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球少年】飞羽 #影山飞雄

sodasinei 2021-07-18

原作者:巷尾梧桐

 

影山飞雄中心,关于国王大人的成长故事,亲情向,ooc致歉

 

【排球、自行车和御守】

从记忆还很模糊的年纪排球就出现在影山飞雄的生活中了。那时候的他还只是能勉强坐起的程度,在通向后院的玻璃门旁边,祖父会将小小的他放在一块软垫上,相较时不时嚎两声宣告存在感的同龄人,显得有些过于安静的影山只是静静地坐着,瞪着一双圆溜溜的大眼睛看那颗表面已经有些磨损的球在祖父和姐姐中间传递。

第一次摸到排球完全是个意外,被小跑着赶去应门的祖父随手一扔的球体慢慢地向呆坐着的影山滚了过来,彼时的小孩还不是能自由活动的状态,伸长了短短胖胖的手将球抱进怀里已是竭尽全力。然而,对于婴儿来说,除开视觉和触感,剩余感知世界的途径大概就是味觉了,因此9个月大的影山飞雄毫不犹豫地咬上了无辜的橡胶球面。

方才在草地上翻滚之后留下的气味大约不那么美妙,可小男孩依旧不愿意松开好不容易得到的新玩具,手脚并用地抵抗着鸡飞狗跳的长姐与祖父,排球的触感大约从这时就开始扎根进了他的心底。

 

第一次去到体育馆是在三岁的时候,一手牵着祖父有些粗糙的掌心另一手紧紧抓着最喜欢的吉祥物玩偶,影山飞雄抬头看了看不知道要叠多少个自己才能碰触到的天花板,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排球场是嘈杂的,不论是扯开嗓子互相打气指教的球员和教练,亦或是鞋底与木质地板的摩擦声与球被重重叩击而下的震颤,都会让寻常小孩瑟缩起脖颈有些无所适从。可影山飞雄不一样,他只是静静地待在角落里,姐姐和祖父空闲时能够练习接球最好,无人陪伴的话自己拍着皮球也能玩的开心。

他很少去关注周围的情况,只是执拗地注视着手中的球,蓝、黄、白三色相间的球体在体育馆白墙与棕色地板围成的空间里显得出挑而亮眼,指腹球面留下的光滑却柔软的触感令他爱不释手,混杂着明亮的灯光、球落地的声响与扭伤喷剂的气味,男孩子缺乏表情的脸上一双黑曜石般的眼睛熠熠生辉,牢牢地将这一切刻入脑海。

影山飞雄喜欢与排球有关的一切。

 

在小小的飞雄能够稳稳地站立后影山一与就开始和孙子打排球了。

最开始是一大一小坐在院子的草地上推着球,没过多久小朋友就不再满足于这种毫无进展的状态了,于是祖父试着和他互相抛球,不需要直接传递回去,只要能稳稳地接住就好。老人很快就发现了影山极具天赋的球感,在所有他见过的练习排球的孩子里自家小朋友可能是进步最快的。

逐渐的,小男孩可以站起身和祖父传接几个来回了,而待到他能够对着墙连续垫球时一与已是背着手站在一旁笑呵呵地看着,身子有些佝偻眼神是一如既往的慈爱。

影山还隐约记得自己国小的最后一场比赛,那是一场大胜,然而立于球网之下的他比起胜利的兴奋更多的还是对升入国中后即将面对的强者的期待,因为祖父说过只要变得更强就一定会有更厉害的人出现在他面前。

比赛结束后他照例看向观众席,祖父坐在那里为他鼓掌,骄傲与欢喜染上眉眼,却也掩不住疲惫。

他长大了,他变老了。

 

除开排球祖父还会带着影山和姐姐做一些别的,不论是三个人一起从商店街从头吃到尾还是去海洋馆看鲨鱼,男孩子都觉得很开心,因为是和最喜欢的祖父还有姐姐一起,但果然最让他心潮澎湃的还是一起打排球。

