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p众人×你」当你作为魔药课的助教 #hp乙女

sodasinei 2021-07-19

原作者:哑炮小姐

 

#撞梗致歉:你毕业之后留在了霍格沃茨作为魔药课的助教,今年是你工作的第一年。没有战争没有伏地魔。

#德拉科马尔福 #卢修斯 #赛德里克 #伍德 #斯内普 #韦斯莱 #哈利波特

#除标注外均为已交往

#内含:德拉科 弗雷德 奥利弗 赛德里克 斯内普 卢修斯

#Tera Appell 缇拉·阿佩尔就是你

#OOC预警 私设预警

 

=Draco Malfoy=

「未交往」

 

你发誓​如果不是邓布利多坚持,你绝对不会作为魔药课的助教站在这个气氛压抑的教室里——要知道你原本申请的是古代魔文的助教,而魔药课是你在上学时期就非常头疼的学科!

“会有有趣的事情发生的,年轻人。”邓布利多给你的解释是这样的。你看到他半月型眼镜后的蓝眼睛闪过狡黠的光。

事实证明,作为助教,有的时候​你甚至显得比魔药课优等生还要笨拙——比如课堂上得了颈椎病似的看着你的德拉科·马尔福。

 

​今天的最后一节魔药课是斯莱特林和格兰芬多一起上的。下课后你在斯内普教授无比嫌弃的眼神之中清理好教室后,​飞奔一般地逃出了魔药课教室。

你不偏不倚地撞进了一直在门外等你的德拉科的怀里。

“缇拉学姐总是冒冒失失。”​

你曾经也是斯莱特林的学生,只不过比德拉科高了两届。看着面前这个​曾经一脸傲气地向自己借鉴魔法史论文的小学弟,突然意识到现在的他已经愈发地有魅力了。

“什么学姐,我可是教授——阿佩尔教授!”​你见他没有松开怀抱的意思,朝着他的胸口轻轻的捶了一拳。

“我可不承认一个魔药课程比我糟糕的人是我的教授。”​

“那是谁在暑假里让他的父亲邀请新上任的魔药课助教到马尔福庄园去指导某人的魔药课呢?”

“收到马尔福的邀请是你的荣幸。更何况我可是特意拜托教父去向邓布利多申请让你作为他的助教。”

终于找到了罪魁祸首!你嗔怪道:“你明明知道我最擅长的还是古代魔文!”

“可是我没有选那个该死的学科。只有这样我才能保证每天都能见到你。”德拉科低头轻啄你的唇瓣。

“德拉科,我可是你的教授!”

你​不知所措地抬头与他对视,毫无预兆地跌进了他灰色的眸子里。

在你恍神的片刻他的头埋进了你的​颈窝。你先前刻意摆出的教授的威严架势被他的一句话彻底卸下——

他的声音闷闷地在你的耳畔响起:“我很不喜欢阿佩尔教授这个称呼——你说呢我的蜜糖?”

 

=Fred Weasley=

 

魔药课。

​你看着弗雷德在斯内普教授注意不到的角落里偷偷地把他的同桌的羽毛笔换成了他和乔治新发明的恶作剧产品——自动喷墨羽毛笔。

​在你即将收回目光的时候,弗雷德抬眸与你对视,对于你发现了他的恶作剧行为他毫不担心你会向斯内普教授告状。

片刻之后,那支羽毛笔突然喷出墨水,一部分墨水洒进了正在咕嘟着魔药的坩埚里​。你迅速地抬起魔杖用了一打清理一新,避免了坩埚即将炸掉的惨剧。

弗雷德看着老蝙蝠的五官因愤怒而皱成一团​,偷偷地嗤笑。

斯内普教授的目光在掠过你之后定格在了弗雷德的身上。显然斯内普教授察觉到了你的知情不报:“韦斯莱先生今晚七点关禁闭——到阿佩尔教授的办公室去。”​

 

