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p众人×你」培养情侣间的兴趣爱好 #hp乙女

sodasinei 2021-07-19

原作者:哑炮小姐

 

#哈利波特 #伍德 #韦斯莱 #卢修斯 #斯内普 #恋与hp #塞德里克

#Tera Appell 缇拉·阿佩尔就是你

#OOC预警 私设预警 撞梗致歉

 

=Harry Potter:夜游=

 

你在一年级的时候就听哈利说过厄里斯魔镜的事情,从那个时候开始你就对自己会在那样神奇的一面镜子中看到什么充满了好奇。

你问过哈利他在镜子里看到了些什么。他回答他看到了他的父母在他的身边,他的身后还站着很多人。

你嗔怪道为什么他的身边没有自己,他露出笑颜,握住了你不安地攥着袍角的手。他说,因为那个时候他还没有爱上你。

 

你完成变形课论文的时候已经很晚了,安静的格兰芬多休息室里除了你和哈利以外没有别人了。你捶了捶有些酸痛的肩膀,准备收拾好纸笔回去睡觉。

哈利神秘兮兮地凑了过来,用隐身衣将你和他裹住。突然和他凑得这么近,你的脸颊瞬间染上了一抹淡淡的绯红,他身上的皂荚香萦绕在你的鼻尖。

“哈利……”

“我带你去个地方。”

好吧,夜游是哈利作为一个格兰芬多最常见的娱乐项目了。

 

他带着你一路走到了一个挂着门锁的废弃教室。他抽出他的冬青木魔杖,念道:“Alohomora!”

门开了,他牵着你的手走进教室,而厄里斯魔镜此刻就摆在你和哈利的面前。他摘下了隐身衣,将你往镜子前轻推一下。“你看到了什么,缇拉?”

你看到了成年后身着雪白婚纱的你,以及正在与你拥吻的西装革履的哈利,身后还有许多亲友。你的目光一时有些失焦。

“婚礼,我们的婚礼……你呢?”

哈利站在镜子面前,沉默了良久才回过神来。他在你的额头落下轻轻一吻:“我也是。”

 

=Ron Weasley:巫师棋=​

 

你坐在格兰芬多休息室一个安静的角落里盯着手中难搞的魔法史论文发出一声哀叹。

异口同声:“梅林啊!”

你循着另一个声音的方向看去,是西莫和罗恩正在下巫师棋。乍看上去西莫的白棋已经被罗恩的黑棋打得七零八落了,再瞧瞧西莫紧皱的眉头你就猜到罗恩这局是赢定了。

 

你干脆放下手中令人犯困的论文凑到罗恩身边去,看着身旁因胜券在握而颇有些得意的红发少年,不禁揶揄一句:“没想到我亲爱的罗尼还是有长处的嘛。”

罗恩伸手捏了捏你凑过去的小脸。“要知道我在一年级的时候可是通过了麦格教授的巨形棋盘阵!”

西莫见你来了,写满挫败感的脸立刻转变成两眼放光,拉着你在他的位置坐下而自己开溜,并且表示他已经输了一下午了。

你不自信地摊摊手:“我可不擅长这个。”

 

果然,你刚命令白棋走了没几步,它们就尖声尖气地大叫起来。

“蠢姑娘,没看见他的将军吗!”“你怎么能让我去H6格!”“你应该派马去,它不怕死!”

你看着低头嗤嗤发笑的罗恩,猜到此刻自己的脸应该和他的头发一样红了。你有些难为情地绞着手指。“我,我说了我不太会下巫师棋。”

“没关系,我的小傻子。”

接下来罗恩耐心地指导你每一步棋的走向,直到最后罗恩的黑棋皇后扔掉了皇冠——你赢了。

你看着棋盘上被击碎的黑棋。“我以为你会赢了我的。”

罗恩带着些宠溺意味地将你梳理整齐的棕发揉得乱糟糟的。“我可不稀罕赢一个小傻子。”

 

=Oliver Wood:飞行=

 

你的成绩一直不错,当然除了令人头秃的飞行课——这门课程的成绩你一直保持着非常稳定的P(差)。你最多只能保证自己不从扫帚上摔下来而已。

 

周末,你和安吉丽娜吃完了早餐一起从礼堂往图书馆的方向走。半路却被奥利弗拦了下来。

安吉丽娜露出“我都懂”的猥琐(?)笑容,撞了撞你的肩膀。“看来我们的论文得另找时间再写了,约会去吧亲爱的!”

