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球乙女】I do #排球少年乙女向

sodasinei 2021-07-18

原作者:巷尾梧桐

 

第二人称乙女向,关于你们的婚礼,ooc致歉

#宫侑 #佐久早圣臣 #及川彻 #牛岛若利

宫侑/佐久早/及川/牛岛

 

#宫侑#

“宫侑。”

“是!”

“你再说一遍你把什么丢/了?”

“......戒、戒指。”

“你丫的能不能让我省点心??能不能??”

“嗷痛痛痛!!”

 

当造型师在休息室里热火朝天地为被礼服勒/得快要背过气去的你准备妆容时,某只本该和兄弟一起招呼客人的金发狐狸仿佛背后追着一群丧shī逃命似的慌慌张张冲了进来。

黑狼队二传此刻不见半点往曰的英俊潇洒风/流倜傥,因为太过焦急还被地上散落的物件绊了一下直接向着你的方向行了个大礼。

那一副快要落泪的苦瓜脸引得你以为他又说了什么惊天冷笑话害所有宾客冷场,却没想到是比这更毁/天/灭/地的大事/件。

 

“你再好好想想有没有落在哪里,厕所?准备间?”

“没有啊!我一直被商店街的阿姨们拉着唠嗑哪都没去啊!”

“就你的丢/了?我的还在?”

“对啊!”

 

这可真是见了鬼了,明明今早做确认时指环还都一起乖乖地躺在红丝绒礼盒里,要少也该一起消失才对。

在球场上运筹帷幄的宫先生此刻陷入了深深的混乱,拼命挠头思索着也不体谅下他那需要柳屋生发液的发际线有多岌岌可危。

啊啊,这家伙的脑袋要是像脸和手一样灵光就好了,看着青年绝望的模样你忍不住扶额。

等等......手指上那是?

 

“阿侑。”

“嗯?”

“我再问你一遍,你有没有把戒指拿出来过。”

“我真不记得了!!”看起来快哭了。

“那,你手指上的是什么?”

“!!!”

 

虽然后来你极力要/求可这个小/插/曲还是没有被剪辑到婚礼当天的影像中,留下的只有某人立在欧式露台边优雅调整西服袖口的游刃有余样。

骄傲的新郎先生想要用最帅气的姿态迎娶心上人,可只有天知道嘴角完美的弧度之下到底藏/了多少紧张与小心翼翼。

 

之后的一切还算顺利,草/坪婚礼是你们共同的选择,比起jū束的仪式感还是更偏好自/由自在的欢喜。

可惜了精心挑选的美味佳/肴,明明都是你与宫侑最爱的吃食,可一个因为束腰太紧一个因为焦虑反胃最后只得双双端着优雅的仪态看客人们风卷残云。

飘落的彩片为随着舞步旋转的白纱染上绚丽的,尽管练习了太多次可不出意外还是踩到了对方的脚,些微的吃痛却消弭不了唇边的弧度,就像一路走来的两个人,磕磕绊绊却还要紧紧/抓着他的手一刻也不愿分离。

 

送别最后一位宾客毫不犹豫地踢掉恼人的高跟鞋,待到收拾妥当归家已是深夜。

虽说是应该躺平休息的时间可咕咕叫的肚皮实在太过显眼,最后是在凌晨点了外送。

“我说阿侑啊,运/动员这时候应该吃白煮基肉吧?”

“啊不管了不管了,明天我会去健身房的。”

真该让狂/热的粉丝们看看这个瘫/倒在地毯上耍赖没正形的家伙。

 

“啊——”

“嗯?”

“啊——”

“喉/咙不舒服明天记得找队医。”

“我是要你喂我!!”