当晚。

你站在架子前拿着一张羊皮纸核对着​摆在上面的瓶瓶罐罐。一阵节奏欢快的敲门声响起。​你轻挥魔杖,门开了。

“我假设韦斯莱先生意识到他不应该在魔药课上实验他的新产品。”​

“亲爱的缇拉——”​

“现在你是在关禁闭,韦斯莱先生。”​

“亲爱的,你不能因为总和老蝙蝠一起上课就变得和他一样严肃。”

你指着旁边的一大堆鼻涕虫,“把它们处理好。”

他略微收敛​起脸上的笑意,开始对付滑丢丢的鼻涕虫。

你以为弗雷德能安静地处理他的鼻涕虫直到禁闭结束,显然你想错了——

“亲爱的,你在忙什么?”​

“亲爱的,以后魔药课上你能不能多看看我?”​

“亲爱的,以后我可不可以天天来你这里关禁闭?”​

“亲爱的,我——”​

你颇为无奈:“韦斯莱先生,你这样我没办法专心工作。”​

他把手上的鼻涕虫黏液收拾干净之后​朝你走来,一只手环在你的腰际,然后“吧唧”一声——一个吻留在了你的额头上。

他得逞地笑笑:“亲爱的,有我在你还想什么工作?”​

 

=Oliver Wood=

 

为了准备今天魔药课的材料你特意起了个大早来到魔药课教室。然而不可思议的是居然有人比你还要“勤奋”——在你前往教室的走廊上,你看到了拿着扫帚往魁地奇球场狂奔的奥利弗。他的身后还跟着  骂骂咧咧的  睡眼朦胧的格兰芬多魁地奇球队的其他成员。

大概是因为和斯莱特林的比赛快到了吧。你想。​

 

没记错的话奥利弗今天第一节课应该是魔药课。但是现在已经上课五分钟了,当你第n次扫过讲台下的一张张面孔确认没有奥利弗时,你心想不妙。

教室的门被人“嘭”地推开,脸颊上还挂着汗珠的奥利弗看着斯内普教授的怒颜愣在了原地。“很抱歉我迟到了,斯内普教授。”

斯内普教授抽了抽嘴角。“我假设伍德先生的游走球大脑知道如何敲门。格兰芬多扣——”

你及时打断:“伍德先生最好快点到他的座位上去。”

斯内普教授恶狠狠地剜了你一眼,然后继续他的课程。​

你悄悄地凑到奥利弗的座位旁边去,递给他一块手帕示意他擦擦汗。“如果下一场比赛赢不了的话我可不会饶了你的。”

他会心一笑。

 

​几日后。霍格沃茨魁地奇球场。

格兰芬多对斯莱特林的比赛总是格外地引起全校师生关注。

当李·乔丹喊出格兰芬多获胜的结果时,​格兰芬多的观众席爆发出震耳欲聋的欢呼声。

比赛结束。你从教授们的看台来到了​球场上奥利弗的身边。众目睽睽之下,奥利弗激动地一把将你揽进怀里。一旁的韦斯莱双子带头起哄。

“奥利弗,你这举动实在不太合适——”​

他反而把你搂得更紧了。“那有什么关系,反正我们的恋情是迟早都要公开的事情,我的缇拉。”​

你内心惊呼一声:哦我的梅林!!是谁胡说的奥利弗是游走球大脑来着​!!

 

=Cedric Diggory=

「未交往」

(答应好的赛德学长@YULIA )

 

看着眼前的画面,你不禁腹议:​赛德作为獾院一枝花(?)还真是该死的受欢迎!

​是的,各种课堂上总有一堆女孩子挤破脑袋往赛德里克旁边的座位上拱。今天的魔药课也不例外。

你用余光注意着他旁边的女生。只听她用娇滴滴到令人发指的语气说:“赛德学长,你帮人家切雏菊根好不好?”

