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球乙女】你就知道欺/负我! #排球少年乙女向

sodasinei 2021-07-18

原作者:巷尾梧桐

 

第二人称乙女向,关于男孩子们偶尔坏心眼的场合,按结/局可以分为“谢谢款待”派和“三天不打上房揭瓦”派,ooc致歉

老样子麻烦大家做解/谜游戏了,再不行我们小/号见

#及川彻 #赤苇京治 #宫侑 #宫治 #黑尾铁朗

 

【哼!不理你了!】

#及川彻#

总是高调得恨不得向全世界昭告恋人存在的万/人迷先生也有少见低调的时刻,毕竟有些美好的景/色占/有/欲爆/棚的少年只想独自收/藏。

教学楼3层拐角无人问津的空教室是分享静谧时光的好去处,那些闲适的午后你们总会相约在此。

少年喜欢最后排角落的位置,他靠着墙,你倚着他。

 

注意外表的男孩子身上总是散着淡淡的、好闻的柠檬气味,和他拆/好送给你的糖果味道一样。

及川喜欢从背后拥着你,双手堪堪搭上腰/际,下巴抵在你的发顶,若是稍稍动一下柔顺的长发便会挠得他有些痒/痒/的。

你会说起这个上午发生的趣事,仰头望过去眼里独独倒映着他一人。而这时总是吵吵闹闹的少年倒是突然噤了声,静静地注视着仿佛要把这一刻怀中人的模样刻印在脑海。

 

凑近的动作总是毫无预兆,混合着男孩子稍显急/促的呼/吸。眨眨眼装作不明所以的样子,你偏爱听他拖长声调无奈的提醒。

“这种时候要闭眼啦~”

乖乖阖上眸子等待唇上的温/热,可半晌过去却没有任何变化。

有些疑惑地睁开,映入眼帘的是那对在阳光下仿佛被淋上一层枫糖浆般的温/润棕眸,和少年嘴角得逞的狡/黠笑意。

 

在来得及反应之前恋人传递过来的清甜便在舌/尖起舞,惊得瞪大双眼刚好记下少年近在咫尺、翕动的长长眼睫。

他在享受这一刻与你交换的甜/蜜与温/暖。

 

分开时及川的脸上挂着再明显不过的满足笑容,而你这边则是飘满红霞狼狈不堪。

小小的è作剧能换来如此美妙的景/色,青叶城西的主将大人接下恋人软/绵/绵的拳头表示稳赚不亏。

 

#赤苇京治#

“京治,可以请你解释一下这些是什么吗?”

“啊......不觉得很可爱吗?”

 

总是用挑不出差错的礼貌姿态待人的赤苇君在面对恋人时也会展现出难得坏/心眼的一面,而且大都是挑着你早上意识不大清/醒毫无还/手之力的时刻。

在阳光透过窗帘的缝隙开启新的一天时唤/醒你的是恋人轻柔的呼唤,温/凉的水/流可以卷走大半的困倦可脑袋依旧昏沉。

餐桌上等待着的是温/度刚刚好的甜牛/奶和泛着焦黄的面包片,而那个早早起床准备好这一切的人已经落座等待着。

 

自小就算得上是吃饭困难户,尤其是意识还停留在梦境空间里的你大约是嚼一口愣三下,也因此总会比用正常速率解决早餐的赤苇慢上半拍。

青年倒也从来不急,端着碗筷走进厨房将手洗净,立到你身后时腕上已经多了一根发绳。

 

“不用在意,慢慢吃。”

与温/润的话语一道落下的是梳齿沿着发根向下缓慢柔/和的动作,不知道是不是在为将来照顾小朋友做准备,赤苇总是很喜欢为你梳头编发。

 

做事利落的青年重新回到你对面的位置时会悄悄举起相机记录下你此刻有些呆/愣的表情,而待你等下进到洗漱间时才会发现今天脑袋上又是全新的造型。

丸子从一颗到三颗全部试过,冲天辫同样在涉猎范围之内,虽然也有过梦幻而繁复的发型可果然还是恶/趣味的情况更多一点。

这些还是被你发现了的,剩余隐/藏在那部永远解不开密码的手/机图库里的黑历/史还不知有多少。

 

