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球乙女】上得厅堂,下得……诶?#排球少年乙女向

sodasinei 2021-07-18

原作者:巷尾梧桐

 

第二人称乙女向,关于厨艺这个永恒的话题,ooc致歉

#赤苇京治 #岩泉一 #及川彻 #宫侑 #月岛萤 #黑尾铁朗

 

【你当我黑/暗料理界是没人了吗?】

#赤苇京治#

世间不如意之事十之八/九,除开生老病死、爱别离、怨/憎会这些老生常谈的内容,对于此刻的你来说大约还有明明是按着菜谱来做但究竟为什么成品会如此毁/天/灭/地。

本该是飘散着蛋奶香气闪烁着焦黄诱/人光泽的原味蛋挞却仿佛被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小精灵偷偷洒了巧克力粉一样比被催稿的宇内老/师眉间的阴影还要黑,就连你家总是瘫着一张脸的恋人都忍不住勾起了唇角。

 

“京治不许笑我啦,”懊恼地蹙起眉,虽然知道自己理亏可还是忍不住嗔怪着。

“是是,抱歉。”

忍俊不禁的青年好脾气地找来勺子用纯净水冲洗,慢悠悠地拨/开甜品表面明显不能入口的部分,逡巡片刻最后是挑了仿佛老者历经沧桑的脸孔般布满褶皱可颜色看起来还不算太过分的部分送入口/中。

“嘛,味道还可以。”

“......算了,京治不用勉强,给牺/牲的鸡蛋默个哀吧。”

 

或许是为了帮满身挫败气息的你找回自信,赤苇利落地收拾完你留下的一片狼/藉后又再度翻开了万/恶之源的料理书,只不过这次掌勺的人换成了他。

认认真真地替恋人打下手称量好材料递过去,你看着赤苇手法熟练地搅拌混合,一直到小心翼翼地送入烤箱为止和你之前的操作好像并没有差别,却莫名有了绝对不会翻车的自信。

 

趁着等待的功夫一起重新做整理,玩心大发的你用食指沾了些许多余的面粉点在恋人的眉心,可没等咯咯笑上两声就被扣住了手腕接受制/裁,最后是两个人一起顶着大花脸进了洗漱间。

香甜的味道很快盈/满了整个空间,混杂着从嗡嗡作响的咖啡机里流/出的棕褐色液/体的气息调动着神/经与味觉。你挑了先前出游时买回的最喜爱的马克杯,而赤苇则尝试了一下还不怎么熟练的拉花手艺,休息日的午后是清朗的甜/蜜。

 

赤苇京治向来不怎么挑嘴,对于甜食也没有太多偏好,只是他喜欢一直充满活力尝试新事物的你,更喜欢与心上的女孩分享生活中每一个瞬间的小确幸。

 

#岩泉一#

“还没回去吗?”

被身后响起的男声吓了一跳差点丢下手中的物件,稳定心神后对着这满屋混乱实在不知该如何回应突然出现的恋人,只得干笑两声。

“啊哈哈,马上就准备走了,一君怎么会过来?”

“嘛,碰巧。”

 

挠了挠黑发有些不自然地走到你身边开始帮忙收拾,岩泉一才不会说是因为某个烦人的家伙一整个下午都在向他科普最近的你有多沉迷于家政教室。

虽然也明白要保持适当的距离,每个人都会有想要掩藏的事,可被你排除在外果然还是有些不爽,更别提还有多话的发小旁敲侧击。

岩泉一可以一拳把自家主将轰上天,却不知道怎么开口询问红着脸垂下头的你,于是只得亲自过来一探究竟。

 

青城的王牌先生虽然有些粗神/经可向来手脚利落,没半会功夫料理台就恢复了原样。

瞟到你指节上绑着的ok绷时少年暗骂自己粗心,皱了皱眉便默不作声地牵起你的手往外走。

“阿一?去哪里。”

“肚子饿了,回家之前先陪我去吃点东西。”

 

学校附近的商店街依旧人来人往,最后的目的地果然是男孩子最爱的炸豆腐。

“你有什么想吃的吗?我去买。”

“没关系我不饿,蹭一口阿一的就好。”

“哦好,大叔!老样子!”

