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球乙女】你在逞强什么? #排球少年乙女向

sodasinei 2021-07-18

原作者:巷尾梧桐

 

第二人称乙女向,关于男孩子们十足有个性的陪伴与安慰,ooc致歉

#黑尾铁朗 #宫侑 #赤苇京治 #星海光来 #木兔光太郎

 

#黑尾铁朗#

不知道是不是大型猫科动物标记领/地比较成功,某黑尾姓男子即使因为工作原因离开,家里好像也处处都是他的踪迹。

嘴里叼着冰棍贪心地再打开冰箱门时仿佛听到身后响起了阴恻恻的声音,

「哟,还吃啊?等下胃疼别嚎啊~」

颤/抖着收回手站起身转战冷藏室里的小蛋糕,可脑内贱嗖嗖的声线依旧阴魂不散,「今天上过秤了吗?又重了?」

 

咬起下唇愤/恨地思索片刻,视线飘过冰箱门上的留言时瞬间眼睛一亮,看来罪魁祸首应该就是它了。

本是想着要揭下黑猫先生的符/咒可最后理智还是占了上风,毕竟没了这张三餐食谱和注意事项你可能活不到他回来的那天。

 

论拥有一个嘴欠老妈子式贴心恋人是一种什么样的感受?那当然是想暴打他和抱着他的大/腿喊爹的心情交替占着上风。

 

夜里洗漱过后是习以为常的通话时间,等待电/话接听的片刻你百无聊赖地捏着怀里的黑猫抱枕。

没错,若是往常可怜的玩偶绝对是没有资格在双人床/上占据一席之地的,毕竟黑尾君向来更喜欢用本人的温/度宣扬存在感。

可一旦需要离家,青年就会在你没有注意到的时候料理好一切。虽然作为替代品稍稍差了一些,但总好过没有。

 

“哟~晚上好啊,今天有没有想我啊?”

“你猜?”

隔着电/话线你也能在脑海里描绘出恋人牵起半边唇角笑得狡/黠的模样,虽然忍不住跟着笑起来可眼下还有更需要关注的问题。

 

“东京晚上会下雨吧?有打雷吗?”

“目前还没......咦!!”

惊雷像是在与你的言语竞速一样,抢在话音落下之前在夜空炸/裂。一瞬间的呆愣之后你努力压/抑着恐/惧缩进被窝,果然还是不想电/话那头的人太过担心,可足够敏锐的家伙怎么会错过你的反常。

 

“啊啊,这就开始了吗?”

“......嗯。”

“在害怕吗?”

“......”

“那就是了,”轻轻地叹了一口气,不知是在担忧你的状况还是埋怨自己无法陪伴,“睡吧,电/话不用挂了,有什么事随时叫我。”

“不会很麻烦吗?”

“你什么时候不让我/操心了吗?”

嗯,好像无从反驳。

 

躺下/身/子尝试着放空大脑,那边的青年放起了四季组曲,在耳边起舞的弦乐仿佛给窗外的雷鸣披上了一层朦胧,放松心神连带着意识也逐渐模糊了起来。

枕边好像还留着那人一直用的沐浴液的气息,耳畔是乐声和偶尔响起的脚步,仿佛跨越了空间的限/制,此刻黑尾铁朗就在你的身边。

 

你不清楚青年是何时切断的电/话,但你明白那头的呼吸声一定伴着你直到梦境最深处。

 

#宫侑#

一个人独自在家的夜晚总会容易疑/神/疑/鬼,比如在听到通向院子的玻璃门边传来诡异的脚步声后你立刻抓起厨房的擀面杖藏在了窗帘后面。

咔啦、咔啦,心脏随着不那么熟练的开门动作提到了嗓子眼,喉/咙干涩得仿佛下一秒又要咳嗽起来,可为了不打草惊蛇还是用尽全力忍住。

 

随着锁芯弹开的清脆声响,脚步的主人终于踏入了室内,而你也抓准机会无声无息地从帘子后面出来,举起了手中的木/棒......

然后就被一头耀眼的金发闪瞎了眼。

 

“卧/槽??你想干什么??谋/害亲夫啊??”这是差点脑壳开/裂吓得不轻的宫侑同学。

“亲夫个鬼啊??我还想问你呢!!大晚上的做贼一样干嘛啊??”这是同样受到惊吓恨不得打/爆狐狸头的你。

“我踏马这不是听说你生病了大发慈悲过来看一下吗?”

