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ひめこは】你当像鸟飞往你的山 #偶像梦幻祭 #露琥珀 #樱河琥珀 #hmkh

sodasinei 2021-07-19

原作者:相携卧白云

 

*蜂团解散后

*意识流废话很多

*前半部分全是琥珀

*类似私奔情节

*如果可以的话,请看得开心

 

已经是入夏的季节,这几日京都的雨总是淅淅沥沥下着,闷热又潮湿。

  樱河琥珀放下手中的书,从榻榻米上起来。他揉揉发酸的眼眶,稍微活动了一下发麻的双腿,朝门边走去。

  玄色的和服不太合身,对于瘦削的小孩来说还是过于宽大了,下摆几乎要碰着地面。但胜在袖口处绣着几小朵粉色的樱花,他很喜欢这件。

  伸手拉开木门,他在门口的房檐下坐下,注视着门外的雨幕。

  夏天的雨总有种草木的腥味,不过他并不讨厌这种味道。

  这是Crazy:B解散的第一年。

  ……

  这是Crazy:B解散后的第一个夏天。

  夏日对于他们Crazy:B而言,有着特殊的意义。樱河琥珀还清楚地记得去年,他第一次在Crazy:B找到归属感,第一次和队友们敞开心扉。

  本以为那场疯狂的夏日会让他们更加信任彼此,Crazy:B能够彻底摆脱吊车尾的名号。谁知天不尽人意,在那之后发生了许多不可控的事情,Crazy:B不得已走向解散。

  天城燐音还是带着椎名丹希回了他的故乡,HiMERU如愿继续当他的个人偶像。

  樱河琥珀本来可以以Double Face的名义继续留在ES,但家族里不知道从哪里得知的解散消息,催着逼着让他回来。

  于是他还是回来了。

  回到这个他生长的地方。

  笼子里的鸟或许本来就不该离开笼子。

  解散之后,ES的手机被回收。除了携手空间,他们各自都没有彼此的私人联系方式。事发突然,樱河琥珀和Crazy:B的其他人就这么断了联系。

  他每日在房里看书,看累了便坐在门口看会风景,这和他进入ES之前的生活并无二致。但是樱河琥珀却在这样平静的生活中,逐渐变得焦虑。

  不过幸好从家里的姐姐那里拿到了手机,但樱河琥珀也只敢半夜躲在床里偷偷使用。为了了解ES的情况,他每日从网络上搜索相关词条。

  比如昨晚他看见小少爷的组合在某场活动中表现出色;斑一个人的演唱会一票难求;ALKALOID被评为年度黑马……

  从黑暗的被窝里看着这些,樱河琥珀总是不由自主地拿以前的Crazy:B和他们对比。

  是羡慕,是向往。

  即便闷在被子里看得全身是汗,樱河琥珀也不愿意让眼睛离开屏幕,伸出头来透会气。他一遍又一遍地循环着那些视频,在脑海里一遍又一遍地回想Crazy:B的舞台。

  曾几何时他也这样地在舞台上挥洒汗水。

  在COS PRO的官方账号上,他看见了HiMERU的照片。似乎是接到了不错的工作,樱河琥珀看见HiMERU的微笑比以前更加标准。

  闭闭眼从回忆里回过神,樱河琥珀发现外面的雨已经停了。他深呼吸一口气,鼻腔内充斥着草木的清香。

  刚想起身回去接着看书,前院却有家仆来告诉他有客人来访。

  这个时间家里的长辈都不在家,一般客人不会挑在这个时候来。

  樱河琥珀有些奇怪,但还是尽了待客之道,起身去前厅准备茶点。

  其实有客人来也是好事,这代表樱河琥珀可以假借招待客人的名义,多吃一块生八桥。

  一边等着水温达到合适的地方,樱河琥珀一边将一块生八桥放入口中。同时他眼角的余光看见有人被家仆领着进来,下意识抬头去看。

  是自从解散便断了联系的HiMERU。

  勿忘我色的蜜蜂朝着樱河琥珀微笑。

  樱河琥珀咀嚼的动作一时停止,他的思绪似乎又回到去年的夏天。

  打发走家仆,樱河琥珀端着茶点,领着HiMERU到桌前跪坐下来。

  给HiMERU和自己倒了茶,樱河琥珀一时间不知道该开口说什么。本来在Crazy:B的时候他们俩的话就不多,何况如今一年不见,更是找不到话可以开头。

  “……HiMERU怎么突然过来了?”

