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ひめこは】プライド #偶像梦幻祭 #露琥珀 #樱河琥珀 #HiMERU

sodasinei 2021-07-19

原作者:相携卧白云

 

*标题是“pride”的片假名,译为尊严

*文中提到的“丁达尔效应”是一个日语谐音黄梗,在《阴晴不定大哥哥》里也有使用。不建议百度,看不懂也不影响阅读。

*爱情是互相付出和互相保护。永远都不是其中一方无私地奉献,而另一方坐享其成。这与左右位无关。

*有蜂团友情向。

是边看淳桑直播边写的产物,淳桑声音好性感好难集中注意力

看得愉快,如果可以的话。

 

  饭局定在晚上八点。

  对方是一档名声极大的综艺节目投资方,七种茨向他们引荐了Crazy:B,他们也表示出强烈的合作意愿。

  不过一起吃个饭走个过场肯定是需要的,又不想半路出什么岔子,七种茨最终只选定了HiMERU和樱河琥珀去参加这次饭局。

  大概也是觉得他们两人年纪比较小,对方不会有什么出格举动才会这么决定。

  但事实证明,这次是七种茨失策了。

  HiMERU看着坐在自己对面的投资方——一个西装革履却依然难掩猥琐气质的中年男人,正端着一杯酒看着他,肥肉横陈的脸上是不怀好意的笑容。

  “HiMERU,是这个名字吧?来都来了,不喝酒是不是看不起我们啊?”男人笑着,把酒杯往HiMERU这边推了推。

  没有对不起脸上的精致妆容,HiMERU保持标准的营业微笑,却不动声色地收回放在桌面上的手,以此避免与对方的接触。

  “不好意思,HiMERU们还是未成年,不可以喝酒。”

  “这有什么?”男人大笑起来,“这个圈子里未成年喝酒的可不少,只是看你愿不愿意……HiMERU不会想扫我们的兴吧?”

  “……”HiMERU沉默下来,依然没有接过对方递来的酒杯。

  他不是第一次遇到这种情景,自从加入Crazy:B,这种饭局倒也成了家常便饭。偶尔也会有几个心怀不轨的投资方试图灌他们几个未成年酒,但都被天城燐音拦了下来。

  这次天城燐音不在,HiMERU身边只有比他还小两岁的樱河琥珀。

  旁边的樱河琥珀也不轻松,虽然没被灌酒——投资方显然知道Double Face做的是什么工作,但另一个投资方一直坚持不懈地在跟他开黄色玩笑。

  “小琥珀,现在在玲明上学吗?”看起来已经有好几个孩子了的投资方看着樱河琥珀,眯着眼睛笑,“知道‘丁达尔’效应吗?”

  投资方故意把“丁达尔”三个字念得很重。

  是个古老且低俗的黄色谐音梗。

  听见这句话的HiMERU皱起眉,艰难地控制住想要拉着樱河琥珀离席的冲动。

  幸好樱河琥珀没有听懂,他歪歪头,偷偷看向HiMERU。HiMERU只是轻轻摇头,示意他不用回应。

  没有得到回应的投资方倒也不恼,只是嘿嘿地笑着,却没有放弃对樱河琥珀的言语调戏。

  而HiMERU从包里偷偷摸出手机,单手解锁后拨通天城燐音的电话,随后关闭屏幕。

  这边逼HiMERU酒的男人早就等不下去,又把酒杯往HiMERU面前推近。在HiMERU坚定地再次重复自己是未成年后,男人终于悻悻然收回酒杯,却似乎又有了新的想法。

  “早就听说HiMERU君本人比镜头里更好看,今天一睹真容果然如此。”男人把酒杯放下,双手交叠在胸前,眼神毫不避讳地上下打量HiMERU,“这皮肤比那些嫩模都要白,摸起来肯定也……”

  后面的话男人没再说下去,他只是闭上嘴,用诡异的眼神暗示HiMERU,粗短的眉毛上挑。

  假装没听见,HiMERU低头喝了口自己带来的矿泉水,压下突如其来的反胃。

  樱河琥珀对面的另一个投资方,见调戏樱河琥珀不成,凑过来加入这边的话题:“说得对啊,HiMERU君比外面那些*漂亮多了,是不是?”

