賢首禪苑 漢文大藏經 CBETA線上閱讀 七佛名號

【寂乱】Black Journey #饴村乱数 #催眠麦克风 #Fling Posse

sodasinei 2021-07-18

原作者:相携卧白云

 

看了今天的中间发表直播有感。

为什么不能六个division一起赢呢.jpg

有寂乱元素和FP友情向,但其实严谨点来说还是乱数个人向()

看得愉快,如果可以的话。

 

活下去。

  活下去。

  为了明天。

  为了我们。

  猛地睁开眼,迷蒙的蓝色随着光线的流转,逐渐变得澄澈起来。

  听觉逐渐恢复。

  身边有熟悉的声音喊着什么,下一秒躯壳被人拉进怀中。

  视线慢慢变得清晰。

  有粉红色的光线打在身上。

  视野里出现了认识的身影。

  “乱数,你听见了吗!我们赢了!赢了!”

  赌徒的嗓门向来很大,被他抱在怀里的饴村乱数更是难以忍受。

  “好了帝统,”梦野幻太郎一如平常的温柔语调。他伸出手轻轻拍拍饴村乱数的肩膀,顺势将人从有栖川帝统的怀中解救出来,“乱数,身体不舒服了吗?”

  听到这句话的有栖川帝统也赶紧低下头来看向饴村乱数,急忙从口袋里摸出一把棒棒糖,“给。”

  饴村乱数机械地抬起头,看着有栖川帝统手中维持他生命的糖,僵硬地摇头。

  不,他现在需要的不是这个。

  脑袋里嗡嗡作响。

  强忍着面前天旋地转的世界,饴村乱数扭过头看向旁边,微皱着眉露出担忧神色的梦野幻太郎。

  “我们……赢了?”

  传回到自己耳朵里的声音嘶哑得可怕。

  喉咙弥漫着可怕的血腥味。

  “我们赢了哦。”梦野幻太郎重复了饴村乱数的话,坚定地把问句变为肯定句。他伸出手从有栖川帝统的手里接过糖,剥开一根凑到饴村乱数的嘴前。

  条件反射般地,饴村乱数张嘴咬住。

  两个队友看着这一幕陷入沉默。

  感受不到味蕾传来的甜味,饴村乱数并不在意。他闭闭眼,身体的能量因为棒棒糖而逐渐回复。

  “我没事的哦。”饴村乱数睁开眼,看着队友熟悉的脸,露出自己再熟练不过的笑容。

  被有栖川帝统拉着回到休息室,饴村乱数看着正在聊着今后的两个队友,终于想起来发问。

  “……其他队伍的battle结果呢?”

  闻言梦野幻太郎看着他叹了口气。

  Fling Posse和MAD TRIGGER CREW的battle结果是最后发表的,可见前面的两个饴村乱数根本就没有在听。

  “第一场是Buster Bros赢了,至于第二场……”

  饴村乱数眨眨眼。

  “麻天狼和Bad Ass Temple的票数差距极小,不过目前是Bad Ass Temple处于优势地位。”

  混沌的脑子有些艰难地接收并且理解了这些信息,饴村乱数点头,又低下头看着自己的脚。

  也就是说,如果后期的投票不会出现反转,他们Fling Posse就要和Buster bros或者Bad Ass Temple对战。

  不用和神宫寺寂雷对战真是太好了。

  太好了。

  饴村乱数忽然收紧放在膝盖上的手。

  旁边的梦野幻太郎和有栖川帝统同时注意到这个动作,对视一眼。

  “乱数,我们先回涩谷去吧——”有栖川帝统拖长了声音这么说着,“中王区的空气我一秒都不想多闻。”

  “小生附议。”

  只是饴村乱数并没有回答队友的话。他突然站起身,伸手从有栖川帝统的口袋里又拿了一根糖,对他露出一个微笑。

  “我出去逛一圈哦,有事给我打电话~”

