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卢修斯×你:番外」紫藤萝与金丝雀 #恋与hp

sodasinei 2021-07-19

原作者:哑炮小姐

 

#OOC预警 私设预警 全篇2k+

#本番外以卢修斯为第一视角

#哈利波特 #德拉科马尔福 #卢修斯 #贝拉特里克斯

 

        —紫藤萝—​

 

  Ⅰ

 

初次见她是在​莱斯特兰奇庄园。

那天我陪着纳西莎去拜访她的姐姐贝拉特里克斯·莱斯特兰奇。简单的纯血家族之间的寒暄过后,我退出了会客厅,留给她们姐妹足够的相处空间。​

我来到了庄园的庭院。大片妖艳明丽的珍稀花种之间,我注意到了两株瑟缩在墙角的靛紫色的藤蔓,以及旁边的女孩。​

我不想打破这样安谧美好的景象。她看着藤蔓,我看着她。

 

直到薄薄的晨雾逐渐散逝,露出了缀在东边澄澈天空中的太阳。

“这位小姐在看什么?”​我问。

看得出来她很不喜欢被人打扰。棕色的双眸流露出一丝不满,本就白皙的脸庞泛着病态的苍白,从她眼下的乌青可知她很久没有睡过一个好觉了。

她说她的母亲是一个莱斯特兰奇。看得出来她对藤本植物情有独钟。她语气僵硬地阐述着藤蔓​的生长过程,像是在影射她自己的悲惨人生。

我告诉她,她不是冰冷的植物,她会拥有世上最纯澈的光。

 

 

我与她回到了会客厅。

她好像不是很喜欢纳西莎。想想也是,滋生在布满霉菌的墙角里的藤蔓当然不会欣赏娇生在温室里的水仙花。

她向我们道了别,顺着楼梯而上,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纳西莎看着她的背影消失在上方幽长的走廊。​“姐姐,我怎么从来不知道莱斯特兰奇家有这么个女儿?”

贝拉特里克斯不以为意地耸耸肩​,解答了纳西莎的疑惑:“她的母亲脱离了莱斯特兰奇家族,她的父亲不知道是哪个浪荡的麻瓜游子。她杀了她的母亲,以示对纯血家族的信仰,才得以回归莱斯特兰奇。”

纳西莎露出同情的神色。

贝拉看着纳西莎的表情摇摇头。“不必为她觉得难过,我的妹妹。她倔强得很——是个有野心的好姑娘。”语毕,贝拉特里克斯望着缇拉消失的方向,褒奖似的一笑。​

 

 

黑魔王被一个叫哈利·波特的男婴击溃了。

贝拉特里克斯和她的丈夫入狱。按常理来说,以贝拉的性格,她应该巴不得带着缇拉一起光荣地奔赴阿兹卡班监狱,以示对黑魔王至死不渝的忠诚。但她没有。​

她把缇拉托付给了我,说:“缇拉和我不一样。她不会甘心滞留在阿兹卡班的。”​

 

缇拉搬进了马尔福庄园。

我记得她​钟情于藤本植物,于是送给她一枚紫藤萝胸针作为见面礼。起初挑选礼物的时候只是觉得它很精致,和如同瓷娃娃一般的她很相配。

许多年之后我才知道,麻瓜们讲究紫藤萝的花语​是“为情而生,为爱而死”。细想这寓意倒也不错,我的确希望她从生至死都可以与爱相伴。

当然这都是后话了。​

 

        Ⅳ

 

黑魔王复活了。

我在夺取预言球的任务中失败了,被邓布利多送进了阿兹卡班。

最终,黑魔王在得势之后将我从监狱里释放,命令我去了缇拉的房间。他说,缇拉向他讨要的奖赏是我。

阿兹卡班的生活令人绝望。我没有任何精神再去挣扎什么,更不知道该如何面对此刻的缇拉。如果她一定要的话,我希望自己还能勉强给她一个毫无感情的夜晚。​

她问我是否爱她。

我没有回答,她也不作强求。

 

其实我爱她。

不是两//性之间的爱,而是哥哥对妹妹的爱,是想要保护一株脆弱的紫藤萝的最纯净的爱。​

 

“我的心里唯有一朵水仙花”​

“只能任由紫藤萝继续摇曳或者凋亡”​

 

        —金丝雀—​

 

        Ⅰ

 

她带着我踏上逃亡的生活。

她说她发现了黑魔王的秘密。

她说她想要​和我做一对比翼的不死鸟。

我不知道事到如今自己是否还能救赎一个放纵地沉沦在黑暗​中的灵魂——

答案是否定的。

 

​        我和她被傲罗押到了审判法庭上。我做好了充足的准备再次回到浸泡着绝望的阿兹卡班。

​意料之外的是,她说是她胁迫我让我帮助她逃跑。明明不是的,明明在那些日子里我有无数次的机会可以回到马尔福庄园,明明是我想留在她的身边试图阻止她继续腐化。

 

我被释放了。

她却即将得到​审判与制裁。

 

        Ⅱ

 

经过一番整修的马尔福庄园还似从前的风景。​我最爱的水仙花和天龙座都还在。

 

某一日,德拉科来到书房找我。他装作漫不经心地开口:“父亲,记得那个莱斯特兰奇吗?”​

我的心漏了一拍,最先想到的是缇拉,可明明她姓的是阿佩尔。“你是指贝拉特里克斯,还是罗道夫斯,或是其他的哪一个?”​

他都摇摇头​。“是那个叫缇拉的女人。其实她也不算是一个莱斯特兰奇。我听波特说,前几天她被押往阿兹卡班接受了摄魂怪的吻。”

