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赫敏×你」海底 #hp乙女 #恋与hp #哈利波特

sodasinei 2021-07-19

原作者:哑炮小姐

 

#OOC预警 私设预警 全篇近3k

#推荐BGM《海底》—一支榴莲 

 

0.

拜托,亲爱的。

 

请让我尽快地死去。

 

不是僵硬的肉体或死寂的心脏。而是真正意义上的死去,是灵魂尽散的死去,是执念崩殂的死去。


        我再也挨不过任何凄寥的夜,尽管麻瓜们似乎将这称为柏拉图式的爱情。但毕竟我不是那位哲学家,我找不到芬芳馥郁的花海,寻不得葱茏参天的森林,亦觅不见麦香四溢的稻田。

 

请让我死去,亲爱的。

 

1.

 

几个赫奇帕奇的男孩嬉笑着握着飞行扫帚经过走廊,桃金娘趴在盥洗室的门缝偷偷向外张望,我约莫她一直偏爱皮相出众的男孩。她难得不再用带着哭腔的语调跟我说话:“他们真可爱。”


        我屈膝蜷坐在灯光黯淡的角落,仿佛整个灵魂被粗暴地塞进麻瓜医生们用的注射器里,然后被按压着从针头的缝隙挤出。我不知现下,是否还能将这种感触称之为心痛。


        “没人能够比她更可爱。”我说。

 

如果你问我是否有断袖情结,我会直截了当地为你解剖我所能袒露的一切,开诚布公地回答你,是的,我是同性恋,并且我不以此为耻。


        如果你问我是否爱那个叫赫敏·格兰杰的姑娘,我亦会给你肯定的答复,但我会拜托你不要将秘密泄露给她,我猜测她会被我这份怪癖的感情吓到。

 

我爱着与她在丽痕书店的初遇。


        她洋溢着满是好奇的热情,闪着灵透光芒的褐色眸子是我沦陷的泥潭沼泽。哦不,或许不该说是泥潭,这个词汇不适合美好耀眼的她。她捧着所能触及的全部书籍,沉甸的重量压着她娇细的双臂。我挥动我的胡桃木魔杖:


        “Wingardium Leviosa。”


        她讶异地看着漂浮在半空的书籍,它们整齐地排列跟在她的身后。她向我笑了,露出比常人略大的门牙,我不觉得那很糟糕,反而我很爱这个松鼠一般的姑娘。

 

我爱着在分院仪式的追随。


        我悄声拉住她微沁薄汗的手,我问她是否愿意去斯莱特林,因为出生于纯血家族的我极可能被分院帽按进那里,我想和她待在一起。她颦蹙着摇头,显然她不乐意去到盛产黑巫师的蛇院。


        她去了格兰芬多。所幸我的名字排在她的后面,在破陋的分院帽接触到我棕发的瞬间,我就祈求道:“去格兰芬多吧,和赫敏一样去格兰芬多吧。”


        帽子遂了我的愿。

 

我爱着她展露给我的脆弱。


        韦斯莱的抵触情绪使我的松鼠女孩躲进盥洗室里啜泣。对于丰盛的晚宴我不作任何留恋,我蹲坐在她的身旁,用稚嫩的臂弯拥着她抽噎得发抖的小身板儿。

 

她的眼眶泛着惹人疼惜的红,我拍着她略显削瘦的脊背安抚道:“亲爱的,你是个很讨人喜欢的女孩。真的。我发誓,如果我是个男孩,我一定要娶你。”

 

2.


        桃金娘冲我眨巴着她珍珠色眼镜后的双眸,似乎是想给予我一丝慰藉。但她的措辞只会让我更加深陷囹圄:“说实在的,我有点儿喜欢你。毕竟居然有人和我的死法相同,这实在难以置信!”


        我喃喃低语:“要么就活着。要么就完全地死亡,什么都不要留下,灵魂也别剩。”

 

我从不后悔自己成为了一头小狮子,尽管家族的长辈对此嗤之以鼻,甚至探讨着是否要将我从家谱中除去。

 

我痛恶斯莱特林的德拉科·马尔福,甚至称之为恨他也不为过。不是因为他用鼻孔瞪着我,说我是纯血的耻辱、叛徒、败类,而是因为他当众辱骂赫敏是个“肮脏的泥巴种”。

 

我愤懑难当,遂当机立断地甩给他一个石化咒,将从韦斯莱兄弟那里买来的恶作剧糖果一股脑儿地塞进他吐不出象牙的嘴里。哈利和罗恩在我身后叫好。


        我用费尔奇的三个月禁闭换来了马尔福躺在医疗翼的三天。我觉得很值当,尽管赫敏向我埋怨我不该冲动鲁莽。我说这只是格兰芬多的勇敢精神作祟。

 