赛德里克犹豫片刻还是保持着官网微笑应下了。

你现在的心情简直想把桌上的蝙蝠内脏通通塞进那个女生的嘴里!你走到她的旁边,面色不善。“作为七年级的学生雏菊根还要别人帮忙切?我想斯内普教授应该很欢迎这位小姐到他的地窖办公室去关禁闭。”

那个女生​撇撇嘴,最终从赛德里克的手里拿回了自己的魔药材料。

​赛德里克发现了你眸底强压着的怒意,心中了然,嘴角不禁弯起一个好看的弧度。

 

​晚宴时间。

你用完了晚餐之后离开了教授席,像往常一样路过赫奇帕奇​的长桌时,一个不知从哪里突然跑出来的格兰芬多的姑娘捧着一块蛋糕冒冒失失地撞在了你的身上。黏糊糊白花花的奶油蹭在了你的长袍上。

​“梅林啊这可是我特意为赛德学长准备的蛋糕!”当她看清她撞上的是一位教授的时候,手足无措极了,“我很抱歉教授,我不是有意的。教授——”

“格兰芬多扣五分,为这位小姐的鲁莽以及她糟糕的蛋糕。”​

赛德里克坐在赫奇帕奇长桌上,将一切尽收眼底,眉眼含笑地看着你黑着脸离开了。

 

​你连施了好几个清理一新​将身上的奶油彻底地处理干净。“那些小女生真是要命!”

“学姐。”

这温温柔柔的嗓音一响起你就知道是谁了——他还是保持着原来的称呼。

你收起自己脸上气呼呼的表情,挤出一个至少自以为无比友善的微笑。“晚好,赛德里克。”

“我可以叫你缇拉吗?”

“当然。”

他的脸上再次浮现出熟悉的笑容。“缇拉,你今天的心情好像不是很好?”​

你尴尬地眨巴眨巴眼睛。“呃,是吗。”​

“缇拉。”​他的神色突然认真起来。

“嗯?”​你有些茫然。

“或许以你我现在的身份提出这个请求不太合适,但——你愿意做我的女朋友吗?”他抬手揉了揉你的头发,眸中盈着万般温柔,“这样你可以光明正大地吃醋了。”

 

(我:想啥呢快说你愿意!!快!!)

 

=Severus Snape=

 

魔药课。

斯内普教授例行着课前提问。“谁能告诉我,现在我身旁的坩埚里是什么药剂?”

坐在第一排的赫敏·格兰杰高高地举起了手。她虽然只是一个一年级的学生,但却格外的聪明,这不能不令你对她印象深刻。

看着斯内普脸上的表情你就知道,他并没有提问小赫敏的打算。

你打断了斯内普的思路:“请格兰杰小姐回答。”

是的,和斯内普不同,你总是不放过任何给格兰芬多加分的机会。小赫敏的脸上立刻浮现出得意的神色:“是安眠药剂,阿佩尔教授。”

“请坐,格兰杰小姐。”你朝她露出笑颜,“那么格兰芬多加五分。”

斯内普瞪了你一眼。

 

晚宴过后,你与斯内普一起走出了礼堂。你的办公室就在格兰芬多的塔楼附近,和通往他的地窖办公室的楼梯走廊根本不顺路。你踮起脚尖在他的脸颊上留下一个带着刚刚的香草布丁的甜味的吻,示意你要回到办公室去了。

他却拦住了你。“今天早上我已经向邓布利多校长提过了,你并不需要独立的办公室。我认为我的地窖办公室的空间足够容纳两位教授。”

能和斯内普待在一起办公你是欣然接受的,不过说实话你并不喜欢冷森森的地窖。“为什么?”

