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ひめこは】破蛹 #偶像梦幻祭 #露琥珀 #樱河琥珀 #HiMERU

sodasinei 2021-07-19

原作者:相携卧白云

 

*灵感来自琥珀和尼的双人语音,琥珀的语气太让人心疼了orz

看得愉快,如果可以的话。

 

  “樱河,稍微闭一下眼。”

  樱河琥珀听话地闭上眼,眼影刷在眼睛上的皮肤轻轻掠过。

  “好了。”HiMERU放下手里的化妆工具,略微端详了上完妆的樱河琥珀,满意地微笑,“可以睁开眼了,樱河。”

  睁开眼首先看见的是HiMERU无可挑剔的脸,樱河琥珀朝他笑,紧接着转过头看向镜子,不由得带着诧异赞叹。

  “没想到HiMERU还有这方面的技能,简直和事务所安排的化妆师不分上下呢。”

  “HiMERU在solo时期也偶有这种情况发生,所以HiMERU就花了些时间学习了化妆技术。”HiMERU站在樱河琥珀身后,看着镜子里的对方道。

  半小时后Crazy:B的演出就要开始,然而在这种时候,事先安排好的化妆师却因为私事抽不开身。

  事务所那边算不上很重视Crazy:B,自然没能第一时间为他们提供备用化妆师,于是HiMERU只能亲自上阵,帮没有任何化妆经验的小队友化妆。

  “merumeru,也给咱化妆嘛,”后面的天城燐音一边自己给自己化着妆,一边透过镜子看着这边假意抱怨,“小燐音也想体验一下merumeru的技术哦?”

  “天城,如果HiMERU没有记错的话,你和椎名已经从事偶像工作很长时间了,这种程度你们应该游刃有余才对。”HiMERU转过身去,有些不满地看向悠哉悠哉的天城燐音,以及旁边略显手忙脚乱的椎名丹希。

  “如果可以的话,HiMERU希望你们能够快一点,HiMERU不希望耽误演出的时间。”

  “merumeru大佐真是严厉~”天城燐音一如既往地做出委屈表情调侃,但手上的动作显然变快起来。

  化妆间的门被突兀地敲响,工作人员过来通知他们,需要有人过去确认一下舞台。

  本来HiMERU打算替还没化好妆的天城燐音去的,但打量了一下身边精神有些抽离的粉发队友,他还是选择带上樱河琥珀一起去。

  很快就确认完舞台布景,二人并肩回到化妆间的路上,穿过一条昏暗的走廊。

  想到樱河琥珀最近几天的低沉状态,HiMERU还是开了口。

  “樱河。”

  “……”

  “樱河?”

  “……嗯?怎么了,HiMERU?”

  叫了两次才得到樱河琥珀回应,HiMERU更加确定心中的猜想,仍然以温和的语气询问。

  “刚刚HiMERU发现你的脸色不太好,是最近没有休息好吗?”

  “……嗯,最近有点失眠。”樱河琥珀有些难为情回答着,夹杂着京都方言的话语绵软无力,“不好意思,让HiMERU担心了。”

  “是玲明的宿舍住不惯吗?HiMERU记得樱河说过,Eden的前辈经常会去过夜?”

  “啊……这次倒是和巴前辈没有什么关系……”樱河琥珀苦笑,“这段时间Eden好像有什么重要的工作,纯也好几天没回宿舍了。”

  “那么樱河是因为什么失眠呢?”HiMERU停下脚步,樱河琥珀也被迫停下来。

  借着走廊昏暗的光线,樱河琥珀看见HiMERU微皱着眉,像是担心,又像是责怪。

  沉默片刻,樱河琥珀轻轻叹了口气。

  “抱歉呐HiMERU,”小孩略显稚嫩的声音听起来更加低落,粉色的脑袋也不知不觉垂下,“如果可以的话,我也希望不会影响到工作……”

  见状HiMERU明白樱河琥珀误会了自己的意思,也叹口气开口。

  “樱河,HiMERU并没有责怪你的意思哦?”HiMERU犹豫一下,还是伸出手摸摸那头漂亮的粉发,“HiMERU只是在担心樱河。”

  闻言樱河琥珀抬起头,HiMERU借着光看见他茫然的脸。

  将手收回来,HiMERU微笑。

  “樱河以前和HiMERU说过的吧,我们是队友,所以希望有什么事情的时候可以互相倾诉,现在HiMERU也希望樱河能够做到。”

  “HiMERU……”樱河琥珀小声喊了HiMERU的名字,终于像是下定了决心一样,垂垂眸子开口。

  “我到底该怎么办好呢,HiMERU。我开始不明白偶像究竟是什么了。”

