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乱】中年孩童与骗自己的鬼 #催眠麦克风 #drb

sodasinei 2021-07-19

原作者:滴滴答答

 

*字数5000+

*背景是中王区被推翻后??????的寂乱

*有微量一二独和左马一

*是甜文【确信 】

*是自我认知向病寂

*ooc,且慎入

 

part 1

 

盛夏,涩谷充斥着逛街的女孩们的欢笑与潮流的空气,世界在那蚕尽生机的一战后迅速习惯了新的秩序,一点点的重新堆砌起了全新的rules.而英雄们也接踵的走下神坛,回到了自己本该有的生活。

 

踩着铺着太阳的碎金的石板路,饴村乱数深吸一口气,一如既往,他穿着那件坠着皮带的倩蓝色的外套,和那双走在路上会哒哒响的鞋子,只不过在现在它们似乎并不那么体面。

 

马路的另一头,一个穿着工作服女孩的脸色有些微白,就连走路都有些颤抖,等待红绿灯的间隙,她不住的拿出手机翻翻找找。

 

乱数认出,那是以前一个和他关系不错的女孩,会在见面时就红着脸塞来一大把糖果,只不过当年她穿着的是坠着蕾丝花边的轻奢连衣裙,而现在换成了呆板的工作服。

他上前两步,想要向往常那样笑着跳起来,邀请她一起去吃的什么,但对上那双无神的双眼,他站住了,渐渐的,眼中蒙上了一层悲悯。

 

红绿灯跳转,人流朝着马路这头涌来,那位女士迈着僵硬的步子,穿着锋利的高跟鞋的脚越过饴村乱数,直径走了过去。

 

乱数侧目,看了看那个女人失神的面庞,慢步走过飞速流动的车辆,穿过马路离开了。

 

 

他现在只是一只什么都做不了的鬼魂。

 

 

part 2

 

好吧,可能有些玄幻,在死后,饴村乱数变成了一只鬼。

 

也不知道是因为没有甜味的阎婆汤还是只有人类才有资格下地狱,他就如同被从不存在的神明遗忘了,在人间游荡,偶尔碰见可以看见他的人,不是会被吓得哇哇大哭的孩童,就是病入膏肓马上就要离世的老人,偶尔有那么一个特例,也会在几天之后莫名死掉。

 

在最开始,这种寂寞感几乎把他逼疯,但久而久之,他不得不学着去适应,没头没脑的在在涩谷的街头来回踱步,他也曾碰到过面熟的人,却总是像开头那样,与他们擦肩。

 

他看到了,梦野幻太郎染上了酒,虽然依旧不常喝,但一个月中总有那么一天会烂醉如泥,而有栖川帝统不会阻止他,只是任由他一杯一杯的灌醉自己,手中攥着的骰子悄悄的捏紧又放开,却始终不丢出,为这场沉默的朋友聚会添上局滑稽的游戏。

 

有栖川帝统不再像以前那样对任何人都不大有戒备心,他依旧赌博,但却见不得毒品,和梦野幻太郎不同,他反而开始不沾酒精,只是因为他害怕自己喝醉之后从唇间滑出的已逝之人的名字会再次伤到面前埋着头的挚友

饴村乱数亲眼见证他们将Stella的初稿一张张的撕碎丢入火中,但却又悄悄的在手机上展开文档,将那个现在看来几乎可笑的约定一个个字的哭诉在电子莹屏上。

 

第一年的鬼节,他见到了许多熟悉的面孔,碧棺左马刻是和山田一郎一起来的,这家伙表达的方式依旧贫弱,只是把手中的香烟一整包丢在他的坟前,笨拙的可怕,山田一郎有好好的带来蛋糕,他看起来倒是成长了不少,他会拍拍左马刻的背,示意他后面还会有人来,不能待久了,而左马刻总是会将口中刚抽了一半的烟掐灭,点上一根新的,咬着烟头回答"我陪这混蛋抽完这根。"

 

 

但,他没看见过神宫寺寂雷。

 

 

这算什么嘛,连死了都不肯来看一眼吗?

