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良】迎光私奔 #偶像梦幻祭 #ひいあい #天城一彩 #白鸟蓝良

sodasinei 2021-07-19

原作者:相携卧白云

 

*温泉系列第二篇。

本文内含

*笔友组友情向

*一句话巽宵

*玲明友情(?)

*天城兄弟亲情

*哭哭爱拉+狗狗一彩

我平等地爱着每一位小偶像,阅读过程中如有不适,为了你我的身心健康请及时退出。

最后,如果可以的话,请看得愉快。

 

在天城一彩收到“闪闪发光邮件”的第二天,兴奋的白鸟蓝良拉着他去采购合宿用品。

  邮件是事务所高层发给天城一彩的企划书:ALKALOID要和Crazy:B一起参加一档综艺,内容是两队进行温泉合宿。

  白鸟蓝良显得比天城一彩还要期待。

  把四人份的生活用品采购完毕,白鸟蓝良还想到食品区去买些速食食品。跟在身后的天城一彩迅速地帮他提了一部分东西,同时发出一个很有道理的提问。

  “难道这个叫做温泉旅馆的地方没有食物吗?”

  转过头去看着天城一彩纯洁的眼神,白鸟蓝良一阵无言。

  “倒也不是没有啦……就算真的没有,Crazy:B那边不是还有阿彩的室友椎名前辈嘛。我只是觉得难得一起出去,还是买点吃的更有合宿的感觉吧?”

  初中组织露营时,身边的同学就是这么做的。白鸟蓝良暗想,虽然最后他也没有和那些人一起去。

  “唔姆,”天城一彩露出不太理解但还是明白了的表情,沉吟片刻又抬起头,“可是我记得我们的经费已经不多了。”

  “……”

  谢谢你阿彩。

  白鸟蓝良撇撇嘴有些欲哭无泪,不得已把已经拿在手里的小零食放回货架上。

  节目开始拍摄的那天,白鸟蓝良一大早就精神抖擞地从床上爬起来。第一次参加这种大型综艺,他从昨晚就睡不着,等到凌晨才浅浅睡了一会,天刚亮不久就又清醒。

  等到化完妆穿好衣服,困意才慢半拍地席卷而来。白鸟蓝良本来想在车上稍微小憩,却突然得知司机是风早巽。

  “事务所已经连司机都不愿意配备给我们了吗?!”从半梦半醒中惊醒的白鸟蓝良,回过身抓着礼濑真宵惊恐地问——当然没有让跃跃欲试的风早巽听见。

  “我也很理解您,蓝良同学……”礼濑真宵僵硬地任他抓着,脸上是兴奋和紧张交叉的复杂表情,“您如果害怕的话可以一直抓着我哦——”

  “怎么了,Love?”从Crazy:B那边走过来的樱河琥珀,见状略有些担忧问。

  “我们的司机是阿巽前辈啊啊啊……”看见樱河琥珀,白鸟蓝良换了根救命稻草,他转过去拉住对方的袖子哭诉。

  “巽前辈……?看起来是很稳重的人吧,不像我们这边的燐音。Love害怕什么?”

  闻言白鸟蓝良委屈地松开好友的袖子。

  不,琥珀亲。你不懂。

  被哥哥拒绝拥抱的天城一彩回到车上时,白鸟蓝良已经紧紧抓着身上的安全带,闭着眼睛在祈祷了。

  听见同伴嘴里小声地零零碎碎冒出“阿门”“阿弥陀佛”“上帝”之类的字眼,天城一彩悄悄凑过去,伸出手握住白鸟蓝良抓着安全带的手。

  白鸟蓝良立即睁开眼,哭丧着脸几乎要抱住他,奈何受到安全带的限制,只能堪堪抱住对方的手臂。

  “出发咯——”驾驶座的风早巽抬手做出一个出发的手势,收获天城一彩元气的回应后,狠狠地踩下油门。

  

