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p众人×你」当你另嫁他人 #hp乙女

sodasinei 2021-07-19

原作者:哑炮小姐

 

#哈利波特 #德拉科马尔福 #伍德 #卢修斯 #斯内普 #卢平 #恋与hp #鞍山

#来自宝贝@芥末味的唐僧肉 想要虐霍格沃茨成年组 希望亲爱的会喜欢这个梗

#通用工具人:Cutler Harrison 卡特勒·哈里森

#Tera Harrison缇拉·哈里森就是你

#OOC预警 私设预警 撞梗致歉

 

=Harry Potter=

 

你就算把梅林的袜子吃了也想不到,再次与救世主先生相遇是因为卢娜的猫头鹰飞越陆地与洋流来到德国的哈里森府邸为你送来一封哈利·波特与金妮·韦斯莱的婚礼请帖。

你的父母早在六年级学期尚未过半的时候就将你连捆带绑地接回了德国继续学业,而不是放任你和危险缠身的救世主在硝烟弥漫的英国土地上恋爱。你永远难忘回国后的那些由彻夜的失眠与入睡后的梦魇交替编织而成的日子。

 

你在你的丈夫卡特勒·哈里森的陪同下一齐前往英国参加哈利的婚礼。

趁着仪式开始之前,你独自来到侧幕见到了正在最后一遍确认婚礼流程的金妮。她那被绾成发髻的红棕长发与圣洁雪白的头纱格外相配,感受到你的注视后,她转身冲你露出热情的笑:“好久不见,缇拉。自从你回到德国去之后就很少再有联系了,幸好卢娜一直和你有通信,我和哈利才能及时邀请你来。”

“新婚快乐,我的金妮。”你以轻柔的拥抱和面颊吻作为礼节性的回应。

“哈利在后台,需要我带你过去见他吗?”

“我自己去就好,你先忙吧,金妮。”

 

西装革履的哈利坐在后台房间的梳妆台前,哪怕只是一个背影也能看得出他对于即将迎来的婚礼的紧张情绪。

“哈利,”你说,“新婚快乐。”

你原以为自己早已能够全心投身于现下与哈里森还算美满的婚姻中,进而放下往昔的遗憾恋情,但当记忆中清晰无比的祖母绿眸再次如此真切地出现在眼前,你如鲠在喉。

“缇拉,”他站起身来到你的面前,“听卢娜说你已经结婚了。”

“是的。纯血家族之间的联姻。”

“他对你好吗?你幸福吗?他今天也陪你一起来了吗?”

一连串的问题你不知该回答哪个,于是另起话题:“我最怀念的还是曾经在霍格沃茨的日子。我们躲在隐身衣底下逃过费尔奇和他的洛丽斯夫人,一起去天文塔看星星。D.A.在有求必应屋里集会,两只牡鹿从我们的杖尖迸出,相互追逐。”

哈利的眼底染上几分莫名的情绪,交缠而复杂,你一时有些捉摸不透。他向你张开双臂,时隔多年的拥抱使你心头冰封的清泉化解,汩汩而流地冲垮了道道堤坝,以泪水的形式倾泻而下。

 

异口同声的“祝你幸福”消散在空气里。

 

=Draco Malfoy=

 

你再次拜访马尔福庄园是因为你的丈夫卡特勒·哈里森应邀前来与马尔福父子洽谈生意。庄园装潢气派奢华依旧,植于庭院的珍稀花卉在暖阳的爱抚下妩媚地笑着,吐露属于这个季节的独特芬芳。

你与德拉科青梅竹马,最终却因为家族长辈执意计划与德国纯血哈里森家族的联姻而嫁给了卡特勒。相敬如宾的婚姻生活倒也比想象中的剑拔弩张好得多,但曾经在马尔福庄园与金发男孩度过的时光始终是你深埋心底无法言说的柔软一角。

 

卢修斯带着卡特勒去到会客厅,你独自一人在这栋你再熟悉不过的建筑里闲逛。鬼使神差般的,你压下了一扇白漆的门的把手,记忆告诉你这是德拉科的私人书房,尽管你知道贸然进入实在无礼。