 

饴村乱数有些赌气的想到,毕竟就连伊弉冉一二三和观音坂独步都来过那么一两次还带上了慰问品甚至是他们婚礼的喜糖,寂雷这家伙真的是冷血动物都不及的程度啊。

 

居然他不愿意来见我,那就由我去找他。

 

part 3

 

不用买票,顺着人类挤上车,半个小时那么便到了新宿,轻车熟路的来到医院,在死前半个月他来过这里一次,几乎是被有栖川帝统和梦野幻太郎架着去的,那时他分明的看见了神宫寺寂雷脸上的慌乱,并在心底进行嘲笑——因为他根本没有力气开口。

 

不在乎耸动的人流,他绕着扶梯上楼,到了诊室门口,却停了下来。

 

他似乎,在害怕。

 

明明一切都和以前一样,一样的门,一样的候诊椅,就连在诊室门口哭泣的小孩都是一样的,为什么他却没有力量再次踏入这个充满了神宫寺寂雷气息的小房间。

 

"怕什么啊,反正他又看不见"乱数鼓了鼓腮帮子,穿过面前的门,走了进去。

 

里面的装饰没怎么变,而神宫寺寂雷真直直的坐在那把不知用了几年的转椅上,翻看着手中的病例单。

桌上依然摆放着tdd时期他们一同出游时买的纪念物钢笔,明明旅店的钢笔贵的要死,在他的再三要求之下,寂雷叹着气买下了乱数看上的那两根,用乱数的话来说,这是美好回忆的纪念物品。

 

回过神来,乱数才发现寂雷抬起头,正望着他。

 

他心下一惊,强装镇定的安慰自己,是有患者在自己的后方,然后往左挪了几步。寂雷的目光却跟着向左边移了过去 。

 

"骗人的吧!一定是有什么其他的……"乱数小声的嘀咕,一边又往右边迈了几步。

 

神宫寺寂雷的目光又跟着扫回右边。

 

 

完蛋,这家伙好像真的可以看见他。

 

乱数猛转过头,躲进了放在门边的衣架后面。

 

他不住的偏过头,悄悄的去望寂雷,寂雷似乎笑了把手中的资料收入抽屉中,又将桌面整理好——他的问诊时间已经过去了,现在算是下班了。

乱数瞪着眼睛,看着他一点点把东西收拾好,准备等他离开后,悄悄地走掉。

 

"如果需要的话,衣服里装的有糖果。"

 

一直沉默的男人支起下巴,直直的看着乱数。

 

"饴村君。"

 

part 4

 

"什么啊,这种如同抓兔子一般的陷阱…… "眼见躲不掉了,饴村乱数干脆直接从侧面绕了出来,大摇大摆的坐在患者椅上。

 

"所以说,饴村君你现在……"

 

"是幽灵啦就是寂雷你从患者小孩那里听到过把他们吓得哇哇大哭的幽灵哦☆"

 

看着眼前坐着的人,神宫寺寂雷揉了揉干涩的眼睛,而饴村乱数自始至终都没有抬头去看神宫寺寂雷的表情,但他能感受到,那层柔和的目光一直笼在他的头上。

 

就是这样几乎是如同蟒蛇捕食猎物前温柔的拥抱与缠绵,这种目光总是在不该出现的地方与他纠缠,不知从何时开始,就连他手中的糖果都开始犯着一层苦涩的味道,噎的饴村乱数喘不过气,明明他可以只当个站在云端向下抛蛛丝,把罪人拉上天国后听着他们虚假的感激的神明,但他却折断了自己的翅膀掉入了比地狱还可怕的人间,甚至来招惹饴村乱数这个连下地狱都没有资格的家伙。

 

 

"那么,一起去吃个晚饭吧。"打破僵局的话语,来自神宫寺寂雷,他将外套取下搭在肩上,侧过头去等待着饴村乱数的回复。

 

"唔啊!寂雷可真是老头子的恶劣!我现在可是什么都吃不了的哦!☆"饴村乱数撇撇嘴出声表示反抗,但却依然从椅子上跳下来跟了上去。

 

天妇罗是寂雷不大赞同的,用他的话来说,油炸食品不算太健康,但今天算破例,他点了一人半份的套餐,乱数胃口较小眼却宽,什么都想尝试一下于是在很久之前两人便养成了一种点来的食物共分的默契 ,久而久之,即使不用说,神宫寺寂雷也知道饴村乱数能吃多少。

 

乱数伸手想要去抓筷子却无奈的摆头"都说了不能吃了啦……"

 

"抱歉……那么这样呢?"神宫寺寂雷伸出手夹起一只虾,递到饴村乱数嘴边。

他张了张嘴,似乎能感受到天妇罗的热气在嘴边散开,

 

他发现他能吃到神宫寺寂雷喂过来的东西,这倒也是再让他感受了一次烟火气。

 

以前并没有尝试过,对于可以吃到东西这一件事,饴村乱数显然是非常感兴趣,经过一系列的探究后,他发现只要是经过寂雷手递过来的东西,他都可以拿到。

 

part 5

 