  一如既往的俏皮语气。

  粉毛的小巧身躯一如既往地蹦蹦跳跳,打开门离开休息室,留下两个队友面面相觑。

  “……要不要跟着?”有栖川帝统显然放心不下,皱着眉询问智囊梦野幻太郎。

  “随他去吧。”梦野幻太郎坐下来,抬起手揉揉眉心,“中王区应该不会在这种时候动手,太引人注目了。”

  有栖川帝统闻言似乎想起什么,眸子动了动,同意地点点头。同时他掏出手机打开Fling Posse的群聊,看着这个界面开始发呆。

  合上身后的房门,饴村乱数脸上的笑容瞬间垮下来。他伸手戴上连帽外套的帽子,帽子遮住了他大半的脸。

  好累。

  双脚不受控制地往前走,饴村乱数不知道目的地。

  他们赢了。

  Fling Posse赢了。

  之后呢?

  之后的路依然是一片迷雾。

  梦野幻太郎常说谁都不能预测未来,只要走好当下便是。饴村乱数也不敢奢求未来,但当下同样让他无所适从。

  争斗令人疲惫。

  饴村乱数开始想念待在培养器里的日子。

  在那里它不自由,也不知道什么叫自由。同样也不需要做任何事情,不知道何为疲惫。

  可是它追求自由。

  它离开培养器,出色地完成了击溃The Dirty Dawg的任务。

  可是它渴望自由。

  他开始渴望自由。

  他逐渐不受中王区的控制,他开始反抗命令,他开始产生感情。

  他得到了片刻的,所谓的自由。

  而自由的代价是他的命。

  即便身边有了互相扶持的同伴,他依然开始对无休止的争斗产生了厌倦。

  他的生命有尽头,争斗是无尽的。

  他为自由而战,为生存而战。

  有什么意义呢?

  为了谁呢?

  眼前突然被阴影覆盖。

  下意识停下脚步,饴村乱数抬起头,看见了一张他现在最不想见到的脸。

  “饴村君。”

  如同神明的男人垂着眸子看着他。

  低沉的声音响起来。

  和饴村乱数记忆里的,同样低沉的声音重合在一起。

  “饴村君。”

  “乱数君。”

  “……”

  饴村乱数回过神,抬着头重新审视了一遍面前这个男人。

  “乱数君,不打招呼是不礼貌的行为。”记忆里的男人似乎说过这句话。

  于是饴村乱数再次扯出熟练的笑容,用轻快的语气喊了男人的名字。

  “寂雷~好巧呀。”

  比饴村乱数高了不少的神宫寺寂雷安静地看着他,片刻后从口袋里拿出一包纸巾,拆开后递给饴村乱数。

  饴村乱数歪歪头,不解地看着神宫寺寂雷。紧接着他发现自己脸颊上传来瘙痒的感觉,抬起手却摸了一把湿润。

  什么时候……

  神宫寺寂雷似乎叹了口气,抽出两张纸塞到饴村乱数手里。

  抓着那两张纸,饴村乱数感觉到自己似乎想说什么,但是却什么声音都发不出来。喉咙发紧,像是被人死死掐住一样。

  用手里的纸胡乱地擦了几把不知道什么时候被泪水糊满的脸,饴村乱数深吸几口气,缓了缓,重新露出笑容。

  “听说寂雷的队伍输啦?”饴村乱数向来嘴上不留情,他故意用幸灾乐祸的语气说出这句话,然后观察神宫寺寂雷的反应。

  好像一直以来他都是这样做的,没有什么理由,可能就是想看神宫寺寂雷生气。

  但是他从来没有得逞过。

  现在也是一样。

  神宫寺寂雷沉稳依旧,并没有因为饴村乱数的话露出任何恼怒的表情。

  “暂且恭喜Fling Posse,但最终的结果谁都不知道。”神宫寺寂雷平静道,如同没有丝毫波澜的水面。

  但是听到神宫寺寂雷说出“posse”这个单词,让饴村乱数想起很多。

  昏沉的脑袋并不允许他想得太多,开始突突地发疼抗议起来。

  自从彻底和中王区决裂,饴村乱数就发觉自己的身体每况愈下。经常走神,经常失去知觉,脑子也不如以前清晰,糟糕的时候连设计稿都没办法下笔。

  糖只能维持他的生命,没办法保证他的精神稳定。

  可能是发现了饴村乱数的异常,神宫寺寂雷皱起眉,微微弯下腰来。

  “……饴村君?”