“大哥你几岁啦?”看着眼前闹起脾气将双手缩进袖管的家伙你简直哭笑不得,“算了,今曰限定啊。”

小心翼翼地拿起基块送到爱人嘴边,果不其然落在指尖的除开近在咫尺的鼻息还有舌/尖的温/热。

甚至不需要确认,你知道此刻他的眼眸中一定闪烁着调皮而恶/质的光芒,如意算盘至少打了三轮。

 

属于你们的夜还很长。

 

#佐久早圣臣#

挽着父/亲的手臂穿过教/堂的雕/花大门时你知道自己的人生已然步入了全新的旅程,洁白的头纱让世界朦胧,却也将你的紧张好好隐/藏。

一步一步缓缓地走着,踩着十公分的高跟鞋脚底生疼可还是迫不及待想要去到站在红毯那头的人身边。

 

发型师已经尽了最大的努力想要征服那头凌/乱的卷发,可惜新郎全身心地拒绝啫喱质地的发胶,最后还是保持着最原始自然的造型。

不过你对这些倒不甚在意,虽然确实无fǎ拒绝那包裹在黑/色西服中的完美身形、也从第一眼就对那人仿佛洒下星光的侧颜移不开眼,可真正让你愿意牵住面前递来的那只手的,果然还是因为这个人本身。

 

骄傲而阴郁、沉默却深情,你爱的是佐久早圣臣的全部。

 

到了最后的时刻父/亲还紧紧攥着你的手不停地嘱咐着,抬头看向眼前人,薄薄的嘴唇轻抿着,黑曜石一般的眼眸里盈/满了认真,可额角渗着的汗珠却逃不过你的眼睛。

他也在紧张。

 

神父口/中的字句缓慢而庄严,其实对于外界的感知早已因为雷鸣般的心跳而模糊,纱帘被轻轻/撩/起的那一刻世界依旧没有回归明朗,只有面前人的形象愈渐清晰。

这个人的怀抱还是那样的温/柔而谨慎,翕动的眼睫掩不住情绪可落下的唇却毫不犹豫。

在天神的见证之下,你们立下爱的誓词。

 

说实话其实你多少有在担心爱人的状态,毕竟每个环节都不容差错的青年/前夜要不是你强/硬地搂着他倒进织物大约会核对到天明。

后续究竟睡了多久你也不清楚,只知道按掉闹钟在黑/暗中挣扎着起身时身边的位置早已没了暖/意。

 

长辈们在留下祝福后早早打道回府,最后会场里剩下的都是认识多年的旧友。

井闼山排球部的OB们一个个喝得面红耳赤揽着他们彼时的王牌不肯放手,洁癖的青年被酒气熏得皱起眉头却也没有退开。

成年人的世界太过纷扰,难得相聚自然得尽兴。

 

提前裙摆挽着友人走到散落的装饰气球前,歪着脑袋思索片刻最后还是抬脚踩了上去。

醉醺醺的青年们被突然zhà裂的声音吓了一跳,可回过神来却又一齐加入游戏。

卸下防备与束缚,尽管明天又要做回合格的大人,可今夜不妨玩闹放纵一回。

 

抱着酒瓶滚做一团的排球选手们让酒店的工作人员很是头疼,可你却看着他们笑得开怀。

身后靠近的人一如既往悄无声息,环在腰/际的手臂与肩头的重量却足够有存在感。

 

“圣臣,累了的话就结束吧。”

轻轻/揉了揉爱人的黑发,回/复却是一片沉默。

将尽人事刻入骨髓的男人正在感谢上天让你们相遇,也想要永远记住这一刻的欢喜与独一无二。

 

#及川彻#

虽然为了照顾囯内的qīn眷和阿根廷的友人在两边都办了简短的仪式,可于你们二人来说真正的重头戏还是这为期大半个月的旅程。

毕竟旅行结婚什么的,对于你和及川这样安定不下来的人,光是用听的就心驰神往。

 

前期的筹备其实也和庄严的仪式一样累人,从城市的选择到旅店餐厅这样的细节,不知道两个人起了多少争执闹了多少别扭。

 

可双方都足够认真龟máo也有好处,每个细节都好好考虑到虽然耗费精力可转换到旅途的进行时就省心不少。

 

你们乘着威尼斯的小舟在叹息桥下纠缠彼此的气息、将两个人的名字留在巴黎1区的锁桥之上再把钥匙沉入塞纳河底、躲在黑sè的长风衣之下狂奔着逃离因特拉肯寒凉的夜雨、转头又去往爱琴海边用白沙写下永恒的誓言。

 

也不是没有忙中/出错的时候,可就连所有的手忙脚乱忙都被最浪漫的爱意包裹/着变得可爱而值得回忆。

 

虽说从一开始两个人就各自藏/了些小心思,可总是能想出新花/样的家伙不知道是不是在预约时就做好了手脚

Je t’aime.

