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ひめこは】月在看着 #偶像梦幻祭 #樱河琥珀 #HiMERU #露琥珀

sodasinei 2021-07-19

原作者:相携卧白云

 

*这个合宿应该会写成一个系列,蜂碱其他cp都会出一篇(燐尼,彩良,巽宵)

本文内含:

*ooc

*吃醋露露

*玲明友情(?),巽哥会大量出没,介意请及时退出

*物理贴贴

*一句话燐尼

说是温泉旅馆但其实本篇并没有提到温泉()

(是在ktv产出的东西,思路被打断很多遍,废话可能很多w)

最后,如果可以的话,请看得愉快。

 

  七种茨把企划书递给HiMERU的那一刻,HiMERU放弃了他的标准微笑。
  因为他看见企划书上的粗体标题。
  《Crazy:B和ALKALOID温泉合宿综艺企划》
  第一时间怀疑这是七种茨的迫害,HiMERU抬眼看他,却收获对方一个人畜无害的笑。
  “HiMERU先生不要露出这种表情,这次的企划是STAR PRO和COS PRO的高层共同决定的,在下没有发言权。”
  沉默几秒,HiMERU还是被迫接过了那份企划书。
  回到月桂把这个消息带给三个队友,正一个人趴在桌上玩飞行棋的天城燐音,闻言立即直起身来。
  “咱终于有新工作了?一定是小蛇终于发现咱的魅力了吧呀哈哈——”
  “连会议都要HiMERU替你去开,HiMERU觉得天城没资格讲这种话。”HiMERU皱眉,把手里的企划书精准地丢到天城燐音面前的桌上。
  从厨房里出来的椎名丹希端了几杯冰水,顺手给他们三人一人拿了一杯,往围裙上胡乱擦擦手,也凑过去看企划书。
  “温泉诶——会不会有好吃的……”
  叹口气,HiMERU拿起自己那杯冰水,在旁边的空座位坐下。
  同样对企划表现出强烈兴趣的樱河琥珀,也凑过去跟着看了几眼后,却跑到他身边坐下。
  “HiMERU?”
  “怎么了,樱河?”HiMERU对末子露出一个足够温和的微笑。
  “总感觉HiMERU好像不太开心啊。”樱河琥珀转过头来看他,眼里是毫不掩饰的探究,“不满意这次的企划吗?”
  本来也没打算瞒着队友,HiMERU敛了敛笑意,还是点头。
  “算是吧。”HiMERU说着,又喝了口冰水,“有HiMERU不喜欢的人在。”
  樱河琥珀也没有再问,HiMERU猜想他应该是知道的。
  开始那天,天城燐音自告奋勇开车带他们过去。帮樱河琥珀分担了一些行李的HiMERU,一边提醒椎名丹希不需要带那么多食物,一边回过头去质疑天城燐音是否有驾照。
  只不过,很快HiMERU就没有多余的心思去管天城燐音是不是无证驾驶了。
  因为ALKALOID的车停在他们的车旁边。
  天城一彩看见天城燐音就飞扑上来,身手矫健的天城燐音迅速上了车把车门关上。见状HiMERU也迅速上车,躲开风早巽的问候。
  和白鸟蓝良打完招呼的樱河琥珀从另一边上车,挨着HiMERU坐下来。可能是发觉他脸色不好,心情不错的队友掏出手机打开音乐软件,并且给他分享了一边耳机。
  耳机里是Crazy:B和Double Face的歌交叉播放,HiMERU短暂地放松下来。
  两队到达温泉旅馆的时候是傍晚,按照组合分好房间——HiMERU觉得这是整个节目唯一有人性的地方,之后全员换上节目组准备好的浴衣。
  “樱河很适合这种装扮呢。”HiMERU看着穿上鸦青色浴衣的樱河琥珀,笑着这么说。
  突然受到夸奖的樱河琥珀有些惊讶,但很快也乖巧地回了他一句:“HiMERU也是。”
  毕竟他们俩穿的是同一个颜色的浴衣。
  为了捕捉偶像们最真实的状态,节目组没有给他们任何安排,全部由他们自己发挥,所以接下来就都是自由活动时间。
  刚换完浴衣,天城燐音就拉着椎名丹希不知道跑哪里去了。樱河琥珀收到白鸟蓝良的邀请去参加ALKALOID的团建,走之前欲言又止地看着他。
  “HiMERU一个人没事的。”HiMERU只能这么安慰他。