看着奥利弗拿着的你在圣诞节时忍痛割肉送给他的火弩箭,感觉不妙。刚想叫住安吉丽娜却发现她连个背影都没给你留下。

“走吧缇拉,如果你不想在期末的时候飞行课只拿个T(极差)。”他向你伸出手。

你思想斗争后还是战战兢兢地握住他温热的手掌。

 

他带着你来到了魁地奇球场,让你骑到扫帚上去,你哭丧着脸说什么都不肯。

“那这样吧。”他率先骑上火弩箭,示意你到他的前面坐好。你照做了。

他的前胸紧紧地贴着你的后脊,你听到了愈来愈快的心跳,不知是来自谁的。他的双手在你的身前紧紧地握着扫帚,控制着扫帚缓慢地在半空中飞行,你的心里涌上一种难以言喻的安全感。

被金黄的太阳晒得暖暖的春风在你的面颊上拂过,奥利弗身上清淡的薄荷香气飘进了你的心房。

你突然觉得这样的飞行体验也不赖。

“握紧扫帚,缇拉。”奥利弗松开了控制着扫帚的双手,转而紧紧地环住了你纤细的腰肢。

不知是由于他的动作,还是因为你害怕自己控制扫帚,你的心跳瞬间漏了一拍。“奥利弗!”

他察觉到你把控扫帚的动作有些笨拙,叹了一口气,温热的气息扑在你的脖颈上。

感觉到了他的无奈,你反倒觉得这个大男孩有些可爱。“我以后可以多申请几次额外的飞行辅导嘛,亲爱的奥利弗老师?”

 

=Cedric Diggory:补习=

 

最为一个发愤图强、勤劳善良的小獾,哪怕是在令人昏昏欲睡的魔法史课上你也得打起十二分精神。尤其临近期末,你可不想拿着一张令人挠头的成绩单回家。

 

但是当赛德里克坐在你的旁边时,你更加觉得课本上乱七八糟的年份和历史事件对你而言毫无吸引力了。

你单手撑着下巴,歪头看着正低头整理笔记的赛德里克,眼里简直快要噗嗤噗嗤地往外冒粉红小心心了。

他突然侧过脸,猝不及防的对视让你一时有些慌乱。

温柔而明媚的笑在他的脸上漾开。“我亲爱的缇拉小姐,你的口水都快滴到书上了。”

你用手指蹭了蹭自己的嘴角,发现什么都没有。“你骗我,赛德!”

他笑意更浓。

 

图书馆。

你觉得自己拜托赛德里克在考试前来帮自己复习魔法史学就是个错误,要知道一个温文尔雅的俊朗青年坐在身边,实在是无法让人将注意力集中在书本上的。

“赛德,你能想象吗,我现在居然连妖精叛乱、魔杖立法的年份都记不住!我真是觉得那几个数字都长得一样。”

看着你气呼呼的表情,他忍不住地想逗逗你。“如果你省去上课看着我发呆的时间,我想你会取得很不错的成绩的。”

“赛德!”你羞赧地瘪瘪嘴,最后干脆趴在桌子上一动不动,“你是不是觉得我特别笨?啊呀,我就不应该麻烦你来为我补习的。”

他轻柔地捋顺着你的发丝,生怕一不小心扯痛了你。“为我亲爱的缇拉补习,我一点也不觉得麻烦。”

(你突然觉得来图书馆消磨时间是个不错的爱好)

 

=Lucius Malfoy:梳辫子=

 

洗漱完毕后,你乖乖地坐在梳妆镜前,从面前的镜子中看着卢修斯慢条斯理地梳理着你的长发。

你猜想,如果他的那些同僚们发现工作时用鼻孔看人的魔法部高官私下里却是个能为自己的太太打理发型的居家好男人,那他们会露出什么表情。

你不禁笑出了声。

正准备为你扎上发带的卢修斯随着你的笑声,手上的动作一滞。“怎么了我的夫人,是挑剔我今天为你梳理的发型,还是不喜欢这条发带的款式?”

