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燐ニキ】为你我也有走向光明的热望 #偶像梦幻祭 #燐尼 #天城燐音 #椎名丹希 #椎名ニキ #燐niki

sodasinei 2021-07-19

原作者:相携卧白云

 

*时间线大概是蜂团组成之前。

*我流燐尼。

*标题出自朱生豪情书。

看得愉快,如果可以的话。

 

 那是个雨夜。

  全身上下都是湿的,天城燐音从垃圾桶翻出来一个看起来还算干净的大纸箱。他将它摆在路旁的雨檐下,蜷缩着高大的身躯挤进去。

  城市里的水泥地太冰冷。

  来来往往的路人对他投来同情的目光,都被天城燐音瞪了回去。

  城里人都很冷漠。

  这是天城燐音来到东京几天后,对这里人民的唯一认知。

  在他的故乡,大家都知根知底,如果看见谁落了难,必然会出手相助。而城里人只会以浮于表面的善意掩饰自己的冷漠,这让天城燐音觉得很恶心。

  将头埋进双膝间,胃部传来的空虚感愈来愈强烈。他试图用睡眠来欺骗饥饿,但腹部却不断打着鼓提醒他,再不吃点食物就要死了。

  死在这里倒也比终生困于故乡的桎梏,腐烂在贫瘠的荒地里要好。

  突兀地这么想,天城燐音自嘲地笑。

  至少这里有五颜六色的霓虹灯,有直耸入云的高楼,有衣着时髦的先进人类,有诱人的食物香气……

  食物……?!

  天城燐音猛地抬起头。

  正趴在纸箱边担忧地打量他的男孩一惊,往后跌坐在地上。

  本想道歉的天城燐音瞥见男孩掉在地上的塑料袋——里面是几个还冒着热气的面包,他敏锐的鼻子嗅到诱人的香味。

  出于生存的本能,天城燐音的手比脑子先行动。他捡起地上的塑料袋,狼吞虎咽地解决掉面包,甚至差点把塑料袋一起吞进肚子。

  等到稍微缓解了致命的饥饿感,天城燐音才有精力回过神来看那个男孩。

  男孩还坐在地上。蓝色的大眼睛看看他,又看看被他捏在手里已经空了的塑料袋,委屈地咬住唇。

  “我的面包——!”

  “……喂,你别哭啊!”

  

  得知天城燐音无家可归的男孩——他说他叫椎名丹希,好心地把天城燐音带回了家。

  本以为对方家里有充足的食物才会这么做,天城燐音一边在心里感谢着古老的神明,大概只有他故乡信奉的那位神明,一边跟着椎名丹希回了那个略显破旧的公寓。

  结果椎名丹希打开空空如也的冰箱,一脸痛苦地告诉他,刚刚那袋面包已经是他最后的积蓄。

  天城燐音突然不相信那位神明了。

  对,就,挺突然的。

  “那你为什么还要带我回来啊?”君主……差点成为君主的天城燐音抓着杂乱的红发不满道,在看见对方眼里泛出泪光的瞬间又闭上嘴。

  父王教他要知恩图报。

  他不能靠那个神明了,他要靠自己。

  但是城里人真的很冷漠。

  椎名丹希没有钱,他更没有钱。从故乡逃出来的天城燐音甚至没有一个能够证明自己身份的东西,所以也没有人敢雇用他。

  他和椎名丹希饿了一晚,第二天早上他被椎名丹希咬醒。天城燐音觉得不能这样下去。

  否则在他饿死之前,可能会先被这个貌似会吃人的男孩吃干抹净。

  可实在没有经济来源,天城燐音从垃圾桶翻出来的那些东西又不敢拿给椎名丹希吃。在外面逛了一圈,准君主天城燐音下了一个艰难的决定。

  幸好椎名丹希的邻居们还算友好。

  邻居的奶奶把第一次下跪求人的准君主扶起来,给了他不少食物。又告诉他椎名丹希父母的事情,嘱咐他要是有什么困难一定要再去找她。

  凯旋的天城燐音一进家门,就被椎名丹希扑倒在地。塞了满满两个大布袋的食物被椎名丹希抢去,天城燐音赶紧凑过去为自己抢回一部分。

  解决完致命的食物问题,椎名丹希整个人瘫在沙发上,发出满足的喟叹。天城燐音小心翼翼地把剩下的食物塞进冰箱,惊叹这个和他一样高的柜子居然会散发冷气。

  “呐哈哈,因为是冰箱啊~”椎名丹希恢复元气的声音,从沙发上抬起头来看向天城燐音,“大哥哥到底是哪个年代穿越过来的人啊?”

