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球乙女】非常规恋爱笔记 #排球少年乙女向

sodasinei 2021-07-18

原作者:巷尾梧桐

 

第二人称乙女向,关于男孩子们只在你面前展现的特别一面,ooc致歉

祝亲爱的元也君生日快乐~

#宫侑 #赤苇京治 #牛岛若利 #古森元也 #volleyball romance

 

#宫侑#

大部分时候看到电视上两小无猜青梅竹马修生正果的故事你都会面无表情地换台,与其说是不相信爱情不如讲大概嫉妒心作祟。

偶尔你也会怀疑是不是自己上辈子欠了隔壁两个姓宫的,尤其那个染了金毛的很多钱,为什么别人家竹马都是温柔贴心得要命,偏偏到了你这里所有偶像剧情节都不见了,只剩单纯的要你命折你寿。

 

比如这会,被震天响的捶门声吓醒的你正竭尽全力压/制慌乱的心跳,并再一次拒绝诸如“小鹿乱撞”之类的形容词。别撞了别撞了,再撞就心内科见了。

咬牙切齿地爬下床艰难地跳到门边,果不其然入眼就是一头扎眼的金毛。

“宫!侑!”

“诶是我帅气的大名~”

“你最好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

“阿姨让我上来叫你的,”很好,这算是掏出免死金牌了,一脸得意的家伙还贱嗖嗖地指指你绑着绷带的脚踝,“毕竟某人看起来生活不怎么能自理的样子。”

“去你丫的,就你这数学考1分的大脑还好好活着呢我能出啥问题。”

“喂!!你别不识好人心!”被戳中痛脚的金毛狐狸立刻一蹦三尺高。

“烦死了,我要去洗漱了快让开。”

“你当心别掉马桶里!”

“滚!”

 

等你收拾完提溜着书包艰难地踱下楼时宫侑已经风卷残云将你家母上大人准备的爱心早餐扫/荡一空,然后美其名曰晨训要迟到了把打包好的份往你怀里一扔便推着你出了门。

“你这家伙今天到底抽什么风?我/干嘛要起早和你一起赶晨训啊?”室外的冷风钻进围巾的缝隙刺得你浑身一凛,“还有治去哪了?”

“那家伙赶罗森的新品早餐早没影了,”习惯步行上学的家伙拍了拍院子里多出来的自行车满面春风,“问阿兰君借的,我是觉得吧,某人瘸着条腿一蹦一跳去学校有点影响市容,所以大发慈悲地过来帮个忙。”

灵巧地躲过你愤怒的铁拳,宫侑面上的笑容今天也很让人上火。

 

不过好歹这家伙也算千年难般良心发现了一回,你翻了个白眼没再继续和他多话,拄着拐杖艰难地挪到车边,本想用手撑着借力坐上去,却被宫侑像抱小孩一样稳稳当当放在了后座上。

“有点重啊,该减肥了你。”

“宫侑你最好记得我现在随时可以暗/杀你。”

“那你别忘了现在我们是一辆车上的命运共同体,我没了你也得残。”

你每天想要暴打发小的次数大概和夜里闪烁的星星一样多吧,只得仰头看了眼湛蓝的晴空告诫自己气出病来无人替。

 

“喂。”

“干嘛?”

“抓好,下坡了。”

嗯,这家伙有时候也不算太糟糕嘛。搂住少年精瘦的腰,顺势把不自觉红起来的脸埋进尚且还算宽厚的背脊,你悄悄地笑弯了眼。

幼稚又横冲直撞不顾一切的小狐狸,难得的温柔和顾忌全部留给了你。

 

#赤苇京治#

“京治,你这样真的没问题吗?”

“应该还在可控范围之内。”

 

五月的微风透过窗沿的缝隙钻入室内卷着米白色的纱帘起舞,就连空气里都浸/润着闲适的暖意。细细碎碎的阳光洒向棕红色的木质地板,遇上散落的零件便雀跃着打个转,虽是有些凌/乱但相较以往的一尘不染倒也添了几许生活的气息,如此看来是一个再美好不过的休息日。

如果忽略被图纸和模型包围的男主人右手拇指和中指正微妙地粘在一起摆着孔雀舞造型的话。

 

“唉你真是的,每次都这样,当心一点啊。”

