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燐ニキ】流浪的王 #偶像梦幻祭 #燐尼 #天城燐音 #椎名ニキ #椎名丹希

sodasinei 2021-07-19

原作者:相携卧白云

 

*温泉系列最后一篇。

本文内含:

*天城兄弟亲情。

*微量露琥珀。

 

*题解:“真正酷爱自由的人不会奔赴已有自由的地方。他们会在没有自由或失去自由的地方创造自由、夺回自由。”这是征战,也是流浪。

最后,如果可以的话,请看得愉快。

 

昨晚和玩乐部的孩子们联机玩到凌晨,天城燐音早上便赖了会床。椎名丹希来宿舍找他的时候,时间已经不允许他吃早饭了。

  前几天HiMERU替他去开会,带回来一份企划书。是两个事务所联合策划的温泉合宿综艺,指名了Crazy:B和ALKALOID。

  今天刚巧就是节目开始拍摄的日子。

  去事务所做好所有准备工作,已经过了中午。一边打着哈欠,天城燐音下楼找到自己组合的车,决定自己开车。

  其实是因为七种茨给他们配备的司机到现在都没到。作为在场唯一的成年人,天城燐音觉得自己要担此大任。

  假装没有听见HiMERU质问他有没有驾照,天城燐音转身拒绝了天城一彩的拥抱,拉着椎名丹希迅速上了车。

  “好了好了小蜜蜂们,要相信咱的技术——”提高了声调这么说着,天城燐音勾住副驾驶椎名丹希的脖子,“丹希最清楚了,对吧?”

  后座的两人闭着眼睛分享同一个耳机听歌,并没有人打算理他。

  反而是椎名丹希一边喊着“燐音君不要说这种容易让人误会的话”,一边挣脱开他的禁锢。天城燐音假装凶狠地捏了一把椎名丹希的脖子肉,随后缩回身子系好安全带,安稳地发动车子。

  早上没来得及吃饭,中午又忙着处理准备工作,天城燐音刚开没几分钟就听见肚子在叫。听见旁边传来“嘎吱嘎吱”的咀嚼声,便开口讨食。

  “丹希希~咱也饿了,分咱一点吧?”

  听到这话的椎名丹希下意识护住手里的薯片,同时迅速地把剩下的倒入口中,紧接着他鼓着装满薯片的嘴抗议:“燐音君不要打薯片的主意!”

  “可是燐音君真的好饿——咱可是从起床到现在,连一口水都没喝哦?”天城燐音佯装出委屈的表情,“丹希希肯定还带了别的什么吃的吧?”

  “有是有……”椎名丹希犹豫了下,把手中的空薯片袋塞进随身的垃圾袋里,想了想抬头露出欣慰的表情,“天亮的时候我起床给大家做便当,燐音君的弟弟还来帮忙了呢。”

  “诶,那把咱的那份便当给咱嘛,咱快要饿死了——”天城燐音拉长声音做出撒娇的声调。他当然知道这对椎名丹希没用——如果不是因为他现在在开车,他肯定会自己伸手去拿。

  “不行!”椎名丹希快速驳回,“制作人姐姐说了吧,旅馆那边的餐厅要晚点才会开门。这是等会到旅馆的粮食,燐音君现在吃了,等会到那边怎么办!”

  “……区区丹希!”

  后座丢来一袋吐司面包,不偏不倚地落在天城燐音旁边。

  “快吃,闭嘴。”

  “还是小琥珀好,”天城燐音咧开嘴,瞄了一眼后视镜里依旧闭着眼的樱河琥珀,又咂咂舌头叫椎名丹希,“丹希,喂咱嘛。”

  看到食物的椎名丹希显然好说话许多。他光速拆开面包,先往自己嘴里塞了一片,然后才拿出另一片递到天城燐音嘴边。

  有了面包垫肚子的天城燐音,还是安全地抵达了温泉旅馆。

  “旅馆里到处都是隐藏摄像头,所以HiMERU希望你们能够克制一下自己。”下车的时候,HiMERU这么说。

  当然是看着天城燐音和椎名丹希说的。

  天城燐音对他做个鬼脸,提着椎名丹希带的便当下车。椎名丹希便像是被人拉住看不见的链子一样,紧紧地跟在他身后。

  节目组为天城燐音准备了绯色的浴衣。天城燐音穿上后照镜子,突然觉得节目播出后,他那个“火龙果”的外号真的要伴随一生了。

  本来也不太在意这个,天城燐音哼着歌走出换衣服的隔间,转头看见椎名丹希穿着和他一样的绯色浴衣,微不可见地愣了愣。又看看穿着其他颜色浴衣的两个队友,他不由得出口调侃。