  樱河琥珀的语气比以往都要空虚和迷惘,平日的成熟此刻仿佛都成为伪装,精致的五官组合出令人心疼的困惑表情。

  就像是终于咬破蜂蛹的幼蜂一样,费力地挺起湿漉漉的翅膀,颤颤巍巍地站起来,好奇却又恐惧地,被动地接收着外面陌生的世界。

  意识到这一点的HiMERU微微发怔。

  虽然出身复杂,虽然平时一副稳重可靠的模样,但其实樱河琥珀本质上也只有十五岁。

  而且他似乎一直都因为家族的事情而自卑,再加上前段时间Crazy:B被卷入风波中心,会感到迷茫才是正常的现象。

  HiMERU回神,颇有些懊恼自己没有重视这点。他看着低落的樱河琥珀,开口发出的声音是自己都意想不到的温柔。

  “抱歉,是HiMERU没有注意到这点。”HiMERU轻声道,敛起习惯性的营业笑容,眉眼间多出几分平时极少见到的怜惜。

  “在HiMERU看来,樱河已经是一名合格且优秀的偶像了哦。”

  “HiMERU不用安慰我的。”樱河琥珀闻言撇撇嘴,“比起Crazy:B的大家,我还远远不够……”

  “不,樱河已经做得很好了。”HiMERU伸出手再次抚摸樱河琥珀的头发,“樱河很可靠,而且十分认真,业务能力也是无可挑剔,HiMERU一直都很欣赏樱河哦。”

  一直垂着眸的樱河琥珀,听见后半句话时下意识抬眼看他。

  紫色的眸子里有些惊喜。

  “HiMERU以前都没有说出来过,但是HiMERU确实一直都很欣赏你。”HiMERU对上樱河琥珀的瞳孔,重复了一遍确认道,看着樱河琥珀眼里的惊喜转而变为欣喜。

  “HiMERU是说真的?”

  “HiMERU从不说谎。”

  至少现在没有说谎。

  HiMERU暗想。

  “谢谢,HiMERU。”樱河琥珀得到肯定的答复,显然变得轻松起来。同时他动了动头,示意HiMERU把手拿开。

  樱河琥珀向来不喜欢被摸头,这点HiMERU是知道的。HiMERU无奈笑笑,收回手的同时,毫无防备地被樱河琥珀抱住。

  愣了足足好几秒,HiMERU才低头看着自己怀里的粉发队友,不由得轻笑出声。

  果然还是个孩子。

  虽然樱河琥珀不喜欢被看做孩子。

  “不要笑。”樱河琥珀把头埋在HiMERU怀里,发出的声音也有些闷,一时间分不出他是否因此感到不满。

  “好。”HiMERU脸上笑意不减,“但是樱河这样子会把妆蹭花的。”

  “一会就好。”这么说着,但樱河琥珀还是动了动,把脸露出来靠在HiMERU肩上,睁开眼睛看着HiMERU。

  两人的距离第一次被缩短到这么近,HiMERU甚至可以闻到樱河琥珀身上淡淡的甜味。但意外的是,HiMERU并没有因为社交距离被缩短感到不适。

  明明他也是用蜂蛹将自己保护起来的蜜蜂,却无意识地在同类面前卸下防备。HiMERU不知道这到底是好是坏,但感觉不会骗人,至少他至今没有感觉任何威胁。

  他们是蜜蜂,和同类互相取暖才是群居动物的习性。

  “如果可以的话,HiMERU希望樱河以后可以多依靠HiMERU们一点。”HiMERU深知自己没什么资格说这种话,但他还是以前辈的身份开口,换来的是樱河琥珀的反驳。

  “HiMERU也是。”樱河琥珀已经恢复成平日里轻快的模样,他眯起紫色的眼,偏过头用鼻尖蹭蹭HiMERU的肩,像猫科动物撒娇的动作。

  “HiMERU有什么事情的时候,也多告诉我们一下吧?”

  HiMERU安静地看着樱河琥珀,刚想说些什么,走廊那头忽然传来他们队长中气十足的声音。

  “小蜜蜂们,快跟咱上台了,咱的粉丝们都已经迫不及待了哦?”