嘟起嘴赌气似的扭过头去不再理睬zuì魁祸首,可当唇角勾起清浅弧度的青年从背后拥住你时还是忍不住往他怀里钻了钻,送到嘴边的草/莓也是顺势吞/下。

精明的赤苇君总是明白在难得的坏心眼后怎样收/买佯装生气的你。

 

【你最近过得太舒坦了是不是?】

#宫侑#

在作sǐ的康庄大道上宫侑选手若说自己跑第二大约没人敢称第一。

少年人好像总是闲不住自己的一双手,不做些什么奇奇怪怪的事就浑身难受。

不知道是不是蝴蝶结形态的带状物与礼物的包装太过相似,而自小/便是拆/家小能手的宫侑先生又太过有求/知/欲,总之这天穿着挂脖胸/衣的你不知道来来回/回被这家伙解了多少回。

 

好像是非常中意你鼓/起脸颊气到跺脚的模样,仰头看到金/毛狐狸剑嗖嗖的笑容时你恍惚以为他身后有一条毛/茸/茸的大尾巴在甩来甩去。

硬了,拳头真的硬了。

 

再一次重新系好白sè缎带之后你给了二传先生一个jǐng告的眼神,赌气似的甩开他的手走到两步以前的位置,用余光时刻注意着恼人的潜在犯。

可宫侑是谁啊,要是能够用一个眼神就制住他你也不用每天都活得这么辛苦了。

果不其然,没逛多久你又瞥见斜后方那只zuì恶的大手缓缓bī近,忍无可忍无需再忍。

 

很多时候苟xuè的意外都是在当事人毫无自觉的情况下发生的,当你迅速地转过身时宫侑刚好也做出了抓握的动作,只是对象不是棉质系带而是衣领,可你又恰好穿了条上半身用按扣固定的连衣裙。

于是,在一阵卡拉卡拉声中......

 

“啊,居然还有蕾丝huā边......嗷痛痛痛!!!”

“混/弹狐狸!!我打不sǐ你!!”

“打我之前先把衣服重新穿好!!你想倮奔吗??”

“变成这样怪谁啊?!”

 

眨巴了两下被眼前整片雪白晃了神的一对棕眸,红霞爬上面颊的同时宫侑急急忙忙地拖/下格子衬衣,用织物将你整个人围在了怀中。

光/天/化/曰朗朗乾坤,闹市的中心地带少年仿佛要变戏fǎ一样用布料罩住了少/女,而女孩子则咬牙切齿地不断进行着手上的动作。

嗯,画面太美,有伤风化。

 

你问闯了这么大祸宫侑先生的下场如何?

总之金/毛狐狸还算顺利地看到了第二天的太阳,只是大清早孤苦伶仃地洗床单实在不是什么美差。

以及,眼周被你注/入灵魂的两圈青黑cos隔壁囯宝好像也不怎么成功。

 

#宫治#

有一个吃货男朋友是一种什么体验呢?大概就是他兜里的零食你碰都别想碰,而你手中的吃食他是一定要眨巴着一双无辜而渴望的狐狸眼蹭上亿口。

很多时候你都觉得比起那些送完情信红着脸跑开的美丽少/女,可口的食物更像是你的情敌。毕竟前者宫治大都连名字也记不住,而后者是实打实抢占了你的位置被他抱在怀/里的。

 

即使只是最为简单的饭团,宫治先生投过去的眼神都仿佛在看着掌上明珠,那对总是没什么气力和焦点的眸子忽然闪烁起了不怎么寻常的光亮,口/中咀嚼细细品鉴的动作就像是面对着米其林三星摆盘精致的jiā肴。

若是只剩下最后一口,那就更不得了了,待到嘴里的食物全部咽下,还要像是gē舍不得似的tūn下一口唾沫,再嗷呜一口连着包装袋一起晃悠几下确认半点不剩才算bà休。

男子高中生的胃袋,果然是连接着蓝胖子的异次元空间吧。

 

“北前辈说了,食物是神明的恩赐一定要珍惜才行,”认真的语气仿佛在立誓。

这种时候记得你北前辈的教/诲了,考/试不及格的时候怎么不想想拜一拜那尊大佛。今天的你也在担心究竟是恋人的消化系统支撑不住开始积食,还是他的钱包先开始哀嚎。

 

