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巽マヨ】我的神明 #偶像梦幻祭 #巽宵 #风早巽 #礼濑真宵

sodasinei 2021-07-19

原作者:相携卧白云

 

*温泉系列第三篇。

本文内含:

*腹黑计划通巽哥

*一点彩良

*阿佛洛狄忒:即维纳斯。希腊神话中爱与美的女神。象征爱情。

 

最后,如果可以的话,请看得愉快。

 

得知司机是风早巽的礼濑真宵,丝毫不比闭着眼睛祈祷的白鸟蓝良冷静。

  “真宵可以坐在副驾驶吗?因为我开车的时候总是会过于亢奋,也许真宵在我身边我就会安心一些。”

  因为被带着圣洁微笑的风早巽这么请求了,礼濑真宵捂着脸说不出拒绝的话,回过神来已经坐在了副驾驶上。

  反复确认安全带好好系着之后,礼濑真宵认命般地闭上眼。

  这次是温泉旅馆合宿综艺,节目组指名让ALKALOID和Crazy:B一起参加。本来很期待和孩子们一起泡温泉的礼濑真宵,在跌跌撞撞下车之后也没了这个念头。

  至少今天没有。

  礼濑真宵颤抖着腿,扒着路边的树呜咽。

  “真宵,没事吧?”

  抬头看见风早巽带着歉意的神情,礼濑真宵一个激灵站直起来,同时迅速地退开几步:“我没、没事的,巽同学……”

  汽车,好可怕。

  礼濑真宵苦涩地想。

  事务所那边嘱咐他们,旅馆里到处都是隐藏摄像头,要时刻注意形象和言行。心想着不能进行潜伏行动了,礼濑真宵颇有些失望地跟着队友走进旅馆。

  换好节目组准备的浴衣,礼濑真宵万分惊恐地发现,自己和风早巽的浴衣居然是同样的象牙色。

  象牙色浴衣的风早巽朝他走过来,温柔地打量他片刻:“真宵好适合这个颜色呢。”

  “唔噫!这么圣洁的颜色只有巽同学能够驾驭,我我我这种人……”

  风早巽微笑着伸出手来,虚虚握住他的手。

  “因为真宵的皮肤很白,所以浅色十分合适哦。”

  “呜……”

  下意识想要抽回手的礼濑真宵终于想起摄像头的存在,脑内斗争了一番还是任由风早巽握着。

  如果忽略掉他额上冒出的虚汗的话。

  “前辈们的浴衣颜色居然和我们不一样啊?”换完浴衣的天城一彩和白鸟蓝良从另一个隔间出来,有些惊讶问。

  “好像是故意这么安排的,听说Crazy:B那边也是这样。”风早巽解释道,又像是忽然想起什么,关切地看向一脸疲惫的白鸟蓝良,“蓝良刚刚说自己很困吧?Crazy:B还要一会才能到,蓝良可以先去睡一小会哦?”

  “好……”白鸟蓝良点头,捂着嘴打个哈欠。

  “唔姆,那我就和蓝良一起去睡觉了!”天城一彩中气十足道。

  白鸟蓝良差点被打到一半的哈欠呛着。

  不想打扰两个后辈,风早巽又向礼濑真宵提出一起出去走走的邀请。

  完全没有办法拒绝风早巽,礼濑真宵还是硬着头皮答应跟着出去。

  拒绝不了风早巽是人之常情。

  礼濑真宵这么安慰自己。

  这所旅馆采用的是和式部屋的设计,从廊下出来可以看见景色很棒的花园。两人沿着铺满夕阳的石板小径漫无目的地走了一会,看见一口天然温泉。

  “嗯嗯,看来这里就是那个温泉……”风早巽一边轻声自言自语,一边掏出随身带着的本子,认真记下什么东西。

  想着对方大概是在思考节目相关的事,礼濑真宵没敢出声打扰。

  现在还是夏天,礼濑真宵身上还穿着浴衣。站在温泉旁边,他被热气熏得有些头昏脑涨,开始不自觉地用手轻轻给自己扇风,汗珠已经顺着额角滑落下来。

  旁边的风早巽似乎注意到他的动作,忽然转过身用手里的小本子给他扇了扇:“真宵觉得热吗?其实温泉也有消暑作用哦。”

  “……咦?”