  走廊很昏暗,HiMERU确信天城燐音看不清他们两人。

  小蜜蜂们……吗。

  HiMERU微笑起来,突然回抱住刚想要离开的樱河琥珀。

  不等稚嫩的幼蜂发出疑问,HiMERU在他耳边留下约定。

  “好的,HiMERU答应樱河,所以樱河也要答应HiMERU……”

  “一起破蛹吧。”

  

】因为是队友 #偶像梦幻 #琥珀 #琥珀 #HiMERU
月前,琥珀在白鸟蓝良的指导下,下载了这个游戏。   这是ES广场研发的音乐游戏,叫做偶像梦幻,其中混合了抽卡机制,角色是ES广场的各位偶像们。   在琥珀还没听说过的时候,这个游戏已经运营了...
】云脚乱蹒跚 #偶像梦幻 #琥珀 #HiMERU #琥珀
手里还冒着冷气的可乐,碰了对方因为暑气而微微泛红的脸颊。   本来醉心于手中电子设备的琥珀猛地一个激灵,有些埋怨地回过头来看HiMERU,却还是乖乖接下可乐。   罐装可乐的外壁还附着一层密密麻麻的...
】鸤鸠 #偶像梦幻 #琥珀 #琥珀 #HiMERU
出身那种家族,琥珀的心思也很好猜。   很笨拙的安慰方式呢。   HiMERU不由得笑起来。   “……笑什么啊,HiMERU。”可能是发现自己的心思被戳琥珀有些不自然地撇嘴。   “没什么...
】月在看着 #偶像梦幻 #琥珀 #HiMERU #琥珀
。”HiMERU看着穿上鸦青色浴衣的琥珀,笑着这么说。   突然受到夸奖的琥珀有些惊讶,但很快也乖巧地回了他一句:“HiMERU也是。”   毕竟他们俩穿的是同一个颜色的浴衣。   为了捕捉偶像...
】プライド #偶像梦幻 #琥珀 #琥珀 #HiMERU
意思是,HiMERU君有没有兴趣在工作之余,再……”男人做出一个下流的手势,HiMERU没忍住皱着眉移开了视线。   他再次庆幸琥珀看不懂。   “HiMERU君,我记得你以前是很有人气的顶级偶像...
】天也醉樱花 #偶像梦幻 #琥珀 #HiMERU
过去两天。   明明只有两天,琥珀却感觉比以前在土监牢的时候更煎熬。   因为没有HiMERU的Crazy:B,琥珀总觉得自己和另外两个人格格不入。   自然不是天城燐音他们孤立他,相反,椎名丹...
】我给你一个久久望着孤月人的悲哀 #偶像梦幻 #琥珀 #琥珀 #HiMERU
不要去尝尝。HiMERU说自己不吃晚饭,天城燐音调侃完HiMERU依然去捧了椎名丹希的场。   最后一条消息停留在晚上的七点。   琥珀看看时间,现在已经是凌晨一点。他将屏幕关闭,屏幕上倒映出自己还...
】说谎的人要吞一千根针 #偶像梦幻 #琥珀 #HiMERU
长条诗笺。   “说起来,今天也是七夕呢。”琥珀望着树上的诗笺道,又微笑起来,“京都的七夕是阴历七月七日,大概是下个月。”   HiMERU难得地没有接话。他看着树上的彩色诗笺,想起往年的生日也...
】可爱的生物 #偶像梦幻 #琥珀 #琥珀 #
自卑的类型,即便成为了偶像,也对这种突然被喜爱欢迎的事实没有实感。   等到HiMERU端着餐盘回来,琥珀才小声告诉了对方刚才的事。   谁知HiMERU闻言便抬头望向琥珀所说的方向,似乎是...
】你当像鸟飞往你的山 #偶像梦幻 #琥珀 #琥珀 #hmkh
。   以前在甜品会时,HiMERU也总是看着他们吃,很少将那些高热量的甜品送进嘴。   “HiMERU需要保持身材,吃吧。”不出琥珀所料,HiMERU拒绝了美味的偶像天敌。   不以为然地将下一个...
【彩良】迎光私奔 #偶像梦幻 #いあい #天城一彩 #白鸟蓝良
,只好以“燐音前辈一定没空”敷衍过去,最后发了消息邀请琥珀过来。   风早巽似乎想邀请HiMERU,但听说发过去的消息没有得到回复,最终也就作罢。   其实邀请琥珀过来,白鸟蓝良也是有点私心的...
【燐ニキ】流浪的王 #偶像梦幻 #燐尼 #天城燐音 #椎名ニキ #椎名丹希
看看穿着其他颜色浴衣的两个队友,他不由得出口调侃。   “丹希看起来好像要和咱结婚。”   随即天城燐音收获HiMERU琥珀的眼神警告。   “虽然天城的发言很离谱,但是HiMERU还是要提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