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p众人×你」蜜糖姑娘 #hp乙女

sodasinei 2021-07-19

原作者:哑炮小姐

 

#恋与hp #哈利波特 #德拉科马尔福 #伍德 #卢平 #韦斯莱

#推荐BGM《雀斑少女》—谢春花 

#Tera Appell 缇拉·阿佩尔就是你

#OOC预警 私设预警 撞梗致歉

#送给每个或许不完美的姑娘

#你们都是甜滋滋的人间蜜糖

 

=Draco Malfoy:婴儿肥=

 

「已交往」

 

随着汽笛声的鸣响,霍格沃茨特快列车沿着它的轨道前行。你兴致颇高地从包裹里拿出塞得满当当的糖罐,拧开盖子将它递到潘西面前。

“我妈妈做了水果蜜饯,想尝尝吗?”

坐在你对面的潘西拿了一块沾满白糖糖霜的果饯,冲你挑眉:“阿姨的手艺实在是好极了,以至于一个假期不见,你更加圆润了。”

你下意识地摸摸自己软唧唧的脸:“哦潘西,我说过很多次了,这只是婴儿肥而已。”一番辩驳惹得潘西咯咯发笑,似乎说什么也改变不了她已经认定你发福的想法。

 

你单手撑着下巴眺望窗外风景。初秋轻巧地踩着繁夏的尾巴,股股携裹着清凉的气流敲击着列车的玻璃,连绵矮山的满目浓绿偶有几点黯黄掺杂其间。

德拉科骨节分明的手捏着你的双颊使你不得不撅着嘴唇,你有些不满地扭过头去与他对视,他趁机在你的唇上啄了一下,潘西戏谑地发出一声咳。

他得逞一笑:“你才没有长胖。”

 

分院仪式你觉得冗长又枯燥,只偶有兴趣地抬眼看看某几个长相颇为出众的新生究竟被分院帽按进了哪个学院去。毕竟仪式结束后的宴席才是你关注的重点。

潘西啧了一声,毫不留情地拍掉了你正在伸向一份蜂蜜馅饼的右手。“我有充分的理由怀疑甜食就是驱使你失去身材管理的罪魁祸首,亲爱的。”

你吃痛地揉着微微泛红的右手手背。“可是德拉科都说过我没有长胖,是你的眼光太挑剔了,潘西。”

“东方有句话叫作‘情人眼里出西施’。”

你觉得她的白眼简直要翻到后脑勺去了。于是目光流连在乳酪夹心蛋挞与甜松饼之间,又只好作罢。在潘西饱含满意意味的目光的注视下,乖乖地拿了一只煮马铃薯放进餐盘。

德拉科不顾潘西叽叽喳喳的反对,硬是将你心心念念的布丁递到了你的面前。浓郁香甜的气息悉数钻进你的鼻腔,化作有形的小人儿尖声尖气地叫嚷着蛊惑的音调,嘭嘭地敲着你心中的防备。

你摇摇头:“还是算了吧。”

德拉科颦蹙着,似有不悦,保持着习惯性的动作捏住了你软乎乎的脸:“别听潘西胡说,想吃什么就吃什么。”

“可是我长胖了怎么办,德拉科?”

“婴儿肥而已,”他一挑眉,“更何况无论你变成什么样子我都喜欢你。”

 

婴儿肥大概就像它的名字一样,是初生婴孩咯咯轻笑时的可爱灵动,亦或是那肤若凝脂般的细腻俏皮。

 

=Fred Weasley:门牙缝=

 

「未交往」

 

你从来不肯在人前肆意地笑,无论是别人发生多么令人捧腹的囧事,或者讲述了如何逗趣的笑话,你最多也只是嘴角弯弯地露出两颊浅浅的梨漩儿。

倒也不是什么淑女教养在作祟,你只是单纯地因为不想露出那两颗该死的门牙,它们之间存在着一条极不雅观的缝隙。你总觉得这会令你看起来像一只愚蠢的野兔。

为此,不明缘由的弗雷德一直疑惑,怎么会有人对他的恶作剧态度冷淡地不肯发笑,于是一股挫败之感油然而生。

 