“你丫的不会走正门啊??”

“我家过来当然是翻花园的围墙比较近啊!!”

“你!!”

罢了罢了,你就不该试图和在计算时速的数学应用题上答「算不出来但是我一定跑得比他快」的家伙探讨解决问题的合理性。

 

“哼,我好像没同意重新和你说话!”

转过身不去理会表情丰富的金毛狐狸,你可没忘记你们还处在旁人看来足够幼稚当事人看来绝对认真的冷战之中。

本以为身后的少年会用与往常无异的恶/劣回/复反击,可没想到竟是一片沉默。

有些疑惑地回过头去想一探究竟,却毫无预兆被强/硬地拥入怀中。

 

“喂!!你干嘛啊??不怕被我传染啊?”

“和好了。”

“啥?”

“我说!这就算和好了!不许再提之前的事了!!”

“啊?哦。”

本能地答应下来,不知道为什么有一种拒绝会很不妙的直觉。

 

被安置在沙发上乖/巧地抱住膝盖坐着,你注视着宫侑忙忙碌碌准备体温计和感冒药的身影,虽然跌跌撞撞看起来有够让人心惊,但好歹还算可靠。

宫治的讯息就是在这个间隙传来的,原来傲娇的二传先生自听闻你从保健室出来后就直接回家了的消息后就一直坐立难安,可为了所谓男人的面子还要梗着脖子装作毫不在意的样子,最后是作业做到一半终于忍不住摔笔跑了过来。

 

其实原先的你确实没有先低头的打算,生病之类的事靠自己熬过去也不是第一次,但难得幼稚的狐狸先生都学着体贴起来,不顺坡下驴好像就有点说不过去了。

你必须承认的是,宫侑先生的拥/抱很温/暖,你非常喜欢。

 

#赤苇京治#

三五成群的学/生在放课的钟声敲响后笑闹着走出校园,夕阳的余晖照进久未使用的老旧教室,吱呀作响的桌椅之上布满灰尘。

负责巡逻的教/导只会在意楼下喧闹的部活室,不曾理会无人问津的角落里蜷/缩起的身/体。

 

你好像总是学不会如何与人交往,像是与同龄人之间被筑起了一道透/明的墙,强撑着笑颜加入话题最后也只有安静聆听的份。

努力紧绷起神/经去做不擅长的事总有疲惫到绝望的那一天,于是便躲藏进旁人无从知晓的边缘地带收拢起羽翼静静等待伤/口愈/合。

可是,在那些以为自己被全世界忘却的时刻,总有一个少年能够轻易地找到你。

 

听闻敲门声肩膀啜泣的动作一滞,熟悉的声音响起时身/体不自觉地开始颤/抖。

不可以,这副狼狈的模样只有他绝对不想被看见。

 

“还好吗?我.....”

“拜托,请不要进来,”毫不犹豫地打断,“我没事的,赤苇君先回去吧。”

门的那边沉寂片刻,可随着后续话语一齐到来的,是教室的拉门被开启的声音。

 

“抱歉,果然还是不能就这样放任不管。”

 

深深地将脸埋/进褶皱的裙摆,没来得及拭去的泪水濡/湿/了灰色的布料。

脚步声在身后停下,而后是背上顺着衣物传递而来的温/度。

双手圈住纤细的腰/肢,少年将下巴搁在你的头顶,这是一个无声无息却又温柔至极的拥/抱。

 

“不想被发现也没有关系,我不会去看你现在的样子。”

“但是直到你停止哭泣我都不会离开。”

“请记住,我一直在你身边。”

 

#星海光来#

“你到底怎么了啊??”

“没事啦......”

“可是这怎么看都不像是没事的样子啊??”

“真的没关系啦,光来你让我一个人躺一会就好了。”

 

虽然这么说或许有些不可理喻,但总有些时刻你会希望在不需要言语的情况下恋人就能明白你的所思所想。

毕竟人总是会在某些不知名的时刻陷入低落,而缘由多半有些难以启齿,吃寿司的时候没有收到酱油和芥末、刚拿到手的蛋筒还没来得及咬上一口冰淇淋球就落到了地上、好不容易排完长队可公/司的打印机偏偏在轮到你时罢了工......桩桩件件的小事单独说出来都仿佛玩笑,可累积在一起就足够让人崩溃,最后的结果便是窝在被子里一个人挫败着闹起了脾气。

 

床边的海欧先生对于裹成蚕蛹油盐不进的你又心疼又着急,烦/躁地挠了挠新剪短的白发不知道该怎么办。

青年向来是把排球哲学沿用到现实生活中的类型,发现问题、找出缘由、解决问题,可偏偏现在卡在了第二步动弹不得,百爪挠心急得原地起飞可罪魁祸首似乎打算逃避到天荒地老转/生做一条眼神失去光彩的咸鱼。

 

不过星海光来是谁啊,他可是上天入地无所不能车到山前没有路也给你挖一条出来的阿德勒小巨人啊!

