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丽塔·斯基特」染缸 #hp #哈利波特 #Harry Potter

sodasinei 2021-07-19

原作者:哑炮小姐

 

#OOC预警 私设预警 全篇近4.5k

#大概属于事业线(?)

 

0.

 

耄耋之年,垂垂老矣。

 

靛黑色羽毛笔的笔尖已染上锈迹,它安详地躺在精致的盒子中,那是它的无字碑,也是我的坟墓。它曾经在我年轻气盛的时候,簌簌地在羊皮纸上写下连篇的谎,为我带来数量极为可观的金加隆,以至于我能够赶在步入中年时期之前就买下麻瓜郊区的两栋别墅。

 

我很喜欢丽塔。风韵犹存的她正处在事业高峰期,所幸她常能停下笔杆,前来探望我这位脾性愈发古怪的老妪。惩戒的暗流在峭壁断崖之下悄然涌动,她也会在数十年后鬓发灰白的年纪里,像如今的我,在辗转难眠的夜里,黯然慨叹。

 

1.

 

初见时的丽塔还是个不谙世事的姑娘——

 

我饱览过苍穹笼罩的各处风景。铸铁花雕的钟塔,釉色光润的琉璃瓦,斑斓热烈的花海,它们都与我曾经所写的恶语连篇的报道形成鲜明对比。我在几年前将纸笔封存于抽屉里,安心地享受作为一个花甲老人该有的淡然生活。我小啜一口融进了脱脂奶的英式红茶,优哉游哉地躺在木藤摇椅上,静待我的新房客的如约来访。

 

特意低糖烹饪的苹果派,以及一瓶我最爱的红醋栗朗姆酒,是姑娘送来的见面礼。不得不说她相当的细心。我乐意邀请这样可爱的姑娘在客厅小坐。

 

我对上她灰蓝的眼眸,那是澄澈清凛的双瞳,又极富笃定意味。不难看出她事先将金色而又微鬈的长发讲究地梳理过,使得额前每一缕碎发都能够乖顺地被别在耳后。不沾任何胭脂色彩的薄唇轻抿着,但直觉告诉我,此刻的沉寂即将由她伶俐的口齿来打破。

 

我很满意我的新房客是位精致的女孩子,而不是某些邋遢粗俗的男子。要知道,从此前与她的几番信件往来时起,我就相当中意她了。

 

唯一令我挑剔的就是她的眼镜,其上镶嵌点缀的几颗珠宝,冰冷地折射出洒进屋内的日光,惹得我一阵目眩。而且它的款式也糟糕极了,尽管我并不追随潮流,但我能够发觉它样式的老气。

 

显而易见,她是刻意地想要凭借这些细节的修饰,来凸显不属于她年纪的成熟干练。她露出圆滑的微笑:“很荣幸您回信表示接受我的拜访,阿佩尔夫人。”

 

“哦,丽塔,”我将茶杯搁在圆桌上,碰撞之间发出闷响的噪音,“阿佩尔是我的本姓。不难看出来这栋建筑只有我一个老妇人独居。”

 

她机灵地改口:“抱歉,阿佩尔女士。您是位记者?”

 

我纠正她的时态错误:“曾经是。我已经从《预言家日报》的编辑部退出很多年了。”

 

“请您原谅我的开门见山,”她弯起食指,故作老成地用指骨关节推了推眼镜,“我希望能从您这里得到一些经验。您是德高望重的前辈,望您不吝赐教。”

 

红茶的醇香充盈在我口腔中的每个角落,我细细地回味它,同时脑中飞快运转着。她曾托猫头鹰寄信时一同带来一份报纸,我浏览了她所撰写的版面,其区域只有小小的一块,显然主编并不看好她中规中矩的报道内容。可以想象她的薪资并不充裕,我不得不怀疑,她几乎是倾尽囊财以交付租金,借此能够获得登门拜访我的正当理由。

 

