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p众人×你」追妻火葬场(上) #hp乙女 #德拉科马尔福 #哈利波特

sodasinei 2021-07-19

原作者:哑炮小姐

 

#又名“论吵架后追妻的有效方法”

#上部内含:德拉科特别篇

#下部内含:哈利 奥利弗 赛德里克 卢修斯 斯内普 里德尔

#Tera Appell 缇拉·阿佩尔就是你

#OOC预警 私设预警 撞梗致歉

 

=Draco Malfoy=

 

五年级。

 

蛇院和狮院的恋爱总是不那么顺利的。尤其是从D.A.的秘密被一个拉文克劳的姑娘揭露出去之后——

在D.A.一行人(当然包括你)被粉红癞蛤蟆当场抓包时,你第一眼注意到的就是癞蛤蟆身侧的那个铂金脑袋。

你意味复杂地与他那盛满震惊色彩的灰色眸子对视——显然他才想起来,“准马尔福夫人”这个身份的前提是,你是一个彻头彻尾的格兰芬多。

 

​被乌姆里奇关禁闭的滋味并不好受。

尤其是在魔法部任命她接替邓布利多的位置之后,她那拼命上抬的眉毛让她更像一只癞蛤蟆了。

一次禁闭之后,你和赫敏并肩走在通往格兰芬多休息室的楼梯上。

“梅林啊!一只母癞蛤蟆的少女情怀真是糟糕透了!”想起乌姆里奇办公室的装潢,你不由得一阵恶寒。

赫敏附和:“而且,显然邓布利多教授比她更懂得如何管理学校!她这个作威作福、利欲熏心的——”

一个身影从楼梯的拐角处闪出来,挡在了你的面前,是德拉科。他扫过赫敏的眼神流露着毫不掩饰的厌恶。“我假设格兰杰小姐知道自己在说什么。”

赫敏盯着德拉科长袍上“调查行动组”​的徽章,把刚才那句话剩下的词硬生生地咽了回去。

​你在德拉科的注视下向赫敏挥挥手,示意让她先回去。

这是癞蛤蟆和D.A.的事件后​,他第一次主动来找你。在你思忖着该如何开启话题时,德拉科小心翼翼地抬起你的左手腕,看着乌姆里奇的羽毛笔在你左手手背上留下的“杰作”。“为什么不告诉我?”​

你茫然:“你指的是什么?”​

“关于邓布利多军的事情。格兰芬多的那些蠢狮子总是自以为是。”​

禁闭刚刚结束的你并没有什么好心情,你干巴巴地补充一句:“那么我也是你所谓的蠢狮子,德拉科。”

“我应该早点劝你和格兰杰那个泥巴种保持距离。”

“德拉科!”​你尖声喝道,“我一点也不喜欢那个词!””

“我的意思是,请我们的狮子小姐想一想,和魔法部作对并不是明智的选择。”

说起堪忧的魔法部,你不由得提高了音量:“我们都坚信邓布利多教授会回来的!魔法部简直昏庸腐败至极,他们有限的大脑只顾着想办法营造神秘人并没有复活的假象。”

德拉科的语气透着愠怒:“你们坚持的观点只是糟老头子和圣人破特的谎言!”

“别再自欺欺人了,我的马尔福少爷,”​你抬手戳了戳他胸前的“调查行动组”的银色徽章,“看看这个你引以为傲的徽章,它就像那只粉红癞蛤蟆的脸一样可笑并且令人作呕!”

