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球乙女】思春期 #排球少年乙女向

sodasinei 2021-07-18

原作者:巷尾梧桐

 

第二人称乙女向,关于思春期少年们脸红心跳的遐想,ooc致歉

#赤苇京治 #黑尾铁朗 #岩泉一 #北信介 #星海光来 #木兔光太郎 #及川彻

 

#赤苇京治#

“京治!”

在排球馆外面的樱树下找到了自家恋人的你欢快地向着他的方向挥了挥手,却在跑过去的途中被一阵裹挟着huā瓣的疾风迷了眼。下意识地捂住飞扬的裙角,待到风声止息才抬手理了理额前凌/乱的碎发,重新换上笑容抬起脚步的你没有注意凹凸的路面,在少年面前站定时踉跄了一下。

 

“班里说还有一些材料在仓库,排球部那边结束了的话等下可以顺路去拿一下吗?”

“好的,”男孩子的手稳稳地扶着你的肩膀,直到你再次稳住重心。

“辛苦啦~”

本想顺势同恋人道别后快些回到班级,却被一阵不轻不重的力道捉住了手腕。

“京治?”你有些疑惑地回过头。

男孩子没有立刻回话,而是拖/下了身上的队服外套,俯下/身小心翼翼地帮你在腰间系好,末了还确认了一下打的结是否足够牢靠。

“等下做布景的时候要爬上爬下吧?这样比较方便。”

“嗯,谢谢京治!”

 

看着你灵巧的背影渐渐消失在漫天的粉/白中,枭谷副主将闭起眼揉了揉眉心,没有被怀疑真是太好了。少年不会告诉你,方才顺着不听话的裙边他看到了怎样美好的景致。

黑长筒袜的边沿往常会被乖/巧的制/服裙盖住,唯有循着调皮的春风才撩/开了一个得以窥/探的空隙。收紧的袜口圈住白/皙而又恰到好处的弧度,吊带的夹子大约会留下一道浅浅的痕迹。

你下意识的动作遮掩住了更旖旎些的风景,少年的脑海里却止不住地遐想着再向上些的位置、那个被放置在最上部的松紧圈,是否会给柔/软细腻的肌肤添上了一圈淡淡的红/印?若是指尖/覆盖而上,究竟会是怎样的触感?......

 

太糟糕了,真是太糟糕了。

第3587次,赤苇京治感谢自己是一个喜怒不形于sè的面瘫。

 

#黑尾铁朗#

你家恋人对你那头如绢般的青丝/情有独钟,平素最喜欢的就是用覆着薄茧的大手轻轻/抚/nòng,偶尔会好心情地为你理顺,不过大部分情况下都是卷起一缕肆意地把/玩着。你对少年这种xí惯深è痛绝,经常是抬手就打,可惜对方总能借着身高和手长的优势轻/松避开,然后趁你不注意又卷土重来。

黑尾铁朗最喜欢你佯装生气的模样,一双暖sè的杏眼中满是嗔怪,染上情绪的秀眉愈发生动,更不必说鼓/起的、仿佛白面一样松/软的脸颊,总惹得他想上手一阵蹂/躏。

 

如果逗过头了,你会气呼呼地跺脚然后跑开,因为动作而摇曳的长发散乱开露/出只够欣赏片刻的雪白后颈,那里有他最喜欢的风景。

黑尾觉得可能你自己也不知道,在你耳后的位置有一颗浅棕的痣,在一片无暇的肌肤上有些扎眼,却又添了一分妩媚。少年知道这个位置于你而言非常敏/感,毕竟每次从后面揽住你的腰时,拂过此处的鼻息都能引得你一阵颤栗。那么,如果用手抚过,或是再过分一些,覆上wēn热的唇/瓣细细品味,是不是能收获更加有趣的反应呢?