一枚相框端正地摆放在书桌上,照片中是七八岁年纪的你和德拉科坐在庭院的古树下畅谈,少年的额间还挂着因为刚刚骑着扫帚飞行结束而沁出的汗珠。

皮鞋敲击地板的声音在你的身后响起。你的指尖在相框的边缘摩挲,缓缓开口感叹道:“想不到马尔福家的少爷这么恋旧。”

德拉科从你的身后将你拥进散发着男士香水气息的怀抱当中,他的下颌抵在你的颈窝,使低沉的声线恰到好处地在你的耳畔响起:“恋旧谈不上,只是放不下你而已。”

你警觉地瞥了一眼房间门口,担心商谈结束的卡特勒会不会撞见现在这一幕。“松开,德拉科。”

他的固执高傲一如当年:“不。哈里森这个姓氏可真难听,还是姓马尔福更与缇拉这个名字相配。”

“照片里的是缇拉和德拉科,现在站在这里的是哈里森太太和马尔福先生。”你挣开温热的怀抱,故作镇定地与逐渐黯淡的灰蓝色眼眸对视。

“你过得还好吗?”他垂下双臂。

“哈里森太太将用她的余生怀念缇拉和德拉科的过往故事。”你深吸一口气以缓解几近窒息的哽咽。

“如果我当年能有勇气坚持向父亲提出我想娶你,是不是就不至于此了?”

“没有如果,德拉科。听说那个叫阿斯托利亚的姑娘即将成为你的夫人了,恭喜你。记得在婚礼上给我留个位置,我等候你的猫头鹰送来请柬。”

“那就,但愿各自幸福吧。”

 

=Oliver Wood=

 

你和奥利弗莫名其妙地就在一起了。或许是因为两人心知肚明彼此心意,又或许是各个课堂上固定不变的同桌搭档,更或许是在格兰芬多获得魁地奇杯那次,在当晚韦斯莱双子在格兰芬多休息室里组织的庆祝会上,他吻了你。

至于分手的原因更加令人捉摸不透。毕业后,他与普德米尔联队签约成为替补找球手,至于一向对魁地奇不感兴趣的你选择到圣芒戈工作。他有不停歇的训练,你有照顾不完的病患。各自忙碌,联络渐疏。

直至你在父母催促下与卡特勒·哈里森订下婚约,这才难得的让猫头鹰为他送去一封信件,信内附着婚礼请帖。

讽刺至极,愚蠢至极。

 

婚后某一日,你购买了两张魁地奇的门票与卡特勒一同去看奥利弗的比赛。同样对魁地奇没什么兴致的卡特勒问你怎么突然想看比赛,你用“一时兴起”的拙劣理由搪塞过去,好在他倒也不再多问。

回忆中意气风发的俊朗青年在赛场上骑着扫帚拦截对方的进球。你婆娑的泪眼仿佛浮现当初你在格兰芬多观众席上为他欢呼的场景,尽管你看不懂他的战术部署;那一年的情人节他送你一捧娇艳的玫瑰,他说他爱你,尽管不善言辞的大男孩在吐露爱意时显得别扭极了;毕业当天他与你拥吻,向你承诺永不分开的誓言,尽管最终结局与此大相径庭。

 

婚礼过后的再次相见时你已身怀六甲,你前往麻瓜超市购买食材的时候遇见正在速食区挑选商品的奥利弗。他替你结账之后坚持要送你回家,你购置的鲜果时蔬也都是他帮忙拎着。

他眉头紧蹙:“哈里森先生呢?他怎么能放心让孕妇独自出来?”

“他在魔法部还有工作要忙,更何况我才没那么金贵。我倒是担心你,也该娶一位贤良可爱的姑娘为妻了吧,毕竟你总不能永远指望着用速食产品填充你的胃。”

“我爱的姑娘已经嫁给别人了。”他眸底的光芒不似从前璀璨,经历多年人情世故的打磨已经黯淡了色彩。

一路再无言,直至他送你到了家门口。

你叫住了他即将离去的背影:“我看过你的比赛,你是个很出色的魁地奇守门员。或许,你愿意做我孩子的教父吗?”

