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ひめこは】天也醉樱花 #偶像梦幻祭 #樱河琥珀 #HiMERU

sodasinei 2021-07-19

原作者:相携卧白云

 

*意识流表白

*是直白琥珀

*有燐尼和微量彩良

*琥珀主视角

全文5k+

HiMERU视角云脚乱蹒跚 

标题是野野口立圃的俳句,无意义,只是想和下一篇凑个对(

看得愉快,如果可以的话。

 

  爱情。

  樱河琥珀不是第一次见到这个词。

  却是第一次认真去思考这个词的含义。

  家里的老师从没讲过这方面的内容,网络上描写的又只是一面之词。

  带着这个问题去食堂找椎名丹希,灰发的料理人一边做饭一边告诉他反正不是天城燐音。

  旁边百无聊赖等着椎名丹希的天城燐音,闻言猛地起身揪住椎名丹希的辫子,一边坏笑威胁着可怜的队友,一边告诉樱河琥珀,十五岁谈爱情还太早。

  太早?

  他不知道原来爱情还要看时间。

  周末和挚友白鸟蓝良出门逛街时,樱河琥珀也对他提出这个问题。同样十五岁的白鸟蓝良听到这个词的第一反应是脸红,紧接着是恼羞成怒:“琥珀亲问我这个我怎么可能知道啦!”

  “抱歉啦,我只是觉得love可能会更了解。”樱河琥珀无奈笑着安慰友人,却收获对方的怀疑目光。

  “琥珀亲难道……”白鸟蓝良收起怒色,站定脚步,那双碧色的瞳孔把樱河琥珀从上到下仔仔细细打量一遍,“……有了喜欢的人?!”

  看着对方一脸的自家白菜突然被拱的惊恐惋惜表情,樱河琥珀也依然没能说出否定的话来。

  “说实话,我还不知道喜欢是什么感觉。”

  一口咬掉雪糕的脆筒尖端,樱河琥珀用嘴接住流出来的巧克力酱,含含糊糊地这么说着。他们坐在路边的花坛上,樱河琥珀悬空的双腿不自觉地晃。

  如果是平时,白鸟蓝良会和他一起晃着腿讨论雪糕的口味,但是今天他没有那个心情。

  废了好大力气才勉强收起惊恐的表情,白鸟蓝良试探性地回答樱河琥珀。

  “喜欢大概就是……”白鸟蓝良的经验也都来自网络,以及某个热情过剩的队长。他结合经验斟酌许久才继续说下去,生怕让樱河琥珀误会什么。

  “就是看到和他有关系的东西就会不自觉想到他,听到他的名字会心头一紧……”白鸟蓝良这时候倒是忘记了遮遮掩掩,他一手握着已经半融化的雪糕,一只手攥着衣服下摆几乎要揉破。

  “和他单独相处的时候会开心又紧张,在公众场合的时候又会……很想和他靠得近一点,去拉他的手。”

  两人几乎同时陷入沉默。

  稚嫩的蜜蜂听着好友的话,脑海浮现一个蓝色的身影。副所长上个月给HiMERU接了一个单人工作,需要出国两个星期,现在刚刚过去两天。

  明明只有两天,樱河琥珀却感觉比以前在土监牢的时候更煎熬。

  因为没有HiMERU的Crazy:B,樱河琥珀总觉得自己和另外两个人格格不入。

  自然不是天城燐音他们孤立他,相反,椎名丹希每天给樱河琥珀做饭,也经常给他做些小甜品。天城燐音也是隔三差五地来找他聊天,虽然大部分时候都能把他气得半死。

  可是敏感的樱河琥珀,总发现那两人凑在一起的时候,周身会有一道透明的壁垒,上面写着“闲人勿扰”。

  三个人的舞台也同样缺乏配合,平时HiMERU的位置变成了椎名丹希,樱河琥珀却怎么样也找不到和HiMERU配合时的感觉。

  即便得到的粉丝反馈都是正面的,但他依然觉得极其空虚。

  如果HiMERU在身边,他就不会有这种感觉。

  为什么呢?