加快脚步从房间里取来卸甲油,你跪坐到爱人身边小心翼翼地帮那两根被胶水粘在一起难舍难分的手指松绑。赤苇京治依旧维持着与往常无异的平静神色,只是微红的耳廓把青年的窘迫抖露了个一干二净。

“抱歉,下次会注意的。”

虽是一脸认真地保证着,可你知道多半还是会状况百出。

 

从小就是典型别人家孩子的模范生,赤苇比起同龄人更早学会了懂事和自持。回忆起来除去父母主动送的礼物,好像从来没有主动讨要过什么玩具。虽然一直对模型之类的很感兴趣,可有限的零花钱贡献给部活之后就不剩多少,而恰好少年又习惯未雨绸缪,于是课余兴趣上的花费也就彻底成了奢侈。

一直到大学毕业有了自己的收入赤苇才算是圆了少年时代的梦,奈何从学业、为人处世到生活打点都很难挑出差错的青年居然意外地对手工异常苦手,可他又不是半途而废的性子,最后的结局不是满手胶水就是成品歪歪扭扭。

 

不过你倒不讨厌爱人少见的笨手笨脚的一面,毕竟平时的相处中你好像都只有出了差错被保护的份,难得看到赤苇这样手忙脚乱蹙眉苦恼的样子只觉得有够可爱。

拧紧盖子将小小的玻璃瓶放回桌上,你仰头注视着身边的青年笑意盈盈,果不其然因为羞耻心作祟被避开了视线。

 

“京治好可爱!”

忍不住笑着搂住赤苇略显僵硬的脖颈,扑进他的怀里肆无忌惮地撒娇,这是你一贯的权/利。

轻不可闻的叹息声在耳畔响起,随之而来的是腰上让人安心的力道。与暧昧的五月天一样让人心动的,是爱人身上的气息。

 

待到你终于愿意起身时青年已经恢复了沉静,认认真真地将屋子收拾干净,然后询问你晚饭的菜单,穿上围裙的动作熟练而可靠。

能够近乎完美地预判未来每一步的赤苇京治,只有在你面前才会毫无防备地露/出破绽。

 

#牛岛若利#

“行李都收拾好了吗?”

“嗯,全部准备就绪。”

“那边很冷,要注意保暖。”

“放心,身/体管理不会出差错的。”

“晚饭是若利最喜欢的林氏盖饭哦,离开日本之后就不容易吃到了吧,等下多吃点。”

“嗯。”

......

 

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从记事开始一直默默陪伴着的男孩子终于要去到你再也追不上的远方了,而收藏在心底的情愫直到临近分别也没能诉诸于口。你实在没有与牛岛若利相约未来的勇气,他会站上万众瞩目的盛大舞台,而你好像只能停留在原地平凡地过完一生。

你是想要用灿烂的笑容为他送别,可最后却连强撑笑颜都费劲,好在于球场之外向来缺根筋的青年不会注意到。

 

牛岛很忙,训练、赞助、慈善活动......青年的生活被安排得满满当当,即使是一同分享太多时光的发小,最后也只能分到一个晚上用作道别。

相聚的时光总是很短暂,用完晚餐牛岛端起碗筷走进厨房收拾餐具,你负责做饭,他负责洗碗,这是一直以来不成文的习惯。

你注视着青年让人安心的背影,即使灯光昏黄也无法掩盖隐藏在肌肉线条之下的力量与气魄。抬头看了眼时钟,半启唇想再同他说些什么,可闲聊显得多余,真心又归于沉默。

 

“最近我的身/体好像出了点问题,”你没有想到居然是向来惜字如金的人先开了口。

“嗯?”

“其实也不是最近,应该已经持续有一段时间了,”青年没有在意你的疑惑,自顾自说了下去,“明明没有坐过山车,心脏却会突然下坠加速;正常的脉搏是一分钟65跳上下,有的时候却能突然上升到90跳;呼吸也会不自觉地加快,身/体发烫像是发烧一样,体温却是正常的。”

“有去医生那里做检/查吗?”忧虑忽然占了大半。

“没有,症状都是突然出现,过会又会消失,队里的体检也是一切正常。”

“那若利是训练太累出现副作用了吗?”