虽然大部分情况下向隔壁揪着金发狐狸耳朵直跳脚的女孩行注目礼的你都很庆幸自己手边这只银发的还算让人省心,可毕竟是从液态就纠缠在一起的两个人,身上相似的部分总是差不太离。

一手紧紧攥着布丁生怕敌xí,眼睛看看另一手中的塑料勺再看看眼神失去光彩的你,宫治陷入了沉思。

吃吧吃吧,你吃吧,没人和你抢。通/过眼神向少年传递去这样的讯息,你叹了口气倒在桌面上。

 

大约是终于良心发现了,在一番深入灵魂的挣扎后宫治用仿佛80岁老人般颤颤巍巍的动作不情不愿地将布丁送到你的嘴边,然后在你经历了难以置信、感动至极、接受现实等诸多心理变化终于决定张/开嘴收下这来之不易的馈赠时,再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一口差点连着勺子也tūn了下去。

大概是对自己的è作剧很满意,那张除开双胞胎战争总是波澜不惊的脸上有了一丝少年人特有的得意,连带着暖棕sè的眸子里都盈/满了狡黠。

 

一次、两次、三次,是可忍孰不可忍,当宫治将最后一口布丁送过来时你一下子坐直身/体,拽住男孩子系得松松垮垮的领带迫使他俯下/身,然后用和对方xī/入美食差不多的气势一口咬上了那瓣还残留着弹nǎi甜味的唇。

终归是被打了个措手不及,这次瞪大眼睛一脸难以置信的人变成了他。

 

总算是夺回了一半主动泉的你哼起小调得意洋洋,可在注意到来自恋人长久而太过安静的注视后又渐渐感觉到一丝非常不妙的máo/骨/悚/然。

“看我做什么?”

“很好吃。”

“什......喂!你做什么??”

忽然从凳子上被抱起,再落下时已经稳稳地被坐上了少年的大/tuǐ,便利店的战利品被冷落到了桌角。

“完——全没有吃饱,所以,我开动了。”

 

#黑尾铁朗#

“黑尾铁朗,你又找sǐ了是不是??”

“在说什么呢女孩子家家的一天天的不要这么bào躁”

 

你一直都觉得,要说起你家恋人的挚爱,除开那颗三sè相间的球,就是你一头柔顺wū亮的黑发。至于你身上其他部分,好像都是附赠的。

在走廊上遇见被mō脑袋是传统艺能,bǎng了鞭/子被拽回首一定会看到惹人上火的基冠头,如若这天用丝带系了蝴蝶结,那就更不得了了,一整曰下来不知道要被/chāi散多少回。

明明是18岁的高龄接近1.9米令人信赖的社团主将,某些方面和爱è作剧的小学/生没有差别。

 

只是大部分时候这只黑猫都维持着捕猎者的灵巧,即使知道zuì魁祸首必定是他,可那哼着小曲拒不认/zuì的讨打样还是气得你直跳脚。

你能怎么办?只有发誓下次一定要捉他个现行。

 

不过该说真不愧是老天有眼,常在河边站哪有不湿鞋,这天的黑尾一如既往伸出了他zuìè的大手,在体会着指尖柔顺的触感满意地勾起唇角后,少年发现自己手腕的衬衣纽扣和你的发/丝纠缠在了一起。

完!弹!

 

“你到底在做什么?”

狐疑地盯着别过头去吹着口哨的恋人,明知道他这不断跟着你的变化调转手臂的动作肯定有问题,奈何/在头顶以上的位置实在触及了你的视角盲区。

这种时候就需要一个好心的旁观者了。

 

“哟,你俩这是在玩提线木偶吗?”

音驹阵中最强之人、身高1.65气场56.1的夜久君他出现了。

最后是守护神先生一边发出震天响的笑声一边颤/抖着把可怜的纽扣君剪了下来。

 

“啊啊,为什么是剪我的扣子。”

“不然呢??难道还剪我的头发??”

对着残破的校服狡猾的黑猫看起来有些挫败,可很快他又想到了全新的挑衅招式,将纽扣夹在指缝中间笑得痞气。

“我说,是我衬衣上的扣子哦~你不想要吗?”

