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球少年】前夜

sodasinei 2021-07-18

原作者:巷尾梧桐

 

关于比赛前夜的少年们,全员友情向,ooc致歉

全文约7.5k,时间设定是各个地区全国大赛预选开赛前夜,因为具体比赛日期不同,当做时段交错看即可。

#宫侑 #及川彻 #赤苇京治 #黑尾铁朗 #木兔光太郎 #佐久早圣臣 #星海光来 #牛岛若利 #泽村大地

 

【16:00】

“喂,差不多可以结束了,”拾起脚边的球看了看依旧在场上生龙活虎的两位让人头痛的后辈,泽村大地出言提醒。

即使明白因为第二天的正式比赛大家都有些躁动不安,而与蹙紧眉头的缘下月岛、笑容过于爽朗的菅原、不停在手心写着人字的东峰对比来看,四只单细胞看起来未免有些过于上天入地。

 

在今天的训练开始前乌养教练就和他打过招呼要确认几个不让人省心的家伙乖乖回家休息,于是在监/督着队员们整理完场地后不出意外泽村又献祭了自己的钱包。

坂之下商店的肉包,趁着足球社篮球社还没有来,排球部人手一只。

最后又叮嘱几句,看着直到分别时刻依旧打着嘴仗的影山和日向,泽村忍不住叹了口气。

“大地,总是叹气的话好运会溜走的哦~”

“菅,啰嗦。”

二年级有缘下看着、山口月岛不需要操心、影山也非常擅长自我管理,至于日向吗......是比任何人都渴望继续留在赛场的雏鸟,泽村选择相信明天的他不会让人失望。

 

在路口道别后东峰像以往每一天的归家路一样经过神社之下的阶梯,高大而面相老成的少年徘徊些许,最后还是一步一步走了上去。虽然明天早上一定还会来,但是他不想放过任何一个让自己更安心的机会。

至于优等生队长队副,比起由老人带大的同级生他们好像不怎么寄希望于祈愿。回到家摊开书本,今日份的学习任务也不能拖延。

试图用日复一日的寻常工作维持冷静与淡然,少年们不想让这个夜晚显得太特别,可总是望向时钟的动作却还是掩不住内心的忐忑与祈盼。

他们都在期待着。

 

【16:30】

“百泽,今天到这里就可以了。”

古牧前辈的声音在球落地的瞬间响起,总是有些沉默的2米少年点了点头缓缓捡起场边的毛巾和水杯。

接/触排球还没有多少时日,此时的百泽算得上是不折不扣的菜鸟。其实男孩子对于每天的训练并没有很喜欢,但是也不算太坏。

高度、力量,在球场中必不可少的竞争力他都有,排球在少年的眼里好像有些太过单纯。

不知道明天是不是能够见识到一些不一样的风景,即使只能站在替补席,百泽好像也还是比平常更跃跃欲试。

 

【17:00】

几站路以外的若野三丁目,白鸟泽排球部的队员们在进行着长跑训练,绝对王者牛岛若利一如既往将大部/队甩得老远。

少年面无表情地奔跑着,气息、步调、情绪,一切都尽在掌控。即使明天就要踏上征途,可牛岛好像从来不会去多想些什么。因为他知道,能够一直以胜利者的姿态留在球场上的只有绝对的实力,这是强者的骄傲与自矜。

他目不斜视地在绿色信号灯闪起的片刻跑过路口,刚好与一群穿着鲜黄/色队服的少年擦肩而过。

虽然被前辈和经理学/姐耳提面命着要早早回家休息,可笑闹着走出校门的条善寺二年组还是用非常跳跃的思维在一分钟内完成了提议、表决和行动。

没错,他们要在比赛前夜去侦察强豪白鸟泽。

 

只是好巧不巧少年们陷入了对私立贵/族学校的遐想中无法自拔,一阵玩笑过后却错过了他们最想探寻的对象,而好不容易终于追上些牛岛前辈尾气的五色则刚好听到了他们的决战宣/言。

“今年,一定是我们条善寺进军全国!”