  “丹希看起来好像要和咱结婚。”

  随即天城燐音收获HiMERU和樱河琥珀的眼神警告。

  “虽然天城的发言很离谱,但是HiMERU还是要提醒一下,日本结婚是穿白色和服的。”HiMERU抬眼,“希望天城不要误导观众。”

  “可是在咱的故乡就是穿红色啊。”天城燐音毫无自觉道,转过身去看椎名丹希,“丹希也……你把咱的便当放下。”

  在椎名丹希忍不住之前,天城燐音迅速解决完自己那份便当。本来想和队友们来几局麻将,但他又想起HiMERU的警告。拉着未成年玩麻将总归不太好,他最终还是作罢。

  君主天城燐音还是觉得站在舞台上尽情歌唱更适合他。

  瞄了眼看手机的HiMERU和樱河琥珀,天城燐音拉起研究菜谱的椎名丹希就往外走。

  营业这种事,还是交给那两人更合适。

  这所温泉旅馆采用的是传统的和式设计,连房间都是榻榻米,让天城燐音不自觉地想起故乡。

  带着不太愿意的椎名丹希在外面的花园兜兜转转,摸透了旅馆的构造之后,天城燐音突然转过身来。

  来不及刹车的椎名丹希差点撞上天城燐音。

  “燐音君!”

  “我说啊丹希,要不要出去?”

  “……去哪?”

  最终椎名丹希也没有得到天城燐音的答案。节目组没有拦着大摇大摆从旅馆正门离开的两人,天城燐音光明正大拉着椎名丹希往山上走。

  温泉旅馆建在半山腰,这个时候刚好能看见夕阳。但这并不是最佳的观赏角度,山顶才是。

  穿过崎岖的山路,和椎名丹希一起登上山顶,望见远处透出金黄的云层时,天城燐音想起天城一彩。

  小时候他也会这样带着天城一彩去看日出日落。不过如今天城一彩身边有了比他更有用的伙伴,天城燐音也渐渐放手。

  注意到天城燐音的失神,椎名丹希没有出声喊他。多年相伴的默契使然,灰发的搭档只是默默地在他身边蹲坐下来,和他一起望着落日。

  直到落日沉入远处的海里,金黄的云层逐渐变黑,天城燐音才站起身。

  虽然是夏天,但夜晚的山顶风还是很大。椎名丹希可能是有点冷了,跟着站起身的时候稍微抖了一下。

  发现这点的天城燐音转过身去看他,又艰难地把视线从椎名丹希裸露出来的锁骨上移开,伸手拉起开得太宽的领子。明明是关心的动作,他却依然不忘记开口揶揄。

  “丹希穿得这么暴露,是不是要勾引咱啊?”

  闻言椎名丹希凶狠地去咬他的手,被天城燐音躲过后又委屈哭诉:“我饿了燐音君,我们回去吧。”

  没有立刻回应,天城燐音在心里算着时间,离椎名丹希吞下最后一口食物大概已经过去了三个小时。按椎名丹希的体质,现在也确实差不多该再吃一顿了。

  于是天城燐音拉着椎名丹希下山,嘴里一刻也停不下地假意抱怨:“刚刚不吃晚饭的merumeru还把自己的那份给了你吧?丹希这样吃下去,迟早会养不起咱……”

  知道天城燐音是没有恶意地在胡言乱语,椎名丹希也懒得和他斗嘴,只是哼哼唧唧地任由他拉着。

  回到旅馆的时候,餐厅也刚好开门。天城燐音带着椎名丹希走进餐厅,刚想点餐就看见餐厅老板颇为兴奋地凑过来。

  准确地说,是凑到椎名丹希旁边。

  “您就是椎名先生吧?久仰大名,今日难得一见,不知椎名先生能否……”餐厅老板说着,指指后厨的方向,“来后厨帮帮忙?”

  “?”天城燐音皱眉,刚想开口质问,眼角余光就瞥见节目组的人穿着服务员的衣服,正在疯狂对他发送眼神。

  心下明白这是节目组的安排,天城燐音虽有不爽,但还是乖乖闭了嘴。

  椎名丹希真的是个优秀的料理人,听见老板这么说,他几乎没有犹豫就答应下来,甚至露出兴奋的表情。天城燐音无奈起身跟着他进厨房,路过那个装成服务员的工作人员时,还是忍不住多问了句。

  “说好的没有剧本呢?”