  直到雪糕融化变成黏糊糊的液体流到手上,樱河琥珀才猛地回神。他急忙舔掉融化的雪糕,抬头却发现白鸟蓝良的脸已经红到滴血。

  虽然对这种事情毫不了解,但樱河琥珀很聪明。他一眼便猜到白鸟蓝良脸红的原因,偷偷微笑也并不点破。

  这天Double face的活动结束后,樱河琥珀去到食堂已经错过饭点,便拐了弯去了月桂。幸好椎名丹希还在月桂,看见他便隔着几张桌子喊了一声:“小琥珀等等哦,我马上给你做饭——”

  樱河琥珀感激地对他笑,找了个座位坐下。

  不知道哪里冒出来的天城燐音凑到樱河琥珀旁边,问他要不要来一盘麻将。樱河琥珀理智地告诉他两个人是打不了麻将的,天城燐音说那咱去把丹希抓过来。

  “燐音,三个人也是打不了麻将的。”樱河琥珀正色道。

  “那咱就去叫merumeru嘛。”

  向来牙尖嘴利的樱河琥珀猛然一默,没像平时一样重新提醒天城燐音HiMERU在国外。

  二十一岁的队长见状已经猜到大半,正踌躇着要不要点醒十五岁的小队友,却听着小队友忽然开口。

  “燐音喜欢过人吗?”

  “……?”

  没想到樱河琥珀这么直接,天城燐音足足愣了好久才点点头,又犹豫着摇头,紧接着坚定地点头。

  “所以到底是有还是没有?”樱河琥珀看不惯这种犹犹豫豫,叉起双臂不满问。

  “……小孩子不要问这种问题。”难得地变得窘迫,天城燐音抓抓头发,灰溜溜地跑回厨房找椎名丹希。

  心想着成年人也靠不住,樱河琥珀叹口气。放在桌面的手机一阵震颤,他看向屏幕,是白鸟蓝良发来的消息。

  上次匆匆分别没来得及对这个话题深一步讨论,这次显然是来继续上次的话题的。

  “所以说琥珀亲到底喜欢上了谁啊???”

  看着这句话,樱河琥珀几乎是无意识地在键盘上打出那个名字。回过神来看清楚了待在输入框里的“HiMERU”,樱河琥珀又毅然决然地按下发送。

  他从来都不觉得这是羞耻的事情。

  或者说,他根本没有这种意识。

  就和樱河琥珀喜欢草莓大福,喜欢生八桥饼一样,他也喜欢HiMERU。

  喜欢一半随意地夹到耳后、用发胶微微固定的发丝,喜欢盛满温柔笑意但难掩疏离的琥珀色眸子。

  还有折得一丝不苟的衣领,经过精心保养的手指,活动时偶尔露出的一小截手腕骨节,被柔软布料包裹着的腰身,散发着凛冽气息的香水,表演时缱绻的咬字,舞台上偶然的不在编舞动作以内的对视。

  他都喜欢。

  这并没有什么好羞耻的。

  但这是爱吗?

  樱河琥珀不懂。

  他不明白。

  他知道他痴迷于大福的软糯香甜是喜欢,他也知道他对HiMERU的特别关注也是喜欢。

  这些称得上是爱吗?

  什么才能叫做爱呢?

  聊天界面沉寂许久,白鸟蓝良那边发来一大串问号。

  同时椎名丹希笑嘻嘻地端了食物过来,“小琥珀,工作辛苦啦。”

  “谢谢丹希。”樱河琥珀愉快地接过食物,刚想开动又发现椎名丹希还没有走开。

  灰发的队友正以一种慈爱的目光盯着他。

  樱河琥珀疑惑地回视过去。

  他突然想起之前椎名丹希参加过约会方案的活动。

  “那个……丹希,”樱河琥珀放下手里的筷子,神色变得认真起来,“到底什么才叫做爱呢?”

  这次椎名丹希没有再拿天城燐音当挡箭牌。他看起来颇为认真地思考片刻,给出了一个肯定的答案。

  “那当然是我对料理的感情啦……”

  话音未落,樱河琥珀看见天城燐音从身后抱住椎名丹希,粗暴的火龙果叫他不要误人子弟。

  樱河琥珀收起问号,重重地叹口气,若无其事地开始用餐。

 

  HiMERU终于回国了。

  这段时间HiMERU几乎没有在Crazy:B的群里露过面,大概是工作太忙根本没时间看手机,他直接消失了两个星期。

  就连回国的消息都是副所长通知他们的。

  得到消息的天城燐音想都不想就来了一句“咱那天要去赌博”,顺便拉上椎名丹希,“丹希这家伙那天也要打工吧,我们没办法去接merumeru的啦。”

  可怜的椎名丹希慌张地掏出手机看了日程:“诶诶诶,我那天要打工吗?!”