  “因为泡温泉的时候毛孔会张开,所以体内的热量就会排出来。”风早巽解释着,转过头去看温泉,“这么说有点抽象吧,要不然真宵一起来体验一下?这边是没有摄像头的哦。”

  “咦?!”礼濑真宵惊恐地看着风早巽,试图退开几步,却发现自己的袖子被对方轻轻拉着。

  风早巽依旧微笑,看着礼濑真宵的眼神里又带上请求的意味。

  “怎么了真宵?不愿意和我一起吗?”

  “不不不,不是的……”礼濑真宵有些欲哭无泪,他想拒绝却找不到一个好的理由,只能一味否认风早巽的疑问。

  “那是为什么呢?”风早巽熟练地做出遗憾的表情。

  太犯规了。

  礼濑真宵捂住脸。

  “是因为……因为巽同学太耀眼了,如果和巽同学一起泡温泉的话……巽同学会被我污染的呜呜……”

  闻言风早巽发出轻笑,他凑过来,将礼濑真宵捂着脸的手拉下。

  “怎么会呢,真宵。”

  粉紫色的眸子含笑紧盯着礼濑真宵,仿佛刚才的遗憾惋惜都是临时扮出来的。礼濑真宵被迫直视那双眸子,一时间竟有种被扒光看透的羞耻感。

  “真宵是我很重要的人哦,如果真宵愿意和我一起泡温泉,应该是我的荣幸才对。”

  醇厚的嗓音像是魅魔的低语,无法抵御地钻进礼濑真宵的耳道,与其圣洁的主人截然不同。颤抖着呜咽几声,他还是默默地点头了。

  好像每次都是这样。

  每次风早巽提出的请求,礼濑真宵就算一开始表现出退缩犹豫,最终也会被风早巽说动心软。

  身体浸入冒着热气的温泉,礼濑真宵倒吸一口冷气。僵硬的骨架确实在热水的抚慰下放松下来,但他的身体还不敢放松。

  呜呜,和巽同学赤裸相见了。

  一进入温泉,礼濑真宵就像是自保一样,迅速将锁骨以下的部分藏进水中。但他的眼睛却控制不住地,在风早巽身上打转。

  风早巽一半身体已经进入水中,正背对着他拿架子上的冰毛巾。

  背上流畅的肌肉线条延伸进水下的神秘领域,精瘦却不失力量感。

  不愧是曾经的玲明top。

  礼濑真宵又觉得头昏脑涨。

  温泉的热气打在他的脸上,他感觉自己下一秒就要晕厥过去,不得已闭上眼。

  水面泛出几圈波纹,一块冰凉柔软的东西覆盖在礼濑真宵额上。他一惊睁开眼,却看见风早巽已经出现在他旁边。

  “唔噫!”礼濑真宵下意识要往后退,一时忘记了背后就是温泉的边缘。裸露的背被凸起的石头蹭了一下,疼得他差点叫出声。

  “真宵?”风早巽露出担忧的神情,伸出手轻柔地将礼濑真宵转过去,查看他刚刚被石头蹭到的地方。

  对方的指尖抚上常年不见阳光的、白皙的背。

  礼濑真宵咬着唇紧闭双眼,控制不住自己颤抖的身体。风早巽的指尖带着轻微的茧,可能是常年握着麦克风留下的。薄茧轻轻蹭着礼濑真宵敏感的皮肤,他差点发出奇怪的声音。

  热气充斥他的周身,他的体温似乎也在迅速攀升。

  不知道过了多久——礼濑真宵觉得好像有一个世纪那么久,风早巽终于收回手。

  “还好没有破皮,真宵要小心一点。”

  依旧温柔的声音从背后传来,礼濑真宵一边小声应着,一边慢慢转过身来。

  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错觉,风早巽似乎比刚才离他更近了一些。

  近到礼濑真宵感觉自己似乎被风早巽一个人包围了,热气夹杂着风早巽的气息包裹住他。

  实在忍受不了这么近的距离,礼濑真宵感到呼吸不畅,他还是轻声地开了口。

  “巽同学……太近了……”