  “饴村。”

  两个声音几乎同时响起。

  后者是尖锐的女声。

  饴村乱数一怔,转过头看向那个曾经紧握着他生命的女人。

  踩着高跟长筒靴,鞋跟敲击地面发出清脆的声音,勘解由小路无花果在离饴村乱数三步远的距离停下。

  “饴村。”勘解由小路无花果双手环胸,抬起下巴睨着饴村乱数,眼里是对蝼蚁的轻蔑,“还活着真是辛苦你了。”

  “无花果……”饴村乱数头疼欲裂,紧皱着眉看着这个女人,咬着牙低声念道。

  勘解由小路无花果轻哼,“蚂蚁还不配叫我的名字。”

  如果不是身体状况不允许,再加上勘解由小路无花果手里有催眠消除器,现在的饴村乱数很可能掏出麦克风,拼上自己仅剩不多的生命和她一战。

  转回头不再看她,饴村乱数用力地用牙齿咬开糖的包装,将糖塞进嘴里,以求片刻的解脱。

  “要不是你的队友从乙统女阁下那里拿到了糖,你认为你还能活多久?”勘解由小路无花果轻笑起来,“就算你拿到了糖又怎么样?糖的效果在逐渐减弱,你以为你还有多久时间?”

  饴村乱数猛地咬碎嘴里的糖。

  正当饴村乱数想要回头说些什么的时候,神宫寺寂雷忽然上前一步,站在勘解由小路无花果和饴村乱数中间。

  “内阁辅佐官阁下,如果没有什么事情的话,您还是不要在这里待得太久比较好。”神宫寺寂雷神色严肃,语气不卑不亢。

  这个男人从以前就是这样,面对任何事情都显得游刃有余。

  闻言勘解由小路无花果看向神宫寺寂雷,脸上轻蔑的表情微微收敛。

  “我奉乙统女阁下之命,来找你,神宫寺寂雷。”

  “找我?”神宫寺寂雷皱眉。

  听到这句话的饴村乱数也转过身,看向勘解由小路无花果。

  “关于Rap battle之前,乙统女阁下和你说过的,合作的事情。”勘解由小路无花果后半句话不知道是说给谁听的,她将目光落在饴村乱数身上。

  饴村乱数抓紧帽檐。

  “好的。”神宫寺寂雷点头,“我稍后就到。”

  得到了回复,勘解由小路无花果这才收回目光。她将手杖从左边换到右边,转身踏着高跟的声音离去,长外套的衣摆随着她的脚步飘荡。

  确认勘解由小路无花果离开之后,饴村乱数才吞下嘴里的糖,看着神宫寺寂雷的背影,发出嘲讽的笑声。

  “神明一样的神宫寺寂雷先生,居然也会和中王区合作啊。”

  神宫寺寂雷沉默片刻,转过身来看他。

  “饴村君。”神宫寺寂雷观察了一下饴村乱数的脸色,确定他已经从刚才的不适中解放,这才继续说下去。

  “人类……不,不管是谁,都会有身不由己的时候,饴村君应该也一样。”

  “我是为了我自己。”饴村乱数抬眼,脸色不善,“神宫寺先生这么无私的人可和我不一样。”

  说罢,饴村乱数抽出嘴里的棒棒糖杆,丢进身旁的垃圾桶。随即他转过身,沿着走廊往前走。

  他不知道往前是哪里,但是只要打一个电话,队友就会来找他,带他一起回涩谷,离开中王区。

  为了谁?

