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球乙女】谁允许你欺负她的? #排球少年乙女向

sodasinei 2021-07-18

原作者:巷尾梧桐

 

第二人称乙女向,关于为了受委屈的你而认真起来、像守护神一样帅气的男孩子们,ooc致歉

#宫侑 #及川彻 #黑尾铁朗 #赤苇京治

 

#宫侑#

“快点还给我啊!”

“诶不要,小矮子你自己来够啊~”

“喂我说,等下扔树上怎么样?”

“好主意!”

“你们不要太过分!”

眼见高举着文件袋的男孩子话题走向愈发恶/劣,怎么努力踮起脚尖也夺不回属于自己的东西,委屈的泪水在眼眸打转却又气得直跺脚,怎么也不想在这种人面前示弱落泪。

 

“喂我说,你们在做什么?”

从天而降的大英雄说的大概就是这种场合吧,某位不知道为什么躲在树干之上的狐狸先生一跃而下夺走了在场所有人的目光,金发飞扬还不忘臭屁地理理褶皱的衣角,待仪容整理完毕上前一步凭借完美的身高压/制将始作俑者手上的物件夺下。

 

“阿侑??你在上面做什么?”

“北前辈说学园祭排球部的横/幅要挂在显眼的地方,我来探探路。”

“真是的,你小心点万一受伤了怎么办?”

“没事没事,我才没那么笨拙。”

 

“喂!不要无视我们擅自聊起来啊!你这小子做什么啊?”

“嗯?”转头将目光投向龇牙咧嘴的三人,宫侑蹙起眉头脸黑得仿佛决赛的发球被打扰,“群居的蟑螂居然还敢留在这里啊?”

“你说谁是蟑螂??”

“谁应了就是啊~”将文件交还给你,少年两手揣/兜悠哉地踱了过去,可眯起的棕眸里却是山雨欲来,“谁给你们的脸欺负我女朋友?”

 

异变是在刹那间发生的,宫侑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从领头人的口袋里抢走方才还在拍摄的手/机,用跳发的气力直直向上一扔,也不知算不算运气好,挂件卡在了枝杈之上没有直接摔个粉/身/碎/骨。

“宫侑!!你给我记住!!”

“记住什么?去教/导那里因为欺负女生罚站吗?”

“你!!”

 

“喂,走咯。”

不再理会身后无/能狂怒的家伙,宫侑牵起你的手头也不回地离开了案发现场。

“阿侑,你这样他们之后会不会报复啊?”回首看了看一跳一跳想要将手/机够下来的几人,你不无担心。

“哈?你也太容易忧虑了吧?这种欺软怕硬的家伙才不敢呢,”少年撇撇嘴毫不在乎,“倒是你,这不是第一次了吧?为什么不和我说?”

“嗯,感觉没有必要啊。”

“啊???没有必要???”

 

“阿侑要用什么身份来帮我出头呢?认识十年的挚友竹马?还是说......”眯起眼看着红霞爬上眼前人的面颊,你笑得狡黠,“我的男朋友?虽然我也是刚刚才知道诶~”

“啊啊啊!!不要再重复了!!”

抱着脑袋蹲下/身,即使是稻荷崎不可一世的二传先生因为耍帅而将一直以来的脑内妄/想说漏嘴果然还是很丢脸。

“不过就这么说定了,不准反悔!”

“诶?什么说定了?”

“不要明知故问!”

“阿侑不说清楚我怎么会知道?”

“就是!我!喜欢!你!”这一句一大喘气的模样真是有够可爱。

“嗯,我也喜欢阿侑!”

 

事后想来虽然有些冲动但宫侑还是觉得这是自己最正确的决定之一,毕竟同为男生他怎么会不明白那几个人在想些什么。

只是,喜欢和想要引起注意这种借口并不能作为过分行径的遮/羞/布.真正对一个人心动,明明是该好好陪伴守护才对。

 

#及川彻#

“小/姐,只是一起去喝个饮料而已,我请客诶~”

“不要!”

“诶哟,没想到居然还是个傲/娇,真可爱~”

“可爱你个大头鬼啊!!我说了不要就是不要!”