他转身,笑容耀眼如往昔:“当然。”

 

=Remus Lupin=

 

你知道固执于血统论的父母绝不可能接受你和狼人先生的恋爱,但你也想不到他们竟然会私自订下与德国哈里森家族的联姻,而且你的未婚夫居然比你小了两岁,这也就意味着你毕业在即,而未来的丈夫却还在准备O.W.Ls考试。

尽管你知道这两岁的差距会随着年龄的增长而逐渐显得不那么突兀,但你还是以此为借口拼命与家族联姻抗争。当然,这种抗争行为只能称作勇气可嘉,并不能改变木已成舟的婚约事实。

提出分手时,面对痛哭流涕得甚至歇斯底里的你,莱姆斯始终展露温柔笑意。他说已经踏入成年世界的你理应以家族利益为重,他说他希望收到婚礼请帖,他说他祝你快乐。

 

毕业当天,你在他的办公室里见到了神色黯然的他。见你到来,他的嘴角立即弯起好看的弧度,似乎不想让自己低沉的情绪影响到你。

他轻柔地揉揉你微鬈的棕发,说道:“哈里森先生是个很聪明的学生,也极具纯血子弟的绅士风度。他很好,你会幸福的。”

你问:“那你呢?”

“我会习惯的。”他在你的额间落下一吻作为道别,眼眸泛滥着波涛。

 

你接受了无法逃避的婚姻,你的未婚夫的确温柔体贴,但你始终觉得他不及莱姆斯的半分柔情。婚礼前夕,你如约地为莱姆斯送去请帖,其间附带一封短小的信,信末,是你字迹娟秀的一句:

来把新娘劫走吧,拜托你。

他出席了你的婚礼,但却没有像你希望的那样任性地将你带走。避开四下来宾的耳目,你悄声问他为什么不能带自己私奔。他说,你还有需要承担的家族责任,他若带你一走了之那太自私了,尽管他很想那么做。

 

你逐渐安心于还算和睦的家庭,从为人妻到为人母,从娇媚风韵到鬓发渐白,你时常在午夜梦回时刻遇见你的白月光先生,梦境中的他温文儒雅依旧。

你不知道的是,他孤身躺在床榻上无数个辗转反侧的难眠夜,以及月圆时刻即便丧失理智也仍旧满心都是你昔日笑靥的一匹狼。

 

=Lucius Malfoy=

 

你与他初见是在马尔福庄园,你的父母带着年仅七岁的你出席他的成人礼。你提着银白洋装的裙摆向长辈们问候,在与一双灰蓝眼眸对视时,你嘴角不禁噙上一抹甜滋滋的笑:“你长得可真好看。”

用“好看”来形容高傲英俊的青年显然不太合适,但他反倒不太抵触你措辞蹩脚的夸赞,甚至牵起你稚嫩的小手在手背印上一吻。

 

你不喜欢在觥筹交错的宴会上与傲慢清高的小姐们交流那些她们自认为高雅无比的话题,于是趁着无人注意,一路溜到了静谧的庭院。

你脱下带着矮跟的鞋子,它实在让你觉得束缚,尽管你的母亲早已教过你淑女的仪容姿态。你赤脚踏在青绿的坪上,在暖春中萌芽的幼草惹得你脚心发痒。

“我诚邀这位美丽的小姐一同观赏夜景。”

裙摆随着你转身的动作翻飞在略带凉意的晚风中,落入卢修斯的眼中,不谙世事的少女恰如破茧而出的蝴蝶。

 

再后来你顺理成章地与卢修斯相恋,不过你忙碌于学业,而他也投身于工作,唯有偶尔的信件往来以及各种宴会上的相见才使恋爱关系得以维系。

 