 

有太多时候黑尾都已经暗下决心,但每一次无限趋近的指尖最后都还是止步于如瀑的青丝。轻手轻脚地帮你整理好,能换得一句柔和的感谢,嘴角勾起的微笑和弯弯的眉眼是溢满心口的甜。

内里有些脸红心跳的期待与你单纯的反应相比较而言似乎不太合适,男孩子的脸颊染上了一层薄薄的绯红,摸/着后脑勺视线四处乱飘,就是不敢对上你的双眸。回应也只是一句简简单单的“没事”,生怕言多必失。

今天也没能成功呢,黑尾君。

 

#北信介#

平曰里你xí惯把长发披散在肩头,只是今年的盛夏似乎有点太过热烈,即使将头发盘起也没能换来一丝凉意。坐在恋人家的回廊上,你抱着酸nǎi还有些冰凉的杯壁有些生无可恋。

北信介靠着立柱坐在你身后,手中是积攒着要在假期读完的书册,本应xī引他注意力的文/字却在此刻失去了效力,向来心静自然凉的少年盯着你的后颈出神,喉头泛起一阵灼/热的干渴。

 

比起同龄人会在意的诸如胸、腰这类直白的部位,北更偏好艺伎式线条优雅的脖颈。大概是刻在xuè液里的对于这种隐秘而典雅气质的爱好,他很喜欢看你换上和服盘起长发的背影。如果撑起一把油纸伞慢慢地在京都的石板路上踱步,一个回眸大约就会是摄人心魄的美。

在某些思绪不受控/制的时刻,少年也会遐想这片被隐匿在长发下的景致会有着怎样的肤感,是和交握的手心一样柔/软?还是如面颊的肌肤般细腻?而若是再过分一些,用更敏/感的唇去感受,你又会给出何种反应呢?轻轻的颤/抖和溢满水光的眼眸,想来是再可口不过了。

 

“信介,怎么了吗?”你回过头,却发现向来认真的恋人竟然望着这边出神,有些疑惑。

“没事,我在想茶应该快煮好了。”

“啊对,我去看看,”你立刻起身向着厨房跑去。

看着你的背影消失在走廊尽头,少年闭起眼深xī了一口气,再睁开时又回归了平静。

稻荷崎的主将先生擅长不动声sè。

 

#岩泉一#

你家恋人总是非常在意你有些令人着急的食量,每天都绞尽脑汁地思考着如何才能让你再多摄入些营养。毕竟你看起来实在太过纤弱,偶尔cū线条的少年人害怕一阵风就能将你卷跑。更不必说拥/抱时怀里太过轻薄的触感,岩泉甚至有些不敢施上力道,害怕盈盈一握的腰/肢会被生生折断。

不过你却觉得恋人这是在异想天开,虽说自己确实瘦弱了点,但也绝对在健康的范围内,不至于担心到如此地步。

 

细细想来可能也是性格使然,说到底这个男孩子从你们在一起之后就始终有够拘/谨。

最开始的时候,岩泉连牵手都是颤颤巍巍的,丝毫不见在球场上如虹的气势和魄力。肢/体接/触和视线永远只能选一样,好不容易纠结着将掌心贴上了你的手腕,那么目光就必定是对不上的。如果观察得再仔细些,会发现耳廓的毛/细xuè管今天也超常发挥了。

其实岩泉有在悄悄懊恼,第一次牵起你时因为太过澎湃激烈的心情而没有余裕去控/制力道,留下了一道在白到透/明的皮肤上有些惹眼的红痕。虽然你笑得wēnwēn柔柔地说只是看起来明显了些,实际没有感觉,但少年的心中还是涌上了一阵内疚。

 

手心还留着难以忘却的柔/软触感,微凉的手腕下是若隐若现的浅青纹路,蜿蜒而上消失在了衬衣的袖口里。被轻薄衣料遮掩住的皮肤下,是否也透着同样的sè彩呢?

正直的少年被陡然升起的qiú知欲吓了一跳,下意识地抬手捂住脸,他都在想些什么啊.....

 

#星海光来#

难得的休息天/你和恋人约了一起出去玩,特意换上了心爱的裙装想给对方一个惊喜,却发现总是活力满分的少年这天格外的安静,眼神四处飘移不说,连带着脖颈上挂着的汗珠和没有活动就红起来的面庞都看上去不太正常。

“光来,你没事吗?”将手贴上星海的脸颊,好烫。

“没、没事,”少年有些急躁地摆了摆手,“天气太热了而已。”

“这样啊,”你还是有些狐疑,但也不想再多问,“那么我们去吃冰吧?”