 

新鲜出炉的食物还飘散着热气,岩泉拿着竹签戳起一块递过来,本意是要你接过却没想到直接凑近一口吞下,习以为常的红霞再度攀岩而上,十足有男子气概的攻手先生还是会因为简单的亲/昵而羞涩。

胃袋永远填不饱的少年很快就埋头于进食,而你也像往常一样安静地注视着,一时间空气又被沉默填充。

 

“不擅长的事情不用勉强,”咽下嘴里的最后一口,少年仰头看着天际最后的光亮,可与移开的视线不同,每一字一句都与你有关,“肯定又听了垃/圾川的废话吧?”

“嗯,”被戳/穿心事的你有些不好意思地垂下头,“但是一君也会期待吧?手作什么的。”

“嘛,确实会有点羡慕,”男孩子顿了顿,“但还是你开心更重要一点。”

被突然的告白惊得失去了言语的能力,可身边依然对不上眼神的人好像也好不到哪里去。

 

“炸豆腐,喜欢吗?”踌躇半天最后还是转移了话题。

“嗯,很好吃。”

因为是你喜欢的,所以每一件都想要去努力尝试。

因为是下定决心要保护的,所以比起向身边人炫耀更想你快乐。

 

#及川彻#

“那个,可以请问一下这道菜的芳名吗?”

“蛋包饭。”

“这是哪门子的蛋包饭啊??蛋皮的造型会不会太叛/逆了点??番茄酱会不会淋太多了点??僵/尸过境一样吃起来精神压力很大的好不好??”

“不下厨的家伙不准多话!!你不吃我吃!”

“痛痛痛!!我错了我错了快放手!!”

 

不想再多给西子捧耳的万/人迷先生一个多余的眼神,你夺过盘子往嘴里送了一勺。

什么嘛,明明没有很难吃,只是造型比较......独特而已嘛。

哼,肯定是及川那个混/蛋以前收了太多精致的小点心嘴巴太刁,绝对不是你的手艺有问题。

一口接着一口将盘子里的食物解决了大半,你明白自己在料理上实在没有多少技能点,可好歹也有努力去尝试,这么直白的吐槽也太伤人了。

算了不理他,就让世界第一的二传先生自己一个人饿肚子去吧!

 

撑着下巴注视着闹起别扭转过身去的你,及川暖棕色的眼瞳像是铺满了糖霜闪烁着温柔而欢喜的光芒。

从他的视角看过去,只有一个鼓鼓囊囊看起来有够好捏的侧脸,想来满满当当的腮帮子大概一半是因为吃食一半是在生他的气。

像在林间穿梭悦动的小鹿一般,及川彻最喜欢无时无刻不充满生趣的你,就这样静静地看着,好像永远也不会厌。

 

“喂!!你干嘛!”

送到嘴边的最后一口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被劫/走,罪魁祸首舔/着唇角的模样和某棒/棒糖代言人简直如出一辙。

“我可从来没说过我不吃啊~”

从你手中接过瓷盘,将易碎品推至饭桌中/央,青年的手抚上你的腰/肢笑容里盈/满了狡黠。

“好歹吃饱喝足了,那么就来犒劳一下还饿着肚子的人吧~”

 

【能收到恋人的手作就知足吧】

#宫侑#

“诶~又是金枪鱼饭团和鸡块,能不能有点新意啊。”

很好,今天的金毛狐狸也是一如既往的惹人上火。

“嫌弃的话就别吃!!”

啪的一声盖上饭盒,气得满头十字路口的你站起身就要走。

“喂,要去哪里?”

相较于你大上两圈的手掌扣/住腕骨,力道刚好是能够止住去路的程度。

 

“啊——”

“扁桃体发炎要看医生的话去保健室!!”

“谢谢关心,你男朋友我健康的很,啊——”

夹起一块鸡肉没好气地塞/进一脸得意的家伙嘴里,你觉得自己上辈子一定欠了宫侑很多钱。

咀嚼着可口的食物,心满意足的二传先生这下才算是愿意接过便当盒开始风卷残云。

 

“啊,看起来很好吃的样子。”

放松的神色瞬间绷紧,抓着碗口的手用/力到指尖泛白,对于自家兄弟宫侑向来是拉响一级警报。

“午饭好像没吃饱,阿侑给我来一口。”

“治你丫在想peach!”