“……”​

“波特说,他从来没有见过那么短暂的摄魂怪的吻,那是开始即结束的一个吻。”​

“……”​

 

我早就该想到的。​

从在莱斯特兰奇庄园的庭院与她初遇的那时起,我就该想到的。

 

        Ⅲ

 

我和纳西莎迎来了一个女儿。我给她取名为缇拉,以此悼念那只羽翼尚未丰满就被扼杀的​不死鸟。

我们的小缇拉和我的水仙花一样优雅可爱,是备受呵护的金丝雀。

​        小缇拉长大了,恍惚之间我总能透过面前这个明丽而开朗的女孩看到当初那个拼命挣扎的灵魂。

 

一个普通而艳丽的午后,正在和德拉科闲聊的小缇拉突然跑来问我:“爸爸,哥哥的名字是天龙座,那我呢?我的名字有什么寓意呢?”

“你的名字来自我最愧对的一个人。”​

“那个人是谁呀,爸爸?”

“是我的一个小妹妹。”

 

“她本应该是受众人抚爱的金丝雀”​

“却被摧残成了一只拼命想要跻身于不死鸟之列的渡鸦”​

 

—END—

×」藤蔓不死鸟 #hp
被万人推崇的一天。见识过他的能力,知道他是不死鸟。   贝拉特里克她的丈夫罗道夫被押进了阿兹卡班。贝拉早在事先将托付给了马尔福夫妇,幸免于牢狱之灾。 在搬进马尔福庄园的第一天,送...
·马尔福×原女」一枚金加隆 #hp乙女 #hp #哈利波特
种方式吗,我搞不懂。   “正在魔法部参加紧急会议,所以他拜托我来接。我是他的姐姐,塔格丽兹·马尔福。”   我注意到她的眼睛很漂亮,浅棕的瞳孔还晕着澄澈的琥珀色。   我一边她寒暄,一边...
「德拉科××」北冕归程 #hp乙女 #hp #哈利波特 #马尔福
我一个南瓜汁味儿的湿漉漉的面颊吻。   觥筹之后,我把自己藏匿在书房里,却熟稔地推门而入,巧合得仿佛我他才是秘密幽卝会的一对。   “有一个自己的养女年纪相仿的女孩作为情卝人,看起来这令...
「德拉科××」爱人,爱人 #hp乙女 #hp #马尔福 #哈利波特
原作者:哑炮小姐   #  德 拉 科 · 马 尔 福×加 希 娅 · 特 拉 弗 ×   · 马 尔 福   #   自从加希娅·特拉弗从霍格沃茨毕业之后,德拉科·马尔福再也没见过她...
×」烧死#hp乙女 #马尔福 #哈利波特 #hp
原作者:哑炮小姐   #真•短打 #OOC预警 私设预警 #期末考完试后自习课上摸鱼的产物   自从罗齐尔夫妇被押入阿兹卡班,他们的女儿,即我的教/女,埃芙琳•罗齐尔就定居于马尔福庄园了...
hp众人×」当拒绝公开恋情 #hp乙女 #hp #哈利波特 # #塞德里克
期间到马尔福庄园一聚。”   在他灼灼的目光下无奈摇头:“我很抱歉知道的,我的父母已经在为我安排相亲对象了。我不得不把大好的假期时光浪费在青年们的虚伪攀谈上。”   出生于德国纯血家族...
hp乙女向」分手进行时 #hp # #里德尔 #西弗勒 #韦莱双子
原作者:缪不在   #ooc短打小甜饼 #又名当要和他分手 西弗勒//双子/里德尔   西弗勒 今年最后悔做过的事就是和德拉科打这个赌,一想到要和老蝙蝠提分手就很让人头大,不过本着蛇...
hp乙女】他偷看被抓包● hp● 哈利波特● 德拉科● 塞德里克● 内普● ● 西里
大了好吗!”   “嘿嘿,小姐,看在往常糖果的面子,让我们再多看一会儿吧,毕竟这可是不可多得的美景佳人呢”     “我在想,这条裙子是不是太…短了点?”   “那可说好了,只穿给我看,那...
hp乙女】当是吸血鬼● hp● 哈利波特● 德拉科● 塞德里克● 内普● 里德尔●
原作者:某川   ▪ooc预警 ▪如若撞梗 那咱俩就是姐妹 ▪内含: 哈利  德拉科  塞德里克  里德尔    西弗勒 ▪脑洞很大,娱乐看文     哈利 裹着毛毯翻找着仅存的血浆,可惜...
×」疯爱 #hp乙女 #hp #哈利波特
原作者:哑炮小姐   #娜 × 莱特西娅 #重发:48H夏日出逃联文   我看着面前这位中年发福的民宿女主人,花费了老大劲儿才记住她拗口的姓氏。当这位麻瓜女士用夹生的英语告诉我,极光是冬季才可观察...
hp乙女】又是在霍格沃茨被撑腰的一天● hp● 哈利波特● 内普● ● 西里
?”     真是惊天大笑话居然被一个陌生女人连续骂了好几天,天天都说抢了他男朋友,本来打算直接当做猪处理,这下直接在逛街的时候出现了,破口大骂说勾引不止一个男人什么的   只是轻...
hp乙女】当他们半夜发现不好好睡觉● hp● 哈利波特● 德拉科● 里德尔● 塞德里克● 内普●
原作者:某川   ▪ooc预警 ▪撞梗即姐妹 ▪内含: 哈利 /德拉科  /塞德里克 /里德尔 /西弗勒 /   哈利 他是为一阵阵细微的抽泣声而醒来的,朦胧之中看见死死拽着被角,虽是没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