  “穿越是什么意思?”天城燐音轻轻关上冰箱的门,疑惑道,“咱是从乡下来的,故乡没有这个叫做什么……冰箱的东西。”

  显然椎名丹希也不是刨根问底的人,他没有再接着问。不如说,只要能够解决食物问题,他一切都可以随缘。

  不过早晨被椎名丹希咬的地方还在痛……天城燐音皱眉。

  而且似乎越来越痛。

  “呃……”

  闷哼一声,天城燐音睁开眼只看见黑漆漆的天花板。他循着疼痛转过头,灰发的同居人趴在他身边,嘴里津津有味地啃着他的手臂。

  “丹希……你这家伙!”

  这么喊着的天城燐音终究没有落下拳头。他费力地把力气奇大的椎名丹希推开,起身去厨房找吃的。

  时钟告诉他现在是凌晨三点。天城燐音泡着面,揉揉发疼的太阳穴。

  他和椎名丹希已经停止偶像活动很长一段时间了。

  当偶像的那段时间,天城燐音无疑是兴奋的。他从小接触的东西都像是白开水,平常且枯燥,没有新意,他也没有任何自由去往白开水里增添味道。

  但当他站上舞台的那一刻,他感受到来自四面八方,来自世界,来自广袤宇宙的注视。

  他听见自己的心脏在剧烈跳动,他感觉到血管里的血液在翻涌,他看见空气充满色彩。

  白开水第一次有了其他的味道,天城燐音食髓知味,拉着他的救命恩人椎名丹希,成为了偶像。

  可惜天总不尽如人意。

  一开始他们也拥有数量可观的粉丝,后来因为一场声势浩大的改革,他们的粉丝在渐渐流失。

  容易饥饿的椎名丹希也借此停止了偶像活动,舞台上只剩下天城燐音。他依旧站在舞台上歌唱,直到台下空无一人。

  他失去了那些热切的注视。

  他也慢慢地放弃了偶像活动。

  面泡好了,天城燐音把塑料叉子掰好,将面搅拌开来,端给在床上咬着被子的椎名丹希。

  “丹希——”天城燐音从床上拉起椎名丹希,把手里的面塞给他,“不要咬被子了,难道咱的味道和被子一样吗?”

  睡梦中的椎名丹希忽然睁开眼,抱着面就开始疯狂吸入。一边吞食,他还不忘一边回应天城燐音:“燐音君和被子一样,一点都不好吃!”

  听着椎名丹希塞满食物的嘴发出的含糊字眼,天城燐音偷笑,在他身边坐下来。

  现在的椎名丹希在一家餐厅打工,因为他做的饭菜是吃过的人都无法拒绝的程度,餐厅的客流量与日俱增,老板为了留住他,开出的工资也极为可观。

  靠着这些工资,他们俩现在也算得上衣食无忧。

  变数出现在前几天。以前负责他们偶像工作的那位经纪人打电话过来,表示自己要辞职了,并且将他们引荐给了另一家事务所。

  已经不打算进行偶像工作的天城燐音,更不愿意这样被人当球踢。他接受了那家事务所的邀请前去参加会议,本来想过去大闹一场就离开,却被那位副所长开出的条件引诱了。

  事务所希望他们两人能与另外的偶像组成组合,并且给予他们高度的自由。也就是说,他,准君主天城燐音,可以随心所欲,去干他真正想干的事。

  这让他很难拒绝。

  “丹希。”天城燐音眨眨眼,往后躺在柔软的被褥上,发出自己都有些陌生的低沉嗓音。

  自从放弃偶像工作之后,天城燐音就像变了个人。以椎名丹希的话来说,他变成了一个“暴君”。

  那么他以前是“明君”吗?天城燐音不知道,他也不知道谁才会知道。

  如果他以前是明君的话,为什么那些粉丝都离开了,都去追随那些特立独行的偶像了呢?