 

好不容易趁着周末精心打扮一番却在去约会的路上被纽扣一路开/到肚脐的家伙堵住去路,义正辞严的拒绝没能抹去对方脸上快要挤出油/花来的恶/心笑容,甚至还得寸进尺地一步步走近将你逼/至墙角。

“哈哈哈哈你真的很有趣啊,”毛/糙的指腹扣/住你的手腕,怎么挣/扎都没有办/法,“女孩子嘛,拒绝其实也变相等于同意咯~”

 

“不对哦,拒绝就是拒绝,没有可以让你遐想的余地。”

再耳熟不过的轻佻语气忽然响起,抬头看到来人时努力憋住的眼泪差点就要落下。

今天的及川换/下校服选择了清/爽的牛仔衫,领口处还臭屁地挂了一幅墨镜。不过与充满少年气的扮相不同的是男孩子毫无笑意的眼神,步伐充斥着令人窒/息的压/迫感。

 

“我说你啊,”用挑衅的视线从上到下审视了一遍游手好闲的烂人,“明明普通得不得了,倒是很自信嘛。”

“你这家伙说什么??”

“完——全不可能是受欢迎的家伙,却居然会觉得女孩子的拒绝是邀请,不是自信过头没有自知之明吗?”

“你!!”

“还有啊,这衣服该洗就洗,纽扣该系就系,当心别着凉了哦大叔~”仿佛是闻到了男人身上的油/腻味道,还非常夸张地用手在鼻子前扇了扇。

“在大街上随便逮着女孩子就搭讪,一点不顾会不会给人家带来麻烦,被拒绝还sǐ缠烂打,真是太难看了。”

 

“你这臭小/鬼!!”

“哦哦,这边有发生什么sāo/乱吗?”

眼见男人气红了眼抡起拳头就要打过来,负责这片区治安的中岛先生骑着他那十年如一曰的脚踏车适时地出现了。

“不,没、没事。”

“又被我抓到了!还想进去蹲两天是不是?”

 

和中岛先生有礼貌地打了个招呼,及川扣住/你的指节哼起小调向着比预定迟了快一刻钟的甜品店走去。

“阿彻,你是知道中岛先生会来吗?”

“嗯,周末他一般都是这个时间在附近巡视,不过啊~”

“什么?”

“就算他不来,该说的我也会说的,对待那种人可不能手软~”

 

“今天的阿彻有一百分哦!超帅气!”

“真的吗??不愧是及川先生!!”

看,只要一夸奖狐狸尾巴就翘到天上去了。

“但去搭讪美/女经理的时候是负分。”

“好过分!”

 

#黑尾铁朗#

“阿拉拉,果然在这里。”

随着体育馆沉重的铁门被推开的吱呀声一道响起的还有少年熟悉的、上扬的尾音,躲在软垫后面抱着膝盖的你在听到愈来愈近的脚步声时呼/吸倏地一滞,赶忙用手背擦了擦脸颊上的泪痕,抬起头果不其然对上了恋人无奈的笑颜。

“为什么要一个人躲起来呢?”

大约是注意到你低头躲闪的动作,黑尾叹了口气在你面前坐下,右手撑着下巴静静地等待着回音。

 

“......没有关系的,休息一下就好,阿黑先回去吧。”

将脸埋进交叠而起的臂弯中逃避男孩子探寻的目光,可浓重的鼻音还是出/卖/了此刻的心情。

黑夜来临前最后的暖橙光芒钻过铁窗的栏杆照在你们身上,可褪了热度的阳光不比少年的手心温/暖。

“不行啊,把哭泣的少/女一个人留在这种地方也太逊了。”

往常总是揉乱齐整长发惹恼你的覆着薄茧的手指此刻正与和缓的语调一起轻轻地抚平心上的褶/皱,明明还在说着调侃的话语可声音里却满溢着执着与认真。

 

“阿黑我,呜......”

明明原本已经一遍一遍告诉自己要更坚强些、眼泪也在止住的边缘,可心理的防线只需一句适时的安慰就溃不成jun。

“没事的没事的,我在这里。”

黑尾又向着你的方向坐近了些,足尖相抵拥/抱如期而至,你知道在这人面前无需防备,前额触上少年的肩头泪水也变得肆/无/忌/惮。

“我说过的吧?不用太勉强自己。”

 

或许是因为永远学不会果断的拒绝,身边人好像总是喜欢找你帮忙做事。明明不是属于自己的任务可责任心作/祟一旦被动应下就会竭尽全力,久而久之同学之间就起了“有事找她就好了”的传/言。

一次两次小事或许还好,可有时面对不合理的要/求明明推辞的话语已然到了嘴边,对方忽然提高声音引来所有人的目光,倒好像是要拒却的你不近人情。

不断告诫自己虽然累了些可至少帮上了忙自己的努力是有/意义的,但所有的自我催眠在看到拜托者面对成品的嫌弃眼神时全部轰然倒/塌。

“诶,就这个完成度?什么找你就可以了,也不过如此啊!”