变形课结束。你在去往礼堂享用晚宴的走廊上遇见了正要一同前去的弗雷德,他嬉笑着递给你一颗糖果。

你揣度着他的意图,猜测那些曾经吃下这种糖果的倒霉虫们,究竟是会狂吐鼻涕虫,还是会鼻血如涌地流个不停。

理智和经验使你摆手拒绝。可弗雷德坚持道:“这只是普通的糖果,我发誓。”

你只好在他执着目光的注视下,慢吞吞地剥开糖纸,将晶莹的靛色糖果含入口中。霎时,青苹果与柠檬的酸涩在味蕾间炸开,混杂着糖果本身具有的甜蜜。

你浅淡一笑,正欲感谢他的好意,却突然多巴胺喷发似的放声大笑起来。你后知后觉地捂住咧开的嘴巴。

无疑,弗雷德,以及周围的其他学生,已经清楚地看见了你的门牙缝。你窘迫地跑向医疗翼,一路都在恶作剧糖果的作用下咧嘴大笑。这大概会使你的门牙缝显得更加可笑。你想。

 

待到喝下庞弗雷夫人递来的魔药,你才停止了大笑。你低垂着脑袋走出医疗翼,现下不仅被发现了一直羞于见人的秘密,还错过了丰盛的晚宴。

刚走出医疗翼没几步,你就看见了倚着墙壁等待你出来的弗雷德。你没好气地睨了他一眼:“想笑就笑吧,我知道我的门牙之间的那条缝难看极了。”

面对一脸阴沉的你,弗雷德不再挂着平日里似乎每时每刻都高涨的热情模样,神情认真地与你对视:“我很抱歉,缇拉。我只是想看你笑而已,我没想到——呃,抱歉。”

“我很丑,是吧?”

弗雷德抬手揉着你的发顶,把你的发型搞得一团糟。“那是你的错觉,我不觉得它难看。起码,它很独特。”

“真的?”

“当然。”他笑着牵起你的手,这一亲昵举动足以使你的双颊极速升温。“走吧,虽然错过了晚宴,不过我已经拜托乔治给我们带了吃的。自信一点,亲爱的缇拉小姐。”

 

漾着欢快情愫的笑靥总会使人忽视笑容的美中不足,譬如那道门牙缝。但起码,它很独特,可爱得独特。

 

=Oliver Wood:雀斑=

 

「未交往」

 

别样的闲适惬意酝酿在初夏时节的某个周末的黄昏。你抱着豢养的虎斑猫来到翠绿的坪上悠然坐下,它的眼珠随着一只翻飞而过的蝴蝶咕噜打转着。

它从你的怀里挣脱,飞快地捣腾着四条腿追逐蝴蝶,你跟着它跑到了魁地奇球场。寻不见猫的踪影,却遇到了握着扫帚正欲离开的奥利弗。

“奥利弗,你有没有看到一只虎斑猫?”

昏黄柔媚的余晖映着你浮现出羞赧微笑的脸庞,零星的浅黄褐的雀斑缀在你澄澈双眸下方的皮肤之间。奥利弗看着面前恬静的姑娘一时失神。

你顺着他的视线不禁伸手抚上自己染上绯红的面颊:“我的脸上沾到了什么吗?”

“呃,不是,”他别扭地开口,“你很漂亮。”

 

直到当晚卧在寝室的床铺上,你的唇边还在噙着甜兮兮的笑意。隔壁床榻上的帕瓦蒂翻过身来,她看见你此刻脸上的表情,调侃道:“缇拉是陷入恋爱了吗?”

你心虚地提高音量:“才不是!”

帕瓦蒂的兴趣更加浓厚:“你这么好的女孩肯定会有追求者啊。我尤其喜欢你的雀斑,它有特点极了!不过在东方的很多国家,人们都相当讨厌雀斑,他们说它难看。”

霎时间你觉得心头一凉,拽起被角挡住脸上的雀斑,只露出额头和眨巴着的眼睛,仿佛面颊上的星星点点是不容在人前露出的羞耻标志。

 

翌日清晨,你特意去向安吉丽娜借来了化妆品,再加上某些特殊的魔咒,将自己的瑕疵遮盖完全。如此,在早餐里时遇见奥利弗你才能够自信地展露笑靥:“早安。”

奥利弗同样粲然一笑:“早安,缇拉。”但从他逐渐蹙起的眉宇之间,你察觉到了他的一丝异样情绪。

你发问:“怎么了?”