  毕竟从一行人踏进温泉旅馆的那一刻,就有无数个隐藏摄像头看着他们了。HiMERU总不能当着摄像头说“那边有风早巽所以不要去”吧。
  目送樱河琥珀离开,HiMERU一个人在不知道存在于哪里的镜头面前,依然时刻保持完美。他用皮筋拢起头发,把无可挑剔的侧颜暴露出来,同时从自己的行李里拿出一叠没写完的回信,提笔开始写。
  写完回信是晚上九点半,HiMERU刚心不在焉地看了几页小说,天城燐音就带着抱了一堆食物的椎名丹希回来了。
  见状他便起身将房间留给两个队友,打算出去散散步。
  这家温泉旅馆的设计深得他心,Crazy:B的房间和ALKALOID的房间离得很远。两边都是传统的和式部屋,一出玄关,映入眼帘的就是风景很不错的花园。
  HiMERU沿着石板小径走了一会,远远地看见小径那头迎面走来两个人。
  是樱河琥珀。
  和风早巽。
  很少见的组合。
  HiMERU微怔后不自觉地咬咬后槽牙。
  迫于摄像头的监视,HiMERU尽量面不改色,不紧不慢地与那两人碰头。
  “HiMERU桑——”风早巽友好地朝他笑着招手,“好久不见。”
  “好久不见,巽。”HiMERU熟练地做出微笑,浴衣袖子恰恰好遮住了他默默收紧的拳头。
  他感觉他比平时还要生气。
  这张脸看起来比平时欠打多了。
  圣人混蛋。
  樱河琥珀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到HiMERU这边来的,他规规矩矩和风早巽道别:“那么我这边就先回去了。晚安,巽前辈。”
  听到这句话的HiMERU,突然感觉自己的微笑没有那么标准了。
  略显敷衍地表演完和风早巽寒暄道别的戏码后,HiMERU才和樱河琥珀一同往房间的方向回去。
  显然是照顾到HiMERU的情绪,樱河琥珀也没有提起ALKALOID那边的事。两人回到房间洗漱完毕,和另外两个队友聊了点有的没的后,也各自睡下。
  休息时间之后,潜藏的摄像头都会关闭,这是副所长向他们再三保证的。那个人虽说精明善于算计,但也不会在这种事情上撒谎。
  即便如此,HiMERU也睡不着。他躺在被褥上闭着眼很久,心底却莫名地烦躁,没有丝毫睡意。
  他把这一切归咎于风早巽。
  倒也不是单单遇见风早巽就让他烦躁到这种地步,平时在ES大楼他也经常遇见对方,大部分时候很快就会忘记,但今天……
  是哪里不一样了?
  HiMERU难得没有推理出答案。
  旁边的被窝忽然发出轻微的声响,随后房门被小心打开又关上。HiMERU睁开眼,犹豫片刻也掀开被子。
  温泉旅馆处在山腰,即便是夏天,晚上也有足够凉爽的风。HiMERU把浴衣稍稍裹紧,在廊下发现坐着的樱河琥珀。
  月光照进廊下,樱河琥珀身上鸦青色的浴衣,显得那头粉发更加耀眼。从浴衣底部露出的白净脚踝在空中随意晃荡着,他整个人沐浴在月光之下。
  HiMERU下意识放轻步子走过去。
  “HiMERU。”
  樱河琥珀不用回头也认出他的气息。
  颇有些挫败感,HiMERU没说什么,只是在樱河琥珀旁边坐下来。
  “HiMERU你看,”樱河琥珀晃动手里不知道从哪里拔的草,指指旁边的草丛,“有萤火虫。”
  “现在正是萤火虫出没的季节。”HiMERU点头回应,视线却没有跟着转移到萤火虫那边。
  把视线从樱河琥珀粉红的指尖移到侧脸,HiMERU想起刚刚遇到风早巽的事情,心底又是一阵烦躁。
  这次没有摄像头,HiMERU索性放弃笑容。
  回过头来的樱河琥珀被板着脸的HiMERU吓到,眨眨眼小声问他怎么了。
  “……樱河刚刚和巽一起回来的。”
  “?”樱河琥珀露出疑惑的表情。
  向来善于保持距离的HiMERU,瞬间意识到自己这句话不合适。他想要改口却也来不及,只能陷入短暂的沉默。
  “因为love怕黑,所以巽前辈就代他送我回来了。”樱河琥珀倒是很自然地回答,转了转手里的草,“怎么了吗?”
  被“巽前辈”三个字狠狠刺中耳膜,HiMERU想说“没什么”也说不出口。
  他在心底暗骂几句风早巽。
  樱河果然是被圣人混蛋的伪装欺骗了。
