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昼星】海鸥、苏牧与呼神护卫 #排球少年 #星海光来 #昼神幸郎

sodasinei 2021-07-18

原作者:巷尾梧桐

 

昼星日特供,HP au,关于光来帮幸郎找回守护神的故事,全文约5k,ooc致歉

 

早餐时的宴会厅总是嘈杂而又喧闹,四张长桌上的学生们有的睡眼惺忪有的面对着还没完成的作业焦头烂额,比如昼神幸郎身边的白马芽生。

高大的2米巨人一边往嘴里塞食物一边奋笔疾书,仔细观察会发现因为先前的纠结羊皮纸的一角已经被揉的稀烂。昼神咽下嘴里最后一口小蛋糕,乘着添南瓜汁的功夫瞥了一眼面带愁苦看起来快要把头发挠秃了的室友。

嗯,不错,还算有进展,至少等会的课上应该可以给宾斯教授一个交代了。

 

“啊......终于写完了,”丢下羽毛笔的白马芽生长舒一口气,看起来已是把脑内所有的内容贡献了个精光。

“一个建议芽生,与其下次在公共休息室的扶手椅上睡过去忘记作业并且用鼾声吵得其他人也无法学习,不如提前把自己关进图书馆,我相信平斯夫人的鸡毛掸子会对你有帮助。”

“幸郎,你想打架吗?”

正当白马君咬牙切齿地瞪着一脸老神在在的同级生时,某位跑去猫头鹰屋棚的矮个少年姗姗来迟。

“幸郎!芽生!我帮你们把信一起带来了!”

“谢谢光来君”/“谢啦~”

 

从口袋里掏出银制小刀,昼神慢条斯理地拆开了来自长兄的信件,却在扫到结尾的句子时整个背脊一瞬间变得僵硬了起来。

「p.s.幸郎,关于你最近突然无法使用守护神咒的事我也告诉光来了,希望你学会向最亲密的朋友寻求帮助。」

在内心哀嚎着兄长的多事,果不其然没等昼神转过头,星海清亮的大嗓门就响了。

“突然不能用守护神咒了是怎么回事啊??幸郎这么大的事情你居然不告诉我??”

“不,光来君,摄魂怪已经有好几十年没有攻击过霍格沃茨了,我觉得这并不是什么大事。”

“你在说什么啊??这当然是大事啊!”星海光来一脸的不可思议,“不要觉得麻烦,既然福郎大哥拜托我了,那么我一定会帮你的!”

“比起我的事,光来君还是好好思考一下怎么也背不清楚的年表吧,”昼神揉揉太阳穴只觉得万分头大。

“这是两码事!”白毛少年把信纸往桌上一拍,“下午没课,就从今天开始!说定了!”

虽是慷慨激昂地在同棕发男孩对话,可星海光来敏锐的大眼睛还是立刻就锁定了从门口缓缓走来的弗立维教授,着急和院长商讨关于球队事宜的找球手立刻起身背上书包冲了过去,只留下一个火急火燎的背影。

“幸郎,芽生,等下魔法史教室见!”

今天的白马也在担忧同级生会不会因为过于充满能量的性格自爆,而旁边的昼神则已经只剩下叹气的份。

 

行动派少年没有给昼神多少犹豫的余地,从他最喜欢独自看书的塔楼一角开始,苦思冥想着所有可以令同伴快乐的人、事以及场合,拉着高大的挚友跑遍了所有能想到的地方。

站在索桥上注视着底下的万丈深渊,缭绕的雾气遮掩着无从知晓的景色让昼神感到从脚底开始升腾而起的战栗与渴求。眼见着身边人再一次自如地召唤出飞向天际的银白色海鸥,脑海中闪过那道在绿茵地上奔跑的身影。

“光来君念咒的时候在想什么呢?”

“嗯?第一次抓到金色飞贼、和你们一起去看魁地奇世界杯、去年拿到学院杯冠军......”小个子男孩掰着手指一一细数,好像快乐与信念的源泉宛若铺满天空的星辰一样了无穷尽。

“这样啊......”