“不是,我的训练非常合理,而且很早之前就有出现过,只是最近频率变高了,”青年顿了顿,像是在回忆什么,“我把这种反常的状态和比赛胜利后身/体与情绪的失控做过对比,但好像又不一样。”

“因为这些症状只有在面对你的时候才会发生。”

 

就好像是困扰牛岛若利的特殊病症可以在通/过空气传播,在话音落下的片刻,你觉得心跳、体温、呼吸的变化一样不落。

毕竟这是只存在于心意相通之人间的症状,名曰爱恋。

 

深吸一口气走到青年面前,你牵起对方的指尖搭上自己的手腕。

“你看若利,我们是一样的。”

“这样吗,”像是要好好感受彼此的同调,有力的双臂圈住身/体将你整个带进怀里,静谧的空间只余下浑厚低沉的声线。

“盖饭,以后也做给我吃吧。”

 

绝对王者钢铁般的心神只为你变调。

 

#古森元也#

全国第一自/由人总少不了被夸奖天赋球感过人的场合,每当这时爽朗的少年都会笑着摆摆手表示只是运气好,可你知道即使在繁星闪烁的时刻,恋人的身影依旧在训练馆里活跃着。

天赋划定了球员的上限,而球场上每一分每一秒的稳定发挥却得归功于持之以恒的努力。

 

即使社团的训练已经足够繁重可古森还是习惯在副馆里多完成些额外的自主练习,你带着运/动饮料和饭团躲过路灯下的飞虫在木地板上站定时男孩子正对着墙练接球。

当你默念到48时球落地了,而在那之前究竟持续了多久只有古森知道。

 

本来这只是一个再寻常不过的周四夜晚,你陪着恋人用完加餐结束训练后对方会送你回宿舍,在寝室楼下多聊上几句作为这天最后的道别。

只是坐在叠高的软垫上晃悠着双/腿的你没想到依旧笑容满面看不出异常的少年没有像往常一样立刻打开饭盒填饱饥肠辘辘的胃袋,而是将手掌撑在你的身侧缓缓逼近,一直到你的后背抵上冰凉的墙面也没有停止的意思。

 

“元......”

试探的呼唤在出口的当下便被吞了下去,是一个与以往比较而言有些太过霸道的吻,直到少年维持着爽利的笑容退开时你还有些懵懵的,侧头看到近在咫尺的窗户带着热意的红霞才倏地飘了满脸。

“元也!突然的做什么啊!会被看到的诶!”

“没事没事,这个时间没有人会来这里的,”自/由人摆了摆手胸有成竹,“而且被看到有什么问题吗?”

“......什么问题,很不妙啊!会害羞诶!”

“噗哈哈哈哈哈哈,”大约是被你的反应逗乐了,男孩子一下子笑开了,甚至夸张地用手背擦了擦眼泪,“可爱。”

 

啊啊,这个人真的很会火上浇油,你觉得自己的头上大概在飘着蘑菇云。

看着你垂下脑袋羞赧的样子,古森歪歪头没有给你逃避的时间,抬手拥住你的腰/肢一用/力就将整个人抱到了膝盖上。

突然的身/体相触惹得你有些发愣,但更值得在意的果然是恋人的态度。

反常,这真的太反常了。

 

“元也,你怎么了?”

“昨天的学园祭,”后背倚靠着恋人的胸膛,男孩子把脑袋埋在你的肩窝里看不到表情,“你一直陪着来玩的同学都没有到排球部看我。”

是你的错觉吗?这满满的委屈是怎么回事啊?

“元也,你是在吃醋吗?”

有些艰难地转过身戳了戳少年的脸颊,你豁然开朗觉得看透本质的自己重新占据了上风。

果然少年满脸的愣怔,思索片刻还是认真地点了点头。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不许笑啦,”被看破心思多少有些恼,可古森复而又想起了什么似的揪起衣领闻了闻,“啊糟糕,身上还有汗味......”

“噗嗤,”你忽然理解了恋人为什么总会被问家里有没有养柴犬,毕竟这皱起两瓣圆眉毛翕动鼻翼的模样实在差不离,“没事我不介意的啦,”说着还像是证明自己没有说/谎一样往少年的怀里又缩了缩。

“那就好!”立刻回归招牌笑容仿佛有什么变脸绝技。

“那么,我们再来一次吧~”

 

不容拒绝的占有欲和霸道,是善解人意的爽朗少年难得的任性。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胶水沾手是真人真事,而且当事人因为处理不当最后两只手全粘起来了哈哈哈哈哈哈