“好。”

 

看着走在他身前半步的雀跃背影,星海控/制不住地将视线落在一跳一跳的可爱的短发遮掩不住的位置上。浅sè连衣裙的上沿落在锁骨以下,从内里延伸出来两条雪白的缎带在颈后系成了一个端端正正的蝴蝶结,就像是礼物包装盒上绚烂的绸带一样让人有上手chāi开的欲/望。尤其看上去似乎系得很牢靠的样子,怎么跑跑跳跳好像都不会松动,那么如果解/开的话,皮肤上是不是会留下两道轻轻浅浅的印记呢?鸥台王牌觉得自己的好奇快要具象化了。

 

“光来,怎么了吗?”你抬手mō了mō刚刚被恋人触/碰过的位置。

“有脏东西。”

“这样啊,谢谢~”

“没、没事。”

伸出的手在触/碰到的瞬间还是收了回去,果然,不能做这种会让你困扰的事情啊。

 

#木兔光太郎#

作为一个直来直去的究极单细胞生物,你家恋人的口味其实真的很好懂,只不过是因为劳心劳力为了主将恋情不要太快夭折的部员们提前打好了预防zhēn,才没有bào/露得太快。

虽然这么说起来有点一言难尽,但木兔光太郎总会忍不住被你胸/前的位置吸/引,不论是奔跑起来的晃动还是有些单薄的校服背后映照出来的sè彩,总会拉扯着少年的注意力。

 

好在队友们的谆谆教/诲定时会在耳边响起,男孩子才没在拥/抱或是其他能感受到那片柔/软的场合下发出太过惊人的宣/言。只不过,要这只大型猫头鹰掩饰这种激烈的心情实在是强人所难,所以你总会贴上恋人的额头查看他是不是要在12月的东京因为自身热量太足而不合时宜地中个暑。

意识到额上触感的木兔会像被烫到一样弹开,然后留下一个一骑绝尘的背影。你也只能无奈地耸耸肩,只当他是吃错了今天份的yào。

不过也要感谢这下了球场就不太灵光的大脑,木兔总能很快地忘却这恼人的思绪。只不过,那些景象再度涌现在脑海里时,就是更加糟糕一点的场合了。

 

你的口袋里总会准备一小袋口粮,在归家的路上喂养几只熟悉的liú浪猫。这天从游乐园回来,你照例在电线杆下/注视着他们细心品尝的样子,嘴角是抹不去的笑意。

木兔蹲在你的旁边,只不过少年完全没有去在意那几个可爱的孩子,因为身高差和角度的关系,他的目光所及正好可以顺着敞开的领口探寻还没来得及见识过的景致。不论是勾勒出的形状、光泽,还是更不妙一点的沟壑,都和他曾经的妄想没有出入。大脑完全停止转动的少年放弃了思考,下意识地拖口而出。

 

“白sè蕾丝......”

听到这句突兀发言的你愣了半秒,意识到对方在说什么后一阵热意从心底一路直冲头顶。

“光太郎大变/态!”捂住领口重重地拍了恋人一掌,你站起身头也不回地向着家的方向跑去。

枭谷王牌dāidāi地维持着下蹲的姿/势,意识到自己被讨厌了之后蜷起身/子紧紧抱住膝盖,妄图缩成和猫咪差不多大小的一团。

木兔君,这是做不到的。比起消沉,还是快点想想该怎么道歉比较好。

 

#及川彻#

人去楼空的旧校舍透着萧索的气息,老旧的木质地板踩上去吱呀作响,夕阳越过窗沿绕着浮尘打了个圈,穿过染上淡金sè余晖的走廊就到了年岁有些长久的练/功房。及川知道比起新大楼设备齐全的舞蹈教室,你更喜欢这里的清净。

少年小心翼翼地推开门,看到熟悉的身影靠在横杠边做着拉伸,扬起的手臂和纤细美妙的肩颈宛若优雅的天鹅。

 

果然还在,算准了时间的男孩子勾起了一抹得意的笑。

其实你早早地就发现了来人,却还是完成了最后一组动作才施施然地转身向恋人打招呼。互不干扰,这是你们之间的默契。

在去更换衣物前,你会先褪/下脚上的舞鞋。及川喜欢看你慢条斯理的动作,从解/开系好的结开始,顺着从上至下的顺序包裹/着线条liú畅而有力的小/tuǐ的绸带一点点散开,徒留下皮肤上交错的淡淡痕迹。再往下是看上去纤弱但灵活地支撑着一切动作的脚踝,每到这时少年会悄悄地屏住呼xī,毕竟那个骨/感的部位如果被握在手心里,大概会是引人浮想联翩的场合。

 

偶尔,如果因为视线太过直白被你注意到了,或是一不小心下意识地发出了感叹,等待着及川的多半不是什么好回答。

“真漂亮啊......”