  完全不进行粉饰的低俗词汇从对方嘴里冒出来,HiMERU只感觉胃部又有东西挣扎着向上涌。

  忍耐之余听见樱河琥珀隐忍般地发出气声,HiMERU用藏在桌底的手轻轻握住他的,而后安抚性地收紧。

  “请不要把HiMERU和违法行业人员混为一谈。”抬起头,严正声明的同时HiMERU保持微笑,“还是请二位聊聊节目的事情吧,我们也不想浪费二位的时间。”

  “说得也是。”男人又笑起来,掏出手机来,“我觉得比起这次的节目,HiMERU君更适合脱衣舞呢。”

  感觉到樱河琥珀又开始躁动,HiMERU依然面不改色,只是再次收紧握着对方的手。

  樱河琥珀性子傲,这种经历也屈指可数,更何况平时还有天城燐音的保护,现在毫无疑问是觉得被羞辱了想要反击。但是HiMERU资历老,为了不撕破脸导致Crazy:B丢掉难得的工作机会,他必须阻止樱河琥珀冲动行事。

  “HiMERU记得今晚是要商榷关于综艺节目的事。”HiMERU维持最低限度的礼貌微笑,试图拉回话题。

  “我知道,我的意思是,HiMERU君有没有兴趣在工作之余,再……”男人做出一个下流的手势,HiMERU没忍住皱着眉移开了视线。

  他再次庆幸樱河琥珀看不懂。

  “HiMERU君,我记得你以前是很有人气的顶级偶像吧?”

  “现在变成Crazy:B这种不温不火组合的成员,难道没有挫败感吗?我可以帮你哦?”

  男人丝毫没有对方是未成年的自觉,开口说出的话越来越露骨,看着HiMERU的眼神也越来越直白。

  不知道第几次压下身边的樱河琥珀,HiMERU自如地做出回答:“HiMERU很满意现状,不劳您费心了。”

  吃了瘪的男人终于没再开口,大概也是因为接收到樱河琥珀危险的眼神。

  见两个投资方都安静起来,HiMERU稍稍松口气,放开樱河琥珀。

  后者撇着嘴角很不爽的模样,HiMERU给他拿了块蛋糕当做安慰,同时把和天城燐音的通话挂断。

  接近饭局尾声的时候,男人突然叫来服务生,上了两杯名字怪异的饮料。服务生把饮料端给HiMERU和樱河琥珀,男人指着HiMERU面前那杯开口。

  “HiMERU君,这次可不是酒哦?”

  虽然不是酒……HiMERU看着两个投资方的表情,不用猜也知道这杯饮料没那么简单。

  偏偏头看向樱河琥珀,敏锐的对方也察觉到不对劲,和他交换一个眼神。

  “HiMERU们作为偶像需要控制热量的摄入,所以请恕HiMERU们不能……”

  对面的男人突然把手里的酒杯重重一放。

  玻璃酒杯和同样玻璃的桌面相撞,发出刺耳的声音。

  “HiMERU君连一杯饮料都不肯喝,那我们可要好好考虑是否要和Crazy:B合作了。”男人往后靠在椅背上,脸上的猥琐笑容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带着蔑视的威胁。

  “……您的意思是,只要HiMERU喝下这杯饮料,您就确定会和Crazy:B合作是吗?”HiMERU无视掉对方令人作呕的表情,出声确认。

  “当然。”男人挑眉,又露出恶心的笑,“只要你喝下。”