  下车的时候白鸟蓝良强忍着没有吐出来。

  他觉得他有很大的进步。

  攀着身边的天城一彩,以防自己脚软瘫下的白鸟蓝良这么想。

  将行李放回ALKALOID的房间,白鸟蓝良和天城一彩换上同样浅黄色的浴衣。可能是节目组刻意安排的,两个组合却有四个颜色的浴衣。

  喝下一杯热水,白鸟蓝良稍微舒服些,困意再次返上来。因为车速快,ALKALOID比Crazy:B早到温泉旅馆,风早巽便建议他先睡一会。

  “好的,那我就和蓝良一起去睡觉吧!”天城一彩中气十足道。

  “阿彩你在说什么啦!”白鸟蓝良红了脸喊道,又怕被前辈们看出什么来,于是赶紧拉着天城一彩进了房间。

  一言不发整理完被褥,白鸟蓝良终于回过头来,看向正襟危坐在身后的天城一彩。

  天城一彩刚好打了个哈欠。

  “……阿彩昨晚也没睡好吗?”

  “我昨晚睡得很好!”天城一彩肯定地点头,却又露出思考的表情,“不过天亮的时候椎名前辈起床做便当,我去帮他打下手,所以现在有点困了。”

  默默叹了口气,白鸟蓝良想起天城一彩睡觉的时候警惕性很高,只要一点点细微的声音就会惊醒他。

  这点在ALKALOID刚组成的时候,他就有过深刻体会了。

  那天晚上白鸟蓝良不过是起床上个洗手间,路过天城一彩的床位时却被他突然睁开的眼睛吓得半死。从那以后白鸟蓝良半夜起床,一定会刻意避开天城一彩的床位。

  真不知道是什么教育才会养成这样的天城一彩。

  从惨痛的教训里回过神,白鸟蓝良也打了个哈欠。

  “那阿彩也睡一会吧,”白鸟蓝良说着,掀开自己的被子躺进去,懒散地闭上眼,“等会阿巽前辈他们回来会叫醒我们的。”

  点点头,天城一彩也在白鸟蓝良旁边的被窝躺下。

  虽然很困……

  白鸟蓝良觉得身体硌得难受。他动了动身子,半天也没找到一个舒适的角度。

  他无论在家里还是在宿舍,睡的都是床,从来没有睡过榻榻米。实在受不住,白鸟蓝良气愤地睁开眼。

  刚好和天城一彩的眼睛对上。

  心脏猛地一跳,白鸟蓝良完全没有形象地大叫起来。

  “……阿彩!”猛地坐起来,白鸟蓝良赶紧拍拍自己的心脏缓下心跳,“你不要吓我!”

  “我没有想要吓蓝良。”天城一彩也坐起来,闻言有些委屈道,“因为蓝良一直在动,所以我才想看看蓝良怎么了。”

  本来也没有真的生气,听见天城一彩这么说,白鸟蓝良叹口气平稳了呼吸,顿了顿还是伸手去拍拍天城一彩的肩。

  “……没事啦,我没怪你。”

  “就是榻榻米太硬了,睡起来很不舒服而已。”白鸟蓝良说着,颇有些无奈地活动活动身体,“看来这几天睡不了好觉了……”

  “唔姆。”天城一彩左手握拳托着下巴思考片刻,“我有一个办法。”

  ……

  天城一彩靠着墙坐在榻榻米上,白鸟蓝良被他拉着靠在他身上。

  这个画面很奇怪,白鸟蓝良红着脸。

  不过天城一彩的身体总比榻榻米要软。

  这么想着,再次被困意打败的白鸟蓝良还是靠着天城一彩沉沉睡去。

  直到风早巽和礼濑真宵为了不打扰两个孩子,轻轻推开门进来的时候,才看见天城一彩和白鸟蓝良两个脑袋互相靠着在沉睡。

  两个前辈对视微笑,刚想退出去,天城一彩却突然睁开眼。

  “前辈……”