“打/倒白鸟泽!打/倒牛岛若利!”

 

什么啊??哪里来的队伍在这里口出狂言!忍不住多看了发色炫目的同龄人两眼,少年五色皱起了眉。

“最后的赢家一定是我们白鸟泽!”

“而且又不是只有牛岛前辈!要让你们看看我五色工!!”

“在吵什么,河童头小/鬼。”

“诶?!白布前辈......”

正当白鸟泽的未来王牌下定决心将球队的未来扛在肩膀上时冷漠的前辈毫不意外地泼了冷水。

“想超越牛岛前辈,你还早呢。”

“喂!白布!不要总是打击工啊!”

“嘛嘛贤二郎,不要这样嘛,工他也很努力啊~”

 

有些委屈地撇撇嘴,除开冷脸的二年组,剩下的三年/前辈一个接一个揉了揉他软/软的黑发安慰着。

伸手整理了一下凌/乱的刘海,今天的五色也不知道该怎么抵/抗可怕的和不知所谓的前辈。

不过单细胞少年总是非常容易满足,在晚饭时收到前辈偷渡的布丁时又立刻满血复活了。

不论是绝对王者还是菜鸟实习生,没有人愿意停下脚步。

 

【18:00】

又开始了。

明明比赛还没有拉开帷幕,可三年级的前辈们已经遐想起了进军全国后的庆功宴,而比这更过分的,木兔光太郎好像已经连夺冠奖金买些什么都想好了,当然还有接受记者姐姐采访时要发出怎样豪气万状的宣/言。

“嘿嘿嘿!今年的全国冠军一定是我们枭谷的!”

那个,木兔前辈,东京都预选不说井闼山音驹和户美也不是好惹的吧?还有你能保证不会再因为佐久早的旋转陷入自闭连续n个发球失误吗?我到底该从哪里开始吐槽比较好啊?今天的赤苇君也为王牌操碎了心。

 

“嘛,不用太担心,等到吃晚饭的时候他就全部都忘了。”

不愧是年龄18面相48的鹫尾君,今天的他也作为三年级的中流砥柱稳如泰山。

“前辈说的是,”在心底默默计算着出声提醒木兔前辈和木叶前辈的合适时机,赤苇起身走到了有些不知所措的后辈身边,“尾长,你都做完了的话就先回去好了,不用管他们。”

“是,赤苇前辈辛苦了。”

连一年生都知道我辛苦,前辈们能不能让人省点心,赤苇京治无语望天。

 

明明比赛前夜该是好好休整养/精蓄锐的时间,可就像驯养哈士奇必须要让他们耗尽精力才能安稳入睡一样,枭谷的高年级组也陪伴着木兔光太郎去到了他心心念念的小吃街。

“赤苇,真的没问题吧?”做了个揉/搓指腹的动作,木叶秋纪看着横扫摊位的主将和经理非常担忧这二位会不会因为没钱付账被抵押在这里而明天不能上场。

“不必担心,上个月的部费还有结余。”

“赤苇,真是辛苦你了!”

 

“啊哈哈哈哈,吃饱了吃饱了!”

满足地揉/着肚子大型猛禽类终于结束了他的觅食活动,而此刻天际的红霞已经有些滚/烫了。

“明天,一定要大获全胜!”

“真难得,木兔前辈居然说对了成语。”

“赤苇,你是在夸奖我吧?”

“是的,木兔前辈。”

“哈哈哈哈,不愧是我!”

穿着白色队服的少年们成群结队地通/过入站闸机,面上丝毫看不出大赛将至的紧张和拘谨。

他们对枭谷的胜利坚信不疑。

 

【18:20】

在与东京相邻的神奈川县,两位熟悉的陌生人在电车上狭路相逢。

椿园的主将越后君在看到对手学校生川的主将强罗君时勾起了唇角,即使是在上下班高峰的拥挤时段,对方的鳕鱼卵嘴唇也还是很好认。

当然,强罗君不会说自己也是一下子就看到了越后君的和尚头 。

两个看起来都与实际年龄有些不符的少年互相点头致意,然后便转身欣赏起了窗外的风景。

其实河堤与海岸已经看上了千百遍,可在这时好像突然又有了别样的兴味。

想想后辈姬川捂着肚子颤/抖的模样,越后思索片刻还是在手/机备忘录里加上了一条准备胃药。

神奈川县只有一个进军全国的名额,没有任何一支球队会放手。

 

【18:40】

在中部地区鸥台高校的体育馆,气氛还算稀松平常。

“幸郎,你记得看好光来和芽生。”

“为什么是我?”