连续一周,乱数都在寂雷身边赖着不走,直到第二周的星期一,饴村乱数告诉神宫寺寂雷,想让他召集起朋友们一起吃个晚饭,他想为为他仓促的离开补上一个告别 。

 

"那么饴村君,我该以什么样的理由去召集他们呢"就像在看着一个胡闹的孩子一般,神宫寺寂雷无奈的撩起额前的发,侧幕看向身边一直闹腾的幽灵。

乱数知道,他答应了,赶忙把脑袋想好的一系列流程全部摆了出来。

 

寂雷听了,无奈的扶额"这可真是……"依旧按部就班的安排了会面时间。

 

 

part 6

"那么寂雷先生,您今晚将我们叫过来,似乎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要宣布吧?"眼底浓重的黑眼圈,似乎说明了梦野幻太郎是从忙碌之中赶来的,人刚刚到齐,他便打开了主话题

 

"听下去可能有那么些许的荒谬……"神宫寺寂雷,放下手中的茶杯"但,饴村君说,他想要见见你们"

 

"碰——"

 

梦野幻太郎摔碎了手中茶杯,几乎是掐住了神宫寺寂雷的衣领。

 

"神宫寺先生,不,神宫寺寂雷,请不要开这样的玩笑 "他的声音低哑的可怕 。

 

场面慌乱起来,众人似乎都不知道该如何劝阻。

 

"我没有在开玩笑,"神宫寺寂雷撑住面前几乎快被打翻的桌板,末代的看着眼前的梦野幻太郎

 

"饴村君,让我转告你,不要再烧掉原稿了,那些东西暂时是到不了他手上。 "他语气缓和了几分"酒不要喝太多,是会伤身体的……"

 

他说话的语气似乎缓缓地与记忆中重叠了起来

 

"梦野君【幻太郎☆】,你可是要,好好的再活80年,再上天堂啊【哦!~】。"

 

在这句话后,幻太郎脱力的跌坐在地上 ,不再言语,而借寂雷之口,乱数的话语,以一种不可思议的方式传达到了每个人都耳中。

 

"……寂雷先生"山田一郎在听了乱数的话语过后,并没有立刻打断寂雷,而是在发言的最后提出疑问"您有没有想过,为什么您可以看见乱数。"

 

"可能只是意外吧。"最简单,最普通的回答 但饴村乱数听出来了,他在撒谎,他知道自己为什么可以看到他。

 

而乱数也开始正视起这一问题

 

而这个问题目前只有两个答案

 

乱数感觉自己血液似乎被冻住了一般,全部耿耿的堵在他的身体之中,似乎连早已停跳的心脏也再次开始鼓动——他想到了一个可怕的事实

 

"哈哈……"他干笑几声"没想到寂雷居然就像孩童一样呢……"

 

连他自己都不知道,他为什么会这样想。

 

 

part 7

 

两周了,饴村乱数已经找着各种各样的借口在新宿两周了。

 

真是多管闲事啊。

 

他在心中埋怨自己

神宫寺寂雷的死与他又有何干,难道应该哇哇大哭的不是他的两个队友吗?而他现在赖在新宿不走,日渐增加的尴尬只会伤害他自己。

 

多讽刺啊,饴村乱数,你连死了都不能放下一个甚至不愿来参加你的葬礼的前仇人。

 

神明处于人世间,就不会被七情六欲所染,而悄悄动心的是恶鬼,从地狱中爬上来的,被打断了骨头,吸尽了鲜血,撕碎了魂魄的恶鬼,从不存在的心动,到被亲手掐灭,从重新燃起,到被浇熄。一切的一切,只不过是饴村乱数,自导自演的一场悲喜剧,而神宫寺寂雷从头到尾 ,只是陌然的充当着观众,垂眸悲悯。

 

"想这么多干嘛。"他对自己说"只是天妇罗的谢礼而已。"

 

他侧目看着身前正细心忙碌的人,却怎么也想不到像他这样的人,会招惹上何种杀身之祸。

 

似乎是注意到了这份目光,神宫寺寂雷将手中切好的玉子烧摆在盘里,笑着说:"饴村君,还有一份芥末章鱼。"

饴村乱数吐了吐舌头:"好的哦~☆我会在餐桌上乖乖等着的"

 

嘴上答应着,人却并不老实,趁着空档,乱数开始满屋子溜达。

 

几乎没有变化,说实话,这简直可疑至极,不知道是应为在部队养成的习惯还是刻意而为之……不,诡异的是,几乎一切都和他上一次来这里一模一样,甚至连他喜欢靠着的那个沙发垫都依旧斜着放在那里,而其他的沙发垫都老老实实的齐放在原地。

 