  “只要HiMERU一个人喝下就好?”HiMERU早就收起微笑,他严肃着脸,再次重复确认。

  他知道樱河琥珀性子傲,所以如果对方不打算威胁羞辱樱河琥珀的话,他也不是不能接受。

  帮后辈应付投资方的无理要求,也是前辈的责任之一。

  得到对方的肯定点头,HiMERU这样说服自己,站起身端起杯子。

  这杯饮料里面可能被下了什么奇怪的东西,HiMERU有这个自觉。但同时他也相信,对方不至于强行留下他们,只要他们能够安全离开这里就万事大吉。

  HiMERU将杯子凑近嘴唇。

  对面的男人露出期待的目光。

  那种目光HiMERU在动物世界里见过,饿狼看见猎物的眼神。

  不是没想过拒绝,如果是HiMERU一个人,他绝对会拒绝对方的要求并且立刻离开。

  但是和他一起的还有樱河琥珀,还有身后的Crazy:B。HiMERU不能因为自己的一时冲动,而让队友们错失难得的机会。

  忍辱负重。HiMERU想起这个词,叹了口气。

  冰凉的液体已经触碰到他的嘴唇。

  没事的。

  HiMERU看向看着他的樱河琥珀,用眼神这么说。

  粉发的队友用手扯着他的袖子。

  HiMERU倾斜杯子,液体从杯口淌出。

  他听见对面两个男人兴奋的吸气声。

  身旁的樱河琥珀猛地站起。

  手里的杯子被夺走。

  速度快到HiMERU没有看清,手里的杯子就已经到了樱河琥珀手上。

  杯子里的液体早就因为颠簸而洒了大半,樱河琥珀干脆将杯子朝着对面的男人扔过去。

  伴随着几句京都脏话,玻璃的碎裂声在男人身后响起,脆弱的杯子碎了一地。

  对面两个中年男人早就被吓懵,估计他们根本没想到樱河琥珀会突然动手。

  但樱河琥珀似是还没解气,他皱着眉咬着牙,四下看了看,抓起自己面前盛满饮料的杯子,毫不犹豫地朝着男人脸上泼去。

  紧接着HiMERU被樱河琥珀拉着跑出包厢,身后是两个男人气急败坏的喊声。

  工作泡汤了。

  被拉着下了楼,HiMERU回过神,脑子里冒出这句话。

  并没有想象中的失望,HiMERU反而心情有些舒畅。他看着拉着自己往外走的樱河琥珀的背影,突然觉得好像也没那么糟糕。

  樱河琥珀拉着他走出餐厅,闷着头往夜幕里走。HiMERU出声叫住他,被拉着的手略微使力让对方转过身。

  “……樱河太冲动了。”HiMERU看着低垂的粉色脑袋,苦笑着这么说。

  其实他并没有要责怪樱河琥珀的意思,他反而有点欣慰。

  “……我知道。”樱河琥珀低头看着地面闷声道,松开HiMERU的手,“但是这样得来的工作,我才不想要。”

  HiMERU无言,伸出手帮樱河琥珀整理了一下被风吹乱的头发。

  即便樱河琥珀刚刚什么都不做,HiMERU也不会有怨言。这里只有他们两人,HiMERU有责任,有义务保护好未经世事的队友,HiMERU也有这个觉悟。

  但是樱河琥珀阻止了他的“献身”。

  这才是樱河琥珀。

  “HiMERU只是觉得……比起樱河,还是HiMERU来做这种事更好。”HiMERU轻声解释。

  微凉的晚风吹动刚刚才被HiMERU整理好的粉色短发,HiMERU下意识想要将它们抚顺,樱河琥珀却忽然抬起头来。

  落在半空的手自然而然地停在他的眼前,借着路灯,HiMERU的手指抚上对方发红的眼眶。

  湿润的触感让HiMERU一阵心软。

  “我不需要HiMERU来保护我。”樱河琥珀没有阻止他的动作,只是用透亮的紫色眼瞳盯着他,“也不需要HiMERU牺牲自己。”

  “不只是我这么认为,燐音和丹希……HiMERU肯定也是,这样得来的工作还不如不要。”

  “HiMERU在我心里明明是很高傲的人,不可以被那种人羞辱。”

  樱河琥珀的声音微微颤抖,紫色的瞳孔似乎在发亮。他伸出手再次拉住HiMERU的袖子,HiMERU这次默默回握住他。

  HiMERU没有说话。

  樱河琥珀也保持着这个状态沉默很久,最后凑近一步,将头埋进HiMERU的肩窝。

  “HiMERU不要为了我们屈服,我喜欢的是不卑不亢的HiMERU。”

  粉色的发丝蹭着HiMERU的侧颈,他听见樱河琥珀小声地这么说。

  有些诧异对方用了“喜欢”这个词,HiMERU微愣片刻。随即他又说服自己是自己理解错,强行压下心头的悸动。

  “HiMERU……”良久没有得到回应的樱河琥珀反而抱住他,语气里带上央求的意味,“答应我。”

  樱河琥珀的央求很特别。不是单纯的服软示弱,而是和他本人一样,言语里带着不愿屈服的傲气和要强,却又意外地能够让人投降。

  “……好。”HiMERU抬起另一只手,轻轻拍拍对方的后背,郑重地下了承诺,“HiMERU答应你。”

