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乱】你再也不会对我露出笑意 #催眠麦克风 #饴村乱数 #神宫寺寂雷

sodasinei 2021-07-19

原作者:相携卧白云

 

*废话很多的意识流,我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

看得愉快,如果可以的话。

 

  粉丝往饴村乱数的事务所送了一只金刚鹦鹉,理由是他有件衣服很像金刚鹦鹉。
  知道对方没有贬义,他还是愉快地收下这个礼物。
  在画稿之余,饴村乱数会教那只鹦鹉说话。诸如“小姐姐”和“最强最高的Fling Posse”,可惜那只鹦鹉没有一句能够重复。
  这天饴村乱数画完稿子,百无聊赖地在房间里踱步。他的两个队友还在来事务所的路上,他实在无聊得紧,便叼着糖走到那只鹦鹉面前蹲下,和它大眼瞪小眼。
  “我说啊,鹦鹉不是会说话吗?”饴村乱数咬着糖含含糊糊这么说,用手指轻轻戳戳鹦鹉的喙,“说句话嘛。”
  本以为不会得到回应,饴村乱数叹气,刚想站起来,就看着鹦鹉从栖木上抬起脚,张开喙,发出粗哑的声音。
  “寂雷!”
  饴村乱数被吓一跳,嘴里的糖差点掉出来。
  身后传来声响,他从惊异中回过神,缓慢地回头,看见正推门进来的两个队友。
  ……
  “所以说,一定是乱数你平时念叨那个麻天狼的队长太多了,这只鹦鹉才会跟着念吧?”有栖川帝统往嘴里塞着食物,鼓着脸颊发出难以听懂的声音,“鹦鹉不都是学舌的嘛!”
  旁边的梦野幻太郎用手里的折扇敲了有栖川帝统的肩,叫他把食物吞下去后再说话。
  “不过小生也这么觉得。”梦野幻太郎端起饴村乱数准备的茶,优雅地吹散热气,“乱数平时是不是总是自言自语那位的名字呢?”
  “我才没有——!”饴村乱数被戳到痛点,整个人从沙发上跳起来。随即他又觉得这样过于欲盖弥彰,便假装镇定地坐下来。
  “啊哈哈,一定要说的话,肯定是因为我平时经常骂寂雷老头吧~”饴村乱数故意笑起来,做出轻松的表情。
  他晃荡着够不着地面的腿,伸手从有栖川帝统面前的食物堆里拿了块饼干,就着嘴里的糖一起吃下。
  粗硬的口感硌得他牙龈疼。
  经常提起寂雷?怎么可能。
  梦野幻太郎喝下一口热茶,扫了眼表情复杂的饴村乱数,暗暗叹口气。他放下茶杯,捏着嗓子靠上旁边有栖川帝统的身:“俗话说嘴上说讨厌,其实就是喜欢——对吧帝统老爷?”
  “啊?你问我这个我怎么可能知道啊?”
  “因为妾身最讨厌帝统老爷了嘛……”
  像是没有听见队友的打闹,饴村乱数不知不觉中又拆开一根糖放在嘴里,皱着眉陷入沉思。
  送两个队友离开后已经是傍晚,饴村乱数路过鹦鹉的站架时看了它一眼。鹦鹉随即发出叫声,饴村乱数赶紧捂着耳朵跑开。
  趴在沙发上刷了大半天的手机,直到四周都变得黑暗下来,饴村乱数才决定起来吃饭。
  其实他也可以不用吃饭,饴村乱数一边打开冰箱,一边无所谓地想。
  当时接近神宫寺寂雷的时候,为了伪装得像个人类,他经常会和神宫寺寂雷一起吃饭,久而久之也养成了到点吃饭的习惯。
  时间长了,他自己都忘了,他是没有饱腹感,更没有饥饿感的。
  但是胃里面——暂且称那个容器为胃,被东西填充的感觉会让他轻松许多。
  以前神宫寺寂雷也经常提醒他要好好吃饭,就算不饿也要保持规律的生活……
  饴村乱数猛地给自己来了一巴掌。
  怎么又想起那个老头了。