“幸郎总归也有吧?快乐的事。”

“嗯,”只是好像现在它们统统躲了起来不愿意见我。

“说起来既然之前有成功过的话,那你的守护神是什么啊?”

“是......”

没等昼神来得及回答,远处就传来了白马的呼唤。

“喂!你们两个!快点回去了,诹访前辈说要开一个短会!”

“哦好!”

果然,一听闻是球队相关的事,星海的眼睛立刻亮了起来,连对友人守护神形态的好奇都被转移了。

虽然此刻的昼神叹了口气眯起眼睛看得白马脊背生凉,可他没想到之后的自己居然会因为这个突然的打断而悄悄在心底感谢不明所以的守门员。

 

每周二、四、六的晚上星海都会骑上自己的扫帚随意找一块场地加练,偶尔昼神会陪着一起,偶尔不会。他喜欢看着挚友在蓝天下飞行的样子,轻盈而又充满力量,留下的轨迹是写意而自如的,可又能无惧风暴与雷霆。

白发少年就如同他的名字一样,是比夜晚照亮旅人脚下之路的群星还要明亮、还要璀璨而耀眼的光。

瘦削矮小的身材是最适合做找球手的,终日的磨炼和与生俱来的天赋为他披上一袭骄傲的战袍,而无尽的饥饿感和永远看向前方的坚韧目光牵引着他攀上梦想的山崖。这个最开始不被学院队看到的男孩,终有加冕的一天。

昼神幸郎觉得,能看星海光来打魁地奇、能和他身着相同的队服并肩作战,真是再好不过的事了。

 

只是偶尔,昼神也会不想和总是将自己逼迫到极限的友人一起,他多少还是需要一些闲适的时间。

随意找了一个不容易被打扰的清净角落,摊开手上关于神奇动物养护的专业书籍,可好学而聪颖的少年今天却半个字也读不进去。他已经是六年级的学生了,关于未来职业的方向也早有眉目,能够一起打球的时间慢慢走向了终结。

其实虽然摆出了一副完全不在意的样子,但实际那句“呼神护卫”却还是一直萦绕在昼神的脑海里。

第一次接触守护神咒是三年级的暑假,结束一个赛季的征途归家的兄长带着他在后山的林间穿梭,一边夸奖着家里末子越发出色的飞行技术一边摸了摸茸茸的寸头。

彼时还一门心思扑在魁地奇上的昼神幸郎满脑子都是对兄长指点的期待,除开这些剩下的大约就是学会一两招高级别的咒语满足一下自己的好胜心。尽管看上去比同龄人成熟可靠不少,但男孩子的内心深处还是有那么一丝叛逆与跃跃欲试。毕竟家里个个都是巫师,魔法部的检查形同虚设,不好好利用这点可太亏了。

 

最后招架不住幸郎热情的福郎君还是悄悄乘着父母不在的时候教了弟弟守护神咒,虽然经过了不少曲折,可最后伴随着头一次在晴空中飞翔的回忆,龙神经做成的魔杖顶端终是喷出了银白色的光芒,一只苏格兰牧羊犬正在后院的花园里跑的欢实。

为弟弟的聪慧而自豪的福郎一把抱住稍矮些的男孩玩闹着在草地上翻滚起来,惹得旁边正在给恋人写情信的招子小姐发出一阵鄙夷的嘲讽。

 

那时候的他对于魁地奇的爱还闪着琉璃似的纯粹光芒,这项运动大约是刻入了昼神家每个孩子的骨血,他们在期待中出生,骑着玩具扫帚成长,最后在球场之上的不同位置发光发热。

打球、练习是理所当然的事。

只是,在某一个昼神幸郎自己也没有意识到的时刻,这项令所有同龄人疯狂沸腾的运动已然成为了束缚他的枷锁。为什么最后一个球没有进、为什么第四次进攻的假动作没能骗过守门员......每一场比赛之后的复盘,悔恨与宛若自虐般的反省都在折磨着幼小而脆弱的心灵,业火炙烤着他的执着、熔断了他的梦想。