"怎么了,饴村君。"身后冷不丁的传了寂雷的声音。

 

乱数被吓的向前踉跄了几步,跌在沙发上,可惜灵体不能在沙发上压出任何痕迹,只能直直的跌下去。就如同跌在平地一般。

 

寂雷低着头,让人看不出他在想些什么,他额前的长发似乎有些时日没有修理了,垂下来遮住眼睛——但饴村乱数分明的感受到,他在看着他。

 

"……没有哦只是这个垫子是倒着的啦☆"乱数定了定心神,不详的预感在他心中渐渐浮现"寂雷去把它扶起来吧。"

 

神宫寺寂雷勾起一个浅笑,上前去扶起坐垫,随机拉开餐桌前的椅子,示意饴村乱数坐上去,自己则拉开了相邻的座位。

 

这顿饭对于饴村乱数来说格外的难熬,他总算是知道怪异点在哪里了。

 

神宫寺寂雷,对于他的一切要求,几乎是在不过问缘由的情况下无条件答应。

 

但愿是他想多了吧……

 

 

part 8

 

找了个借口说是要在新宿自己逛逛,今天,饴村乱数没有跟着神宫寺寂雷一同去工作,在出门后,又偷偷飘回了家里。

 

他直视着卧室的房门,饴村乱数第一次对这间公寓感到陌生——门上挂上了一把铁锁。

 

但铁锁困不住幽灵,于是乎,他穿过了那扇门。

 

不同于客厅的整洁,寂雷的卧室摆放整的东西似乎异常的多,几乎到了可以说是杂乱的地步,桌上密密麻麻的摆放着一大片瓶子,有的似乎已经用光,歧斜着靠在一旁的瓶子上,或是倒在桌上。

乱数凑上去,上面杂乱的学术名称让他脑袋当机。

 

如果他没有记错的话,这个是安【防pb】眠药中的一种

 

神宫寺寂雷在长期大量的服用anmian药

 

窗帘被风微微撩起,正好的阳光铺在桌上 ,照的那一片瓶子白的晃眼睛。

 

"这家伙……是白痴吗……"

饴村乱数暗骂。

 

是啊,没有人可以杀死神宫寺寂雷,除了他自己。既然神明可以折断自己的翅膀,那么也可以扼住自己的咽喉,用神圣的双手神圣抹杀掉神圣的自己。

 

"饴村君,还有什么疑惑吗。 "

 

神宫寺寂雷的声音响起之时,饴村乱数并不意外,他一开始压根就不相信这家伙会放任他行动。

 

"……为什么。"

在阳光下,他的身体近乎透明,看上去若隐若现,似乎马上就会离去一样。

 

恶鬼立于阳光之下,神佛藏于阴翳之间,荒谬,可笑,就如同他们一样,或者说,这出由两个人出演的童话,永远不会拥有美好的结局,无论是断掉的蜘蛛丝,还是跌入血池的神明,似乎一开始早已是注定的悲剧。

 

"不,我也不知道"35岁的男人说出了孩子气的话语"可能只是觉得有趣吧。"

 

不知安静了多久,寂雷再次开口:"饴村君,我有些困了。"

他半阖起眼:"希望我醒来后,可以拥抱你一下。"

 

"……你刚才,吃安【眠【药了?!"寂雷的状态似乎不太对劲,乱数心头一紧,冲上去,想要按住面前这个犯傻的人,却什么也抓不住,

 

"抱歉,饴村君,让我休息一会……"

 

 

part 9

 

下坠。

神宫寺寂雷能感受到,他正在下坠。

 

四周越来越暗,他早意识到了,自己是会下地狱的。

 

无边的黑暗与与压抑感,让他有些许喘不过气,他咬了咬下唇,放缓身体,任由自己向下坠去。

 

"混账!醒过来啊!"

 

似乎有谁在叫他

 

他费力的睁开,隐约的看着面前一同下坠的人影,他不会忘的,那是他所恨过的,厌恶过的,称赞过的,以及……爱着的天使。

 

乱数飞扑进寂雷的怀中,大声的骂道:"你是笨蛋吗!你现在丢弃的,可是我求而不得的生命啊混账!"