临近正午的太阳咄咄逼人地逸散光热,我挥动合欢木魔杖,随之拉起的薄纱材质的帷幔使一切温柔地和缓起来,融融暖意萦绕心头,又继而抚平我微蹙的细眉。“我喜欢你直奔主题的方式,丽塔。这比拐弯抹角的探听让我觉得舒服很多。至于你提出的问题,究其根本是你太认真了。”

 

她一头雾水地反问,“认真”这个褒义词为何会是她的致命缺陷。

 

“如果我只是忙碌于锅碗瓢盆的家庭主妇,在刻板记述的事实与可供茶余饭后闲谈的话梗之间做选择,我会毫不犹豫地倾向于后者,亲爱的。人性阴暗的本质,其一就是希望用别人的肮脏龌龊,来反衬自己所谓的幸福生活与高尚人格。”

 

她那透着良好气色的唇瓣翕动,我赶在她提出异议之前咂舌几声:“写人们想看的,这是你走出事业低迷期的唯一办法。你需要金加隆维持生计,必须尽快摒弃你原有的实事求是的风格。”

 

她似乎受益匪浅地点头,尽管表情别扭得可笑。她临走前提出一个不太礼貌的疑惑:“您为什么一直没有嫁人呢?”

 

我不介意如实回答:“是财富,丽塔。文字为我带来财富,财富是我选择单身自由的资本。我不需要依靠男人,他们只会挥霍我的钱、消耗我的时间。”

 

2.

 

她第二次来与我进行深入探讨时,青涩的稚气已经几乎被恼人的人情世故打磨殆尽——

 

保养得细致的金发被挽成发髻,高高地束在脑后,唯有几缕鬓发垂散下来,弯成恰到好处的卷。填涂着牛血深红的唇瓣噙着官方微笑,大概只有在面对我的时候,她的神情才会多添难得的真诚。

 

我捏着今日的《预言家日报》。实际上我每天订阅它,目睹着她的语句措辞日渐犀利起来,排版也从折痕缝隙里挪到了显眼之处。金钱是蛊惑良知的妖艳罂粟,关于这一点我与丽塔都不置否认。

 

我喃喃地念着报纸头版报道的标题:“你的成果——《阿芒多·迪佩特:大师还是白痴》。啊是的,是一块能够激起千层波浪的石头。你很出色,小丽塔。”

 

丽塔将一瓶白葡萄酒搁在我的酒柜中,那是她特意赶赴吕萨吕斯酒堡为我购下的不菲珍品。麻瓜的酿制工艺总是深得我心。她语气狡黠:“我已经顺利捱过报社的实习期了。”

 

“拓宽你的格局和眼界,我的小丽塔。”我阖上敞开的窗,檐下停驻的麻雀唱着它们自认为美妙绝伦的颂歌,但我觉得那只是煞风景的嘶鸣。“隶属于报社的记者就像是笼中宠物,拷上笼锁的人会在他认为适当的时候薅掉你的羽翼。”

 

她那描画着黛青的挑眉讶异地一抬,期冀着我的下文。于是我继续:“等到你借助《预言家日报》揽到足够的读者群众,就去辞职。自媒体作者更适合你,即是,再没有人有权删减你血淋淋的言论。”

 

我指着报纸上印着的迪佩特在接受采访时满是抗拒的脸,这副面孔与我的唯一共同之处,大概就是攀爬而上的皱纹与略凹的眼眶。“你完全可以把这篇报道扩写成一部人物传记。我会去购买的——作为你的读者。”

 

“可是我的素材远远不够拼凑成一本书。”

 

我为她展现了我的阿尼玛格斯形态。是一只飞蛾。可惜昔日轻盈扑扇的薄翅,现下颇显疲软无力。这都要怪荏苒的岁月,它在贪得无厌地偷走我的一切。

 