  风早巽赶紧对他比了个“嘘”的手势,示意他不要吵醒白鸟蓝良。

  被白鸟蓝良靠着的天城一彩不敢点头,于是努力露出一个“我明白了”的表情。

  “嗯……阿彩……”

  睡梦中的白鸟蓝良忽然含含糊糊地发出这几个音节。

  “我在哦,蓝良。”天城一彩条件反射般地回应。

  结果白鸟蓝良还是被惊醒。

  “……阿彩!不要随便回答别人的梦话!”恼羞成怒的白鸟蓝良气呼呼地站起身,抬头看见风早巽和礼濑真宵也在,更是无地自容,不自觉又脸红起来。

  天城一彩歪歪头:“可是蓝良教我别人喊我的时候要回应。”

  “……”白鸟蓝良深吸一口气。

  “好了好了,”风早巽笑着摸摸两人的头发,轻声提醒,“姑且说一下,这所温泉旅馆其实到处都是隐藏摄像头哦。”

  “……?!”

  得知从一踏进这个温泉旅馆,他们就已经被监视的白鸟蓝良突然泄了气,没敢再和天城一彩胡闹。

  晚上礼濑真宵提议一起玩真心话大冒险,天城一彩兴致勃勃说要叫天城燐音过来。

  当然被白鸟蓝良否决了。

  当着摄像头的面白鸟蓝良也不敢说天城燐音的坏话,只好以“燐音前辈一定没空”敷衍过去,最后发了消息邀请樱河琥珀过来。

  风早巽似乎想邀请HiMERU,但听说发过去的消息没有得到回复,最终也就作罢。

  其实邀请樱河琥珀过来,白鸟蓝良也是有点私心的。

  两位前辈平时的相处模式过于亲密,是白鸟蓝良和天城一彩都难以分开的程度,所以白鸟蓝良和天城一彩的交流互动会更多。

  一起玩游戏的话这种现象就更明显,但在镜头面前,白鸟蓝良又不想和天城一彩有太多的交流。

  原因?

  白鸟蓝良不知道原因,反正他觉得这样有种秘密被窥探的感觉,让他很不安。

  所以他找来了樱河琥珀,有挚友的陪伴,白鸟蓝良至少不会太尴尬。

  第一轮点数最小的是白鸟蓝良。

  平时盲抽谷子的时候也是这么非,白鸟蓝良露出意料之中的表情,请点数最高的风早巽对他提出真心话。

  “那么……”风早巽从真心话的卡牌里抽出一张,“……在场的人里,蓝良最讨厌的人是?”

  风早巽旁边的礼濑真宵闻言惊恐万分,试探地凑过去看了一眼卡牌。

  “……这种问题可以说吗?!”白鸟蓝良不知所措,下意识看向天城一彩寻求帮助。

  这种情况下,不管说谁都不合适吧?!

  收到白鸟蓝良目光的天城一彩还给他一个安心的眼神,转过头去看风早巽:“巽前辈……”

  “一彩,请放心。”风早巽依然微笑着安抚他们,“卡牌上就是这么写的,我认为这里的讨厌并不一定是传统意义上的讨厌哦。”

  即便风早巽这么说,白鸟蓝良还是不敢胡乱开口。与其说不敢开口,应该说他心里根本就没有答案。

  ALKALOID在他心里,每个人都很重要。樱河琥珀对他而言,又是陪着他走过黑暗时期的挚友。

  “呜呜……”白鸟蓝良纠结得心脏难受,又下意识看了看天城一彩。紧接着他拍拍自己的脸颊,转过头去看风早巽,“阿巽前辈,我可以换成大冒险吗?”

  “当然。”风早巽没有为难他,点点头,从大冒险的卡牌里抽出一张,“这次是……给左右两边任意一位玩家一个拥抱。”

  “……”

  白鸟蓝良刚从上一个问题的纠结中解放出来,又陷入另一个更恐怖的选择题。

  左边是天城一彩,右边是樱河琥珀。

  选谁他都会良心不安啊?!

