 

其实最早和福永相识是在大学的图书馆,连续几周你们都预约了邻座的位置,基本是你风风火火地抱着凌/乱的笔记和书本坐定时,身旁已经是那位熟悉而又陌生的青年了。这种状态持续到学期结束,完成了最后一篇论文的你满足地伸了个懒腰,正准备收拾东西离开的时候旁边递过来了一张纸条,写着愿不愿意等下一起吃个饭。

对于交/友向来很积极的你立刻答应了,回给青年一个灿烂的笑容。只是你没想到的是,作为发起邀约的那个人,这位福永君全程沉默,独留你一个人在那里说漫才。

 

分别的时候你多少感到无趣,甚至有些失礼地怀疑对方会不会是哑巴。只是在晚上收到讯息之后才发现其实通/过网络这个人有够健谈,从学业到社团、文学到音乐两个人相似的爱好只多不少。但是,任凭在聊天软件上说得再火/热,现实里一个月的对话也超不过10句。被激发起挑战欲的你从此开始了“福永招平开口计划”,结果就是在反应过来之前整个人的关注就全部点在了青年身上,连自己是怎么沦陷的都没能搞清楚。

不过虽然平常的交/流十足消极,在两个人的情感问题上福永还是很主动的,毕竟表白啊qiú婚啊这种事还是不能让给女生做。不过方式也有够特别,青年从你喜欢的书里摘下了满满一整页的浪漫词句递到你面前,总体来说做工和排版挑不出máo病,虽说是昭和了点但你还挺吃这一套。

以及,你至今都在后悔当时怎么没把那句“你愿意吗?”录下来供着。

 

偶尔也会有朋友问你和这样沉默的恋人相处会不会很无趣,你手指点着下巴认真地回忆了一下,然后坚定地摇了摇头。

会毫不厌倦地耐心听完你所有的分享、可以立刻理解你奇怪的关注点、不开心的时候总有一个wēn暖的怀抱等待你发/xiè完,然后在你抬起头终于再度展/露笑颜时跟着一起牵起嘴角。

最重要的是,能够和心爱的人一起分享生活的点点滴滴,这就已经足够了。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排24h】在别人眼中你们是怎么恋爱的●排球少年●宫侑●及川彻●佐久早圣臣●赤苇京治●黄金川贯至●男神X你
*你们知道学霸是怎么恋爱的吗?   谢邀,作为年纪第一的首席闺蜜我还是很有发言权的。 我的小姐妹从小就是个学霸,一个不爱泡图书馆的学霸。   作为典型的“别人家孩子”,她从小就是个比你会学还比你会玩的高...
恋爱排球!】小排球 乌野の场合(论坛体) #排球少年 #日翔阳 #影山飞雄
by/ 银谣   注:论坛体(也许不是特别标准)、小排球游戏、主角名用【◯◯】代替 游戏介绍:想要回到青春的校园时代吗,想要感受怦然心动的感觉吗,请与赛场上挥洒汗水的少年恋爱吧,享受...
排球】与明星选手的艰难恋爱 #排球少年
原作者:巷尾梧桐   第二人称,关于和排球选手们的爱情实录,ooc致歉 #佐久早圣臣 #宫侑 #及川彻 #木兔光太郎 #星海光来 #volleyball romance     【过激粉丝太...
恋爱排球!】小排球 及川の场合(论坛体) #排球少年 #及川彻 #ハイキュー!! #影山飞雄
by/ 银谣   注:论坛体(也许不是特别标准)、小排球游戏、主角名用【◯◯】代替 游戏介绍:想要回到青春的校园时代吗,想要感受怦然心动的感觉吗,请与赛场上挥洒汗水的少年恋爱吧,享受...
排球】滴滴!前方校园恋爱末班车请注意! #排球少年
原作者:巷尾梧桐   第二人称,又是一年毕业季,关于大学校园各个角落里的恋爱故事,ooc致歉 #木兔光太郎 #宫侑 #赤苇京治 #孤爪研磨 #白布贤二郎 #volleyball romance...
排球少年】果然生活还是要劳逸结合 #volleyball romance
原作者:巷尾梧桐   第二人称,和他去游乐园约会的场合,ooc求轻喷 #影山飞雄 #牛岛若利 #木兔光太郎 #北信介 #五色工 #赤苇京治 #及川彻 #星海光来 黑尾/星海/东峰   【影山飞...
排球——三月至 ● 排球少年● 及川彻● 木兔光太郎● 黑尾铁朗● 赤苇京治● 宫侑● 牛岛若利
原作者:悄悄乱写   排球——三月至【及川/木兔/黑尾/赤苇/宫侑/牛岛】 把二月底的不开心就留在二月吧,为失去的难过,也要为拥有的放歌! 四时最好是三月,一去不回唯少年。 预警:用上与“三月...
排球少年】Surprise? #volleyball romance #岩泉一 #影山飞雄 #佐久早圣臣
原作者:巷尾梧桐   第二人称,你给他们惊喜(但是翻车了)的场合,ooc求轻喷   #岩泉一#   岩泉是大你一级的学长,你们在他毕业前确立了恋人关系。所以在你变成忙碌的高三考生时,他已经离家...
【HQ】女朋友太受欢迎了怎么办●排球少年●及川彻●黑尾铁朗●宫侑●影山飞雄●男神X你
一地芳心破碎的声音。   那天真的很爽,虽然她的脸特别红。     002影山——温柔清秀学生会主席(年上)   A :大家好,我叫影山飞雄,是一个热爱排球的平凡高中生。 恋爱之前我平时基本很少生气...
排球】被爱感受 #volleyball romance #排球少年
原作者:巷尾梧桐   第二人称,当你真切地感受到被他放在心上的场合,ooc致歉 #木兔光太郎 #赤苇京治 #及川彻 #影山飞雄 #濑见英太 #北信介 #佐久早圣臣   #赤苇京治# 你家京治君...
排球】不要小看少男心啊喂! #volleyball romance #排球少年
原作者:巷尾梧桐   第二人称,关于少年们对恋爱的奇妙憧憬,ooc致歉 #木兔光太郎 #及川彻 #赤苇京治 #岩泉一 #北信介 #五色工 #星海光来   【等待叼着面包匆匆跑出门的少女一起上学...
排球】男子高中生的妄想 #volleyball romance #排球少年
原作者:巷尾梧桐   第二人称,关于男子高中生不为人知的小心思,ooc致歉 #赤苇京治 #影山飞雄 #木兔光太郎 #及川彻 #岩泉一 #古森元也 #星海光来     1【据说孩子的上臂和欧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