“变/态吗?”

“好过分!”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写完脑子里只剩下了女孩子真好啊【变态吗

排球】被爱感受 #volleyball romance #排球少年
原作者:巷尾梧桐   第二人称,当你真切地感受到被他放在心上的场合,ooc致歉 #木兔光太郎 #赤苇京治 #及川彻 #影山飞雄 #濑见英太 #北信介 #佐久早圣臣   #赤苇京治# 你家京治君...
排球】肆无忌惮 #排球少年
原作者:巷尾梧桐   第二人称,被偏爱的总是有恃无恐,那些肆意撒娇的场合,ooc致歉 #黑尾铁朗 #岩泉一 #佐久早圣臣 #木兔光太郎 #星海光来 #volleyball romance...
排球】枫糖浆 #排球少年
原作者:巷尾梧桐   第二人称,关于甜甜腻腻的撒娇力擂台赛,热恋小情侣VS孩子满地跑的老夫老妻,ooc致歉 #影山飞雄 #赤苇京治 #岩泉一 #宫侑 #及川彻 #木兔光太郎...
排球】男友力这回事 #排球少年
原作者:巷尾梧桐   第二人称,关于男孩子们男友力爆棚的场合,ooc致歉 #宫侑 #角名伦太郎 #赤苇京治 #木兔光太郎 #佐久早圣臣 #北信介 #岩泉一 #volleyball...
排球——Heart Attack ● 排球少年● 黑尾铁朗● 木兔光太郎● 赤苇京治● 及川彻● 宫侑
原作者:悄悄乱写   排球——Heart Attack【黑尾/木兔/赤苇/及川/宫侑】 预警:脑洞来自同名歌曲,勉强算之前姐妹点梗的一丢丢延续(黑尾+赤苇)。单数场合他箭头你,双数场合你箭头他...
排球——Play It Cool ● 排球少年● 宫侑● 黑尾铁朗● 木兔光太郎● 赤苇京治● 佐久早圣臣
原作者:悄悄乱写   排球——Play It Cool【宫侑/黑尾/木兔/赤苇/佐久早】 预警:总有某些男人or男孩某些时候故作镇定,有私设,第二人称,有长有短,OOC致歉。     1.(隔壁...
排球】直男的浪漫不容小觑 #排球少年
原作者:巷尾梧桐   第二人称,关于他们点点滴滴的爱意与浪漫,ooc致歉 #木兔光太郎 #及川彻 #宫侑 #赤苇京治   #木兔光太郎# “光太郎,你确定要陪我一起看?” “嗯,”猫头鹰先生...
排球】你在逞强什么? #排球少年
原作者:巷尾梧桐   第二人称,关于男孩子们十足有个性的陪伴与安慰,ooc致歉 #黑尾铁朗 #宫侑 #赤苇京治 #星海光来 #木兔光太郎   #黑尾铁朗# 不知道是不是大型猫科动物标记领/地...
排球】同桌的你 #volleyball romance #排球少年
原作者:巷尾梧桐   第二人称,当你们是同桌的场合,ooc致歉 #星海光来 #黑尾铁朗 #赤苇京治 #佐久早圣臣   #星海光来# 秉承着食物可以无限拉近人与人之间的关系的吃货原则,你从开学...
排球】直男修炼手册 #volleyball romance #排球少年
原作者:巷尾梧桐   第二人称,论在学习恋爱技巧的过程中少年们会如何跑偏,ooc致歉 #木兔光太郎 #岩泉一 #影山飞雄 #星海光来 #灰羽列夫 #牛岛若利 #五色工   【直男和偶像剧相性...
排球——让小居室更温馨的item ● 排球少年● 黑尾铁朗● 木兔光太郎● 赤苇京治● 及川彻● 宫侑
原作者:悄悄乱写   排球——让小居室更温馨的item【黑尾/木兔/赤苇/及川/宫侑】   预警:时间线统一为刚决定同居后;要准备的item是啥呢?有他的选择&你的选择&共同的选择。有私设...
排球】空气中飘过一阵酸味 #volleyball romance #排球少年
原作者:巷尾梧桐   第二人称,他们的吃醋表现,ooc致歉 #赤苇京治 #及川彻 #影山飞雄 #牛岛若利 #星海光来 #昼神幸郎   #赤苇京治# 虽然这样做有些坏心眼,不过你真的很想看看一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