“嘛,同级生要友好相处啊~”

无法拒绝笑得老神在在的诹访前辈,昼神幸郎觉得自己有提前获得保育员身份的可能性,还是猛禽类特科。

 

想想即使从国中开始便相识,高大的副攻手好像也从来没见过小巨人丧失活力的时刻。会沉默、会思考,但那双如同海鸥一般锐利的眼瞳永远满溢着光彩。

或许是因为提前结束了训练运/动量有些不够,星海光来一路几乎都是跑着回去的。在地势忽上忽下的长野,鸥台王牌又奔上一个斜坡,在顶端冲着两位同级生挥手。

“喂!!你们太慢了!!”

“小矮子你能不能消停点!!”

是要靠怒吼才能传声的距离。

“明明是你体能太差了!菜鸟巨人!”

“你说什么??”

 

同样完全经不起挑衅,几乎是话音传过来的当下白马芽生就拔腿跑向了笑得一脸得意的星海,独留下昼神一个人默默摇头。

“喂,幸郎!你行不行啊?”

大约是看不得搭档慢悠悠的懒散样,星海光来不愿意有任何一个人落下。

“幸郎!就差你了!”

不知道是不是被身边人的热烈的情绪感染了,白马也开始致力于鼓动昼神。

 

就像宇宙中爆裂开来的星系,经过光年之外映入人类眼中时已然只剩微弱光芒,却依旧令人移不开视线。

这是引领着鸥台前进的光,是一同穿过黑夜的光。

迈开步伐向着二人的身边跑去,他们会一起翻越群山、奔向属于少年人的荣耀。

 

【19:00】

对于自家妹妹新买了一台扩音器并对明天的比赛干劲满满这件事山本猛虎可谓是心情布满了阴霾,一旁同病相怜的灰羽列夫拍了拍前辈的肩膀表示自家姐姐也没有好到哪里去。明明自己不上场,可去现场要穿的衣服/从上周就开始搭配了。

这二位有姊妹的音驹队员最害怕的事大约是两位女士激/情相认,画面太美不敢想不敢想。

 

催促着一二年生快速收拾球网,在分别给福永和芝山摊/派完看好同级生的任务后黑尾又回到了体育馆内。

明明千叮咛万嘱咐要好好休整,可三年组自己却又拾起了排球开始新一轮接球训练。

音驹大脑披上外套缩在墙角打开了游戏机,听着那边的闲聊和击球声打通了新的一关。

 

待到海出言提醒窗外的天已经暗了下来,一直到在路口分别时夜久都在苦口婆心地劝着自家二传不要边走路边玩游戏,要不是有黑尾看着真怕耀眼的布丁头直直撞上电线杆。

海和夜久乘公车,研磨和黑尾坐电车,没有人去多提明天的比赛,但充满韧性的猫科动物已经准备好了新一轮的狩猎。

全国优胜,一年级时立下的誓言谁也没忘。

 

【19:20】

“啊!”

“又怎么了?”

面对身边女孩突然的惊叫正在锁门的二口坚治有些不耐烦地抬起头,而一旁的青根则无言地将视线投了过来。

“扭伤喷剂刚才清点的时候有部分过期了,得去补充才行。”

“这种事你怎么不早点做好啊......”

“我知道啊,但是这两天太忙了来不及。”

为了制止队友继续抱怨,白发少年扣住同级生的肩膀摇了摇头。

 

前辈和后辈们都早已回去,因为青根想要加练才一起留到了这么晚,抬头望了眼路灯下飞舞的蚊虫,二口故作无奈地大声叹了口气。

“唉,没办法,陪你去药店吧。”

“诶?没事你们两个先回去休息吧,明天还要......”