  “……巽前辈?”HiMERU尽力让自己的语气听起来自如一些,“HiMERU记得樱河和巽没有那么熟。”
  “也还好……在玲明偶尔有碰到,他还向我打听HiMERU来着。”樱河琥珀回想着说,注意到HiMERU变黑的脸色后又猛地补充,“啊,如果是说称呼的话,我是跟着love叫的。”
  听到后半句话,HiMERU的脸色稍有缓和。
  只是很快他又反省自己失了分寸,却又控制不住自己去在意。
  注意到HiMERU异常的樱河琥珀意识到什么,忽然眯起眼戏谑笑着。他戏弄般地用手里的草,轻戳HiMERU从浴衣宽大领子露出来的胸膛。
  “难道巽前辈就是HiMERU讨厌的那个人吗?”
  被樱河琥珀手里的草扫得有点痒,HiMERU伸手想把草拿走。但樱河琥珀抓得紧,似乎是故意不肯让他拿走。
  眉眼一沉,HiMERU直接伸手抓住樱河琥珀裸露的手腕,略带威胁性地逼近他。
  鼻尖萦绕着熟悉的,和他一样的甜味,是不久前他们代言的蜂蜜味洗面奶。
  “……HiMERU?”樱河琥珀可能确实被吓着了,愣了愣才小声开口,“我开玩笑的……”
  心知樱河琥珀要是想挣脱是轻而易举,HiMERU也知道自己控制不住黑道出身的队友。但是他就是想稍微吓吓对方,可能是出于难得的玩心,也可能是出于莫名的嫉妒心。
  他不在乎到底是出于什么心理,因为他的目的已经达到了。
  散发着甜味的队友用京都腔在他耳边软软地道歉,这对他很受用。
  不过HiMERU也没有放开他。怀着一不做二不休的心态,他抱住身形比他稍微小的樱河琥珀,将头埋在对方的肩窝。
  他们也不是没有拥抱过,只不过大部分时候都是樱河琥珀主动来拥抱他。表演顺利结束的时候,生日派对的时候,新年第一天见面的时候。
  所以他总说喜欢樱河琥珀的热情,这种热情让他能够肆无忌惮去拥抱亲近的人。
  “HiMERU……?”樱河琥珀有些不安地开口,换来HiMERU抱得更紧。
  “樱河调查过我吧?”
  HiMERU突然开口。
  “……?”
  感觉到怀里的人有一瞬间的僵硬,HiMERU反而偏过头蹭蹭对方的侧颈当做安抚。这使得樱河琥珀一阵颤栗,而HiMERU胜利般地低声轻笑。
  他知道樱河琥珀不会对队友出手——他得寸进尺。
  “……是,我调查过HiMERU。”
  “不,我说的不是HiMERU,”HiMERU并不满意这个回答,他看着对方泛红的耳廓,“我是说,我。”
  “……嗯,我调查过你们。”樱河琥珀妥协,落败般地承认。
  阶段性获胜的HiMERU很少这么愉快,他抬起手将樱河琥珀散落下来的侧发撩到耳后,毫不意外看见对方红到滴血的脸。
  “但是,我也是刚刚才知道巽前辈就是那位……”樱河琥珀小心把后面的话省略,做出解释,“我没有要故意冒犯HiMERU的意思。”
  可能是樱河琥珀的手感确实令人舒适,HiMERU听见风早巽的名字也没有太大的反应。
  “HiMERU不是在责怪你,樱河。”
  又擅自恢复了自称,HiMERU离开樱河琥珀的敏感区域,好让他放松一点。
  他看见樱河琥珀咬着唇做出不在意的模样,可是显然红了好几个度的皮肤还是出卖了他。
  “HiMERU只是想提醒樱河,”顿了顿,HiMERU收起愉悦的笑,“离风早巽远一点。”
  “樱河会被他的伪装欺骗的。”
  显然樱河琥珀想要反驳,但终究没有说出口。他也没有点头,只是有点别扭地转过身去。
  萤火虫还在那边飞舞,HiMERU见樱河琥珀不回答倒也没说什么,其实他从一开始也没打算说服樱河琥珀。他最多只是不想樱河琥珀和风早巽走得太近而已,那让他有些不知所谓的烦躁。
  不过刚刚樱河琥珀对他的反应已经很好地告诉他,这些烦躁是完全没有必要的。
  想到这里的HiMERU心情舒畅,也不急着回去睡觉,他就这样和樱河琥珀并肩坐在廊下,抬头看着明朗的月。
  樱河琥珀有些凉的手默默探过来,覆上HiMERU的手。
  心神一顿,HiMERU没说话。他只是抬起手将樱河琥珀的手握住,悄悄微笑起来。
  是吧,有什么好烦躁的呢。
  HiMERU对月亮这么说。
  