你仔细打量着他手中捏着的发带,是很别致的淡银色,其间还点缀着零零星星的殷红。于是心血来潮地站起身来,反将卢修斯按在梳妆台前坐好。

 

“或许这条发带更适合你,卢克。”你坏笑着从旁边的抽屉里拿出几个不同颜色的小皮圈,动作麻利地把卢修斯的头发均匀地分成几股,恶趣味地编着麻花辫。

“你自己瞧瞧,卢克。都怪你平时不陪着我,总是在忙工作,你的头发都越来越少了。”

“我的夫人……”

你打断道:“别动。”语毕又惩罚似的拽了拽手里捏着的他的一撮头发。

他安安静静地坐着任你摆弄他的头发,尽管他的脸色有些难看。你又用发带做了最后的收尾,绑了一个标准的蝴蝶结。

 

“马尔福夫人的手艺实在很糟糕。”他打量着镜中花哨的自己,有些想笑。

“我觉得挺不错的。”你眼珠一转,有了主意,扯着卢修斯的胳膊就要往厨房走,“或许我们可以找家养小精灵来客观地评价我的作品!”

他用力一拽,你脚下不稳,结结实实地撞进了他的怀里。

“我有个更好的提议,我的夫人。我们可以生一个女儿,以便于发挥你这无处施展的才华。”

本来应该是冒着粉红泡泡的时刻,你却有些煞风景地抬手拨了拨他头上顶着的蝴蝶结。你控制不住的笑声彻底打破了微妙的气氛。

“得了吧卢克,没什么比你现在的样子更可爱的了!”

 

=Severus Snape:熬制魔药=

 

你窝在斯莱特林休息室的沙发里和几个小姐妹呱唧呱唧地聊着八卦,突然发现少了一个人。“诶,潘西呢?”

休息室的门开了,潘西顶着沮(chi)丧(shi)的表情踢踏着步子走了进来。

你迎上去挽住她的胳膊,问道:“怎么了潘西,你的男朋友被人撬走了?”

她的白眼都快翻到后脑勺去了,贴在你的耳边低声道:“不是我,是你的男朋友斯内普教授!”

“我的男朋友被人撬走了?!”

她看着你此刻像是东方麻瓜故事“荆轲刺秦”中秦武阳一般“色变振恐”的样子,敲了敲你的脑瓜。

“他不知道从哪没收了一大堆的迷/情剂,现在估计在办公室熬制解药呢。我刚刚在楼梯上遇见,脾气正坏得很!”

你猜到这很可能是格兰芬多的韦斯莱双子搞出的名堂。

 

你立刻赶去了斯内普的地窖办公室,熟练地说出口令之后走进他的办公室。

你轻声唤道:“西弗?”

他仍旧低着头,动作标准地搅拌着坩埚里咕嘟着气泡的魔药,在水汽的蒸腾下他的额间已经渗出了细密的汗珠。你头一次发现他熬制魔药的样子竟然格外的好看。

见他没有回答,你只好一声不吭地凑了过去,时不时地将摆在桌上的魔药材料递到他的手上。

你摆弄着他没收来的暂时搁置在桌角的几瓶伪装成感冒药水的迷/情剂。好奇心趋势着你掀开了其中一瓶的瓶塞,从那呈螺旋状上升的蒸气中,你闻到了阳光晒过的被子的味道,还有清晨庭院里的花香,以及清苦的魔药气息。

 

“我假设这位小姐知道她在摆弄什么危险的东西。”

身后突然响起的声音吓得你一激灵,手中的迷/情剂险些洒了出来。“我又不会傻到会把它喝下去。”

“那就最好。我可不希望阿佩尔小姐会在迷/情剂的作用下对她的教授做出什么奇怪的事情。”

你跳进他的怀里,将整个人挂在他的身上。扬起头在他的唇上轻啄一下。“你是指像这样的奇怪的事情吗,西弗?”

他原本紧皱的眉舒展开来。

见状,你又得逞似的往他的怀里蹭了蹭。“我很好奇西弗你会从迷/情剂里闻到什么味道呢?”