“哎呀别啰嗦了,快走快走!”

不给舞拒绝的机会,二口推了推女孩子的后背催促着。

 

果然会变成这样。

看着自己和青根手里满满当当的购物袋二口觉得自己今天叹气的次数好像有些多。

每次一遇上打折舞就会习惯性地囤货,又总是不服输不愿意多麻烦别人,要不是跟着一起来真不知道她要怎么拿回去。

庆幸自己没有嫌麻烦先走,不过这些二口绝不会说出来。

 

两站公车,是舞和两位少年所住的社区之间的距离,本想回头道别却没想到他们也跟着一起下了车。

“别烦,我和青根等会跑回去。”

“你们不要太勉强啊......”

“不用你操心,快点回去啦!”

总是有些坏心眼的少年今天也心口不一,只是他明白明天即将打响的战斗不仅仅属于队友们,还有站在后方一直注视着他们背影的少/女。

伊达工业全体都会昂首挺胸地向着下一段旅程走去,一个都不能少。

 

【19:40】

“好球!”

眼见着桐生前辈将自己托出的球重重地扣在了对面场地的木质地板上,臼利满像以往每一次训练时那样出声鼓气,一直到监/督冷着脸走过来提示才有些不情不愿地将球抛入框中。

“大家要不要一起去吃点什么?”

“好~”

回应声有些稀稀落落,可胃袋空空如也的少年们身/体还是非常诚实地向着便利店走去,只有云南依旧沉默着,可他也选择用手势提出了自己的意见。

「让猯饿肚子吧,我们去就可以了。」

不出所料,今天两位相同身高的副攻手也扭打在了一起。

 

“没关系的,八前辈不用担心,明天一定会用最棒的姿态赢下比赛的!”

“啊,我相信大家。”

对于忧心忡忡望着队友的王牌臼利照例出声应援,面上十足阳光的二传手相信桐生八一定能为球队带来胜利,而自己要做的,就是为前辈开辟道路。

 

【20:00】

“还不结束吗?”

“嘛,佐久早肯定要练到规定时间啊。”

全国三大王牌主攻手中唯一的二年生正不知疲倦地进行着今日份的扣球训练,而在网的对面他的表兄一下接着一下将所有落下的球接起。

比赛前夜和每一个训练日一样对于全国第一种子来说没有什么分别,注重身/体管理防范于未然的佐久早不会勉强自己,也没有临时抱佛脚的必要,毕竟他已经做好了所有的准备。

不过同样的,他也不会因为第二天的赛程就提前结束训练。

 

学习、热身、训练、拉伸,回答宿舍洗完澡后督促躺在床/上吃饼干的古森打扫卫生,佐久早圣臣的每一天都没什么不同。

对于王者来说,与“常胜”相辅相成的,是面对每一场比赛都波澜不惊的平常心。

 

【20:30】

因为父亲加班的关系今天的晚饭有些迟,待到热/热闹闹地挨个分享完白天的新鲜事时钟已经指向了20:30。

中岛猛起身收拾餐具,可没想到弟妹却突然抢走了他手中的碗筷。

“猛哥快去洗澡休息啦,今天的我们来。”

“没错没错,明天一定会努力给猛哥应援的!”

“诶~今天居然这么懂事吗?”

“是每天都很懂事!”