想着现下决定和你站在对立面的马尔福少爷,你不禁心寒。只留给他一个快步远去的背影。

(ps:“调查行动组”是乌姆里奇组织的一个比级长权利更高的行动小组,小组成员皆为魔法部的支持者。)​

 

六年级。

 

​你终于意识到,分院帽将你和德拉科分在了几乎对立的两个学院是有无比充足的依据的——三观不和。至少从那天的不愉快之后的一段时间内,你都是这样认为的。

​无疑,以马尔福家族的立场以及德拉科别扭的性格,他绝对不可能向你道歉,尤其是像这样的关于魔法部和黑魔头的事情。

 

新学期初。

早餐过后,你和赫敏照常走在去​魔咒课教室的走廊里。

赫敏踌躇着开口:“呃,缇拉。”​

“嗯?”你示意她说下去。

“或许我当初不该拽着你加入D.A.。我是说,你和马尔福也许是因为这个……”​

“哦梅林的袜子!”你打断了赫敏的话,“是什么让你有了这样的错觉?我和德拉科的事情怎么能怪在你的头上?”​

​“可是缇拉,我早就注意到你和马尔福的关系就是从D.A.的事情之后开始迅速僵化的不是吗?所以,我想,如果一开始我没有带着你加入D.A.,也许你和马尔福也不至于闹出矛盾。”

“别这么说,赫敏。或许我早该意识到的,德拉科是一个完全的斯莱特林,而我是个格兰芬多。”

 

事实证明你的观点是对的——

当你和哈利发现在有求必应屋的外边,常常站着两个捧着天平的低年级的赫奇帕奇或者拉文克劳的女生时,你就知道这里头肯定有猫腻。

​最终在哈利的跟踪之下得出了结论:“我看见马尔福进了有求必应屋!怪不得平时总不见他!”

赫敏下意识地关注着你脸上的表情。

罗恩按照哈利所描述的事情进行了推测:“嘿!我想马尔福的秘密勾当或许和黑魔头有关!”​

你瞧见​赫敏用手肘怼了怼罗恩。​

你抿着嘴唇,想起好像确实从开学到现在,除了上课时间,到处都不见德拉科的身影。

 

翌日。

终于在草药课后,你​想尽办法地拦住了想要冲出教室的德拉科。

他的身边还跟着高尔和克拉布——不用想也知道,他们二人就是喝了复方汤剂后变成了两个低年级女生,在有求必应屋外替德拉科放哨。

这两个膀大腰圆的​家伙并没有识趣离开的意思。

看着德拉科苍白的脸颊以及黯淡无光的灰色眸子,你将原本计划好的咄咄逼人的质问全部推翻​。

“有事?”​德拉科率先打破了这无比尴尬的沉默。

“德拉科,你最近很忙吗?”​此话一出,你敏锐地察觉到克拉布和高尔向你投来不善的眼神。

德拉科立即摆出和他父亲一样的高傲架势,恶语相向:“我不希望一头蠢狮子来对我的日程指手画脚。”​

他的回应让你一时语塞。“蠢狮子?马尔福少爷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

“我看是你糊涂了,居然指望一个斯莱特林会友善对待愚蠢鲁莽的格兰芬多。”​

“德拉科!我只最后提醒你一次,我假设你清楚自己在做什么!我想你应该早就明确我的立场。”​

你明显察觉到德拉科有一刻的失神。他的回答惜字如金:“原句奉还。”

​他扬长而去。

克拉布和高尔发出一阵刺耳的嗤笑,然后跟随着德拉科的脚步离开你的视线。

这算什么?

分手宣言吗?

你只觉得自己这样跑来质问他简直荒唐又可笑。

 

七年级。

 

赫敏、罗恩、哈利,从开学的霍格沃茨特快上你就一直不见他们三人​了。

一切都糟糕透了——德拉科的渐行渐远,三人组的毫无音讯,霍格沃茨的阴暗氛围,以及整个魔法界对黑魔头​的恐惧。

只有D.A.偶尔的秘密集会才能让你在周遭的沉重气氛中松一口气。

是的,巫师界终将迎来一场大战。你想。

 

很奇怪的是,斯内普教授似乎在这一学年尤其喜欢关你的禁闭。并且是在他以前的地窖办公室而不是校长室。

你发誓你真的很反感这个给了邓布利多教授一个阿瓦达的油腻腻的老蝙蝠!

