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ひめこは】说谎的人要吞一千根针 #偶像梦幻祭 #樱河琥珀 #HiMERU

sodasinei 2021-07-19

原作者:相携卧白云

 

*HiMERU生贺(同时也是日本七夕祭贺文)

*cp向和生贺要素五五开

*日本的拉钩童谣有“说谎的人要挨一万次拳头,吞一千根针”的说法,类似于中国的“拉钩上吊,一百年不许变”

看得愉快,如果可以的话。

 

  “樱河,你已经盯着HiMERU看了快五分钟了。有什么事吗?”

  把写完的回信仔仔细细地折好,HiMERU打开一个精致的信封将回信放进去,在封口处盖上“H”花纹的雾蓝色火漆。

  做完这一切,HiMERU将信封放在一旁,让它与其他的信封一起等待,而他抬头看向坐在对面的樱河琥珀。

  今天是HiMERU的生日。热情的粉丝们给他写了很多信,比平常要多出一倍不止。HiMERU从今天早上就开始写回信,直到现在入夜,还剩下几十封没有写完。

  HiMERU倒是不觉得这是辛苦的事,如果不是樱河琥珀突然出现在他对面,他可能根本意识不到,自己的一天都用在了写回信上。

  “没事。”樱河琥珀趴在桌子上眨眨眼,又摇头,眼神清亮,“HiMERU继续写。”

  沉默一下,HiMERU低下头继续写下一封回信。稍长的头发被他用橡皮筋挽起来扎在脑后以免妨碍写字,只留下两撮侧边刘海在额前。

  对面人的目光实在直白得难以忽视,让他有些不自在。HiMERU当然早已习惯被各种各样的目光注视,但是樱河琥珀,这个有着过于纯真眼神的孩子,总是一个例外。

  一直到HiMERU写完最后一封回信,并且将所有信封,全部整整齐齐地分装进两个大纸箱里,樱河琥珀才第二次开口打破沉默。

  “HiMERU现在要把这些回信寄出去吗?”

  “是的。”HiMERU撕开透明胶带,把纸箱封起来,“HiMERU希望粉丝们能尽快收到回信。”

  “那我和HiMERU一起去吧。”樱河琥珀站起来,帮HiMERU抱起其中一个纸箱。

  寄完两个纸箱的回信,已经是晚上八点。

  街上灯火通明,路边的树枝上挂满彩色的长条诗笺。

  “说起来,今天也是七夕祭呢。”樱河琥珀望着树上的诗笺道,又微笑起来,“京都的七夕祭是阴历七月七日,大概是下个月。”

  HiMERU难得地没有接话。他看着树上的彩色诗笺,想起往年的生日也是类似的情景。

  生日对HiMERU来说,只是一个回信数量增多的日子,其余并没有什么不同。被樱河琥珀这么一说,他才意识到,他的生日和七夕祭是同一天。

  “HiMERU,”樱河琥珀突然伸出手拉了一下他的袖子,指指街道的另一头,“要去看烟花吗?”

  每年的七夕祭,夜里海边都会举行烟火大会。

  HiMERU低头去看那双清澈的眸子,说不出拒绝的话。但他的理智永远都占据上风,他看了一眼手机:“玲明宿舍马上就宵禁了,HiMERU还是送樱河回去……”

  “没关系的。”樱河琥珀没有松开HiMERU的袖子,只是露出一个机敏的笑,“只要说是参加偶像工作到这个时间的就可以进去了。”

  叹口气,HiMERU暗想下次一定要警告天城燐音,不准再教樱河琥珀这种东西。

  所以最后他还是向樱河琥珀妥协了。

  两个穿着常服的人,在大家都穿着和服的烟火大会里穿梭着,显得格格不入,引来无数人侧目。

  而且,很挤。

  虽然不像同为甜品会成员的礼濑真宵一样,在人多的地方就会晕厥,但习惯和其他人保持一定距离的HiMERU,在这种人挤人的地方依然不太适应。

  樱河琥珀倒是很快融入这种环境,他拉着HiMERU往前穿梭,途中还买了不少点心小吃,最后被HiMERU提醒晚上不能吃太多东西才作罢。

  期间也有不少Crazy:B的粉丝前来求合照求签名,樱河琥珀心情颇好,比起平时的被迫营业自然许多。

  只是在遇到HiMERU自己的粉丝时,樱河琥珀会自觉地跑到稍远的地方。等到HiMERU给粉丝们签完名合完照,又感谢了他们送来的生日祝福后,他才抽出身子向樱河琥珀走去。

  彼时樱河琥珀正弯着腰看小摊上的金鱼,HiMERU走过去的时候,他指着其中一条被其他金鱼簇拥着、却一动不动的锦鲤。

  “HiMERU快看,这条鱼好像你。”