另外元也的“再来一次”其实我本来是安排在别的场合,大家都懂的

以及在系统抽风结束前更新都不会放到合/集里,更一篇屏五篇我真的遭不住,能不能看到就随缘吧orz

排球】性格相同怎么谈恋爱 #排球少年
原作者:巷尾梧桐   第二人称,关于个性南辕北辙的你们,ooc致歉 #星海光来 #松川一静 #岩泉一 #木兔光太郎 #昼神幸郎 #及川彻 #福永招平   【童贞力满点的星海君x满脑子黄/sè...
恋爱排球!】小排球 乌野の场合(论坛体) #排球少年 #日翔阳 #影山飞雄
by/ 银谣   注:论坛体(也许不是特别标准)、小排球游戏、主角名用【◯◯】代替 游戏介绍:想要回到青春的校园时代吗,想要感受怦然心动的感觉吗,请与赛场上挥洒汗水的少年们谈恋爱吧,享受...
排球】与明星选手的艰难恋爱 #排球少年
原作者:巷尾梧桐   第二人称,关于和排球选手们的爱情实录,ooc致歉 #佐久早圣臣 #宫侑 #及川彻 #木兔光太郎 #星海光来 #volleyball romance     【过激粉丝太...
恋爱排球!】小排球 及川の场合(论坛体) #排球少年 #及川彻 #ハイキュー!! #影山飞雄
by/ 银谣   注:论坛体(也许不是特别标准)、小排球游戏、主角名用【◯◯】代替 游戏介绍:想要回到青春的校园时代吗,想要感受怦然心动的感觉吗,请与赛场上挥洒汗水的少年们谈恋爱吧,享受...
排球】直男修炼手册 #volleyball romance #排球少年
原作者:巷尾梧桐   第二人称,论在学习恋爱技巧的过程中少年们会如何跑偏,ooc致歉 #木兔光太郎 #岩泉一 #影山飞雄 #星海光来 #灰羽列夫 #牛岛若利 #五色工   【直男和偶像剧相性...
排球】同桌的你 #volleyball romance #排球少年
原作者:巷尾梧桐   第二人称,当你们是同桌的场合,ooc致歉 #星海光来 #黑尾铁朗 #赤苇京治 #佐久早圣臣   #星海光来# 秉承着食物可以无限拉近人与人之间的关系的吃货原则,你从开学...
排球——What's your name? ● 排球少年● 及川彻● 赤苇京治● 宫侑● 木兔光太郎● 黑尾铁朗
原作者:悄悄乱写   排球——What's your name?【及川/赤苇/宫侑/木兔/黑尾】 预警:是吃醋的老梗,即可能威胁他地位的是哪个?有私设,第二人称,有长有短,OOC致歉...
排球】滴滴!前方校园恋爱末班车请注意! #排球少年
原作者:巷尾梧桐   第二人称,又是一年毕业季,关于大学校园各个角落里的恋爱故事,ooc致歉 #木兔光太郎 #宫侑 #赤苇京治 #孤爪研磨 #白布贤二郎 #volleyball romance...
排球】听说及川前辈并不喜欢他女朋友 #排球少年
by/ 色素樱桃   -及川单人 4k字 -ooooc且时间线混乱(真的很混乱就当是剧情需要了) -是交往后的双向暗恋(?)里面的小姐姐都是可爱的人! -私设“你”和他不是同班只...
排球】落下的星星 #volleyball romance #排球少年
原作者:巷尾梧桐   第二人称,关于那些他最喜欢的你的样子,ooc致歉 #赤苇京治 #黑尾铁朗 #木兔光太郎 #佐久早圣臣 #昼神幸郎 #白布贤二郎   #赤苇京治# 春日午后的阳光透过树叶的...
排球】直男的浪漫不容小觑 #排球少年
原作者:巷尾梧桐   第二人称,关于他们点点滴滴的爱意与浪漫,ooc致歉 #木兔光太郎 #及川彻 #宫侑 #赤苇京治   #木兔光太郎# “光太郎,你确定要陪我一起看?” “嗯,”猫头鹰先生...
排球】正经人谁在意这些啊! #排球少年
原作者:巷尾梧桐   第二人称,关于男子高中生对制/服的执念与脑内妄想,可以当团宠看,ooc致歉 #宫侑 #及川彻 #赤苇京治 #黑尾铁朗 #北信介 #宫治   #音驹# “前辈早!” “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