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球乙女】风情 #排球少年乙女向

sodasinei 2021-07-18

原作者:巷尾梧桐

 

第二人称乙女向,关于成年交往后的一些游戏,有R向元素请注意避雷,ooc致歉

#赤苇京治 #昼神幸郎 #松川一静 #佐久早圣臣 #木兔光太郎 #volleyball romance

 

 

【赤苇京治-酒吧真的更容易艳遇吗?】

昏暗的光线勾勒起暧昧不清的氛围,爵士乐手忘情的演奏为舞池里交错的男男女女画上一笔还未消融的余韵。当空的明月是一天的结束,也是另一种生活的开始。

“一个人吗?”

端着酒杯坐到黑发青年的身旁,你饶有兴致地打量着他。

对方沉默着没有回答,只是抬起狭长的眼眸瞥了你一眼,仰头将杯中的酒液一饮而尽。

“嘿~不错嘛,”充满暗示意味地舔了舔唇角,你勾起一个微笑,“居然没人作伴?”

“刚分手。”

“哦?”青年的话勾起了你的兴趣,“是个什么样的女孩?”

“非常任性又爱撒娇,稍微逗一下就会急,总之是很麻烦的类型,”掰着手指头一点一点细数,青年语气平淡地描述着。

“这样啊,”虽然面上还尽力维持着探寻而淡然的笑,但实际你的内心已经闹起了脾气,可不能就这样被轻易压制了,“我的前任也很讨厌呢。”

“是吗?说来听听?”

本是要学着他的样子一条条陈述罪状,可回想起来却发现半点毛病也挑不出。工作专注起来会不在意身体?不行,好像不太合适。关心太多有点啰嗦?不对不对,怎么听着反而像是在撒娇......

正当你苦着一张脸绞尽脑汁地思考时,却听到对面传来一阵轻轻的笑声,恼怒地抬手想拍他一掌,却被捉住了手腕揽进怀里,然后是一个清浅却充满情调的吻。沉浸在笙歌中的人群不会注意这个不起眼的角落,只有可怜的酒保先生需要习以为常地扬起扑克脸。

“嘛,这种麻烦我一个人来承担就够了,不能让给其他人啊,”赤苇抚过你裸露着的背脊,眸中满溢着温柔。

“京治。”

“嗯?”

“你这样就演不下去了。”

“噗嗤,”戳了戳你因为不满而鼓起的脸颊,这下赤苇是彻底绷不住了,“你还想继续吗?”

“当然啦!戏要做全套啊!”像是为了表明自己的决心一样,你凑过去吻了一下恋人的喉结,“你可别想逃。”

墨绿色的眼瞳里轻松的意味被更为厚重的情绪所取代,付过账后青年牵起你离开了这个灯红酒绿的世界。比起室外神清气爽的凉风,让你浑身一凛的反倒是传进耳中低沉而不容拒绝的声线

“你说,最后求饶的人会是谁呢?”

 

【昼神幸郎-来自“病人家属”的谢礼】

“昼神医生,辛苦了。”

“辛苦了。”

与搭班的同事道别,青年站起身活动了一下吱嘎作响的筋骨。走到门边将挂着的牌子翻转,歇业后的宠物诊所有些沉寂。

明明是值得纪念的生日,可你这个不合格的恋人却不赶巧地跟着项目组出差,病历的整理工作也还没有结束,昼神只得一个人留在办公室里赶工,多少有些凄凉。

待到处理完手边的工作,已是万籁俱寂。透过窗户欣赏万家灯火,青年推算着是否还来得及赶上烘焙店的最后一块蛋糕,却听到了不合时宜的门铃声。

“抱歉,诊所已经......”

本以为会是焦急的病人,不曾想本该在邻市的你正立在门前对着他巧笑嫣然。

还有些愣怔的青年沉默着将你迎了进来,接过手上的蛋糕放在办公桌上,还没来得及出声询问就被你抢了先。

“我家汪酱恢复的很好,听说今天是昼神医生的生日所以专程来好好感谢一下呢~”

抬起双手勾住恋人的脖子,你直视着那双暖棕色的眼眸,里面的疑惑转瞬即逝,取而代之的是了然的笑意。

“那么,你要怎么谢我呢?”青年揽住你的腰肢作为回应,愈渐贴合的躯体为空气染上一丝暧昧的意味。

“怎样都可以哦,”你抽开一只手沿着后颈轻柔地抚过恋人的下颚线,然后向下掠过滚动的喉结停留在胸前的位置,“或许,医生想先吃个蛋糕吗?”