  然后被天城燐音揪了辫子。

  “啊对对对,我那天要打工呐哈哈。”椎名丹希一脸痛苦地护住辫子,嘴上还要装傻。

  “既然如此……”副所长推了一下他精明的眼镜,“樱河先生那天应该没有Double face的工作吧,那就麻烦樱河先生去接HiMERU先生了。”

  “……我吗?我倒是无所谓。”

  于是樱河琥珀右手提着路上买的新品布丁,左手抓了瓶可乐,站在了接机口。

  他是第一次接机。

  樱河家族虽然经常需要去机场暗中保护朱樱家的人,但这些任务都和樱河琥珀没有关系,他只需要负责解决掉麻烦人物就好。

  所以自出生以来他都没有来过机场,就连航班号之类的都是副所长提前发给他,又给他画了示意图让他去接机口等。

  所幸樱河琥珀聪明,看着副所长画的示意图很快就找到接机口。只不过接机口的人密密麻麻,里面总有一些是认识Crazy:B,认识樱河琥珀的。

  他刚刚找到接机口不久,就有几个人认出了他,挤过来找他要签名。樱河琥珀不好意思拒绝,只好用左手小指勾住布丁的袋子,空出右手艰难地给几个人签完名。

  结果其他一些不认识他的人见状,也凑热闹过来要签名要合影,弄得樱河琥珀焦头烂额,一时间不知所措。

  很快这种状况就被打破。

  那几个一开始找樱河琥珀要签名的粉丝,忽然看向接机口的方向惊叫起来。

  走出来的人毫不意外是HiMERU,他难得以私服示人,却也毫不慌张,游刃有余地对粉丝们微笑。

  微笑一直维持到他看见人群中的粉色脑袋。

  顶级偶像的微笑可能僵了那么一瞬,而后忽然朝着人群的方向走去。他靠着完美的笑容暂时控制住有些躁动的粉丝,随即拉起樱河琥珀混出人群。

  受过魔鬼训练的樱河琥珀倒是没有下意识反抗HiMERU这状似偷袭的行为,任由他拉着自己奔出机场。

  身后的粉丝们在喊他们的名字。

  “HiMERU!琥珀!”

  樱河琥珀私心地觉得这几个音节凑在一起真好听。

  他第一次觉得自己的名字“好听”,居然是在和HiMERU的名字放在一起的时候。

  HiMERU和樱河琥珀一路逃出机场,上了副所长早就准备好的车后,这才松懈下来。

  看着微微有些喘气的HiMERU,呼吸平稳的樱河琥珀把手里的可乐递给他。

  “……谢谢。”HiMERU对樱河琥珀露出一个不带营业性质的微笑。他拉开易拉罐的拉环,用嘴唇去碰涌出来的气泡,紧接着抿了一口。

  汽车平稳地起步,HiMERU偏过头来看樱河琥珀。

  “樱河是来接HiMERU的吗?”

  “嗯。”樱河琥珀毫不避讳地点头,“燐音和丹希都有事。”

  他当然知道那两人是找了借口故意不来。

  “樱河一个人来也太危险了。”HiMERU微皱起眉,似乎有想要责怪副所长的安排不当的意思,又不知道为什么没有说出来。

  “没事的HiMERU,”樱河琥珀看着他笑,“没有我打不过的人哦。”

  “……”

  HiMERU继续喝他的可乐。

  樱河琥珀终于想起特意买的布丁,连着盒子递到HiMERU面前,“刚刚路上买的布丁,是HiMERU喜欢的那家店前两天出的新品。”

  可能是觉得不好拂了队友的好意,一向将每一口热量都计算得清清楚楚的HiMERU居然接受了这份礼物。他也从自己的袋子里拿出一盒糕点,放到樱河琥珀的手里。

  精致的六边形盒子上贴着一张牛皮纸,写着看不懂的手写汉字。是其他国家的文字,樱河琥珀权当只是店铺名。

  “是HiMERU去的那个国家的特产,觉得樱河可能会喜欢就带回来了。”HiMERU打量着樱河琥珀略带惊喜的表情,有些愉悦地解释。

  “谢谢HiMERU。”樱河琥珀抚摸着盒子,对着HiMERU难得显现出十五岁应该有的模样。他眨眨眼,“我可以现在打开吗?”