他比谁都勤于练习,在艳阳高照的酷暑天、在飘着白雪的寒冬腊月。只是,不论再怎么努力球技都停滞不前,胜利是必须的,失败是无法忍受的,而快乐好像已经很久没有体会过了。

 

昼神幸郎还记得四年级的那个暴风天,飘起细雨时他没有回去,狂风大作时他还是没有回去,其实四肢早就因为寒冷只余下了颤抖的气力,被雨水浸透的衣衫一点点夺走体温,僵硬的手指连握住身下的扫帚都费力。

终是脱了力气从低矮的高度摔下,身上已经没了疼痛的感受,只有冷、刺骨的冷。昼神幸郎面无表情地躺在泥泞的草地上,瞪着最后一丝光明也被吞没的昏暗天空,他已经忘却了时间,黑暗也不再令他害怕,麻木感从指尖的神经蔓延到每一个细胞,他突然意识到自己好像不那么喜欢魁地奇。

逐渐的失温令大脑混沌,他开始唾弃无用的自己,心底最后一丝坚持在被折断的边缘徘徊。

昼神幸郎在怀疑自己,怀疑站在球场上的理由、怀疑付出过的一切、怀疑对魁地奇的爱,绝望和委屈浸没了沉到湖底的心脏,可眼泪却是无论如何也流不出来。

他有哭吗?应该没有。毕竟泪水应该带着体温的热度,而他的面颊上淌下的唯有冰冷的冬雨。

 

少年渐渐没了支撑双眼张开的精力,甚至当他看到奋力穿越风雨逐渐向他逼近的蓝色身影时都以为是自己起了幻觉。

会有人为他而来吗?会有人斩断他身上的锁链将他从这冰封的牢笼里解脱出来吗?

往常屹立不倒的白发因为雨水软趴趴地贴在了额前,可眼神中的坚定即使在暗无天日的夜里依旧熠熠生辉。

宛如在巨浪滔天的海面上不惧着神明怒火的海鸥,带着救赎、带着希冀、带着爱与温暖,星海光来飞向了他。

 

“昼神幸郎!”

他在呼唤着他的名字,他是为他而来,他飞越风暴为他划出了一片蓝天。

像光一样,这是失去意识前昼神脑海里最后闪过的话。

 

之后在校医院的病床上醒来时自然是少不了庞弗雷夫人的一顿臭骂,两个人也因为不听指示被罚了几日紧闭。

踮起脚尖掸去书架最上层灰尘的星海光来有些力不从心,可出口的话语却是理所当然而又坚定不移。

“不喜欢的话,不打不就好了,反正又不会死。”

厚重的云层终是在这天日光最后存在的时刻消散,夕阳洒进图书室为木制课桌染上一层金黄,连带着立在窗边的两个少年一起。

明明是指引着这一日走向终结的暮色,可昼神幸郎却好像看到了全新的开始。

 

即使成绩在满是聪明人的拉文克劳并不突出,可昼神却不得不为友人的奇思妙想拍手叫绝,虽然面上是略显无奈的笑容。

霍格莫德也就算了,那里对于学生来说确实是快乐的地方;从制作福灵剂开始就有那么一点跑偏了;至于问波特家的小兄弟借隐形衣去禁林探险这种事,不管怎么想都是不可以的。

“为什么??你不是最喜欢神奇生物了吗?看到有趣的讲不定就能开开心心地找回感觉了啊?”

“光来君,需要我提醒你吗?比起遇到独角兽这类可爱生灵,我们更有可能被愤怒的马人踏遍或者成为蜘蛛的夜宵。”

 

白发少年撇撇嘴依旧是一脸不情不愿,昼神知道在他真正捡回守护神咒之前星海光来都绝对不会消停。

合上书叹了不知道这些天的第多少口气,昼神抽出魔杖轻轻启唇。

“Expecto Patronum”

银白色的羽翼穿越塔楼的窗户自由翱翔,少年看着截然不同的形态露出苦笑。

果然如此。毕竟方才留存在他脑海里的,是与那个人并肩走过的一切啊。

 

“幸郎!我找到办法了!”结束加练洗漱完毕的星海光来直接跳上了室友的床紧紧扣住他的肩膀。

“光来君,拜托轻一点,”昼神觉得自己的肩胛骨在哀嚎。

“今天晚上就出发!”