  闻言风早巽似乎愣了一下,随后他默默退开一些,给礼濑真宵留出空间。礼濑真宵终于得以自由呼吸,贪婪地吸了几口空气后,他才发觉风早巽脸上又露出内疚的表情。

  “抱歉,真宵。”风早巽微微皱着细眉,垂下眼似乎是在责怪自己,“是我没考虑到你不适应和别人相处,还硬拉着你一起泡温泉……”

  向来看不得这样的风早巽,礼濑真宵赶紧摆摆手:“不不不……不是巽同学的错,是我太敏感了呜呜……”

  “没事的真宵,是我太心急了。”风早巽貌似叹了口气,又微笑起来,和刚刚无二,“我们回去吧。”

  没来得及注意风早巽话里的话,礼濑真宵瑟缩着点点头。

  穿好浴衣回到房间叫醒两个后辈之后,风早巽提议一起去吃晚饭。

  来到旅馆的餐厅,本来因为摄像头还有些拘谨的四人,也逐渐放松开来。

  看着胃口很好的两个孩子,礼濑真宵暂时忘记刚才的尴尬。把叉子上的食物送进嘴里,礼濑真宵看着对面两个孩子满足的表情,顿觉嘴里的食物变得更加美味。

  旁边的风早巽做完餐前祈祷也开始用餐,照着他们平时的相处模式有一句没一句地聊着,很快晚饭也接近尾声。

  服务生上了一盘和果子,放在靠外面的风早巽手边。因为餐桌中央放不下,风早巽也就没有把那盘和果子移过来。

  礼濑真宵看见,突然想起上次甜品会团建的时候,Crazy:B的两位带来过这种和果子。

  那时他跟着尝了几块,简直是他吃过的最好吃的和果子。但后来去找,却再也找不到这种,他也不敢去问那两位,只好强迫自己忘记。

  今天难得再次见到,礼濑真宵还是想吃。

  但是盘子放在风早巽旁边,以礼濑真宵的角度要去拿,就势必得靠近风早巽。

  刚刚的事又重新冲击他的脑海,礼濑真宵失去了这个勇气。

  不过是一个和果子而已……

  礼濑真宵强迫自己移开视线。

  对面的白鸟蓝良似乎也对那盘和果子感兴趣,奈何离得太远,他只好拜托了近一点的天城一彩帮他拿。

  看着吃下和果子而露出极度满足表情,发出“Lo~ve”声音的白鸟蓝良,礼濑真宵更想吃了。

  他吞吞口水。

  风早巽似乎注意到礼濑真宵这个动作,偏过头来问他要不要吃一块。

  “呜……那个……”下意识想要拒绝的礼濑真宵卡了一下。

  就在他犹豫的时候,风早巽已经拈起一块送到他的嘴边。

  见对方笑着丝毫没有放在他盘子里的意思,礼濑真宵的心跳擅自加速了。这时肯定有摄像头看着他们,他如果拒绝,会让风早巽陷入尴尬的境地。

  这么权衡着,礼濑真宵闭闭眼,还是凑上去咬了一口。

  香甜的气息瞬间弥漫整个口腔,礼濑真宵捂住嘴赶紧退开。

  本以为风早巽会把剩下的一半放进他的盘子里,却又听见对方突然开口。

  “身为偶像摄入的热量还是该控制一下,那么剩下的就由我来解决吧。”风早巽这么说着,动作自然地把剩下的一半放进嘴里,“嗯,味道不错呢。”

  对面的白鸟蓝良深深吸了一口气。

  天城一彩不解地看着白鸟蓝良。

  礼濑真宵已经石化。

  只有风早巽如同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依然慢条斯理地用餐。

  愣了好久才僵硬地继续咀嚼的动作,礼濑真宵的心脏差一点就要爆炸。

  圣洁的巽同学居然和他吃了同一块和果子。

  礼濑真宵怀疑他今晚就要被挂在木架上被火焚烧。

  丢了魂一样吃完晚饭,回到房间里礼濑真宵提议大家一起玩真心话大冒险。因为从吃完晚饭之后,他就发现风早巽一直看着自己。他心里发慌,他得组织个集体游戏来转移风早巽的目光。