 

要怎么讲呢,这家伙果然是不论翻车多少回都对自己没有清/醒的认知。

“阿拉,我当然想要啦~”

向着恋人的方向踏着优雅的脚步缓缓靠近,直到将他bī到墙边动弹不得。伸出右手食指充满暗示意味地顺着下巴略过喉结和锁骨的位置,一直向下停留在左边胸口慢慢地打着圈。

“只是,我一定要拿到手的只有最靠近心脏位置的这一颗。”

 

恭喜你经此一役收获红烧黑猫一只。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排球x】和他交往之后才知道的事 #男神x #排球少年
原作者:Lousy   #内含日翔阳/及川彻/牛岛若利/孤爪研磨/赤苇京治 #已交往设定请注意 #ooc属于少年们属于   ver.日翔阳   高中刚交往的时候,他还没摸索出要怎么样和自己...
排球】谁允许欺负她的? #排球少年
原作者:巷尾梧桐   第二人称,关于为了受委屈的而认真起来、像守护神一样帅气的男孩子们,ooc致歉 #宫侑 #及川彻 #黑尾铁朗 #赤苇京治   #宫侑# “快点还给啊!” “诶不要,小...
排球】先服软输了这种事到底是谁想出来的? #排球少年
之间的矛盾都因这位二传先生而起,不是乱吃飞醋擅自闹别扭,是自顾自地发脾气不理。若是直接问他不开心的原因,只会让怒气值再上升一个级别,棕色的眼眸里写满了“居然连为什么生气都不知道!太过分了...
排球】少女情怀总是诗 #volleyball romance #排球少年
……嗯,马上走了",的回答带着慌乱,不知道是不是仰望者的心虚,甚至没能和他对视 “这样啊……太晚了女孩子一个人不安全,回去吧” “诶??不用了太麻烦及川君了” “没事没事,正好顺路”,少年露出...
排球睡了?装的! #排球少年
原作者:巷尾梧桐   第二人称,关于看起来熟睡中的他和蠢/蠢/欲/动的,ooc致歉 #及川彻 #宫侑 #赤苇京治 #星海光来 #影山飞雄   #及川彻# “这是在做什么呢~” 习/以为常的...
排球的超人先生 #排球少年
仰头对上男孩子的视线,没有错过对方的闪躲和红透了的耳廓,“刚才真是谢谢饭纲君了。” “没事没事,举手之劳而已,”发型前卫的排球部主将脑袋摇得像拨浪鼓,“好好休息,马上要上课先走了!” 目送着少年逃...
排球少年】原来是王者?!
,这种能让所有人信服的温柔也是一种超能力吧。   *八是终章出现的乌野排球部后辈 感谢看到这里的~...
排球的男朋友约等于一米七高 #排球少年
的同学中穿梭,没有在意少年和风纪委员的呼唤,飞奔着冲下楼。奈何平日缺乏锻炼,刚跑到操场的樱花树旁又被拽住了衣袖。 “有那么可怕吗?” “诶?” “为什么总要逃跑呢?” 因为完全不知道该对前辈说什么...
【日翔阳x】攻略游戏 #男神x #排球少年
进行攻略。” “那好。”日翔阳撑着脑袋等待从教室门口走进来,他准备好要对一见钟情了。     哇哦,写完自己都觉得好带感哦。 之前很少写专场,大部分都是生贺,这也许会是个开始?   最近排...
排球少年】与一起共度余生 #volleyball romance #赤苇京治 #及川彻 #影山飞雄
原作者:巷尾梧桐   第二人称,三位二传告白与求婚的场合,ooc求轻喷   #赤苇京治#   他的告白是在高中二年级的夏日祭。与心上人相约的对这个夜晚充满了期待,因此梳妆多花了些时间。走出...
排球少年】当出现在的生活里 #及川彻 #岩泉一 #松川一静 #花卷贵大 #青叶城西
告诉她,却得到了“会去找的,可以等嘛”的回复,女孩子认真的样子令及川十分震惊,现在想想大概是那个时候自己被完全攻略了吧。   大学毕业之后义无反顾地去南半球找及川了,大学期间一直在努力学西语...
排球在逞强什么? #排球少年
原作者:巷尾梧桐   第二人称,关于男孩子们十足有个性的陪伴与安慰,ooc致歉 #黑尾铁朗 #宫侑 #赤苇京治 #星海光来 #木兔光太郎   #黑尾铁朗# 不知道是不是大型猫科动物标记领/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