“......去哪里?”

“你别管跟着我就是了,我把隐形衣借来了,”星海光来笑得一脸得意,“反正不是禁林你放心好了。”

波特家的小兄弟......这么好说话的吗?不过多半是用了什么和魁地奇相关的方法吧。昼神忍不住深吸一口气,他知道到了这个状态多半是没了回旋的余地,就算用扛的找球手今晚也一定会把他偷渡出去。

 

伴着白马震天的鼾声两个人轻手轻脚地起了床,因为身高差的关系要藏在隐形衣之下并不是那么容易。不过关于这点昼神没有说出来,不然大半夜的海鸥咆哮着实扰民。

跟着小个子少年走下塔楼的不知道第多少级台阶、穿越拱门与草地,最后的目的地是黑湖边的毛榉树。

正当昼神像开口提问,却见星海做了一个噤声的动作,男孩子指了指远方,嘴角的弧度顽皮而得意。

这夜的明月是圆满的,印在清澈的湖面上引狂人采撷,面目狰狞的人鱼在这无人打扰的时刻褪去了凶悍齐齐地吟诵着,乐声穿过耳膜浸润心灵,抚平所有的毛躁与忧伤。带着些许凉意却舒适的夜风拂过毛榉树的枝叶,沙沙树影此刻没有诡谲只余下一片静谧。

“很美吧?”刻意压低声音凑到耳畔,星海的气息吹得昼神有些痒。

“是,很美。”

明月、湖泊、树木、青草,还有此刻身边为了他而拼尽全力的、永远通透美好的少年。

昼神幸郎抬起魔杖,觉得现在的自己可以召唤出最好的守护神。

 

眼见着展翅的海鸥照亮了一方夜空,星海为挚友欣喜的同时却也有些惊讶。

“这也太巧了吧?你的守护神居然和我是一样的!”

“嗯,确实很巧。”

敷衍着想要快些结束这个话题,昼神低下头直直地望进白发少年的眼底。大约是被同级生突然的沉默止住了话头,星海歪了歪脑袋不解地抬头。

头脑有些发热,即使是晚风也无法将叫嚣着的念头吹散,漆黑眼瞳周围的金色闪烁着他无法拒绝的光芒,勾引翻涌的情绪堕入无解的轮回,微张的唇瓣就像绵软的糕点一样诱惑着他前来品尝。

就把一切归咎于这美得太不真实的夜晚吧,再多些疯狂应该也能够被原谅。

将手搭上眼前人的肩膀,昼神幸郎缓缓弯下了腰

 

“喂我说,你干嘛啊?”

“不要小看天气啊光来君,斗篷不披好会着凉的。”

将星海身上的布料整理好打结,昼神满意地点了点头。

“好了,我们快回去吧,不然今天生长荷尔蒙的分泌是一点也轮不上了。”

“啊?哦,”白发少年重新展开隐形衣披在两人身上,“等明天一定要告诉芽生,你和我的守护神居然是一样的,实在是太巧了!”