我落到她摊开的手掌上,灰黄的鳞粉沾染在她的指腹。我捕捉到她深沉蓝眸中一晃而过的刁猾的闪光。

 

我恢复原状。我告诉她,适当地运用一些非法的手段,是大有裨益的,譬如我的独家报道都是由此探听得来。我笑吟吟地向她低语,承诺这是我们之间的秘密。

 

我调侃:“可惜我的阿尼玛格斯并不便利,亲爱的。一只飞蛾如果在白昼出没,是相当怪异突兀的景观了。所以我只能披着夜色周旋。最糟糕的是,很多时候为了更好地伪装,我不得不绕着温度炙烫的吊灯飞舞,尤其是该死的烛火,它们总是把我的头发燎得发出焦糊的味道。”

 

亲密和谐的欢声笑语萦绕此地,来自一对忘年之交。一个抛弃笔杆的老妇,与一位正值青春的潜力股。

 

一支颜色深绿的速记羽毛笔,一捧缀满紫荆花的枝桠,是此番告别时我赠予她的礼物。春和景明,云兴霞蔚,多情的落日暧昧地为她单薄的背影镀上熠熠的金边。

 

我赶在她幻影移形之前唤道:

 

        “小丽塔,记得回头看看。”

 

光晕在她的侧脸铺展,和煦而安谧,她是以笔为戎的纸上奸雄。余晖配美人,绝妙得像是情侣之间温柔的亲吻,是空荡得瘆人的别墅区里不可多得的靓丽风景。

 

“我会常来探望您的。”

 

显然她会错了我的意,但我不予纠正。我略伛偻地倚靠着竹篱,它们硌得我皮肉生疼。扎根于后庭的紫荆乔木向穹庐伸展枝杈,卑微地乞讨着即将消逝的温暖,却是凄凄的徒劳。

 

如果不是咒语的保护,这种亚热带的植株本不该属于温带海洋性气候的英格兰。就好比,如果不是丽塔的出现,我也没有闲情逸致能够享受寓意着亲情之爱的紫荆所逸散的浅淡馨香。

 

3.

 

以上,皆为我夙夜神伤怀念的过往。

 

我的丽塔已经足够富裕,以至于她不必再像二十多年前那样,掏空家底地支付租金来做我的房客,只是为了希求能够向我请教职场经验。她早在十数年前就不再租住我的房子了。

 

我成为了真正意义上的鳏寡老人。

 

厚重的帷幕窗帘将日光尽数地拦截在玻璃之外,但莺雀的喧扰聒噪仍能钻进我听觉退化的双耳。我蜷在温暖的床榻,不去追究此刻是鱼肚白之后的晨曦,还是携着凄哀基调的残阳。

 

我在自欺欺人地逃避时间观念,借此将理智蒙蔽,甚至扼杀。我拒绝面对孤独终老的事实。庭院的紫荆树怒放着花冠如蝶的蕾,是我仅存的慰藉。

 

一只甲虫从微敞的门缝挤进室内,目标明确地飞到我的床边,变成人形。我的嗓音哑涩得骇人:“小丽塔。”

 

颇具中年风韵的丽塔已经不再像从前那样,刻意地用一切细节来给自己披上成熟干练的虚假外壳。现下反而用俏皮的玫红来装点她恶语连篇的唇。蓬松鬈曲的长发早被修剪到恰好拢住脸庞的长度,每根每缕都被烫成夸张的波浪。

 

她从伸缩袋里取出一瓶色泽诱人的白兰地。我不去苛责她没有像往昔那般地记下我的喜好,毕竟她很忙。譬如近期在霍格沃茨举行的三强争霸赛,就足够她大肆作番文章了。

 

我垂眸摇头,苍枯的发丝与枕头摩擦发出细微声响。“谢谢你,我的小丽塔,但是我不再喜欢酒水了。我已经过了偏执地用酒精麻痹神经的时期。现在它们只会灼烧我脆弱的肠胃,啃噬我残存的意识。”