翻身坐上办公桌,踢掉累人的高跟鞋愉快地晃悠着两条被丝袜包裹着的腿,你慢条斯理地拆开礼盒上的绸带。一旁的昼神重新陷进柔软的椅子中,饶有兴致地看着你的动作。

端详了一阵精致的糕点,你满意地叼起最上面的樱桃,俯身贴上青年的唇。不知是谁的牙齿最先咬破了果实,甜腻的味道混合着爱人的气息充盈起味蕾,愈发热烈的情感伴随着逐渐放肆的交融,像是一场分不出胜负的拉锯战,真要有赢家的话,大约是没有止境的爱欲。

“阿拉拉,弄脏了呢,”你撇撇嘴指着染上殷红的衬衣。

“是吗,”伸手将你抱离桌子放到腿上,昼神拉开抽屉拿出了一把特制用作纪念的手术刀,没有理会你的懊恼,轻轻一划挑开了最上面的纽扣。

“啊,这下是彻底不能穿了,您要怎么赔我呢?”

整个人被圈进怀里的间隙,昼神手上的动作倒也没停,探进裙摆的指节向上流连,稍稍用力就抠破了薄如蝉翼的丝袜,被掐上的皮肤大约已经留下了绯红的印记。

“把我赔给你怎么样?”拂过耳边的除开脸红的话语,还有让人心痒难耐的气息。

 

弄脏了的衣物被收进袋子里,包裹在恋人厚重的大衣里,你庆幸停车场就在诊所隔壁。坐进车里隔绝2月刺骨的夜风,你有些不满地埋怨起驾驶座上的青年。

“最先开始的人好像不是我?”昼神满脸无辜。

“但你明明是玩得更开心的那个!”

“这倒是,确实很开心,”青年笑得满足,像是饱餐一顿的猫咪一样轻舔嘴角,然后在你的额上烙下一吻。

“回家继续吧~”

 

【松川一静-前任的品格】

和旧情人的重逢总是非常戏剧化,尤其在二者都心照不宣的情况下。

结束了磨人的谈判,褪下生硬的套装换上精致的礼服,夜晚的宴会厅里觥筹交错间依旧弥漫着悄无声息的硝烟与争端,用微笑和礼仪作掩饰,其下是猜不透的野心和城府。在这个信息与金钱等价的行业里,没有一个人甘愿被前进的洪流甩在身后。

远远地就看到了那个被簇拥着的身影,挺拔的身形包裹在剪裁得体的西服中,你的视线仿佛可以穿透层层布料,指尖还残留着抚过那人美好线条时的触感。提醒自己不要显得太刻意,你端着高脚杯走去露台吹风,刚巧错过了那边投来的充满玩味的眼神。

 

听到身后的脚步声时你忍不住叹了口气。

“这里已经有人了。”

“好像没有规定说一个露台不能待两个人?”

“你什么时候这么注重规则了?”转过身望进那双狭长的眼眸,至少气势不能输。

“在你不知道的时候,”青年自顾自地将手中的酒杯和你的碰了一下。

“哦,是吗。”

“这么冷淡?”看着你毫不在乎的样子,松川半边眉毛挑的老高。

“好的前任就应该像死了一样。”

“那真是不好意思了,我可不能轻易死掉,”弯腰为你整理耳边的碎发,来自他的气息越过了礼节筑起的高墙,“毕竟如果我死了,你肯定会伤心。”

扣着杯口的手指微微收拢,另一只则松开打得庄重的领带露出引人流连的锁骨,眼波流转间就勾得你下意识屏住了呼吸。

这个人真是太明白要怎么挑逗你的情绪了。

 

“现在这么惺惺作态了?”背送到房间门口时你瞟了一眼松川披在你肩上的外套。

“只是善意的关心而已。”

“算了吧,”踮起脚尖揪住佯装离开的青年的领口,你在他的耳畔低语,“明明等下,你会亲手全部脱掉的吧?”

“所以,”抬起头,那双黑色的眼眸里是和声线一样的深沉,“你果然在怀念我。”

用力将他拽进屋里,直到被压在门上时你依旧没有认输。

“彼此彼此吧。”

 

第二天在柔软的床铺里迎接初升的日光时,你餍足地活动了一下有些酸软的身体。

“醒了?”

“嗯。”

青年擦着湿漉漉的头发从浴室里出来,身上只有一条系在腰间的浴巾。没有理会你赤裸裸的目光,非常自然地在旁边的位置上重新躺下。

“下次还想玩什么?”

“万一没有下次了呢?”伏在恋人的胸口,你仰起头笑得调皮,“如果真的变成旧情人了?”

松川没有立刻回话,只是抬了抬眼,覆着薄茧的大手动作又开始不安分起来,一阵颤栗的触感激得你立刻开始求饶。

“我开玩笑的!我真的就是开个玩笑!”

