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球乙女】参见岳父大人 #排球少年乙女向

sodasinei 2021-07-18

原作者:巷尾梧桐

 

第二人称乙女向,关于男孩子们与未来老丈人的修罗场,迫害向预警、长短不一预警,ooc致歉

#宫侑 #及川彻 #北信介 #岩泉一 #黑尾铁朗 #影山飞雄 #volleyball romance

宫侑/及川/北/岩泉/黑尾/影山

 

#宫侑#

「宫治:我说,你能不能管管那个傻逼?」

「宫治:房间快被他的衣服淹了。」

收到恋人同胞兄弟的讯息时你无奈地捂住了脸。虽说某只金毛狐狸平时总是摆出一副上天入地我最强的嘚瑟样,定好要去你家拜访的日期后也装作完全无所谓的样子,但你还是从青年日渐增长的呆滞和听到诸如“岳父”之类词语后下意识的颤抖中发现了异样,更别说你还在他的屏幕上瞄到了关于「如何在不损伤发质的情况下一天内让金发变黑再变回来」的搜索记录。

侑君,别逞强了,这样真的挺残念的。

可能是手机被淹没在了茫茫衣海中,二传先生接通你的视频电话花了些时间,在看到对面几乎无处落脚的惨状后你沉默了。

“喂!你那算什么表情啊!先说好我可没有在害怕也没有在紧张!”

“侑。”

“干嘛?”

“我还什么都没有说。”

“......”

像是自暴自弃似的,宫侑一个鱼跃上床把脑袋埋进了枕头里。

“要怎么办啊......”

“不至于啦,就是见个面吃个饭啊。”

“但是你爹不是柔道宗师吗?”

“是啊,”听到对方生无可恋的声音你拼命忍住笑意,“但是我家是我妈掌权啊~”青年的眼睛一下子亮了起来,“可我妈空手道黑带哦!”

一只名叫宫侑的金毛狐狸他的眼神死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阿侑你也太好笑了ww”

“喂!!太过分了吧??”

“哎呀你就穿我上次给你搭的那一套嘛,很帅气啊,”果不其然听到夸奖不存在的大尾巴又开始翘上天了,“再说了,就算我爸爸真的不喜欢你,你就不和我在一起了吗?”

“当然不会啊!”青年一个鲤鱼打挺坐起身,“要是你父母不认可我就带你去天涯海角,反正我总归会到国外打球的!”

“噗嗤,这不就好了?”你对着双手握拳的男孩子笑得眉眼弯弯,“所以啊,快点收拾好早些睡觉,如果明天迟到了才是真的天王老子都救不了你了。”

“知道了啦,”宫侑撇了撇嘴,看起来有些羞恼,“你也快点睡,晚安。”

“晚安。”

怎么说呢,能达成这个共识就好了,因为你爸多半是不会给这只金毛狐狸好脸色看的。

 

果不其然,第二天从宫侑进家门开始老爷子就板着一张脸把他当空气,在饭桌上也只是一个人默默地进食完全不参与话题。倒是你的母亲对这个至少长得不错嘴也还算甜的家伙挺有好感,一直用慈爱的眼神让他多吃一些。

眼看着父亲额角的青筋跳得越发欢实,你忍不住在桌子下面踢了恋人一脚。大脑快被食物塞满了的家伙一脸疑惑,直到你眼神暗示得快内伤了才恍然大悟。

“叔叔,”宫侑站起身双手举起酒杯,非常有礼貌地向着一家之主的方向敬了过去。

餐桌对面的中年人没有立刻回复晚辈,而是在一片沉默中慢条斯理地将碗中食物吃完,这才拿起杯子轻描淡写地碰了一下。

还好平时接球练得多,这要是换了其他人肯定是手抖得酒撒了一半。

重新落座后,虽然好像暂时过关,但你还是觉得恋人的汗好像流太多了。

 

吃过饭你和母亲收拾餐桌,而宫侑则是被你的父亲“请”进了书房。给了强装镇定的青年一个鼓励的眼神,你在心中默念阿门。

再出来的时候你家恋人已是脚步虚浮,从颤抖频率来看仿佛连着和巴西意大利俄罗斯打了三场比赛,而你亲爱的老父亲则是一如既往的严肃,但眉宇间却有一丝莫名的畅快。

“既然是你的选择那么我也不多说什么,”中年人语气中尽显威严,“只是,先不说夏目漱石,连九九乘法表都背不清楚,这种智商遗传给小朋友真的没有问题吗?”