 

但她仍固执己见地挥动魔杖,使那瓶堪称珍品的白兰地自动跃上尘埃密布的酒架。我注意到了她涂得殷红的长指甲。

 

“我看过报纸了,小丽塔。你不该恶意抹黑那位格兰杰小姐,四年级的小姑娘受不住舆论的诽谤。”我处在即将入棺入土的年纪,后知后觉的妇人之仁总在侵袭着我日渐萎蔫的野心。

 

“这可不像是您会说出的话。”丽塔颇为不解地扬起她本就高挑的眉,反诘着我如今与曾经大相径庭的观点。就连她的声调也在叽里咕噜地拐着弯,以彰显质疑。“我需要大众的眼球。没有人不会对救世主先生的私生活充满好奇,而塑造一个令人唾弃的多情浪女的形象,这恰合我意。”

 

我从舒适的被褥里钻出,浸染凉意的空气嗫着我每一寸曝露在外的苍老肌肤。我掀开常年紧闭的窗帘,晌午的暖阳为我的住宅慷慨地撒进金箔。我尝试拥抱着它,拥抱着我曾经抵触的周遭,却迎来决绝的反噬。

 

“为我写一些故事吧,我的小丽塔。言简意赅的短篇报道也好,记录细微琐碎事件的人物传记也好,我什么都不挑剔。希望你不要嫌弃,毕竟为一位过气的记者撰写文字,并不能够为你带来满意的经济效益。”

 

“我的荣幸。但这得等到我的下次来访,此番前来我并没有带着我的速记羽毛笔——当然,是您送给我的那支。”

 

“就用普通的羽毛笔吧,就像你刚刚入职的时候那样。”我刻意无视她的颦蹙与错愕,“我亲爱的小丽塔,紫荆花开了。”

 

她闷着鼻音哼了一声,示意她知会了。老年人总是爱纠结细枝末节,絮絮叨叨。所谓代沟,此刻已淋漓尽致地显示清楚了。

 

“麻瓜们说紫荆花是亲人相伴的见证,是和睦美满的象征。”我自言自语地目送着她的背影,直到门厅。温热咸涩的液体氤氲了我本就不明朗的视线。接着,就像记忆中的那场对白,我轻声细语:

 

      “我的小丽塔,记得回头看看。”

 

她依旧留给我妆容精致的侧脸。但异于当年场景的是,她已经完全了然我话中的深意了:“不必的,毕竟没有人会在尝到了甜头之后选择收手。我很感激您,我会常来拜访的。”

 

我省去了dear、little、my以及其他感情色调类似的修饰词:“丽塔,想带几枝紫荆花回去吗?”

 

飞鸟还在不知好歹地鸣唱,我拨开喧杂噪音,生怕遗漏丽塔吐露的任何一个单词,甚至哪怕是一声气息。盎然蓬勃的春晖蜇得我眼球痛痒,但这并不妨碍我的视线紧紧定格在她略带棱角的侧颊上。


        自打相识以来,每一帧的丽塔都带着我曾经如履薄冰的往事影子。我浑噩地在染缸里充分沐浴,转身又将她推入其中,而她又像当初失智的我一般地乐此不疲着。她是我的莫比乌斯,是我的重蹈覆辙。

 

她弯起的唇角落下,继而又在我的落寞与沉寂中再现温柔弧度。她答:“我不爱紫荆花。但我爱您,因为我的一切都是拜您所赐。”

 

紫荆开在我晚年的春天。

 

染缸是它的围坛。

 