我的松鼠女孩聪明极了,她猜测到几次袭击学生的密室怪物会是蛇类,于是我随她一齐前往图书馆查证她的想法。在从图书馆回到宿舍的路上,我激动地捧着她的脸落下一枚湿乎乎的吻,她羞笑着轻轻推开我,我得逞地欢呼。


        鳞片摩挲地板发出的沙沙声瘆人地在我们身后响起,在赫敏下意识转头的前一刻,我闪身挡在了她的面前,迎上了蛇怪的黄眼睛。这大概是我最后一次展现作为格兰芬多的无畏勇气。


        我死在盥洗室门前的长廊上。

 

死后,万幸,我的松鼠女孩常来盥洗室与我作伴,尽管她和我一样厌恶桃金娘尖声尖气的哭喊。她在人情世故的打磨下褪去青涩的外壳与幼稚的心智,而我永远停留在二年级的模样。


        她的学业愈发忙碌,我常常到处寻不见她,便只能在盥洗室里祈盼。桃金娘不知第多少次受到皮皮鬼的捉弄,嘶声嚎啕着钻进马桶里,我敏捷地躲避着溅起的水花,担心肮脏的液体会使赫敏更加不愿接近我。这也是我始终不肯和桃金娘一样待在马桶里的原因,尽管她不止一次地向我提出邀请。


        她从马桶圈里露出头看向始终充耳不闻的我,情绪不佳地嘲讽:“你是等不到那个自以为是的蠢姑娘的,她喜欢韦斯莱!”


        我的脸由于愠怒而染上银白,镶嵌在窗框中的彩玻璃折射出我狰狞扭曲的表情。


        “你懂什么!”我吼道。

 

3.

 

反观现下,我觉得当初桃金娘是一语成谶了。自从赫敏毕业之后,我再也不曾见过我的松鼠女孩。她滞留在我的记忆里。但我无法言说的爱意却犹如受到潮湿与阴暗的滋养的藤蔓,肆虐放任地日渐疯长,蜿蜒密布于我停止跳动的心房。


        路过长廊的尼古拉斯爵士带来了不知他从何处探听来的小道消息:“今天魔法部的官员们会来霍格沃茨视察。”


        我索然道:“没兴趣。”

 

我趴在窗边眺望翠绿连绵的远山与繁盛葱茏的禁林,偶有翻飞而过的蝶闯进我的视线,伴着晨风起蹈。它斑斓靓丽,是造物主用昂贵考究的画具与油彩精心描绘的生灵,而我只剩黑白色调,放空地接受魂魄永生带来的折磨。


        我目送着攀爬而上的朝阳变换成摇摇欲坠的余晖;观望着蜷舒各异的纯白云缦被霞光浸染;注视着羽翼丰满的燕雀衔着蠕虫归巢,去侍弄它的雏鸟。


        我想。


        我宁愿死去。


        肉体与灵魂的双重死去。

 

“缇拉。”

 

有人唤我。

 

我循声望去,是赫敏。


        一身熨烫得笔挺的巫师制服袍与她精致端庄的妆容相配极了,愈发成熟的眉眼间尽显干练气质。


        水雾立刻朦胧了我的眼,但我不确定一个幽灵是否可以拥有夺眶的泪。我见到了我的松鼠女孩。我想朝她扑过去,然后拥抱她、抚她的发丝、亲她的脸颊,甚至如爱人一般厮磨地热吻。


        但我不能。我知道她触碰不到我。

 

我与我的松鼠女孩来到无人的空教室,我们用最有效却最普通的语言交流诉说着思念,直至她上衣口袋里的怀表尖叫着提醒她该回去了。


        我望着她离去的背影,多年来与她患得患失般的接触令我满腔的爱意轰然喷发:“我爱你。”


        她脚步一滞,但转身抛给我粲然的笑:“当然,我也一样地爱你。”


        “那不一样。”我指正,“我爱你。”


        她的错愕与震惊悉数落入我波涛泛滥的眸底。她涂抹着正红颜色的嘴唇翕动,我赶在她发声之前飘回盥洗室,一头扎进桃金娘隔壁的马桶里。


        桃金娘笑得戏谑:“你不是一直不肯待在马桶里吗?”


        “滚。”

 

我的松鼠女孩可能不会再来找我了。我不再在意马桶里的水或者边壁上的污渍,它们是否会让我染上邋遢的恶臭味。我的自知之明告诉我,我破旧残损的灵魂与爱意,不足以吸引绚烂蓬勃如朝阳的她。

 

4.