 

寂雷嘴唇翁动着,似乎想要说些什么,却没有开口。

乱数紧紧的抱住他,苦涩的笑了。

 

他轻轻的吻了吻寂雷的唇角,笑了,眼泪挤在眼角,却不肯落下。

 

他说:"呐,寂雷,八十年以后和我一起下地狱吧……就像我说的那样,那时候我可是会把你手牵着手扯下去的哦……"

 

话音刚落,他双手用力,把神宫寺寂雷用力的往上抛去,而相反,他直直的,向深渊落去。

 

恶魔抛下蛛丝没有断掉,它将人们所需要神明拉回了人间。

 

 

part 9

 

 

夕阳西下,微风吹拂,他醒了,可没能等到一个拥抱,于是他将这个拥抱改了日期,定在了八十年后的今天。

 

那是他再次遇见天使的日子

 

【帝幻】描述错误引起一系列混乱 #催眠麦克风 #drb #
!" "嗯!但我更喜欢数酱啊!超级可爱说!" "喂你们两个!数酱在和雷老师同居大家应该都知道吧!" "诶!想一想有什么关系嘛~幻太郎学长不也有帝统君了吗?" drb高校是市内有名学园,不仅是...
】Black Journey #饴村数 #催眠麦克风 #Fling Posse
低声念道。   勘解由小路无花果轻哼,“蚂蚁还不配叫我名字。”   如果不是身体状况不允许,再加上勘解由小路无花果手里有催眠消除器,现在饴村数很可能掏出麦克风,拼上自己仅剩不多生命和她一战...
【一二独】关于和我同事一位前辈 # #drb #催眠麦克风
原作者:滴滴答答   *为爱发电,ooc注意 *微量,注意避雷 *新手写文,请多关照   【匿名留言板块……新宿区……八卦专栏】   匿名用户5293:   额……大家好,我叫k,今天,我将会以...
】那只猫故事 #催眠麦克风 #饴村数 #神宫寺
。”神宫寺雷看着眼前这个躺在椅子上,叹了口气,他十分清楚饴村数这个人,所谓超级超级重要事,再大不过谁谁家猫从一楼窗台跳了下去。 饴村数显然对神宫寺雷不在意态度十分不满,手指戳戳自己...
【左马一】游鱼 #催眠麦克风 #
道理:时间解决不了问题。   此刻,神宫寺雷终于切身体会到,何谓“渡他人易,渡自己难”。   “当当当!让我们看看热评第一向数发出了什么挑战——‘邀请好友假装成自己男朋友并其通话五分钟...
】白桃苦巧克力 #催眠麦克风 #饴村数 #神宫寺
顿,“悲伤时候可以哭。” “哈?”饴村数猛然起身,抓住神宫寺领子,“臭老头你是什么意思?你还是自己找个角落哭吧!” “没有想要问我吗?”神宫寺雷面上没有过多表情,他掰开饴村手...
【左马一】群名应该是相亲相爱拉普人 #催眠麦克风 #碧棺左马刻 #山田一郎 #山田二郎 #山田三郎 #白胶木簓 #波罗夷空却
梦。   雷:数君,晚安。   数:哦哦哦……雷,晚安哦!   深夜猜拳输了出去买东西小一,买什么就不多说了...
】你再也不会对我露出笑意 #催眠麦克风 #饴村数 #神宫寺
,被东西填充感觉会让他轻松许多。   以前神宫寺雷也经常提醒他要好好吃饭,就算不饿也要保持规律生活……   饴村数猛地给自己来了一巴掌。   怎么又想起那个老头了。   强行掐断思绪,饴村数...
【左马一】保护未成年人人有责 #催眠麦克风 #碧棺左马刻 #山田一郎 #波罗夷空却 #白胶木簓
,你先保持冷静。”空却建议道:“不要像拙僧一样冲回家拿刀。”   “那种事情只有你会做吧~哈哈。”   “左马刻把一郎上了床。”   “……”   簓睁开了那双金色眸子,沉默地空却相视了几秒...
【左马一】穿到自己结婚后 二 #催眠麦克风
原作者:池袋散步中   决裂期婚后碰撞 被秀一脸恩爱未复合左马一 ☆只有婚后是全名 ☆结尾附小番外-社交互动   ……现在是个什么情况?   一郎大脑当机同时,仿佛看见眼前出现了四个极其生草...
【左马一】愤怒小马 #催眠麦克风 #碧棺左马刻 #山田一郎
原作者:池袋散步中   *校pa沙雕dk情侣 遇到drb自己 *差点打起来 注意 *很雷憨憨爽文 只有我写爽了意思(。   “……迟到了。”   此话一出,碧棺左马刻双手插兜转身就走...
【左马一】发烧中忘记自己结过婚了 #催眠麦克风 #碧棺左马刻 #山田一郎
我。”   “……”   山田一郎瞥了瞥自己指间钻戒,确认脑子坏了是碧棺左马刻才放心地抬起头。谁料男人已经逼近眼前,大有不答应不罢休意思。   “……草,你脸好红。”山田一郎连忙扔了游戏机去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