强/硬地将你身上的被子扒/开,本以为恋人是要迫使你起床却没想到他也重新躺了进来。

这可真是太奇怪了,毕竟精神一百二十分的攻手先生除开每晚的8小时睡眠可从来不会贪/恋温/暖的被窝。

 

“光来?做什么?”

“你说呢?”

“啊?”

“总不能留你一个人在这里当毛毛虫吧!”

 

比你大上两圈的手一下一下轻轻拍着背脊,仿佛哄着小朋友动作十足僵硬。

光来,真的完全不擅长这些啊。

但不可否认的是被恋人身上安心的气息环绕你的心情倒确实慢慢明朗起来,往青年的怀里钻了钻,双手勾住他的脖颈好像找回了微笑的理由。

 

“果然我最喜欢光来了!”

“傻、傻/瓜,突然的说什么呢!”

 

#木兔光太郎#

“......光太郎?”

“是我!”

“我知道是你,还有谁会连着给我打十通电/话啊?!”

“嘿嘿嘿!那当然只有我啦!”

“我不是在夸奖你!!”

 

作为苦逼的学部修士*,除开自己的课内任务你还要时不时被抓壮丁去给导师当廉/价劳/动/力。

用颤/抖的手发送邮件时已是又一次在图书馆迎接日出,回到家几乎是闭着眼完成了洗漱,瘫倒进柔/软的织物里不出三秒就失去了意识。

再次睁开双眸时天际已不剩一丝光亮,挣扎着钻出被窝摸/到手/机就被界面上的连环夺命call吓了个清/醒。

 

“你干嘛啊?集训很轻/松?”

“没有哦!很累!”这可真是有够神奇,你居然能从木兔光太郎嘴里听到“累”这个词,“但是很开心!”

很好,没有被掉包,还是如假包换的排球笨/蛋。

“所以到底什么事啊?”再不快问出重点一定会被抓着聊上一小时训练内容。

“今天晚上啊,教练给我们放假,等下到公园的空地来!”

“啊?喂!别挂......”

 

一如既往的我行我素,完全没有在意你的疑惑,线路对面的人毫不犹豫地结束了通话。

唉......转头看向窗外被凛冽的夜风席卷着飘落的残叶,虽然此刻还身在温暖的室内也忍不住瑟/缩起来。

可即使嘟起嘴满脸无奈,心底却依旧像是缀满了星星碎屑般闪烁着暖融融的光亮。

 

你总是不想因为诸如实验不顺这类工作上的问题影响恋人,毕竟职业选手的生存同样不易,一个人学着承受起一切,却还是渴望回到家中能占着那人的怀抱卸下防备。

可集训、远征、商业活动......青年的时间总是被排的满满当当,每一次的相聚后别离如期而至。

 

换上厚重的冬服,暖棕色的格子围巾能掩饰泛起红霞的脸,却遮不住眼底雀跃的色彩。

你总是期待着与木兔光太郎相会。

 

抬手看了一眼腕表,距离约定的时刻不剩多少,加快脚步呼吸也跟着急促起来,在空气中留下道道白痕。

远远的你就看到了那头显眼的银白色的发,远处商店街升起了庆祝节日的礼花,而在与你对视的瞬间,木兔光太郎面上扬起的灿烂笑容丝毫不比夜空中的烟火逊色。

 

挥舞着双臂示意你留在原地,青年从口袋里掏出一个小小的火柴盒,你才发现原来地上一字排开立着几个四四方方的盒子。

点火、起身、跑开,比不得方才阵仗浩大的烟花,可这却是木兔光太郎独独为你准备的、拖着幸福的尾巴扫过你整个世界的、最美的花火。

你仰起脑袋凝视着转瞬即逝的绚丽光彩,而他低下头注视着你。

 