  强行掐断思绪,饴村乱数从冰箱里拿出泡面,烧了水泡上,打开手机回复推特上粉丝的留言。
  吃完面把空碗丢进洗碗盆,饴村乱数机械性地走进浴室洗澡洗漱,随后上床睡觉。
  他当然也不需要睡眠。不过平时只要他想睡,也是可以睡着的。
  但今天他躺在床上,睁着眼睛盯着五颜六色的天花板,发了十几分钟的呆。
  他想起白天时梦野幻太郎说过的话。
  跳下床,饴村乱数光着脚潜入黑暗的工作室,摸索着找到书架。
  借着窗外透进来的月光,他搬来一张凳子,站上凳子艰难地摸到书架的最高一层。
  手指触碰到一本沾满灰尘的书,饴村乱数使力将它抽出来。
  上面积的灰被饴村乱数这一举动惊扰,纷纷扬扬洒到饴村乱数脸上。用另一只手捂着口鼻咳嗽,他抱着书从凳子上下来,就着地毯盘腿坐下。
  拍掉书上的灰尘,饴村乱数小心翼翼地翻开书页。
  里面夹着一小叠照片。
  第一张是TDD的合影,饴村乱数将它挑出来夹到另一边。
  剩下的都是空寂Posse的照片。
  照片没有得到良好的保存,已经泛黄褪色,但幸好还能够分辨出照片里的人。
  借着微弱的光亮,饴村乱数打量着照片上那个不能完全称之为人类的饴村乱数,以及他身旁那个扎着马尾,正在微笑的神宫寺寂雷。
  他想不起这是什么时候拍的照片,饴村乱数一张一张地往下翻。
  他和神宫寺寂雷一起拍过太多照片了,虽然大部分都是饴村乱数提出来要拍的,但如今他却想不起来当时的目的。
  肯定不只是为了骗取神宫寺寂雷的信任。
  看着照片里发黄的饴村乱数,照片外的饴村乱数有些失神。
  “你是为了什么呢……?”
  听见自己的声音比以往低沉地传入耳道,饴村乱数难得地露出苦笑。
  因为当时的神宫寺寂雷给了他成为人类的希望。
  饴村乱数从实验室出来,第一个深入接触的人类就是神宫寺寂雷。可惜神宫寺寂雷并不是一个“合格”的人类。
  他像是神。神又怎么会去关爱摧毁人类的他。
  神爱世人,可饴村乱数并不是人类。
  所以神宫寺寂雷给了他希望,却又在最后一个夜晚借着大雨浇灭。
  从那以后他们分道扬镳,偶尔碰面也是互相嘲讽。神宫寺寂雷不会以言语伤人,但也不会再对他露出笑意。
  身为人类有什么可骄傲的?
  这是饴村乱数自己说过的话,但他自己都能够想出太多反驳自己的话。
  身为人类,拥有名正言顺的身份;拥有活跃在阳光下的能力;拥有爱与被爱的自由;拥有主宰自己人生的权利。
  可他饴村乱数没有。
  正因为他没有,所以他羡慕那些拥有这些的人类。
  他嫉妒拥有这些的人类。
  粉色的发丝随着主人的动作下垂,泛黄的照片上滴落不知来源的水。
  饴村乱数没有去管照片,他往后仰躺在地毯上,任由泪水向两边流淌进发丝里。
  梦野幻太郎说凡是过往,皆为序章,对饴村乱数来讲,那已经是终章。
  过去的都已经过去,将来的都与他无关。
  神宫寺寂雷。
  饴村乱数再次喃喃念出这个名字。
  他本就不该妄图得到神明的垂爱。
  ……
  从浴室里擦着长发走出来的神宫寺寂雷,忽然心口一紧。心知自己身体健康,他若有所思地望向落地窗外。
  新宿的夜晚依旧热闹,神宫寺寂雷穿好衣服,在露台的躺椅坐下,打开手机,从通讯录找出饴村乱数。
  他没有删掉对方的电话,只是备注在某一天,从“乱数”变成了“饴村”。
  犹豫许久,修长的手指还是在“饴村”上方静止。最终他另一只手按灭屏幕,将手机放在旁边的桌子上。
  楼下车水马龙,街上的霓虹灯和涩谷的霓虹灯一样地闪烁。
  