“是是~”

笑着接下弟/弟妹妹玩笑似的拳头,中岛猛走进房间准备换洗衣物。

队服挂在最显眼的位置,象征着主将身份的1号,还有小巨人的称号,是他明天一定要攫取的头衔。

 

手/机屏幕亮了,球队的群里比以往要热闹些。再一次和队友确认好集/合的时间地点,想了想还是又加上两句。

「中岛家啦啦队已经做好准备!」

「胜利一定属于我们!」

 

【21:00】

拿起手/机又放下,池尻隼人重复着这个动作已经不知道多少回。他想要给曾经的队友发去讯息,可不论是宣战亦或关心都显得有些刻意。

少年清楚常波不是什么值得期待的强队,甚至没能梦想过杀出重围进军全国,这对他们来说太过遥远。

但是至少,至少要赢一场。

他的夏天,不想就这样结束。

 

【21:20】

大将优看完了今天晚上的最后一轮录像,把记满初场对手战术分析的笔记本塞/进背包,登录游戏软件果不其然发现后辈的头像亮着。

「To潜:早点睡觉。」

「To大将:再打一局就结束,前辈要一起来吗?」

对于网络上总是更活跃的后辈大将有些无奈,和恋人的聊天记录停留在了一个小时前,算算时间好像不算太晚。

「To潜:行,那就开一局。」

 

一直到确认潜的头像变成灰色辛劳的主将才退出界面,他对于游戏不太热衷但也还算喜欢,与敌人交战的刺/激感和炫目的招式大概没有多少男孩能逃得开。

但是果然,最开心的还是比赛终盘胜利球落地那一刻的酣畅淋漓,这是最纯粹、却也最难以忘怀的快乐。

明天的比赛,绝对不能输。

然后,要让小/美华看到排球的帅气之处。

少年人的愿望总是单纯而美好。

 

【21:40】

扇南二年生十和田良树在弟/弟紧闭的房门前站定。

“喂!可以去洗澡了!”

没有回应。

“早饭做好了在冰箱里,明天记得热一下再吃!”

还是没有回应。

 

谁能想到因为凶/恶的面向与语气总是被误会的十和田君其实是一个操心叛逆期弟/弟的温柔少年呢?

对于一直像小跟屁虫一样追在自己身后的小孩突然陷入了无尽沉默这件事十和田君真的异常苦恼,四仰八叉地瘫倒进织物,床头的写/真和排球月刊乱作一团。

明明没有到就寝的点但好像身/体的困倦比往常来得更早,脑海里又想起了主将自己也不知信心几成的加油鼓劲。

切,就我们这种球队,怎么可能晋级。

可即使是抱着“创造回忆”这样模棱两可的心情,十和田还是早早入睡。

 

在漆黑的房间里手/机的提示灯亮了亮,明早起来迎接少年的是一封简短的讯息,来自他总是挂念着的、闭门不出的弟/弟。

「To哥/哥:加油。」

 

【22:00】

开始了,那个烦人的猫头鹰又开始了。

用嫌弃的表情浏览完枭谷联/盟大群里木兔光太郎刷屏式的留言和赤苇京治紧接而来的道歉,小鹿野大树今天也很心疼操劳的二年生。

「猫头鹰你可别太得意了!我们全国见!」

在意识到以前手指已经点/击了发送,对于幼稚的宣/言森然主将有些不好意思。果然那家伙很擅长调动气氛啊......

嗯,这不是夸奖。

 

退出大群点开森然排球部,乖/巧的一年生千鹿谷荣吉正在和副主将做着核对。

啊啊,我们森然都是可爱又可靠的好孩子啊,花椰菜少年热泪盈眶。

诱饵、假动作、可靠的队友,排球,不就是团队运/动吗?

 

【22:30】

「To信介:糟糕,我好像把便当盒落在你家了。」

「To阿兰:是,明天带给你。」

「To信介:麻烦了。」

尾白阿兰今天的晚饭是在自家主将家里用的,和蔼的北奶奶准备了美味的咖喱饭和炸猪扒,不知道是哪里听来的传说,比赛前一天就要吃这些才能获得胜利。

其实会收到邀约是偶然,因为母亲参加同好会而不得不在外觅食的老实少年本想在便利店随便解决,却被发现了这个企图的同级生直接制止。

“阿兰,每一天的三餐都要认真对待。”

不是比赛前夜,而是每一天,这便是北信介式无懈可击生活哲学。

 

被北送出大门时阿兰恰好看到了远处两个熟悉的身影向着这边跑来,是大耳和赤木。

“老家来的特产,反正也闲不住就送点过来给你们。”