  HiMERU闻言看过去。

  那是这个缸里唯一的锦鲤。

  大概樱河琥珀指的是花色——蓝色与银色相间,像是中国的青花瓷,显得尤为高贵。

  不忍心告诉小孩这是人工染色的作品,HiMERU配合地点头。抬头撞上摊主有意推销的眼神,HiMERU微笑着把樱河琥珀拉走。

  兜兜转转两人来到最高的灯塔。这座灯塔已经废弃,挂着生锈的锁,显然禁止进入。樱河琥珀用了点手段将锁撬开,并且顶着HiMERU的目光,严肃地保证等下会把锁好好地安回去。

  带着咸味的海风使夏夜变得凉爽起来,从灯塔上几乎能够望见海的对岸。人群在底下变成密密麻麻的一片,吵闹的声音却没能传到上面来。

  樱河琥珀拍掉一只在他手臂上准备下嘴的蚊子,往不招蚊子的HiMERU身边靠了靠。

  “在京都很难看到这样的海。”樱河琥珀轻声道,任由海风吹乱他的头发,“我家那边看不见海,我也没什么机会能够出门。只有节日的时候才能跟姐姐出来逛逛庙会……HiMERU去过京都吗?”

  小孩的话题转得快,HiMERU也反应得快。他点头,稍微回忆了一下:“以前solo时期,因为工作原因去过几次。”

  也有偶然遇上七夕祭这种节日的时候,HiMERU想。他还记得古朴的庙会街,月色下一排一排的玻璃风铃,被风吹得叮铃铃地响。

  “京都很漂亮。”HiMERU一如既往给出中肯的评价,同时为对方抛出话题,“京都的七夕祭似乎和这边有所不同呢。”

  点点头,樱河琥珀的声调变得高昂:“京都的七夕祭有很多活动,天满宫那边会有御洗手祭,还有立花会……可以吃到御手洗团子。”

  说到御手洗团子的时候,HiMERU注意到对方的眼神蓦地亮起来。他无声地微笑,抬头正巧看见一道亮色的光从地面升上夜空。

  紧接着那道光变成一个光点在空中做了极短暂的停留,随后“嘭”地一声炸开来,化为无数带着拖尾的火星往四周散去,如同一朵盛开的花。

  这朵烟花仿佛是开始的信号,片刻的静默后,更多更大的烟花在空中炸开,一时间整片夜幕布满了五颜六色的火星。

  在烟花炸裂的声音里,樱河琥珀拿出两张长条诗笺,一张是HiMERU的蓝色,一张是樱河琥珀的粉色。

  “刚刚在小摊上买的,”樱河琥珀把蓝色的那张递给HiMERU,同时把笔也递过去,“HiMERU不写点什么吗?”

  接过空白的蓝色诗笺,HiMERU拿着笔,有一刹那的不知所措。他知道七夕祭这天,很多人会把愿望写在诗笺上,把诗笺挂在树上,以求得到神明保佑。

  但是HiMERU自己似乎从没做过类似的事情。

  接收到樱河琥珀期盼的眼神,HiMERU还是在空白诗笺上写下一些东西。递给他笔的队友并没有看他写了什么,只是接回笔,在自己的诗笺上写写画画。

  烟火大会结束后,樱河琥珀又拉着HiMERU回到es广场附近的街道。他把自己的粉色诗笺挂在树枝上,HiMERU看见上面写了“希望燐音可以靠谱一点”,后面还画了个表示气愤的颜文字。

  HiMERU暗笑,把自己的诗笺挂到高处的树枝。樱河琥珀比他矮,看不见诗笺的内容,于是好奇地问了句。

  “HiMERU没有特别的愿望哦。”HiMERU平静道,把诗笺系在树梢,“所以HiMERU只是写了希望粉丝们能够开心而已。”

  “是吗?”樱河琥珀怀疑地看他,“说谎的人要吞一千根针哦。”

  HiMERU愣了愣,不由得笑起来,却不置与否。

  回到es广场已经快十一点,椎名丹希在Crazy:B的群里@了他们两人,只发了一句“快来月桂”就没了音讯。

  两人对视一眼,还是往月桂赶去。

  月桂的大门紧闭,里面没有开灯,从外面看是一片漆黑。HiMERU走在前面,试探地推开并没有上锁的门。

  里面十分安静,因为没有开灯,所以也看不见是否有人。HiMERU伸手按下灯的开关,暖色的灯光亮起。

  其实HiMERU猜到了。

  他看着以天城燐音为中心的一群人拥着一个蛋糕,却还在手忙脚乱地找打火机点燃蜡烛。

  “真是的。”樱河琥珀从HiMERU身后进来,恨铁不成钢地看向他们,“下次我可不陪你们玩。”