  白鸟蓝良邀请了Crazy:B的樱河琥珀,这本该是礼濑真宵最幸福的时刻。然而他却不得已全程缩在风早巽旁边——只剩下这个位置,尽量降低自己的存在感。

  出乎意料的是,天城一彩和白鸟蓝良在游戏里闹了点别扭,两人都陷入失落的情绪中。时间已经很晚,风早巽考虑到两个后辈,便主动送樱河琥珀回去。

  走之前风早巽给了他一个眼神。

  过于敏感的礼濑真宵从里面读出了好多信息,他知道风早巽想让他帮忙劝导两个后辈。

  还有等他回来。

  这个时候已经到了摄像头关闭的时间,礼濑真宵忧心忡忡地和两个后辈一起整理完卡牌,目送低落的天城一彩进了里间。

  虽然这么说很变态,但其实他挺享受两个孩子都露出失落表情的时候,这让他有了被需要的感觉。

  不过想归这么想,礼濑真宵还是作为前辈,好好劝导了白鸟蓝良去安慰天城一彩。

  看着白鸟蓝良也进了里间,礼濑真宵才在门口坐下来,紧张地盯着外边发呆。

  风早巽回来得很快,他看见礼濑真宵坐在门口,快步走过来。

  “一彩和蓝良怎么样了?”风早巽担心地望了望里间的门。

  “呜……我刚刚让蓝良同学去安慰一彩同学了,应该不会有事……”礼濑真宵悄悄拉开自己和风早巽的距离,小声这么说。

  “那就好。”风早巽点点头,放下心来。

  看着风早巽在自己身边坐下来,礼濑真宵不得已又往旁边挪了挪。

  “……所以,巽同学是有什么事要跟我说吗……?”

  “嗯。”

  看着和自己拉开距离的礼濑真宵,风早巽平静地微笑:“不过真宵可以不要离我太远吗?”

  礼濑真宵默默地挪回来。

  同样象牙色的浴衣几乎要贴到一起,礼濑真宵低着头不敢说话。

  风早巽也没有立刻开口。

  夜风穿堂而来,礼濑真宵有点发冷,轻轻搂了搂浴衣。

  这时风早巽终于开口。

  “真宵好像在躲我。”

  语气里带了一点委屈。

  礼濑真宵一惊,急忙抬头否认。

  “如果不是在躲我的话,真宵就是讨厌我了?”

  “……没有的事!”

  看着粉紫色的眸子眨了眨,礼濑真宵赶紧移开视线。

  明明是神职人员,这双眼睛却总是散发出魅惑的气息……礼濑真宵为自己的这个想法而愧疚。

  果然是自己的思想太龌龊……

  “那为什么真宵一直……不愿意靠近我呢?”风早巽皱着眉露出疑惑表情,“明明和一彩蓝良那么亲密。”

  礼濑真宵双手捂着嘴,慢慢转回头来,快速地瞟了一眼风早巽,又迅速垂下眼帘。他的呼吸开始不稳。

  “那是因为……和巽同学在一起的时候我会感到很紧张,巽同学是神职人员,像我这种邪恶的存在是不配靠近的呜……”

  风早巽突然伸出手,放在礼濑真宵的左肩上。礼濑真宵一震,依旧不敢抬头。

  “真宵,抬起头来看我。”

  “……”

  礼濑真宵沉默,摇摇头。

  风早巽顿了顿,用另一只手伸到礼濑真宵的脖子处,轻轻抬起他的脸。

  又对上那双粉紫色的眸子,礼濑真宵的呼吸变得急促起来。

  他看见那双眸子里泛出柔情。

  他下意识想要逃跑,却再次被风早巽擒住。

  风早巽捧着他的脸,强迫他直视自己。

  “巽同学……”