“谢谢,”维持着平静的神色稳稳接过,北将视线移向了大耳。

“夜跑碰巧遇上了,”三年的默契,不需要过多言语。

“嘛,吃了点心开开心心地入睡吧!明天会一切顺利的。”

虽然听着像没有重点的玩笑,但是面对守护神爽朗的笑容其他三人也勾起了嘴角。

是啊,会顺利的。

 

比起前辈这边的热闹窝在床/上刷手/机的角名从半阖起的眼眸到半天不动弹一下的身/体看起来都足够节能。

不想动,少年的内心开始挣扎。

眼神略过衣柜门上挂着的队服,坐起身花了3秒、愣神花了5秒、下床走过去花了2秒,总计10秒,角名伦太郎终于在黑色球衣前站定。

慢悠悠地取下织物叠好放在床头,角名又重新拾起手/机。

点赞了银岛对于赛程期待的推文,藏狐少年闭起眼。

希望明天,可不要太累才好。

 

“老妈我要金枪鱼!”

“我要饭团香肠炸鸡牛奶......”

“太多了!!”

在母亲和兄弟的怒吼声中不满地撇撇嘴,宫治扯了扯身上和宫侑同款的睡衣慢悠悠地踱回房间。

性格迥异又极具个人特色的双胞胎从有最初的自我意识开始就非常讨厌父母购置同款物品,唯一例外的便是这套自小穿到大的睡衣。

印着排球吉祥物的贴图,从s号到xl号,见证着宫双子的成长。

 

“喂我说,你明天可千万别睡过了。”

“你才是吧。”

一边打着嘴仗一边看向爬到上铺的兄弟,宫治躺进被窝阖起眼。

不会的,即使再怎么挤兑对方,可兄弟二人都清楚。

就算是会抓/住每一个休息天赖床的他们,对于比赛日,一定会准时睁开充满饥饿的双眼,去迎接全新的对手。

 

【23:00】

「岩泉:好了,有什么事明天再说,大家晚安早点睡。」

「岩泉:@及川,尤其是你,不准熬夜。」

等到及川终于关上电脑看到这条讯息时群里早已刷过一片晚安,揉了揉有些酸涩的眼睛,大概他又是清/醒到最晚的那个人。

 

白天的时候金田一就情绪高涨,而他身边的国见则是比往常还要沉默。不过没关系,及川知道少年在比赛的末尾会爆发出积蓄的能量。

矢巾和渡还是一如既往的不用担心,虽然语气有够恶劣,但替补二传还是抓起手/机打给了久未出现的小狂犬。

“喂!!至少明天!要给我准时出现啊!!”

 

嗯嗯,看来明年及川大人毕业之后大家也能友好相处呢!远远眺着火冒三丈的后辈和不停劝着消气的后辈,及川假惺惺地鞠了一把辛酸泪,然后不出意外地被发小用排球轰了后脑勺。

“垃/圾川快收拾,别给我扯这些有的没的。”

“岩泉,省着点力气,花这个人身上不值得。”

“没错没错,明天可就指着你了。”

“阿卷阿松!太过分了!”

“及川记得,明天发球失误了请客啊!”

“我要酱油!”

“泡芙赛高!”

“喂!!你们能不能想及川先生点好!!”

做出一副西子捧心的受伤情状,果不其然收获了三个呕吐的表情,可不多久又一起笑开了。

能够和这些人一起打球、一起穿着青城排球部的队服、一起走向胜利,三生有幸。

 

不知道今/晚出现在梦中的对手,会是谁呢?

不论是谁,他都一定会全部击溃。

 

【24:00】

愿所有永远激昂、永远看向远方的少年好梦。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8.19排球日快乐!