  随即他听见樱河琥珀微弱的抽气声。

  没有戳破对方的掩饰,HiMERU将目光放到夜空里。

  寥寥可数的几颗星嵌在空中。夏天已经过了一半。

  不知道过了多久,HiMERU包里的手机响起来。

  像是受惊的小鹿一样,樱河琥珀猛地从HiMERU肩上转过头,以极近的距离看着HiMERU,抱着HiMERU的手臂微微收紧。

  现在才知道害怕已经太晚了。HiMERU暗想,从包里拿出手机。

  来电显示的是天城燐音。

  “……HiMERU忘记刚刚给他打过电话了。”HiMERU皱眉,他难得有这种失误。

  “HiMERU什么时候打的电话?!”樱河琥珀睁大眼睛。

  “他们让HiMERU喝酒的时候。”HiMERU偏过头看着樱河琥珀,“稍微留了条后路。”

  闻言樱河琥珀光速离开HiMERU的怀里。

  HiMERU接通电话,打开免提。

  “merumeru?你们没事吧?”天城燐音略显急躁的大嗓门从那边传过来,似乎还夹杂着椎名丹希慌乱的声音。

  “HiMERU们没事,”HiMERU说着,看向正拿着纸巾擦脸的樱河琥珀,露出微笑,“是樱河救了HiMERU。”

  被提到的樱河琥珀抬眼看他。

  “那就好——丹希你不要抢咱的手机!merumeru,咱刚刚去和Eden他们借了车,马上就到餐厅门口了,你们先在那里等咱!”

  说罢也不等HiMERU回应,天城燐音把电话挂断。HiMERU把手机放回包里,走过去帮樱河琥珀重新整理头发。

  还是没有阻止HiMERU的行为,樱河琥珀掏出手机打开自拍模式,确认自己看起来没有太大的异常才松口气。

  很快天城燐音的车——应该说是Eden的车在他们二人身边停下。

  车门刚一打开,椎名丹希便从车上窜下来,抱住樱河琥珀就是一顿检查。

  “小琥珀——!”

  “……丹希,我没事啦。”樱河琥珀有些不知所措地看向HiMERU,HiMERU只是对他微笑。

  停完车的天城燐音也板着脸下了车,见两人都没什么事才放松下来,又嬉皮笑脸开起玩笑。

  HiMERU难得地没有讽刺天城燐音。他看了看樱河琥珀,略带犹豫开口。

  “副所长那边……”

  “这个merumeru就不用担心了,”天城燐音摆摆手,“咱刚刚借车的时候和小蛇说了,小蛇也对这种行为表示深恶痛绝,很支持小琥珀的行为呢。”

  闻言HiMERU终于放下心。他略显疲惫地垂垂眸,开口却是认真的语气:“谢谢你,天城。”