】白桃与苦巧克力 #催眠麦克风 # #
。” 沉默了,许久才再次开口。 “…恨吗?” “当然。” 算是意料之中的回答吧。就算是和神明一样宽容的人也原谅他的所作所为的吧。 看着的背影,随后低下头,声音带着水汽...
】那只猫的故事 #催眠麦克风 # #
这是要赶走吗?”占领了椅子的晃着腿,声音听着委屈,脸上却是无所谓的表情。 “。”站在办公桌前,“只是很好奇,怎么有空闲跑到这里来。” “啊啊,还真是讨人厌...
】Black Journey # #催眠麦克风 #Fling Posse
,乙统女阁下和说过的,合作的事情。”勘解由小路无花果后半句话知道是说给谁听的,她将目光落在身上。   抓紧帽檐。   “好的。”点头,“稍后就到。”   得到了回复,勘解...
【帝幻】描述错误引起的一系列混乱 #催眠麦克风 #drb #
哦。"   哈?!?!   三年级,和梦野前辈,同班的,?!?!   他是在和老师同居中吗?!?!   治晔受到了严重的打击,在恍惚之中留下了"请让考虑一下"这种少女话语过后便...
】中年孩童与骗自己的鬼 #催眠麦克风 #drb
。   真是多管闲事啊。   他在心中埋怨自己 的死与他又有何干,难道应该哇哇大哭的是他的两个队友吗?而他现在赖在新宿走,日渐增加的尴尬只伤害他自己。   多讽刺啊,连死了都能...
【一二独】关于和同事的一位前辈 # #drb #催眠麦克风
原作者:滴滴答答   *为爱发电,ooc注意 *微量,注意避 *新手写文,请多关照   【匿名留言板块……新宿区……八卦专栏】   匿名用户5293:   额……大家好,叫k,今天,以...
【左马一】群名应该是相亲相爱拉普人 #催眠麦克风 #碧棺左马刻 #山田一郎 #山田二郎 #山田三郎 #白胶木簓 #波罗夷空却
舒服了。   一郎:等着吧,本大爷迟早全部扔了。   空却:俩灵魂互换了?   左马刻:。   一郎:个屁。   :这是手机在对方那里吧~☆   左马刻:!看破说破!   :一郎...
【左马一】乖巧小狗体验日 #催眠麦克风 #碧棺左马刻 #山田一郎
。   身体连带记忆都倒退到了17岁的山田一郎,正是应了他昨天所说的话——去瞧瞧,这像话吗。   因为各种原因,山田一郎目前在所在的医院接受后续的检查,倘若哪里出了问题熟悉他17岁时的医生...
【欲星移/默苍离】寄人间 ● 金光布袋戏
,唯有棋子与弈者互斗智谋。——当年与师兄谈,村民的性命欲星移而言不外乎是枚弃子,以弃子换反将一军再正常不过;如今想来,大概是自己并未亲眼目睹寻常的生死离分,才能如此泰然处之罢——先前锦烟霞那句“...
【左马一】得到吻就死 #催眠麦克风
身体真的劲,立刻跟了上来。   “跟着干什么?”   “老子怕明天得到倒在横滨街头的新闻。”   “哦。”   虽然说正有此意,但山田一郎理智尚存,做出这种事。他回头瞥了一眼烦躁地把手插进...
【江雪左文字/宗三左文字】他的浮生 ● 刀剑舞● 江宗
啃着油豆腐,心说这位审者也的确是个怪人。出阵与远征上心不说,还没事在房里铺开纸,提笔蘸墨写写画画——曾见歌仙兼定远征出阵内番,在她房内与她研讨了个时辰的书画,她还颇有求教的意味,一来一回...
【刀舞1】何以论平生 ● 宗三左文字● 药研藤四郎● 压切长谷部● 动行光● 刀剑舞舞台剧
终究是责任的载体。宗三历经过太多身怀权责的大名,因此深谙这一点,在劝说小酒鬼时他说,在这里改变了历史,相当于否定了他们的人生——那一刻十分感慨,看得这样透彻的宗三来说,今后怕是再也没有人入他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