  “本来是没有的……但是刚刚您和椎名先生跑出拍摄场地导致出镜率过低,现在就只好委屈您和椎名先生配合一下,录点观众想看的了……”

  略有点心虚地回了句“知道了”,天城燐音叹口气跟上椎名丹希。

  说是帮忙,其实后厨只有他们两人。老板带他们进来后就直接离开,把偌大的厨房留给他们俩。

  幸好这所旅馆拍摄时是封闭的,所以餐厅没有客人。

  哦,现在有了。

  天城燐音趴在窗口,偷偷打量刚进入餐厅的ALKALOID。

  不知道天城一彩是不是感觉到了哥哥的气息,回过头来四处张望,却因为视线盲区看不见天城燐音,只好默默转回头。

  直到真正的服务生走过去为他们点餐,椎名丹希才从后面叫他。

  “燐音君别看啦,明明早上还残忍地拒绝了弟弟君的拥抱呢。”椎名丹希说着,把厨具摆放到自己习惯的位置,然后抓起一根洗过的黄瓜开始啃。

  有些尴尬地回过神,天城燐音接过服务生递过来的点餐单,将它贴到椎名丹希面前的餐台上。

  “笨蛋丹希废话少说,赶紧开始。”

  如果节目组好好地把天城燐音说的所有话消音的话,这一定是一段能够很好展现Crazy:B友谊的素材。

  帮一边做一边吃的椎名丹希打着下手做完菜,看着那边的ALKALOID,天城燐音又有点失神。

  像是眼睁睁看着孩子出嫁的老父亲。做着甜点的椎名丹希这么评价他。

  恼羞成怒的天城燐音转过头,却被椎名丹希往嘴里塞了一块和果子,还没来得及反应,唇齿间就泛起一阵惊艳的香甜。

  饶是向来对甜点不感冒的天城燐音,都忍不住安静下来好好品尝咀嚼。

  “很好吃吧?”说着忍不住也往自己嘴里放了一块,椎名丹希脸上露出幸福的表情,“之前我做了些让小琥珀和HiMERU君带去甜品会,听说受到了一致好评呢。”

  “……哼,笨蛋丹希只有这点让咱满意了。”故意说着违心的话,天城燐音凑过去想再拿一块。

  椎名丹希赶紧制止:“不行,这些是要给弟弟君他们的,燐音君不要和弟弟抢吃的!”

  “丹希希还真是喜欢咱的弟弟同学——”天城燐音缩回手,又贴上去搂住对方的腰,往对方耳边吹气,“难道丹希希想要出轨吗?”

  “我说过好多遍了吧,我可没打算和燐音君结婚哦。”椎名丹希躲掉天城燐音的骚扰,把和果子端给前来取菜的服务生。听见他们对话的服务生露出意味深长的笑,可惜椎名丹希没看见。

  “而且HiMERU君不是说了吗,这里到处都是摄像头,燐音君这样,小心激起粉丝的怒火哦?”

  “咱的笨蛋丹希居然也会担心这种事吗?丹希希长大了啊呐哈哈——”

  “燐音君不要叫我笨蛋!”再次躲开天城燐音的骚扰,椎名丹希试图让自己的表情看起来严肃一点,“会被炎上的!”

  到时候要是推特热搜上出现“Crazy:B队内不和”这个词条,椎名丹希觉得他们苦苦呵护下来的Crazy:B就要不保了。

  虽说他不是非当偶像不可,但Crazy:B可是面前这个人的心血啊。这么想着,椎名丹希叹气。

  自己的心血就自己好好保护啊混蛋燐音君。

  似乎知道椎名丹希在想什么,天城燐音脸上的笑有一瞬间的认真,却很好地在椎名丹希发现之前重新隐藏起来。

  他揽过椎名丹希的肩,不顾对方的挣扎,以椎名丹希常常用来比喻他的暴君的口吻开口。

  “那些人知道我们的什么?”

  “真的喜欢咱们的粉丝才不会因为这几句话定义咱,会因为这几句话来攻击咱的,肯定不是配让咱该好好对待的粉丝。”

  “Crazy:B就应该是这样的存在啊,呀哈哈——”

  吸着气说天城燐音这些话是歪理,椎名丹希却还是不由自主地露出笑容。

  收拾完厨房——其实本来不是椎名丹希的职责,只是椎名丹希顺手这么做了。ALKALOID刚好离开餐厅,天城燐音又趴在窗口看他们。

  椎名丹希高高兴兴地收下节目组送的零食,咀嚼着站在天城燐音身后。

  “明明这么关心,燐音君干嘛还老是拒绝弟弟啊,嚼嚼。”

  目送ALKALOID离开的天城燐音转过头来,装出一副深沉的样子:“丹希才不懂。”

  “诶——但是之前我感谢燐音君说要亲燐音君的时候,燐音君也拒绝了对吧。”椎名丹希暂时忘记摄像头的存在,故意笑着这么说,满意地看见暴君脸上飘起红色。

  “嚼嚼……难道说……燐音君的拒绝,都是因为害羞?”