“是是,”听着身边人兴奋地喋喋不休,昼神弯了眉眼,“光来君,可以轻一点了,不然要被巡逻的老师发现了。”

“啊对。”

 

世上哪那么多巧合,只是因为昼神幸郎爱上了那个在暴雨天为他劈碎阴霾的少年,所以就连灵魂的形状都为他改变,甘之如饴。

只是不知道这份深沉的爱意,何时才能被诉诸于口。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关于HP我脑海里最深刻的三个场景就是塔楼、山谷和毛榉树【GGAD后遗症

】七日 #排球少年 # # #volleyball romance
儿童排球。 “君,醒醒,我要出门了,”推了推小朋友柔软的肚子,觉得意外的藏肉。 “哦......,”睁开眼迷迷糊糊地支起身子,先看了看自己的身体,发现没有变化之后露出了懊恼的...
】翱翔于天际 #排球少年 # # #volleyball romance
,一切都好。   【受伤的麻雀】 那是在优里西中最后一场大赛前,刚开始和熟络起来,他觉得自己大概快要拥有一个真正的朋友了,他想和君更亲近些,却又不想表现得太明显。 在那日想通了些...
】要开心 #排球少年 # # #volleyball romance
原作者:巷尾梧桐   短小的生贺,关于的越洋礼物   2月3日晚上七点,完成了今天的工作。他盖上笔帽,将终于写好的病历归位,然后站起身伸了个懒腰。 今天是27岁的生日,但是于...
排球乙女】当我和君捉迷藏时我在想些什么 #排球少年乙女向 #
特刊啊?他这种排球痴应该不会移情别恋吧?」 『......』 「君?怎么了?」 『没事』 『我只是觉得你和君某种意义上来说还蛮像的。』 啊这,应该是夸奖吧? 先不去管君和篮球的情缘,总之我...
排球乙女】少年的你 #volleyball romance #排球少年乙女向 #
好的方面来讲至少君看清自己的心意了 :你们两个!!等着瞧我一定确认给你们看   看着斗志满满的队友,白马莫名觉得自己像忧心的老父亲。 白马:,他真的没问题吗?要怎么确认啊? :嘛,总之...
排球少年】飞向苍穹 #
。   白发少年很早就注意到了,那个少年是他们这一届中的佼佼者,即使是经验更丰富的前辈也得为他让路。扎实的基础、优越的技术、出色的体能和稳定性,更不必提生俱的身高和力量。他的身上有太多求不得的...
【HQ】身高差2.0●排球少年乙女向●木兔●月岛萤●黑尾铁朗●宫侑●男X你
 :……(月岛同学还真是嘴硬男子中翘楚)     A :【】 1.经常被人问我们是不是超模,印象最深的一次是陪她逛街的时候被探要名片~ 「不过也很正常啦,毕竟我们是高海拔夫妇嘛(温柔幸福的微笑jpg...
排球乙女——年下出动,请您签收 ● 排球少年乙女向● 赤苇京治● ● 濑见英太● 及川彻● 宫侑
原作者:悄悄乱写   排球乙女——年下出动,请您签收【赤苇//濑见/及川/宫侑】 预警:if姐弟恋,会是何种情形?是一个听歌后突发的脑洞。有私设,第二人称,有长有短,OOC致歉。 PS:可以听这...
排球乙女——Romance on Campus ● 排球少年乙女向● 佐久早圣臣● ● 宫侑● 黑尾铁朗
原作者:悄悄乱写   排球乙女——Romance on Campus【佐久早//宫侑/黑尾】 预警:今年实属不寻常,连带着毕业季都严阵以待,只能一切从简,在离校前写点校园故事吧。用到了一丢丢歌词...
排球少年】前夜
当下白马芽生就拔腿跑向了笑得一脸得意的,独留下一个人默默摇头。 “喂,!你行不行啊?” 大约是看不得搭档慢悠悠的懒散样,不愿意有任何一个人落下。 “!就差你了!” 不知道是不是被...
排球少年】鸥台记事簿
之时,身后传来了熟悉的脚步声,回头发现是那双熟悉的圆眼睛。然而再定睛一看,小个子少年和他一样顶着和尚头。 君??你的头发怎么了?! :哈?你在说什么啊?我们不一直都是光头吗...
排球乙女】性格相同怎么谈恋爱 #排球少年乙女向
原作者:巷尾梧桐   第二人称乙女向,关于个性南辕北辙的你们,ooc致歉 # #松川一静 #岩泉一 #木兔 # #及川彻 #福永招平   【童贞力满点的君x满脑子黄/s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