  “真宵,每个人都是上天亲自赐予生命的存在。所以真宵不是邪恶的,真宵也是上帝的孩子。”风早巽用那双眸子紧盯着他,用温和的声线缓缓说着,捧着他脸的手指在轻轻摩挲。

  礼濑真宵只感觉一阵电流从尾椎骨往上窜。他想要开口否认,却再次沦陷于那片粉紫中。

  他的思想真的太龌龊了。明明巽同学这么温柔地在安慰他,他却对巽同学有了奇怪的想法。

  想到这里的礼濑真宵死死咬住下唇。

  “真宵……是我的阿佛洛狄忒。”

  风早巽看着他,轻声说出这句话。

  几乎要溺死在那片粉紫色里,礼濑真宵闻言一惊。他的心脏已经于疯狂的震颤中麻痹,他又感觉到下午的那种头昏脑涨。

  见礼濑真宵没有回应,风早巽试探性地凑近。

  看着视野里越来越近的、风早巽漂亮的脸,礼濑真宵惊恐地闭上眼。

  “对、对不起……是我引诱了巽同学……我是不会得到原谅的……请不要用这种眼神看着我,我会被毁灭的呜呜呜……”

  语无伦次地冒出这些话,礼濑真宵的声音在颤抖。

  风早巽的动作停下来。

  不知道过了多久,他终于被放开。礼濑真宵感觉到对方围绕在自己身边的气息变远,这才悄悄地睁开眼。

  风早巽坐在离他几步远的地方,表情有些挫败。礼濑真宵偷偷地看他,不知道是该道歉还是该逃跑。

  像他这种人,怎么能奢求神明的垂爱……

  两人这样僵持片刻。

  风早巽突然站起身。

  “抱歉,真宵,让你受惊了。”风早巽低声道,看不见表情,“如果真宵不喜欢,我以后不会这么做了。请真宵忘记今天的事吧。”

  说罢,风早巽抬脚跨出门外,沿着廊下的阶梯,决绝地一步一步走入夜幕。

  不知道对方这么晚了还要去哪,礼濑真宵顿生悔意。

  他肯定不讨厌风早巽,相反,他甚至很多次对风早巽生出不该有的想法。但是当风早巽那样看着他,那样对他说话,他只想逃避。

  生活在黑暗里的人,是见不得光的。

  礼濑真宵右手抚上自己的心脏。

  隔着浴衣,他能感觉到那颗生命的象征在疯狂跳动。

  明明他那么仰慕风早巽。

  明明他那么渴望对方的怜爱。就像被上帝抛弃的孩子一样,渴望父神的再次眷顾。

  于他而言,风早巽早已与神明无异。

  看着风早巽的身影逐渐被夜幕吞噬,礼濑真宵不知道自己哪里来的勇气,他猛地站起身往门外跑去。

  或许是这么多年的积累,或许是一时的冲动爆发,总之他在风早巽身后几步远的地方停下。

  “巽同学!”礼濑真宵喊住他。

  他发现自己的声音很陌生。

  风早巽停住脚步,没有回头。

  夜风好冷。

  礼濑真宵想。

  但是。

  他再次抬起手,抚上左边胸膛里跳动的温热。

  那温热似乎穿过他的手,传遍了全身,夜晚的些微寒意消失殆尽。

  万籁俱寂里,礼濑真宵听见自己的心在叫嚣。

  “巽同学,也是我的神明。”

  随着心脏的跳动,礼濑真宵流露出微笑来。他伴随着心脏跳动的频率开口,那声音似乎就不来自他的喉咙,而来自他的心。

  风早巽的背影一怔,他转过身。

  那双粉紫色的眸子里闪着礼濑真宵再熟悉不过的光。

  那是希望与救赎的光。

  没有阳光那么耀眼,却比阳光明亮许多。

  他看见风早巽也在微笑。

  不知道是谁往前走了一步,礼濑真宵得以握上风早巽的手。他看着风早巽的眸子,不再逃避地移开视线。

  他就这样直直地望进去,从里面看见自己的倒影。

  “那……”

  “一起回去吧,神明大人。”