想写的很多,但最后还是选择了回到起点。

能够与这群少年相遇真是太好了。

排球少年乙女向】比赛后会做什么
原作者:呱呱   今天来写写那些比赛后会做的事情。 主要是高中的故事,下一篇会写以后职业赛的故事。  白布/赤苇/黑尾/久/天童     白布 总会在比赛热身的地方请你帮忙剪好胶带,然后拜托你...
排球少年】原来你就是王者?!
以后不打排球了也不愁没饭吃   7 黑尾:研磨简直是猫妖转世,只要走在路上都会有猫咪凑过来蹭他的裤腿,而且只要轻轻抚摸就能安抚受惊的小动物,像魔法一样有用   研磨:其实这样很麻烦…… 久:拜托你不要...
排球x你】谁家还没个经理咋的? #男神x你 #排球少年乙女向
原作者:Lousy   #内含乌野/青叶城西/音驹/枭谷 #各校排球部经理设定 #ooc属于我,少年们属于你   ver.乌野   正式入部第一天就和社团里所有人交换了邮件地址,从乌野排球部成立以来...
排球少年乙女向】不同好感度的亲抱举 #赤苇京治 #佐久早圣臣 #菅原孝支
:60%      “亲亲!”      第二次被你索吻,青涩的少年总算是明白你没有在开玩笑。他抿了抿嘴唇试图压下微微的上扬。“不行,而且这种事要男生来邀请的吧?”趁着脸还没熟透,他快步跑开...
排球少年】羽毛泡了水真的很重啊喂!
试试莫西干头毛茸茸的手感。   7 身边被分配到同一节课的福永君安静地眨眨眼,少年在沉思,游泳虽然比起排球风险稍微高一点,但应该也不是那么容易死人的吧?   8 终极节能派选手孤爪研磨今天也悄悄地往...
排球少年】厕所奇遇记
原作者:巷尾梧桐   搞小排球沙雕怎么能少了厕所这个命定的场所呢ww 关于在洗手间发生的奇妙事件,全员友情向,ooc致歉 #星海光来 #木兔光太郎 #佐久早圣臣 #及川彻 #黑尾铁朗 #北信介 #牛...
排球乙女】突然变成魔法师 #男神x你 #排球少年乙女向
原作者:Lousy   #老黑的生贺,撒花~假装我并没有迟到一天~  #写得有点磕磕绊绊,希望你们能喜欢 #ooc属于我,少年们属于你   在主将生日一周,你突然拥有了一项特殊的能力。   “学姐...
排球少年】男人怕鬼不丢人,真不丢人
放行李背包的桌椅,然后掏出了一个小小的黑色U盘。   2 “我说,要不要一起看鬼片?” 不开玩笑,嘴角一抹若有若无的笑意配上那双狭长的眼眸,这一刻青城排球部的少年们觉得被松川夹在两指之间的小小物件说...
排球少年乙女向】与你一起共度余生 #volleyball romance #赤苇京治 #及川彻 #影山飞雄
家门时果不其然看到了正在等待的赤苇,少年穿着藏青色的浴衣,望向你的眉眼中满溢着温柔。   在逛摊位时,走在你身半步的他突然侧过身捉住了你的手腕,对此的解释是避免人群将你们冲散。赤苇的手指纤长好看,因为...
排球少年】男子高中生的贫穷日常
原作者:巷尾梧桐   关于因为部费丢了、没钱买游戏、月底要喝西北风了等等神奇原因而开始打工的少年们,全员友情向,ooc致歉 #木兔光太郎 #日向翔阳 #岩泉一 #黑尾铁朗 #星海光来 #佐久早圣臣...
排球乙女】先服软就输了这种事到底是谁想出来的? #排球少年乙女向
偶尔也会有不想顺着他的时候,结果就是莫名其妙的冷战。 其实最先沉不住气的一定是宫侑同学,只是少年的自尊心向来比天高,即使明白自己有做错的部分,也绝不主动低头。明明比谁都在意你的心情,但还要摆出一副洒脱的...
排球乙女】肆无忌惮 #排球少年乙女向
攻手先生满身的气魄在恋爱上好像半点都不顶用,与你的相处方式大约是还遵循着百年/高洁的武士道精神与礼节,公开场合牵手是极限,难得的拥/抱和亲/吻只在无人问津的角落,若是扑进少年怀里像只树袋熊一样蹭上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