  经历了长久的沉默,樱河琥珀还是率先开口。以前也是这样,他们两人偶尔独处陷入诡异沉默时,也是他先开口。

  “HiMERU这几天刚好在京都有工作,顺路就过来了。”HiMERU端起茶盏小抿一口,含笑道。似乎是想起什么,又补了一句,“是朱樱告诉HiMERU的地址。”

  樱河琥珀这才好好打量了HiMERU一番。对方俊美的脸上还带着妆,估计刚结束工作不久,身上也是陌生而华丽的演出服,很有HiMERU的个人特色。

  可想而知HiMERU这一年应该过得很不错。

  对于曾经的队友如今混得不错的事情,樱河琥珀是发自内心感到高兴的。只是高兴之余,又不免有些落寞。

  “樱河过得怎么样?”HiMERU的语气和以前一样,温柔中带着疏离,不让人反感,却也让人觉得难以亲近。

  条件反射地忽略了这点,樱河琥珀规规矩矩地回答了几句客套话,两人又陷入沉默。

  外面似乎又开始下雨,能听见水滴噼里啪啦拍打叶片的声音。樱河琥珀没由来地感到烦躁。

  三十几度的夏天,即便下着雨也依然热得透不过气,屋内的空气更是压抑得紧。

  只不过两人都是耐热的类型,竟然没有人说出一句“热”。樱河琥珀放任着额角渗出的汗珠,懒得抬手去擦。

  “樱河似乎变得沉默了。”

  袅袅的茶气中,HiMERU突然开口这么说。

  被茶的热气遮挡着,樱河琥珀没有看清对方的表情。

  是失望吗?

  他记得以前在ES的时候,HiMERU曾经说过喜欢他的热情。

  当然,这种话绝不是HiMERU自己告诉他的,是他偶然从制作人那里听说的。

  当时的樱河琥珀像一只突然逃出牢笼的鸟,外界的一切都十分新奇,他对于一切事物都保持着新生儿般的好奇。

  但如今的樱河琥珀就像是被抓回来的、出走的鸟,见过了外面的广阔天地,愈发地觉得牢笼之狭窄,也变得越来越沉默,越来越焦虑。

  樱河琥珀忘记自己是怎么回答HiMERU的了,或者根本就没有回答。总之最后HiMERU告辞的时候,雨已经停了。

  之后的几天,HiMERU得了空还是会来找他。时间总是把握得恰恰好,是家里只有他一个人的时候。

  莫名想起之前羽风前辈提到过的言情小说桥段,两个主角因为各种不可抗因素只能发展地下恋情,瞒着家人偷偷见面。

  樱河琥珀觉得自己的脑子好像要热坏掉了。

  可能是没了家里人的监督,樱河琥珀在和HiMERU的几次交谈中逐渐找到以前的感觉。他会开始主动问起HiMERU工作的事情,问起ES的事情,问起小少爷和Love的情况。

  HiMERU总会耐心地告诉他,甚至有时候会多说起其他樱河琥珀没有问起的事情。

  但知道的越多,樱河琥珀就越怀念以前在ES的日子。明明一开始他是为了自由不得不从事偶像工作,现在却变成了为了偶像工作而向往自由。

  这是否本末倒置了呢,樱河琥珀不明白。

  这日天气很好,结束了一连将近一周的雨,樱河琥珀也难得可以走出庭院,去看看那些被他养得不是很好的花花草草。

  HiMERU来的时候似乎带了什么东西,直到他走到樱河琥珀面前,樱河琥珀才看清楚。

  那是一只小小的白文鸟,粉色的喙和白色的圆身子,看起来像一颗草莓大福。

  当樱河琥珀告诉HiMERU这个想法时,HiMERU问他是不是想吃草莓大福了。

  樱河琥珀点头称是,HiMERU便带着他溜出门。家仆并没有注意到樱河琥珀的离开,大约过于信任这个看起来优雅矜贵的客人。

  久违的、外界的空气让樱河琥珀流连忘返。他们买完大福之后找了个偏僻的小公园,樱河琥珀吃下几个之后才想起来问HiMERU吃不吃。

  以前在甜品会时,HiMERU也总是看着他们吃,很少将那些高热量的甜品送进嘴。

  “HiMERU需要保持身材,樱河吃吧。”不出樱河琥珀所料,HiMERU拒绝了美味的偶像天敌。

  不以为然地将下一个大福塞进嘴里,草草地咀嚼了几下之后,樱河琥珀开口:“当偶像还真是辛苦呢。”

  和以前调侃HiMERU的话是一样的,两人都注意到了这点。

  “那么樱河还想继续当偶像吗?”HiMERU笑起来,拆开随身携带的纸巾,抽出一张递给樱河琥珀。

  这个问题让樱河琥珀有些猝不及防。

  他愣愣地接过纸,擦拭了嘴角粘上的糖霜,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他想吗?

  他当然想。

  但是,他能吗?