  天城燐音忽然变得不好意思起来。

  上了车樱河琥珀才从椎名丹希怀里逃掉,虽然樱河琥珀无数次强调自己没有事情,但还是没办法阻止椎名丹希抱着他后怕地抽泣。

  直到天城燐音把椎名丹希拉到副驾驶,将后座留给HiMERU和樱河琥珀。

  天城燐音开车意外地平稳,车载音乐播放着《指先のアリアドネ》的伴奏,在悠扬的小提琴中,四个人都陷入少见的沉默。

  与其说沉默,不如说是平静。

  樱河琥珀默然往HiMERU的方向靠了靠。

  HiMERU低头看他。

  抬起紫色的瞳孔,樱河琥珀一边回视着那双琥珀色的眸子,一边将头往HiMERU肩上靠。紧接着他又换了个舒适的角度,闭上眼小憩。

  无声地扬起嘴角,HiMERU保持着这个姿势没有动。他扭头去看窗外,目光却撞上来自后视镜的,天城燐音的视线。

  天城燐音看看樱河琥珀,又意有所指地朝他挑眉。

  HiMERU当作没看见。

  星子在夜空中闪烁。

  夏天已经过了一半啊。

】因为是队友 #偶像梦幻 #琥珀 #琥珀 #HiMERU
月前,琥珀在白鸟蓝良的指导下,下载了这个游戏。   这是ES广场研发的音乐游戏,叫做偶像梦幻,其中混合了抽卡机制,角色是ES广场的各位偶像们。   在琥珀还没听说过的时候,这个游戏已经运营了...
】云脚乱蹒跚 #偶像梦幻 #琥珀 #HiMERU #琥珀
手里还冒着冷气的可乐,碰了对方因为暑气而微微泛红的脸颊。   本来醉心于手中电子设备的琥珀猛地一个激灵,有些埋怨地回过头来看HiMERU,却还是乖乖接下可乐。   罐装可乐的外壁还附着一层密密麻麻的...
】鸤鸠 #偶像梦幻 #琥珀 #琥珀 #HiMERU
。   “……。”   “怎么了?”   “可以……让我稍微抱一会吗?”   “当然。”   HiMERU将手里的可乐放在一旁,微微弯腰抱住身躯小巧的琥珀。同时身为顶级偶像的自制力在这时决堤,经过精致...
】月在看着 #偶像梦幻 #琥珀 #HiMERU #琥珀
。”HiMERU看着穿上鸦青色浴衣的琥珀,笑着这么说。   突然受到夸奖的琥珀有些惊讶,但很快也乖巧地回了他一句:“HiMERU也是。”   毕竟他们俩穿的是同一个颜色的浴衣。   为了捕捉偶像...
】破蛹 #偶像梦幻 #琥珀 #琥珀 #HiMERU
,垂垂眸子开口。   “我到底该怎么办好呢,HiMERU。我开始不明白偶像究竟是什么了。”   琥珀的语气比以往都要空虚和迷惘,平日的成熟此刻仿佛都成为伪装,精致的五官组合出令人心疼的困惑表情...
】我给你一个久久望着孤月人的悲哀 #偶像梦幻 #琥珀 #琥珀 #HiMERU
不要去尝尝。HiMERU说自己不吃晚饭,天城燐音调侃完HiMERU依然去捧了椎名丹希的场。   最后一条消息停留在晚上的七点。   琥珀看看时间,现在已经是凌晨一点。他将屏幕关闭,屏幕上倒映出自己还...
】说谎的人要吞一千根针 #偶像梦幻 #琥珀 #HiMERU
长条诗笺。   “说起来,今天也是七夕呢。”琥珀望着树上的诗笺道,又微笑起来,“京都的七夕是阴历七月七日,大概是下个月。”   HiMERU难得地没有接话。他看着树上的彩色诗笺,想起往年的生日也...
】天也醉樱花 #偶像梦幻 #琥珀 #HiMERU
过去两天。   明明只有两天,琥珀却感觉比以前在土监牢的时候更煎熬。   因为没有HiMERU的Crazy:B,琥珀总觉得自己和另外两个人格格不入。   自然不是天城燐音他们孤立他,相反,椎名丹...
】可爱的生物 #偶像梦幻 #琥珀 #琥珀 #
自卑的类型,即便成为了偶像,也对这种突然被喜爱欢迎的事实没有实感。   等到HiMERU端着餐盘回来,琥珀才小声告诉了对方刚才的事。   谁知HiMERU闻言便抬头望向琥珀所说的方向,似乎是...
】你当像鸟飞往你的山 #偶像梦幻 #琥珀 #琥珀 #hmkh
。   以前在甜品会时,HiMERU也总是看着他们吃,很少将那些高热量的甜品送进嘴。   “HiMERU需要保持身材,吃吧。”不出琥珀所料,HiMERU拒绝了美味的偶像天敌。   不以为然地将下一个...
【彩良】迎光私奔 #偶像梦幻 #いあい #天城一彩 #白鸟蓝良
,只好以“燐音前辈一定没空”敷衍过去,最后发了消息邀请琥珀过来。   风早巽似乎想邀请HiMERU,但听说发过去的消息没有得到回复,最终也就作罢。   其实邀请琥珀过来,白鸟蓝良也是有点私心的...
【燐ニキ】流浪的王 #偶像梦幻 #燐尼 #天城燐音 #椎名ニキ #椎名丹希
看看穿着其他颜色浴衣的两个队友,他不由得出口调侃。   “丹希看起来好像要和咱结婚。”   随即天城燐音收获HiMERU琥珀的眼神警告。   “虽然天城的发言很离谱,但是HiMERU还是要提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