  说着,樱河琥珀从门口的桌子上,拿起被他们遗落的打火机丢过去。

  椎名丹希慌忙接过打火机,不好意思地笑着点燃蜡烛,然后和旁边的天城燐音对视一眼。

  他们的队长做作地清清嗓子,率先开口唱起生日歌。天城燐音嗓门是出了名的大,即便其他人也跟着一起唱起来,他的声音依然是最突出的。

  看着对面一群人唱着生日歌,推着蛋糕走向他,HiMERU忍着耳膜被天城燐音残害的痛苦,熟练地扬起微笑,依次对他们道谢。

  结果HiMERU晚上不能吃高热量食物,又不好意思拂了椎名丹希好意,最后只好礼节性地吃了几口。

  这几口下去,HiMERU的罪恶感倍增。他一边计算着明天该做多少运动消耗掉这几口蛋糕的热量,一边帮忙收拾残局。

  令HiMERU庆幸的,是风早巽没有来。代他前来的白鸟蓝良说,风早巽因为腿伤要好好休息,没办法亲自来为HiMERU庆生。

  风早巽不来就是最好的祝福了,HiMERU想。

  收拾完残局,樱河琥珀送着白鸟蓝良离开后,又趁天城燐音和椎名丹希打闹时,溜回到HiMERU身边。

  HiMERU正整理着其他人送来的礼物,里面有不少推理小说。樱河琥珀在他身边坐下,看着他整理。

  “燐音那家伙怂恿我去支开你,好让他们布置现场。”樱河琥珀双手抱胸,做出一副不情不愿的表情,“很幼稚吧?我也觉得。”

  把十几本推理小说分门别类放好,HiMERU闻言微笑:“HiMERU记得樱河生日那天很开心。”

  明明也是同样的庆祝方式。

  不如说,自从Crazy:B组成以来,他们四个人的生日都是这样过的。只是去年他没在意七夕祭,今年倒是被樱河琥珀拉着去参加了。

  闻言樱河琥珀顿了顿,有些不愿承认地偏过头。

  把作为礼物的帽子按颜色分类完毕,HiMERU看见一个鹤立鸡群的礼物。

  是用油纸一丝不苟包着的,巴掌大小,上面印着古老的日文。

  一看就知道是谁的作风。

  HiMERU看向樱河琥珀。

  樱河琥珀偏过头拒绝和他对视。

  “是樱河送的礼物吗?”HiMERU追问。

  “不是。”刚说完这种行为幼稚的樱河琥珀此时坚决地否定。

  “樱河希望HiMERU进行推理吗?”HiMERU轻笑起来,只觉得小孩嘴硬得可爱,便用他刚刚说过的话来调侃他,“说谎的人要吞一千根针哦。”

  “……是京都的粘米点心。”深知队友的推理能力,樱河琥珀还是坦白,颇有几分英勇就义的气概,“京都的七夕祭是要吃粘米点心的……热量不高,HiMERU可以放心。”

  “那么HiMERU谢谢樱河。”HiMERU愉快地道谢,将樱河琥珀的礼物小心地收起来。

  他知道樱河琥珀这段时间一直跟着Crazy:B进行活动,Double Face最近也没有工作,樱河琥珀根本没有机会回去京都,大概是专门托了那边的亲人买的。

  “作为交换,HiMERU告诉我实话吧?”樱河琥珀不服气,抬眼看HiMERU,“刚刚的诗笺,HiMERU写的不是那个吧?”

  看着樱河琥珀认真的神情,HiMERU微笑点头。

  “樱河很聪明。HiMERU写的的确不是那个。”

  “说谎的人要吞一千根针。”樱河琥珀补充,“那么HiMERU写的是……?”

  那边打闹的另外两个队友不小心按到了灯的开关,暖色的光猛地一闪。樱河琥珀回头去瞪他们。

  明灭之间HiMERU忽然有所触动。

  他沉吟片刻,没有再遮遮掩掩。

  “HiMERU确实没有什么特别的愿望……所以HiMERU写的是:

  今年HiMERU没有特别的心愿,希望明年的今天会有足以让HiMERU许愿的事。”

  樱河琥珀歪歪头,似乎有些不解。

  “HiMERU希望,明年的生日,HiMERU能够有更多可以去追求的事物。”HiMERU轻声解释,“哪方面都好,HiMERU希望有一个……属于【我】的愿望……这样说樱河能理解吗?”