面对这样的灵魂拷问,你沉默了。

 

#及川彻#

参天的枝叶遮蔽了当空的烈日,至少需要五人合抱的古树诉说着岁月的印记与沉淀。设计得恰到好处的庭院中山石与流水错落有致,无一不在彰显这座宅邸的底蕴与风华。

和室内,身着墨蓝色和服的男子正手执毛笔龙飞凤舞,若是不仔细看大约就会觉察不到织物上低调却工艺精细的雕花,然而此刻及川彻已经连其上究竟有几片叶子都数了个一清二楚。

用眼角的余光瞥了恋人一眼,在发现对方面上依旧沉稳得体的微笑时你总算是舒了一口气。还好还好,在你和岩泉的铁拳训诫下活了一礼拜这家伙今天应该不会出什么幺蛾子。

你家是非常典型的传统家庭,先不说祖祖辈辈流传下来积攒的家业,光是作为书道家的父亲和专攻花道的母亲这样的结合就为你的成长扣上了许多道礼仪与束缚的枷锁。虽说不算太沉重,但也确实说不上自由。

成年之后父母对于你的管教就宽松了很多,只是在恋爱上两位老人家又产生了分歧。母亲对一人在外打拼出一番事业的及川很是欣赏,父亲则对着那略显轻浮的笑容直摇头,怎么也不相信这种花花公子能给自家女儿幸福,于是这日约定的会面就变成了没有尽头的放置play。

终于待到你的老父亲放下笔端详起纸页,你观察了一下中年人的脸色暗自庆幸今天的发挥应该不错,坏心情的发泄点总算是少了一样。大概是觉得半句话都嫌多,站在桌前的人给了青年一个凌厉的眼神就走了出去。

连忙起身准备跟上的你小跑到门边却发现身后没有人跟上来,及川依旧维持着挑不出毛病的正坐姿势。

“你干嘛啊?快点过来啊!”

面对你焦急的催促,青年仿佛是一度一度艰难地转动着脖颈,两瓣好看的唇轻启,然后说,

“我脚麻了。”

回头、转身、出门,你一个眼神都不想给这个随时随地掉链子的家伙。

 

“小伙子年纪轻轻腿脚就不灵光了,这可如何是好。”

面对未来岳父轻描淡写的挖苦,及川先生无语泪千行。

 

用过午膳你的父亲邀请及川去庭院里走走,远远地坐在回廊上看着那头的两个身影,你只觉得心脏悬到了嗓子眼。拜托啊,这家伙可千万别说什么奇怪的话。

万幸的是在落日的余晖下送别你家恋人时,中年人依旧板着的脸上看起来透着那么一丝好心情,倒是对面鞠躬90度的及川仿佛被命运扼住了后颈肉。

怀抱着未来老丈人送的花束,青年走下台阶的背影看起来好像真的腿脚不怎么好使。

一直到很久以后及川才告诉你让他冷汗直流的缘由。那日在后院里,中年人手起刀落将花束塞进他怀里后还附赠了一句箴言。

“如果不好好待我家女儿的话,会是什么样的下场明白了吧?”

明白了明白了,看看这明晃晃的大剪子想不明白也不行啊。

 

#北信介#

其实关于和父母见面这件事你是一点也不为北信介操心的,毕竟你家恋人绝对出不了什么差池。真正让你担心的反而是你家老父亲,开明又欢脱的中年人才是那个容易搞出大新闻的家伙。

约定的日子和你预计的一样过得非常顺利,从见面开始不论是主动行礼、帮忙开门或是各种交往礼节,青年都做得完美无缺,这就让期待挑出什么毛病的家伙非常纠结了。一方面是赞赏自家女儿的眼光,另一方面是吃味的情绪只增不减,结果就是因为走神酒液汤汁在自己最心爱的西服上画了一幅浮世绘。

然而,这只是开始,从午餐的吃相到后续聊天、看展览所体现出来的学识,明明是长辈,中年人却被晚辈完全碾压。

总体来说北并没有想要卖弄的意思,你家恋人从头到尾都很安静,只是在有人提出疑问时才会开口解答。明明不是他的专业领域,可涉猎之广泛却让意图露一手的中年人失去梦想变成大鸡腿。

末了在分别时,青年还非常有礼貌地对因为丧气而佝偻着身子的未来老丈人提出了健康方面的建议,毕竟这个体态可太有腰椎间盘突出的风险了。

回程的路上你家老父亲神情恍惚颤颤巍巍,对着似血的残阳欲哭无泪地下了结论。

“女儿啊,你确定这真的是给我找了个女婿而不是祖宗吗?”