自行车也是祖父教着学会的。其实家里没有特地给小影山买一辆新的,姐姐以前用的藏蓝色的小车顺理成章地到了他手里。用着辅助轮的男孩在河堤上疾驰,拂过脸颊的春风是和体育馆里热烈但凝结的空气不一样的触感。

拆去辅助轮那天虽说是跃跃欲试,但对于左右摇晃的脚踏车影山内心多少有些不安,可大胆尝试的念头果然还是占了上风,就像多年以后立于球场之上的他一样,影山飞雄是会感受到害怕的普通人,但也是面对未知摩拳擦掌的强者。

影山一与感受到了男孩的情绪,毕竟总是看向前方的小朋友这日回望他的次数多的反常。

“不要害怕,爷爷就在后面跟着你。”

苍老但有力的声音抚平了心上泛起的褶皱,后座传来充满安全感的支撑力,小小少年坚定地回过头,踩下踏板的动作没有犹豫。

调整着身体与车子的平衡,掌握到窍门的影山放松了有些僵硬的肩膀,四月的春风卷起嫩叶飞过苍翠的绿草地,湛蓝的天空下远方的路看不到尽头,他在前进、他在飞驰、他在奔向未来。

一直到骑出老远影山才意识到好像少了些什么,回首发现原来身后那道力量消失了。影山一与在坡道上慢慢地走着,因为距离的关系看上去是小小一点,但男孩子知道祖父一定是笑着的。

他的身后不会是空无一人,他总是注视着他笑得温柔。

 

除开新年,平时只要想到了影山一与就会去神社给两个孩子求御守。平安与健康祈愿占了大半,剩下的才是学业之类,年长者只希望自己挚爱的小孙子小孙女能够好好长大,在他无法见证的时光里一切顺遂。

其实影山飞雄从来都不太在意神明啊祈福啊之类的,他从小的睡前故事比起童话和传说,好像更多的是球员生平和传奇比赛。倒不是祖父不愿意讲,而是小朋友只愿意听后者。

不过每每祖父求回来的御守影山都会好好地保存起来,男孩子虽然在学习上不太灵光但养成了不错的生活习惯,每日的整理是必修课,房间里的物件分门别类好不齐整。桌子左手边第二个抽屉里是家人送的小礼物,从玩偶到文具,不论是用得上的用不上的,他都有在珍惜着。

影山一与送给他的最后一个御守是在入院前,那时的少年没有多想,只是挂在书包上等待着下一个的到来。只是,一直到边角的布料被磨损、牢固的绳结断裂开来,他都没能再迎来替换。

护身符脱线是在高一那年的暑假,影山拒绝了姐姐的帮忙借了针线自己动手,可终于还是被看不过去弟弟仿佛自残行为一样笨手笨脚动作的美羽一把夺了过去。彼时已经在学习美发的女孩自然是要灵巧很多,不多久就用细密的针脚恢复如初。可将御守递还给弟弟之后两个人谁都没有起身离开,静默在空间里弥漫。

绳子、布面都可以修好,但身后那道慈祥的目光却再也不会有了。

 

他有在努力训练、他有在一直变强、他有在好好保养身体,他甚至遇到了一直期待的、宛若无法翻越的高墙一样强劲的对手,可是没关系,他总有办法超越他们的。

一与爷爷,您看到了吗?

 

直到现在,影山飞雄22岁了,他依旧不怎么信神明,可那个连烫印都已经有些模糊的御守还是被他带在身边,从仙台到东京,从日本到世界,跟着他去往遥远的未来。

这是天国之上的老人留给他最后的祝愿,他会带着这份沉重而纯粹的心意远行。

 

【长发、染色膏和玩偶】

弟弟刚出生时影山美羽比谁都兴奋,一方面是对新生命的好奇,另一方面是成为长姐油然而生的责任感,小女孩总是向往着离成熟的大人更近一步。

小时候的飞雄很可爱,虽然好像一直没学会笑,但从眼睛到脸每一处都是圆滚滚的。虽然这么形容有些失礼,但美羽真的觉得小飞雄好像她天天捧在手里的排球。婴儿肉呼呼软绵绵的手掌只能堪堪握住她的一根手指,却在抢夺皮球时爆发了不可置信的力量。