  “当然。”HiMERU微笑,“樱河想现在吃也可以。”

  得到送礼人的许可,樱河琥珀小心翼翼地打开盒子。盒子底部铺着漂亮的红色丝绸,上面整整齐齐地摆着几块暗红色的小糕点,糕点上印着古老的纹路。

  他拈起一块放进嘴里,浓烈而香甜的红豆味迅速席卷他整个口腔,是红豆糕。但又和日本的红豆糕不同,多了几分特别的味道。

  “怎么样?”HiMERU观察着队友的神情,不忘询问道。

  樱河琥珀没来得及回答,手直接拈起另一块,凑到HiMERU嘴边,示意他吃。

  等到樱河琥珀反应过来这好像不太合适的时候,HiMERU已经将他递过去的红豆糕吃下。

  对方若有若无的吐息似乎还萦绕在指尖,樱河琥珀感到自己的心蓦地一动。

  “和日本的红豆糕是不一样的感觉。”HiMERU不紧不慢地将红豆糕咀嚼咽下,中肯地给出评价,“很有那个国家的特色。”

  不动声色地掩盖下自己的一瞬间失神,樱河琥珀坐正身子,暗暗埋怨自己乱了心。

  “樱河的工作还顺利吧?”HiMERU总是适时地扮演好前辈的角色,他喝了口可乐冲去甜腻的味道,看向樱河琥珀询问。

  “……和以前一样。”樱河琥珀稍微撒了个谎。

  他不会告诉他,没有HiMERU的舞台很寂寞。

  车在es大楼门前停下,HiMERU去向副所长汇报工作情况,工作人员便出来帮HiMERU把行李带去星奏馆。而樱河琥珀略微踌躇,决定在副所长办公室外面的走廊拐角等HiMERU。

  等待的间隙他打开手机,向挚友发了消息。

  这几天白鸟蓝良已然成为他的“军师”,一直在为他出谋划策。

  白鸟蓝良说,喜欢不一定是爱,但是樱河琥珀这肯定不是普通的喜欢。

  所以白鸟蓝良鼓励他主动开口。

  平时的樱河琥珀确实不是个坦率的人,但面对从未面对过的感情,他反而表现得比任何人都直接。

  HiMERU出来的时候看见樱河琥珀,似乎有些诧异。

  “樱河?”

  “HiMERU。”樱河琥珀微微抬头看着这个比自己高不少的队友,浓重的京都口音在此时失去了樱河氏应有的所有强硬,“我有话要告诉你。”

  蓝发队友的脸上出现疑惑的表情。

  走廊没有人经过,樱河琥珀也不知道有没有监控之类的东西。

  他也暂时没办法去管那么多。

  樱花色的短发随着樱河琥珀坚定的动作动了动,紫罗兰色的瞳孔微闪。

  稚嫩的声线伴着古老的京都口音开口。

  “HiMERU。”

  “尽管我对‘爱’一无所知,但是某种像爱一样的东西,会像一千个鱼钩把下面的话从我的喉咙里勾出来。”

  “我需要你。”

  HiMERU沉默。

  樱河琥珀也沉默。

  他并不紧张。

  因为他相信他不会从HiMERU的脸上看到任何他不想看到的神色。

  走廊里的时钟“滴答滴答”地响。

  这是副所长为了提醒他们珍惜时间努力奋斗而特地挂的时钟,被天城燐音戏称为“生命倒计时”。

  不知道过了多久,时钟大概滴答了几十次,HiMERU终于开口,有些严肃。

  “HiMERU认为,以樱河的年纪,看这本书还为时过早。

  微愣,樱河琥珀很快明白HiMERU听出来这是《美丽失败者》中的句子。

  他毫不示弱地回击。

  “燐音也说我这个年纪谈爱情还太早,”樱河琥珀撇嘴,“HiMERU也只比我大两岁吧?再说了,爱情难道还分年龄大小吗?”