端起便当盒将最后的几口一扫而空,筷子刮过碗壁的速度堪比狂风过境。

“切,真小气。”

 

没有抢到食物的银毛狐狸无趣地撇撇嘴,双手插兜走向小卖部开始新一轮觅食,而保护住了领地的二传则笑得一本满足。

幼稚、骄傲、小心眼,总是很惹人上火,可又永远饥饿、永远闪烁着光芒,这便是你最喜欢的宫侑先生。

 

#月岛萤#

“这是什么?”

“饭团!”

“我看得出来,我是在问这个馅是什么?”

“草/莓蛋白/粉和鸡蛋的混合液!是流心的!”

“......你能做点正常人吃的东西吗?”

“诶??萤不是很喜欢草/莓嘛?而且这是为你量身定制的,太瘦了要多长肌肉才行!还有芒果味、橘子味......”

 

男孩子秀气的眉拧成了不可思议的角度,半启的唇好像在克制着嘲讽输出,总之此时无声胜有声,整个垮掉的面部表情比什么都能说明问题。

就在你有些难过地撇撇嘴想要对方不必勉强时,邻座的同学却突然跑来拍拍你说老/师找。

“阿萤我先过去一下,饭团不想吃的话丢掉好了!”

 

待你重新回到教室时金发少年已经戴起耳/机伏/在桌面上开始小憩,桌面上空空如也不知剩余的饭团归宿于何处,是垃/圾桶还是月岛萤的胃袋?不过很快你的疑惑就得到了解答。

手/机上有两条新讯息,大约是从读起第一个字符时就无法止住笑意。

「太甜了,草/莓的勉强可以接受,但是下次不要再做这种东西了。」

「离那个游泳部的经理远一点。」

 

#黑尾铁朗#

“炸鸡啊,热量超标了吧?肉圆......有点吃厌了。这边的摆盘也太混乱/了,甜品的卖相有待商榷,这样看好像有点拿不出手啊.......嗷嗷嗷我错了我错了,姑奶奶快放手!!”

“黑尾铁朗!!要记得你生日在下周,下周!!你最好能太太平平活到那时候!!”

 

某只挑衅第一名的黑猫马上就要迎来人生的第22个生日,本是音驹排球部的大家好心想着来前任主将租住的房子一起庆祝一下,虽说各自订好了要带什么食物饮品,可作为主人的你果然还是得做些准备。

趁着这个周末两个人都有空,你便提前做了些菜肴让恋人试吃一下,却没想到得寸进尺的家伙非但没有感谢反而贱嗖嗖地挑/起了错。

 

“黑尾铁朗你再烦下周我请大家吃饭的时候戳根杆子把你挂阳台上喝西北风。”

身高直逼1.9米的青年抖了抖,他知道你绝对做得出来。

“啊啊我的错我的错,”摆摆手端正态度,黑尾君还算识相地拿起筷子开始认真品鉴。

细嚼慢咽地品味着,偶尔牵起嘴角偶尔闭目享受,若论演技大约是可以上美食节目的程度,如果忽略你手中的擀面杖的话。

 

扫空小半桌的菜品,青年非常主动地接过围裙负责后续的收拾工作,跟在后面监/督的你靠在流理台上哼着不知名的小调,一直到恋人终于完工擦干湿/漉/漉的手时才算是满意地想离开。

可看起来总是在盘算着什么的家伙没有顺了你的意,将你困在他与大理石台面中间,还沾着些许水滴的右手撩/起你额前的碎发拢至耳后,额上留下了熟悉的温/度和气/息,可真正让人心跳加速的,大约是传入耳中刻意压低的声线。

 

“因为是你做的,所以一定会好好吃完。”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月月那里是free的小彩蛋,爱好肌肉的女孩子很有共同话题ww