飞雄以后也会很喜欢排球吧,那么就由我来教他打好了,小女孩在心中默默立下誓言,她要守护好一直跟在身后的男孩。

 

小学的时候姐姐一直是短发,直到升入国中才开始慢慢蓄长。影山飞雄其实不怎么在意外表,对于他来说保持整洁即可。

寡言的男孩不善交际,沉浸在自己与排球的小小世界里和同龄人多少有些脱节,可是这并不代表他对这一切完全不在意。被说不玩游戏很土会拧着脸默默生气,若是有人当着他的面吐槽排球大概还还有可能直接打起来。可是,在同学偶遇了牵着他一起买东西的美羽后,第二天听着诸如“影山的姐姐真好看啊”这样的褒奖,男孩子的心底还是会默默地泛起一阵雀跃。

毕竟,那是他最喜欢的、一直陪伴着他的姐姐啊。

 

在听闻美羽不打排球的当下影山其实没有想太多,有些迟钝的男孩知道有哪里不一样了,不过他还没能理解。

但男孩子记住了祖父的话,只有自己才明白什么是真正重要的事。

无法形容的空虚感是逐渐上涌的,在独自抛球的院子里、在没了清亮女声的长跑坡道、在只余下祖父的练习路上......其实在正式通知爷孙俩之前,美羽就已经很少陪着他们一起练习了,可那时的飞雄依旧留有一份期待,想着就算不是今天、明天、后天,总有一日长姐还是会出现在体育馆的角落陪他练习传球,只是现在这份期待彻底落空了。

一直跑在他身前的人停下了,前方的路上空无一人,但好在还有祖父一直在身后陪伴着他,而那个留起长发的女孩也只不过是转过身站到了影山暂时没能发现的地方,和其他所有深爱着他的人一起默默地注视着在球场上腾飞的他。

只是这一点影山飞雄花了些时日才明白。

 

假期从学校回来的影山美羽带了很多染发膏,未来的造型师开始用自己的头发做实验。成人之后的长姐和他挺像,总是绷着一张脸面无表情,但眼中的光芒却从不曾熄灭。

影山看着霸占洗手间的姐姐,莫名在对方有些笨拙但认真的动作里看到了一丝欢喜。

他问她开心吗,得到的回答是肯定的。

姐姐找到了喜欢的事,很开心。他站在触球最多的位置打着排球,也很开心。

影山飞雄好像理解爷爷说的话了。

 

头一次跟着国青的队伍去往世界的时候,影山包里带着的小熊玩偶收到了来自坏心眼的宫前辈善意的调侃。少年倒也没恼,也没有多做解释,只是默默地将它放在了床头。

这个玩偶不属于影山飞雄,是姐姐从小抱在怀里睡觉最喜欢的,却在整理行李的时候被送到了他的手上。

“要好好地带回来哦,”连带着你一起,健健康康、平平安安地回到这里。

长姐的言下之意少年或许没能领会,但来自至亲的礼物他总会用心保管。

那只有些老旧的小熊之后也一直躺在男孩子的行李箱里,每每归家送还却还是会回到他这里,和挂在包上的御守一起,伴着他走向远大的未来。那里有他的梦想、有他的热爱、有磨难与挫折、有鲜花与掌声,当然,还有来自于他们的、满溢着爱与期待的眼神。

 

影山飞雄与排球是世上最好的相遇,而连接起这一切、永远站在他身后守候的,是亲人宛若恒星一般燃烧不尽的爱意与关怀。

张开羽翼丰满的翅膀向着天际的尽头自由飞翔吧,他们都在注视着你。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其实后面还有一个部分是【乌野、日本与世界】,但想了想还是决定放到之后的青年影山里,这次就单纯写写祖孙三人的故事吧