互攻】你说你是1?也是 #露 #hime # #HiMERU
关係」,另一面又说着「还是想看HiMERU桑被疼爱可爱样子」之类噁心话。为了避免我们打起来,HiMERU只好接受「和平」提议,猜拳决定。   不出几天HiMERU就后悔了。不是因为...
【ひめこは】说谎人要吞一千根针 #偶像梦幻 #樱河琥珀 #HiMERU
。   虽然不像同为甜品会成员一样,在人多地方就会晕厥,但习惯和其他人保持一定距离HiMERU,在这种人挤人地方依然不太适应。   樱河琥珀倒是很快融入这种环境,他拉着HiMERU往前...
【彩良】迎光私奔 #偶像梦幻 #ひいあい #天城一彩 #白鸟蓝良
本来想在车上稍微小憩,却突然得知司机是。   “事务所已经连司机都不愿意配备给我们了吗?!”从半梦半醒中惊醒白鸟蓝良,回过身抓着惊恐地问——当然没有让跃跃欲试听见。   “也...
【燐一】关于小宝宝是怎么来这个问题。 #偶像梦幻 #天城燐音 #天城一彩
前辈,却说打砲不过是表达爱附属品什么,然后就开始念起了奇怪经文……”   天城燐音内心尽是悔苦……他就不该天天瞎乱满嘴跑火车!谢谢你,白鸟蓝良,谢谢你,,谢谢你,,谢谢你们,没有...
[佐賀偶像是傳奇][櫻] 如何放下 #幸太郎 #幸櫻
原作者:食頭記   首先: 1. 完結有捏慎 2. 沒有沒有櫻沒有對話,極短篇 3. 過去捏造、宗教信仰捏造 就只是朋友一句「好想看參加櫻喪禮乾君」而產生腦洞 結果寫得超級短根本也沒什麼參到喪...
【ひめこは】月在看着 #偶像梦幻 #樱河琥珀 #HiMERU #露琥珀
就代他送回来了。”樱河琥珀倒是很自然地回答,转了转手里草,“怎么了吗?”   被“前辈”三个字狠狠刺中耳膜,HiMERU想说“没什么”也说不出口。   他在心底暗骂几句。   樱河果然是被...
【一燐】狐狸魔法
!!可是超级了解燐音前辈!!燐音前辈每场表演都看过!!房间里还有很多燐音前辈海报!!同时喜欢燐音前辈还有燕子二号!前辈!!和燕子三号!!前辈!!”   “我们希望!!燐音前辈...
【三傻】你所期待世界(13) #偶像梦幻 #守泽千秋 #名泉 #羽
by/ 風邪   *三傻友情向 *ooc有,大二私设 *只敢坐旋转木马,大风车很恐怖 新一天要精神饱满开始! 耳边传来异于常人音量喊声,羽薰把被子拉过头顶,翻个身继续睡。 这种时候...
【英智中心】my life is beautiful #偶像梦幻 #天祥院英智
温柔部长用刚泡过红茶、温热手握住,“该说谢谢是我们啊。” 姬宫桃李用力地点头。 “果然是很喜欢梦之咲。” 天祥院英智在看过梦幻后回去车上如此感叹道。 坐在驾驶位上日日树涉调笑他...
夜绘卷 《夜絵巻》 歌词 中文翻译 偶像梦幻 红月
歌 咏赏月 与星同舞 与虹共歌 咏时赏梦 围起圆圈 来啊,一同起舞吧 来啊、来啊,起舞吧 ①道楽:堕落 ②無講:不拘礼节宴会 ③羽目を外して:纵情,过分,放肆 ④闇:(特指阴历15...
【三傻】你所期待世界(5) #偶像梦幻 #守泽千秋 #名泉 #羽
听到名君笑声。羽薰合上面前笔记本,将笔丢到一旁。那么你们就好好度过个假期吧,别打电话过来了,会打扰约会♪~ 说完不等守泽千秋回答就挂断了电话。羽薰将手机设定成飞行模式,上床补觉。...
【三傻】你所期待世界(9) #偶像梦幻 #守泽千秋 #名泉 #羽
歌曲什么,随随便便找个能看就行了。现在这样随意想法算是要清空了,不好好想会玩完。 羽薰用手机在网上找,偶尔和女性朋友交流一下询问意见。名泉在给自己朋友发短信寻求帮助。 果然!守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