在你处理完最后一桶鼻涕虫之后,斯内普教授幽幽开口:“今天的禁闭到此为止,阿佩尔小姐。我想你那容量小得可怜的脑袋如果还没有被芨芨草装满,就应该趁着宵禁之前赶快回到休息室去。”​

​“是的,先生。”

你一路飞奔回格兰芬多塔楼——如果不是遇上了卡罗兄妹,你发誓你绝对能赶在宵禁之前回去!​

卡罗兄妹一唱一和:

“哥哥!瞧瞧,一个格兰芬多的死丫头!”​

“我想她已经错过宵禁时间了。”​

“哦当然是的!让我想想,钻心咒怎么样?”​

你的手心沁着冷汗,不卑不亢地直视着面前两个兴奋得面目狰狞的食死徒。“我想,应该还差几分钟才到宵禁时间。如果我现在立刻赶回休息室应该是来得及的。”​

“闭上你肮脏的嘴!”阿莱克托·​卡罗怪声尖叫,“那么就把宵禁时间提前几分钟!”

在卡罗想要念出钻心咒的前一刻,你的身后传来清晰的脚步声。

“马尔福?!”​阿莱克托·卡罗打量着来者。

德拉科!你心中一惊。​

好像自从​六年级那次对峙之后,你和他再没有任何往来了。

德拉科平静地望着距离自己几级台阶的卡罗兄妹,抽出了魔杖,将魔杖尖抵在了你的后颈。“她是我的。”​

“好吧马尔福,既然你坚持。”​阿莱克托·卡罗带着戏谑的狰狞笑容和她的哥哥离开了。

确认卡罗兄妹的脚步声渐行渐远,德拉科放下魔杖,在你的身后将你拥入怀中。

你声音难免地颤抖起来:“德拉科?”​

他的身上还是你熟悉的香水味道。大概是刚从马尔福庄园赶到霍格沃茨,他的衣袍带着丝缕的寒凉。

他没有回应,只静静地把脸埋在你的颈窝。

对于他忽冷忽热的态度你实在捉摸不透:“到底是怎么回事,德拉科?”​

“就像我刚才说的,缇拉,你是我的。”​

他的一句话就足以让你卸下所有防备,安心地被他束缚在怀里。

良久,他松开手。

“我保证,等一切结束,你会得到一个合理的答案。我亲爱的,缇拉·马尔福。”

 

战争。

 

战争还是爆发了。

伤亡人员多得快要排满整个礼堂。

从礼堂走过的时候,你一下子就注意到了不远处​毫无生气的卢平夫妇的面孔。

心中除了酸涩以外挖掘不出其他感受。

 

​当所有人都以为哈利已经死了的时候,当所有人都以为正义胜利的希望所剩无几的时候,当伏地魔开始奉劝坚守霍格沃茨的师生加入食死徒的时候,你感觉到一只温热的手覆上了你紧握魔杖的手。

“别担心,我在。”是德拉科​。

卢修斯和纳西莎的目光向德拉科的方向投来,是在劝他们的儿子去到他们的身边,做伏地魔忠实的奴仆。

令你意外的是,德拉科就站在你身边,不曾挪动一步。​

你曾说过,德拉科明确你的立场。

而现下你再清楚不过他的选择了。

 

梅林在上!

战争的结局有了反转!

当伏地魔化作无数碎片消散空中时,你扑进德拉科的怀里最终泣不成声。​​

 

结局。

 

战后第五天。马尔福庄园。

不久前被伏地魔和食死徒们折腾得面目全非的马尔福庄园,终于更新到了它原本庄严奢华的面貌。

“你是说,你和斯内普教授都是邓布利多教授安排在黑魔头身边的间谍?”​

战后,德拉科向你坦白了一切。不似你此刻脸上的惊恐,他只是淡然地点点头​。

“梅林的袜子!所以你才……”​

“我为我之前对你的伤害感到抱歉。但是只有让你和我的关系保持远距离,才能保证你的安全,亲爱的。”​他在你的唇上留下轻轻一吻,温柔至极。

“那斯内普教授关我的禁闭呢?又是为什么?”​

“是我拜托教父的。”他从沙发上起身,凑到你的面前拥你入怀,将他的下巴轻抵在你的头上。“我担心我莽撞的狮子小姐会被卡罗兄妹迫害,所以请求教父尽量把你所有的清闲时间都安排到地窖办公室的禁闭上,让你离丧心病狂的食死徒越远越好。”​

​你抬手对着他的腰用力一拧。“德拉科你真是混蛋!瞒了我这么久!”