排球x你】给他一个一百分的笑容 #男神x你 #排球少年乙女向 #日向翔阳 # #月岛萤 #西谷夕 #及川彻
之后......    ver.日向翔阳   看着你的笑容,他不由得也冲着你笑了。 顺便一说,笑得比你还要灿烂哦。   ——唔,这种输了的感觉是什么啊……     ver.   迷茫地看着你,满...
排球乙女】美术生x体育生 #排球少年乙女向 #
,只有不知道 要过去美术室的路上一定会一定会经过排球训练馆,你每次经过的时候总是会有意无意的望过去,希望能看到一抹他的身影 当你看到时,你那天都是激动的,连画画都会走神 当你没看到时,你...
排球少年乙女向】偷闻外套被发现 #宫治 #木兔光太郎 #
。        “那么以后木兔光太郎就是小经理专属了哦~”        “小经理也是我的专属了。”            “你在干什么?”        属于少年青春但带着一丝冷漠的声音把你从花痴的状态拉...
排球少年乙女向】与你一起共度余生 #volleyball romance #赤苇京治 #及川彻 #
的问题,“你愿意嫁给我吗?”   你在今天回顾了所有你们一起去过的地方,而在这个全新的起点你们将一起开启新的篇章。很抱歉现在他不能陪在你身边,但是余生他只想和你一起度过。   ##   来自于...
【恋爱排球!】小排球乙女 乌野の场合(论坛体) #排球少年乙女向 #日向翔阳 #
没问题的!!的话……绝对会起飞的!!不过是一次失败……所以……所以…… :啊……谢谢…… ◯ ◯将牛奶的包装拆下,将插好吸管的牛奶猛的怼进的嘴里。 :!!咳,咳,你这个家伙……干...
【恋爱排球!】小排球乙女 及川の场合(论坛体) #排球少年乙女向 #及川彻 #ハイキュー!! #
君好久没见了吧,原来他去了乌野啊,不知道他现在怎么样。」   及川:「的话,一定是没问题的,大概会在跌绊中成长吧。」   :「啊,◯ ◯前辈……」   及川:「等等!等等!明明还有我在吧...
【HQ乙女】独家占有●排球少年乙女向●黑尾铁朗●●佐久早圣臣●及川彻●男神X你
不动声色地把你搂紧了一点,嘴角绽开一个计谋得逞的得意笑容。   要不怎么说黑尾铁朗计划通呢。     -3- (排球部年上经理x年下的心情从来没有像今天一样刺ji。 如果用他有限的语文水平...
乙女】穿越到他小时候 #排球少年 #
。   “爸爸妈妈又带我去看我不太感兴趣的排球比赛……我想在家看奥特曼……”   谁能想到几年后的的世界与只有排球也相差无几呢,现在的小影心里却只有奥特曼,不愧是小孩。   “你有没有玩过排球呢...
排球乙女】被误以为失恋了 #排球少年乙女向 #黑尾铁朗 # #及川彻
里可是都传你因为失恋了诶” “什么嘛,我连恋爱都没谈过,哪里来的失恋啊”   “那你介不介意现在就有一个男朋友”     排球部基本都在说这件事情 暗恋你的事情排球部人尽皆知 所以当日向...
排球乙女】数学重测无数次 #排球少年乙女向 # #月岛萤 #菅原孝支
的没事的” 你突然握住菅原的手 菅原的脸迅速变得通红 “结。。。结婚还是要等毕。。” “菅原同学!你简直就是我的救命恩人” 好人卡发送 【数学真的好难,我大考也不合格】   不用看了 他是你...
排球少年乙女向】社死现场 #北信介 #黑尾铁朗 # #月岛萤
原作者:Azusa   #第二人称,撞梗致歉 #文笔烂注意 #移民外星的船票哪里买? #/月岛/北/黑尾        姐妹们,上厕所一定要锁门,真的。      就算是在家里上也要...
排球少年】各位遇到诈骗的反应 #牛岛若利 # #日向翔阳 #月岛萤
会有大额支出,这个人是个骗子!】   (柯南主题曲)“你在骗人!以后再给我打电话我就报警了!”   ——一个只有在排球上绝对不会记错的男人。     “听这么一说我总觉得你好像差点就要被骗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