噩梦降临在你得知马尔福与布莱克的联姻的那一天,他在来信中向你承诺他会尽可能地向父亲争取推托婚事,但你心知肚明相比自己的家族,布莱克能为马尔福带来更加丰厚的利益,即是,你和他恐怕要就此分离了。

他从未如此频繁地写信给你,他希望你能再等等,等到他解决一切。在意识到你与他的挣扎只是徒劳之后,你用羽毛笔在信纸上留下一句:我可不打算当一个插足婚姻的情.妇,算了吧。

 

若干年后,你与丈夫卡特勒有了一个与你相貌极为相似的伶俐乖巧的女儿。你来到九又四分之三站台等候放暑假回家的她时,老远就看她一手拖着行李一手扬着信封朝你跑过来。

“妈妈!我昨天在学校遇到了校董先生,他拜托我给你带了一封信!”

“校董先生?”

“哦是的,是一位蓄着金发的先生。”

 

他在信中说,那个春日的安谧夜晚,那个在庭院里赤脚欢笑的姑娘,那些即便不能相伴身边但仍旧心魂相系的日子,他将用毕生珍藏心底。

 

=Severus Snape=

 

在霍格沃茨的日子,他的确默认过你与他的恋人关系,几乎全校师生都在惊叹老蝙蝠居然也能获得爱情的时候,唯有你自己清楚他并未真正地爱你。

你的猜测并非毫无依据,毕竟你和他分手的原因就是你清楚地看到他的守护神仍是牝鹿。你可爱灿烂如暖阳,试图将光芒撒进他紧闭的心房,但他空间有限的心脏只能容许一株百合花静静扎根盛放。

毕业后再无联络。你的父母强行把你嫁到了哈里森家族,德国哈里森府邸装潢的确阔绰气派,但你还是更偏爱简陋的蜘蛛尾巷。

 

再见是因为哈利给你的来信,他向你简述了英国巫师界的第二次大战,以及彼时正躺在圣芒戈昏睡不醒的斯内普的近况。哈利说希望你能抽空去探望斯内普。

你的确照哈利希望的那样去做了。至于卡特勒,他与你向来互不干涉,他倒也不追究你究竟是去哪里、去见什么人、要去多久。

 

男子无力地躺在病床上,略带蜡黄的肌肤尽显惨白,曾经炯炯的双眸此刻紧闭,毫无血色的嘴唇略微干裂。再也不见黑袍翻滚的身影,只剩下不知何时才能醒来的重伤病患。

在来到英国的第不知多少个深夜里,你坐在床边的椅子上,伏在病床边沉沉睡去,期待明天朝阳升起,晨雾氤氲,然后斯内普就会苏醒过来见到你,见到战后焕然一新的和平世界。

 

数日劳累使你在日上三竿才醒来,发现自己的手被斯内普牢牢地攥在冰凉的掌心。

“斯内普?”你问。

“……”

“西弗勒斯?”你改口。

“我在。”他的声音沙哑低沉。他忽略了你递到他面前温热的水,反而将目光紧锁在你纤长手指上佩戴着的哈里森家族戒指上。他用波澜不惊的语调陈述事实:“你结婚了。”

“我不能指望百合花的忠诚守卫者会给我一个美满的婚姻,不是吗?”

他在良久的沉默中颦蹙着:“我的魔杖。”

“你刚醒过来,有什么需要可以吩咐我,不必要自己亲自动手。”

他重复:“我的魔杖。”

你自知拗不过他,于是将他的魔杖递上前去。他念出咒语,挥动魔杖,一只散发着银白光辉的猫慵懒地在你身边踱步,然后消散空中。

 

“什么时候?”你问,“什么时候你的守护神和我的一样了?”