他踌躇片刻才回答:“是你的味道。”

hp众人×」当另嫁他人 #hp
告诉这是德拉科私人书房,尽管知道贸然进入实在无礼。 一枚相框端正地摆放在书桌上,照片中是七八岁年纪和德拉科坐在庭院古树下畅谈,少年还挂着因为刚刚骑着扫帚飞行结束而沁出汗珠。 皮鞋敲击...
hp众人×」渣基本素养 #hp
原作者:哑炮小姐   # OOC预警  私设预警  撞梗致歉 #哈利波特 #德拉科马尔福 #卢修斯 #卢平 #恋与hp # Harry Potter   尽管曾经是哈利•波特友,但发誓喜欢...
hp众人×』他其实喜欢 #hp
里翻一翻麻瓜书籍。   “想不到会对麻瓜童话故事感兴趣。”   来者目光落在了书籍封皮上。西里斯承认,他难得地把注意力锁定在了纯血女巫身上。   “都是俗套公主与王子爱情故事。但我得...
hp众人×」百无禁忌 #hp
没什么力度,反而被他稳稳地攥在了掌心。看着眉眼怒意,他似乎以此为乐,于是得逞地把女孩揽进怀里,将头发揉得乱糟糟。   他朗笑着:"瞧瞧我们小妹妹!还能有什么比更可爱呢。"   偶尔也能...
hp众人×」蜜糖姑娘 #hp
地发出一声咳。 他得逞一笑:“才没有长胖。”   分院仪式觉得冗长又枯燥,只偶有兴趣地抬眼看看某几个长相颇为出众新生究竟被分院帽按进了哪个学院去。毕竟仪式结束后宴席才是关注重点。 潘西啧了...
hp众人×」当他从身后出现 #hp
温柔。   在阿佩尔家族举办圣诞晚宴上,马尔福夫妇携德拉科出席。年纪尚青涩男孩西装笔挺,一丝不苟金发令他多了几丝像他父亲那般气度。他熟稔地与纯血子弟们攀谈交流,言语尽是一个马尔福应有...
hp众人 X 】阿尼玛格斯 #斯内普教授 #哈利波特 #hp #恋与hp
,还是被吓到一愣一愣。   总之这个样子,让一向不苟言笑西弗勒斯轻笑一声,随后便抱住了。   “这么怕蛇,怎么做地窖蛇王夫人呢”   (我在一篇hp评论里看到过一位小姐姐危险发言...
hp众人×」关于偏爱 #哈利波特 #hp
原作者:哑炮小姐   # OOC预警 私设预警 # Tera Appeal 缇拉•阿佩尔就是 #德拉科马尔福 #弗雷德韦斯莱 #乔治韦斯莱 #恋与hp 暗恋 # Draco Malfoy   德拉...
[恋与hp]男朋友太粘人怎么办(众人×)● hp● 哈利波特● 塞德里克迪戈里
原作者:奇怪米粒增加了_   众人× 激情短打 ooc产物     ver.Cedric   塞德里克突然很粘人。   各种意义上粘。   好吧,和他谈恋爱之后,本以为是那个先放下身段天天...
[恋与hp]争风吃醋(众人×)● hp● 德拉科马尔福● 西奥多诺特● 汤姆里德尔
原作者:奇怪米粒增加了_   众人× 激情短打 这次是蛇院专场XD ooc产物     ver.Draco   德拉科什么都好…只不过他占有欲实在是太强了。   比如和一个拉文克劳男生在...
【德哈甜文】如果一个吻不够,那就来两个 #hp同人文
“Potter.” 像恋人甜蜜呢喃。   - “马尔福!”这天魔药课下课哈利看到那头熟悉金发忍不住喊住他。   消瘦身影微微停顿了一下继续往前走。   “马尔福站住!”哈利加大音量。   越来越多...
【咒回X】礼物*情侣礼物 #五条悟 #狗卷棘 #伏黑惠 #虎杖悠仁 #男神X
原作者:YUKISS光尘   *情侣礼物 #咒术回战向  *伏黑惠/五条悟 ☞他送礼物 *虎杖悠仁/狗卷棘 ☞ 送他礼物 *短打小甜饼     伏黑惠/情侣手镯          他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