END

hp众人×你」追妻火葬场(下) #hp乙女 #德拉科马尔福 #赛德里克 # #卢修 #伍德
原作者:哑炮小姐   #又名“论吵架后追妻的有效方法” #上部内含:德拉科特别篇 #下部内含: 奥弗 赛德里克 卢修 内普 里德尔 #门钥匙☞上部 #Tera Appell 缇拉·阿佩尔...
x你】胆小鬼 # #hp
就放弃,灵魂不灭为自由而死” 你一直胆小怕事没有出众的天赋也没用聪明的脑袋,比起格兰芬多你一直认为自己更适合明哲保身的林。   你看像海格怀里的,不知是不是你的错觉,他的手动了。不,不是错觉...
【德虐文】因为我姓马尔福●●德拉科 #hp同人文
了,输的义无反顾,却又像飞蛾扑火         世人通过你看到希望,小天狼星通过你看到你父亲,内普教授通过你看到你母亲,而我看到的一直是你,亲爱的你可以做你的救世主,但我只能做一个食死徒...
「费尔奇×原女」洛丝 #hp乙女 #恋与hp # #阿格费尔奇
。姑娘捋顺着它的脊背,善意地向少年扬起嘴角:“我记得你,住在隔壁房子的小费尔奇先生。洛丝·图尔,我的名字。”   费尔奇从牙缝里挤出一句不屑:“愚蠢的麻瓜。”   “,我也是巫师。但是我妈妈...
【德文】我挺野的 #HP #德 #沙雕 #德拉科·马尔福 #·
十几分钟,帖子就被顶成了HOT。 德拉科刷了一会帖子,清一色全是哈哈哈。当他嫌评论极其无聊正准备退出去的时候,一个ID名为“罗纳德是笨蛋”的人回了一句:诶?这好像是Harry·Potter的游戏账号诶...
【德文】ABO|易感期● 德拉科马尔福● ● drarry #hp同人文
高个子的林,正懒洋洋的倚着身后的书架。大概是察觉到了他的目光,Malfoy摊了摊手,“事实上我真是这么觉得的,伟大的救世主难道睡醒后都不梳一梳他那乱糟糟的头发吗?”     Harry气结,又...
「卢修·马尔福×原女」一枚金加隆 #hp乙女 #恋与hp #
种方式吗,我搞不懂。   “卢修正在魔法部参加紧急会议,所以他拜托我来接你。我是他的姐姐,兹·马尔福。”   我注意到她的眼睛很漂亮,浅棕的瞳孔还晕着澄澈的琥珀色。   我一边与她寒暄,一边...
hp众人×你」当你另嫁他人 #hp乙女
原作者:哑炮小姐   # #德拉科马尔福 #伍德 #卢修 #内普 #卢平 #恋与hp #鞍山 #来自宝贝@芥末味的唐僧肉 想要虐霍格沃茨成年组 希望亲爱的会喜欢这个梗 #通用工具人...
【德文】吐真剂与爱情● 德拉科马尔福● ● drarry #hp同人文 #虐甜
暴躁的揣摩着每一个步骤。今天制作的吐真剂太过复杂,就连她都感到十分棘手。     “该死的臭疤头,你在干什么。”一个令人厌恶的熟悉声音从背后传来,Harry不情愿的回头,绿色的林手中拿着一罐...
如何让HP全剧终● ● 论全剧终的一万种方法
:求求你,放过吧! 伏地魔:好,就这一次 全剧终   12.西弗勒:主人,将会有一个七月底出生的孩子打败你! 伏地魔:那一定是纳威隆巴顿! 全剧终   13.多比:伟大的不能去霍格沃兹 ...
【德文】金箭射中了鹿屁股 #HP同人
原作者:阿兹卡班在逃黑魔王   ● 德● 德拉科● HP● 德同人● Draco● draco/harryharry potter   1. 这一切应当从什么时候开始? 世间...
【德文】我搞到真的了 #HP #德拉科·马尔福 #· #德 #罗赫
并喜欢上他们主唱三年以后,德拉科就成了HP乐队主唱的资深迷弟。 他们乐队主唱名字叫·。 在HP乐队刚火的时候,微博就被的各种美照刷屏了。 拥有三亿活跃用户的微博官方也忍不住发了一条“这个...