  他看见天城一彩期待的眼神。

  但是……如果到处都是摄像头的话……

  他转过身去抱抱樱河琥珀。

  做完这个动作,白鸟蓝良回过身,收获风早巽一如既往的微笑和礼濑真宵诧异的目光。

  以及天城一彩失落的表情。

  白鸟蓝良好想找个别人看不见的地方哭。

  接下来的几轮白鸟蓝良倒是没再输过,但是他也没了继续玩的兴致。机械性地重复了几轮,心不在焉听着樱河琥珀和风早巽平分秋色,他又偷偷看向天城一彩。

  自从白鸟蓝良选择了樱河琥珀之后,天城一彩就一直垂着头一言不发。

  心里同样的不好受,白鸟蓝良不由得撇撇嘴。

  等会去道个歉吧。

  墙上的挂钟指向九点半,樱河琥珀起身告辞,表示自己差不多该回去了。作为邀请者的白鸟蓝良本来应该送他回去,但看着旁边还在失落的天城一彩,一时也开不了这个口。

  虽然樱河琥珀也不需要别人送。

  不过风早巽还是开口为他们解围。

  “我记得蓝良怕黑的吧,就由我送琥珀回去吧。”

  白鸟蓝良向风早巽投去一个感激的眼神,同时对樱河琥珀挥挥手道别。

  “……那么我先回去睡觉了。”天城一彩帮忙整理完卡牌,站起身垂着头这么说,“晚安真宵前辈……晚安,蓝良。”

  说罢,白鸟蓝良看着红发的队长低着头走进里间,随后轻轻地关上门。

  “阿彩……”白鸟蓝良出声喊他,第一次没有得到回应。

  见两个后辈陷入奇怪的气氛,礼濑真宵一边兴奋却又一边担心。最后他还是担起来前辈的责任,劝导白鸟蓝良进去陪天城一彩,自己则留在外面等风早巽回来。

  “那个,休息时间摄像头会停止工作的,所以蓝良同学请放心……”礼濑真宵甚至多嘱咐了这么一句。

  白鸟蓝良推开里间门的时候,看见天城一彩整个人蜷缩在被窝里。火红的短发有些凌乱,看起来像一只被抛弃的狗狗。

  不知道自己这个想法是否合适,白鸟蓝良犹豫片刻,轻手轻脚地走过去。

  虽然他放轻了动作,但以天城一彩的警惕性不可能不知道。可是直到白鸟蓝良在天城一彩被窝旁边蹲下来,天城一彩都没有睁开眼睛。

  “阿彩……”白鸟蓝良伸手去握天城一彩的手。

  天城一彩没有把手收回去,他只是稍微动了动,终于睁开眼睛。

  水蓝色的瞳孔反射着窗外透进来的月光,像上好的宝石一样显得通透且明亮,却脆弱得让人心生颤栗。

  白鸟蓝良知道自己应该道歉。

  “对不起,阿彩。”向来不坦率的白鸟蓝良也还是这么做了。他眨眨眼,碧色的瞳孔暗沉下来,“阿彩不要这样,好不好?”

  天城一彩还是没有说话。

  他垂下眼帘,看看和白鸟蓝良握着的那只手,慢慢地将它握得更紧。

  白鸟蓝良觉得自己的呼吸有些迟滞。

  房间里有空调,即便是夏天也并不热。但他感到胸闷,感到有东西堵塞住了他的气管。

  “我没有怪蓝良。”

  一片寂静中,天城一彩忽然开口。

  “可是蓝良……真的需要我吗?”