  点点头,樱河琥珀并没有提醒HiMERU,他的自称又出现了混乱。他只是将右手放到桌面上,伸出小指来。

  HiMERU愣了一下,很快理解他的意思。他垂眸,略微犹豫,也伸出小指,勾住樱河琥珀的小指。

  “好了,约定成立了。”樱河琥珀笑起来,“明年的今天,我会和HiMERU一起见证的。”

  看着透亮的紫罗兰瞳孔,HiMERU也微笑起来。

  和舞台上的默契配合一样,稚嫩的蜜蜂们同时开口。

  “说谎的人要吞一千根针。”

】因为是队友 #偶像梦幻 #露琥珀 #琥珀 #HiMERU
愤愤地又口蛋包饭。   “?”   “?!”身后传来三十连都请不动四星队友声音,琥珀惊,差点呛着。   “抱歉,HiMERU看见你一个在这里就打招呼了,没想到会吓到你。”HiMERU...
】云脚乱蹒跚 #偶像梦幻 #琥珀 #HiMERU #露琥珀
习惯这种相处方式,继续滑动手机屏幕。   只有在椎名丹希把琥珀冰淇淋端上来时,HiMERU才以队友兼前辈身份提醒句“注意控制热量摄入”,毫不意外地收获小孩鬼脸。   热心料理倒...
】破蛹 #偶像梦幻 #露琥珀 #琥珀 #HiMERU
,垂垂眸子开口。   “我到底该怎么办好呢,HiMERU。我开始不明白偶像究竟是什么了。”   琥珀语气比以往都空虚和迷惘,平日成熟此刻仿佛都成为伪装,精致五官组合出令心疼困惑表情...
】我给你一个久久望着孤月悲哀 #偶像梦幻 #露琥珀 #琥珀 #HiMERU
HiMERU,觉得这个同样在熬夜怎么能说出这句话,但他还是默默把想法了回去,“以前在家里我根本没有机会可以熬夜,现在难得有这种机会,就让我好好享受下吧。”   HiMERU倒也不为难琥珀...
】天也醉樱花 #偶像梦幻 #琥珀 #HiMERU
提醒天城燐音HiMERU在国外。   二十队长见状已经猜到大半,正踌躇着不要点醒十五岁小队友,却听着小队友忽然开口。   “燐音喜欢过人吗?”   “……?”   没想到琥珀这么直接,天...
】鸤鸠 #偶像梦幻 #露琥珀 #琥珀 #HiMERU
——”琥珀闻言点了头,掏出手机给天城燐音发了消息后,又抬头看过来,“那么HiMERU和我一起去吃晚饭吗?”   拿着可乐顿,HiMERU看见琥珀那双紫色瞳孔里写满了真诚。   即便是...
】月在看着 #偶像梦幻 #琥珀 #HiMERU #露琥珀
。”HiMERU看着穿上鸦青色浴衣琥珀,笑着这么说。   突然受到夸奖琥珀有些惊讶,但很快也乖巧地回了他句:“HiMERU也是。”   毕竟他们俩穿是同一个颜色浴衣。   为了捕捉偶像...
】プライド #偶像梦幻 #露琥珀 #琥珀 #HiMERU
里带上央求意味,“答应我。”   琥珀央求很特别。不是单纯服软示弱,而是和他本人一样,言语里带着不愿屈服傲气和强,却又意外地能够让投降。   “……好。”HiMERU抬起另只手,轻轻...
】可爱生物 #偶像梦幻 #露琥珀 #琥珀 #
不忘叮嘱HiMERU琥珀平安送回宿舍。   不同于琥珀还礼貌性地跟天城燐音和椎名丹希——主要是椎名丹希道了别,HiMERU直接忽视掉吵吵闹闹逐渐远去,看了眼时间,转过头来问琥珀想...
】你当像鸟飞往你山 #偶像梦幻 #露琥珀 #琥珀 #hmkh
年不见,更是找不到话可以开头。   “……HiMERU怎么突然过来了?”   经历了长久沉默,琥珀还是率先开口。以前也是这样,他们两偶尔独处陷入诡异沉默时,也是他先开口。   “HiMERU...
【彩良】迎光私奔 #偶像梦幻 #いあい #天城彩 #白鸟蓝良
。   “我们司机是阿巽前辈啊啊啊……”看见琥珀,白鸟蓝良换了救命稻草,他转过去拉住对方袖子哭诉。   “巽前辈……?看起来是很稳重吧,不像我们这边燐音。Love害怕什么?”   闻言...
【燐ニキ】流浪王 #偶像梦幻 #燐尼 #天城燐音 #椎名ニキ #椎名丹希
看看穿着其他颜色浴衣两个队友,他不由得出口调侃。   “丹希看起来好像和咱结婚。”   随即天城燐音收获HiMERU琥珀眼神警告。   “虽然天城发言很离谱,但是HiMERU还是提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