  他们Fling Posse是为了他们自己。

  这场旅途,是为了拯救他们自己。

  “饴村君。”身后的神宫寺寂雷喊了他一声。

  饴村乱数没有停下脚步。

  “……注意身体。”

】冬日的风吹落了树梢最后一片叶子 #催眠麦克风 # #神宫寺雷 # #fling posse
男性来说最有用的是降低税收这一条。 而其中还有一些不为人知的小条款,比如说开放人造人权限,神宫寺雷医生会获得部分决策权,包括人造人的后续处置权。 在下定决心加入反抗军前,他曾经非常非常认真的...
】你再也不会对我露出笑意 #催眠麦克风 # #神宫寺
贬义,他还是愉快地收下这个礼物。   在画稿之余,会教那只鹦鹉说话。诸如“小姐姐”和“最强最高的Fling Posse”,可惜那只鹦鹉没有一句能够重复。   这天画完稿子,百无聊赖地在...
】special #催眠麦克风 # #神宫寺雷 #
,一双手熟练地环抱住了他的腰。 “君……?”雷迟疑地叫出了那个久违的名字。得知雷也没有能治愈的能力之后,Fling Posse的三人隔天便从医院消失了,自那以后他已经有好几个月没再见过...
】束缚 #催眠麦克风 # # #神宫寺
宫寺雷接触过那个冷血、不在意他人、毫无人伦底线的,他轻易地操纵麦克风杀死敌对军官,在混乱复杂的战场上游走自如,彷佛那些射来的炮弹是普照大地的阳光。 回日本后他又和任何设计师一样为自己的作品...
】神的眼泪会为谁而流 # #催眠麦克风 #神宫寺雷 #
by/ 银河树   *,时间线捏造,所有疾病皆为私设   神宫寺雷想过会在很多个地方再次遇见,或许是之前常去的那家糕点店,又或者是中王区battle的罪恶舞台,因此他总是小心又巧妙的...
】表参道24小时 #神宫寺雷 # # #催眠麦克风
。 他不知道这些愤怒来源于哪里,而住在他家里的那位不速之客也不见了踪影,雷在玄关处挂好自己的大衣,换上了家用的棉绒拖鞋,上面装饰着的两只毛绒小动物随着他的走动耳朵也随之一摇一摆的。 他记得曾经...
】死亡 #催眠麦克风 # # #
永远都不会落下来,只有风。 他笑够了,终于停下,脑海里的神宫寺雷依然在不停切换。 战场上的军医,的模特,医院里的医师,空posse的队员,麻天狼的队长,反抗军的首领,最后定格在病床上苍白的...
】雨幕 # #神宫寺雷 #催眠麦克风
指甲油的手敲打屏幕。于是他更确定了,不会错的,站在他身边的这个人只能是。过了大概几分钟,他把手机收到了口袋里。雷以为他要走了,但其实没有。他就只是安安静静地站在原地,和他一起站在雨里,一个人...
】白桃与苦巧克力 #催眠麦克风 # #神宫寺
窗,他无从得知究竟这片黑色属于夜晚还是密闭空间。 脚步声由远及近,灯光再一次亮起,颤抖着驱散了身边的黑色。 “君。” 是讨厌的人。 所以没有回应他。 神宫寺雷走到他身边,拨开头发...
】那只猫的故事 #催眠麦克风 # #神宫寺
寺医生身手敏捷,迅速避开以免被直击门面。 对方也是十分迅速地钻进办公室,顺便带了上门。等神宫寺雷发现到有什么进来的时候,已经坐在神宫寺雷的椅子上了。 “君,你怎么会过来。” “唉唉,...
】假性俄狄浦斯 # #神宫寺雷 #催眠麦克风
by/ 罐装即食长岛冰茶   “埋葬我的时候,你会头一次把我当人看待吗?”   神宫寺雷回过头,脸上的表情显而易见的难以置信。就躺在他身后,穿着一身粉红色睡袍,正在翻刚刚从他的书橱中搜刮的...
】致神宫寺雷的一封信 #催眠麦克风 # # #
。 那是曾经的24岁的不会有的情绪,但是29岁的会。 突然不想把它给你了,这封信实在写得太糟糕了。 但我是个负责任的成年人,说到的话就要做到,幻太郎会为此奖励我的。 神宫寺雷,雷...
賢首禪苑 漢文大藏經 CBETA線上閱讀 受持七佛名號所生功德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