“你觉不觉得,少了些什么?”奥利弗直勾勾地盯着你的脸,惹得你面颊升温。他恍然大悟地拍了一下大腿。“你的雀斑呢?”

你尴尬地低头绞着手指,尽管此刻光洁白皙的皮肤上并没有黄褐色的痕迹。“它们难看极了,不是吗?”

他朗笑道:“我不这么觉得。它们就像你一样可爱。”

你想,你再也不需要安吉丽娜的化妆品或者美容魔咒了。

 

你与他交往后的某天,云缦在西侧的丛林山巅处悄然渲染着绾红与昏黄的颜色,训练结束的奥利弗仰面躺在魁地奇球场上,你安静地坐在他的身侧。他鬼使神差般地抬起手,随着傍晚霞光的微妙变换,轻轻地描绘着你脸上点点的雀斑。

他实在不太会用缠绵的情话表达你在他心里究竟有多么的灵动俏丽。良久只憋出了一句:“你就像是春日里停留在屋檐下的麻雀。”

 

翩翩于氤氲晨雾的麻雀,啁啾轻啼,羽翼稚嫩。浸着暖意的和风托着它的翅膀,奔赴清润湛蓝的天穹。

 

=Remus Lupin:胎记=

 

「已交往」

 

你还是最喜欢隆冬季节。尽管它有凛冽刺骨的寒风,尽管它有纷扬肆虐的雪花,尽管它有低沉灰暗的阴天。因为唯有在这段日子里,同学们都会被冻得鼻子发红,这样你鼻尖上的一抹粉红的胎记就不会在人群中显得突兀。

你无数次求着莱姆斯教给你能够将那块胎记隐藏起来的咒语,但他坚持不肯。无论你如何撒娇耍赖,他只笑着捏捏你的面颊,告诉你不必那么做。

 

于是你只好“自力更生”。

 

入夜,宵禁时间的霍格沃茨长廊安静得瘆人。你端着坩埚,揣着装有魔药材料的伸缩袋,一路躲避着城堡里游荡的幽灵以及夜巡的费尔奇或其他教授,来到了废弃的一间旧教室。

你将一切准备就绪,按照今天白天在图书馆里查询到的某魔药配方的步骤,有条不紊地熬制着一锅能够祛除胎记的药剂。

就在你将白藓香精滴入咕嘟冒泡的坩埚里时,教室的门突然被人打开,你吓得手抖,多加了几滴香精进去,无疑这锅药剂是废了。

你忐忑地转过身去,在看清来者是莱姆斯的时候松了一口气。你不悦地瞟了一眼坩埚里泛着深蓝波纹的汤剂,按照书上所说,它应该是透明的宝蓝色泽。你只好抽出魔杖用了一打“清理一新”将这里收拾干净。

 

“你在熬制什么魔药呢?”莱姆斯上前,细心地帮助你将盛装材料的瓶瓶罐罐收进伸缩袋里。

“是能够消除胎记的魔药。”你用食指指尖点了点自己鼻尖的粉红印记,“它简直蠢透了。今天晚宴的时候,安吉丽娜还在调侃我像一只兔子。”

他拂去你因为方才制作魔药而导致额间渗出的汗珠。“如果我是你,我会理解为约翰逊小姐是在夸你可爱。”

“才不是。这块胎记太显眼了。”

“这是上帝给你的吻,当然显眼。”莱姆斯用略带薄茧的温热手掌捧住你的脸,在你的鼻尖落下一个吻,“就像这样。”

你羞赧地揉揉鼻尖,仿佛还能感受到方才那一吻所带有的令人心动的温度。

你还欲反驳什么:“可是——”

他的手覆着你的脸颊,拇指指腹在你的眼角轻轻摩挲,是诉不尽的暧昧柔情。“这没什么,我的小姑娘。它只会让你看起来更加可爱。”

 