】因为是队友 #偶像梦幻 #琥珀 #琥珀 #HiMERU
前,琥珀白鸟蓝良的指导下,下载了这个游戏。   这是ES广场研发的音乐游戏,叫做偶像梦幻,其中混合了抽卡机制,角色是ES广场的各位偶像们。   琥珀还没听说过的时候,这个游戏已经运营了...
】我给你一个久久望人的悲哀 #偶像梦幻 #琥珀 #琥珀 #HiMERU
种子。”   带自嘲语气说完这句话,琥珀发现自己读的这些书确实有用。他想不到比这更合适的形容。   HiMERU他沉默。   琥珀毫不示弱地回视过去。   说实话他有点害怕。   他害怕...
】云脚乱蹒跚 #偶像梦幻 #琥珀 #HiMERU #琥珀
旁边,琥珀刚刚的位置上坐下来。   “……”   天城燐音托他。   HiMERU安静吃饭。   天城燐音托他。   被得浑身难受,HiMERU还是抬眼对上天城燐音不怀好意的眼神...
】鸤鸠 #偶像梦幻 #琥珀 #琥珀 #HiMERU
,大概对方根本就没有注意到这件事。HiMERU琥珀的文字这么想。   有时候,或者说绝大部分时候,他都很羡慕琥珀。虽然琥珀经常自称“全身上下都沾染了罪恶”,但HiMERU看来,他比...
】破蛹 #偶像梦幻 #琥珀 #琥珀 #HiMERU
。”HiMERU琥珀身后,镜子里的对方道。   半小时后Crazy:B的演出就要开始,然而这种时候,事先安排好的化妆师却因为私事抽不开身。   事务所那边算不上很重视Crazy:B,自然...
】说谎的人要吞一千根针 #偶像梦幻 #琥珀 #HiMERU
长条诗笺。   “说起来,今天也是七夕呢。”琥珀树上的诗笺道,又微笑起来,“京都的七夕是阴历七月七日,大概是下个。”   HiMERU难得地没有接话。他树上的彩色诗笺,想起往年的生日也...
】プライド #偶像梦幻 #琥珀 #琥珀 #HiMERU
意思是,HiMERU君有没有兴趣工作之余,再……”男人做出一个下流的手势,HiMERU没忍住皱眉移开了视线。   他再次庆幸琥珀不懂。   “HiMERU君,我记得你以前是很有人气的顶级偶像...
】天也醉樱花 #偶像梦幻 #琥珀 #HiMERU
上次的话题的。   “所以说琥珀亲到底喜欢上了谁啊???”   这句话,琥珀几乎是无意识地键盘上打出那个名字。回过神来清楚了待输入框里的“HiMERU”,琥珀又毅然决然地按下发送...
】可爱的生物 #偶像梦幻 #琥珀 #琥珀 #
认识那两人,安静地远远跟。   到达餐厅之后,两人找了个不太显眼的位置放好东西。HiMERU起身去柜台点餐,琥珀便坐位置上手机。   只是刚刚打开手机屏幕,琥珀敏锐的听力就让他迅速捕捉到...
】你当像鸟飞往你的山 #偶像梦幻 #琥珀 #琥珀 #hmkh
。   以前甜品会时,HiMERU也总是他们吃,很少将那些高热量的甜品送进嘴。   “HiMERU需要保持身材,吃吧。”不出琥珀所料,HiMERU拒绝了美味的偶像天敌。   不以为然地将下一个...
【彩良】迎光私奔 #偶像梦幻 #いあい #天城一彩 #白鸟蓝良
本来应该送他回去,但旁边还失落的天城一彩,一时也开不了这个口。   虽然琥珀也不需要别人送。   不过风早巽还是开口为他们解围。   “我记得蓝良怕黑的吧,就由我送琥珀回去吧。”   白鸟蓝...
【燐ニキ】流浪的王 #偶像梦幻 #燐尼 #天城燐音 #椎名ニキ #椎名丹希
看看穿其他颜色浴衣的两个队友,他不由得出口调侃。   “丹希起来好像要和咱结婚。”   随即天城燐音收获HiMERU琥珀的眼神警告。   “虽然天城的发言很离谱,但是HiMERU还是要提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