排球】我的男朋友约等于一米七高 #排球少年
原作者:巷尾梧桐   第二人称,又名与唯一指定男子汉方队的恋爱日常,ooc致歉 #星海光来 #日翔阳 #林鲸一郎 #犬鸣sion #赤木路成 #夜久卫辅 #volleyball...
排球】男子高中生的妄想 #volleyball romance #排球少年
表示疑惑,之后在追问才发现这个人真的什么都不知道。 虽然本来影山在排球以外的部分就表现极度单纯,可是健全的男子高中生没看过……果然还是令人震惊呢。 尤其他还是有朋友的人。 于是本着污染最后一块...
排球】男人的审美天差地别 #排球少年
原作者:巷尾梧桐   第二人称,如果对他们说“今天我的衣服由你来选”,ooc致歉 #木兔光太郎 #赤苇京治 #及川彻 #星海光来 #北信介 #松川一静 #volleyball romance...
【恋爱排球!】小排球 乌野の场合(论坛体) #排球少年 #日翔阳 #影山飞雄
by/ 银谣   注:论坛体(也许不是特别标准)、小排球游戏、主角名用【◯◯】代替 游戏介绍:想要回到青春的校园时代吗,想要感受怦然心动的感觉吗,请与赛场挥洒汗水的少年们谈恋爱吧,享受...
排球少年】与你一起共度余生 #volleyball romance #赤苇京治 #及川彻 #影山飞雄
原作者:巷尾梧桐   第二人称,三位二传告白与求婚的场合,ooc求轻喷   #赤苇京治#   他的告白是在高中二年级的夏日祭。与心上人相约的你对这个夜晚充满了期待,因此梳妆多花了些时间。走出...
你在某次外出活动中喝醉了(及川)● 排球少年● 及川彻
原作者:悄悄乱写   及川——你在某次外出活动中喝醉了   预警: 1.第二人称,你叫OO,有岩泉出场,有私设 2.成年后,交往并同居的前提 3.没控制住,废话较多,OOC致歉   不对劲,这个...
排球/及川个人】跨越一万八千公里的爱情 #排球少年
现在,啊不,当时就觉得还是xx酱的更好吃,当时只是客套话而已啦~” 你扑进他怀里,他笑着接住你。   end 感谢阅读!!   —————— 个人废话: 啊我真爱及川了,排球里面唯二两个单人都是写...
排球——三月至 ● 排球少年● 及川彻● 木兔光太郎● 黑尾铁朗● 赤苇京治● 宫侑● 牛岛若利
原作者:悄悄乱写   排球——三月至【及川/木兔/黑尾/赤苇/宫侑/牛岛】 把二月底的不开心就留在二月吧,为失去的难过,也要为拥有的放歌! 四时最好是三月,一去不回唯少年。 预警:用与“三月...
排球——What's your name? ● 排球少年● 及川彻● 赤苇京治● 宫侑● 木兔光太郎● 黑尾铁朗
过你灵动的眼和开合的唇,表情越来越满足。而这幅画面,被来找你的黑尾尽收眼底,本就视力极佳的他在走廊清清楚楚,之前就在好奇为什么你以有正事为由推了下午参观训练的邀请,这算是充分了解了。 你来是...
排球】I do #排球少年
原作者:巷尾梧桐   第二人称,关于你们的婚礼,ooc致歉 #宫侑 #佐久早圣臣 #及川彻 #牛岛若利 宫侑/佐久早/及川/牛岛   #宫侑# “宫侑。” “是!” “你再说一遍你把什么丢/了...
排球】痛痛飞走啦 #volleyball romance #排球少年
原作者:巷尾梧桐   第二人称,你受伤的场合,ooc致歉 #赤苇京治 #木兔光太郎 #及川彻 #岩泉一 #黑尾铁朗 #北信介 #影山飞雄   #赤苇京治# 起因是昨天晚上做手工的时候被美工刀割...
排球】空气中飘过一阵酸味 #volleyball romance #排球少年
原作者:巷尾梧桐   第二人称,他们的吃醋表现,ooc致歉 #赤苇京治 #及川彻 #影山飞雄 #牛岛若利 #星海光来 #昼神幸郎   #赤苇京治# 虽然这样做有些坏心眼,不过你真的很想看看一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