粉红的胎记是极具恶作剧天赋的上帝在沾了胭脂之后,悄声留下的亲吻。它寄托着上帝的爱意与祝福,你是他最爱的蜜糖姑娘。

hp众人×」渣的基本素养 #hp
原作者:哑炮小姐   # OOC预警  私设预警  撞梗致歉 #哈利波特 #德拉科马尔福 #卢修斯 #卢平 #恋与hp # Harry Potter   尽管曾经是哈利•波特的友,但发誓喜欢...
hp众人×」当另嫁他人 #hp
太太将用她的余生怀念缇拉和德拉科的过往故事。”深吸一口气以缓解几近窒息的哽咽。 “如果我当年能有勇气坚持向父亲提出我想娶,是不是就不至于此了?” “没有如果,德拉科。听说那个叫阿斯托利亚的姑娘即将...
hp众人×」关于偏爱 #哈利波特 #hp
原作者:哑炮小姐   # OOC预警 私设预警 # Tera Appeal 缇拉•阿佩尔就是 #德拉科马尔福 #弗雷德韦斯莱 #乔治韦斯莱 #恋与hp 暗恋 # Draco Malfoy   德拉...
hp众人×』他其实喜欢 #hp
原作者:哑炮小姐   # OOC预警 私设预警 撞梗致歉 # Tera Appeal 缇拉•阿佩尔就是 #德拉科马尔福 #斯内普 #小天狼星 #恋与hp #西里斯布莱克 # Draco...
hp众人×」百无禁忌 #hp
内容一样平淡:"哦,原来她叫加希亚。"   "嗯哼?她没向介绍她自己吗?"   "介绍了。但是我忘了。"   "那么漂亮又热情的姑娘居然都不感兴趣。那还能记得什么,只有魁地奇吗?"原本只是调侃...
hp众人×」培养情侣间的兴趣爱好 #hp
原作者:哑炮小姐   #哈利波特 #伍德 #韦斯莱 #卢修斯 #斯内普 #恋与hp #塞德里克 #Tera Appell 缇拉·阿佩尔就是 #OOC预警 私设预警 撞梗致歉   =Harry...
hp众人 X 】阿尼玛格斯 #斯内普教授 #哈利波特 #hp #恋与hp
,还是被吓到一愣一愣的。   总之这个样子,让一向不苟言笑的西弗勒斯轻笑一声,随后便抱住了。   “这么怕蛇,怎么做地窖蛇王的夫人呢”   (我在一篇hp的评论里看到过一位小姐姐的危险发言...
hp众人×」当作为魔药课的助教 #hp
架势被他的一句话彻底卸下—— 他的声音闷闷地在的耳畔响起:“我很不喜欢阿佩尔教授这个称呼——说呢我的蜜糖?”   =Fred Weasley=   魔药课。 ​看着弗雷德在斯内普教授注意不到的...
hp众人×」当他从的身后出现 #hp
原作者:哑炮小姐   # OOC预警 私设预警 撞梗致歉 #德拉科马尔福 #弗雷德韦斯莱 #乔治韦斯莱 #汤姆里德尔 #恋与hp #哈利波特 # Tera Appeal 缇拉·阿佩尔就是...
hp众人×」当他吃小朋友的醋 #hp #恋与hp
尔虽然刚刚入学不久,但这丝毫不妨碍拥有和你们的父亲一样俊朗皮囊的他收到来自学姐们的媚#眼或是同年级的小姑娘们句句斟酌的情书。   周末的午后,与塞缪尔一齐坐在斯莱特林休息室里写着论文。他的小手刚一...
「卢娜×」疯与爱 #hp #恋与hp #哈利波特
原作者:哑炮小姐   #卢娜 × 莱特西娅 #重发:48H夏日出逃联文   我看着面前这位中年发福的民宿主人,花费了老大劲儿才记住她拗口的姓氏。当这位麻瓜女士用夹生的英语告诉我,极光是冬季才可观察...
[恋与hp]男朋友太粘人怎么办(众人×)● hp● 哈利波特● 塞德里克迪戈里
原作者:奇怪的米粒增加了_   众人× 激情短打 ooc产物     ver.Cedric   塞德里克突然很粘人。   各种意义上的粘。   好吧,和他谈恋爱之后,本以为是那个先放下身段天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