“在你离开我的那天。”

“但是太晚了,西弗勒斯。”

“我知道。”

hp众人×他从的身后出现 #hp
原作者:哑炮小姐   # OOC预警 私设预警 撞梗致歉 #德拉科马尔福 #弗雷德韦斯莱 #乔治韦斯莱 #汤姆里德尔 #恋与hp #哈利波特 # Tera Appeal 缇拉·阿佩尔就是...
hp众人×」关于偏爱 #哈利波特 #hp
原作者:哑炮小姐   # OOC预警 私设预警 # Tera Appeal 缇拉•阿佩尔就是 #德拉科马尔福 #弗雷德韦斯莱 #乔治韦斯莱 #恋与hp 暗恋 # Draco Malfoy   德拉...
hp众人×」培养情侣间的兴趣爱好 #hp
原作者:哑炮小姐   #哈利波特 #伍德 #韦斯莱 #卢修斯 #斯内普 #恋与hp #塞德里克 #Tera Appell 缇拉·阿佩尔就是 #OOC预警 私设预警 撞梗致歉   =Harry...
hp众人×」渣的基本素养 #hp
原作者:哑炮小姐   # OOC预警  私设预警  撞梗致歉 #哈利波特 #德拉科马尔福 #卢修斯 #卢平 #恋与hp # Harry Potter   尽管曾经是哈利•波特的友,但发誓喜欢...
hp众人 X 】阿尼玛格斯 #斯内普教授 #哈利波特 #hp #恋与hp
,还是被吓到一愣一愣的。   总之这个样子,让一向不苟言笑的西弗勒斯轻笑一声,随后便抱住了。   “这么怕蛇,怎么做地窖蛇王的夫人呢”   (我在一篇hp的评论里看到过一位小姐姐的危险发言...
hp众人×』他其实喜欢 #hp
原作者:哑炮小姐   # OOC预警 私设预警 撞梗致歉 # Tera Appeal 缇拉•阿佩尔就是 #德拉科马尔福 #斯内普 #小天狼星 #恋与hp #西里斯布莱克 # Draco...
hp众人×」蜜糖姑娘 #hp
原作者:哑炮小姐   #恋与hp #哈利波特 #德拉科马尔福 #伍德 #卢平 #韦斯莱 #推荐BGM《雀斑少女》—谢春花  #Tera Appell 缇拉·阿佩尔就是 #OOC预警 私设预警 撞梗...
hp众人×」百无禁忌 #hp
原作者:哑炮小姐   # 骨科预警 #德拉科马尔福 #伍德 #弗雷德韦斯莱 #奥利弗伍德 #恋与hp # OOC预警 私设预警 撞梗致歉 # Draco Malfoy   大概就连梅林都猜不到德拉科...
【综英美all他们都喜欢(伪修罗场) #男神× #恋与hp #恋与漫威 #漫威向 #神探夏洛克 #x战警
by/ Zoey(停更)   △ooc △第二人称格式 △私设多,叫佐伊 小学生文笔 本章含有神夏(兄弟俩,华生,莫娘),hp(老蝙蝠白孔雀,大黑狗狼人),复联(美国dao德标杆,父子俩),x战警...
[恋与hp]男朋友太粘人怎么办(众人×)● hp● 哈利波特● 塞德里克迪戈里
原作者:奇怪的米粒增加了_   众人× 激情短打 ooc产物     ver.Cedric   塞德里克突然很粘人。   各种意义上的粘。   好吧,和他谈恋爱之后,本以为是那个先放下身段天天...
[恋与hp]争风吃醋(众人×)● hp● 德拉科马尔福● 西奥多诺特● 汤姆里德尔
原作者:奇怪的米粒增加了_   众人× 激情短打 这次是蛇院专场XD ooc产物     ver.Draco   德拉科什么都好…只不过他的占有欲实在是太强了。   比如和一个拉文克劳男生在...
hp众人×分院时 #hp #恋与hp #德拉科马尔福 #塞德里克 #斯内普 #哈利波特
点头示意后,又捧着他的脸颊亲了又亲,啄了又啄。   此刻,麦格教授把头上的分院帽取下,颓丧地走向了格兰芬多长桌,愁眉苦脸的小女孩在小狮子们的欢呼雀跃里显得格格不入。显而易见,原因之一就是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