在花火消散的瞬间你毫不犹豫地向着青年的方向跑去,落进怀抱的瞬间双脚便脱离了地心引力。一圈又一圈,黑狼队的攻手先生总是知道怎样才能让你开心。

有木兔光太郎的冬天,永远不会冷。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日文中“研究生”这三个字是指预科生,而真正意义上硕士研究生的学术称谓是“修士”

排球——宣示主权【黑尾/及川/赤苇】● 排球少年● 黑尾铁朗● 及川彻● 赤苇京治
原作者:悄悄乱写   排球——宣示主权【黑尾/及川/赤苇】   预警:有私设,OOC致歉,长短不一,第二人称,叫OO   1.黑尾的场合(前提:成年同居中,老黑继续打球) 最终还是没忍住,跟黑...
排球】参见岳父大人 #排球少年
一直崇拜的帅气刑警姐姐捉了个正着,然后音驹排球部主将就沦落为了拎包工具人。 林林总总一起差不多一个多月的时间,你们就没能有过什么正常的二人约会。最要命的还是不能控诉爸压榨下属,知道这群看着...
排球】男友力这回事 #排球少年
推开副馆虚掩着的大门,知道某个黑发少年正窝铺着体操垫的角落小憩。 克制着面上有些得意的笑容把脚步放轻,悄悄爬上垫子跪坐恋人身旁。少年正披着排球部的队服,不知是不是因为早春有些寒凉的空气身子略微...
排球】正经人谁意这些啊! #排球少年
,别把我和土气短发派混为一谈。” “混/弹黑猫什么!!” 每天都劝架真是辛苦了,海君。   “那么黑尾君能不能解释一下这是什么?”伸手指了指腰间多出来的鲜红训练服,是方才少年神不知鬼不觉系上的...
某次外出活动中喝醉了(及川)● 排球少年● 及川彻
原作者:悄悄乱写   及川——某次外出活动中喝醉了   预警: 1.第二人称,叫OO,有岩泉出场,有私设 2.成年后,交往并同居的前提 3.没控制住,废话较多,OOC致歉   不对劲,这个...
好友家温居时喝醉了(黑尾)● 排球少年● 黑尾铁朗
原作者:悄悄乱写   黑尾——好友家温居时喝醉了   预警: 1.成年后,交往并同居的前提 2.第二人称,叫OO,有点长 3.ooc致歉     “叮咚!” “这么晚打扰了,麻烦请开门,我...
排球】当我和星海君捉迷藏时我想些什么 #排球少年 #星海光来
都究极可爱啊啊啊啊!!!」 对面24/小/时线的顶级阿宅没有让我等太久。 『大半夜的什么疯啊???给我冷静一点啊!!』 「冷静不下来嘛!!不说出来我一定会憋到内/伤的!!」 『哦,那伤吧...
排球】我这里 #volleyball romance #排球少年
原作者:巷尾梧桐   第二人称,关于艰难时刻安慰陪伴的场合,ooc致歉 #赤苇京治 #木兔光太郎 #黑尾铁朗 #北信介 #月岛萤 #佐久早圣臣     #赤苇京治# 「还好吗?午饭有吃吗...
【日翔阳x】攻略游戏 #男神x #排球少年
之间亲近地直呼名字。当朋友来询问关系时笑着回答说是青梅竹马,但心中多少会有些不那么磊落。 开始互相意的年纪,两个人都不约而同地遮掩着自己的心思。   等到再长大一些,日翔阳突然喜欢上了排球成...
排球少年】与一起共度余生 #volleyball romance #赤苇京治 #及川彻 #影山飞雄
原作者:巷尾梧桐   第二人称,三位二传告白与求婚的场合,ooc求轻喷   #赤苇京治#   他的告白是高中二年级的夏日祭。与心上人相约的对这个夜晚充满了期待,因此梳妆多花了些时间。走出...
排球少年女朋友面前有什么不一样吗
” “影山什么?”日体育馆的另一边突然高声问:“居然会道歉吗?” “日笨蛋闭嘴!”面前的男朋友大吼,说完后才意识到自家女朋友正站面前,露出好奇探究的眼神上上下下打量自己,然后歪头感慨...
排球】谁允许欺负她的? #排球少年
原作者:巷尾梧桐   第二人称,关于为了受委屈的而认真起来、像守护神一样帅气的男孩子们,ooc致歉 #宫侑 #及川彻 #黑尾铁朗 #赤苇京治   #宫侑# “快点还给我啊!” “诶不要,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