 

#岩泉一#

你家代代都从事农业相关的工作,父亲虽然平素不苟言笑但对你十足宠爱,基本是有求必应。也因此,中年人对于要带走自己宝贝女儿的臭小子不会有什么好脸色。

约定见面的日子你的父亲并没有闲在家里,而是一大早就背着农具一言不发地去了田野。待你领着恋人到了之后,金灿灿麦芽中间的背影只说了一句话:你可以先回去了,只要岩泉留在这里就可以了。

你有些担忧地看了看青年,对方却回了一个无比坚定的眼神。也是,这个人的话,不会有问题的。

看着你的背影消失在小径尽头后岩泉在田埂上又站了一会,发现那边完全没有搭理自己的意思便咬咬牙走了过去,卷起袖管和裤腿开始帮忙。

“小时候跟着祖父做过很多农活,”注意到那张赤色的面庞上扬起的惊讶,青年非常自然地解释道。

“可不要小看农作啊。”

“不会,和粮食有关的一切都是神圣的事。”

像是对这个回答很满意,中年人盘桓着褶皱的脸上终于有了一丝松动。

 

中午你带着便当过来时两个男人已经在街边的屋檐底下坐着了,岩泉正在为你的父亲斟酒。眼看着两位碰杯对饮,虽然依旧寡言,可你觉得好像没有什么需要担心的了。

送恋人去车站时你笑着问他感想如何,却收获了一个沉默的拥抱。青年说不来什么甜言蜜语,他只有用行动去捍卫与你父亲之间的诺言。

“岩泉君是吗?”

“是的。”

“好好待她。”

“是!”

男子汉向来都是一诺千金。

 

#黑尾铁朗#

小心翼翼地探头张望了一下,在确定楼下没人后你轻手轻脚地踱到门边,却在穿鞋时听到了和善但宛若催命符一样的声音。

“要出门啊?”

“......是,”僵硬地转过头,果不其然你的老父亲在身后笑得比四月春风还要和煦。

“那么爸爸送你吧,正好今天休息。”

“不用不用不用,”你的脑袋摇得比拨浪鼓还快,“您工作辛苦了快趁着这个机会好好休息吧,”语闭你立刻夺门而出,只留下了一个有些狼狈的身影。

在车站前站定的时候你还心有余悸地回头看了一眼,确定暂时没有尾巴之后默默深吸了一口气。只是你知道,这注定是风起云涌的一天,毕竟如果能这么轻易地放弃,那就不是你可亲可敬的刑警老父亲了。

 

“那个,你还好吗?”注意到你总是环顾四周一脸紧张,某只黑猫不无担忧地开口询问。

“没事......”

“没关系的啦,之前几次只能说是太巧了吧,不至于天天都能碰上吧?”

“啊哈哈哈,说的也是呢。”

硬着头皮绕开这个话题,你的内心却止不住汗如瀑布。哪有那么多巧合,你和黑尾铁朗奇葩至极的约会经历说到底都是拜你的老爹所赐。

 

告白后的初次约会,两个人多少都有些羞赧,正当少年犹豫着想要牵起你的手时,突然一个健硕的身影卡进你俩中间生生把这点苗头扼杀在了摇篮中。没错,是你爸二十余年的好搭档藤井叔叔。这位热情的中年人不顾反对揽着你俩的肩膀进了一家拉面店,美其名曰叔叔请客拉着你哭诉了一下午他家不听话的女儿,被晾在一边当空气的黑猫嘴角的笑容都僵硬了。什么?你问这天有没有被恋人送回家?这当然是不可能的啦,好叔叔送佛送到西顺便和你爸在家门口交换了一个默契的微笑。

第二次傍晚从电影院出来后则是“偶遇”了两位今年新进署的部下小哥,这二位说是最近治安不太好硬生生让你们两个体会了一把警车开道回家的拉风感。分别时刻看着两位一左一右“不经意”地落在黑尾肩膀上的手,你庆幸自家恋人身子骨还算不错,要是换了他发小这会估计已经进医院打石膏了。

至于上周,则是在商场门口被你一直崇拜的帅气刑警姐姐捉了个正着,然后音驹排球部主将就沦落为了拎包工具人。

林林总总在一起差不多一个多月的时间,你们就没能有过什么正常的二人约会。最要命的还是你不能控诉你爸压榨下属,你知道这群看着你长大的叔叔阿姨哥哥姐姐都是自愿的,毕竟花季少女因为遇人不淑而失足的故事他们经历了太多了。

但是,这不是你们次次破坏我约会的理由啊!!在路边看到了熟悉的车牌号,你努力压抑着口吐芬芳的冲动,暗暗下定决心。

你不是不辨是非的小孩,而黑尾铁朗也是值得被放在心上的、你喜欢的男孩。你们的选择应该被尊重。

 