“有些玩笑可不能随便乱开,”在耳垂舔舐的人没有放过你的意思,“今天就身体力行地教一教你这个道理吧。”

 

【佐久早圣臣-礼物只有亲手拆开乐趣才比较足】

「圣臣今天我不在家,但是在卧房留了份礼物哦~」

收到你发来的讯息时佐久早刚从飞机上下来,青年有些怀疑地挑了挑眉,连带着两颗太过特别的痣都生动了起来。

虽说多少有点好奇,但是瞅了瞅紧闭的房门后佐久早还是遵循着清洁第一的原则踱进了浴室,一直到心满意足地将从外面带回来的细菌和污垢洗净,才慢悠悠地推开了卧室的门。

然后就看到了打扮得未免有点太特殊的你。

黑色的长发盘在脑后,露出纤细而难得一见的脖颈,大半白皙的肌肤裸露在外,不知是什么原因已然染上了些许绯红,不能用衣物相称的布料堪堪遮掩住曼妙的身形在背后打上一个端端正正的蝴蝶结,引诱着人亲手拆开这份大礼。

“佐久早选手还有精力再享受一份礼物吗?”你看向恋人的眼神盈满笑意。

“你洗干净了吗?”

这个人真是十年如一日的煞风景!强忍着额角跃动的十字路口,想着至少保留点气氛的你默默咽下了到嘴边的吐槽。

“干不干净,圣臣不自己来体验一下吗?”

眨了眨情绪有些深沉的眼瞳,佐久早还是选择身体力行,再度开口时你已经被推倒在了柔软的织物里。

“这种天穿成这样,你就这么想感冒吗?”

嘲讽的语气听的你有些恼,回答是不计后果的挑衅。

“怎么,佐久早选手没有自信帮我热起来吗?”

话一出口你就知道要糟,果不其然青年加大了手上的力道将你面朝下压在了床上,抚过脊柱的手指没有片刻的犹豫。抽开松垮的系带,本就若隐若现的轮廓彻底失去了遮挡,从耳后开始品尝的舌尖绘出了用爱意和欲求描摹的痕迹。

待到你在恋人大开大合的动作下只剩余失神的呜咽时,早已没有精力去后悔自己点燃导火索的言行。至于佐久早,颜面神经有些一言难尽的攻手先生此刻正满意地欣赏着你因为情欲和他的动作时而紧绷时而舒展的柔软躯体,并千年难般地牵起了嘴角。

 

被青年抱进温水里时你连说话都有些吃力,靠在他怀里强撑着快要耷拉下来的眼皮。

“下次不要做这种多余事情,”虽然之前有够霸道,但是在做清理时佐久早向来温柔而谨慎。

“明明很享受的样子?”你调笑着看向口是心非的恋人。

大概是被戳穿了心中所想有些恼,佐久早的面上浮现了一阵让你脊背生凉的皮笑肉不笑。

“那么,就再多‘享受’一会吧。”

 

【木兔光太郎-和单细胞玩情节是不是搞错了什么?】

看着抱着膝盖在沙发上陷入消沉的青年,你非常想把一个小时之前的自己打一顿。明明是恋人之间增加情趣的游戏,可这个展开实在是不尽如人意,不过确实也算意料之外情理之中,毕竟木兔光太郎先生球场上头脑值3球场下无限趋近于0。

其实最开始只是为了给许久未见的恋人一个惊喜,所以演出了一部鸠占鹊巢的情景剧,奈何这个连大脑里也长满肌肉的家伙居然完全没有理解。

“木兔选手真是完全没有防备呢,居然就这样让我进来了~”

一般成年男性面对浑身上下只有一件睡袍连眼神都写满“快跟着我演”的女友,难道不应该愉快地借坡下驴然后进行一些和谐美满的活动吗?可是木兔光太郎他不啊。

“诶??陌生人??你不认识我了吗!要去医院看一看吗?”别怀疑,他是真的以为你认不出他了,你看那双圆溜溜的大眼睛多恐慌多真诚啊。

“为了不流传出丑闻要好好答应我的要求哦,亲爱的木兔选手~”

你千不该万不该为了挽救效果说这一句,毕竟你永远猜不到这位国手先生能跑偏到哪里去。

“木兔选手??你为什么不叫我光太郎了!!你是不是不喜欢我了......”

看着越来越低落逐渐在角落里缩成一大坨的青年,你差点一口气没上来,果然是脑子被门夹了才会以为这家伙能够顺利和你玩下去!

气不打一处来的你直接把没有防备的恋人推到在了沙发里,对上那双没有灵魂的豆豆眼时觉得自己都快气笑了。

“是笨蛋吗?”

“诶?”

“光太郎是笨蛋吗?你以为我穿成这样是为了什么啊?”

“为什么啊?”