  相握着的手有那么一瞬,白鸟蓝良感到了穿心的冰凉。他心悸,他将天城一彩的手藏进被子里。

  他想起那个晚上。

  那天天城燐音把所有责任归到自己身上,天城一彩就突然消失了。他以为天城一彩跟着哥哥回了故乡,却还是不死心地找了好几个小时,最后在星奏馆的空中花园发现他。

  那个时候,天城一彩像一只流浪狗一样缩在树下,不管白鸟蓝良说什么他都只是沉默。

  后来天城一彩告诉他,天城燐音说不再需要他,所以天城一彩不知道自己活着的意义。

  彼时白鸟蓝良明明是心疼的。

  他紧紧握着天城一彩的手,信誓旦旦地告诉他,不管怎么样,ALKALOID就是你的家。他把流浪的天城一彩带回宿舍,帮他擦干身上的雨水,陪着他入睡。

  现在想起来,白鸟蓝良依然是心疼的。

  但是不知不觉中,自己的遮遮掩掩和刻意避嫌,是否也伤害到了天城一彩呢?

  想到这里的白鸟蓝良喉咙一阵发紧。他用力地吸了一下鼻子,开口却突兀地带了哭腔。

  “阿彩,”白鸟蓝良感觉到自己弯着的双腿在颤抖,“我说过的吧,我们都是孤身一人的,虽然现在有了前辈们……但如果阿彩突然消失的话……我会很寂寞哦?”

  可能是听到白鸟蓝良的哭腔,可能是注意到白鸟蓝良重复了那天晚上的话,天城一彩抬起眼来看他。

  白鸟蓝良干脆坐下来,他用手把天城一彩的头扳正,强迫自己和他对视。

  “一直以来,都是阿彩在保护我,支持我……阿彩突然变成这样,我都不知道如何是好了。”

  “那个……突然这么说肯定很奇怪呜呜……可是……”

  “我啊,白鸟蓝良,真的很需要阿彩。”

  “刚刚大冒险的时候选择了琥珀亲,是因为这个旅馆到处都是摄像头吧?如果我选择了阿彩,总感觉好像……”

  “……好像内心的秘密都被别人挖出来看得清清楚楚了,我才不要那样……”

  天城一彩眨眨眼,慢慢坐起来。

  “这是……为什么?”

  “因为、因为……阿彩在我心里,是特别的啊。”

  “和琥珀亲不一样,和阿巽前辈不一样,和阿宵前辈不一样的那种……特别。”

  几乎是咬着牙说完这句话,白鸟蓝良羞耻地闭上眼。

  反正现在没有摄像头,他不管说什么都不会有别人知道的。

  紧紧闭着眼,房间又陷入沉默。白鸟蓝良明显地感觉到自己脸颊的温度在飙升。他祈祷天城一彩听不懂这些话,又担心天城一彩真的听不懂这些话。

  “……蓝良。”天城一彩还是开口了。

  紧接着白鸟蓝良感觉到脸上被一个凉凉的东西拂过,他慢慢睁开眼,看见天城一彩皱着眉在帮他擦眼泪。

  白鸟蓝良看着他,鼻头一酸,眼泪涌出得更多。

  见状天城一彩擦眼泪的动作也慌乱起来,白鸟蓝良却没忍住,还是笑了出来。

  一直到白鸟蓝良止住眼泪,天城一彩才默默地抱住他。

  也和那个晚上一样。

  白鸟蓝良靠在天城一彩的肩膀上,安心地想。

  有些事说出来后,会轻松很多。

  “对不起,阿彩。”白鸟蓝良半闭着眼睛趴在天城一彩的肩上,因为刚刚哭过,声音还有些发闷,“我以后不会做这种让你难过的事了……”

  “蓝良……”

  “阿彩也要自信一点。阿彩绝对是最——love的。”

  “蓝良。”

  “嗯嗯。”

  “我爱你哦。”

  “……?!”