  “樱河知道什么是爱情吗?”温润的HiMERU说话永远一针见血。

  寻找了两个星期答案的樱河琥珀,此刻也没办法回答。

  他不知道什么是爱情。

  但是他知道自己的心。

  樱河琥珀低下头,组织着语言想要反驳回去。

  十五岁的少年不知道这叫做告白。

  十五岁的少年把爱意当做武器,把吐露心迹当做一场没有鲜血的对决,把爱慕的对象当做对手。

  HiMERU无疑是最好的对手。

  他要和他交锋,和他颉颃,和他决一胜负。

  因为十五岁的少年短暂的人生里只有厮杀,所以只会厮杀。

  如果爱也和杀人一样简单……

  樱河琥珀想。

  冰冷的手忽然覆盖住樱河琥珀的两颊。

  这是来自HiMERU的冰冷,来自他的对手的宣战。

  他的对手将他的头抬起来。

  紫罗兰的眼对上琥珀色的瞳。

  琥珀色的眼瞳里并没有任何不悦,反而是比平时更加柔和的情绪。樱河琥珀说不准那是什么,对手也没有给他足够的时间想清楚那是什么。

  同样冰凉的唇贴上来。

  十五岁的少年缴械投降。

】云脚乱蹒跚 #偶像梦幻 #琥珀 #HiMERU #露琥珀
。大概会,大概不会,一切都该交给薛定谔。   这或许就是城燐音常说的,人生是一场赌博。HiMERU向来不敢苟同,但此时他没有否认。   再次超出HiMERU预想的,是他在机场接机口看见琥珀粉色...
】因为是队友 #偶像梦幻 #露琥珀 #琥珀 #HiMERU
月前,琥珀在白鸟蓝良的指导下,下载了这个游戏。   这是ES广场研发的音乐游戏,叫做偶像梦幻,其中混合了抽卡机制,角色是ES广场的各位偶像们。   在琥珀还没听说过的时候,这个游戏已经运营了...
】说谎的人要吞一千根针 #偶像梦幻 #琥珀 #HiMERU
长条诗笺。   “说起来,今天是七夕呢。”琥珀望着树上的诗笺道,又微笑起来,“京都的七夕是阴历七月七日,大概是下个月。”   HiMERU难得地没有接话。他看着树上的彩色诗笺,想起往年的生日...
】破蛹 #偶像梦幻 #露琥珀 #琥珀 #HiMERU
抽离的粉发队友,他还是选择带上琥珀一起去。   很快就确认完舞台布景,二人并肩回到化妆间的路上,穿过一条昏暗的走廊。   想到琥珀最近几的低沉状态,HiMERU还是开了口。   “...
】鸤鸠 #偶像梦幻 #露琥珀 #琥珀 #HiMERU
HiMERU带了他喜欢的日式点心——是前几琥珀带去甜品会的,【HiMERU只是吃了两口便放在一旁。   医生说【HiMERU】以前没能逃出心魔的束缚,以后更难。于是HiMERU在他面前闭口...
】月在看着 #偶像梦幻 #琥珀 #HiMERU #露琥珀
队友,HiMERU敛了敛笑意,还是点头。   “算是吧。”HiMERU说着,又喝了口冰水,“有HiMERU不喜欢的人在。”   琥珀没有再问,HiMERU猜想他应该是知道的。   开始那天,城...
】プライド #偶像梦幻 #露琥珀 #琥珀 #HiMERU
Crazy:B,这种饭局倒成了家常便饭。偶尔会有几个心怀不轨的投资方试图灌他们几个未成年酒,但都被城燐音拦了下来。   这次城燐音不在,HiMERU身边只有比他还小两岁的琥珀。   旁边的...
】你当像鸟飞往你的山 #偶像梦幻 #露琥珀 #琥珀 #hmkh
。   以前在甜品会时,HiMERU总是看着他们吃,很少将那些高热量的甜品送进嘴。   “HiMERU需要保持身材,吃吧。”不出琥珀所料,HiMERU拒绝了美味的偶像天敌。   不以为然地将下一个...
】我给你一个久久望着孤月人的悲哀 #偶像梦幻 #露琥珀 #琥珀 #HiMERU
不要去尝尝。HiMERU说自己不吃晚饭,城燐音调侃完HiMERU依然去捧了椎名丹希的场。   最后一条消息停留在晚上的七点。   琥珀看看时间,现在已经是凌晨一点。他将屏幕关闭,屏幕上倒映出自己还...
】可爱的生物 #偶像梦幻 #露琥珀 #琥珀 #
的地方不远,步行几分钟就能到。HiMERU便同意下来,决定和琥珀悠闲地走过去。   一路上两人并没有什么交谈,Crazy:B大多数时候是这样,城燐音和椎名丹希在前面打打闹闹,他们俩在后面假装不...
【彩良】迎光私奔 #偶像梦幻 #いあい #城一彩 #白鸟蓝良
,只好以“燐音前辈一定没空”敷衍过去,最后发了消息邀请琥珀过来。   风早巽似乎想邀请HiMERU,但听说发过去的消息没有得到回复,最终就作罢。   其实邀请琥珀过来,白鸟蓝良是有点私心的...
【燐ニキ】流浪的王 #偶像梦幻 #燐尼 #城燐音 #椎名ニキ #椎名丹希
看看穿着其他颜色浴衣的两个队友,他不由得出口调侃。   “丹希看起来好像要和咱结婚。”   随即城燐音收获HiMERU琥珀的眼神警告。   “虽然城的发言很离谱,但是HiMERU还是要提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