他只蹙着眉头别别扭扭地扔下一句:“你的教授希望你能多陪陪他,而不是和格兰芬多的学生打成一片。”

你把关注的重点地放在了他的前半句。笑意盈盈地对着他另一侧的脸颊留下了一个轻吻。“我很乐意,西弗。”

 

你坐在椅子上帮斯内普批改学生的论文。看着此刻手里拿着的小哈利的论文,刚想提笔写一个“E”(良好),手里的羊皮纸和羽毛笔却被不知什么时候站在你身边的斯内普夺了过去。

他的目光淡淡地扫过你写满惊愕的脸,然后重重地批了一个大写加粗的“D”(很差)上去。

他把纸笔重新搁回你的桌上。他的声音还是一如既往的低沉而富有磁性:“缇拉,你的老教授并不赞成你对格兰芬多再明显不过的偏心。尽管你曾经也是格兰芬多的小狮子。”

“西弗,我已经不是你的学生了,别用那种凶巴巴的眼神看着我。”

斯内普的表情发生了微妙的变化,显然他并不认为自己看着你的眼神很凶。

你继续道:“更何况你对斯莱特林的袒护——”

“也不是一星半点”这几个词还没说出口,就被斯内普突然的深吻打断了。片刻的愣神之后,你回应着他难得的主动。

厮磨过后,他在你的耳边轻声道:

“你的教授不得不用这种方式堵住阿佩尔小姐聒噪的嘴巴。”

 

=Lucius Malfoy=

「未交往」

「沙雕预警」

 

​你已经不知道这是第多少次在霍格沃茨见到卢修斯·马尔福了,他似乎每到周末都会出现在学校。你猜想:可能只是因为他是校董?

小德拉科​虽然只有二年级,但是还是很有马尔福家族标配的绅士风范的。​小德拉科看着你走来,机灵地扯了扯卢修斯的袖口,然后向你行礼问候:“阿佩尔教授日安。”

谁都无法拒绝一个可爱的彬彬有礼的小绅士。“早上好,马尔福少爷。”​

卢修斯摆着他一如既往的高傲姿态,向你颔首​致意。“您好,阿佩尔教授。”

“又见面了,马尔福先生。今天您还是来看马尔福少爷的吗?”​

此话一出,你见卢修斯有些尴尬地轻嗑一声。“呃,是的。”

小德拉科在一旁疯狂地朝着他老爸挤眉弄眼,显然他对他老爸的反应很是不满。​

“那我就先不打扰您和马尔福少爷的相处了,我得先去一趟图书馆。”

小德拉科看着你远去的背影,回过头眯着眼睛看向卢修斯:“爸,你为什么总是到学校来闲逛,你不应该在魔法部忙你的工作吗?”

“我只是来看看我的儿子。”

“得了吧,你就是来看阿佩尔教授的!”

自己的心思被自家儿子一语道破,卢修斯难免有些难为情。“胡说!”

小德拉科恨铁不成钢地盯着他老爸:“为什么不去和她说清楚呢?”

“你个小孩子懂什么!”

 

接下来在图书馆发生的一幕,平斯夫人可能这辈子都忘不了——

你在书架前寻找着需要的书籍,突然一个小小的铂金脑袋出现在你的视线里。

“阿佩尔教授,我爸爸他非常喜欢你!”

好像有什么东西在你的脑子里“轰”地一下炸开了。你看着急忙追来想要拦住小德拉科的卢修斯,一时有些错愕。

见你沉默,小德拉科继续道:“我爸爸他真的非常喜欢你,每次假期我回到家里他都要向我问起你的近况。”

你:“……”​

​“我爸爸前几天还向斯内普教授打听你有没有男朋友!”

你:“……”​

“这个圣诞节我爸爸想邀请你来马尔福庄园参加舞会来着——那封请柬我看他早就写好了,甚至还喷了香水!”​

你:“……”​

“你就答应我爸爸吧——”​

你:“……”

“拜托了,我亲爱的缇拉妈妈!”

你:“!!!”

什么玩意儿??