 

细细密密宛若zhēn/刺般在耳畔回响的话语随着鼻尖萦绕的令人安心的味道逐渐消弭,你感谢恋人的陪伴却又懊恼自己的脆弱总是给对方添麻烦。

“我说,你现在可千万别在想什么麻烦到我了哦?”

惊诧地抬起头,却直直撞进了然的黑眸。

“互相搀扶着走向未来,这不就是恋人存在的意义吗?”

 

第二天整理好心情踏进教室时脑海里还刻着黑尾那再理所当然不过的笑容,本不想与那位过分的同学有多接/触却没想到对方直接在门口给你行了一个大礼。

“非常抱歉!昨天是我过分了!请原谅我!”

“啊,没关系的,中村君请快点起来,大家都在看啊......”

一头雾水的你大概永远也不会知道对方经历了什么,毕竟被身高接近1.9米的排球部主将揪住命运的后颈肉教育这种事实在太过丢脸当事人也说不出口。

“既然有手有脚,那自己的事就要自己做哦~”

总是勾起唇角的家伙突然敛去笑容的威/慑力果然还是令人胆/寒。

 

#赤苇京治#

“藤原前辈,这是之前说好的稿件,还有最后没确认好的部分中森先生说下午会送过来。”

“那你现在拿过来做什么?”

“诶?因为您之前说......”

“我说什么了?事情没做完就过来还想我帮你收尾吗?”

“不是这样的......”

“我没讲完不准多话!现在的年轻人......”

 

垂下脑袋做出毕恭毕敬的样子,明明是眼前的中年人要尽快将稿件送过来,没能收录完全也没关系,可转眼因为被顶头上司教训就毫不讲/理地把气撒到下属身上,此刻怒目圆睁的样子和方才点头哈腰可真看不出是一个人。

然而毕竟是不同部门的前辈,即使占理你也丝毫没有驳斥的立场,努力过滤令人不适的怒/骂左耳朵进右耳朵出,维持着得体的礼节直至离开,可果然酸涩的心绪还是会在胸腔翻涌,只可惜堆积成山的工作由不得糟糕情绪肆意泛滥。

 

「交接不顺利吗?」

真是什么都逃不过这个人的眼睛,明明看起来是坐在位置上埋头工作,却将一切收入眼底。

「京治,我又被藤原前辈当出气筒了。」

「是因为中森前辈没完成的部分吗?」

「借口而已吧,大概率还是因为他刚刚挨骂了。」

「真是糟糕啊,下次交接还是我去吧。」

「没事啦,一直都是我做的,你帮忙太显眼了。」

毕竟办公室恋情还是不要露/出马脚比较好。

「嗯,也是。等下回去路上要试试新开的泡芙店吗?」

「要!」

「好。」

 

不知是不是因为恋人有/意无意的安/慰目光和对点心的期待,下午的工作倒也算一切顺利,是难得能按时回家的好曰子。

「现在去隔壁能看到好戏哦~」

收拾包包的时候忽然收到了后座可爱同辈的讯息,虽是有些抵触但还是敌不过好奇心加快脚步赶了过去,格jú差不多的办公间门口已经堵满了人。

 

“京......赤苇前辈,这是怎么回事?”

“嘛,藤原先生随意压榨隔壁新人的事不知怎么的传到了爱戴下属的小泉女士那里,再加上有人发现一切的起因中森先生那里没能按时完成的部分其实是藤原先生最开始的交接失误,所以作为今天隔壁两个部门被/迫一起加班的zuì魁祸首,正在接受教育中。”

啊......这个“不知怎么的”和“有人”,就非常耐人寻味了。

“可是......”

“大可放心,下一次需要交接是两周后,而且因为某些原因我们部门的小田君自告奋勇要接过你的任务呢。”

 

小田君,还是没放弃对隔壁漂亮姐姐的追qiú啊,请加油!