  “怎么了燐音君?”椎名丹希满足地吞下最后一口面,把碗放在一边,扭过头来问他。

  天城燐音从黑暗中抬眼,蓝色的瞳孔看向同样蓝色的瞳孔。

  如同那个雨夜。

  “丹希。咱想继续当偶像。”

  闻言椎名丹希露出消沉的表情。

  “燐音君不要不自量力啦——你也知道现在的偶像业界这么混乱,我们还是好好生活好了啊。”

  天城燐音依然看着他,神情是从几年前开始极为少见的认真。

  “我是说,我想和你一起,和救了我的椎名丹希一起,继续当偶像。”

  你可不要擅自把自己排除在外啊。

  椎名丹希更是抵触,他快速地摇头,摆摆手:“不不,我现在可是有了正经的工作哦,我才不会再陪燐音君胡闹了。”

  悄悄叹气,天城燐音收起认真的神情,从床上猛地起身,差点撞到椎名丹希。椎名丹希被他吓了一跳,下意识想要往后退,却被天城燐音一把揽在怀里。

  “燐音君不要吃了我啊啊啊——”

  “笨蛋丹希!咱又不是你!”天城燐音嘴上这么说着,手臂却收得越紧。

  明明每天都摄入惊人数目的食物,这副身体却还是这么瘦,天城燐音估摸着手臂的触感感叹。

  他想起被椎名丹希收留后的一段时间,椎名丹希的父母从国外寄来了不少钱。那个时候天城燐音还不知道钱是什么,只以为是好看的纸片。

  十四岁的椎名丹希拉着他,用那些好看的纸片给他买了几套衣服。

  可是天城燐音不会穿城里这种繁杂的衣服。

  于是椎名丹希,比他矮了一个头的椎名丹希,笨拙地溜进试衣间帮他穿好衣服。

  他记得灰色发丝柔软的触感,记得十四岁小孩青涩的脸红,记得椎名丹希身上独有的香气。

  现在的椎名丹希,身上也是一模一样的香气,似乎这几年来从没变化。

  确实。

  椎名丹希一直都没变。

  变的只有他。

  天城燐音突然觉得,如果椎名丹希不想继续偶像工作,那么他也可以放弃这个机会。

  虽然他的人生只过了二十一年,但他此时却生出一种百岁的悲恸来。

  怀里的这个人可是救过他的命啊。为了这个人,他有什么不能牺牲?

  故乡的父王——也不知道他如今是否还在人世,曾经对他说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现在他也算是听了父王的话。

  天亮时天城燐音惊讶地发现椎名丹希不在床上。

  椎名丹希是晚班,而且今天也不是超市打折的日子。天城燐音没来得及洗漱,急急出了房间,却看见椎名丹希已经坐在餐桌前。

  “真是的,燐音君快去洗漱——!”

  被椎名丹希推进洗手间,天城燐音茫然地洗漱完毕,在餐桌对面坐下来。

  虽说如此,可是餐桌上只放了两杯牛奶。

  椎名丹希面前那杯牛奶早就被他自己喝完,看见对方一直看向自己这边的牛奶,天城燐音默默地把杯子推过去。

  第二杯牛奶很快也被一饮而尽。

  “……所以丹希,咱的早餐呢?”天城燐音眨眨眼。

  不会昨晚惹他生气,所以今天被报复了吧?他记得椎名丹希不是这么小气的人啊?

  “啊,我忘记买材料了。”椎名丹希舔着嘴边的牛奶,无害地笑着,“可不可以麻烦燐音君去帮我买面包回来呢?”

  “……”

  很粗劣的谎话。

  不知道椎名丹希为什么要撒这个谎,天城燐音假装没看见几乎被塞满的冰箱,还是起身出了门。

  买完面包回家,天城燐音把手里满满一大袋的面包递给椎名丹希。

  眼里放光的椎名丹希光速又拆了两个吃掉。

  “所以丹希,你到底……”

  “燐音君。”椎名丹希咬着半口面包,抬起湛蓝色的眼看着他,“我想好了。”

  “……什么?”

  “只要有食物的话,燐音君想做什么我都会陪着哦。”

  一时间天城燐音没反应过来椎名丹希这句话是什么意思。他缓慢地咀嚼完嘴里的面包,楞楞地将它们吞咽。

  “……?!”

  “丹希你是说……?”

  天城燐音忽然从椅子上跳起来,跑到对面的椎名丹希身边,拉住他的手腕,难掩语气里的激动:“你愿意和我一起继续当偶像!”

  “嘛嘛,就是这个意思……”椎名丹希想要抽回自己的手无果,只好就着这个姿势继续吃,“我的生活除了做饭吃饭,没什么有意思的事情。燐音君是这里面的例外哦——”

  “所以说起来我也要谢谢燐音君,毕竟当时也是你跪下……啊我是说,是你去帮我们‘掠夺’到了续命的食物吧?”