这家伙是十万个为什么吗??我提问是为了让你回答不是让你一脸纯真地继续问啊!这就是生无可恋的感觉吗,干脆一头在这只单细胞的胸肌上撞死算了,早死早超生。

想着解释不如实践的你心下一横,直接吻上了对方不解风情的唇,柔软的指尖穿过运动衫的下摆在精壮的腹肌和人鱼线上逡巡。果然,以体感为上的大型猫头鹰在一瞬间的僵硬后立即反客为主,等到两人分开时位置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这下明白了吗?”试图稳定急促呼吸的你气鼓鼓地瞪了身上的人一眼。

“大概?”如果忽略已经解开腰带开始作乱的手,笑容是一如既往的灿烂和纯真,“接下来就交给我吧!”

“真是个笨蛋......”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今天也是你们BJ在泥石流……

以及佐久早那个礼物装灵感来源05年VS最后单元的Selita,真的太美了

【日翔阳x你】攻略游戏 #男神x你 #排球少年
之间亲近地直呼名字。当朋友来询问关系时笑着回答说是青梅竹马,但心中多少会有些不那么磊落。 在开始互相在意的年纪,两个人都不约而同地遮掩着自己的心思。   等到再长大一些,日翔阳突然喜欢上了排球,你成...
排球】痛痛飞走啦 #volleyball romance #排球少年
原作者:巷尾梧桐   第二人称,你受伤的场合,ooc致歉 #赤苇京治 #木兔光太郎 #及川彻 #岩泉一 #黑尾铁朗 #北信介 #影山飞雄   #赤苇京治# 起因是昨天晚上做手工的时候被美工刀割...
排球】空气中飘过一阵酸味 #volleyball romance #排球少年
原作者:巷尾梧桐   第二人称,他们的吃醋表现,ooc致歉 #赤苇京治 #及川彻 #影山飞雄 #牛岛若利 #星海光来 #昼神幸郎   #赤苇京治# 虽然这样做有些坏心眼,不过你真的很想看看一向...
排球】牵手 #volleyball romance #排球少年
原作者:巷尾梧桐   第二人称,第一次牵手的场合,部分可能不太常规,ooc致歉 #赤苇京治 #牛岛若利 #五色工 #岩泉一 #及川彻 #星海光来 #北信介   #赤苇京治-未交往# 高中二年级...
排球少年】与你一起共度余生 #volleyball romance #赤苇京治 #及川彻 #影山飞雄
原作者:巷尾梧桐   第二人称,三位二传告白与求婚的场合,ooc求轻喷   #赤苇京治#   他的告白是在高中二年级的夏日祭。与心上人相约的你对这个夜晚充满了期待,因此梳妆多花了些时间。走出...
排球少年】果然生活还是要劳逸结合 #volleyball romance
原作者:巷尾梧桐   第二人称,和他去游乐园约会的场合,ooc求轻喷 #影山飞雄 #牛岛若利 #木兔光太郎 #北信介 #五色工 #赤苇京治 #及川彻 #星海光来 黑尾/星海/东峰   【影山飞...
排球少年】Present #volleyball romance
原作者:巷尾梧桐   第二人称,关于礼物,ooc求轻喷 #月岛蛍 #五色工 #国见英 #及川彻 #影山飞雄 #北信介 #菅原孝支   #月岛萤#   这天是你的生日,因为习惯的关系你会留在家里...
排球】被爱感受 #volleyball romance #排球少年
原作者:巷尾梧桐   第二人称,当你真切地感受到被他放在心上的场合,ooc致歉 #木兔光太郎 #赤苇京治 #及川彻 #影山飞雄 #濑见英太 #北信介 #佐久早圣臣   #赤苇京治# 你家京治君...
排球——宣示主权【黑尾/及川/赤苇】● 排球少年● 黑尾铁朗● 及川彻● 赤苇京治
原作者:悄悄乱写   排球——宣示主权【黑尾/及川/赤苇】   预警:有私设,OOC致歉,长短不一,第二人称,你叫OO   1.黑尾的场合(前提:成年同居中,老黑继续打球) 最终还是没忍住,跟黑...
排球少年】同班的场合 #volleyball romance
原作者:巷尾梧桐   第二人称,你和他们同班的场合,ooc求轻喷 #影山飞雄 #赤苇京治 #及川彻 #天童觉 #白布贤二郎 #星海光来 #黑尾铁朗 宫治   【前桌的影山君】   对于前桌的影...
排球】约会大作战 #排球少年
原作者:巷尾梧桐   #宫侑 #赤苇京治 #岩泉一 #及川彻 第二人称,ooc致歉   「精心准备的约会能一切顺利吗?」 「才怪。」   #宫侑# 「你到哪里了??给我快点啊!!」 「马上啦...
排球】不要小看少男心啊喂! #volleyball romance #排球少年
原作者:巷尾梧桐   第二人称,关于少年们对恋爱的奇妙憧憬,ooc致歉 #木兔光太郎 #及川彻 #赤苇京治 #岩泉一 #北信介 #五色工 #星海光来   【等待叼着面包匆匆跑出门的少女一起上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