“京治,你这样有点可怕诶。”

“嗯?有吗?”依旧瘫着一张脸,墨绿的眼瞳却十足困惑。

“嗯,”重重地点了点头。

“但是啊,我很喜欢!”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希望女孩子们的生活可以远离糟/糕的烂人,每天开开心心~

排球】先服软就输了这种事到底是想出来? #排球少年
原作者:巷尾梧桐   第二人称,关于吵架和好场合,ooc致歉 #宫侑 #赤苇京治 #及川彻 #木兔光太郎 #月岛萤 #volleyball romance   #宫侑# 虽说大部分情况下你们...
排球】落下星星 #volleyball romance #排球少年
原作者:巷尾梧桐   第二人称,关于那些他最喜欢样子,ooc致歉 #赤苇京治 #黑尾铁朗 #木兔光太郎 #佐久早圣臣 #昼神幸郎 #白布贤二郎   #赤苇京治# 春日午后阳光透过树叶...
排球x家还没个经理咋? #男神x #排球少年
不擅长应付他,刚开始还恶言恶语地攻击,在被全队教做人之后,懂得了在排球部里生存法则,之后反而成了和关系最好人,留下部里众多前辈咬牙切齿:早知道如此,还不如让他俩关系不好呢。     白鸟...
排球】正经人在意这些啊! #排球少年
原作者:巷尾梧桐   第二人称,关于男子高中生对制/服执念与脑内妄想,可以当团宠看,ooc致歉 #宫侑 #及川彻 #赤苇京治 #黑尾铁朗 #北信介 #宫治   #音驹# “前辈早!” “早...
排球】与明星选手艰难恋爱 #排球少年
原作者:巷尾梧桐   第二人称,关于和排球选手们爱情实录,ooc致歉 #佐久早圣臣 #宫侑 #及川彻 #木兔光太郎 #星海光来 #volleyball romance     【过激粉丝太...
排球】胆小鬼 #排球少年
原作者:巷尾梧桐   第二人称,关于在喜欢人面前光速变怂男孩子们,ooc致歉 #宫侑 #黑尾铁朗 #及川彻 #岩泉一 #野泽出 #volleyball romance   #宫侑# “侑...
排球少年】果然生活还是要劳逸结合 #volleyball romance
原作者:巷尾梧桐   第二人称,和他去游乐园约会场合,ooc求轻喷 #影山飞雄 #牛岛若利 #木兔光太郎 #北信介 #五色工 #赤苇京治 #及川彻 #星海光来 黑尾/星海/东峰   【影山飞...
排球——所不知事 ● 排球少年● 黑尾铁朗● 及川彻● 赤苇京治● 月岛萤● 牛岛若利
原作者:悄悄乱写   排球——所不知事【黑尾/及川/赤苇/月岛/牛岛】 大写加粗预警:成分可能不是很高,私设比以往多,OOC致歉 预警:有长有短,第二人称,叫OO     1.黑尾...
排球】同桌 #volleyball romance #排球少年
原作者:巷尾梧桐   第二人称,当你们是同桌场合,ooc致歉 #星海光来 #黑尾铁朗 #赤苇京治 #佐久早圣臣   #星海光来# 秉承着食物可以无限拉近人与人之间关系吃货原则,从开学...
【日翔阳x】攻略游戏 #男神x #排球少年
原作者:Lousy   #小太阳专场,切开黑请注意 #这场游戏,是赢家? #ooc属于我,小太阳属于   要怎么样才能攻略成功日翔阳? 说实话,并不觉得这很难。     可以从难度最低...
排球】性格相同怎么谈恋爱 #排球少年
废料】 要说起平素最大爱好,那当然是把自家单纯又面皮薄恋人逗得脸红跳脚。明明应该是最有求/知欲年纪,但是星海光来在某方面认知和他排球技术好像是呈反比少年自己停滞不前还不允许倾倒黄/s...
排球】脸红少年是人间珍宝 #排球少年
原作者:巷尾梧桐   第二人称,关于在面前害羞男孩子们,ooc致歉 #岩泉一 #及川彻 #黑尾铁朗 #影山飞雄 #饭纲掌 #volleyball romance   #岩泉一# 就算是全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