 

我终日瑟缩在马桶圈的缝隙里,神经敏感得愈发像随时可能哭嚎起来的桃金娘。我知道我糟糕透顶,索性我不介意继续糟糕下去。


        打破我无望日夜的是一只通身黄褐的短耳鸮。它带着一份夹着信件的包裹,扑棱着翅膀闯进盥洗室,惹得桃金娘惊声尖叫。


        信的落款署名是我的松鼠女孩,她的字迹一如既往的工整清晰。这大概就是所谓的见字如面。她说这只短耳鸮以及包裹里的自动书写羽毛笔和几卷牛皮纸,都是她送给我的礼物。


        她说她期待我能常给她写信。


        信末,她说:“谢谢你能够爱我。”

 

我沉溺海底的灵魂再次鲜活。

 

END.

hp向】甜甜的恋爱终于轮到我了 #男神× #hp # #韦斯莱双子 #奥弗伍德
·。” 点了点头,是那个风云人物。接着介绍自己的名字,他却摇了摇头,“我认识。我知道的名字。” 感到奇怪,但没有多想。送到教室后,向他道谢。 他摆摆手说不用谢,留给一个潇洒的...
【德文】我搞到真的了 #HP #德拉科·马尔福 #· #德 #罗
并喜欢上他们主唱三年以后,德拉科就成了HP乐队主唱的资深迷弟。 他们乐队主唱名字叫·。 在HP乐队刚火的时候,微博就被的各种美照刷屏了。 拥有三亿活跃用户的微博官方也忍不住发了一条“这个...
「莱姆斯·卢平×」松鼠橡树 #hp #hp #
·几个人以外,再没有亲友注意到死去的莱姆斯·卢平和尼法朵拉·唐克斯。因为战争,因为战争使他们的亲友同样地僵硬地死亡,或者重伤着被抬进了圣芒戈。   我摩挲着他的脸颊,冰冷,极度地冰冷。我歇斯底里...
HP】他们的那些双标现场 #HP同人 #hp #·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摔下扫帚 F:噢!没事吧?没事?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乔治快看!! G: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HP】当和斯内普谈恋爱后 #西弗勒斯·斯内普 #HP同人 #· #hp
?!”   乔治 “噢,不会的,弗雷迪。怀教授一向把朋友放在恋人之上。”   (…乔治的发言很危险啊。)   金妮 “啊啊啊活泼开朗姐姐×阴郁风教授我可以我可以!!!”   (拜托控制一下,谢谢配合...
hp]男朋友太粘人怎么办(众人×)● hp● 塞德里克迪戈里
。   “So sweet, ”你们交换了一个短暂而缠#绵的吻,“给的奖励。”   “我说过,图书馆不许调情。”“好心”的平斯夫人提醒道。     ver.Harry   此时正趴在的身上睡觉,手里...
【德文】爱无关性别● hp● 德拉科● 罗
,五官分明的面孔在眼前放大。   太近了...   见这情况,捂着罗恩的嘴并拽着他离开了修罗场。   剩下对于近在咫尺的脸发愣。   “看呆了,?”马尔福直起身,好笑的看着死对头呆愣的...
hp向 all】玫瑰凋谢 #男神× #hp # #德拉科 #汤姆里德尔 #卢修斯
群中。   子世代 — 他成为了救世主。他救不了他的女孩。   罗恩— 呆呆傻傻的韦斯莱先生失去了热烈如火的埃尔维斯小姐。   — 她又想起了在那天的阳光下,牵住她的那只手。      金妮...
hp众人×」关于偏爱 # #hp
原作者:哑炮小姐   # OOC预警 私设预警 # Tera Appeal 缇拉•阿佩尔就是 #德拉科马尔福 #弗雷德韦斯莱 #乔治韦斯莱 #hp # Draco Malfoy   德拉...
HP|世纪报刊 #HP #HP向 #××德拉科
by/ 简小栖   *全程夹心 ××德拉科 *=温桃·德尔 *没有逻辑 对主不作任何解释 *开放型结局 最终男主自己猜   ★搭配BGM食用-《Octopus》    我的缪斯,赠予灵魂...
hp】Last Christmas #hp #HP同人 #· #西弗勒斯·斯内普
。即使他对很毒舌。   他说完那番话后,皱了皱鼻子便直接转身离去,剩下一个人在原地寂静地流眼泪。   直到他的出现。   “哭不是一个斯莱林的应有的行为。”斯内普说,眼睛里看不出一点情感...
「皮皮鬼×」不替 #hp #hp #
热情,一面暗·。”   “怨恨我吗?”   “才不会,而且我觉得帮了我。不过如果以后夜游被我发现,我可再不会帮引开费尔奇和那只臭猫了,尤其是当的夜游伙伴里有·的时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