  HiMERU并没有得到樱河琥珀答案的打算,他陪着人坐到夕阳西斜,又将人送回家。

  告别的时候,HiMERU告诉樱河琥珀,明天早晨他就该回ES了。

  闻言樱河琥珀露出遗憾的表情。

  他知道一旦HiMERU回去,他们想再见面就很难了。即便这几天他们已经交换了私人的联系方式,但面对面的交谈总是好过对着屏幕打字的。

  这点樱河琥珀再清楚不过。

  “HiMERU明天早上八点,会乘车离开京都。”HiMERU在走之前重复了好几遍这句话,神色认真。

  聪明如樱河琥珀,听得懂对方话里的意思。

  目送HiMERU离开之后,樱河琥珀回到房间。前几天HiMERU送来的那只小文鸟不怕人,樱河琥珀也不忍心看它待在笼子里,便一直放在房间里散养着。

  樱河琥珀刚刚在榻榻米上跪坐下来,小文鸟就飞过来落在他肩上蹲着。

  “你也觉得孤独,是吗?”樱河琥珀看着面前的空气低声道,肩上的小文鸟适时地叫了一声。

  他勾起嘴角。

  囚禁在笼子里的鸟一旦飞走过,就很难再回到笼子了。

鸟这种生物,本来就应该是自由的。

  次日,家仆到樱河琥珀房中时,没有找到人。

】因为是队友 #偶像梦幻 #琥珀 #琥珀 #HiMERU
月前,琥珀在白蓝良指导下,下载了这个游戏。   这是ES广场研发音乐游戏,叫做偶像梦幻,其中混合了抽卡机制,角色是ES广场各位偶像们。   在琥珀还没听说过时候,这个游戏已经运营了...
】云脚乱蹒跚 #偶像梦幻 #琥珀 #HiMERU #琥珀
。   经常自称“全身上下沾满了罪恶”琥珀是造物主最原始作品,是上好光面布料,脏污在上面滚落,不留下一点污渍。未脱稚嫩心思直接又简单,经常让他措手不及,防不胜防。   尤其是琥珀把红豆糕...
】月在看着 #偶像梦幻 #琥珀 #HiMERU #琥珀
。”HiMERU看着穿上鸦青色浴衣琥珀,笑着这么说。   突然受到夸奖琥珀有些惊讶,但很快也乖巧地回了他一句:“HiMERU也是。”   毕竟他们俩穿是同一个颜色浴衣。   为了捕捉偶像...
】鸤鸠 #偶像梦幻 #琥珀 #琥珀 #HiMERU
拉开,发出气泡破裂清脆声音。   这是质问。   有些不满,琥珀也诚实地表现了出来。他撇撇嘴角,但还是好好回答了HiMERU问题。   “燐音叫我来找去吃饭。”琥珀垂眸,也打开手里可乐...
】我给一个久久望着孤月人悲哀 #偶像梦幻 #琥珀 #琥珀 #HiMERU
。   “?”   对队友醇厚声线早已谙熟于心,琥珀回头同时,有些惊喜地叫出对方名字。   “HiMERU。”琥珀抬头看着对方,忽视掉对方欲言又止表情,抱着怀里黑猫给对方看,“...
】说谎人要吞一千根针 #偶像梦幻 #琥珀 #HiMERU
长条诗笺。   “说起来,今天也是七夕呢。”琥珀望着树上诗笺道,又微笑起来,“京都七夕是阴历七月七日,大概是下个月。”   HiMERU难得地没有接话。他看着树上彩色诗笺,想起往年生日也...
】可爱生物 #偶像梦幻 #琥珀 #琥珀 #
习惯,他熟练地露出前顶级偶像标准笑容。   随后琥珀听见零碎几声被压抑尖叫。   “是呆瓜吗?”琥珀忍不住压低声音小声道,微微瞪了HiMERU一眼。十五岁孩子操着稚嫩嗓音,用关西腔骂...
】天也醉樱花 #偶像梦幻 #琥珀 #HiMERU
东西,会一千个鱼钩把下面话从我喉咙里勾出来。”   “我需要。”   HiMERU沉默。   琥珀也沉默。   他并不紧张。   因为他相信他不会从HiMERU脸上看到任何他不想看到...
】プライド #偶像梦幻 #琥珀 #琥珀 #HiMERU
意思是,HiMERU君有没有兴趣在工作之余,再……”男人做出一个下流手势,HiMERU没忍住皱着眉移开了视线。   他再次庆幸琥珀看不懂。   “HiMERU君,我记得以前是很有人气顶级偶像...
】破蛹 #偶像梦幻 #琥珀 #琥珀 #HiMERU
。”   “……”   “?”   “……嗯?怎么了,HiMERU?”   叫了两次才得到琥珀回应,HiMERU更加确定心中猜想,仍然以温和语气询问。   “刚刚HiMERU发现脸色不太好...
【彩良】迎光私奔 #偶像梦幻 #いあい #天城一彩 #白蓝良
。   “我们司机是阿巽前辈啊啊啊……”看见琥珀,白蓝良换了根救命稻草,他转过去拉住对方袖子哭诉。   “巽前辈……?看起来是很稳重人吧,不我们这边燐音。Love害怕什么?”   闻言...
【燐ニキ】流浪王 #偶像梦幻 #燐尼 #天城燐音 #椎名ニキ #椎名丹希
,闭嘴。”   “还是小琥珀好,”天城燐音咧开嘴,瞄了一眼后视镜里依旧闭着眼琥珀,又咂咂舌头叫椎名丹希,“丹希,喂咱嘛。”   看到食物椎名丹希显然好说话许多。他光速拆开面包,先往自己嘴里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