  椎名丹希断断续续地把这段话说完,手上的面包也吃完了。他想要扔掉包装纸,手腕却依然被天城燐音攥得死紧。

  “丹希……”天城燐音动容,猛地抱住椎名丹希,却又不好意思暴露自己被感动了的真相,只好用平时的轻佻语气回应:“和咱结婚吧!”

  “燐音君你要我说多少次啦!这个国家男人和男人是不能结婚的!”椎名丹希大叫,却也没有推开他,“燐音君可不能随随便便和别人说这种话哦!”

  天城燐音抱得更紧,在椎名丹希看不见的地方将眼睛闭上。

  他又欠了椎名丹希一次。

  不知道是否还在人世的父王,想必也能理解他。

  他要报恩。

  为了椎名丹希,为了救命恩人,也为了他自己,他必须,也愿意继续站在舞台上。

  接受那些来自四面八方,来自世界,来自广袤宇宙的注视。不去管那些注视是热切或冰冷,是喜爱或厌恶。

  因为舞台终究是光明的。

】流浪王 #偶像梦幻 # # # #
一下,日本结婚是穿白色和服。”HiMERU抬眼,“希望不要误导观众。”   “可是在咱故乡就是穿红色啊。”毫无自觉道,转过身去看,“……把咱便当放下。”   在...
【一】临时约会 #一彩 # #偶像梦幻
免不了耳红心跳。   曾经跟开玩笑,如果世界上一种叫“一触摸不到心爱人就会死”病,那天一彩绝对是唯一一位患者。   见天小狗失落地要向后退,想起了的话——然后...
【一】带哥记 #偶像梦幻2 # #一彩
,挑了一下眉毛。   “唔呣,其实昨晚和哥哥......!”   “一彩,不想说其实可以不说,对撒谎可以,”笑起来,“每个人都需要自己小秘密,这是属于权利。”   “唔呣...
一】碎渣 #偶像梦幻 #一彩 #
声已经戛然而止了。   一彩听到了很多人声音。蓝良、风早前辈——但最清晰,是。   他又在骂自己了。   他说,笨蛋,在搞什么。   肇事者不出十秒便被台下一众粉丝...
【零】开会?幽会。 #零 #朔间零 #
by/ 語絜   ※零是地下情人。没头没尾,只是想看小情侣偷偷摸摸恩爱。很短。   「君在这个休息室裡~」给朔间零带路,帮他开了门。 「呦,这不是朔间前辈吗?」坐在房内沙發上男人抬起...
【一】淡色拉格与苦水玫瑰 #偶像梦幻
:“竟然爽约了一彩十二次!”   “那些是原因!!还有这不是重点!!”   猛地拉开厨柜:“可恶,要把他桌上辣椒酱全部换成番茄酱……”   “番茄酱他很爱吃,”说,“又跟一彩玩...
【一】男朋友 #一 #偶像梦幻
半睡半醒间听见大呼小叫。   “哇!君怎么跟一彩睡在一起啊?还有怎么咬着一彩肩膀?!果然这个魔鬼终于要对弟弟下手了吗快给松口啊——”   没人比更懂爱...
【一】不来吵架吗 #偶像梦幻
想得那么坏好不好?!”愤愤地说,企图用超大分贝音量来掩藏自己小心虚。   “那一彩怎么......啧。”   盯着看了好久,突然一拍脑袋,惊喜地说:“跟一彩吵架了...
一】关于小宝宝是怎么来这个问题。 #偶像梦幻 # #一彩
!”   “不是……不是,”这一出直接让思绪紊乱,“一彩,究竟理解咱话啊?”   “哥哥,。”   “……不是!啊啊啊!一彩!个笨蛋!明明刚开始就跟郑重强调了...
一】君臣关系 #偶像梦幻 #一彩 #
。   他想起了小时候,一个妄想逃跑夜晚,繁星缀满世界,捧着他脸,他说:   ——。   ⑥ 与山棠氏花烛之夜,逃跑了。   在两个氏族传统观念中,但逢婚,初夜交合必是...
【一一】债 #偶像梦幻 #一彩 # #ES2
,再久别离,凿不去髓中灵魂。   但是,还不可以。   脸上笑容落下了荧幕,咬咬牙,他念下了一彩名字。   他说:“一彩。来这种地方做什么?”   “...
【ひめこは】醉樱花 #偶像梦幻 #樱河琥珀 #HiMERU
,“这家伙那天要打工吧,我们没办法去接merumeru啦。”   可怜慌张地掏出手机看了日程:“诶诶诶,那天要打工吗?!”   然后被揪了辫子。   “啊对对对,那天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