 

​“我亲爱的狮子小姐生气了。啧,这可怎么办?”

“去卧室怎么样,狮子小姐?”

“或者就在客厅也可以?”

hp众人×火葬场(下) #hp # #赛德里克 # #卢修斯 #伍
原作者:哑炮小姐   #又名“论吵架后的有效方法” #上部内含:特别篇 #下部内含: 奥弗 赛德里克 卢修斯 斯内普 里 #门钥匙☞上部 #Tera Appell 缇·阿佩...
文】我搞到真的了 #HP #· #· # #罗赫
确认他回到自己房间并关上门后,把赫敏到沙发跟她说话:“有喜欢的人了。” “·,对吧。”赫敏不以为意,口气平淡丝毫不意外。 “怎么知道????”罗恩一脸见了鬼的表情...
hp众人×」当分院时 #hp #恋与hp # #塞德里克 #斯内普 #
血家族的长辈们的记忆中,·是个彬彬有礼的小绅士。大概唯独在面前,或许是由于年长他几岁,他总是一边赖着不放,一边逞强好胜地表现出本不属于他年龄的成熟。   “姐姐,会被分到斯莱林吗...
××卢修斯」北冕归程 #hp #恋与hp # #
原作者:哑炮小姐      ·            × 克洛娜莉兹·         × 卢 修 斯 ·      # 这是一个理智的故事 # 以主视角和视角交替...
甜文】睡眠障碍● drarry● #hp同人文
原作者:腓腓的豆腐   * 战后 治疗师德×傲罗与救世主的同居生活 * ooc属于我 小甜饼一发完     “好久不见,。”   正埋头写病历的听见这人熟悉的语调,不耐烦的...
××卢修斯」爱人,爱人 #hp #恋与hp # #
原作者:哑炮小姐   #     ·   ×加 希 娅 ·   弗 斯×卢 修 斯 ·      #   自从加希娅·弗斯从霍格沃茨毕业之后,·再也没见过她...
·×」杀死太阳 #hp #恋与hp #
原作者:哑炮小姐   #  ·  × 艾弗琳 · 弗斯 # 推荐搭配 《I Wish You Love》—Rosemary Clooney    #   我最近一次遇见纳西莎·布莱克...
HP】当他几天没有找后看见和其他男生在一起说话 # #. #奥弗伍
的圣人抛弃了?”他凑到的耳朵隔壁说   “!”因为他的话气得顾不仪态,对着他冷言冷语   他知道惹生气了,便闭嘴不说话。     下课后正打算离开教室,突然一双手捂着的...
文】英国病人● hp同人文● ● DH
再次到来。" 金发男人轻轻地叹息,半阖着眼吐出了尼古丁: "听我说。 "听我说,还记得那首诗吗?" 特点了点头,用着怀念的语气念出他的心声: "二十丽姝,请来吻我————" 而...
·×」暮霭恋人 #恋与hp #hp #
原作者:哑炮小姐   #    × 阿 格 莱 亚 # 愿暮年仍然悸动 # 是旧文补档辣   #   乔安娜·与博顿·怀的婚礼即将于明日举行,但我并不打算出席。不是因为我舍不得看着我...
文】春日漫游● drarry● #hp同人文
,而是他刚刚输了某场游戏,现在正因为被要求履行这样的惩罚而感到羞愤,漫不经心的想。   毕竟真心实意的向告白,这是绝对不可能发生的事。   “,别先入为主,我没有骗...
虐文】因为我姓 #hp同人文
在扭头的那一瞬间也流下了眼泪 过了几天收到一封信,寄信人: :         的魔杖是山楂木,山楂木代表矛盾。可我的杖芯是独角兽毛,而不是其他。我也曾向往光明,想要善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