当少年拿着两支甜筒从队伍里出来时,你正靠在树下等候。道完谢接过自己的那份,舔舐掉最上方有些融化的奶白色,你戳戳恋人想要尝一下他的,却在雪糕被送到嘴边之前踮起脚尖轻轻覆上了对方的唇。冰淇淋的奶香气在味蕾上翩翩起舞,你的初吻是混杂着香草和巧克力的甜腻气味。

趁着少年愣神的间隙,你还恶作剧似的舔去对方嘴角褐色的印记,果不其然收获了红脸大黑猫一只。

面颊飘上热意的男孩子三两口解决了冷饮,然后伸手将你拥进了怀里。他当然知道之前的闹剧是来自你家长辈的阻挠,虽然多少也有些无语但倒也没有太在意。如果这是受到认可需要走过的必经之路的话那么他愿意用真诚和认真去等待,毕竟耐性和韧劲从来都是他的强项。

不过,若是因为这些换来了你主动的奖赏,感觉好像也不错。将下巴磕在你的发顶,斑驳的树影下少年的唇边是化不开的笑意。

分开之后两个人的脸都有些红,只是归程的路上黑尾牵着你的手紧紧交握,丝毫不愿意松开。

 

在门口和少年道别后你有些欲盖弥彰地摸了摸自己的嘴唇,然后强装镇静地走了进去。

中年人坐在沙发上,正一语不发地看着报纸,镜片后面闪烁着精光,明明眉间的沟壑有够深却还是抽搐着嘴角维持笑容。

吊着颗心本想快些回房的你却突然被叫住了。

“爸爸,有什么事吗?”装傻,除了装傻还能怎么办呢?

“下次啊,请门外那位进来坐坐如何?” 

哦豁,完蛋。

 

#影山飞雄#

在你的母亲提出想到现场看影山的比赛时,躲在报纸后的中年男人发出了不满的鼻音,在球票送到后却还是满脸不情不愿地跟了来。

其实收到了父母要和你家恋人见面的讯号是你又惊又喜,跑去和影山说了后就连向来在人际交往上比较迟钝的青年都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

“我需要做什么准备吗?”将家属票递给你时青年一脸慎重。

“没事没事,”你连忙摆手,“飞雄专注比赛就好了,只是赛后稍微见一下,不是正式的啦~”

 

你知道恋人对于球场上的胜利看得有多重,果不其然比赛当天除却开场时向着这边的一个眼神和微微躬身的行礼,影山从头到尾漆黑的眸子里刻印的都是那颗三色相间的球和网那边的对手。

不过,坐在观众席上的你丝毫不觉得这样有哪里不妥,毕竟青年专注的样子你真是再喜欢不过了。宛若一团安静燃烧的火焰,沉寂但热烈。

只是,这日你的眼神不仅仅停留在恋人身上,还要悄悄注意着身边的二老。母亲明显被赛场的氛围所感染,时而激动时而紧张。至于父亲,则是一副正襟危坐的样子,明明眼中的焦灼快要具象化了,却还要装着仿佛丝毫不感兴趣的淡然。

用一声轻咳遮掩笑意,没有人能不被球场上的影山飞雄吸引,这点你再清楚不过了。

 

比赛结束后青年的眼神再度定格到了家属席,你挥挥手示意他不必在意,队里的安排要紧。

缓缓随着人流退场,你领着父母去到俱乐部的咖啡馆等待。父亲明显对久久未能现身的青年有些不满,若不是夫人在尽力安抚,恐怕早就拂袖而去了。

听到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你抬头对上了恋人有些焦急的眼神。洗过澡换上干净的运动服,黑发青年看起来十足清爽。在你们三人面前站定时气息还有些急促,深呼吸之后是一个庄重的鞠躬外加道歉。

“非常抱歉让您久等了。”

“哼,”中年人转过头去明显还在生气。

男孩子有些无措地看向你,得到了一个安抚的眼神。

“嘛嘛,爸爸你不要这样呀,之前就说过的吧?队里确定解散之前飞雄也不能一个人偷溜啊。”

“就是啊,你别吓着人家孩子,”母亲也出声附和着。

你家老父亲似乎对突然统一的阵线不太乐意,有些别捏地起身准备去买杯喝的。这个行为却被单细胞的青年误以为是谈判破裂的信号,焦急地上前两步弯腰拦住去路。

“请您同意我和您的女儿结婚。”

这下不仅是你的父母,连你都愣了。

“我是认真的,”大约是没有等来回复心急如焚,影山又多补上一句。

“......”审视着男孩子圆溜溜的后脑勺,中年人缓缓开口,“下周有空来一次我家吧,”说完挥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

抬起头来的青年明显没能理解,转身向你求助。

“是要正式拜访的意思啦,”你勾住恋人的手轻轻摩挲,“飞雄被认可了哦!”