  被戳破心事的天城燐音一阵慌乱。

  “原来如此——燐音君是害羞啊。”

  夸张地做出点头的动作,椎名丹希火上浇油。

  难得有反过来调戏天城燐音的机会,椎名丹希肯定要利用至尽。

  谁知恼羞成怒的暴君下一秒就凑过来,用更流氓的言行掩饰自己的青涩。椎名丹希开始后悔,手里的零食突然被对方抢走。

  “呜——!燐音君想对我干什么都可以,不要对我的零食下手啊!”

  “哈啊?笨蛋丹希在说什么奇怪的话?这里可是到处都是摄像头哦?!”

  ……

  后来节目组的工作人员找HiMERU哭诉,说天城燐音和椎名丹希没有一段素材是能播的。

  可靠的十七岁HiMERU认真地建议节目组,下次如果有恋爱综艺再邀请那两人。

】为你我也有走向光明热望 #偶像梦幻 # # # # #niki
太阳穴。   他和已经停止偶像活动很长一段时间了。   当偶像那段时间,无疑是兴奋。他从小接触东西都像是白开水,平常且枯燥,没有新意,他也没有任何自由去往白开水里增添味道...
【一】临时约会 #一彩 # #偶像梦幻
免不了耳红心跳。   曾经跟开玩笑,如果世界上有一种叫“一触摸不到心爱人就会死”病,那天一彩绝对是唯一一位患者。   见天小狗失落地要向后退,想起了的话——然后...
【一】带哥记 #偶像梦幻2 # #一彩
询问意见。   “礼物啊?一彩送什么礼物给君他都会喜欢吧,毕竟是最爱弟弟君哦。”   说。   “唔呣,正因为是哥哥弟弟,我才想给哥哥送最好礼物!”   “最好礼物啊...
一】碎渣 #偶像梦幻 #一彩 #
声已经戛然而止了。   一彩听到了很多人声音。蓝良、风早前辈——但最为清晰,是。   他又在骂自己了。   他说,笨蛋,你在搞什么。   肇事者不出十秒便被台下一众粉丝...
【一兄弟吵架了吗?
…… 一彩:桑,我们事别牵连到前辈,作为弟弟我都看不下去…… :唷!你不是说今天都不和咱说话吗?(放开后掏掏耳朵。 一彩:桑!! :搞什么呀!你们是在吵架吗?不要...
【一】无处不在甜橙兄弟 #兄弟 #一彩 #
:前几在图书室听,我有事,先告辞了。   一彩:唔姆!前辈慢走!   一彩:哥哥好慢啊……   :唷!这不是弟弟吗?   一彩:前辈好!   :阿哈哈,你也太有礼貌了~跟...
【零】开会?幽会。 #零 #朔间零 #
by/ 語絜   ※零是地下情人。没头没尾,只是想看小情侣偷偷摸摸恩爱。很短。   「君在这个休息室裡~」给朔间零带路,帮他开了门。 「呦,这不是朔间前辈吗?」坐在房内沙發上男人抬起...
【一】关于心情 #兄弟
冷水,也许人家不会跟你站在同一阵在线。」 「莫!小琥珀你说什么呢,弟弟搞不好是个明事理人!」皱着眉 「不,以梅露观察,弟弟秤,应该是完全向倾斜。」 「听不懂!梅露不要因为你...
【一】淡色拉格与苦水玫瑰 #偶像梦幻
忍俊不禁。   “嗯,准备好了。”   2. 周末时候一同回到了那间曾经他们住过小公寓。   “话说君是要找什么东西来着?”推开门迈进尘封已久公寓,不由得发出感叹...
【一】男朋友 #一 #偶像梦幻
半睡半醒间听见大呼小叫。   “哇!君怎么跟一彩睡在一起啊?还有君你怎么咬着一彩肩膀?!果然你这个魔鬼终于要对弟弟下手了吗快给我松口啊——”   没人比更懂爱...
【一】不来吵架吗 #偶像梦幻
在乎我吗?还是说根本不想跟我成为情侣?   一彩想起温柔,鼻子发酸。   是这样吧,哥哥只是不忍心让我伤心,才答应我表白。   一彩躲在被窝里呜咽了一整晚。   ...
一】君臣关系 #偶像梦幻 #一彩 #
,只有遥不可及星光。一阵,他再次躺下,合上了双眼。   第二便传来了消息,隔壁族落山棠氏女带着军队来访了。毫无前言,浩浩汤汤,为就是谏见新任君主一面。大概。   可惜那高傲山棠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