 

(平斯夫人:虽然图书馆里严禁喧闹但是我不能阻止校董追求爱情……)

(卢修斯:干得漂亮儿子!!)​

hp众人×分院时 #hp #恋与hp #德拉科马尔福 #塞德里克 #斯内普 #哈利波特
表白:“真不敢相信,这位胆大妄为小姐居然曾经是斯莱特林学生。”   结果还是斯内普妥协地默认了职位——助教。   准备药品,应付难缠小鬼头,处理课堂上爆炸坩埚。循环往复...
hp众人×」渣基本素养 #hp
原作者:哑炮小姐   # OOC预警  私设预警  撞梗致歉 #哈利波特 #德拉科马尔福 #卢修斯 #卢平 #恋与hp # Harry Potter   尽管曾经是哈利•波特友,但发誓喜欢...
hp众人×」培养情侣间兴趣爱好 #hp
善良小獾,哪怕是在令人昏昏欲睡魔法史也得打起十二分精神。尤其临近期末,可不想拿着一张令人挠头成绩单回家。   但是赛德里克坐在旁边时,更加觉得课本上乱七八糟年份和历史事件对...
【斯内普X上走神 #西弗勒斯·斯内普 #hp
原作者:万事皆休   #斯内普教授   早上第一节是西弗,因为昨晚和西弗不可描述发生了点事情,导致昨晚才睡了两个小时。 看着讲台上正讲得起劲斯内普教授,低下头偷偷打了个哈欠,听着斯...
hp众人×」追妻火葬场(下) #hp #德拉科马尔福 #赛德里克 #哈利波特 #卢修斯 #伍德
好像永远都在忙工作! 有时候不得不怀疑他可能想娶是阿兹卡班!   战后第七年。情人节。 本学年初,由于敬爱斯拉格霍恩教授以年事已高为辞申请退休,便从助教荣升为教授。 哈利照旧满世界地灭黑...
hp众人×」蜜糖姑娘 #hp
可笑。想。   待到喝下庞弗雷夫人递来才停止了大笑。低垂着脑袋走出医疗翼,现下不仅被发现了一直羞于见人秘密,还错过了丰盛晚宴。 刚走出医疗翼没几步,就看见了倚着墙壁等待出来弗雷德...
hp众人×另嫁他人 #hp
等等,等到他解决一切。在意识到与他挣扎只是徒劳之后,用羽毛笔在信纸上留下一句:我可不打算一个插足婚姻情.妇,算了吧。   若干年后,与丈夫卡特勒有了一个与相貌极为相似伶俐乖巧儿。...
hp众人 X 】阿尼玛格斯 #斯内普教授 #哈利波特 #hp #恋与hp
,还是被吓到一愣一愣。   总之这个样子,让一向不苟言笑西弗勒斯轻笑一声,随后便抱住了。   “这么怕蛇,怎么做地窖蛇王夫人呢”   (我在一篇hp评论里看到过一位小姐姐危险发言...
hp众人×』他其实喜欢 #hp
 Malfoy   德拉科经常怀疑自己是不是精神失常,他宁愿相信《诗翁彼豆故事集》里疯言疯语,也不敢确定自己居然会对一个格兰芬多姑娘倾心。   他第一次注意到,是在一年级时飞行上。正侧身坐在扫帚上...
hp众人×他从身后出现 #hp
原作者:哑炮小姐   # OOC预警 私设预警 撞梗致歉 #德拉科马尔福 #弗雷德韦斯莱 #乔治韦斯莱 #汤姆里德尔 #恋与hp #哈利波特 # Tera Appeal 缇拉·阿佩尔就是...
hp众人×」关于偏爱 #哈利波特 #hp
了过去。   他似乎隐忍很久。“圣诞计划该不会就是和西奥多一起度过吧?我听说打算作为舞伴出席诺特家族圣诞宴会,缇拉。”   那是父母应下事情,并且他们似乎很期待与西奥多之间关系发展...
hp众人×」百无禁忌 #hp
了抓头发,却没能把脑子里烦闷一起拽出来。   乔治耸耸肩,似乎早就料到打扰练习弗雷德会被狼狈地赶出来。   局促狭小卧室内,有模有样地挥动着魔杖,面前是摊开各种书籍,当然,那都是金妮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