墨色的眼瞳里闪过宛若星河的光亮,太过明显而单纯的欢喜惹得你忍不住笑出了声。

踮起脚尖在影山的面颊留下一个离别吻,你朝着他挥挥手便小跑着跟上了父母的脚步,徒留下青年一人留在原地愣愣地抬手抚过留有余温的位置,耳畔只剩余抑制不住的、狂乱的心跳声。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排球少年】成为可靠的大人吧! #volleyball romance
原作者:巷尾梧桐   第二人称,全员交往后设定,帮忙照顾小朋友的场合,ooc求轻喷 #赤苇京治 #木兔光太郎 #影山飞雄 #佐久早圣臣 #宫侑 #濑见英太 #牛岛若利   #赤苇京治...
排球少年】与你一起共度余生 #volleyball romance #赤苇京治 #及川彻 #影山飞雄
原作者:巷尾梧桐   第二人称,三位二传告白与求婚的场合,ooc求轻喷   #赤苇京治#   他的告白是在高中二年级的夏日祭。与心上人相约的你对这个夜晚充满了期待,因此梳妆多花了些时间。走出...
排球——宣示主权【黑尾/及川/赤苇】● 排球少年● 黑尾铁朗● 及川彻● 赤苇京治
原作者:悄悄乱写   排球——宣示主权【黑尾/及川/赤苇】   预警:有私设,OOC致歉,长短不一,第二人称,你叫OO   1.黑尾的场合(前提:成年同居中,老黑继续打球) 最终还是没忍住,跟黑...
排球少年】果然生活还是要劳逸结合 #volleyball romance
原作者:巷尾梧桐   第二人称,和他去游乐园约会的场合,ooc求轻喷 #影山飞雄 #牛岛若利 #木兔光太郎 #北信介 #五色工 #赤苇京治 #及川彻 #星海光来 黑尾/星海/东峰   【影山飞...
排球】落下的星星 #volleyball romance #排球少年
原作者:巷尾梧桐   第二人称,关于那些他最喜欢的你的样子,ooc致歉 #赤苇京治 #黑尾铁朗 #木兔光太郎 #佐久早圣臣 #昼神幸郎 #白布贤二郎   #赤苇京治# 春日午后的阳光透过树叶的...
排球】胆小鬼 #排球少年
原作者:巷尾梧桐   第二人称,关于在喜欢的人面前光速变怂的男孩子们,ooc致歉 #宫侑 #黑尾铁朗 #及川彻 #岩泉一 #野泽出 #volleyball romance   #宫侑# “侑...
排球】男子高中生的妄想 #volleyball romance #排球少年
原作者:巷尾梧桐   第二人称,关于男子高中生不为人知的小心思,ooc致歉 #赤苇京治 #影山飞雄 #木兔光太郎 #及川彻 #岩泉一 #古森元也 #星海光来     1【据说孩子的上臂和欧派...
排球】我睡了?我装的! #排球少年
原作者:巷尾梧桐   第二人称,关于看起来熟睡中的他和蠢/蠢/欲/动的你,ooc致歉 #及川彻 #宫侑 #赤苇京治 #星海光来 #影山飞雄   #及川彻# “这是在做什么呢~” 习/以为常的...
排球】非常规恋爱笔记 #排球少年
原作者:巷尾梧桐   第二人称,关于男孩子们只在你面前展现的特别一面,ooc致歉 祝亲爱的元也君生日快乐~ #宫侑 #赤苇京治 #牛岛若利 #古森元也 #volleyball romance...
排球】与明星选手的艰难恋爱 #排球少年
原作者:巷尾梧桐   第二人称,关于和排球选手们的爱情实录,ooc致歉 #佐久早圣臣 #宫侑 #及川彻 #木兔光太郎 #星海光来 #volleyball romance     【过激粉丝太...
排球】正经人谁在意这些啊! #排球少年
原作者:巷尾梧桐   第二人称,关于男子高中生对制/服的执念与脑内妄想,可以当团宠看,ooc致歉 #宫侑 #及川彻 #赤苇京治 #黑尾铁朗 #北信介 #宫治   #音驹# “前辈早!” “早...
排球】Flipped #排球少年
原作者:巷尾梧桐   第二人称,关于被你可爱的小行为击中的他们,ooc致歉 #角名伦太郎 #黑尾铁郎 #赤苇京治 #古森元也 #岩泉一 #星海光来 #volleyball romanc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