Ich liebe dich.

Ti amo.

......

从白瓷餐盘上用莓果酱汁写下的字句到洗漱间归来餐巾一角多出来的调皮图画,及川用所有他能想到的方式向你诉说爱意。

 

两个生长于樱/花飘落的岛屿的人在大西洋的西岸相知相识,也有过互相折磨想要落跑或是分别的时刻,可最后还是选择在另一片大/陆上将对方写入灵魂。

将来你们还要去斯奈半岛看极光、去大/草/原看动物迁徙,或许那时依旧是两个人,又或许会迎来新成员。

 

你们总会陪伴在彼此身边熬过至暗时刻,然后一道看遍天地辽阔。

 

#牛岛若利#

因为两家传统的关系最后你和牛岛的婚礼还是选择了最为合适的神前式。

虽然从少/女时代就非常向往纯洁无瑕的白无垢,可真轮到自己穿果然还是被繁复的环节折腾到身心俱疲。

仪式前的新酿课持续了几月有余,从茶道huā道这些基本休养到精准而不容有失的礼节,比起永远我自岿然不动的枕边人,你可真是憔悴太多。

 

还好婚礼当天是一个阳光/明媚的好天气,跟在爱人的身后从入场开始便小心翼翼,毕竟列席的诸位都算是故交,若是出了什么差错真不知要被教育多久。

战战兢兢地完成三献仪式,终于结束奉玉串奉时由衷地长舒一口气,虽然后续的餐食同样拘/谨而严肃,可至少最艰难的环节已经结束。

 

在qīn族的掌声中跟着爱人退场,走过回廊的转角时手上突然传来了身边人的热度。

青年依旧目不斜视地向前走着,可包裹/住手背的暖意却让你慢慢安心下来。

 

好不容易在后屋更换完新的和服,能够坐下来休息时你已经累得连话都不想说。

听到敲门声拜托帮忙的化妆师去应,却见本应在会场的牛岛端着一个小碗走了进来。

 

“你从早上开始就没有吃过什么。”

“若利,我不饿。”

不,与其说没有饥饿感不如讲是没有吃饭的心情,天知道你有多期待下周没有长辈的同级派对。

“就算不饿也要吃一点,等下会不舒服的。”

 

知道多半是拗不过眼前人,叹口气坐正想要接过碗筷,却没想到青年直接夹起瓷碗里的食物送到你嘴边。

“若利?”这下是惊讶到清/醒了。

“担心会弄/脏礼服的话我来就好,”他总是这样理所当然,“我知道你很累。”

 

重要的曰子其实不该落泪,可这些天积累的倦怠与害怕还是在这人的话语间翻涌着红了眼眶。

强忍着不哭huā完美的妆容,一小口一小口咽/下精致的餐点,末了用纸巾轻轻擦/拭嘴角,仰起头时只余下灿烂的笑容。

 

“若利,谢谢。”

“没事。”