  第二天白鸟蓝良火速向樱河琥珀控诉,天城燐音又教了天城一彩奇怪的东西。

【燐】关于小宝宝是怎么来的这个问题。 #偶像梦幻 #燐音 #
狠狠把自己打入了十九层地狱。   继续说道:“而且,后来我也有去问过ALKALOID的各位,但是直接骂了我顿跑走了;我去问真宵前辈,然而他露出了看上去很危险的表情,所以我跑走了;然后我问巽...
【燐】碎渣 #偶像梦幻 # #燐音
声已经戛然而止了。   听到了很多人的声音。的、风早前辈的、椎名丹希的——但最为清晰的,是燐音。   他又在骂自己了。   他说,笨蛋,你在搞什么。   肇事者不出十秒便被台下众粉丝...
】债 #偶像梦幻 # #燐音 #ES2
闻外面的世界,关于那红发男孩的言语,他竟一下定了神,猛灌口,就踩着铮亮的黑皮鞋往外走去。   燐音见天就皱起了眉。   “不是叫你回去了么?”   小狗看到大狐狸,眼中一下泛起了...
めこは】也醉樱花 #偶像梦幻 #樱河琥珀 #HiMERU
!”   “抱歉啦,我只是觉得love可能会更了解。”樱河琥珀无奈笑着安慰友人,却收获对方的怀疑目光。   “琥珀亲难道……”收起怒色,站定脚步,那双碧色的瞳孔把樱河琥珀从上到下仔仔细细打量遍...
【燐】君臣关系 #偶像梦幻 # #燐音
耳垂,转到他的眼前,两双清的瞳孔,相觑相对。   【因为想见你。】   被柔软的触感所覆履,燐音一点一点啄食着的嘴唇。也不识得反抗,他的心里深知这种过度亲密的行为不甚得当,但他也...
めこは】因为是队友 #偶像梦幻 #露琥珀 #樱河琥珀 #HiMERU
月前,樱河琥珀在的指导下,下载了这个游戏。   这是ES广场研发的音乐游戏,叫做偶像梦幻,其中混合了抽卡机制,角色是ES广场的各位偶像们。   在樱河琥珀还没听说过的时候,这个游戏已经运营了...
めこは】月在看着 #偶像梦幻 #樱河琥珀 #HiMERU #露琥珀
不是无证驾驶了。   因为ALKALOID的车停在他们的车旁边。   看见燐音就飞扑上来,身手矫健的燐音迅速上了车把车门关上。见状HiMERU也迅速上车,躲开风早巽的问候。   和...
めこは】说谎的人要吞千根针 #偶像梦幻 #樱河琥珀 #HiMERU
,HiMERU想。   收拾完残局,樱河琥珀送着离开后,又趁燐音和椎名丹希打闹时,溜回到HiMERU身边。   HiMERU正整理着其他人送来的礼物,里面有不少推理小说。樱河琥珀在他身边坐下,看...
【巽マヨ】我的神明 #偶像梦幻 #巽宵 #风早巽 #礼濑真宵
……”   下意识想要抽回手的礼濑真宵终于想起摄像头的存在,脑内斗争了一番还是任由风早巽握着。   如果忽略掉他额上冒出的虚汗的话。   “前辈们的浴衣颜色居然和我们不一样啊?”换完浴衣的从另一个...
めこは】你当像飞往你的山 #偶像梦幻 #露琥珀 #樱河琥珀 #hmkh
更加信任彼此,Crazy:B能够彻底摆脱吊车尾的名号。谁知不尽人意,在那之后发生了许多不可控的事情,Crazy:B不得已走向解散。   燐音还是带着椎名丹希回了他的故乡,HiMERU如愿继续当他的...
【燐ニキ】流浪的王 #偶像梦幻 #燐尼 #燐音 #椎名ニキ #椎名丹希
音转身拒绝了的拥抱,拉着椎名丹希迅速上了车。   “好了好了小蜜蜂们,要相信咱的技术——”提高了声调这么说着,燐音勾住副驾驶椎名丹希的脖子,“丹希最清楚了,对吧?”   后座的两人闭着眼睛...
【游戏王DM/貘了生贺】死星上行 #貘了 #暗貘 #巴库拉 #暗游戏 #亚图姆
,是否会升起另片黑暗的星?   那声音依旧在风里,在原本温煦的夜风中如拍打着翅膀的巴之(3),诱惑着他去追寻、去靠近,让他想要去聆听却无法听清。那声音不是属于音,或是他曾经知晓的任何活着的人,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