明明这种时候应该反驳不用道谢或是说些甜言蜜语,可对于你家爱人果然还是这样就好。

不够细/腻也学不会浪漫,可却忽然觉得再没有焦虑或是害怕的必要,因为未来不论遇到什么牛岛若利总会站在你的身前一起面对。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排球】我睡了?我装的! #排球少年
原作者:巷尾梧桐   第二人称,关于看起来熟睡中的他和蠢/蠢/欲/动的你,ooc致歉 #及川彻 #宫侑 #赤苇京治 #星海光来 #影山飞雄   #及川彻# “这是在做什么呢~” 习/以为常的...
排球】思春期 #排球少年
原作者:巷尾梧桐   第二人称,关于思春期少年们脸红心跳的遐想,ooc致歉 #赤苇京治 #黑尾铁朗 #岩泉一 #北信介 #星海光来 #木兔光太郎 #及川彻   #赤苇京治# “京治!” 在排球...
排球】男人的审美天差地别 #排球少年
原作者:巷尾梧桐   第二人称,如果对他们说“今天我的衣服由你来选”,ooc致歉 #木兔光太郎 #赤苇京治 #及川彻 #星海光来 #北信介 #松川一静 #volleyball romance...
排球——Play It Cool ● 排球少年● 宫侑● 黑尾铁朗● 木兔光太郎● 赤苇京治● 佐久早圣臣
原作者:悄悄乱写   排球——Play It Cool【宫侑/黑尾/木兔/赤苇/佐久早】 预警:总有某些男人or男孩某些时候故作镇定,有私设,第二人称,有长有短,OOC致歉。     1.(隔壁...
【日翔阳x你】攻略游戏 #男神x你 #排球少年
之间亲近地直呼名字。当朋友来询问关系时笑着回答说是青梅竹马,但心中多少会有些不那么磊落。 在开始互相在意的年纪,两个人都不约而同地遮掩着自己的心思。   等到再长大一些,日翔阳突然喜欢上了排球,你成...
排球】痛痛飞走啦 #volleyball romance #排球少年
原作者:巷尾梧桐   第二人称,你受伤的场合,ooc致歉 #赤苇京治 #木兔光太郎 #及川彻 #岩泉一 #黑尾铁朗 #北信介 #影山飞雄   #赤苇京治# 起因是昨天晚上做手工的时候被美工刀割...
排球】空气中飘过一阵酸味 #volleyball romance #排球少年
原作者:巷尾梧桐   第二人称,他们的吃醋表现,ooc致歉 #赤苇京治 #及川彻 #影山飞雄 #牛岛若利 #星海光来 #昼神幸郎   #赤苇京治# 虽然这样做有些坏心眼,不过你真的很想看看一向...
排球】牵手 #volleyball romance #排球少年
原作者:巷尾梧桐   第二人称,第一次牵手的场合,部分可能不太常规,ooc致歉 #赤苇京治 #牛岛若利 #五色工 #岩泉一 #及川彻 #星海光来 #北信介   #赤苇京治-未交往# 高中二年级...
排球少年】与你一起共度余生 #volleyball romance #赤苇京治 #及川彻 #影山飞雄
原作者:巷尾梧桐   第二人称,三位二传告白与求婚的场合,ooc求轻喷   #赤苇京治#   他的告白是在高中二年级的夏日祭。与心上人相约的你对这个夜晚充满了期待,因此梳妆多花了些时间。走出...
排球少年】果然生活还是要劳逸结合 #volleyball romance
原作者:巷尾梧桐   第二人称,和他去游乐园约会的场合,ooc求轻喷 #影山飞雄 #牛岛若利 #木兔光太郎 #北信介 #五色工 #赤苇京治 #及川彻 #星海光来 黑尾/星海/东峰   【影山飞...
排球——宣示主权【黑尾/及川/赤苇】● 排球少年● 黑尾铁朗● 及川彻● 赤苇京治
原作者:悄悄乱写   排球——宣示主权【黑尾/及川/赤苇】   预警:有私设,OOC致歉,长短不一,第二人称,你叫OO   1.黑尾的场合(前提:成年同居中,老黑继续打球) 最终还是没忍住,跟黑...
排球少年】Present #volleyball romance
原作者:巷尾梧桐   第二人称,关于礼物,ooc求轻喷 #月岛蛍 #五色工 #国见英 #及川彻 #影山飞雄 #北信介 #菅原孝支   #月岛萤#   这天是你的生日,因为习惯的关系你会留在家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